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悲劇的誕生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十七歲的時候,我就生下了兒子仔仔,那是我和男友一夜狂歡之後的結晶,但不幸的是,仔仔的父親卻從此不告而別,我的前夫,是我的高中同學,他曾在學生時代偷偷的暗戀我,在一次同學聚會上,我們再次重逢,他在得悉我的遭遇後,十分的同情我,這讓我非常感動,他並且向我求婚,我連考慮都沒有就嫁給了他。

  婚後,我們確實過了一段很美滿的婚姻生活,但由於一直無法產生兩個人的結晶,他開始對仔仔的存在感到有些反感,甚至越來越強烈,在不得以的情況下,我們終究還是離婚了。

  那時仔仔才五歲,而我卻還是一個連謀生能力也沒有的女人,我只好將仔仔寄養在哥哥的家中,自己則考上了空姐,隨著飛機飛往世界各地........

  在這期間,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很少和他們聯絡,哥哥和嫂嫂也一直把仔仔當成了親生兒子一樣看待,我也就放心了,我甚至打算將仔仔交給哥哥當成養子,但人算不如天算,哥哥因為生意失敗,欠了一大筆債務,在自身難保的情況下,再也無力撫養仔仔,於是要求我將仔仔帶回家,我這才辭去空姐的工作,回到台灣定居。

  整整七年沒見過自己的親生兒子,想不到仔仔已經上國一了,高大的個頭、清秀的臉龐,活脫脫像他父親的翻版。

  面對我這從小棄他而遠去的母親,仔仔顯得十分陌生而害羞,我租下了一棟公寓,從此開始重新建立我們的母子關係。

  我們母子重逢剛開始的幾個月,仔仔視我如陌生人,放學回家後,就一個人鎖在房裡,一直到晚飯的時間才肯出來,我也曾試著與他溝通,但情況並沒有好轉,這終究是我所造成的錯,我又怎能歸咎於兒子身上呢?就這樣,我們母子間似有若無的關係一直維持了半年多。

  直到那年的母親節,當我下班回到家中,意外的在床頭髮現了一份禮物,一張卡片和一束康乃馨,這份突如其來的禮物是我和兒子突破冷漠關係的轉捩點,因為卡片中,仔仔透露了這半年來的心情和想法。

  原以為他是在怪我沒盡到母親的責任而生我的氣,誰知道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都是我多心了,否則我們的母子關係早在半年前就可以化解了。

  卡片中寫著;『媽媽,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對妳的想法,因為對我而言,妳一直是個和我最親的陌生人,當我知道我的母親原來只是我的舅媽的時候,心中的震撼有多大!一時之間我當然無法接受,但是當我見到妳的時候,一股莫名的感覺告訴我,妳才是我真正的母親。我不知道該如何叫一個陌生女人為『媽媽』,於是我心中好矛盾,只有將心中的真正感受隱藏起來,每天躲著妳,但我要告訴妳,媽媽,我愛妳!』

  就這樣,一切的心結化解了,從此以後,我的兒子仔仔才算真正回到我的身邊。

  日子過得很快,兩年過去,仔仔已經是個小大人了,十六歲的他長得高頭大馬,讓我感到十分欣慰,這兩年多以來,仔仔一直是我心中最大的支柱,眼見我們母子幸福的日子即將到來,卻在一次突如其來的意外,讓我們的關係又開始起了變化。

  清晨八點鐘,當仔仔上課之後,我照例拿著掃具,將全家打掃一遍。

  仔仔從小就愛乾淨,他的房間,永遠是家中最整齊的一塊淨土,我坐在仔仔的床上,環顧著四周,一塵不染的房間,讓我毫無使力之地。偶然間瞥見床頭的一張相片,那是我們母子倆在去年到南部旅遊時所留下的倩影,仔仔一直稱讚我在相裡明豔動人,雖然他都已是個十六歲的大男孩了,還堅持將母子的合照放在床頭,這不由得讓我大為感動。

  翻開桌上的相本,除了仔仔本人之外,全都是我的相片,厚厚的一本相本竟然找不到任何一個與他同年紀的女孩,我也曾為了此事詢問過仔仔,而仔仔也只是帶著一貫調皮的語氣告訴我說:「在我心目中,沒有一個女人比得上媽媽,媽媽是最美麗、最溫柔的女神。」

  我一邊看著相本裡仔仔俊俏的模樣,一邊想起仔仔曾稱讚過自己的話語,嘴角不覺流漏出會心的微笑。我愛仔仔,遠勝於一切,這不但是因為仔仔是自己的骨肉,更因為仔仔的善解人意,總讓我感覺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母親,而仔仔是我這輩子最精心的傑作,而仔仔也似乎非常明白母親的用心,從來就沒讓我失望過,就因為如此,我可以為仔仔犧牲一切,做任何的事。

  下午,天氣變得炎熱異常,不幸的是,家中唯一的一台冷氣又在日前壞了,住在頂樓的我耐不住高溫決定到浴室淋個冷水浴。

  果然,冰涼的水讓我全身舒暢,原本只是想泡泡浴缸稍微休息一下就起身的我竟然在浴缸裡睡著了。

  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從門口直奔浴室,開門的聲響驚醒了睡夢中的我,我才睜開眼睛一看,只見到仔仔赤裸著上身體站在自己面前。稍一回神,我發覺自己也赤身露體的躺在浴缸當中,更糟糕的事,我連換洗的內衣褲都沒拿進浴室,只能用手遮住下體和胸部。

  「對....對不起!媽媽....外頭天氣太熱了,我趕忙回家淋個浴,不知道妳…….」

  「不,是我不好!不知不覺中竟在浴缸睡著了。」

  我們母子倆四目交投,尷尬地對望著,偶爾瞥見對方赤裸裸的身體,儘管兩人再親密不過,也畢竟都是成年人了,面對一具成熟的裸體,就算是親如母子,也不由得讓我們兩人臉紅心跳。

  仔仔正想退出浴室,我卻叫住了他。

  「幫個忙,到我房裡拿幾件內衣褲給媽媽穿....」

  仔仔這才知道母親連衣服都沒準備好。到房裡打開我的衣櫃,五顏六色的內褲和胸罩整整齊齊的排列在眼前,竟不知該拿那一件,閉起眼隨手抓了件內褲和胸罩就往浴室跑。

  從門縫裡將內衣褲遞給了我,我說了聲謝謝便又關了上門。

  「媽,妳還好嗎?怎麼還不出來呀?」

  浴室裡的我坐在浴缸邊,手裡拿著仔仔剛送進來的內衣褲,卻遲遲不穿上,原來仔仔在慌忙之中,竟隨手撿了件過去我曾經和男友在閨房中調情用的小褻褲,粉紅色的薄紗、性感的蕾絲花邊,小得幾乎遮不住任何東西,我又怎麼能穿著它大搖大擺的走出浴室、走在自己兒子面前?但又不能一輩子呆在浴室裡,這讓我進退兩難、不之所以。

  聽見仔仔在門外呼喊,如果再不出去,恐怕他會以為我出了什麼意外而衝進來,唯今之計,也只能故做鎮定的走出去。

  門開了,我若無其事的穿著那件性感的粉紅薄紗小內褲走了出來,頭也不回的直往房間裡衝,不知道這一幕情景看在自己兒子眼裡會是什麼感覺。

  是的,母親一身性感的從浴室裡走了出來,真的震驚了門外的仔仔,他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母親那性感的模樣,再加上一身曼妙的身材,宛如正在欣賞一齣春宮劇一般。

  【後來這件事仔仔對我透露,我回房後他便走進浴室,望著浴缸裡那一池浸泡了母親胴體一整個下午的瓊漿,突然起了一個邪惡的念頭;他跳進了浴缸中,用這池剛浸泡過母親每一吋肌膚的液體浸滿全身,他渴望從裡面嗅到一絲母親身體的殘香,這每一滴水,都曾經這麼親密的流過她的臉頰、她的乳房、和她的下體,他要藉著這池水,與母親的身體做最緊密接觸。

  最後,他在浴缸裡自慰,並且在那池曾與我有過親密接觸的水中射精….....】

  回想起剛才這令人難堪的一幕,真教我羞得無地自容,這讓我在孩子面前怎麼還抬得起頭來?但我寧神一想,自己是仔仔的母親,仔仔的身體,不也是我賦予的血肉嗎?我又何以會為了看見他的私處而感到臉紅?再說,自己又何必為了讓兒子看見自己身穿性感的內衣褲而感到羞恥呢?

  一想到這兒,我不禁對鏡中的自己笑了笑,看看自己婀娜的身材,一點也不像是個十六歲男孩的母親,應該感到臉紅的,是仔仔而不是自己才對。

  在晚餐的餐桌上,我們母子倆盡量避開彼此的目光,只是一味的低頭猛吃,兩個人就像犯了錯的小孩,任何一個目光都能讓我們的糗事無所遁形。

  日子雖然一天一天的過去,但那天下午陰差陽錯所發生的意外,卻沒有因此而被淡忘,相反的,它像病毒般悄悄的在我們母子倆的身體裡漫延開來。

  一切似乎又歸於平靜,我仍舊在仔仔出門後,將家裡打掃,同樣的事情,我已做了兩年多了,熟悉的程度,甚至閉著眼睛都能完成。但今天有些不同,因為我無意間在仔仔的枕頭下發現了一件女性的內褲。

  粉紅色的薄紗、性感的蕾絲花邊,我一眼就認出那是當天下午弄得自己像個蕩婦般的走在兒子面前的小褻褲,至於怎會跑到仔仔的枕頭下,我卻一點也不知道。仔細端祥了一下,發現內褲上沾滿了斑斑點點的穢物,發出一陣陣的腥味,我畢竟是一個有經驗的女人,我已然可以清楚的肯定,這些日子以來仔仔正使用我的小褻褲手淫。

  這個結論讓我感到震驚,自己活潑開朗的兒子竟拿著自己的內褲自慰,這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畫面。

  回想了一下,自從那天下午發生了那件意外之後,仔仔的確有了些怪異的舉動,儘管他盡可能的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一些,但仍逃不出我這個母親。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我最近老覺得洗澡時有人在門外窺探,我原先以為是自己太過敏感,可是家中除了仔仔之外就沒有其他人了,幾次出聲詢問,但門外仍是一片寂靜,於是,我決定求證一下自己大膽的臆測。

  吃過晚飯之後,我走進浴室洗澡,並且將浴室的門偽裝的像是不小心沒扣上的樣子,露出了一度細細的門縫來以方便窺視。

  洗澡的過程中,故意背對門縫,卻在自己面前擺了一扇小鏡子,可以清楚的看見是誰在門外偷窺。果然,不久之後,就瞧見門外人影晃動,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我的兒子,仔仔。

  仔仔迷戀上了我,不光只是兒子對母親這麼簡單,同時也包含了一個男人對一具成熟嫵媚的女體的愛戀,在仔仔的心目中,我已然超越了單純母親的角色,更成為他的意淫對象。

  讓我得知事實真相的並沒有因此而輕鬆,相反,心情變得更加沉重。我愛仔仔,尤勝自己,我能夠無怨無悔的為兒子付出一切,但我卻從來沒有想過這也包括了自己的肉體。

  這一晚,我一直無法入眠,腦中所浮現的,盡是仔仔拿著自己的內褲邊把玩邊自慰的景象,但說也奇怪,我不但一點也不感到生氣,甚至還有些興奮。此刻,雙手似乎自己有意識一般,不由自主的滑進內褲........當我回過神來,卻發現下體早已濕了一大片....。

  自從發現仔仔對自己的愛戀之後,我開始變得不自在,理智告訴我應該找仔仔好好地把事情談開,免得讓他越陷越深,但自私的靈魂卻不這麼想,小的迷戀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如此一來,我便可以完完全全的擁有他,再也不用擔心那天會被年輕貌美的小女生勾引,從此失去了自己的心肝寶貝。

  儘管我心中打著如意算盤,但仔仔要的除了精神上的愛情之外,更有了肉體上性的需求,這一點,我心中是雪亮的,然而拋不開的,卻是無可化解的母子關係,我已作好了為仔仔而犧牲一切的準備,但卻也不願陷自己兒子於『亂倫』的罪名當中。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之下,也只能在盡可能滿足仔仔的慾望,提供他任何能用來當作性幻想的題材,好抓住兒子的心。

  有了這種天真的想法之後,我開始極盡能事的妝扮自己,原本我就已經長得花容月貌,再加上一身火辣的身材,光是清純的裝束就已不知擄獲了多少男人的眼光,更何況是這身香豔的打扮。

  我的裙子越來越短、衣服穿得越來越少也越花俏、連睡衣也薄如輕紗,內衣褲更是極盡挑逗之能事,舉凡透明、短小、性感、惹火樣式的貼身內衣褲,在短短的數星期中塞滿了我的衣櫃,為的只是能吸引仔仔的注意,提供他更多更具刺激性的自慰功具。

  果不其然,在我的巧心安排之下,仔仔正逐漸掉入我的粉紅色圈套當中。我發現每回洗完澡之後故意留在浴室的換洗內衣褲總會莫名的消失,幾天後再重新出現,在這消失的幾天當中,我幾乎可以猜想得到仔仔一邊嗅著我的內褲,甚至舔舐著殘留在底褲的分泌物,一副盡情的手淫的歡愉模樣。說也奇怪,每回一想到這裡,我就會變得異常興奮,甚至也有想要手淫的衝動,春心蕩漾的我,恨不得就在此刻奔向仔仔,攤開自己雙腿對他大聲的說:「來吧!我的乖兒子,要舔就直接舔我的屄,舔塊褻布有什麼樂趣。」但這怎樣是一個母親所能對兒子說的話嗎?

  正如我的所料,仔仔已然深陷在我有意無意間所佈下的桃色陷阱,並且難以自拔,自從他第一次拿著我的性感內褲自慰之後,仔仔便已沉醉在這種性與愛的幻想遊戲當中。明知道拿母親作為性幻想對象是件卑劣下流的事,偷拿母親的貼身內衣褲作為手淫的工具更是不對的!可這卻讓他心中忐忑,特別是世上最禁忌的事,就越能引發人深沉的慾望,有時後他甚至會用我的內褲包裹著陽具自慰,心中想著包覆著性器的不是塊褻布,而是自己母親那柔嫩濕濡的陰道........

  沉溺於這場禁忌遊戲中的仔仔,似乎沒有發覺這一切是來得這麼容易,在浴室中隨時可以取得母親剛換下的內褲,陽台上晾的,永遠是一件件花俏性感的胸罩、絲襪和小褻褲;任何時候,只要他表現出有點想要窺視的慾望時,我就會無意的翹起二郎腿,讓小窄裙內的一切毫無遮掩的呈現在他的眼前。

  但這一切來得太容易了,聰明的仔仔不由得心生懷疑,天生愛乾淨的母親為何會將最貼身的內衣褲隨手丟在浴室?端莊嫻淑的她又為何穿著如此暴露?更令他起疑的是,母親對他而言已變得毫無屏障,不但洗澡如廁總忘了關門,連午睡也只穿著涼快的襯衫和內褲,大剌剌的躺在客廳的梳化椅上呼呼大睡,讓他有足夠的時間盡情飽覽自己母親的胴體。

  為了要求證自己的疑問,仔仔決定冒險來一次大膽的舉動。

  過去,仔仔只是一味的利用我的身體和衣物作為性幻想的工具,一切的侵犯也僅止於視覺上,如果只是自己多心,母親也不會有任何感覺,但如果自己對母親一切的不敬與侵犯,母親不但早已知情並放縱自己為所欲為,那他一定可以再更進一步的將侵犯延伸到肉體的觸碰。

  凌晨兩點,仔仔躡手躡腳的來到我的房間,我在一旁側睡著,仔仔在斷定我已熟睡之後,他輕輕的撩起我睡衣的下擺,儘管房裡只能透進淡淡的月光,但我兩條勻稱修長的美腿仍頓時震憾了兒子的心靈,他忍不住順著腿部的線條由下而上將手撫摸進我敏感的大腿內側,我就像觸電般的身子微微地震動了一下,仔仔趕緊將手收了回去,看我沒有異狀之後,又伸手去摸向我豐腴的乳房。

  睡前我脫下了乳罩,柔軟而富彈性的乳房像是有股魔力般頓時將他的手吸附其上,仔仔大著膽子輕輕的捏了一下,再用指尖輕輕挑逗著微凸的乳頭,那種感覺,是他從未享受過的,他想要興奮的咆嘯,甚至想掰扒開這件礙人的睡衣,盡情的啃噬自己母親的雙峰........

  暗夜裡我過醒來,發現一隻顫抖的手正在撫弄著我的胸脯,凝神一看,才發現是仔仔。

  儘管房裡是那麼的昏暗,但身為母親的我甚至可以感覺到兒子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饑渴,他像隻餓狼般想要吞噬自己母親的肉體,但我不能阻止、也不願阻止,我得盡可能的偽裝成熟睡的樣子,讓仔仔暢所欲為。我瞇著雙眼,透過昏暗的光線看著仔仔的臉,天哪!他是多麼地渴望佔有自己母親的軀體,卻又只能強壓抑住心中高漲的情慾,戰戰競競的伸出侵略的觸角,輕碰那十多年來的禁地.......

  如果可以,我願為仔仔輕解羅衣,讓他肆無忌憚地享用我這具成熟的肉體。但我還是壓抑住心中的衝動,被動的接受來自仔仔的任何侵犯。最後,仔仔掏出陽具自慰,一股滾燙的精液噴撒在我的大腿上.........

  天亮之後,我坐在床沿,撫摸著仔仔射在自己大腿上的精液,我的思緒有些紊亂,原本還天真的以為能用幾件內褲和視覺的窺視就能解決這個令人棘手的問題,誰知到年輕人的慾望是沒有底線的,一旦能夠輕易地獲得,就想要得更多!

  我沒有想到,仔仔竟然會做出如此的舉動來,他難道不怕驚醒夢中的母親嗎?甚至還當著我的面,將精液射留在我的腿上,這難道會是一種暗示嗎?但,它又代表著什麼?難道仔仔已經發現了我的巧心安排?是的,一定是如此,但眼前母子倆的關係又是如此的曖昧不清,以至於誰也不敢先向對方表白,或許兩人當中有一人先對自己的情感開誠佈公,則一切的形勢將有戲劇性的改變,但,又要由誰先開口呢?我十分確定我們母子間是相愛的,但這種不被祝福的畸戀、這種千百年來遭受到嚴重禁忌的關係,又教我這個身為母親的人如何向兒子開口呢?或許兒子只是想要從我身上得到一些性的慰藉,而母親正是他最容易也最方便取材的對象,許多的青少年都有用家中女性的內衣褲自慰的經驗,或許仔仔也是其中之一,一旦表錯了情,不但會使自己身敗名裂,更會讓我冠上一個淫婦的印記。

  一個又一個的也許,讓我輾轉難眠,仔仔突如其來的試探,確實搗亂了我天真的計畫。

  夏天進入了最炎熱的階段,人類似乎也感染了夏天的氣息,使心情一下子全都浮動了起來。

  深夜裡,仔仔利用沁涼的晚上在書桌前讀書。我穿著一身輕薄的睡衣來到他的身旁。仔仔一轉頭,猛一見到母親若隱若現的曼妙胴體,不由得臉紅心跳,我將雙手搭在仔仔的肩上,溫柔的替他按摩,母親的貼心舉動,原本是一件溫馨的事,但看在仔仔的眼中,一切都變成的調情的前奏,是的,我在用身體挑逗他,那一身透明的睡衣、和睡衣裡性感的胸罩和小內褲是最好的證明,仔仔幾乎可以斷定,母親這回是有備而來的。難道是對上次自己的試探有了最具體的反應?

  突然間,我的雙手慢慢的滑下他的頸子,輕輕的將他抱個滿懷,仔仔的身體就像受了電擊一般猛然的震了一下,然後,他感覺到我柔軟的酥胸正緊緊的貼在他的背上,輕輕的揉動與廝磨,他甚至可以聽見我的心跳,和他一般的強烈!

  然後,房間裡是一陣死寂,母子倆像僵直的蠟像,動也不動。

  仔仔像瞬間爆發的火山,猛然一轉身將我推倒在床上,他又像隻餓虎般撲向了我,準備啃噬不請自來的獵物,但癱躺在床上的我是如此的鎮定,因為這是我早已預見的事,或者說,這一切是個陷阱,而我是個令人垂涎的誘餌,令自己的愛兒一頭往下栽。

  仔仔用粗壯的臂膀壓住瘦弱的我,我顫抖著、喘著粗氣,睜著一雙大眼看著神情激動的兒子。

  「仔仔....別亂來....快放開媽媽!」

  仔仔似乎什麼也沒聽進去,反而猛吻著我的粉頸與臉頰,同時,一雙手也不安份了起來,撩起了我那件若有似無的睡衣,肆無忌憚的遊走在我的雙峰與私處。

  儘管我的嘴邊不斷呢喃著要仔仔放手,但嬌羞的語氣聽在仔仔耳邊卻成了一句句挑逗的話語,他反而變本加厲的放肆著自己的慾望,對自己母親盡情的侵犯。

  「媽....我愛妳!....讓我來好好的愛妳吧.......」

  「仔仔....媽媽也愛你....但是....這樣做好嗎?」

  「天知、地知、妳知、我知,只要我們不說,又有誰會知道呢?」

  此刻,人類最原始的慾望正考驗著我們這對母子。仔仔說得一點也沒錯,只要兩個人都能守口如瓶,誰會料到這對身居寡出的母子會做出亂倫的行為?

  兒子的舉動越來越放肆,我的睡衣早已被他扔得不知去向,胸罩也被解了開來,兩顆豐腴的乳房,正落在仔仔的掌中把玩,一張調皮的嘴、一只淘氣的舌頭正舔舐著我的乳頭,我的乳頭已興奮的勃起,下體的淫水早已氾濫,連最後的一道防線也已在不知不覺當中被仔仔褪至了膝蓋。
  
  「這樣好嗎....我們是對親母子呀.......」

  「母子就不能相愛嗎?」

  「母子可以相愛,但....這是亂倫呀!…….」

  突然間,一股強烈的道德感湧上心頭,我覺得自己正在做一件天地不容的事情,一個引誘兒子走向亂倫之路的母親,我斷然的推開了仔仔,赤裸的奔出房間,只留下了錯愕的兒子,不知所措的坐在床上。

  明明是出於自己的主動,但卻在最後敗給了自己的良知。道德,真的那麼的重要嗎?母子的亂倫,古今中外皆有之,這難道不是人性的一種表現嗎?既然是人類深層的慾望,又為何要強加什麼倫常來壓抑真情的表現呢?只因為我們是母子,面對一個從己所出的骨肉,又為何要阻止他進入自己的身體?

  接下來的幾天,我們母子倆行同陌路,就連見面也故意將眼光避開,原本活潑好動的兒子也變得非常沉默,總是一個人將自己鎖在房裡。

  雖然我想盡辦法想要挽回頻臨絕裂的母子關係,但仔仔卻絲毫不為所動。我不停的在想,難道我真的做錯了嗎?為了滿足兒子的性幻想,我寧可將自己裝扮得像個蕩婦;為了提供他更方便的舒解管道,我買了一整個櫥櫃的性感衣褲;為了讓他容易窺視,我甚至將自己的私處毫無保留的赤裸裸地呈現在他的眼前;只因為不願陷入與兒子於亂倫的千古罪名,卻被他棄之如蔽屢,連正眼都懶得看上一眼,我真的做錯了嗎?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與仔仔間的關係漸行惡劣,我心中的苦悶也如無形的枷鎖般每天不停地折磨著自己,原本亮麗的少婦一下子老了許多。

  其實在我心中,也不明白為何那一晚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應,只要自己心下一橫,眼一閉,放任自己的身體與靈魂、將道德暫時擺在一旁,等一切都已成定局之後,就無需煩惱這亂不亂倫的問題,或許這只是一時的決擇,而我仍然選擇了急流勇退。

  洗完澡之後,我若有所思的在屋子裡到處閒走,等到回過神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正站在仔仔的房門外。房門是扣上的,但是從房裡透出一道淡淡的光,我知道仔仔還醒著,但卻不知道他正在做什麼?看書?發呆?亦或仍偶爾會拿出我的性感內褲來自慰?仔仔已經對我失去了興趣嗎?或者說是因為上次的事件讓他失去了愛母親的信心?

  我輕輕的扳開把手,推開了門。

  仔仔似乎有些意外看見我再次踏進他的房裡,但在明白母親今晚的來意之前,他選擇沉默。

  「仔仔,媽媽想跟你談談。」

  「有什麼好談的。」仔仔背過身去,顯得有些不耐煩。

  「上一次,媽媽並不是故意要推開你,而是....你知道我的困難。」

  「妳有困難,難道我就沒有嗎?我們是母子,但那又怎樣?難道我不是男人,而妳不是女人嗎?」

  「話雖如此,但媽媽並不想陷你於亂倫的錯誤中。」

  仔仔轉身抓起了我的雙手,激動的大叫道:「我不介意!也不管什麼亂倫不亂倫,我只知道我愛妳!我要妳!媽媽………….」

  我側過頭去,兩行清淚滾滾流下,聽到兒子的真情告白,不禁一陣心酸,我責備自己當初的拒絕是錯的。

  「仔仔....我的心肝....我的乖寶貝,媽媽也愛你.........」

  「媽....妳知道我愛妳愛得有多痛苦....自從回到妳身邊以後,我就只能在暗中偷偷的戀著妳,難道妳從來沒有發覺我不曾交過任何女朋友?甚至連正眼都不曾看過,為的是什麼?都是因為妳呀!因為在我心中全都是妳的影子,所以根本容不下任何女孩,難道妳絲毫沒有感覺嗎?」

  仔仔越是大膽的告白,就讓我越感歉疚,兒子是如此的深愛著自己,難道我不能同樣的對待他嗎?

  「媽媽不是不瞭解,媽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為了你呀!難道你沒發現媽媽最近幾乎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為了滿足你喜好,媽媽甚至整日穿得像一個蕩婦,你敢說我絲毫沒有感覺?」

  此刻,母子倆就像對簿公堂的冤家,將自己這些日子以來所承受的苦一五一十的告知對方,在一陣相互真情的傾吐之後,我們母子倆也漸漸的瞭解到對方對自己所作的犧牲,原來所有的問題,全出在兩個字『道德』。

  『亂倫』,自古以來就為人所禁忌,但越是禁忌的東西,就對人越具有吸引力,人們甘犯亂倫的天條,難道只為了一時的私慾嗎?這個問題恐怕只有當事人才真正明白。

  我與仔仔,正面臨著人生中最大的決擇,我們有亂倫的動機,也有支持我們母子倆人發生亂倫的充份理由,我們相愛,超越了年齡的限制,現在,更要超越倫常、超越道德,因為我們堅信愛是最無可抗拒的理由,雖然我們是血脈相連的親生母子,雖然我們深知這段感情註定是要被詛咒的。

  我們母子倆四手相執,對坐在床前,仔仔眼中氾著淚光,而我則早已泣不成聲。

  「媽媽,該說的我都說了,妳打算怎麼辦?」

  半夜一點鐘、我全身赤裸的躺在兒子的床上,床邊是剛剛被兒子溫柔褪下的內褲和胸罩,仔仔側臥在我身旁,單腳斜胯在我的身上,一手則抓著我的乳房不停的把弄著.........
  「仔仔....把燈熄了好嗎....媽媽會害羞........」

  「不….....我喜歡看媽媽羞怯臉紅的樣子。」

  仔仔用膝蓋去頂我的下體,在兒子不斷頑皮的把弄之下,我身體也慢慢有了反應。害羞、興奮、羞恥、愉悅、期待、擔心....種種一切矛盾的情緒如海浪般襲來,翻攪著我的思緒........

  此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任憑兒子擺佈.........

  「媽....我要吻妳....可以嗎....?」

  「....媽媽現在....是你的了....你愛怎樣就怎樣吧........」

  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竟然會對自己兒子說出如此敗德的話,但聽在仔仔耳中,卻彷彿如同一張特赦令一般,前些日子還被母親狠狠的拒絕,沒想到才幾天的時間,母親竟然將自己的身體毫不保留的獻給自己!

  既然得到許可,仔仔不慌不忙的與我接吻了起來,四片濕唇相接,我很自然地張開了嘴,仔仔將舌頭送進我的嘴裡,胡亂的翻攪,我也順著兒子,將舌頭伸進他的口中,母子倆人彼此交換著唾液,吸吮著對方的舌尖,越吻越激烈,越親越狂野........

  「媽媽的口水....好甜....好香.........」

  我一手挽著仔仔的項子,一手則抓著他的臀部,自然而然的將自己的私處往兒子的下體挺進,用佈滿恥毛的恥丘去摩擦仔仔的陽具。

  「媽....我好愛妳....我要....佔有妳..........」

  「我已經....完完全全....交給你了....你可要....好好待媽....知道嗎....千萬....不可以....辜負....我的一片....苦心..........」

  兒子的手從我的胸脯摸到了下體,身子也重重的壓在我的身上,面對兒子強硬的攻勢,我很自然地張開了雙腿,期待著兒子的侵入...........

  仔仔摸準了我的穴門,先用手指插到陰道內玩弄一翻,搞得我的淫水不斷滿溢而出。我的陰道中搔癢無比,仔仔粗大的陽具雖然已在門外待命已久,但卻遲遲不肯插入,難以啟齒的我忍不住扭動下體,不斷的將陰門湊上兒子的陽具.......

  「媽媽下面好濕........好寶貝....別再整我了....快....快.........」

  「快什麼?媽,我要妳親口說出來。」

  仔仔明知故問,目的無非是要讓我感到更加羞恥與淫蕩。

  「快....快插進媽媽的身體....媽媽需要你....要你的寶貝.........」

  仔仔擺好了姿勢,臀部往下一沉,一根充滿淫慾的陽具直末至底,為了掩飾高潮的羞愧,儘管身體已經亢奮到了極點,但我只能緊咬住棉被,不敢發出任何聲音,但汗水早已在我的臉直流著.........

  「嗯嗯嗯....嗯唔唔....唔嗯....唔唔唔…………..」仔仔不停的抽送著陽具,我咬住棉被的嘴發出陣陣悶聲的呻吟。

  初嚐到禁果的仔仔,面對自己摯愛的母親,一個偉大的女性,他已經忘了什麼叫憐香惜玉,也不顧我的身體是否挺得住,只管不停的抽送、抽送、再抽送....只因為性交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

  「仔仔....仔仔....我…….啊啊~~~」

  我無盡的呢喃聲,激起了仔仔心底深處狂放的獸性,儘管房裡開著冷氣,但我們母子倆仍搞得滿身大汗,淫水沾濕了床單,仔仔的陽具則塞滿了我的陰道.......

  仔仔大力抽送著,儘管過去只有手淫經驗的仔仔,仍舊希望能給母親留下美好的第一次回憶。

  「媽....我快不行了..........」

  「別....別射在....裡頭.........」

  可兒子實在太興奮了!也來不及抽出來,雙手緊抓著我的乳房,同時感到他的陽具不住在我的陰道內跳動,那濃濃稠稠的精液噴灑而出,將滾燙的精液射在我的陰道中。

  一陣狂野、放浪的性交之後,我早已痛快的昏厥過去,汗水和淚水,同時掛在我的臉上,從今以後,我與仔仔,再也不能只是母子。



















0.014510869979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