【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我還沒試過讓這麼大的東西進去過哩﹗你要顧著我的小命喲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還沒試過讓這麼大的東西進去過哩﹗你要顧著我的小命喲

我的手已經伸進明霞的衣服裡面摸索她的乳房和陰戶,明霞的奶頭小小的,但是乳房卻是碩大豐滿。毛茸茸的陰戶早已濕潤了。我的手指頭輕輕地在她陰核上揉了幾下。明霞渾身抖動著顫聲道﹕「你把人逗死了,我脫光衣服讓你玩吧﹗」

「我來幫你吧﹗」我抽出挖弄明霞陰戶的手。摸向她的衣鈕。

明霞的上衣敞開了,兩個雪白細嫩的乳房跳了出來,我忍不住在她兩粒粉紅色的乳頭上各吻了一次。

「癢死了呀﹗先脫光了再玩嘛﹗」明霞輕輕地推著我的頭。

我繼續把她的內褲連同外褲一齊褪去,明霞怕羞地用手捂住她毛茸茸的陰阜。我一邊脫自己的衣服,一邊問道﹕「阿霞,你玩過幾次了﹖可以告訴我嗎﹖」

「不知道,大概五次左右吧﹗為什麼這樣問呢﹖」明霞紅著臉回答。

「我怕弄痛你,你會不跟我玩呀﹗」我脫光了衣服,貼肉地摟住明霞滑美可愛的嬌軀笑問道﹕「你喜歡怎樣玩呢﹖」

明霞嬌滴滴地說道﹕「我都已經剝光豬在你懷裡了,你愛怎麼玩就怎麼玩啦﹗」

「我先放進去,再抱你到床邊和大家一齊湊熱鬧好不好呢﹖」我笑著拿開明霞捂住陰戶的手,並把它移到我已經豎起來的陰莖上。

「哇﹗我還沒試過讓這麼大的東西進去過哩﹗你要顧著我的小命喲﹗」明霞綿軟的小手握住我粗硬的大陰莖擔心地吩咐我。

「不如我讓你來套進我好不好呢﹖」

「也好﹗我就試試看吧﹗」明霞邊說著,一邊跨到我身上,兩條嫩白的手臂箍住我的脖子,接著移動著渾圓的臀部,讓她緊窄的小肉洞慢慢套上我粗硬的大陰莖。

「你下面好緊喲﹗會不會痛呢﹖」我關心地問她。

「好不容易全部進去了,你的東西也實在太粗大了呀﹗」明霞將我緊緊地摟住。

「我就這樣抱住你到大床上和大家一齊玩好嗎﹖」

「好哇﹗你要抱緊我的屁股,別讓我跌下去,不然我的身體會被你那條東西切成兩片了呀﹗」明霞風趣地說。我望望大床那邊,除了珊珊以及淑黎和麗旋祇和一位男同學在做愛,其他的女同學都要應付兩個以上的男人。因為她們早已習慣把男同學們的陰莖含入嘴裡舔吮。而文攻隊的幾個女孩子就仍然一對一地交歡著。

我讓明霞的陰道仍然套著我的陰莖,雙手抱起她渾圓的屁股,向著大床走去。找一個位置,也讓明霞躺在床沿。接著我握著她的雙腳,舉起她的大腿開始抽送。明霞的陰道還很窄小,加上她是「重門疊戶」型的,裡面有好些皺折的肌肉摩擦著我的龜頭。使我產生很舒服的感覺,幾乎馬上就要噴進去。我連忙深呼吸,按奈自己的沖動。

情緒安定下來之後,我環顧四周,見到眾人也正玩得興致勃勃。其中淑惠最利害,她伏在一個男同學的身上,陰道裡塞住他的陰莖,另一個男同學把他的陰莖插入她的臀眼中一進一出地抽送著,還有一個男同學的陰莖讓她含入小嘴裡啜吮著。文攻隊的女孩子們的嘴裡沒有被陰莖塞住,她們大聲地呻叫著。另幾個嘴裡塞住陰莖的女孩子,就祇有「依依嗚嗚」地哼著。

這時明霞已經讓我玩得高潮叠起,她興奮得連淚水都流出來了。陰戶裡也充滿了淫水,使得我粗硬的大陰莖在她緊窄的陰道裡也可以進出自如了。我邊讓陰莖在明霞陰道裡橫沖直撞,一邊欣賞其他幾個和我有肉體之緣的女孩子也在和男同學肆意姦淫。

珊珊雙腿舉得高高的,讓我們駐地的一個小矮子玩的臉紅耳赤。記得那一天她和我在車上玩時也是這樣投入的。

那天晚上,我駕車到她的隊址附近的機械廠加好潤滑油,剛好遇上珊珊要回家,便順便送她一程。在車上時,珊珊詐打磕睡,把她的嬌軀依到我的身上。我在她們村口停下車準備叫她下車,但是她故意迷迷胡胡不醒來。我認為她有心和我相好,也不勉強搖醒她。反而將她抱入懷中,而且伸手接她上衣裡面撫摸她的乳房,珊珊的乳房生得很尖挺。當我捏弄她的奶頭時,珊珊的身體就顫動著。我見有了反應,就更進一步伸手去摸索她的陰戶,還把手指頭探入她的陰道裡。

珊珊顯然已經不是處女,而且她早已動情了,陰戶裡充滿了滋潤的水份。我的手指輕易地伸進她濕滑的陰道裡。這時珊珊也不再詐睡了。她也把手伸到我的褲子裡握住我硬起的陰莖。我小聲在她耳邊問﹕「珊珊,我可以把你手上握住的放到你身體裡嗎﹖」

珊珊閉著眼睛點了點頭。於是我把她下身的褲子全部脫去,又解開自己的褲子,把粗硬的大陰莖放出來。珊珊也不等我吩咐,已經跨到我身上,將她濕滑的陰戶套入我高高昂起的陰莖上。珊珊雀躍著她的身體讓她的陰道套弄我的陰莖可是搞了好久,我都沒射出來,結果我還是車她到我的宿捨裡,把她玩痛快,才在她的陰道射了精。

後來,珊珊還介紹了淑黎和麗旋一對雙胞姐妹,讓我左右逢源,玩得淋灕盡致。

那一天,我接到珊珊的電話,叫我一個人到她宿捨去。初時我還以為是她自己約我我性愛的遊戲,然而當我去到她宿捨時,她卻說是自己正來著月經,不方便玩,但是淑黎和麗旋倆姐妹想和我玩。我望望淑黎和麗旋,她倆也正粉面粉紅地斜視著我。她們剛升上高中一年級,年紀還不到十八歲,正值花樣年華,這時更是嬌艷迷人。

珊珊見大家怔著,沒有開始行動,就笑著出聲道﹕「你們怎麼還呆住呀﹗還不趕快脫去衣服,舒舒服服玩個痛快呀﹗」

我笑著問道﹕「是不是同時一起來呢﹖」

珊珊把我一推笑道﹕「當然啦﹗你又不是不行,那一天我和你單對單,差點兒給你玩死,現在她倆同時和你玩,我想一定恰到好處呀﹗」

我笑道﹕「也好,那我來幫你們脫衣服吧﹗」

說著我伸手摸向大姐淑黎的衣鈕,淑黎低著頭羞答答地讓我解開她的上衣。還順手撫摸了她兩個白嫩的乳房,然後脫了下來。接著又把妹妹麗旋的上衣脫去,原來小妹的乳房比大姐還要豐滿一點。我一手捉住她倆每人一個乳房愛不釋手地玩摸了一陣子,才把大姐淑黎的褲子脫下來。

哇﹗祇見她凸起的陰阜上長著黑油油濃密的陰毛,一條殷紅的肉縫,兩條雪白的大腿,還有一對玲瓏的嫩腳。我迅速把小妹麗旋也脫得一絲不掛,麗旋卻是擁有一個白饅頭似的陰戶,她的大陰唇肥美凸出,看不見她的小陰唇,大概深藏在肥嫩的肉縫裡面。我恨不得立刻把自己粗硬的大陰莖插進去,不過覺得應該由大姐開始玩。於是匆匆地把自己脫得精赤溜光,吩咐她們倆姐妹並排坐在床沿。接著叫舉起淑黎的玲瓏小腳,我手持粗硬的大陰莖,對準她毛茸茸又濕淋淋的肉縫,「滋」地一聲,已經輕易地入去了。我伸出手,撫弄身邊做妹妹的麗旋光潔可愛的陰部。

珊珊道﹕「我可以旁觀嗎﹖」

我笑道﹕「你不怕濕了褲子就留下來看著嘛﹗」

珊珊並沒有離開,她看著我的陰莖在大姐淑黎的毛茸茸的陰戶裡抽弄了一會兒,又拔出來塞進小妹麗旋光脫脫的肉洞中,就這樣輪流地玩著她們倆。

我回頭笑著問珊珊道﹕「阿珊,會不會看得心癢癢呢﹖」

珊珊也笑著回答道﹕「當然會啦﹗不過都沒辦法啦﹗下次你再弄我吧﹗」

我邊玩著倆姐妹的肉體,一邊比較著這一對雙胞胎﹕除了她們的臉相似之外,個子高矮也差不多,不過脫光了之後,卻有很大的分別。淑黎的皮膚沒有麗旋的白晰細膩,但是卻一付健美的好樣子。她的乳房結實彈手,麗旋的就碩大而柔軟。她們的陰戶除了陰毛的分別之外,麗旋的陰道是比較緊窄的。淑黎的雖然比較鬆一點,可是她的陰道屬於重門疊戶形,我的陰莖插進去時,很有摩擦感。我和倆姐妹周旋了一個鐘頭,才專心在大姐淑黎的陰戶裡狂抽猛插直至噴射精液。

休息了片刻,我又卷土重來。因為叔黎的陰道裡已經飽含著我的精液,這次我專心地玩麗旋,我讓她躺在床沿舉著雙腿挨插,望著自己的陽具在她兩片白嫩陰唇之間嫣紅的肉縫裡進進出出,抽送了好久。麗旋的淫水流濕了床單,我才在她的陰道裡射精,總算對倆姐妹均分雨露了。

明霞的呻叫聲又使我的思潮回到現實。目前,淑黎.麗旋以及珊珊的陰戶裡各自擁有一支男人的陰莖在出出入入。她們都興奮得如癡如醉了。我也努力地在促使明霞進入物我兩忘的景界。一堆男女玩了好一會兒,男同學們終於先後在對手的肉體內噴出了。

那天夜裡散會之後。我經過囚禁李麗玲的地方,順便進去告訴她,明天就將會送她去交換我方的人質了。李麗玲含情脈脈地望著我說道﹕「我倒像希望讓你們多關幾天,你們這裡比我們那兒刺激好玩,我要是你們的人就好了﹗」

我笑道﹕「並非沒有機會呀﹗不過這次可一定要用你去交換我方的人質的了﹗」

李麗玲低聲道﹕「今晚你給我再到你的房間裡睡一夜好嗎﹖我仍然讓你綁住手腳,你不就放心嗎﹖」

我笑道﹕「你不是恨死我了嗎﹖為什麼還要和我睡呢﹖」

李麗玲說道﹕「雖然你是第一個奪去我處女的,但是其實也是你啟發我享受性愛的樂趣,明天就要分手了,所以我盼還能夠讓你玩一次呀﹗」

結果,當天夜裡,李麗玲心甘情願地和我玩地很開心。她甚至主動地要用嘴含我的陰莖,不過我自己覺得還是小心一點兒為妙,並不敢將陰莖放進她口裡。因為我覺得如果被她咬住陰莖來講條件,等於讓她用槍指著一樣。不過我靈機一觸,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我讓她跪著,再把她的手向後綁在腳上,然後找出一段大約雞蛋大小,半硬不軟的膠圈,那是汽車輪軸的油封,我讓她咬住,那膠喉的內徑剛好容許我的陰莖通過。於是我大模斯樣地把粗硬的大陰莖穿過膠喉插入她的喉嚨。這時的李麗玲可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訴不出。任由我將她的嘴巴當作陰道抽送著,直到灌了她滿口的精液。

完事後,李麗玲感概地說﹕「唉﹗你那麼狡猾,我被你完全徹底地斡掉了。心裡雖不服,口裡都不得不服了。你最好別放我﹗你如果放了我,一定要想辦法把你抓住,好好捉弄一頓,解解我心頭的氣憤。」

我笑問﹕「你想怎樣捉弄我才解氣呢﹖」

她說道﹕「你既然喜歡我吃你的精液,我就把你綁起來,然後吸乾為止嘛﹗」

我笑著說道﹕「如果是這樣,我倒是不怕讓你捉到哩﹗」

第二天,我開車送李麗玲和另一個男俘虜去交換我方的人質。我見到李麗玲頻頻回頭向我遞過來脈脈含情的秋波,不過我實在不敢消受她這份情意了﹗

大約一個多月之後的一個晚上,我帶了兩個助手到綠山附近去接駁被對方打斷的電線,回來的時候,在路上捉到一個對方的女隊員。不料也因此驚動了對方的巡邏隊。我們且戰且退,最後避進了一個山洞。雖然山洞並不深,走幾十步已經到了盡頭。可是對方不敢再追進來,卻在洞口扔了一個手榴彈。一聲巨響過後,洞口受不了震動,竟塌下了。四個人被封鎖在裡洞,各人心裡都認為必定悶死在山洞裡無疑了。可是,黑黑暗暗的沈默了好一會兒,並不覺得氣悶。於是,我打開隨身的手電筒到處照了照,終於發現裡邊出現了另一個洞口。原來,由於剛才的爆炸,另有一塊巖石震開了。

我們從洞裡鑽進去,發現裡面竟是人工開鑿出來的隧道。除了一條足夠一部汽車通過的幹線隧道,還有幾條容許兩個人對面行走的支線坑道。我們沿著隧道走了一會兒,前面出現了微弱的光線。我叫助手阿強暫時停步,小心看住女俘虜。然後小心摸過去。原來,隧道的盡頭是一個建築在懸崖峭壁上的堡壘。從槍眼望出去,是面對金門島的大海。我終於明白了,這兒一定是軍隊開鑿出來的國防工事。在平時,一般老百姓是不許進入的。但是,現在是動亂時期,那裡管它那麼多呢﹗

於是,阿強留下來看守那個名叫麗麗的女俘虜,我和另一個助手阿堅在各個通道上探索,很快的,我就有了可喜的發現。原來在各支線坑道裡,不僅有水源,有儲藏食物的倉庫,有軍火庫和電力站,甚至連官兵的臥室和俘虜的囚室都式式俱全。其中一個通道盡頭還有一個天然的溫泉水池,溫暖的泉水從池底冒出來,再流到山下的溪澗。

我首先找到電力總開關,這個地下的小世界立刻充滿了柔和的燈光。阿強把麗麗押到指揮室,這裡的大小相當於普通住家的一個客廳。裡面有一張長方型的桌,圍著桌子排滿了一張張的椅子。大概是平時開作戰會議用的。

我拿來泉水和壓縮餅乾,同樣也分給麗麗一份。那餅乾本來並不是好味道的食物,但是大家的肚子都很餓了,所以倒是吃得津津有味。

吃飽之後,我安排阿堅負責警戒,然後和阿強開始審問俘虜。麗麗起初保持緘默,但是,當我們把她帶到刑房,並且把她的手腳綁在一個十字架上之後,她便不敢再口硬了。於是,我從她的口裡得知,就在綠山腳下的林村,駐守著一支由十一個女學生組成稱謂「紅色娘子軍」的小分隊。除了麗麗,上次被我捉到的李麗玲也是其中之成員。同時,麗麗也說出她今年剛好十八歲,而且知道她還沒有和男人發生過性關係。

用不著甚麼刑罰,就已經順利地問完話了。但是,這時的我已吃飽喝足。望著麗麗被綁在木架上略帶豐滿的身體,便動起了歪念。於是,我走到她的面前,伸手就去摸她的乳房。麗麗的臉蛋立即變紅了。她勉強地爭扎著,但是,她的手和腳都被綁縛在木架上,所以,無論她的身體怎樣活動,也不能逃避我雙手撫摸她的酥胸。我把她的衣鈕兒解開,放出一對彈性十足.木瓜似的大乳房。我肆無忌憚地摸捏著,還偶然地用手指撚弄她的奶頭,惹得她渾身震顫著。接著,我吩咐阿強把她的褲子脫下來。阿強便走去,先把麗麗的褲頭松開,向小腿推下去。再把她腳下的繩索也解開,然後將她的內褲連外褲一起脫下來,使她的下半身完全裸露出來。

麗麗的恥部微微隆起,陰毛生得很濃密。我的手指撥開她兩片毛茸茸的陰唇,往裡邊探摸,找到她的陰蒂,輕輕地揉了揉。麗麗肉緊地把兩條雪白的嫩腿夾緊。但是她並不能阻止我手指的活動。我的食指摸到她的陰道口,往裡面一探,果然竟是花徑未曾緣客掃,麗麗仍然還是處女。

於是,我叫阿強拿來一張高凳子,讓麗麗的臀部坐在凳子上,再把她的雙腿分開,用繩子縛著腳兒吊在十字架上。這樣一來,麗麗的陰部便坦蕩蕩地暴露出來了。我笑著對阿強說道﹕「麗麗還是個處女哩﹗這次讓你先嘗試一下吧﹗」

阿強高興地點了點頭,迅速脫光了身上的衣物。他祇有十五六歲,陰毛並不多,陰莖早已經硬起來了,還算不上粗大。但也大約也三四寸長。他走到麗麗的前面,手持著硬梆梆的肉棍兒,把龜頭塞到她黑毛擁簇的陰戶,他沒有馬上插下去,祇把龜頭在肉洞外研磨。我也上前去,把麗麗的乳房又摸又捏。過了一會兒,麗麗的陰戶開始濕潤,阿強便把他的陽具慢慢向麗麗的陰道裡擠進去。當龜頭沒入肉洞時,麗麗的身體猛然地一震,嘴裡「哎喲﹗」地叫了一聲。接著,祇見阿強的陽具就順利地插入她的肉體裡了。

阿強緩緩地抽動著插在麗麗肉體裡的陽具,麗麗的臉上出現了痛苦的神色。但是這時她根本沒有反抗的余地,她的手腳都動彈不得。小腹底下的銷魂洞眼無遮無掩,坦蕩蕩地任男人的陽具在裡頭橫沖直撞。

正當麗麗臉上痛苦的表情逐漸減退,眉目間露出一絲春意的時候,阿強卻已經在她的陰道裡射精。一根帶著血絲的陽具從她的肉體裡退出來。我立即脫個精赤溜光,迅速把粗硬的大陽具塞向麗麗那具濕淋淋的陰道口。這個肉洞雖然很緊窄,但是有阿強剛才射入的精液做潤滑,所以我還算順利地就把粗長的肉棍兒整條塞進去了。我把陽具充實著麗麗溫軟的肉腔,同時也享受著她暖暖的腔肉包裹著我龜頭的美妙。過了一會兒,我開始了緩緩的抽送,麗麗緊閉著眼睛,雙頰像紅透了的蘋果。我把捆綁著她手腳的繩子逐條解開了,麗麗並沒有撐拒和反抗,放軟著嬌軀,任我姦淫著她豐滿的肉體。後來,她甚至興奮地把四肢緊緊纏著我的身體。我受了她的感染,也沖動地把精液射進去了。

完事之後,我離開了麗麗的身體,阿強也不知從那裡拿來兩條白色的軍用毛巾,讓我和麗麗擦拭黏糊糊的下體,擦完了,兩條毛巾都血跡斑斑的。沾滿麗麗的處女落紅。我對她說道﹕「麗麗,你已經和我們玩過了,而剛才你也嘗試到性交的甜頭了,你願意歸順嗎﹖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還可以在這裡一起快活嘛﹗而且,將來我們有辦法離開這裡的時候,我也保證不會把我們的事宣揚出去呀﹗」

麗麗點了點頭說道﹕「山洞口既然已經被我們的人炸蹋了,我的女兒身又被你們兩個破壞了,如果我不想死的話,還有什麼好說呢﹖剛才你們把我鬆綁後,我都不敢抵抗啦﹗你們不要再粗暴的對待我,我聽話就是了。」

我笑道﹕「你如果乖乖的,我們怎麼捨得難為你呢﹖不過,洞裡這麼溫暖,我們都不要再穿衣服了。高興的話,我們隨時要再和你玩,赤身裸體最方便嘛﹗」
我還沒試過讓這麼大的東西進去過哩﹗你要顧著我的小命喲2                  這一夜,本來打算把麗麗鎖在關俘虜的地方,但是她又懇求又撒嬌。說要和我睡,我祇好帶她到一個石室去,一起睡在一張鋪著草褥的木床上。我們赤條條的摟抱著,我的陽具當然又要放進她的肉體裡。麗麗倒是很合作,雖然她的下體還有些疼痛,還是皺著眉頭讓我塞進去了。她在我耳邊低聲問道﹕「為什麼你不第一個穿破我的處女膜,而要讓阿強先弄我呢﹖」

我笑道﹕「因為我知道你還是第一次,玩的時候會有些疼痛,我知道阿強的東西還不太粗大,讓他替你開苞時,你比較不那麼痛苦嘛﹗」

麗麗嘴巴一翹,說道﹕「說得倒好聽,你這種人也懂得知道人家會痛苦嗎﹖無非是又想姦汙我,又不肯負責任。所以叫一個小孩子先來搞我嘛﹗」

我撫摸著她的漲鼓鼓的乳房,笑道﹕「這種年頭,今天都不知道明天的死活,還可以講什麼負責任呢﹖逢場作興,才不至於辜負人生於世的寶貴時光嘛﹗再說,如果我每玩過一個處女都要娶她,我豈不是要娶好多個老婆﹖」

麗麗道﹕「你這個壞東西,你到底姦淫過幾個處女呢﹖」

「三幾個吧﹗你們那邊的李麗玲就是一個。」

「我也應該算一個,因為阿強那條小肉蟲並不足予將我破瓜。而你才是真正奪去我處女的男人哩﹗」麗麗嬌聲地說著,卻把她赤裸的肉體依傍著我。

我笑道﹕「那又怎麼樣呢﹖你能奈我如何嗎﹖」

「我當然不能對你怎樣啦﹗天生女人都是讓男人欺侮的,我也不例外吧﹗」麗麗收縮了她的陰道,把我插在她肉體裡的肉莖夾了夾,說道﹕「你這東西,才把人家搞痛得要命。這麼快又硬得好像鐵棒子一樣啦﹗」

我笑道﹕「你生得那麼漂亮,我當然要容易燃起慾火啦﹗」

麗麗說道﹕「你亂講,我剛剛才被你們兩個姦得死去活來,你現在又在弄我了﹗」

「你還缺乏性愛的經驗,我多弄你幾次,你就能領略其中的奧妙啦﹗」我說道﹕「你坐到我上面,主動地玩一次,然後再睡吧﹗」

麗麗滿臉通紅地趴到我上面,並把她的陰道套上我的肉棍兒。我叫她把臀部反復地擡起放落,她聽話地照做了一會兒,便軟軟地俯下來,把乳房貼在我胸部,低聲說道﹕「我看見你的東西在我身體裡進進出出,心裡癢絲絲的,兩腿都酥軟了。玩不了啦﹗」

我笑道﹕「你開始懂得享受了,下來吧﹗讓我美美地玩你一會兒吧﹗」

麗麗沒有再說什麼,乖乖地躺在床沿,並把一雙雪白的嫩腿高高地舉起。我站立在地上,扶著她的雙腿,麗麗雙目緊閉,卻知趣地把手兒握著我的陽具引到毛茸茸的肉洞裡。我由淺入深.由慢加快,揮舞著粗硬的肉棍兒在她陽具橫衝直撞起來。

麗麗起初咬著牙關任我抽送,後來,她臉紅眼濕,忍不住呻叫起來。我受到激勵,把她兩條白嫩的大腿向前壓下去,讓她的陰部高高挺起。肉棍兒的抽插次次到底,麗麗興奮得淫水和淚水一起流出來了。就在她手腳冰涼.欲仙欲死的時候,我也龜頭噴漿,再次把精液灌入麗麗陰道裡了。

我讓陽具從麗麗淫液浪汁橫溢的肉洞裡退出,並把她的雙腿搬到床上。麗麗幽幽醒轉過來,望著我說道﹕「我差點兒被你弄死了﹗」

「是舒服死了,對不對呢﹖」我撫摸著麗麗肥美細嫩的乳房。

「可惜你不會一輩子讓我這麼舒服啊﹗」麗麗也握住了我軟小了的陽具。

我笑道﹕「在這動亂的年頭,怎可以談到一生一世的事情呢﹖我們不如看開一點,享受面前可以擁有的一切罷了。」

「那我現在算不算擁有你呢﹖」麗麗突然肉緊地摟抱著我。

「你不僅擁有我,也擁有阿強哩﹗明天還可以擁有阿堅,雖然你比較喜歡讓我玩,但也應該開開心心地和他們玩才行呀﹗山洞裡很暖和,你不必再穿上衣服了,我們隨時都可以方便地和你玩嘛﹗」

「我聽你的話就是了,你們千萬要把我當成自己人喲﹗」

「你這麼乖,我們當然疼惜你啦﹗」我摟著麗麗活色生香的肉體,飄飄然地睡了。

次日,我們吃過東西之後,又開始了新的一天。我叫守望了一夜的阿堅去玩麗麗。就和阿強到處查看這裡的一切。我們找到了坑道的地圖,知道這裡共有三個出口。可是唯一通向我方的出口已經因為爆炸而封閉了。余下的兩個洞口,一個通向林村,一個通向湖傍村。兩個村莊都是敵方的據點。我想起麗麗未被我們捉到之前是駐守林村,便想進一步了解一些那個村莊的敵情。

我走到阿堅和麗麗所在的石室,祇見阿堅還趴在麗麗光脫脫的肉體上頻頻抽送。麗麗緊緊地攬著阿堅,嘴裡「伊依哦哦」地呻叫著。阿堅見我進來,便準備把陽具從她的肉體裡抽出來,我伸手按著他的屁股笑道﹕「阿堅,你繼續玩吧﹗我祇想問麗麗一些關於林邊村的祥細情況而已。」

阿堅笑道﹕「我們剛才已經玩過一次,可以停下來讓你問呀﹗」

「麗麗仍然在興奮中,你不必拔出來,她也可以回答我的。」

麗麗也說道﹕「你盡管問吧﹗我一定如實把所知道的一切告訴你。」

於是,從麗麗的口中,我知道駐守林村的敵方女分隊住在村頭的小學校,並知道她們夜晚上廁所的時,是兩個一起出來的。

吃過中午那一餐,四個人一起到水池去洗澡。我抱著麗麗下水,那池裡水深到我胸口。我們在水中嘻戲。麗麗替我們翻洗陽具,我們三人也像殺豬似的把她白胖胖的肉體洗擦得乾乾淨淨。上岸休息的時候,我要麗麗替我們口交。麗麗很聽話地輪流把我們三條肉棍兒銜入嘴裡吮吸。後來我們來一次三男一女大會戰,麗麗身上所有可以插入陽具的洞穴都被我們的肉棍兒填塞了。麗麗銜著我的龜頭不放,阿強和阿堅輪流抽送她的陰道。後來,三個男人都在她的肉體裡噴漿了。麗麗還把我射入她嘴裡的精液吞食下去。

當天晚上九點鐘左右,我帶著阿強,從林邊村的秘密出口潛入林邊小學女廁附近。觀察了一會兒,果然有兩個女的到廁所去,一個先進去,一個持槍在外面守候。我和阿強悄悄從她後面摸上去,我捂住她的嘴,阿強迅速繳下她的槍。以及用鐵線扎住她一對大姆指。接著,我用槍指著她,把一個布團塞進她的嘴裡。然後把她推到廁所門口的旁邊,等待另一個敵方女隊員用完廁所出來。

那個女隊員還不知她的同伴已經被擒,她一出門口,就被我制服了。我們押著她們迅速地回到石洞裡。並把兩位女俘虜關進囚室。

我到走麗麗所在的石室,這石室原來大概是士兵休息的地方,裡邊有一張足足可以睡十幾個人的大床。看來剛才我們出去的時候,阿堅和麗麗就選擇這裡來大肆翻滾吧﹗

麗麗告訴我說﹕「你們捉來的兩個女人都是我的同學,個子高的一個叫著青雲,和我差不多歲數。年紀小一點的叫著秋霞,是低年級的同學,才十五歲哩﹗」

我笑道﹕「等一會兒我們就要玩她們了,你會不會吃醋呢﹖」

麗麗大方地說道﹕「我一個人應付你們三個,其實是有點兒吃不消的。現在多兩個姐妹來分擔,有什麼不好呢﹖不過秋霞還年幼,看來要吃一點兒苦頭了。你們不要太粗魯,當心鬧出人命﹗」

我笑問﹕「她們兩個是不是處女呢﹖」

「當然是啦﹗我們那邊的女孩子才不像你們那樣亂來哩﹗我不也是落在你們手裡才破了身,你們都不放過我了,大概也不能放過她們吧﹗」

我笑著回答﹕「落入我們手裡的女孩子,還能不玩玩嗎﹖不過如果肯聽話,就不但不會吃苦頭,而且還有甜頭嘗哩﹗好像你一樣,不是和我們玩得很開心嗎﹖」

麗麗沒有說話,伸手把我的上衣脫下來。我笑道﹕「是不是又想玩啦﹗我們出去抓人的時候,阿堅沒有和你玩嗎﹖」

麗麗把手兒伸進我褲 裡握住肉棍兒笑道﹕「你的比較大嘛﹗」

我把身上的衣服脫得精赤溜光,麗麗隨即坐在我的懷裡。並使我的陽具進入她溫軟的肉洞裡。麗麗套弄了幾下,許多陰水從她的洞眼裡冒出來。我摸到她的臀眼,手指沾了一些淫水,然後伸進她的臀眼裡。麗麗說道﹕「怎麼玩起我的屁股呢﹖」

我笑道﹕「我們那邊的女孩子,不僅用嘴巴吮吸肉棍兒,還讓我們插屁股哩﹗你想不想試一試呢﹖」

麗麗道﹕「我可不敢嘗試,可是你如果要我做,我也不敢不做呀﹗」

「那就先叫阿強試一試你的臀眼吧﹗」我接著吩咐阿強脫光衣服然後從麗麗的背後把勃起了的肉棍兒插進麗麗的肛門裡一進一出,頻頻抽送著。我玩摸著麗麗酥胸上那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龜頭上感受著她陰道裡的肌肉由於肛門挨插而引起的收縮。

我吩咐阿堅把青雲和秋霞帶過來。先把她們鬆綁了,塞住嘴裡的布丸也取出來。然後扣上了手扣。 這時我和阿強換了一個位置, 阿強坐在交椅上,麗麗背著他坐著他懷裡,她的臀眼仍然插入了他的陽具,卻高擡著兩條白嫩的粉腿讓我的陽具正面地抽插她那毛茸茸的洞穴。青雲和秋霞見到我們玩成這樣,當場羞得粉臉通紅。麗麗被我弄得淫液浪汁橫溢,龜頭在她陰道裡進出發出了「卜滋」「卜滋」的聲響。我一邊玩,一邊指青雲要她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阿堅把青雲的手扣打開了,但是她卻卻閉上雙眼,動也不動。阿堅上前去,想脫她的上衣,青雲死命地護著不讓脫。我祇好離開麗麗的肉體。我抱住青雲的上身,阿堅把迅速解開她的腰帶,把褲子扯了下來。

我把手伸到青雲的陰戶,摸到她陰阜上一小撮恥毛。又摸下去,把手指撥開她的小陰唇,探到她的陰道口,發現青雲果然是個處女。不過洞口已經濕潤了,便對阿堅道﹕「還是原莊貨哩﹗你快把衣服脫了,我捉住她,你來開罐頭吧﹗」

阿堅興致勃勃地脫得精赤溜光,她用力撕開青雲的雙腿,把龜頭塞到青雲的陰唇裡把陰核撩撥了一會兒,對準洞口用力一頂,「卜」的一下,青雲渾身一震。阿堅的陽具已經整條塞進她的陰道裡。青雲沒有再爭扎,我也趁機把她上身的衣服脫光了。青雲的雙臂環抱著阿堅,默默地接受阿堅的肉棍兒入侵了她的肉體。

我轉身向秋霞走過去,秋霞漲紅著臉頰。我除下了她的手扣。溫柔地對她說道﹕「你看麗麗和青雲她們都玩得多開心,不如你也乖乖地順從我,快快樂樂地玩一場吧﹗」

秋霞惶恐地望了我一眼,把頭兒垂下了。我抱起她嬌小玲瓏的身子,坐在床沿,對她說道﹕「你把衣服脫個清光,讓我玩得你舒舒服服吧﹗」

秋霞緊閉著雙眼,沒有理會。我且不去脫她的衣服,卻把手從衣領裡伸到她的酥胸撫摸她的奶子。秋霞祇是縮著脖子,並沒有推拒我對她的胸襲。秋霞雖然身材嬌小,但是她的乳房一點兒也不小。我摸捏著她的乳房,覺得又圓又嫩又具有彈性,而且奶頭很小。我用手指在她乳尖輕輕地撩了撩,逗得她渾身震顫。

摸過了她的雙乳,我又把手從她的褲腰伸到她的恥部。一觸手才知道,原來秋霞的下體一股恥毛也沒有,陰戶的周圍全部是光脫脫的。我在她凹入的小陰唇裡找到了陰核並用手指上下劃動。秋霞忍不住顫聲地說道﹕「癢死了,我受不了啦﹗我脫衣服讓你玩吧﹗不要再折磨我了呀﹗」

我把手伸出來,可是秋霞並沒有開始脫衣服。於是我又把手伸過去,秋霞趕快出聲說道﹕「你不要再搞了,你讓我站在地上脫吧﹗」

於是她從我懷裡跳下來,我看著她身上的衣服越來越少。先是露出一對羊脂白玉般的大乳房,接著是一個光潔無毛白雪雪的陰戶。我把她抱起來,讓她坐在床沿。又把她的小腿扶起來,使她仰躺下去。我見到她的玲瓏的小腳兒非常可愛,便握住仔細地把玩著,祇見這對白白嫩嫩的肉腳祇有四五寸長,腳趾很整齊。我輕輕地撫摸了粉紅色的腳板底,秋霞癢得雙腿亂動,直想把雙腳縮走。

我順著她的他的渾圓小腿摸到粉嫩的大腿,那幼滑的肌膚刺激著我的性慾,胯下的肉棍兒頓時堅硬了許多。不過,我並不急於插入秋霞的肉體裡。我撫摸著她兩腿之間緋紅色的肉縫,用手指輕輕地撥開那兩片紅潤的肉唇,果然見到裡面夾著淺紅色的小孔和黃豆般大的小肉粒。我輕輕地撥了撥,一滴陰水從小孔滲出來,滋潤了陰戶。我湊了過去,把粗硬的大陽具對準那絲絲小洞,緩緩地擠進去。秋霞痛得皺緊了眉頭,但是也終於被我擠進了一個龜頭。我見已經進入了,便使勁一挺,「卜」的一下,就把粗硬的肉棍兒整條塞進去了。秋霞「哎喲﹗」地一聲慘叫。雙手撐著我的腰際就想把我的身體推開,可惜她那裡辦得到呢﹖我的小腹緊緊抵著她的恥部,大陽具深深地插在她緊窄的陰道裡。祇覺得裡面又溫暖又緊湊,那富有彈性的腔肉,緊緊地包圍地我的龜頭。真是難以形容的舒服。

我沒有立即開始抽送,卻伸手去撫摸秋霞的那一對漲鼓鼓的奶兒。秋霞雖然身段小巧,但她的乳房卻是三個女孩子之中最豐滿的。我用手指戲弄她的乳尖,引至她的陰道也隨著收縮,同時分泌出許多水份。我覺得她小肉洞已經濕潤了,才緩緩地抽動粗硬的大陽具。我讓秋霞一雙嫩白的腳兒蹬在我的胸部,雙手繼續玩摸著她的乳房。當挺進的時候,我見到秋霞潔白的大陰唇向裡凹入,緊緊地包裹著我的肉棍兒。抽出時,她連嫣紅的小陰唇也被翻出來。同時,在我陽具的圓周上,已經沾染了一圈鮮紅的處女血。

秋霞的陰戶經過我粗硬的大陽具深入淺出的抽插之後,她已經忘記了疼痛。她嬌喘籲籲,柳腰款擺,挺起小腹向我迎湊著。玩了一會兒,我就在她如癡如醉的時候,往她的小肉洞裡噴射了精液。我舒服壓在她溫軟的乳房上,捨不得把陽具從她的肉體裡拔出來。直到肉棍兒軟小了,自然地被她緊窄的陰道逼出來。

阿強和阿堅也已經完事了,麗麗和青雲都和他們親熱地摟抱著看我在玩秋霞。我半開玩笑作出一個提議。在山洞裡的期間,暫時組成三對小夫妻。麗麗和青雲分別屬於阿強和阿堅,而我擁有秋霞。不過可以互相交換伴侶而性交。眾人都一致贊成了。

接著,大家一起去溫泉入浴。我再次宣布在山洞裡不許穿衣服。秋霞好像有所歸屬似地依偎在我身邊,但是,我覺得阿強和阿堅都對她很有興趣。於是,便以大哥的身份叫他們一起把我的秋霞洗得乾乾淨淨,又令麗麗和青雲來服侍我沖洗。其實我心裡是記掛著還沒和青雲親熱過。麗麗卻也非常善解人意,她把青雲推進我的懷裡,自己就用她的那對軟綿綿的大乳房貼在我的背後。又伸來一對軟綿綿的手兒輕輕地翻弄我的龜頭。我雙手捧著青雲尖挺的奶兒摸捏了一會兒,後來又伸到她小腹下面。我把一截手指伸進她的陰道裡笑著問她﹕「阿堅剛才玩得你好舒服吧﹗想不想也和我試一試呢﹖」

青雲還沒有回答,麗麗就插嘴說道﹕「他那根肉棍兒好大條哩﹗我早讓他玩過了,好充實喲﹗青雲你也嘗試和他玩玩吧﹗比較起讓阿堅玩時,有趣得多啦﹗」

青雲嬌羞低著頭,沒有答話。我面對面把她雙腿捧起來,麗麗也把我被她摸硬了的肉棍兒對準青雲的肉縫。溫暖的水池裡,很容易地就就把龜頭挺進去了。當我粗硬的大陽具整條塞入青雲的肉洞裡,她的四肢像八爪魚似的把我肉緊地抱住。

在另一邊,秋霞嬌小的身體被夾在阿堅和阿強的中間。他們正和力對她前後夾攻。阿堅在秋霞的正面,雙手扶在她的肩膊,屁股向她小腹下一撅一挺的,看來已經把陽具插入她的小肉洞裡而正在抽送。阿強站在秋霞背後,他的雙手從她的背後繞到她的酥胸捉住一對雪白細嫩的大乳房,又摸又捏的。他的臀部也在挺動著,看來秋霞的屁眼一定被他的陽具插進去了。他和阿堅有時同時進攻,有時一進一退。秋霞閉著眼睛輕輕地哼著,大概很享受目前下體兩個肉洞全被充實的新鮮刺激。

看見暫時所以自己擁有的秋霞在讓手下淫樂,我心裡也產生一種特別的感受。再加上麗麗和青雲正與我貼肉相擁著,更激起我莫明的興奮。於是我捧著青雲的臀部奮力地把肉棍兒在她的陰道裡椿搗。青雲很快興奮了,我把粗硬的大陽具從她的陰道裡抽出,轉身準備插進麗麗的陰道裡,因為在水裡非常滑溜,我竟插入她的臀縫,麗麗讓我抽送了一會兒,終於忍不住在我耳邊輕聲說道﹕「你插到我屁眼裡去了呀﹗」

青雲一聽,好奇地伸手摸到我和麗麗交合著的地方,我對她笑道﹕「等一會兒我也要我試試你的。」

我知道麗麗這時一定希望我插入她的陰戶裡,也便遂她所慾,把粗硬的大陽具從她的臀眼裡抽出來,塞進她的陰道裡頻頻抽送。過了一會兒,麗麗低聲說道﹕「哎呀﹗我底下出好多水,我行了,你去玩青雲吧﹗」

我轉過身,又把青雲拉進懷裡,先在她陰道裡玩了一陣子,然後把粗硬的大陽具頂入她的屁眼裡。我問道﹕「玩屁眼的滋味怎樣呢﹖」

青雲低聲說道﹕「悶悶漲漲的,像是大便閉結。」

麗麗聽見,「卜滋」一聲笑了出來。我玩了一會兒,就在她肛門裡注射了精液。然後把她的嬌軀抱到池邊的大石上。我躺下來休息,麗麗卻沒有讓我的陽具休息。她趴在我的大腿上把我的軟下肉棍兒含入小嘴裡又吮又吸。青雲笑道﹕「麗麗,你什麼時候學到這麼些東西啦﹖」

「這些事不用學就會了,不信你也試試吧﹗」麗麗吐出我的肉棍兒,並讓出位置。青雲為著我笑了笑,也俯下來,張開小嘴,輕輕地咬住了我的陽具。

青雲把我的龜頭吮弄了一會兒,我的肉棍兒又擡起頭了。這時麗麗也加入了。她們兩條舌頭.四片嘴唇合作地舔吮著我粗硬的大陽具。我見到紅光閃閃的龜頭有時在麗麗嘴裡,有時被青雲銜住。我欣賞和比較著她倆赤裸的嬌軀。麗麗是個小胖子,珠圓玉潤的.皮肉雪白可愛。青雲的身材苗條,乳房和臀部都很發達,前凸後凸的很有曲線美,膚色要比麗麗稍微深一點。陰毛也沒有麗麗那麼濃密,祇是在恥部有一小撮。

這時在水池裡嘻戲的阿強和阿堅也把秋霞的嬌軀擡上岸了。我吩咐麗麗去拿一些吃的東西。準備圍在池邊吃晚餐。我見到阿強和阿堅的陽具都硬梆梆的,看來他們剛才都還沒有在秋霞的肉體裡發洩過。

吃飽了之後,大家仍然在大石上休息。秋霞已經沒有較早時那麼羞澀了。她坐在阿強和青雲的中間,雙手握住她們的陽具捏弄著。阿強和阿堅也撫摸著她那一對圓球狀的奶兒和一對雪白細嫩的大腿。偶然還戲弄她光潔嫩白的陰戶中的小肉粒。逗地她渾身顫動。麗麗和青雲仍然依偎在我的左右。我撫摸著她們的乳房,她們也吻我的胸部。我見到秋霞兩條嫩腿中白雪雪的肉縫。頓時好想把硬梆梆的肉棍兒插進去,不過這時我身邊還有兩個熱情的嬌娃要應付哩﹗

麗麗雙腿分開騎到我懷裡,白白胖胖的小手兒握住了我的陽具,把龜頭塞進她的肉洞。她吞沒我的肉棍兒之後,便搖擺著腰肢,夾著我的陽具和她的陰道壁研磨。我卻盡情地把青雲的乳房玩摸捏弄。玩了一會兒,麗麗的陰道裡淫液浪汁橫溢。她滿足地離開我的身體上下來,回頭對青雲說道﹕「我不行了,你來玩吧﹗」

青雲望了我一眼,含羞答答地騎到我身上,發抖的手兒扶著我粗硬的大陽具進入了她溫暖濕潤的陰道裡。她雖然沒有上下套弄,但是她陰道肌肉一張一縮的,就使我興奮地把濃熱的精液噴向她的子宮。

臨睡覺的時候,秋霞終於又回到我的懷抱裡。我讓她枕著我的臂彎,輕輕地撫摸著她胸前兩個白嫩飽滿的乳房,問道﹕「剛才玩得開心嗎﹖」

秋霞低著頭小聲地說道﹕「你竟然讓我同時給兩個男人玩,真是太荒唐了﹗」

「你未免少見多怪了,麗麗試過同時讓我們三個人玩哩﹗」我把一支手移到秋霞的陰戶,說道﹕「你這個光潔無毛的肉包子真可愛,今天才破瓜,現在還疼不疼呢﹖」

「初被你插進去的時候痛死我了,後來被你那兩個小兄弟輪流玩,倒不見得太過疼痛哩﹗」秋霞握住我軟小的陽具說道﹕「她們玩我的時候,也祇有你現在的大小,祇不過比較硬一點。不像你弄我的時候那麼粗大,當時我以為被你擠爆了呀﹗」

我笑道﹕「趁現在還不太粗硬,再放進去好不好呢﹖」

「你喜歡就來嘛﹗」秋霞說著,把大腿略為張開了。

我側身和她相向,搬起她一條嫩白的大腿,把龜頭塞入她溫暖的腔孔裡。緊緊地摟抱著她的嬌軀。說道﹕「我們就這樣抱著睡吧﹗」

秋霞親熱地把我吻了一下說道﹕「你那裡已經漲大了,把我塞得很充實。」

「你曾經被我強姦而奪取了處女,心裡一定很怨恨吧﹗」

「可是現在已經心甘情願了,你佔有我吧﹗」秋霞收縮著陰道,把她肉體裡的陽具夾了夾。說道﹕「我剛才已經答應讓你擁有我了嘛﹗」

從此,我們三對霧水情人一直在山洞裡保持到動亂結束,才離開了山洞,回到各人家裡。這一段艷史也一直是個秘密。不過,因為接著開始的上山下鄉的運動而拆散了我們不尋常的關係,所以我和多位女同學雖有肉與肉奇緣,畢竟沒能和其中的任何一個真正結為夫婦。























0.016674995422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