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我的麻辣嫂嫂-慧君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慧君 27歲 (嫂嫂)
  阿坤 25歲 (我)

====================================
四月14日 天氣 晴
====================================

  黃昏時分,夕陽西下,我靜靜地坐在家中庭院的老樹下,左手穩穩地握住畫板
,右手捏了一根鉛筆,正在紙面上熟而輕巧地遊動。

  筆觸柔和細膩,那躍然紙上的,並不是庭院中的枯樹美景,而是一位風姿卓越
的美豔少婦。

  少婦就站在三、四米外的花草旁,大約二十七、八歲年紀,她身材修長高挑,
穿著一件淺灰色的連衣裙,胸前露出一大片白皙細膩的肌膚。

  最讓我著迷的,是那張美得令人窒息的面龐,以及那掛在唇邊的淺淺笑意。

  她是那樣的清新、潔淨,如同畫中仙子般的一塵不染,一下子周圍的花草造景
都給她全比下去了。

  少婦姣好地身材,手�拿著跳繩,輕輕地一下又一下地跳躍,她似乎沒有注意
到我的存在。

  她開心地朝向一旁坐輪椅的男人嘻笑,「老公,我這樣穿好看嗎?」

  男人和她嘻笑著,時而低頭沉思,時而目光向女子凝聚,斜陽映照在一旁的小
池上,流光溢彩,煞是好看。

  我輕快地勾勒線條,不停地描繪少婦體態。

  我今年二十五歲,既不是美院的學生,也不是青年畫家,繪畫只是我的一項業
餘愛好,我的本職是科技公司的工程師,成天對著螢幕照顧機器。

  而我眼前的美麗少婦,她是我的嫂嫂••••••慧君,輪椅上的則是我的親
生大哥。


====================================
四月21日 天氣 晴
====================================

  一週後,同樣在我家的庭院裡。

  「畫好了嗎?」,嫂嫂面帶微笑地詢問我。

  「快好了•••」,我眼神專注地作畫,老實說只是想多看幾眼前方的女人,
我刻意放慢畫筆,細細地觀看當我畫作模特兒的嫂嫂。

  嫂嫂:「阿坤,你怎麼不去交一個女朋友?這樣你就可以畫自己的女朋友了!


  我淡淡地微笑,我說:「要找到像嫂嫂一樣漂亮的女人當模特兒很難!」

  聽見這句話,嫂嫂心花怒放地說:「你這小子,可真會說話!」

  我的哥哥今年33歲,他繼承了我父親的事業,成天在商場上忙進忙出,而在
哥哥的管理下,公司的規模愈來愈大,大哥的事業可說是如日中天,但在背後卻也
得罪了不少的人。

  兩年前的一個晚上,大哥和嫂嫂結婚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哥哥遭人算計,被一
場安排好的車禍撞斷了腿。

  那天,撞斷的不僅僅是大哥的腿,他也撞斷了嫂嫂的幸福,哥哥因為強大的撞
擊力,使得生育系統受損。

  所以這兩年來,雖然大哥、大嫂非常相愛,但他們始終沒有愛的結晶。

  場景回到我家的院子裡。

  我完全被慧君嫂嫂的美貌與氣質傾倒,在我眼�,嫂嫂舉手投足間都有一種難
言的韻味、優雅、從容,甚至還帶著些許漫不經心的慵懶,這所有的一切,都構成
了一種渾然天成的美。

  我全心全意地捕捉著這些美麗,並努力把它們一一呈現在畫紙上。

  「阿坤,畫好了嗎?」,嫂嫂再次像我詢問。

  「好了,好了,妳看。」

  嫂嫂走到了我的身邊,她蹲在一旁看著我的作品,空氣中一股淡淡的體香隨風
而來。

  我從側面看著嫂嫂,可以很輕鬆地看到擠到一塊的雙峰和那深深的乳溝,如此
白嫩光滑的肌膚,讓人好想上去舔一口。

  連身式的超短裙,給人無限遐想的空間,一雙性感白嫩的腿部一直通向大腿跟
部,一看就知道是那種時尚女孩的打扮,我的嫂嫂可說是鎮上最美的女人。

  嫂嫂:「可把我畫得真漂亮!」

  我:「諾,送妳!」

  嫂嫂:「嘻嘻,這兩年你已經送我超過三十幅的畫了,該交女朋友了!」

  我:「說得容易,就是找不到像嫂嫂那麼好的女人!」

  嫂嫂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一抹微笑拿著我送她的畫作轉身進屋裡。

  我看著嫂嫂離去的背影,腦海中依舊回味著她那微笑中所綻放的無限風情。

  我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包煙,抽出一根,點上火,狠狠地吸上一口。

  「這女人假如是我老婆該有多好!」


====================================
四月23日 天氣 陰
====================================

  晚上七點三十分,哥哥還在外頭和客戶應酬,我和父母在客廳看著電視閒聊,
一會兒慧君嫂嫂悠悠地走下了樓,「爸,媽,我去趟健身房,一下回來!」

  媽:「那麼晚了,叫阿坤送妳去吧!」

  在推讓一番後,嫂嫂同意讓我載她去,春天的晚風徐徐,這�是市區的繁華地
段,林蔭道兩旁都是各式高檔會所,建築風格大都豪華奔放,卓爾不凡。

  無數霓虹燈編織著夢幻般的色彩,充滿誘惑,也給人種不真實的感覺。

  如同走在我身邊的嫂嫂一樣,我和她的距離是那麼的近,心裡卻又是無比的遠


  走進健身俱樂部的門廳後,嫂嫂走進了更衣室,出來時已是換上一套淡藍色的
運動裝,她上身穿一件緊身T恤,除了那傲人的雙峰和那深深的乳溝,中間腰的部
分露出白滑而又充滿彈性的肌膚,上面再鑲嵌上一顆性感的肚臍眼,一雙勻稱白皙
的美腿大半都露在外面。

  看見嫂嫂的當下,我看的兩眼發直,痴傻地佇在原地,嫂嫂那清純性感的外表
,此時陡增了一層野性美。

  「還愣在那幹嘛?還不去換衣服!」,嫂嫂微笑著對我說。

  「我•••我沒帶衣服•••我在旁邊陪妳就好!」,看見嫂嫂如此性感的打
扮,我的小弟弟不自覺地充血,我連忙轉移注意力,好化解如此尷尬的場景。

  「阿坤,來幫我推推背!」

  嫂嫂這時坐在健身房的軟墊上,那是一個坐姿體前彎的動作,我生澀顫抖的雙
手,輕輕地貼上了嫂嫂的背。

  「天哪,那觸感多麼地舒服,軟軟熱熱地,雖然隔著衣物,但這可是我第一次
摸到嫂嫂的身體!」

  「阿坤,用力一點!」

  居然嫂嫂都那麼說了,我就更加享受此情此景,我大力地推著嫂嫂的背,手指
若有似無地輕輕在她背上撫摸游移。

  「對,對,對•••再往下壓•••一二•••一二•••嘿咻•••!」

  嫂嫂的體香不斷地挑逗著我的神經,當下,我好想強姦她,可是道德理智不斷
地告訴我。

  「她是我的嫂嫂!」


====================================
四月24日 天氣 雨
====================================

  外頭飄著小雨,我走向陽台收拾昨天洗的衣物,忽然一件女用內衣吸引了我的
目光•••

  黑色蕾絲邊的內衣,那是我嫂嫂慧君的貼身衣物。

  此時,一個邪惡的念頭產生,我將它連同我自己的衣物一起收進了房間。

  回到房間後,我拿起嫂嫂的內衣拼命的聞上頭的香氣,想像著自己貼在慧君嫂
嫂的胸前。

  接著我再拿出和哥哥嫂嫂出遊時,幫嫂嫂拍攝的照片,那一張張都是如此的美
艷動人,我坐在房間內的沙發,一邊套弄著自己的生殖器,一邊拿起嫂嫂的內衣把
玩。

  腦海中滿滿都是嫂嫂的身影,「噢•••好香阿•••嫂嫂•••噢•••」

  正當我沉醉在情色的世界裡,幻想著和嫂嫂男歡女愛的激情時,房門傳來一陣
敲門聲。

  「叩叩叩•••叩叩叩!」

  「阿坤,我可以進來嗎?」慘了,是慧君嫂嫂的聲音,我趕緊將裸露的老二藏
進褲襠裡。

  手忙腳亂地收拾桌上的照片,「嫂嫂,等我一下喔!」

  我將嫂嫂的照片全數丟在桌子下,趕緊替嫂嫂開門,「有事嗎?」

  她說:「你剛剛有收衣服吧?」,嫂嫂很自然地走進我的房間。

  我:「有•••有阿•••怎麼了嗎?」

  她說:「你可能不小心收到了我的衣服,我找一下喔!」

  看來嫂嫂應該發現他的內衣不見了,可她也沒想太多,她只當做我是不小心收
走的。

  所以就在我剛收回來的衣服堆裡翻找著,「幫我找找看,一件黑色的內衣••
•蕾絲邊的•••」

  此刻我也假裝不知情,和她一起在衣服堆裡翻找,忽然嫂嫂叫了一聲「有了•
••」

  當時我相當地錯愕,嫂嫂走向了沙發旁,我見狀連忙連忙搶在她之前拿走內衣


  「阿坤•••你•••你幹嘛•••?」,嫂嫂有些疑惑地問我。

  接著她瞄到了地上的一堆照片及一旁的衛生紙,她看似明白其中的道裡了,她
沒有多做責罵。

  只是冷冷的告訴我:「你•••嗯•••沒事•••把它還給我•••」

  慧君嫂嫂的表情有些嚴肅,她伸手搶回了她的內衣,然後轉頭離開。

  我害怕她會告訴哥,或者告訴爸媽,我本想拉住她的手,向她解釋,當我觸碰
到嫂嫂的手時,感覺到她的小手纖細,柔若無骨,而且一股淡淡的幽香從她身上傳
出。

  絲絲縷縷的香氣鑽入我的鼻孔中,聞著清爽宜人,全身舒泰,我的心神為之一
振。

  我肯定,我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受不了了,剛剛幻想著嫂嫂時,老二已經是一
柱擎天,加上現在慧君嫂嫂就站我面前。

  於是,我一把將嫂嫂拉進懷裡抱著她,我穿了很寬鬆的一條短褲,雞八將短褲
撐起老高,就這樣抵在嫂嫂的雙臀之間,她怎麼會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呢,她頓時
呆了下。

  「啊•••阿坤•••你想幹嘛•••放開我•••放開我•••」

  我:「嫂嫂•••對不起•••我一時衝動•••才會拿妳的內衣自慰,••
•別告訴哥•••」

  嫂嫂一邊掙扎著,一邊說道:「放開我•••我不會說的•••放開我•••


  此刻,我從後面將她抱得牢牢地:「嫂嫂,滿足我好嗎?我會讓妳爽的!」

  聽見我這麼一說,慧君嫂嫂更強烈的掙扎,她用盡全力想掙脫:「不可以,你
再這樣,我喊人了!」

  嫂嫂比我矮一點,我看著她美麗的臉龐情不自禁地向前吻了她的香脣,時間彷
彿凝固了,我還相當的清晰的記得,當時嫂嫂紅著臉看著我,眼神帶點怨恨。

  「嫂嫂•••妳太美•••我忍不住•••」

  我將舌頭翹開她緊閉的唇,我滿滿口水的舌頭就不斷地在嫂嫂口中翻攪,慧君
嫂嫂微弱地哼叫著,自然我的口水都一點一點的流到她的嘴裡了,我也品嘗著她的
唾液。

  多麼香甜的唾液啊,我托住了嫂嫂的臉,不停地親吻她。

  嫂嫂呆住了,她咬住了我的舌頭,我的舌頭也由開始的微硬變成堅硬,就像我
的下體一樣•••

  我用力的伸了伸,但是沒成功,慧君嫂嫂堅定的反抗我。

  就這樣,我的舌頭在她嘴裡被她咬了一分鐘,我見她抵死不從,想用一手上去
捏她的乳頭,她持續地抗拒著。

  「放開我•••我是妳的嫂嫂•••是妳大哥的女人•••」

  過了一會,我突然感到下體一陣劇烈疼痛,我忍不住叫了出來,「啊•••痛
死我了•••」

  嫂嫂一腳踢向我的下體,原本充血的下體給她這一擊瞬間萎縮,我抱頭﹝龜頭
﹞蹲在地上,一手還拉著她不放。

  「下流•••賤男人•••」,嫂嫂看我蹲在地上,非但沒有同情,反而對我
一陣怒罵。

  「啪•••啪•••」嫂嫂兩巴掌朝我臉上打。

  她掙脫了我,她離我一公尺惡狠狠的看著我,我則無奈地起身坐在床邊,那兩
巴掌似乎打醒了我,我向嫂嫂道歉,不過嫂嫂似乎不領情。

  她走向門邊又折返到了我的面前,「啪•••」

  一個耳光再度打在我臉上。

  接著她吐了一口口水在我身上。

  「呸•••這是你的口水,還給你•••噁心•••」

  當晚,我的慾火全消了,心裡襲來陣陣擔心、害怕,我該如何面對嫂嫂呢?


====================================
四月25日 天氣 晴
====================================

  經過昨天晚上那麼胡鬧以後,我老覺得和嫂嫂之間的氣氛降到了冰點,不時還
擔心嫂嫂有沒有對人洩漏我昨晚的獸行。

  晚餐時間,看著父母依舊熱絡地和我們聊天,我猜想嫂嫂應該沒有人別人說才
對。

  吃飯時,我的眼角餘光不經意間碰觸到嫂嫂,看得出來她心事重重,就算父親
講著笑話,母親笑得樂不可支,而嫂嫂總維持著似笑非笑的神情。

  我在一旁看著就愈覺得她是美豔動人的尤物,心中不禁想著:「嫂嫂遠比眼前
的美食還令人食指大動,大流口水啊。」

  飯後,我鼓起勇氣敲了敲慧君嫂嫂的房門,我想再度和她道歉。

  進門以後,我低頭嘀咕著:「嫂嫂•••昨天的事•••對不起•••我太衝
動了•••」

  嫂嫂坐在一旁臉色沉重地聽我解釋。

  我:「我是真心喜歡嫂嫂的•••可是•••可是我只是妳的小叔•••沒辦
法對妳明講我的愛意,所以才犯下這種錯誤!」

  嫂嫂依舊臉色鐵青,她沉默不語,繼續聽著我說。

  「對不起•••嫂嫂•••長久以來我不交女朋友•••就是因為找不到像嫂
嫂那麼好的女人•••」

  「嫂嫂,妳可知道,每天,我總惦記著妳,不管做任何事•••我想到的總是
妳的身影•••」

  此時的嫂嫂眼裡含著淚,她說:「我知道,我知道你很喜歡我,可是我們之間
不可能,我永遠是妳的大嫂。」

  我:「嗯,我明白,嫂嫂,對不起,昨晚太衝動了•••」

  當時的我只希望嫂嫂隱瞞我想強暴她的意圖,至於,還可不可以像從前那樣和
她互動都不重要了,我只求她原諒我,可沒想到,嫂嫂接下來說的話,不但原諒了
我,還讓我有更進一步的機會。

  她關心地詢問我:「昨晚,打疼你了?」

  我搖搖頭對她說:「沒關係•••沒關係•••是我的不對•••」

  嫂嫂笑了笑對我招招手,她要我坐到她的身邊,然後她低頭含蓄地說著。

  「老實說,昨晚我想了一夜,畢竟,大家都是年輕人,也都有需要,只是,你
想強暴我就是你的不對!」

  我:「嗯•••我明白•••」

  「我昨晚被嚇到了,才有那麼激動的反應!」

  嫂嫂轉頭看著我,她那迷人的雙眼好似會勾魂般盯著我看,可是我卻不敢直視
她,看見她我就會想起自己昨晚的獸行,十分對不起嫂嫂。

  「沒•••沒關係•••都是我的錯•••]

  我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聽著慧君嫂嫂的教導。

  「昨晚,踢中你下體•••沒•••沒事吧•••]

  嫂嫂昨晚用盡吃奶的力量狠踹了我小老弟一下。

  當下使我痛不欲生,可功能應該都還正常,我尷尬地回答:「沒•••沒事•
••」

  嫂嫂竊笑了一下,「嘻,那今晚還可以用嗎?還想用嗎?」

  聽見嫂嫂這麼說,我卻一點動力都沒有,我回答到:「嫂嫂,別開我玩笑了•
••我不敢了•••」

  可沒想到嫂嫂相當認真地對我說:「今天,給你一次•••」

  我聽見以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什麼?」

  嫂嫂一抹微笑走到了床邊背對著我,她撥弄了自己的頭髮,她說:「不要的話
,就快回你房間吧!」

  天哪,我該不會在作夢吧,昨天強烈抗拒的嫂嫂,過了一個晚上竟主動勾引著
我,身為男人,碰到如此美女,人家都叫你上了,哪有不上的道理?

  我快步走到了嫂嫂身後,一把抱住她,我親吻著她,撫摸著她美麗的身體,脫
了她的衣服,也脫了我的短褲,堅挺的老二竄了出來。

  看來昨晚那一擊,果真沒事,居然我的下體沒事,那今晚就要好好對嫂嫂報仇
了,我要求嫂嫂給我口交,她照做了。

  天啊!老實說,我今年25歲,還是處男呢,就是自己手淫過,還沒這樣爽過


  我的龜頭被嫂嫂整顆含進去了,她用舌頭舔著,吸著,用牙齒輕磨著,口水滋
潤著,還用手按摩著我的卵蛋。

  時而輕摸,時而輕按,時而輕壓,時而輕捏,我快要爆炸了。

  我伸手抓住她的乳房,用大力的揉著,捏著,掐著,蹂躪著,發洩著,此情此
景正是我每次幻想的場景,想不到終於成真了。

  面容姣好的嫂嫂,正在我的跨下套弄著我的老二,她柔軟的舌尖來回刮移在我
的敏感線上。

  「噢•••噢•••好爽噢•••嫂嫂•••噢•••好爽快•••」

  嫂嫂:「今晚便宜你了•••」

  我叫她一口吞下我的雞巴和蛋蛋,她嘴不大,但還是慢慢將我雞巴和蛋蛋吞了
進去,我瞬間感到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我快要爆炸了,我用盡全身力氣雙手抓住了她的頭髮控制她頭的方向,雞巴在
她的嘴裡一陣猛插,大量的精液噴湧射出,射滿了她的小口。

  「啊•••阿坤•••你要射精怎麼不說?」 

  「對不起•••嫂嫂•••我忍不住•••我第一次•••」

  嫂嫂:「第一次?第一次口交?」

  我含蓄地點點頭:「嗯•••第一次口交••••••我還是處男!」

  當嫂嫂聽見我這麼說以後,她噗茲一笑,她懷疑著說:「真•••真的嗎?」

  此時的嫂嫂滿嘴都是我的精液,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我還是個處男。

  不過,在她得知我是處男以後,她似乎變得很興奮,原本都是我一直想征服她
,如今卻變成她對我產生滿滿地好奇。

  她一手拿起衛生紙接著問:「所以說•••我口中的是處男精液?」

  我點點頭默認,而看眼前的嫂嫂竟然伸出舌頭輕輕的舔食嘴邊的精液,她這淫
蕩的舉動是我從來沒想過的。

  「嫂嫂•••妳也常幫哥口交?」,我帶點害怕的心裡問到。

  嫂嫂卻爽朗地說:「你哥很久沒碰我了•••,自從受傷後•••」

  嫂嫂話還沒說完我就聽見門外媽媽喊著:「慧君,阿坤,吃水果喔!」

  我趕緊穿上褲子,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怎麼辦•••怎麼辦•••會不會
被發現?」

  嫂嫂氣定神閒的拿衛生紙擦拭嘴邊的精液,說到:「你來我房間又不會怎樣,
出去就說我們在聊天就好!」

  「對•••對噢•••」

  然後我便趕緊走出慧君嫂嫂的房間,在離開前我不忘了問她:「嫂•••嫂嫂
•••下次可以操妳嗎?」

  嫂嫂沒說話,只是再給了我一個她招牌的微笑。


====================================
四月29日 天氣 晴
====================================

  天氣晴朗的下午,哥哥嫂嫂一如往常,在假日的午後從庭院中聊天、運動。

  而我坐在一旁看著他們的互動,好生羨慕,我多麼希望和嫂嫂互動的人是我,
不是哥哥。

  自從那次嫂嫂幫我口交後,我一直無法忘懷嫂嫂口中的滋味,可這幾天老哥都
在家沒出去應酬,所以我也找不到機會靠近嫂嫂。

  晚上當大哥洗澡的時候,我闖入了嫂嫂的房間,大哥就隔著一扇浴室門在裡頭


  我知道大哥行動不方便,所以洗澡都特別的久,所以才敢這麼做,嫂嫂原本開
心地趴在床上看電視,見我闖進房裡相當地吃驚。

  她瞪大了眼睛詢問我:「阿坤•••你想幹嘛?」

  我揉了揉下體,恬不知恥地對嫂嫂說:「慧君嫂嫂,我忍不住了•••這幾天
•••」

  我話還沒說完,嫂嫂就一臉嚴肅地訓斥我:「出去•••馬上給我離開•••


  我原以為嫂嫂在和我開玩笑,我便走上前去抱住她。

  我:「嫂•••」

  我還來不及講第二句話,嫂嫂接著一巴掌就揮了上來。

  「啪•••」

  「放開我•••」

  她說:「馬上出去•••我不想見到你•••」

  想不到嫂嫂是來真的。

  「好•••好•••好•••我馬上出去•••嫂嫂•••妳別生氣•••」

  那晚我充滿怨恨的拿出嫂嫂的照片,脫下自己的內褲自慰,一股惱的慾火全化
作精液噴灑在嫂嫂的照片上。


====================================
五月2日 天氣 雨
====================================

  慧君嫂嫂:「爸,媽,我去健身房!」

  媽:「下雨天,還是別出門的好!」

  慧君嫂嫂:「沒關係,雨不大,我去去就回來!」
 
  爸:「那叫阿坤送妳去吧!」

  想到前幾天才給嫂嫂打了一巴掌,我有些不悅,但還是硬著頭皮載嫂嫂出門。

  在車上,我沒有多說什麼話,專注著開車,反倒是嫂嫂打破了沉默。

  她說:「在氣我打你?]

  我沒有說話,依舊開著車。

  她說:「走吧,去汽車旅館!」

  我看了她一眼,心想,該不會又在整我吧?

  她見我有些疑惑,繼續說到:「你不是想要嗎?答應我,在家絕對不行,你哥
哥,對我很好,我沒辦法再家和你發生關係!」

  那時,我明白了,我也可以體諒她的苦衷,於是我再度向她道歉,接著將車子
轉進了一家汽車旅館。

  在旅館中,我們激烈的相互擁抱,親吻,我第一次脫光了嫂嫂的衣服。

  那裡的燈光特別的美,照得慧君嫂嫂皮膚雪白發亮,我用我那因極度興奮而發
顫的雙手從她的乳房摸到大腿,從大腿摸到臀部,她已經濕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
女人會濕,我也早已經脹的不行了。

  我學著A片裡的傳統姿勢,嘗試著想要進入,可我稍一用力她就喊痛,我再一
用力,她痛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啊•••阿坤•••輕一點•••」

  嫂嫂一直緊咬著嘴唇,卻壓抑不住的發出痛苦的呻吟,五官早已因疼痛而扭曲
,腦門上滾著成片的冷汗珠。

  「等等•••等等•••你別那麼粗魯•••我帶著你•••」

  接著,我在她的引導下慢慢的進入,我第一次感覺到女人竟然是如此的溫暖,
緊密,濕潤。

  我從沒想像過這麼美好的感覺,慧君嫂嫂的眉頭略略皺起,用可愛的兩隻小虎
牙咬住下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嗯•••嗯•••嗯•••」

  「噢•••噢•••嫂嫂•••噢•••」

  那種刺激得發麻的感覺讓我忘記了所有的道德、倫理,我只想狠操眼前的嫂嫂


  我忙低下頭,用嘴把她的嘴封住,舌頭在她嘴裡探索著,我倆舌頭絞在一起。

  我雖然笨拙,但也可以也很激情,因為她已經發出哼哼的聲音。

  我心想:「天啊!極品啊!」

  我輕輕地在嫂嫂的脖子上輕吻,不時用舌尖舔著她的皮膚,每次舌尖觸到她細
膩的皮膚,她都會輕聲的叫一下。

  我的身子不停地抽動,嫂嫂隨著我的抽插嘴裡發出哼哼的聲音,漸漸地我加快
了速度,她的聲音也大了起來。

  我感覺到了那被緊密包圍的快感,兩、三分鐘後我就洩了。

  嫂嫂溫柔的告訴我這是正常的,年輕的體現。

  我分開她的一雙美腿曲弓著,然後將精液一抖一抖地送進嫂嫂的穴裡。

  接著,拔出變得疲軟的雞巴,一股混雜著濃白精液的半透明液體從嫂嫂的體內
流出,滴在床單上。

  她微笑著拿來毛巾,幫我擦拭渾身的汗水和射出的液體。

  「臭小子•••都不怕我懷孕?」,嫂嫂眼神充滿誘惑地看著我。

  「我就是要嫂嫂替我生孩子•••」,我淫蕩地說著。

  我們躺在床上,聊起了彼此的過去,她說她和哥哥是工作認識的,我從前也聽
哥講過。

  那時,慧君嫂嫂家的經濟出現了困難,哥哥毫不猶豫的出錢幫助他們家,所以
她就嫁給了哥哥。

  當哥哥出車禍後,曾經問她要不要改嫁,但她覺得她欠哥哥太多了,不應該在
他遇上困難時離開他,所以她留下來了。

  而我這兩年也迷戀著嫂嫂,她也知道,她笑著說:「我知道你很喜歡我,可我
沒想到你還是處男呢!」

  「處男我還是第一次遇到,算不算誘姦啊?」,慧君嫂嫂開著我玩笑。

  我也笑了,「當然算啦,你要給我破身費啊。」

  她說沒有,我就和她嬉鬧起來,鬧鬧玩玩了半小時,我又一次的勃起了」

  這次她要我躺下,她兩腳張開跪在床上,然後一腳跨過了我的身上,她扶正我
的老二對準她的洞口。

  我感覺火山已經被壓住了,便深吸了口,倒數3秒後,嫂嫂一下坐了下來。

  「啊•••好舒服啊•••」,我叫了出來,手從兩邊摟住她的屁股和腰,用
力的插著。

  每一下都到花芯,嫂嫂叫聲很大,聽了我很刺激,便瘋狂的配合她抽插起來。

  我用手去拍她的屁股,每拍一下,她便扭動一下身子,我一面用力地搗著花芯


  一面使勁拍著她的雪白屁股,「啪、啪、啪•••」的響,雪白的屁股上,留
下了很多紅紅的掌印。

  我:「嫂嫂•••妳的洞洞這麼美,這麼嫩,哥哥沒操妳太可惜了•••噢•
••噢•••噢•••」

  我們肉體交合的啪啪聲響,充滿了整間房間,嫂嫂每次蹲坐、蹲坐被我抽插一
下之餘,都好像為我報數而浪叫一下,我動腰搖股讓陽具在嫂嫂的陰戶裡四處突刺
,充實的感覺也使我興奮地大聲呻吟:「噢•••嫂嫂•••噢•••」

  可能是感到非常刺激,嫂嫂也顯得很興奮,突然加快了叫床的速度,然後「啊
•••啊•••啊」的叫了幾聲,便低下頭。

  用手支住床不動了,她趴在我的身上,柔軟的胸部就緊緊的貼著我,我知道她
是高潮了。

  隨著她的高潮,我也不客氣地將第二發精液全數灌進她的子宮內。

  我拔出雞巴,把她放倒在床上,爬過去問:「爽快嗎?」

  嫂嫂閉著眼睛,點點頭,卻不說話,只是用一隻手擺擺,示意我不要說話,我
只好躺在她床上休息。

  過了幾分鐘,她長長地呼了一口氣,嘴裡嘟囔著說:「好舒服啊,你好厲害啊
!」

  我笑起來,說:「當然了,才初學者階段就可以讓嫂嫂爽了,以後會更強!」

  她睜開眼睛,瞇著看我,說:「你要怎麼變強?」

  我一臉壞笑:「當然要嫂嫂常常陪我練習•••」

  「才•••不•••要•••呢•••」嫂嫂俏皮的說著。

  我故意搔著她癢,兩人如同情侶一般在床上打情罵俏,那晚,我休息了一會,
又再操了嫂嫂一次。


====================================
六月N日 天氣 N
====================================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每個禮拜約會一次,汽車旅館則成了我們的天堂。

  年輕的我難抑衝動,難免有魯莽的動作,有時會弄疼她,她總是很溫柔的對待
我。

  我迷戀上了嫂嫂的肉體,可更讓我害怕的是,我該不會從此要跟哥哥共用老婆
了?

  我開始感覺幾天沒操她就想她,看著她,我的內心慢慢滋生出異樣的情愫,我
知道,我完全愛上她了。

  我們怕家人知道這一切,這是一段不能放在陽光下的不倫之戀,會招來別人的
恥笑,使我們的家庭分裂。

  但我在一次又一次的交歡後,已經不能自拔,好幾次,我想在家裡操她,一樣
都被她給拒絕了,我明白都是因為哥。

  曾經,她說:「我讓她感覺到自己還是真實的女人!」

  其實,她常常上健身房,是因為,她包養了一個健身教練,自從大哥受傷後,
他們幾乎沒有了性生活,偶爾大哥會拿假陽具塞她。

  可是那畢竟不是真正的性交,所以她出軌了。

  直到和我發生關係後,她才不再和那個健身教練連絡,因為她不想再花錢來滿
足自己的需求,更何況,她這年輕漂亮的身體,爽的根本就是健身教練。

  如今,我的日記不知道寫到了第幾篇,有人想和我分享慧君嫂嫂的嗎?

                  〔完〕



















0.015388011932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