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永遠的約定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看著牆上美芳的照片,相中的你當時隻有十八歲,已是十年前的事了,這
時,琦琦不知何時已我的身邊靜靜地站著,今年,我倆都依然沒有忘記我們三人
每年的約定,琦琦先開口說,「已經十年了,但仿忽仍是昨天的事!」真的,我
也是有著相同的感覺,每次站在這�,總會憶起童年許多許多的往事,許多不想
再想起和提及的往事。

  小時我和家人住在木屋區,一場大火後,便被遷徙到這屋村,惡夢從此開始
,我的爸媽十分嗜賭,家�經常聚集著很多街坊在賭博,小學時我每次放學回家
後,便要躲在那唯一狹小而布滿雜物的房間內做功課和溫習,房外不斷傳來麻雀
聲,臭煙味,粗話,間中爸媽還要我幫那些賭博中的街坊出外買一些煙酒回來,
什至乎晚飯的時候,如爸媽仍有錢的話,便會給我十元八塊著我獨自到樓下買東
西吃,但假若那天他們輸了的話,我隻好取些餅乾和面包等的東西充饑吧,漸漸
,我的性格便變得孤僻和倔強。

  小五那年的某一天,我如常放學後回家,入了家門後,屋內依舊煙霧彌漫,
一大班賭鬼仍舊正在聚賭,我不以爲意,朝著房間入內準備更衣後做功課,我關
上門,脫下身上校服準備更衣之際,一個四十餘歲的中年人突然推開了房門,他
探著頭向我說,「妹頭,你爸爸要你給我下去買……」此際我身上隻穿有一條破
舊的內褲,上身已經赤條條的,那中年人看著我這模樣,眼睛像發了光一樣,我
急忙隨手拿起床上的衣服遮蔽著上身,我怒目地看著這人,中年人蹑手蹑腳地進
入了房間,再小心地關上房門,我雖倔強,但始終年記尚小,不知怎樣應付這情
況,中年人迷迷地打量著我,跟著從褲袋內取出了五十元向我細聲說,「妹頭,
不要作聲,叔叔給你錢買東西吃,但你要給叔叔親親和抱抱,更不能發出聲響,
否則你爸媽會把你打死的!」我有點驚慌,因我相信爸媽知道後真的會那樣做,
而且此際我亦想不到有誰人會幫到我的,中年人像看穿了我的心,他上前把那五
十元塞到我的手處,跟著便坐到床上,並示意我坐在他的大腿上。

  我拿著手上的五十元呆站著,中年人已不耐煩,一手把我拉到坐在他的大腿
上,「乖一點,不要作聲,給叔叔親一親便是!」一張臭煙味的咀瘋狂地吻在我
的面額,跟著扯開我手上掩蓋著身體的衣物,一雙粗糙的手在我身上四處撫摸著
,我的部才剛剛發育,此時卻被這人渣大力地捏壓著,摸了一會,他索性站起來
,把我俯身地按在床上,再把我雙腿拉到床邊去,他一手按著我的背部,使我動
彈不得,跟著把我的內褲一扯而下,當時我不知他想幹什麽,心中隻想著快點放
我走便算,此際中年人遞了一件布料要我咬著,我不知他要做什麽,隻聽到他說
,「叔叔現在幫你探熱,但會有點痛,快咬著這個,不然你會發出聲響,給你爸
媽聽到便不好!」我心中隻想著他可以快點離開,我勉強依從他照著做,此際我
感到他在我身後做著什麽似的,跟著他用雙腿從後把我的雙腿撐開著,我身後正
感到有根火熱而濕漉漉的硬物正在磨著,中年人俯身在我耳邊細聲再重申地說,
「妹頭,探熱會有點痛,但千萬不要作聲,否則你爸媽知道定必會打死你!」定
必會打死你這句說話對我來說真的很具威嚇性,我驚恐得咬緊布料點一點頭,跟
著便是我畢生以來最痛苦的一刻來臨,一陣撕裂的感覺從胯下傳來,陰道像火般
灼熱的疼痛使我痛極得從喉部大叫著,中年人正把他那硬物強行擠進我那小小的
地方,我痛得眼淚即時奪眶而出,中年人忙用手按著我的咀巴,外面的麻雀聲和
人聲掩蓋著我的慘叫,我努力地掙紮著,但中年人把我按得緊著,我隻能擺動著
臀部掙紮,但我倆的力氣相差實在太大,硬物不斷在從我身後進進出出著,每一
下都令我痛楚萬分,我不斷痛極哭叫著,中年人使勁的緊按著我的咀巴,身下仍
不斷把硬物強塞著我,房外仍一片嘈雜,我估外面不會察覺到我被按著咀巴的叫
聲,不知過了多久,一陣顫抖後,中年人猛然把硬物從我身後抽出,跟著隨手拿
著床邊的衛生紙抺著,很快,我聽到他匆匆離開房間的開關門聲後,房間隻剩下
我一個人,我仍依舊赤裸地跪伏在床邊哭著,胯下正劇痛著,我感到很多液體在
我的私處沿著大腿流到地上,我隔著淚水,看著手上仍拿著的五十元,我的貞操
就是這樣被這人渣奪去了。

  房外依舊賭聲四起,我緩緩地呆坐到地上,盯著自己胯下已紅腫不堪的私處
,澀澀的白色液體夾雜著血絲布滿著已紅腫的陰道口和大腿,我拿著紙巾流著淚
地輕輕抺著,跟著慢慢穿回衣服,再把充滿汙穢的紙巾抛出床邊的窗外,生怕給
父母發現,我忍著痛橫臥在床上卷著身子地哭著,漸漸地我便哭睡著了,不知睡
了多久,媽媽拍著房門著我往樓下買東西,我睡眼惺忪地坐起來,眼前雖是我最
親的人,但對我來說是多麽的陌生,她知不知道她女兒剛遭受了什麽事情?她們
就是隻顧著賭,從來沒有給我有溫暖的感覺,想到這�,我沒打算告訴她已發生
的事情,此時我隻用怨恨的目光看著她,她也有點呆了一呆,跟著抛下金錢,著
我快點把東西買回來,我坐了一會,我緩緩地站起來,胯下的疼痛令我行得有點
腳步蹒跚,我一拐一拐地按著牆邊地慢慢行出屋外,此際,我眼中再次流下眼淚


  中四那年,我爸爸病逝,靈堂中,媽媽哭得死去活來,我在靈堂後方看著爸
爸的遺體,親友們上前安慰著我,著我不要太傷心,我冷冷地向他們說,「我看
著他,隻是想肯定他是真的走了我才放心!」親友們聽到我的話,都嚇得鴉雀無
聲,爸爸走後,我的家就再沒有街坊到來聚賭,媽媽終日以酒爲伴,平日便依靠
政府發放的綜援來過活,而我亦不再喜歡在家逗留,隻到晚上睡覺時才回到家中


  雖然我的性格很孤僻和倔強,朋友亦不多,但間中亦聽到左鄰右�暗中稱贊
我愈大長得愈漂亮,在村內有很多人背後稱呼我做冷美人,不錯,我從來對身邊
的人和事都是很冷淡,屋村內的公園和球場常聚集很多不良少年,他們每次見我
經過都會出言調戲或吹吹口哨,但我從來不會理會他們,一天,我放學後,如常
在街上流連,當我經過屋村公園時,幾個平常在公園聚集的飛型青年突然把我攔
著,「我們知你的名字叫碧琪,你是住在那座的二十樓,看你常常獨個兒四處流
連,不約跟我們一道兒玩吧!」帶頭的小混混色迷迷地說,我冷冷地看了他們一
眼,默不作聲地把他們撞開後便繼續向前行,小混混們怒不可竭,他們一手捉緊
我的手臂地說:「臭婊子,在這村內有誰不怕我們,我看要給你一點教訓,才知
我們的厲害!」幾個小混混強行把我拉著,忽然,一個長得很高大的青年大聲地
呼喝著小混混們,小混混看到這青年,嚇得雞飛狗走,青年行到我的跟前說,「
沒事吧,以後看到他們便繞到其他的路走便是!」說著便離開了。

  過了幾天,我途經球場,看到那青年獨個兒坐在球場旁,我緩緩地行到那青
年身旁,青年擡頭看著我,我冷冷地向他說「多謝你上次給我解圍!」青年示意
我坐下,我倆默默地看著球場的人踢球,青年首先開聲說,「我叫偉明,住在那
邊的十八樓,這村真的很混雜,下次如再遇到什麽事情你可直接找我!」漸漸,
我知道偉明原來也是村內出名的小混混,但這些日子,他都待我如朋友般,而其
他的小混混知道我是偉明身邊的人,都不敢再冒犯我,這夜,我和偉明及他幾個
朋友在村內大排擋吃著晚飯,桌上同時亦有幾名一起著,這夜他們也喝了不少酒
,飯後,一大群人便上了偉明的家�,偉明著我也一起到來。

  到了他家,衆人繼續把買來的啤酒暢飲著,我看到他的友人和其他少女正拿
著一些像藥丸的東西往咀�送去,我也知道是什麽的一回事,身旁的偉明也正吞
服著幾顆藥丸,隻見衆人已有點胡言亂語地迷迷糊糊似的,我的內心有點不安,
忽然,其中一個青年把一名少女半扶半拉的進了房內,其他的男男女女則在沙發
及地上亂作一團,我看著偉明也正雙眼呆滯地倚在沙發上,我有點便急,我跨過
地上的男女正朝到洗手間方向,忽然,那半掩著門的房內正發出著一點聲響,我
朝著房內一看,我不禁大驚著,剛才被帶進房內的那少女,此際正下身赤裸著地
被那青年強按在床上抽著,少女像是不很願意似的,但被青年緊按著雙手在頭上
位置,青年像是發現我的窺看,我嚇得急步地跑進洗手間內關上門。

  我坐在馬桶上,心中開始有點慌張,我心意已決,待會出去後便馬上離開便
是,洗過手後,我開了門,眼前廳中的情況令我嚇了一跳,隻見這邊下身赤裸著
的少女正伏在沙發邊,一名青年在少女身後正褪著身下的牛仔褲開始有所動作,
那邊的地上,兩個青年正聯手脫著地上那少女的衣服,少女似是驚惶地掙紮著,
看著他們邊脫著她的衣服,邊在她身上亂摸著,我嚇得正要朝著門口方向步去離
去之際,冷不防我的手已被捉著,隻見偉明把我硬拉到另一邊的房內。

  「偉明,不要,我想我要回家去了!」這時偉明已緊緊的抱著我,雙手已在
我的胸部亂摸著,我大驚地推開他,但他強拉著我並我面額上吻著,我嘗試掙開
他,這時偉明很兇惡地說,「這些日子,村內所有人都知你是我的人,如不是我
,你早已給那些小混混拖到一旁輪奸了,現在你隻是給我一個人幹,已經算是走
運了!」我知這次我是送羊入虎口了,偉明一面恐嚇著我,一面推到我在床上,
這時他正粗暴地把我的衣服強脫著,「不要,救命,不要這樣!」我拼命地揪著
衣褲,偉明把手伸到我衣內扯著我的胸罩,胸罩帶已被扯斷,偉明很輕易地在我
的乳房亂搓著,牛仔褲鈕已被解脫,褲鏈亦已褪了下來,內褲亦正暴露著,偉明
這時已更顯得瘋狂,床上正一片混亂,我拼命扯著牛仔褲頭,偉明已發瘋地和我
在床上互扯著,這時,門外沖了另一個青年人進來,隻見他把我雙手捉著並緊按
在頭上位置,偉明這時很易便在扯下的的牛仔褲和內褲,二人再合力地把我的上
衣和胸罩脫下,此際我已身無寸褛了,我雙手被他們緊捉著,我唯有不斷亂撐著
雙腿地掙紮地反抗,這時青年正箍著我的頸地緊制著我的上身,偉明正把身上衣
服逐件脫下,跟著爬到床上來,隻見他已捉著我亂撐著的雙腿,下身已擠到我的
胯下,硬物正滿布青筋地向準著我。

  偉明握著硬物正掃著我的陰道,我咬著牙關地拼命扭動著腰肢,身後的青年
把我箍得透不過氣來,一下挺前動作,硬物已闖進我的體內,小五時的痛楚再度
湧現到我的胯下,我發出痛苦的叫聲,我流著淚地忍受著這痛苦,胸前和各處正
被四張手不斷撫摸著,身後的青年說,「明哥,一會兒我也想嘗嘗這漂亮妞兒!
」隻見偉明點一點頭,我聽到後大驚,他們居然要輪奸我,我又再次猛烈掙紮著
,青年見狀,立時把我箍得更緊,我開始求饒,「不要,請不要這樣,嗚 ……
」偉明正擡起並壓著我雙大腿地抽插著我,我清楚看著偉明的巨物在我陰道內進
出的情況,濕漉陰莖夾雜著白色的湖狀液體狠狠地插到我的深處,偉明示意青年
放手,隻見他把身子壓上來並緊抱著我,一張臭咀不斷吻著我的面額,我拼命搖
著頭地閃避,此際,身下體內正感到一陣暖流湧現著,偉明正把精液射進我體內
,抽插的動作開始緩慢,偉明拔出了陰莖,正把我放開之際,已光著身子的青年
已急不及待爬到我身上,隻見他已硬得發漲的陰莖很快便插進我的陰道,我已無
力再掙紮,隻好默默地再次承受著另一個人的奸辱。

  禽獸們已離開了我的身體,我看著他倆走出了房後,我急忙找回四散的衣服
穿上,我在房門邊偷偷看著廳外的狀況,隻見衆人像衣衫不整地布滿廳中每一角
落,偉明和剛才那青年像癱瘓著般躺在沙發上,我坐在房門邊待了一會,這時,
有二名少女正和我一樣,面帶著驚恐地蹑手蹑腳般行到門去,少女們看到我,跟
著示意我一起離開,隻見其中一名少女握著門鎖,一個意會,少女打開門後,我
們便一起沖出屋外,跟著便像發狂般直奔到樓下,再向前不斷地跑,直到我們認
爲是安全的地方才停下來。

  我們三人正氣呼呼地坐在地上,但仍不時看著四周,生怕不知會否被他們追
趕到來,應該安全了,我們像是松了一口氣似的,此時,三人同時落淚,二人的
名字是琦琦和美芳,也是住在同一屋村的,和我一樣,也是在破碎家庭中長大,
琦琦剛和那小混混剛在昨天才相識,而美芳則隻是另一小混混的普通朋友,但我
們卻在同一天一起遭遇到這不幸的經曆,美芳最可憐,剛才還是她的第一次,而
且還是被兩人緊按在地上進行,美芳說著剛才的事,已激動得有點情緒失控地狂
哭著,我和琦琦連忙安慰著她,但想到自己何嘗不是也遭二人輪流侵犯,想到這
�,我也哭成淚人似的,三人開始商討著,始終我們是在這村居住,每天仍要在
這�出入,難免再度碰上他們,到時真的不知怎辦,這時,我們立下主意,決定
報警,把這班人渣繩之以法。

  很快,警察依著我們所提供的資料,把偉明一衆人等拘捕後,不久到了上庭
當日,衆人各被判著不同的刑期監禁,我們三人步出法庭後,知道判決結果後總
算松了一口氣,這天風和日麗,陽光普照,想著這些日子以來,我們每天都過著
誠惶誠恐的日子,今天,終於等到事件的完結,我們牽著手,琦琦說,「今天總
算是我們三人的大日子!」美芳認同地說,「是呀,這天對我們來說真是值得紀
念!」我說,「那麽,我們就把今天定爲我們三人的重生日,以後每年我們三人
都要在這日一起慶祝度過吧!」琦琦和美芳也點頭同意。

  這天之後,我們三人便情同姊妹,我們都會一起分享著各人的快樂與憂愁,
已經兩年了,因無心向學的關系,我們便離開了校園出外做事了,我進了區外一
間發型屋內工作,我的職責是爲客人洗頭的,同時,我也在此結識了我的發型師
男友呀俊,闆很好人,說因我的漂亮而令到發型屋的生意額增加,所以很快也給
我增加了工資,更著我有機會可學習剪頭發的技巧,將來也能成爲一個發型師吧


  這夜,已到了關門的時候,各人相繼下班離去,隻剩下我和呀俊正在四處執
拾著,呀俊把門外的鐵閘拉下後,便朝到我的方向步來,我迎上前擁著他,兩咀
四唇正深深地印著,呀俊的手已在我胸前撫摸著,並開始解開著我的衣鈕,我也
自顧地解著牛仔褲地脫著,跟著再爲呀俊除去身上的障礙,我躺在爲客人洗頭的
椅上,呀俊和我在椅上擁吻著,呀俊開始吸啜著我的乳頭,我搔得扭動著腰肢,
呀俊一手探到我胯下的縫隙撩撥著,我張開雙腿架在兩旁的椅上,「呀……呀…
…」舒服死了,穴水已開始泛濫著,呀俊身下也硬得如箭在弦,隻見他作好架勢
,對準目標,跟著腰肢一挺,天地立時融爲一體,我享受著呀俊每一下的抽動,
體內的兩壁不斷地被進出的硬物磨擦著,那填得滿滿的感覺充斥著身下體內,我
不自覺地呻吟著,呀俊的動作開始加快,我倆的呼吸亦同時急速起來,這時,我
倆居然同時一起到達,我張著口地叫著,體內的抽搐夾雜著暖流的感覺,我倆緊
緊地相擁地喘著氣,跟著靜靜地擁抱著。

  這時,呀俊跳了下去,跟著很快又匆匆跑了回來,隻見呀俊拿著理發用的較
剪,正細意地爲我胯下的恥毛修剪著,我看著他專注的眼神,心中不禁對他欣賞
,但想到他正在我那地方修剪,我又忍不住笑了出來,修剪完畢,呀俊便拿著鏡
子給我欣賞他的傑作,我和呀俊清理過後,便一同攜著手地往外晚飯去了。

  另一邊,琦琦仍在工作的車房內辦公室待著,她正等待著年青的修車師傅鴻
哥回來,這時,隻見一架房車到來並緩緩地駛入車房內,車上走出了一名身裁健
碩的男子,男子邊拉下鐵閘邊說,「琦琦,不好意思,累你要等待著我,如不是
客人的車輛臨時有事,也不需要你在此看守著等待!」琦琦看著該男子說,「鴻
哥,不要緊,反正下班後也沒事可做,就在這�上上網打發一下時間也好吧!」
隻見鴻哥爬進房車的底部作檢查,一會兒,琦琦正從辦公室出來準備離去,「鴻
哥,如沒特別的事,我……要走了!」隻見琦琦好像依依不舍似的,「哦,那麽
明天再見吧!」鴻哥正在車底回應著,琦琦正要離去之際,鴻哥在車底大叫著,
「琦琦,對不起,剛巧這電筒沒電,可否幫忙把另一支電筒拿來給我!」琦琦四
處找著,有了,她把電筒拿到車旁,鴻哥在車底把頭探出取電筒之際,鴻哥好像
呆了一呆,跟著取了電筒後便很快地爬回到車底內,琦琦這時醒覺是什麽一回事
了,今天,琦琦穿了一條花布的短裙,而裙內隻穿有一條黑色的丁字內褲,琦琦
知道鴻哥剛才應是窺看到她的內�,想到這�,琦琦羞得滿面泛起著紅霞。

  琦琦正要離去之際,隻見她站在大閘前像想著什麽似的,跟著回頭向著房車
方向羞澀地說,「鴻哥……你肚不肚餓,不約……我……買些吃的回來!」鴻哥
沒有回應,琦琦有點失望,隻見她正要開著鐵閘離開之際,鴻哥在車底探著頭出
來說,「琦琦……那麽……隨便買些吃的便可!」琦琦笑著猛然點頭,跟著便急
促地離去,食物買回來了,鴻哥已洗掉身上各處的油漬和換回清潔的衣服,二人
正並肩地坐在辦公室內吃著食物,琦琦有點拘謹,隻見她隻自顧地吃著,鴻哥亦
和平常開口若河的的性格有點不同,也是靜靜地吃著,吃完了,隻見二人同時站
起來執拾著桌面,剛巧二人的手同時互相疊著地拿著同一盛飯的空盒,此際二人
互相對望著,琦琦羞得低下頭來,此時二人的呼吸開始顯得低沈和急促,忽然,
鴻哥捉著琦琦的手,跟著在琦琦的咀上輕吻了一下,心意已表明,琦琦也不掩飾
內心的慕,隻見她也迎上鴻哥,兩人正緊緊地互相擁抱著。

  車房內有一小閣樓,閣樓上有一張單人的小摺床,二人沿著鐵樓梯上到閣樓
處,琦琦伏在身裁健碩的鴻哥懷中,咀上流露著甜絲絲的笑容,二人坐在摺床上
,開始相擁地吻著,鴻哥慢慢地把顫抖著的手伸到琦琦的胸前撫摸著,琦琦被觸
碰著時也緊張得內心仆仆地跳,慢慢地,二人已漸入佳境,開始躺在摺床上互相
在對方身上遊走著,鴻哥開始脫下衣服,胸前結實的胸肌襯托著那完美腹肌的線
條,令人有種混身是勁的感覺,牛仔褲和內褲亦脫下後,那硬物和他的身型簡直
是成正比,鴻哥也爲琦琦脫下身上的障礙,隻差這條丁字內褲,鴻哥正緊張得慢
慢地扯下這最後防線,稚的縫隙已一灠無遺,眼前的琦琦雖是每天朝夕相對,此
際卻正肉帛相見地互相對望中,隻見二人已急不及待地互相擁吻著,身體各處正
緊貼地互相磨擦,硬物在琦琦胯下四周碰撞,間中亦會在縫隙門上輕輕碰著,琦
琦也被硬物掃得開始按捺不住,隻見小穴的河水正不斷泛濫著,鴻哥亦已等得急
不及待,硬物開始朝著穴口進發,琦琦擁著鴻哥準備迎接這刻的來臨,兩片肉唇
已被擠得瓣開著,兇惡的頂部正逐漸探入洞穴內,硬物體積雖然龐大,但兩壁已
被河水滋潤得濕滑無比,繼續前進應不成問題,終於,隨著慢慢的深入,整條肉
道已緊緊的包裹著這根龐然大物了。

  雖然如此,琦琦仍被這漲得滿滿的感覺弄得有點吃不消,隻見她緊皺著眉,
隨著鴻哥慢慢的抽動,琦琦喉部也不自覺地發出微微的呻吟聲響,鴻哥一手撫摸
著琦琦的胸部,手指正撩弄著峰頂上的蓓蕾,另一手則按著床邊,下身正有節奏
地抽插著,結實的背肌,隨著抽插動作而跳動著的股肌,就仿似地盤內的打樁機
一樣,相對鴻哥的龐然大物,琦琦的洞口便顯得比較狹窄,很快,隨著洞內的壓
迫感,鴻哥已開始充滿射意,隻見大量的精液就如萬馬奔騰般射進琦琦的體內,
洞內狹小的空間一時未能裝載這大量的精液而從莖邊流著出來,機器停了,隻見
二人正喘著氣,但仍舍不得離開對方的身體似的地相擁著。

  同一晚上,美芳正和剛相識不久的男友呀權在月色下把臂同遊著,緣在美芳
一次遺失手提電話後,剛巧被呀權拾獲,經相約出來交還時,看到眼前的美芳長
得一臉般的模樣,往後日子便對美芳展開猛烈的追求,美芳經不起對方的苦苦癡
纏,便勉爲其難地接受了對方,呀權有點急色,第二次約會已在美芳身上上下其
手,美芳有點煩惱,但又不忍剛開始拍拖便分手,所以唯有抱著緊守最後防線的
態度去繼續吧,呀權一邊牽著美芳的手行著,一邊不斷用手擦著美芳的大腿邊,
每到公園之處便嚷著要進入公園之內,目的顯而易見,美芳極不願意,但仍被呀
權硬拉到公園的陰暗角去,隻見呀權一面急色地擁吻著美芳面額,雙手不斷搓揉
著她的胸部,繼而把手伸到短裙內弄著美芳的私處,美芳被弄得有點痛楚,隻見
她一面煩厭地推著呀權,「不要這樣,你弄得我很痛,再這樣我便馬上回家吧!
」呀權聽到後,隻見他略爲收歛,但很快又再故態複萌,呀權擁吻著美芳,雙手
不斷在她臀部搓揉著,這時,呀權已拉起美芳的身後的短裙,跟著出奇不意地把
她的內褲拉下到大腿位置,美芳大驚,正要推開呀權之際,呀權已像失去常性般
把美芳按在草地上。

  美芳罵著呀權,呀權粗暴地把美芳已褪到膝蓋的內褲扯下丟到一旁,跟著一
邊按著美芳,一邊解著自己的長褲,長褲已褪到膝下,硬物亦兇巴巴地挺立著,
美芳不斷掙紮並大聲地叫喚著,呀權恐防事敗,隻見他緊箍著美芳的頸項並掩著
美芳的咀巴,下身亦同時擠壓到美芳橫臥的身下,硬物正朝著未經濕潤的縫穴前
硬闖著,美芳痛極大叫,雙腿瘋狂地亂撐著,呀權的手更使勁地掩著她的咀,硬
物不斷強擠著穴洞內,幾經辛苦,終於整根沒入美芳體內,美芳極力地推著呀權
地掙紮,呀權則繼續緊箍著美芳地開始猛烈抽插著,想是已豁了出去,大不了分
手收場,「呼,呼,乖乖的跟我到時鍾酒店,就不用這樣辛苦,呼,就總是要硬
來才滿意似的,你說,那個拍拖的不上床,現在還不是要和我幹著,呼,呼……
」身下的美芳已逐漸停止掙紮,呀權邊幹著美芳,邊目露兇光地自言自語地說著
,硬物仍在美芳的下體內進出著,「呼……呼……唔……唔……」射精了,隻見
呀權放開箍著美芳頸項的手,再伏在正橫臥著身軀的她上喘著氣,頓了一會,呀
權把頭靠到美芳的面額上吻著,忽然,呀權察覺有點不對勁,怎麽美芳雙眼微微
地睜著,身軀卻沒有任何動靜似的,呀權戰戰兢兢地輕推著美芳,果真是的沒有
反應,跟著再把顫抖著的手指探著美芳的鼻子,鼻子已沒有氣息,呀權大驚地退
過一旁,「怎麽辦,怎麽辦,不要嚇我,我不是有意的!」呀權已嚇得正魂飛魄
散,他想也想不到會因此弄出人命,很快,腦中已閃出一個念頭,逃!隻見呀權
跌著地穿回褲子,跟著手忙腳亂地隨意執拾著一些樹枝和葉子亂抛到美芳的身上
,繼而邊跑邊跌地逃離現場。

  明天便是我們三人的重生日,剛巧亦是周日,這日子亦隻有我們三人才知道
當中的意義,對身邊的人我們絕對會三緘其口,始終是一段不快的過去回憶!我
和呀俊晚飯後,呀俊把我送回家中去,我正更換著衣服之際,突然,怎麽感到心
緒不甯似的,這時電話響起,是琦琦打來,「碧琪,明天下午我們不約到那新開
的餐廳慶祝吧,我剛緻電美芬並告知了她,但不知怎的,她的聲線好像有點怪怪
,而她身處的地方亦好像很靜似的,但又不知應怎形容,不理了,一切留待明天
再說吧!」琦琦挂線後,我的心仍跳得很厲害,這夜,我在床上整夜蹍轉反側也
無法入睡。

  第二天,我和琦琦已到了約定的地點等待著,等了一會,我緻電著美芳,電
話不通,我和琦琦繼續站著地閑聊,我們站的位置剛好是一大型電器連鎖店,店
外的玻璃櫥窗正放置了多部大電視,等了一會,我再緻電美芳,這時,身後的琦
琦一隻顫抖著的手正按著我的肩膀,我回頭看著她,隻見她正掩著咀地痛哭著,
跟著她手指向著電視一指,電視正播放著新聞,隻見美芳的照片正在電視一角出
現著,新聞正講述著一宗公園內屍體發現的案件,死者正是美芳。

  我和琦琦馬上趕到警局了解整件事件的經過,警方向我們取了有關美芳和她
身邊的人資料後,很快,根據美芳身上遺下的精液樣本和我們所提供的資料,美
芳的男友便被警方拘捕了。

  我和琦琦無言地站在美芳的照片前,今天,我和琦琦都已各自成家立室,琦
琦更已是兩子之母了,但我知道,我們三姊妹的感情至今仍是和當初一樣,此際
,我想起了當年我們所說的話,「我們就把今天定爲我們三人的重生日,以後每
年我們三人都要在這日一起慶祝度過吧!」



















0.012820005416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