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撞見處長夫人偷情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撞见处长夫人偷情
入夜,陈凯坐在酒吧中,酒吧对他来说是陌生的,里面是晃动带各色色彩的灯光,让众人在这舞池里尽情的堕落。而进入酒吧不过是一位好奇而已。当然,他并不是向刚出校门的年轻人那样对酒吧好奇,而是,看到自己的一个同僚林科长,走了进来。他好奇人已经将至中年,平时严肃的林科长怎么还回来这种地方以他的风格不像是会出入这类劲吧的人。他不是今晚就要陪同领导去省里开会吗?时间也差不了多久了,他还在这做什么?

    可是,林科长和另外几个人往左走进入一个很长的过道里,过道里的灯光是那种朦朦胧胧的粉红色,两边有几十间独立的包间,无数衣着单薄的艳丽女郞便在过道里走来走去,那些独立的包间不时的开开合合,传来许多男男女女的浪笑声,空气里充溢着各种的香水味。

    林科长径直地走进了一个包间,陈凯隐约瞧见里面至少坐着十几个性感少女,身着紧身外套,穿着很少,都露出性感的腰,诱人的身材显现在陈凯的眼内。可是,一个保安拦住了他,只有会员才能进入。

    陈凯震惊的回望了那个包间一眼,然后到吧台前要了一支果汁,眼睛仍不时瞄向那个包间,他开始对自己的坚持有了动摇,同样的身份,别人开着名贵跑车,出入各种纵情场所。而自己每天上班还得挤公交,工作时受人白眼,追求心仪的女性,却也敌不过别人比自己更有金钱。林科长可以左拥右抱,而自己想要个女人都是不可能。

    这就是社会的堕落面吗?陈凯的欲望也在爆发,有钱就是上帝!因为不肯靠靠着老爷子,自己的父亲到老不过是一个小处长,母亲病重居然拿不出前来治疗,还是三叔听说了,为父亲出了医药费。而这些地位与自己相当的人却可以逍遥快活的在这里倚红偎绿,尽享温柔。那些美丽的女子,因为金钱不得不低头满足别人的愿望,这就是金钱的魔力吗?

    陈凯突然接道一个电话,张处长在电话里说:“小陈啊,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今天喝了点酒,人不大舒服,你到东江饭店来接我一下。”陈凯不敢不应,马上抛下什么林科长,朝东江饭店赶来过去。陈凯是张处长一手提拔起来的,张处长对他可以说是是若己出。张处长早年丧妻,年初才又续弦,不过,他这个新夫人是他大权在握后才结识的。不过二十多岁,美艳无比,她有完美女人的身高,甜甜的笑貌,迷人性感的身材,时髦的打扮将她所有女性魅力散发出来。无论在哪里,她都会成为惹人注意的目光,而且带有一种淡懒臃懒的气质,让任何男人都想呵护。

    张处长没有子女,但是他待陈凯极好,老爷子和张处长派别不同,虽说,不是什么对手,但相互直接毕竟也摩擦不断,张处长也是顶住压力,才破格把陈凯这样一个新丁提拔起来。人们都说若不是张处长没有女儿,一定把陈凯招为东床快婿。

    到了东江饭店,陈凯就看见张处长站在门口和几个西装革履的人道别,一靠近,陈凯就闻到张处长身上浓烈的酒气。陈凯立马扶了上去,连连告罪自己来晚了,同时打量这这几个人。同时,在心中想到:张处长平时在外饮酒都注意得很,说是酒后容易失言,这可是当官的最怕的。平日,酒瘾上来,或是有什么好酒,张处长都是叫陈凯到他家里喝,居然这次喝成这样,倒是奇闻。

    张处长几乎是已经烂醉如泥了,陈凯浦一将他扶上计程车他就倒在了一旁,不省人事。幸亏,张处长住的还是海关的宿舍,陈凯才勉强把他扶到了大门口,其实陈凯与其说是扶不如说是抬。张处长这倒也是一奇,在海关这样的肥缺,家中居然都没有什么财产,还保持着一个普通公务员的生活,其实就是以张处长的正常收入来说,也完全可以住上比这好更多的房子。

    陈凯从张处长的口袋里摸出张处长钥匙串,陈凯将张处长先留在传达室,先去张处长家,叫张处长夫人出来,两人在一起把张处长抬回去。

    这个处长夫人陈凯一直不大敢面对她,这个女人实在美得惊人,让陈凯看了第一眼就有了深刻的映像。,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诱人,让任何男人都能激起占有占有欲,面对她陈凯总是会感到局促。

    陈凯敲了半天的门,确没有人,陈凯想不会是睡了吧,只好先去叫醒处长夫人了,还好从那拿了张处长钥匙。陈凯开了门,进到了屋里,确听到了一些声音,是里间传来的……好象是女人的声音……陈凯轻手轻脚的摸了过去,发现大卧室的门是虚掩着的,看到里边有一个女人躺在床上,两腿搭在一个男人的两肩上,双手被男子双手死死地抓着,肉棒在女人的阴户的小穴里吞吞吐吐,把女子的屁股撞得啪啪直响,圆润的玉乳在胸前不停地摆动!陈凯立马感觉自己的小弟正在昂首立正。

    陈凯突然震惊了,这个女人不就是张处长的夫人么,见屋里的男女正在奋战,没有注意,陈凯立即拍了几张照片。看着处长夫人,陈凯想到,妈的!处长夫人,别人能操你,我为什么不行,等会非把你干个够!

    陈凯突然发现这男人不是张处长的司机吗。原来如此,他还以为张处长酒局散场时,会叫他去接,却没想到张处长喝得烂醉如泥,又不够信任他,反而叫了自己。

    陈凯立即就冲了进去,一拳打在司机的脸上,没有防备之下,把他打的摔倒了一边的地上。

    司机刚想爬起来朝陈凯扑过来,陈凯一把把司机按回去说:“别动!不然我就喊人了!”

    “你……你想干什么?”

    “问我?你又在干什么?你们对得起张叔吗?你好大的胆子,要是张叔知道了,我看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陈凯继续威胁道。

    “别别别!那你想怎样?”司机急忙答道。

    “呜…”处长夫人这时才反应过来,扯过一条床单,突然哭泣起来。

    “哭吧!用劲哭!一会儿来一群人,让大家好好看看你这骚货偷人!”

    听了这话,处长夫人也不敢再哭,只是低低的抽泣。

    这时又突然朝陈凯扑过来像把将他推到一边,陈凯一侧身,脚底一拌一代,司机又倒在了地上,陈凯用力踹了他一脚,踩在他身上。“怎么你跑啊,我告诉你跑也没用,我已经拍下来证据,你不老实点,我就向张叔告发你。”

    “别别别!你想怎样我都答应你。”

    “好,只要你们答应我的条件,我也不是不可以帮你们隐瞒一下。毕竟,张叔年纪大了,气坏了身子不好!陈凯不紧不慢地说。

    ”那你要什么条件?“司机颤抖着问。

    ”条件嘛,我不会太为难你的!我也知道你没什么钱,只是以后我有什么差遣,要你留心什么,你都得给我办到。“我说。

    ”好好好,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司机回答。

    ”那你还不快滚,一会别给人看见!“陈凯说。

    听后司机很快穿好衣服,奔到大门前,打开门,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虽然陈凯叫他可他依然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夜里。看见司机走去后,陈凯关好门,走回处长夫人面前。

    ”求求你了,放过我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处长夫人向陈凯哀求道。

    赤裸着的她虽弓腰驼背,双手搂在胸前,尽力遮掩自己,可一对大波还是在我眼前直晃悠,看得我眼都发直。

    ”你好大的胆子,你这样对得起张叔吗?说你为什么这么做?“陈凯骂道。

    ”我……我……我……又不是我想嫁给他的,他平常半夜才回来,晚上一回来就睡,我也很寂寞啊。“原来,处长夫人是先传总经理李祥华的妹妹,先传是海关隶属企业。李祥华想讨好张处长可是张处长平日滴水不漏,油盐不侵。李祥华没有机会,后来他打听到张处长,还是独身一人,李祥华为了讨好张处长,就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了张处长。
“我也和他一样会听你的,你放了我吧。”

    “就这样吗?还不够?”

    处长夫人啪的就跪了下来。“求求你,你是不是要钱,我给你。”,赤裸着的她虽弓腰驼背,双手搂在胸前,尽力遮掩自己,可一对大波还是在陈凯眼前直晃悠,看得陈凯眼都发直。

    陈凯突然想到张处长还在传达室,不能让他,呆的太久了,不然可就惹人怀疑了。“别哭了,先穿上衣服,跟我下去把张叔抬上来,我待会再收拾你这个贱货。快点,别让人怀疑了。”

    处长夫人急冲冲地穿上一件连衣裙,可能是穿的急,胸前的那队玉兔在那紧窄低胸的衣服的束裹下几乎呼之欲出,饱满坚挺的乳房将薄衫顶起,完美的勾勒出浑圆的咪咪上凸起的乳头,前端两颗樱桃的形状清楚地透出来。处长夫人忐忑的帮陈凯把张处长抬回房安置好,张处长已经是完全没有知觉了,陈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张处长。

    陈凯把处长夫人带到客房,一把抱住她,毫不客气的反手摸向处长夫人饱满丰腴的玉乳,处长夫人大急,叫道:“你……你不要乱来!”可又不敢反抗,只好站在那里,任他搓揉。

    陈凯一巴掌打在处长夫人的丰润的翘臀上,“怎么你就可以,给别人干就不可以给我干,老实点,不然,没你好处。”

    陈凯索性一把搂过处长夫人,胸贴胸贴得死紧,双手对丰盈的美臀掐揉起来。陈凯摸着还不够,又开始吻她软软的唇,软软的。然后开始亲吻她的耳垂,陈凯的唇舌一步步的往下移动,陈凯近乎野蛮地挤进去她的口中。陈凯的舌头感觉到自己正躺卧在处长夫人绵软滑热的丁香瓣上,高度的紧张使她的舌头不知所措的畏缩着,津液的缠裹下,紧紧的钻进处长夫人的舌下,一股纯粹味觉上的绵软香热 让陈凯贪婪的随即上翻,本能的想与这鲜嫩的肉体纠缠为一体。开始肆无忌惮的侵犯着她的口腔的每一个角落。而后陈凯的舌头有向下,在她的白白的脖颈上猖狂着,侵袭着自己从未开发过的领地。

    陈凯又将处长夫人的裙子撩提上来,直接着肉的抚弄。处长夫人被他抓住把柄,虽然心理老不愿意,但是她本来就不是个性坚强的女人,只得由陈凯轻薄。陈凯得寸进尺,将手掌伸进群内摸到她的蜜穴上。处长夫人的身体像是触电般颤抖了一下,左手伸过来想阻止陈凯,却被陈凯推到了一边。处长夫人和司机快乐的痕迹还在,所以仍然潮湿润滑,一下子被陈凯轻易的侵入,不禁款款的摇动起来,陈凯见她不敢反抗,知道今天这块嫩肉必然到口,便将手掌伸出,剥起处长夫人的衣服。

    处长夫人的心情乱七八糟极了。刚刚才和司机做爱才兴起就被陈凯给打断,现在又来了陈凯,一身衣服被脱了又穿,穿了又要被脱,心慌意乱,茫然无策,就傻在那里。

    陈凯将处长夫人抱到怀里欣赏着。她丰乳肥臀,体态高挑,两腿修长,皮肤细腻白稚,却是难得一见的尤物。

    陈凯将处长夫人拉到旁边客房的床上,让她躺下,抬起她的双脚,不及脱下她的裙子,也没空欣赏小穴的美景,双脚跪在床上,肉棒抵住蜜穴,就将肉棒塞进去了。

    处长夫人见他那条鸡巴,竟然比司机还要粗大,着实吓了一大跳,司机已经非常雄伟了,没想到陈凯有一根特大号鸡巴,又粗又长,龟头黑亮。

    处长夫人双眼一翻,头向後仰,叫了一声:“啊……”处长夫人和司机做爱,没有尽兴,正在暗自瘙痒,却是一下被陈凯搔到了痒处。

    陈凯看她一插就骚的模样,就不再犹豫,摇起屁股,使力的将剩於在外面的肉棒奋力插入。处长夫人渐渐又被插出水来,脸上浮出浪笑,喘息沉重,嘴巴忍不住叫出声音:“啊……啊……唔……”

    陈凯终於将鸡巴整根插尽穴里,还在花心上磨动,磨得处长夫人更是花枝乱颤,哀求起来:“别磨……了……你……插嘛……动一动嘛……”

    “你这个荡妇,真是有够骚的。”他说着,边扭捏她靠近的乳头,而乳头则被长长地拉起来。“别……”处长夫人象个婴儿般啼叫道,从这狠狠的揉捏醒过来。

    陈凯开始插起来,小穴虽然已经潮湿,陈凯仍然只是轻轻慢慢的抽动。这可让处长夫人难过极了,又不好意思直催他,便自己摆动白桃般的香臀,努力迎凑。陈凯知道她已经浪透了,于是加快动作,大起大落,粗大的肉棒不停的在骚穴中快速的出没,插得处长夫人的淫水又像忘了关的水龙头一样,泄个不停。

    陈凯发现原来是她个彻底骚女人,插得更狠了,陈凯毫不怜惜地撞击她的骚穴,沾满淫液的肉棒轻易地突破紧窄的阴道,击打着尽头的花蕊,随着抽送,肉棒和肉壁摩擦还发出噗嗤噗嗤的淫糜水声。

    “唉呦……啊……啊……好深哪……啊……好棒啊……哦……哦……美死我了……啊呀……完蛋了……啊……”处长夫人一边断断续续的呻吟着,一边疯狂扭动着自己成熟雪白的赤裸肉体,抖出了一阵阵令人目眩的乳波臀浪。

    陈凯双手有了空闲,便专心的揉起她的那对柔软又充满弹性的丰满乳球,还不时的用力捏着葡萄般的乳头,处长夫人上下都舒服透了,一时挺受不住,阴道强烈的收缩,全身抽搐。

    “你这个贱货,你这样和一只发情的母狗有什么差别?”陈凯开始快速地拍打处长夫人的大腿和臀部,他一边发出咕噜声,一边用他的大手打着她柔嫩娇艳的身体。

    那陈凯愈接近射精时,他插入的动作就愈大愈重,他把能打得到的每寸肌肤都打过了,他弯起处长夫人的身体,开始前後拍打她的胸部,直到它们红得像着火一样,又开始打她的腿,直到她的大腿布满红色的手印,而每一次的拍击声和一阵阵的痛楚都使处长夫人发出淫荡的像是诱惑多过哀号的呻吟。

    “骚货,你以后还敢不敢偷人?”

    “不敢了……呃……啊……我以后……只偷……你……好老公……你比他们强多了……”

    “他们是谁?”陈凯一听,更加用力的抽打着处长夫人,没想到这处长夫人还是个公共汽车。

    “就是司机和你张叔……啊……陈凯开始打大腿外侧时,处长夫人感到膝盖软了下来,但是他用手及阴茎扶着她,使她继续抬高屁股,而且他同时继续打她及干她,然後她感到他开始颤抖着达到高潮,精液开始射进她的骚穴中。他叫道:「啊……小贱货……我要泄了……」当陈凯的阴茎开始射出浓热的精液进她的骚穴时,他又开始用力捶打她的双乳,处长夫人全身的神经都随着他每次猛烈的动作下尖叫着,他的精液填满了她的骚穴而且开始漏出,延着她受尽折磨的大腿流下来。

    处长夫人的骚穴紧紧地包着他,使他发出快乐的吼叫声,他的阴茎在她的骚穴中前後抽插,尽情地射精,构成一副淫荡的画面。甚至在精液全部射完後,陈凯仍然继续地抽插他的阴茎,直到他的阳具软化了下来才从她的身体中退出。

    处长夫人感到阳精的温暖,又听到陈凯的叫嚷,连忙再作几下最後的挣扎,然後深深坐实,抱紧陈凯,也跟着泄了。

    而后两人累瘫在柜台上,动也不动的互相搂抱着,半晌才回过神来。处长夫人不停的在陈凯的脸上到处乱吻着,她感谢陈凯带给她这么畅美的发泄。”啊,好美啊,好老公,我真是爱死你了。

    处长夫人胸口鼓起的两个熟透的半球,在举手投足间,晃荡出一阵诱人的乳波,晃呀晃的,白皙柔软的一对乳房,在中间形成了深深的乳沟,在她的呼吸中起俯不停。

    不住摇摆晃荡的娇嫩大胸,真是波涛汹涌,再加上纤腰和双腿美妙的摆动,足以让任何的男人在瞬间产生强烈的性冲动,处长夫人就像是裸露在外面的乳房,其上细致的肌纹、薄青的血管、粉嫩而凸点无数的乳晕、玫瑰色尖翘的乳头,浑圆纤细的腰肢,平坦结实的小腹不清晰地尽收在文志眼中。

    处长夫人火辣诱人的躯体,不断在陈凯的身上蹭过,陈凯感到自己下身的肉棒又开始硬挺起来。陈凯将处长夫人蹲下来,将鸡巴伸到她面前,并且示意要她舔舐鸡巴,为自己口交。

    处长夫人不肯,陈凯则不故她的反对硬塞,处长夫人也不敢反抗,只好张开嘴巴,双唇徐徐地向前,包裹住了大半支肉棒,将龟头吞了进去,粗壮的巨根,塞满她的小嘴。

    陈凯低头看见处长夫人丰厚的红唇一前一后的开始吞吐自己暗红的龟头,不禁大为满意,龟头上传来阵阵快感,胀得更大,处长夫人几乎要含不下了。他抓起处长夫人的手掌,要她套弄鸡巴杆子,处长夫人只好跟着照作。

    陈凯将唾液当作润滑,让肉棒在里面抽送,温暖的口腔,就如此被异物蹂躏着,处长夫人泛红的脸颊,也被龟头顶得向外撑开。肉棒就像是活塞一样在处长夫的嘴里进进出出,而陈凯陶醉在那样的摩擦感里。

    陈凯一用力将肉棒整个顶到处长夫人嘴巴的最深处。紧接着……“呜!”灼热的精液直接射入处长夫人的小嘴。

    两人又亲热了一阵,陈凯才和处长夫人一起收拾好秽渍,然后,约定有时间再重温旧梦






















0.016983985900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