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繼父再三姦淫我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叫月如,芳齡18,有著清純的面孔和一頭飄逸的長髮,加上傲人的三圍34C-23-3
4,完美呈現出女人特有的美麗曲線。跟一般少女沒什麼分別,一樣喜歡逛街、買東西、看
著愛情浪漫小說,幻想成為書裡面的女主角,跟男主角有一段浪漫纏綿的情緣。
我三年前步入青春期,身體開始發育,胸部開始變得堅挺豐滿起來,雙手摸在乳房上感覺圓
圓軟軟地;第一次買胸罩是媽媽陪我去內衣專門店,店員用手測我胸部大小時,雖然同樣是
女人,就是不習慣被人上下撫摸,甚至看見自己的裸體,當我戴上胸罩時,只覺胸部被“束
縛著”,感覺挺不舒服。
當我第一次月經來時,我正在家中溫書,忽然間覺得下體濕濕的,一看之下,褲子染了片紅
,我走入洗手間清潔,媽媽便幫我拿條褲子及衛生棉給我更換。那時我真羨慕如果是男孩子
多方便阿!可以無拘無束自在行動,不像現在坐立均感下體搔癢難耐。
更不喜歡每月“大姨媽”過後,本來舒適的感覺,很快又變得濕熱悶焗,嚴重時還會腹痛令
人難以入睡,有時長達四天之多。隆起的胸部令我行起來好易疲累,每次穿著白色的校服,
因為透光的關係,胸罩總給同校男生色瞇瞇望著,實在很害羞討厭!我只好多加件內衣遮掩
,不讓人色瞇瞇看到。
但當我開始發育成熟又好開心,因自己已經成為成熟的女人,可以跟心愛的人共同建立一個
家庭生兒育女。可能我從小沒了爸爸關係,更加深了我這想法。爸爸在我小時候便往生了,
是媽媽將我獨力扶養長大。
但在兩年前,她結識了一位男人已論及婚嫁,說要搬來一起住,原本我非常反對,反對家中
有個陌生男人闖進來。媽媽哀愁地說著:「媽媽老了身邊總要有男人陪伴,況且月如長大了
會嫁人,只剩媽孤伶伶一個。」於是在媽媽親情勸導下,最後決定讓他搬來一起住。
“強姦”兩字,對於女孩子,別說提起,想也不敢想,有時我見電視新聞那些少女被強姦場
面,便嚇得我立刻轉台,想不到新聞場景報導發生過的悲慘事情,如卻今真實發生在我身上
,成為我往後一生的夢夢魘。
某天,我放學回家,繼父正在家中看報紙,我冷冷叫聲“叔叔”便轉身入房,始終他不是我
的親爸爸,沒想到在我進房的時候,繼父竟突然從後抓住了我,我不知道叔叔到底想做什麼
,繼父更進一步將我推倒到床舖不斷打我的臉,並動手脫掉我粉紅色內褲,那刻我終於明白
繼父想要對我做什麼。
我使勁力氣想推開他,但是繼父壓得我好重,我根本沒法反抗,我大聲叫:「救命放手……
」這時繼父已經脫了我內褲,一團淡黑微捲的陰毛全部呈現在繼父的眼前了,我好驚恐又害
怕緊夾著雙腿,繼父按著我雙手,全身被壓住,我雙腿被繼父用力分開,我只能不斷扭腰,
不讓繼父得呈。
但是雙腿被強力分開在繼父腰旁,繼父掏出已高高翹起的大肉棒對著我的陰穴,用手扶著肉
棒,龜頭對著的陰穴外不停的掃動,我感到有異物已在我陰唇附近游移,我哀求繼父不要這
樣,繼父不理會我繼續動作,將肉棒向前慢慢推進。
「啪」的一聲,繼父用盡全身之力向前一挺,進入未曾開墾的處女聖地,我只感傳來灼痛下
體傳來的一股痛楚,我慘痛叫著:「哎……好痛呀……痛呀……。」只知少女的幻想希望都
沒有了,一瞬間我的生命被人徹底改變……
繼父的肉棒像刀子似插在陰道,我身心都俱痛,繼父對我講:「傻女孩,很快就不痛啦!一
會妳還會很爽呢。」陰道嫩肉夾著肉棒全身發痛抽搐,隨著繼父一次一次抽插,下體不斷發
出了拍拍的聲響。一絲處女鮮血沿著陰戶口流在床上,我想要扭腰掙紮,但是一掙紮,龜頭
更深入裏面,令我更痛更心酸。
我放棄掙紮躺在床上任憑玩弄著,眼角流下了一串淚水,心裡痛恨像“禽獸”般的繼父背著
媽媽這樣對我,“禽獸”撲在我身上解開我校服鈕扣,露出的白色內衣被撩起,上半身剩粉
紅色胸罩遮掩,接著迅速扯開我胸罩。
兩個34C的奶子在繼父眼前晃動著,繼父貪婪地盯著仔細,欣賞我身體每一寸的肌膚,繼
父說:「月如白皙細嫩、晶瑩剔透的雪肌玉膚好美啊!嬌嫩的玉乳、粉紅色的奶頭,真是耀
眼生輝,美不勝收。」便一手把握住我的奶子拚命吸吮,另一隻手用力搓揉另只奶子,慢慢
滑落從腰部到大腿,被繼父上下游走撫摸,我只感全身又濕又癢,無法反抗。
眼睜睜看著自己身體被繼父玩弄,“禽獸”如今正享受姦淫少女的樂趣,肉棒在我的蜜穴裡
進進出出,陰道被插的通紅。玩弄許久,繼父將嫩滑的舌頭伸進我的口中與我纏繞,並且將
抽插的速度變慢,起初我只覺得下體疼痛難耐,想就此死去,希望繼父停止動作。
隨著繼父一次次抽插,我默默垂淚忍受,姦淫一段時間後,陣陣痛楚慢慢消退麻木,反之帶
來一點點酥麻的感覺,我開始感受到肉棒帶來的刺激而不斷的呻吟著,雙目緊閉,小聲發出
:「啊……啊……的叫床聲」我接受了繼父姦淫。兩片陰唇一吞一吐的極力迎合繼父的肉棒
,陰道內的淫水流個不停,繼父動作更是大膽起來,努力幹著我。
我的感覺更加明顯起來,呼吸開始急促好想放聲淫叫,我咬緊嘴巴強忍著,那酸癢的感覺越
來越難受,“禽獸”輕咬一下我的乳頭,繼而全身一震,「呀!」的一聲,一股既舒服又難
受不明感覺浮現,使我透不過氣來,腦中一片空白,“禽獸”不斷玩弄那處性感帶,我受不
了乳頭傳來的快感而淫叫發出「…唔…唔…嗯…嗯…」陣陣低吟,聽在自己耳裏,使我極感
羞恥。
耐何自己受不住繼父姦淫,口中開始發出了呻吟聲,“禽獸”的雙手把我兩腿提起,此時我
所受衝擊變得更大,全身身子崩緊,下身開始痙攣起來,“禽獸”動作忽然加快,全身如觸
電般電流遍全身,我發出「…唔…唔……唔…………啊啊!!」呻吟,不停顫抖起來。
“禽獸”動作卻是變得更加激烈,我只能躺在床上哭著的叫道:「不要呀…快…快……住手
!!」繼父說:「月如的陰穴好溫暖好緊湊哦!」便不停抽插。我再也忍受不了,我顧不得
羞恥用力捉住“禽獸”雙手,「呀呀……呀……呀……呀……」的尖叫著,只希望繼父不要
再動。
在肉棒強烈撞擊下,感到一股熱流突然從陰道深處湧出,我「呀……」聲長叫已到達高潮了
,陰壁抽搐著緊緊吸住繼父的肉棒。在體內的肉棒也傳來陣陣跳動,突然一哆嗦,一道道熾
熱、粘稠的乳白色液體激射而出,重重地貫進我的陰道深處,我驚叫:「快…快點……拔出
去…會生孩子…啊啊…………」
“禽獸”發洩之後無力地倒在我身上,喘息良久後,才依依不捨離開我身子,這是我第一次
性愛,加上是被繼父強姦,我的陰道是又紅又腫,我躺在床上飲泣痛哭。“禽獸”過來拿扔
在床上內褲去抹他的肉棒,接著又拿過來抹我私處,只見粉紅色布料染了鮮紅,還沾黏著乳
白色精液,床單也濕了一大片。
我痛罵一聲:「“禽獸”!」上半身裸體衝進浴室,掀起校裙細看,私處紅腫不已,還有精
液和著一點血絲緩緩沿著大腿流下來,我覺得現在自己好污穢,心痛之餘不斷用水沖洗自己
,精液隨水滑下愈流愈多………我痛哭坐在浴缸內,心想少女寶貴的第一次竟被繼父糟蹋。
如果我跟媽媽說繼父強姦我,她會不會信?但要是報警出庭「繼父姦淫我的醜事就會被報導
出來,將來另一半知道我被人強姦過,會不會嫌棄我?萬一不幸有了小孩該怎麼辦!我不敢
再想想下去。忍氣吞聲吧!這時我鎮靜下來,換過乾淨衣服走出浴室,下體依然痛楚我用護
墊掩護才能勉強坐下,只是我的身體不再純白無暇,心靈的創傷永遠無法復原。
“禽獸”拿著污穢了床單走到我身邊:「傻女孩,不該做都做了,況且女孩子開了苞才會變
得更美豔動人。」。我推開了門進了自己房間,只見床單已被“禽獸”換新的,我呆坐房中
一角,直到媽媽回來我才敢出房。
媽媽回家見我坐時身子怪怪的,又在洗衣機看到內褲有一片血漬,媽媽問我:「發生什麼事
?」我回答:「沒事,月事早幾日來,不小心沾污褲子」,心想被繼父強姦這件事叫我如何
說出口。媽媽只罵了兩句:「那麼不小心呀,有沒有不舒服?」,我不發一語走回我的房間
,因為我不想再看見繼父這“禽獸”,一進房,我就躲入床單裡面哭………
那一個月,我耽心自己經期是否正常來到,幸好沒有懷上“禽獸”的小孩;往後,我確定媽
媽在家我才敢回去,在房間內確定房門確實上鎖關好才安心,只是我變得沉默寡言,害怕接
觸旁人。隔了許久,我以為那次不幸的遭遇已經過去了,就當作一場惡夢,不想再回憶起,
可是不幸卻再一次發生我身上。
某一天晚上,我睡覺的時候,迷濛中感到有人壓在身上,我突然驚醒,看到繼父爬上了我的
床,想不到拿備用鎖匙偷進我房間;我急忙起身,沒想到“禽獸”趁我熟睡時,早已用繩將
我雙手綁在一起,我張開口想向媽媽求救,“禽獸”急忙用布塞進我嘴巴怕我喊叫,接著講
:「月如!妳媽咪睡著了不要吵醒她,別多做無謂的掙扎!!」
講完“禽獸”從背後抱起我慢慢解開我睡袍,準備再次非禮我,“禽獸”胸膛貼著我背部,
雙手搓揉尖挺的白嫩乳房,用舌頭撩開秀髮,緩緩地含住我的耳垂,手向下移動玩弄著我私
處,“禽獸”手指在陰道內不斷翻來攪去挑弄;禽獸”吻著我耳垂邊講:「月如的淫水越流
越多呢?真是個小淫娃啊!」我側過頭默默無言,不願承認自己真實的感覺。
“禽獸”的手指從我陰道裡抽了出來出,只見手指沾滿濕濕黏黏的透明液體,便往我乳頭上
塗抺;看著自己私處流出的淫水,我只覺自己無地自容。“禽獸”把我推倒,再次侵犯我,
我猛搖著頭要求不要,可是轉眼間,“禽獸”的龜頭已經在陰戶外摩擦著。
臀部往前用力一挺,一口氣插進淫水漫流的洞口!強大壓迫下,產生一陣抽搐。我不想看見
“禽獸”的樣子,側過了頭,流淚默默承受“禽獸”凌辱,在一抽一送之間,從痛苦的喘息
慢慢變成了嬌喘,好想放聲淫叫,“禽獸”動作忽然停下來說:「叔叔,今天想和妳玩玩新
花樣?」
“禽獸”一手拉起了我,我坐直了身,他平躺在床上,將肉棒對準我陰道往下一壓,我身子
急速墜下,肉棒重重頂到我的“花心”,被一種飽滿而火熱地充實感填滿著,令我透不過氣
。我用被綁的雙手撐著“禽獸”身子,不讓自己下墜,“禽獸”便抱住我的腰不斷上下擺動
,每一下都像提醒我正被人強姦,玩弄得我生不如死。
我雙手無力軟化,只得撲向前,雙手貼在“禽獸”肩膀身體彎了下來,這姿勢似我把自己的
乳房靠近“禽獸”眼前,“禽獸”像個飢渴的孩子拚命的吸吮,又吸又捏把兩個奶頭弄得像
兩顆大葡萄,我的陰道被瘋狂抽插著。上下被玩弄著我,痛恨自己身為女兒身要受這樣苦楚
,眼淚一滴一滴落下落在床上,“禽獸”看在眼裡,滿是得意。
我強忍著乳尖傳來陣陣麻癢,“禽獸”用牙齒輕輕咬住乳尖,我「唔」一聲悲鳴,身子不受
控制擺動起來,兩腿緊夾肉棒,我再無能力支撐,只得伏在“禽獸”身上喘息,“禽獸”雙
手握住我的臀激烈擺動,龜頭次次撞及“花心”,我開始感受到肉棒帶來的快感而不斷的呻
吟。
我在“禽獸”耳邊發出微弱的哀鳴「…唔…唔…」,“禽獸”把我的身子推起,身子再一次
重重下墜頂著肉棒,一股電流流向全身似,高潮將至,我「噯」一聲嬌吟,不停扭起腰來,
再也不想忍了,子宮裏噴出一股股的陰精,那一刻我如小便一樣失禁起來,全都澆在“禽獸
”的大龜頭上,蜜穴裏嫩肉的鄒褶更像造反似的蠕動著,讓禽獸”的肉棒也跟著顫抖起來。
“禽獸”:「月如……啊……叔叔要射給妳了……啊!!」「噗滋」的一聲一股大量濃稠精
液全射進我的蜜穴裡,高潮後我全身癱軟,腦中一片空白無力,虛脫過去,躺落床上失去了
意識。當我清醒過來,全身只感酸軟無力內心失落,呆呆見自己衣衫不整,已被“禽獸”淫
辱得不似人形,這時“禽獸”嘴裡還唅弄著我乳房品味,回想起剛才被“禽獸”淫辱情形,
我竟忍不住產生高潮,我覺得自己好不知羞恥,我忍不住淚從中來。
“禽獸”拿掉我口中布塊:「傻女孩,又不是第一次,妳不是因為太興奮而產生高潮!」“
禽獸”用布抹我下身,我身子仍極敏感,“禽獸”手指觸及私處,我不禁又是一酸,我抽泣
叫「走呀,我不要見到你呀,走開!」“禽獸”帶著滿足笑容離開我房間,我勉強坐起縮成
一團,眼看床單濕了一大片,大腿間仍流出“禽獸”精液,我失魂落魄坐到天亮,“禽獸”
的精液風乾了,我眼淚也乾了…………
我沖過涼換過校服準備上學,我出門口時媽媽才剛睡醒起來,我心虛地問媽媽:「媽!昨晚
睡覺時有聽到什麼特別的聲音嗎?叔叔有什麼異樣!」媽媽只道:「沒有呀!我睡到剛剛才
醒,妳叔叔不是一直睡在我身旁嗎?沒什麼不一樣呀!」我聽後只道:「是嗎,沒事那就好
,我先去學校啦!」我走出門口,眼淚便不禁潸然流下,心理想著媽媽真的沒察覺嗎?
自從繼父這“禽獸”偷偷入我房強姦我後,繼父這“禽獸”見我不願張揚,便變本加厲,起
初我極力反抗,不願讓“禽獸”得逞,但“禽獸”總很快將我制服,更用一些難堪姿勢,將
我加倍淫虐,而我漸漸想到媽媽沒理由不知道,半夜裡繼父離開睡房那麼久,竟是到我房內
對我侵犯?
我腦中思索著,是不是媽媽任由這“禽獸”對我如此,想到這裏我便死心不再反抗,我沒有
再理會房間有是上鎖,媽媽有沒有在家,反正也沒有分別,因為媽媽已經不能保護我了。繼
父這“禽獸”見我不再反抗,更加任意而為,我像是個女囚只能逆來順受,成為繼父的性奴
隸…………
“禽獸”性侵我的次數愈來愈頻繁,這天“禽獸”又對我毛手毛腳起來,從身後緊緊抱住我
,不斷吻我粉頸,我只想側頸躲避,“禽獸”從後面兩手一伸,握住那對鼓蓬蓬的乳球。因
為前一天“大姨媽”剛來,身體感到極不舒服,我哀求著說:「不要啦…我…今天不太舒服
!」希望他能放過我,“禽獸”完全不理會我的訴求,依然將手伸入內褲內撫摸我私處。
“禽獸”手指伸進我的內褲裡,用姆指與食指夾著我的“花蒂”,我似給蟻子爬上身上咬一
口,全身震了一下,此時陰戶口已是濕淋淋的,淫液如潮水般順流而出。我再次哀求:「叔
叔…不要…真的…不行啦!」“禽獸”並不理會,接著將我身上薄衫、胸罩褪去,再伸手一
拉,身上剩餘的底褲也給脫掉。
“禽獸”嘴巴含著乳頭連同乳暈,深深的吸啜著,雙手游走我每一吋肌膚,“禽獸”說道:
「月如!你的奶子真美啊……下面都已經濕了……真是小騷貨啊!」“禽獸”的動作令我開
始失去理志,但內心實在不願,我盡最後一絲努力祈求:「唔…唔…不要…我…今天…真的
…不舒服…不可以啦……」“禽獸”不理會,把我抱到床上坐下。
“禽獸”站在床邊褪去了褲子,把亢奮硬挺的肉棒亮出來,伸手抓住了我的頭髮,命令說:
「張開嘴!」我無力反抗只能乖乖照做,肉棒慢慢往嘴裡推進,並塞滿我的小嘴,粗大的肉
棒進出濕潤的小嘴一次又一次,每一次衝擊都深入喉管,我發出了痛苦的哽咽聲。
“禽獸”說道:「真是爽呀!月如的嘴巴好熱、好溼潤…」看著我那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
表情,更加快了衝擊的力度,陰囊重重拍擊著我的臉頰。沒多久我注意到了“禽獸”的肉棒
開始顫抖,拼命地向後想要推開,但被重重地按住,猛然間熾熱粘稠的精液突然間洶湧而出
全數噴灑的喉嚨深處,嗆得我眼淚都流了出來,只能拼命地扭動著腦袋。
“禽獸”命令:「喝下去!」我順從了,含著淚水將乳白粘稠的精液吞下,“禽獸”退出肉
棒,深呼了一口氣。本以為一切到此結束,“禽獸”突然把我翻過身去背對趴著,原本軟了
下來的肉棒,已經重振旗鼓蓄勢待發,那巨大的肉棒從後背姿插進了陰道,肉棒在濕潤的陰
道內橫衝直撞起來。
我跟“禽獸”兩片恥相互撞擊毛摩擦,被逼作出不倫交合,“禽獸”抬起我一條腿放在肩膀
上,用力急推使肉棒能夠更深入“花心,我開始發出了淫蕩的呻吟聲:「用……用力……哦
……好爽……快……被你幹死了啊!」“禽獸”聽到這句話更賣力的進行活塞運動,插得又
快、又狠。
一陣巨烈的抽動後,我已失去矜持,只餘下女性生理反應:「啊…………啊哦…………快…
………快要來了…………啊……快啊啊………啊…………」淫亂呻吟,臀部不受控制前後擺
動起來,我興奮的叫一聲:「高…高潮了……呀!」
“禽獸”也大聲的浪叫起來,和我同時達到高潮了,頂在子宮頸軟肉團上的龜頭,精液狂野
噴射入子宮最深處深處。我知道我的身體、內心,已被“禽獸”徹底征服了,激情過後,“
禽獸”如爛泥般趴在我背上呻吟喘氣。
過了一會兒“禽獸”爬起身,丟下我走了出去,此時床上衣衫淩亂不整,我全身滿是“禽獸
”的口水和汗水,私處又被“禽獸”精液弄得濕黏不舒服,喘息良久才勉力坐起了身,“禽
獸”注滿我私處的精液開始倒流出來,我拿過紙巾,想稍稍抹乾下身的汙穢,好去沖身,這
動作對我來說已熟練不忘。
沒想到“禽獸”那時卻仍末離去,站在門外看著我這醜態,全給“禽獸”看在眼裡,我不想
給“禽獸”看見,我手拉過床單遮擋,身軀微弱地發出哀求:「…請你走呀…不要再看了…
」只希望能保留最後一點點女性尊嚴,我內心憤恨著,連罵的氣力也沒有,痛恨自己是受害
者,卻還要向“禽獸”低聲下氣哀求…………



















0.01323795318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