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高中脫離處男之時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這是發生在我高中二年級的事。

當初的我已經沉迷在網路遊戲中,常常因為遊戲忘記吃飯、忘記睡覺,只有在上課的時候拿課堂的時間來補眠。

想當然,我的身材也因為坐息不正常而沒有正常發展,雖然少不了平時被父親鍛練出的肌肉,但是也因為營養不均衡的關係,沒辦法練出結實的外貌。

當時的我瘦瘦小小的,就連體育老師都評價我是全班唯一一個看得出「腰身」的男生。
比起下課時間跟同學去打籃球,我更喜歡默默的在教室裡看小說,加上我本身有近視的關係,常常被人看做是文弱書生。
事實上,我並不是斯文人,當時的我脾氣非常的不好,甚至在剛入學後第一個月就與同學打架打起來,也讓人覺得我的行為十分怪異。

想當然爾,我也被當做是排擠的目標,在班上人緣並沒有好到哪裡去。
然而,我卻十分擅長在網路上隱藏自己的個性;也因為如此,我在網路裡是如魚得水,朋友眾多。也因此,讓我養成了逃離現實,躲到遊戲中的習慣。

講講網路中的世界吧。

當時的我正沉迷在一款悠久的線上遊戲「仙境傳說」。
而當時對於網路上交友的醜聞雖然不少,但大家仍舊尚未養成在網路中隱藏自己個性的習慣,對彼此之間都是真誠相待,甚至還有不少團體相約出去網聚。

我也是其中一份子。
打從國中時代遊玩「天堂」開始,我便常常一個人拿著零用錢、坐著火車跑上去台北、台中、雲林,只為了與網友們見面、聊天。
至今這個興趣仍未改變,我甚至利用這個管道談過十餘次現實中的戀情,雖然未曾善終過(笑)。

大家都流行著「徵求網路伴侶」的行為,而打從小學開始就被親生姐姐的愛情漫畫所洗腦的我自然也不在話下。
然而,當時的網路世界比較少人妖,在當時的仙境傳說裡不必語音、不必視訊、不必照片,只要是女性角色,操作者十之八久是真正的女性。

我也是在當時,決定要脫離處男身份之時,認識了這個小女孩。





本文

「你好,不好意思,想問一下你為什麼要徵公啊?」
我加入了一個坐在地上的女祭司所開設的聊天室裡,上頭掛著簡潔的“徵公…….”一詞。

「沒什麼,就想找個人陪我。」她淡淡的回道。
通常對於這種女孩,我都是一笑置之、默默的離開,然而當時的我因為剛失去上一段戀情的關係,也想找個人陪伴、彌補心中的空虛。
「那我可以嗎?」
「喔……。」
「我先帶你去練功好不好?」
「嗯……。」無論我多麼熱情的建議,對方都只是冷冷的回答,讓我有點碰到鐵板的感覺。

然而我卻沒有放棄,與對方在網路上展開周旋,試圖打開她的話匣子,沒想到卻一直碰釘。
不知不覺間,已經過去了數小時。

「我要下線了。」她說道。
「等等。」我阻止了她,點開交易功能,將今天的戰利品全數丟了上去。
「幹嘛?」
「都給你,我只是要人家陪我而已。」我說道。
當時的祭司職業在遊戲上都是很窮的,只能靠著打手施捨的補助加減賺些零用錢過日。
我不願意做個自私的人,因此替自己訂下了制約,試圖培養出能讓自己完全信任的夥伴。
「……………」看著一個接一個的戰利品出現在交易欄,她似乎感到驚訝,但我卻認為稀鬆平常。

「好了,接受吧,這是你應得的。」我點下了確認鍵,只留下自己用的道具。
然後我打開了自己的道具欄,按下蝴蝶翅膀,打算回到村莊再找下一個樂趣。

“那個”突然間,我收到了她的密語:“你明天幾點會上線?”
“大概十點吧。”我回道。
“我在斐陽等你……”

沒多久之後,我突破了對方的心防,才知道這個女孩有多麼健談,只是不擅長打字罷了。
她除了不懂得怎麼在網路上表現出自己的個性外,也不懂得什麼叫人情事故,只是朵被家人牢牢保護著的花朵。

在幾個月之後,我也輕而易舉的要到對方的照片和一些基本資料。
她才13歲,剛考進國中沒多久,跟我相差了好一段距離。
照片上的她看起來仍是稚氣滿滿,卻有著天真的笑容。
身高在同齡間算高的,大概147、體重只有36,但是卻有著與她的年紀不太相仿的C CUP。
這些都是對方親口告知的,而我對此也深信不疑。

在幾天之後,一個契機之下,我提出了要求。
「喂,你不是懶得打字嗎,不然要不要出來見個面?」我提議道。
「蛤……很遠耶,你不是在高雄?」
「沒關係,我可以去帶你,車錢也會幫你出。」
「但是媽媽不會讓我去。」
「你星期日當天來回應該不會被發現吧……如果只是說跟朋友出去玩?」
「我試試看……。」

約定的當天,我坐著公車,到達火車站。
看了看手錶,我還早到了半小時,只能拿起自備的小說,靠在牆邊等待。
因為對方也看過我的照片,我也不會害怕對方找不到人。

翻到第二章節時,我再度看了看時間,卻發現還有十分鐘。在來來往往的人潮中掃視了一下、確認沒看到她的影子後,我繼續將注意力轉移到小說的劇情當中。
沒想到就在我即將入神之時,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害我嚇了一大跳。

「喂,你在看什麼?」與照片中相似的女孩活靈活現出現在我面前。

頓時我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原本準備好的詞句都忘的一乾二淨。
我馬上整理好思緒,將書的封面抬了起來:「放心吧,不是A書。」
這句話讓她笑了出來,我才發現這個女孩原來笑起來可以這麼的好看。

「走吧。」我將小說收了起來,領著她走向公車站。
當時的我做為嚮導,經驗實在不足,加上捷運還未興建,只能帶她去公車能夠到達的了的地方。
時間也因此耗費了不少,當我們到達西子灣時,時間已經流失了將近一小時。

原本是打算帶他去海邊繞一繞,卻發現那裡是人擠人,沒想到竟然有如此多的人在該地方遊憩,彷彿變成了菜市場般的地方。
走在防波堤上,我看著她的裙子飄逸,不經意經過的男性們都會“本能性”的朝上偷瞄她的裙體風光,讓我產生一絲不快感。

「這裡人好多,我帶你去另一個地方好了。」
「去哪裡?」
「我知道有另一個地方,可以吹海風,而且可以看到全景。」
「好啊。」
由於我先前常跟父母經過這裡前往登山步道的關係,我知道有另一個更好的地點,而且人煙藐藐,不會被打擾。

聽到了她的回答後,我跳下堤岸;由於怕她摔著的關係,我小心的抱著她的腰,將她抱了下來。
起初她有些抗拒,卻沒辦法敵過近兩公尺的高度,加上穿裙子的關係,只好乖乖的讓我抱下來。

而我也因為有著線上的感情做基礎的關係,在前往的同時不經意的牽起了她的手。
這其實是個賭注,若是賭輸了,她有可能將我的手甩開,轉頭就走。
所幸對方只是個酸澀的小女孩,並沒有這麼做,只是紅著臉讓我拉住了她的手。
「這裡,上來吧。」我走上樓梯,到達步道的入口,回頭向她說道。
「真的耶……。」她微閉上眼,享受著迎面彿徐的微風。

看了看她沉迷其中的臉龐,我決定再下一個賭注。

我拍去水地的地面上的塵埃,坐了下來,向她提議道:「你要坐嗎?」
「但是,很髒。」
「沒關係,坐這裡吧。」沒等她回答,我摟住她的腰,將她強硬的拉進我的懷裡。
她小聲的驚叫了一聲,又收起了聲音。沒有掙扎,只是乖巧的窩在我的懷中,讓我的頭靠在她肩上。女孩子髮上一陣一陣的香味刺激著我的慾望,挑逗著我青春期的性衝動。

但我忍了下來,因為時機還沒有成熟,而且這裡雖然人潮較為稀少,仍有一兩個登山客會經過這裡。只能悄悄的吻著她的頸部,待她轉過頭來時奪走了她的初吻。

在逛完西子灣、新掘江等地方後,時間已經很不留情的經過,也離她要離開的時間不遠了。

而我真正的目的現在才要實現。
在一間旅館前,我停下了腳步。

「你快要走了耶……。」
「對呀……。」
「我們去留一下回憶好不?」
「幹嘛?」
「讓我拍張照。」心中的我,事實上在笑著。很邪惡的笑。
「什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歡拍照。」
「我知道,你說人太多了自己拍自己很奇怪對吧?」
「嗯。」
「那我們去旅館拍,就沒人會看到了,還可以休息一下。」
「厄……好吧。」

從來沒想過會這麼順利,我帶著她,厚著臉皮向櫃台要了一個房間的鑰匙。
當我鎖上門,在床上放下自己與她的行李後,我坐在旁邊的椅子上,裝模作樣的喘了一口氣。

「你看起來很累厚……一直帶著我跑。」
「還好呀。」
「難怪你會想休息。」她坐到床上,拿出包包裡隨身攜帶的梳子,開始整理剛剛在路上被吹亂的頭髮。

一段時間後,我看兩人的心情也平穩下來,向她道:「喂,既然是留下回憶,我們來做些特別的好不好?」
「喔,可以呀。那你想做什麼?」
看著眼前的女孩開始在不知情的狀況下一點一點的上勾,我假作含蓄,趁勢追擊:
「就……我想要留的照片。」
「你想要留怎樣的?」
「你先把衣服扣子解開。」
「蛤?!」
「放心啦,不會要你露點,只是解開而已,這樣看起來比較性感。」
「…………………。」
「我也會跟著解,不會只讓你吃虧這樣OK?」說完,我也開始解開自己襯衫的鈕扣。
「……喔。」她也開始一個一個解下自己的釦子,露出了裡頭的內衣。

當我們兩個都將鈕釦解下後,我走了過去,坐在他身旁,偷偷瞄著她白晰的肌膚。
「這樣你會怕嗎?」
「還好。」雖然她強裝冷靜的神情,但是充滿了緊張的眼神卻出賣了自己。
「來……坐近一點,我要拍囉。」
「嗯。」

按下快門之前,我偷偷的瞄了一下她的表情,嘆了一口氣:
「你也笑一下吧,那麼嚴肅我都拍不下去了。」
「我有笑啊!你看」
「那種笑好假。不然……」我說道,突然戳向她的腋下。
「啊!」她突然驚叫,縮了一下。
「哦?原來你會怕癢呀?」我露出了壞壞的笑容。
「等一下、你要幹嘛?」
「讓你笑呀!」說完,我整個人撲了上去,兩隻手肆無忌憚的在她身上遊移,不斷進攻著她的癢處,同時也不忘偷吃豆腐,兩手交互著撫摸那剛開始發育的胸部。

她只顧著發笑和躲避,似乎不知道我正對她上下其手似的,讓我飽足了癮。
但是不久之後,我也發現人類的慾望是窮無盡的,光只是撫摸已經滿足不了自己了。
在她就要笑到岔氣之前,我停了下來,卻沒有從她身上爬起,近距離凝視著她的臉。
因為激烈的情緒讓她的小臉蛋紅通通的,卻沒有因為我臉龐的靠近而躲開,不斷喘著大氣。
她原本解開的衣服已經完全敞開,內衣也被掀了起來,兩顆未被開發過的蓓蕾曝露於燈光下。
彷彿是挑戰我的極限一般,少女的氣息透過她的櫻桃小嘴噴到我了臉上。
而我也在即將忍受不住衝動之下,向她發出了最後通諜:
「如果……你不喜歡就強硬阻止我,我會停下來。」
「嗯……。」

這個答覆讓我的理智完全斷線,我貪婪的吻上了她的嘴,在潮濕而溫暖的空間裡攪動著她的丁香。
我的手已經攀上她胸口的小山丘,一邊轉動、一邊玩弄著她的小櫻桃。
另一隻手悄悄地向下,慢慢的前往她裙子內部的神秘之地。
那裡早已是一片濕潤,黏滑的液體浸濕了裡頭唯一一片白色的布料。

沒想到就在此時她突然驚呼一聲,推開了我,並抓住了我那隻手:「不要,很髒。」
「髒?會嗎?我都不覺得髒了……你還怕髒嗎?」
她猶豫了一下子,抓住我的手的力道才慢慢減弱,讓我能夠繼續對她發出攻勢。
我的唇離開了她的唇,吻住她另一邊看似寂寞的乳頭,用舌頭繼續挑逗著。

「嗯……啊……」她的口中發出了輕微的呻吟,彷彿是在對我打氣一般,讓我再也承受不住性慾的衝擊。

我一把拉下了她的內褲,迅速的掏出早已腫脹不堪的陽具,抵住了她的陰唇。
然而,我當時並沒有任何經驗,只能透過A片上的動作獲得少許的知識。
加上她的陰道尚未成熟,根本沒有辦法容納我的性器,讓我努力了許久才找到正確的位置,一舉進入了她身體。
「啊!痛!」她發出了尖叫,我的大腦卻早已被衝擊的快感給充斥,根本沒有聽到。
我甚至能清楚的感覺到她陰道內的皺摺,還有柔軟的子宮口,被我的龜頭頂著。

本能性的驅使讓我展開了激烈的活塞運動。
「痛!等一、嗯!」隨著我的一進一出,她只能發出一陣又一陣的聲音,這些聲音全在我的大腦裡被轉換成加油打氣的聲援,促使我的動作越來越激烈。
她的陰道又窄又小,緊度甚至讓我的陰莖感受到一絲絲痛楚,卻敗給了不斷衝擊而來的性衝動。

「啊、啊、咿……啊!」漸漸地,她的叫聲已經越來越酥軟,變成了浪蕩的呻吟,在我聽來卻沒有任何變化,只知道每次頂到最深處都會讓她發出這種叫聲。
我的腦海裡只想到要能夠進到更深處,最好是能夠突破那最深處的障礙,進到她的子宮內。

卻沒感覺到她在我的背上已經抓出了六道鮮紅的痕跡。

很快地,一股不亞於自慰的快感從我的背上疾衝直下,我感覺自己的每一處力道都集中在我的陽具上,讓我連反應都來不及就全數噴灑在她的體內。
「啊……厄……。」在她的體內射盡我最後一發精華之後,我的理性才漸漸的回頭。
看著她因為痛楚而流出的眼淚,我才發現不妙。

我幹了什麼?我跟一個國小剛畢業的女生做了?而且還全部射在裡面!
她啜泣著遮著自己的臉,從我們交合之處流下了帶著我精液的粉紅,不均的顏色像是在嘲笑我的衝動。
我想起身,將自己從她體內抽離,沒想到才剛動作,她就又大喊了一聲:「痛!」
不得已,我只能讓自己的分身漸漸的在她體內癱軟下來。
「對不起……還會痛嗎?」一段時間後,我幫她抹去臉上的淚水,溫柔的說道。
「還好了……但是你好過份啊!我剛剛一直喊痛你都不理我。」
「我……對不起。我可以拔出來了嗎?」
「嗯……。」
聞言,我悄悄地起身,將陽具自她身體裡抽離,抽離的快感讓她發出了最後一聲「啊~!」的浪叫。
同時,大股的血液從她的體內流了出來。

我感到不對勁,處女的血應該沒那麼多才對。
「等一下!怎麼回事?」
「厄!」她也發出驚叫,立即起身衝進了浴室。
沒多久之後,浴室裡傳出了蓮蓬頭的沖水聲。
「喂!你順便把裡面的精液沖一下……。」當時的我仍然會怕懷孕的麻煩,在廁所門口稍微提醒了一下。

一段時間之後,她才打開浴室的門,穿回了內褲。
「怎麼了?」
「我好像……那個來了。」
「嘎?!……」

在那之後,我們在床上互相擁抱著,沒有繼續第二輪,畢竟我沒有玩碧血劍的癖好,只是默默的休息,等到旅館的時間到才送她回去。
然而在那之後她就再也沒有跟我聯絡過,而我的好友名單上的她也再也沒有上線過。

不知道是被父母發現了呢?還是因為後悔而沒有再與我聯絡,我現在都不得而知了。

















0.015632867813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