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美貌的實習教師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大學畢業後,從事教師工作是宮崎香澄的希望。

  為了能完成此願望,最近這陣子特別的用功。

  當教員之前必須先到大學所指定的高中去做三星期的實習教師。

  香澄所被派往的學校是鄰縣的縣立高中。

  從住的公寓到學校,雖然單程就要花二個鐘頭,但是想到能教學生的那種喜樂
,就忘記了通車的辛勞。

  學生們對於和自己年齡相近的香澄也非常敬愛,平常別的老師上課時,很少學
生會發問,但是只要是香澄的課,只要稍為有一點不懂,學生們就會積極的發問,
連下課也跑到教師室來請教。

  當然香澄也盡可能親切的教導學生。

  不到一星期的時間,大家都贊美這位實習老師,並且同聲說「比起佐佐先生,
香澄老師最好。」

  香澄表面上顯得很平靜,但是卻是非常高興(我或許已具有為人師表的資格)
,不過在教務長兼英語課主任的佐佐面前,盡可能的不提此事。

  身材肥短,具有地中海禿頭的佐佐是一位圓臉皮膚略黑而留著一點胡須的五十
歲左右的男子,對於實習教師的香澄特別注意。

  非常陽剛的男人,不管說笑,濃眉之下有著一雙向上吊的眼睛。

  香澄的身材相當好,牛仔褲穿在身上非常好看。

  下課休息時間,在職員休息室閑聊時,佐佐的視線始終停留在香澄迷你褲之下
的白色、豐盈的大腿。

  香澄也發現到,當然香澄對這種事也已經習慣,但是佐佐的眼神和其他男子不
同,有種異樣的感覺,可以說是色迷迷的味道。

  令香澄感到混身不對勁。

  尤其是坐在客用沙發上時,佐佐吸著香煙,只好去坐到對面。

  為了坐下,只好將迷你褲捲起,於是屬於年輕女孩的美麗健康的大腿使整個都
被看到,但是由於牛仔褲太合身,所以只好稍微往上拉直坐下來。

  「唉喲!」

  笑容滿面的談著話的佐佐,這時故意將打火機弄丟在地下,然後再慢慢的撿起
,而眼神始終盯著香澄的性感大腿。大概都會一直盯著,直到上課鈴聲響起,有時
甚至帶著一種想要去舔一舔那雙大腿的衝動。

  「對不起,我先失禮了。」

  這時的香澄便趕快逃離職員休息室。當要離開時,佐佐的視線更是盯著那個性
感的屁股。

  (難怪會被學生討厭!)

  逃離休息室之後,香澄便衝進廁所,跨上白色的便器,將迷你褲稍微捲起,然
後將泛藍色的內褲脫到膝蓋,露出豐滿的屁股。

  張開的兩膝,到大腿,似乎那雙令人討厭的眼睛仍在注視著。

  並且不斷的用雙手撫摸著光滑的大腿內外側。

  無意間,和水聲同時,香澄的體液如驟雨般的落下。

  香澄於是松了一口氣。

  常常是這樣,為什麼在遭受到佐佐那種令人生厭的視奸之後,便想要去廁所,
這種和自然的要求不同。是由於受到某種的刺激,而助長排尿。

  排完尿之後,香澄自己感覺到緊張的神經稍微緩和些。

  但是到了第三星期,事情發生了變化。

  佐佐視線仍舊是色迷迷。雖說是不知不覺的習慣了他這種眼神。

  但香澄自己不知覺是有了變化。

  以前只是在遠處注視,現在則是大方的在佐佐的面前坐下。

  本來是想改穿長褲,但是早晨在換衣服時,猶豫一下,最後仍舊是穿上迷你褲


  「宮崎小姐,你很適合穿迷你褲。」佐佐和往常一樣一邊的盯著那雙性感的腳
一邊贊美著。

  「是啊,最近穿迷你褲的女性減少,我們男人都失望極了,想到能看到像你這
樣年輕又美麗女孩的雙腿,來學校變成是一件快樂的事。」

  「不是的,老師,我只有夏天才穿迷你褲。」香澄一邊說著,一邊將雙腳合攏。 

  不僅僅是佐佐,連其他的教師也注意她。香澄不僅雙腿美麗,皮膚又白,端莊
的五官有著如電影明星般的優雅氣質,同時也是一位頭腦清晰的女孩。

  要是要舉出她的缺點的話,就是太過於好強,教學太認真。

  但是這項缺點也由於她的美貌而不為人所注意。同時她的美可以說是一種容易
親近的美。

  可是香澄並不了解這種美是一種罪過。

  梅雨過後,天氣放晴,展開如畫具所繪出般的清晰,睛朗的七月天,距離期末
考尚有十天,香澄感到離別依依,實習教師將在期末考的前一周結束,只剩下三天。 

  到目前為止,香澄非常喜歡這所學校。可以的話,畢業後希望來此任教。

  不僅是學生,連其他的職員們也都喜愛這位美女對於教育的熱忱,自己也能勝
任此項的工作。

  但是,學生們對於這位實習教師的過份認真的教學態度並不是很喜歡,因為大
部份的來念高中的學生都不是自己願意的…一半以上是被父母所逼來的,由於這所
學校考上大學的比率很高。

  對於這些學生來說,沒有比這位熱心教育的實習教師更難纏的人物,以為實習
教師不必那麼認真。

  但是香澄卻不這麼認為,為了將來能成為教育家,對於所有學生皆一視同仁,
對於這些外表精力充沛的學生,她始終以為這是孩子,只要她能好好教育他們,必
定能夠成大器。

  但是雙方會有紛歧,一半也似乎是一種宿命。

  二年D班有一位空手道高手的米倉,本來在一年前就應該畢業,但由於分數不
足,所以再重讀一年,可以說是留級生。本來,米倉是在春天來到這所學校,被以
前的學校退學之後,由於伯父佐佐的關系,而進入這所學校。

  香澄是從佐佐口中得知此事。

  「這些壞家夥,拜托你了,對於最近年經人的想法,我實在無法理解,宮崎老
師和他們年齡較相近,較能溝通。」

  「我會盡力而為。」

  對於劣等生,身為教師的香澄更是熱心教導。

  但是佐佐並未說出來米倉被退學的理由,香澄也沒留意。

  某日,二年D班有二小時的課,不管香澄是如何的認真教導,米倉的態度始終
很壞,不做習題,教科書也沒帶,上課中嚼著口香糖,上課遲到了,其他的教師都
對他束手無策。

  但是,香澄並未氣,她認為再怎樣的人,一定有優點,而發覺他的優點,便
是教育者的義務。

  「米倉,拿出你在讀的書。」

  某天,香澄終於按耐不住,發起火了,坐在最後面的米倉,一邊嗤嗤的笑,一
邊偷看著某本書籍,發現此現象的香澄,停止教學,從講台上下來,走到米倉的前
面。

  「站起來,把書拿出來。」

  「在看什麼書?」

  米倉站起來,雙手攤開,從頭到腳的打量一下香澄。

  「果然是在看…」

  香澄從米倉的抽屜里,拿出薄薄的一本書,一看表皮嚇了一跳。

  「這本送給老師好了!」

  米倉露出作弄的表情,是一本道地的黃色書刊,表皮的照片是一位穿著褲子的
年輕女郎,張開大腿,露出內褲。

  香澄頓時啞口無言,高中生竟然看這種書,而且是在上課中,一種說不出的嫌
惡感涌上心頭,神聖的教室被沾辱般的屈辱感,使得香澄露出顫抖的聲音說道:
「小孩怎能看這種書?」

  「喂,我已經十九歲了!」

  「十九歲還是高中生,真是骯髒!」

  「高中生誰都在看,只要是男人,大家都想看…」

  「這里是教室,神聖的教育場所,你竟然…」

  「知道啦,大驚小怪干什麼?隨便你要怎麼辦,但是,我想請教老師一個問題
!」

  米倉臉挨近香澄說道:「這是醫學常識,這本書中寫著女孩的陰道始終是潤
著,是真的嗎?」
「…」

  「老師,告訴我嘛!真想看看老師的那里…對了,老師你是處女嗎?」

  不知不覺中,香澄的右手已經打在米倉的臉上,當然這是第一次,這是和自己
一直持有教育精神相違背,香澄事後很後悔,但是,同時對於說出下流話的米倉非
常厭惡。

  給了米倉一巴掌時,學生皆回頭看,香澄於是命令米倉「到走廊去罰站!」

  回到講台上,香澄繼續她的教學,學生們不曉得是震驚或是害怕,顯得相當沈
靜。

  對於米倉似乎是無動於衷(已經發生了,沒辦法,下課後好好的和他說說吧!
或許可以感化他。)

  但是,結果卻是令人失望,下課,走到走廊時,米倉已不在。

  這件事,馬上在學生間傳開,總之是這位美人實習老師打了今春轉學來此的問
題學生米倉,特別是平常被米倉欺負的學生更是互相竊竊私語說道:「喂,米倉這
家夥,終於到苦頭!」

  「以為他會頂嘴,結果卻意外的安靜。」

  即使回到職員室,香澄也絕口不提此事,或許其他職員曉得這件事的話,恐怕
要贊美香澄的勇氣,但是恢復平靜後的香澄心中,仍然相當後悔,即使還有三天就
要離開這間學校,仍然希望能和米倉好好談一談。

  這時,米倉在空手道社的房間,和其他社員挑著煙並閑聊著。

  「但是,米倉前輩,當時為什麼沒有反抗呢?」同樣D班小個子的小宮問道。

  「我也想要反抗,但是那樣的話,反而讓其他人看笑話。」

  米倉聳聳眉間,沈默的挑著香煙。

  「但是,這不像前輩的作風!」其他社員說道。

  「老是穿著短褲,看到她那性感的大腿,就按耐不住喲!」

  「前次還看到她的內褲,不知覺中,我的口水都流出來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上星期,在黑板寫字時,粉筆斷掉,彎下腰去撿粉筆時,你知道,我是近視
眼,所以跑到前面去寫,看到她的內褲。」

  「那是什麼顏色的內褲?」

  「霎那間,不太清楚,好像是白色。」

  「畜生,我也看到了!」

  「我也是!」

  「你看到的是,內褲的里面吧!」

  全部的人哄然大笑。

  「那位教師,還是處女吧!」

  「你看那個屁股,走路時左右對稱搖擺。」

  「我也是這麼認為!屁股一定很白很豐滿!」

  大家又再次大笑,只有米倉不高興的站起來,系上空手道的帶子說道:「喂,
開始練習了!」

  那種氣勢,使得其他社員乖乖的展開練習。


【惡辣復仇】

  事件是發生在某日下課後。

  其他的職員皆已回家,只有香澄留在職員室,佐佐今天由於參加教育委員會從
一大早就不在。

  香澄拿起紅色電話筒給同學的高瀨撥電話。

  「抱歉,今天沒辦法赴約,今天要開職員會議。」

  「你一定要參加嗎?真差勁的學校,我特意訂好餐廳。」

  「拜托,下次一定去,今天請原諒!」

  「知道啦,我太了解你對教育的熱忱,等你實習完,再好好和你約會,那時要
由我來決定喲!」

  香澄只好答應他,和高瀨已交往二年,可以說是男朋友,但是,香澄只允許高
瀨吻她,其他一概不答應,要等到結婚之後才可以,雖不是受制於古老觀念,但香
澄自身並不是很肯定。

  高瀨確實是個好青年,認真、溫柔、又瀟,但總覺得缺少什麼?偶爾當高瀨
吻她時,常會以為自己已經愛上這個男人。

  (如果心底真的喜歡這個男人的話,就不用太在意!)

  第一次,與其說是答應被他吻,不如說是被迫,不會喝酒吧,被規勸多喝了些
,半醉半醒的在公園的椅子,被抱肩而強吻。

  香澄雖反抗,但是初次接觸到男人的嘴唇,以及被溫柔的手所撫摸著胸部,身
體已全無力量,有著如銷魂般的陶醉感,當高瀨的手伸入裙子內部時,處女所發出
的本能加以拒絕。

  假如自己真的愛他的話,當時應該答應才對,香澄到今天還這麼認為。

  事實上,那時的香澄有些反常的熱情,似乎不像是第一次的特別興奮,胸中激
烈的跳動,內褲的部份已經濕透了。

  那種興奮,事後再也沒有發生過。

  現在想起來,似乎是因為在屋外,帶給香澄一種微妙的刺激感。這樣說來,當
時被高瀨吻時,總覺得旁邊的草叢里有人在偷看。

  香澄無精打采的將電話筒放下。

  高瀨的最後一句話,事實上就如同要求香澄的肉體一般,使得香澄產生一種莫
明其妙的不安,是否要繼續信賴高瀨呢?

  背上茶色的手提包,一手挾著教科書,香澄離開了職員室。

  午後的酷熱漸漸消失,涼風徐徐吹來,夜幕低垂。

  香澄穿過了校舍里側的停車場,朝空手道房走去。這邊較安靜且有很多樹林,
到處可聽到蟲鳴聲。

  為了米倉,香澄取消和高瀨的約會,無論如何,今天要好好的和米倉談談。

  空手道房是建在校舍旁的小丘上,進去一看沒有人在,於是向里面的房間走去。

  「喂!借一下火。」

  「在褲子的口袋內。」

  「我也要一支!」

  「你老是抽別人的香煙。」

  香澄很吃驚的站在里側的門口,房間的燈光照著如霧般的玻璃,一下便看到某
個身影。

  「在流汗之後,抽煙最棒!」

  「是啊,尤其是在大量流汗之後。」

  大夥發出了笑聲。

  「喂,到處都是煙,將窗戶打開!」

  沒錯,他們是在老師沒有發現的地方抽煙。

  香澄的胸中涌起了作為一位教師的義務感,絕不能等閑視之。

  香澄再次敲開門。

  房間內有五人,全部回頭看,大家驚慌失措,有藏香煙,或是在換衣服的,趕
快將褲子穿上。

  「你們在干什麼!這里是校內,至少你們都未成年法律上規定不準抽煙!」

  看到他們的狼狽相,香澄遂即進入房間內,結果卻被擋住。

  「就算你是老師,你想怎樣?」

  首先開口的,仍然是頭頭的米倉。

  「這里是男子更衣室,不準隨便闖入。」

  「你到底想干什麼?」

  受到米倉的煽動,其他人也跟著吼叫。

  香澄不在乎的瞪著米倉說道:「已經來不及了!」

  「快給我出來!」

  「離開之前全部將學生證,拿出來!」
偷抽煙,起碼要被停學一星期,雖然明知,大家感到迷惘並回頭看米倉一眼。

  
「快,交出學生證,怎麼啦!」

  「米倉前輩,怎麼辦?」

  小宮發出哭泣的聲音。

  「我這次已經是第三次犯規,要是被退學可就麻煩了。」

  「老師,小宮的媽媽獨自一個人工作,必須照顧妹妹及生病的父親,萬一被退
學的話,小宮將來不能找到好的工作。」副頭頭的板田說著。

  「既然知道又為什麼要抽煙?這件事不是我能作主的,我只是向上面報告而已!」

  「可惡,這女人!」

  「別擔心,小宮的事,我會向上面說明,老師們應該會諒解。」

  「有這麼好的事,你不是巴不得我們被退學嗎?」

  「絕無此事,你們對老師不能用這種態度,應該是由我來作主才對!」

  「開玩笑,我們才不相信你!」

  四人一齊站起來,並圍著香澄。

  「你們要干嘛,別亂來!」

  香澄抑制著激昂的情緒,冷靜的說道。這時對方更加挑撥。

  但香澄學過防身術,是少林寺拳法二段,對付普通的男子綽綽有餘。

  可是對方有三人,而且是血氣方剛的高中空手道社員,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快走開!」

  香澄對著站在門口的板田說到。

  「米倉前輩,怎麼辦,現在回家嗎?」

  「米倉快叫他們離開!」

  米倉瞪著眼前背對他的香澄。

  「前輩!」

  四人異口同聲的催促米倉下突擊命令。

  「老師,想再問你一件事,你來這里到底想干什麼?」

  「讓我進去就告訴你!」

  「好,喂!板田讓她進來!」

  「不要,我不讓她進來,米倉前輩,我不曉得你這麼膽小!喂!大夥上…」

  「正好!我們急著想看看你的裸體。」

  這時背後二人撲來,將香澄的手押下。

  瞬間,彎下身的香澄,運用左右肘攻入對方的心髒。一人倒下,一人抱住雙臂
,這時前面二人偷襲過來,香澄以雙手迎擊,左手擊中對方的要害,迅速一踢,又
擊中板田的心髒,用高跟鞋的後跟踏學生們的腳。

  馬上四個男孩都趴在地上,但是香澄也費盡全力。

  「老師來吧,少林寺拳法,這次輪到我了!」

  一直未出手的米倉,脫下襯衫,赤裸著上半身。

  「米倉,你要干什麼?」

  「看到老師抬腳時,里面的內褲,所以按耐不住興奮。」

  說完以四角拳擊中香澄的腹部,香澄轉身以左腳反踢,擊中米倉的心窩,瞬間…

  「啊…」

  腳踝被如石頭般的拳所擊中的香澄,頓時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來,用帶子綁起來!」

  傷痕累累的四人,頓時士氣大振,撲向躺在眼前的這位成熟女大學生。

  「討厭!」

  香澄第一次發出叫聲。再怎麼掙扎,被八只手押住是再也動彈不得。

  兩只手被反綁著,兩腳被張開以一公尺的竹子固定住。口中被塞入如內褲般的
東西。

  完全超出香澄的想像,簡直如臨地獄般,眼前一片烏黑。

  香澄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會落到這種地步。

  香澄現在的樣子,就如同嬰兒在換尿布的樣子一般,牛仔布的迷你褲完全被拉
上來,白皙的大腿,不用說到達敏感地帶皆被看著,圓點花的內褲暴露在燈光下。

  「哇!好可愛的內褲。」

  「你看,那個鼓起的地方!」

  「那是…」

  全部的視線,集中在那鼓起的陰戶,以及被弄皺的圓點花內褲上面。

  「嘿!好柔軟,真舒服!」

  「嗚嗚!」

  香澄口中發出不清晰的呻吟聲,不知誰的手指已伸入內褲內不斷的摸索著。

  「怎樣,讓我摸一下嘛!」

  好幾雙手瘋狂的來回摸著香澄那性感的大腿,甚至於將內褲拉下。

  「喂,快點將內褲脫下來。」

  「是啊,我想早一點看到。」

  香澄持續的呻吟著,瘋狂的搖著頭,並且痛苦的扭著身軀。

  「等一下!」

  米倉攔住同伴,從特別位起來。

  「你們都是第一次,讓我教你們如何對待女人!」

  說著,取出刀子,割開內褲的兩側,並發出撕裂的聲音。

  「老師,想請教你,你是處女吧?」

  香澄看著米倉,看不清楚是不是後悔的淚水,拼命的點頭,她想如果告訴他是
處女或許不會被強暴…

  「那麼,我就來好好的仔細的瞧瞧處女的身體。」

  內褲被扯下。

  香澄全身僵硬,腦中只有一個念頭-想死去,連男友都不讓他看的陰部,竟然
在明亮的燈光下,暴露在五個男孩的面前。

  茂盛的陰毛,以及紅潤的陰唇,以及自己都看不清楚的排泄器官。對於初次看
到女人身體的奧秘的四人,當然連米倉在內都被這位女大學生的新鮮的陰部所吸引
,頓時啞口無言,只是默默的凝視著。

  香澄頓時倍感羞愧,淚水盈眶的同時感到異常興奮。

  正好和在公園的椅上,初次接受高瀨的親吻及愛撫的感覺相同。

  香澄倍感狼狽,一時也說不出所以然,只是因為被看到陰部。

  不知不覺中,米倉的撥弄使得香澄的陰部及官能興奮起來。

  「怎麼樣,大家都看到了,接下來讓我們瞧瞧里面!」

  「唉喲!」

  感覺到一陣刺熱,香澄從膝到大腿有著電流般的感覺,筋肉抽動著。

  「哇,知道了,她的…」

  「這是什麼?」

  「女人的性感帶,即只要這樣撫摸她,她會感到興奮。」

  米倉慢慢的來回撫摸左右的粘膜,甚至將手指頭伸入時,香澄的身體會產生扭
動。

  「這是什麼,知道嗎?」

  「伸入里面?」

  「不是,這里是尿道口,小便用的。」

  「那,下面呢?」

  「這里是陰部,因為是處女,所以緊閉著。」

  米倉用拇指指著。

  「老師啊,你也自己常常自慰嗎?」

  香澄無力的搖著頭,已經沒有抵抗的力量了。但是相反的官能方面卻無法自己
控制,如同在乾草上點燃火般的熊熊燃燒著。

  「前輩,這樣作的話,處女膜是不是會破?」

  「放心好了,處女膜並不如你們所想像那樣。」

  說著,米倉突然冷靜下來。

  「米倉前輩,讓我們也摸摸看。」

  「我也忍耐不住了!」

  其中也有露出肉棒,用右手正在自慰者。

  米倉用右手抓住香澄的下巴,一直看著她的臉孔。

  「老師,感覺如何,下部都濕了吧,不害臊嗎?」

  被道出心事,香澄直搖頭。

  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覺得被看到而已。

  「啊,真的,好濕!」

  「有感覺嘛!」

  「實際上是來偷看我們的裸體,是嗎?」

  香澄感到愕然並試著抵抗,但是四肢皆被帶子綁住,完全動彈不得。

  一個人解開香澄襯衫的鈕扣,和內褲同樣是圓點花的胸罩披扯下,露出乳房,
豐滿的乳房被胡亂的撫摸著,可憐的小乳頭被吸吮的無知覺。

  下半身敏感部位,不是被手指,而是有一極柔軟且熱的東西所接觸,這種和光
滑的肌膚觸摸不同,香澄內心感到強烈的震驚。

  不知是誰正輪流用舌在舔她的下部,感到有黏黏糊糊的唾液及口水。

  甚至被反綁的雙手及腳,都有人正在舔著。

  「老師,不好意思,將你的嘴巴塞住。」

  米倉將香澄口中的內褲拿出,並壓在她的下腹部。

  「你看,我要咬了,盡可能咬吧…」

  第一次的男性特別興奮。

  已經不行了…處女的身體,初次被這種銷魂般的陶醉感及交錯出現的喜悅所觸
動。

  香澄已完全失去自我,好幾只手,好幾十根手指頭,然後還有唇及舌,男人依
照自己喜歡的方式正在玩弄、凌辱這位性感的年輕女大學生的身體。

  任由口出髒話的米倉,一半是自虐,一半是欲情的愛撫。

  (這一切都完了,完全被糟蹋了)香澄有這樣的感受。

  香澄開始奮力的掙扎,大夥兒更加高興,並且口出穢言的咒罵香澄。

  「上課中那種高傲的態度到那去了?」

  「剛才威風到那去了?」

  「那麼的潤,叫的那麼大聲,不覺羞恥嗎?」

  「你看,手指插入時就興奮…」

  香澄連想要控制自己身體所表現出淫媚的動作都沒有力氣。

  倒不如說是在被污辱中,香澄直覺的感到被虐待的喜悅,希望更淫亂更下賤。
香澄的不自在,而熱惰的呻吟使學生們的欲望爆發。雖然美麗的容顏已被淚水
所浸濕,但是卻被小且柔軟的舌所吸吮。

  難以形容的感觸及女教師墮落的表現,連米角都想像不到。

  (快吃!老師!)

  香澄閉著眼睛安靜的吸吮著這個年輕男孩的肉棒。

  不管如何,這些男孩並未奪去她的處女,當然香澄所受的驚嚇是超過這個。

  如果沒有破處女膜就不算犯罪,是萌生善心,還是不曉得方法,總之香澄雖被
凌辱,但卻仍然是處女。


【老奸巨滑的色狼】

  「宮崎小姐。」

  被搖開肩膀,睜開眼睛時,看到佐佐露出擔心的眼神,總之似乎是昏了過去,
五個學生早已不知去向,只有香澄被遺棄在這充滿男人汗臭及香煙味的房間里。剛
才並不在意,這惡臭此刻卻感覺特別強烈。

  佐佐親切的抱起香澄,走到屋外,凌亂的服裝,俟香澄注意到時已整齊多了,
一定是剛才佐佐幫她整理過。頓時對佐佐的看法改變了,直到上車香澄一句話也沒
問。

  對於心情惡劣的香澄來說出現一絲喜悅。

  「參加完教育委員會,有些東西還放在學校,順道回來拿。」佐佐一邊開車一
邊打開話題。

  「拿了忘記的東西之後,來到停車場的途中,看到空手道房的燈光還亮著,覺
得很奇怪,便過去瞧瞧,已經過了七點,怎麼會還有人呢?」

  於是問香澄說道:「有什麼事就告訴我,隨便從那里開始都可以。」

  「…」

  「被強暴了吧!」

  香澄默默的點頭。

  「是空手道的學生。」

  香澄再次的點頭。

  「知道是誰?告訴我名字!」

  香澄搖著頭並放聲大哭。

  「到那里稍為休息一下吧…」

  佐佐說著,照樣露出色迷迷的眼神注現那只在微暗車內座位上的皙白美腿。

  佐佐所帶去的是高速公路旁的小汽車旅館,對於這種地方,即使沒來過的香澄
也不排斥。對現在的香澄來說,到那里皆可以,只要能休息就好了,因此也就不太
在意佐佐的態度,平時的話,香澄是絕對不和其他的男人到這種地方。

  佐佐從車後座拿起一個似乎很重的黑色皮箱提在手上。進入屋內,香澄先去淋
浴,當脫掉被沾污的衣服時,發覺到自己沒有穿內褲。

  香澄稍為洗了臉,佐佐進到房間時,自己到底是副什麼模樣躺在那里,模糊的
印象是學生將她的兩手兩腳松綁後所留下的羞人模態。

  但是學生們絕對不會幫她整理衣服,從襯衫裸露出的乳房,當然連裙子被拉上
來的腿部到陰部都被看見了。

  對於給予幫助的女人不存懷疑心是不大妥當,對於眼前半裸且已昏厥的女人,
普通的男人會有何感覺呢?特別是對方是平常就盯住自己的人,難道不會起邪念嗎
?由於是喪失意識,所以要強暴是很簡單的事。

  如此說來,當時確實感覺到佐佐的左手有伸到裙子里面。

  香澄慌張的搖頭。

  (我在胡亂想什麼,太失禮了,對救我的先生有如此的想法,我太多心…)

  明亮的浴室內,香澄將學生沾在自己肌膚的汗水及唾液完全的洗盡,但是再怎
麼洗總覺得洗不乾淨。

  張開兩腳,用手指清潔一下陰部,由於遭水的衝洗,陰部顯得格外鮮紅。

  這里被窺視、虐待,甚至於被舔過…

  想到此,再次感到震驚,陰部頓時疼痛起來。

  用小指稍為的撫摸陰唇,感覺一陣舒服浮上心頭,熱水滴打在美麗的肌膚直叫
人要抽搐般的打哆嗦。

  (怪,會有這樣的感覺)

  香澄幾乎沒有手淫的經驗,高中時代,由於好奇,曾經有過二、三次,一點也
不覺得舒服。和高獺初吻的那晚,終於手淫,雖然當時是有相當愉快的感覺,但是
還未達到情欲的高潮。

  為什麼今天的那時會有這樣的感覺?

  想到此,發覺佐佐在場,香澄很徹底將身體洗淨然後出來。

  忍耐穿著沾污的衣服的香澄回到房間里嚇了一跳,佐佐從冰箱里拿出啤酒,自
己在那里喝。

  「啊,你在喝啤酒。」

  佐佐淺黑的臉部漲紅,仍然一副色迷迷的,很詫異的說道:「老師才更要喝啤
。」

  香澄沒有穿內褲,顯得非常緊張,在佐佐面前合攏著雙腿坐下來。

  「可以嗎?」

  「什麼事?」

  「喝完啤酒之後的開車嗎?」

  佐佐打斷香澄的詢問,露出曖昧的微笑,規勸香澄喝碑酒。

  香澄拒絕喝,但是佐佐堅持的為她倒了一杯說:「只要喝一杯就好。」

  看香澄喝下之後,佐佐開口說:「如你所言,我喝完啤酒之後是不能開車的,
所以,今晚要住在這里,當然是和你啦,宮崎小姐。」

  「你…」

  佐佐的臉,霎那間變得非常陰險,香澄呆呆的望著他。

  「宮崎小姐,我有二個理由不能帶你回家,今天參加教育委員會,我被內定為
新設立的縣立高中的校長,而校長的外甥萬一被知道對女實習老師施暴的話,我就
完蛋了;另外一個理由是我剛才撤了謊,老實說,你從校舍到空手道房時,我剛好
在學校停車場,所以就跟在你後頭,學生們在房間里對你的施暴,我全部都看到了
。」

  「…」

  香澄啞口無言,但仍然追問下去。

  「那你為什麼不救我?」

  雖然香澄的口吻是責問,但佐佐卻狡猾的笑著。

  「當初我確實是想要救你,但是我猶豫一下,想要了解你的本性。只有三星期
觀察你太短了,可以說我們倆是臭味相投。即,宮崎香澄對於別人的眼神顯得特別
的敏感,可以說是性的興奮,你就是有這種性癖的女人,所以我的看法是沒錯的,
宮崎香澄被五個學生窺視到陰部…」

  「討厭,不要說了!」

  香澄掩著耳朵,激動的搖著頭,心里連自己對這樣的說詞都感到非常的慌恐、
震驚。

  對香澄來說,與其貴怪佐佐的卑鄙手段,不如是後悔自已不知羞恥的跟來這家
汽車旅館。

  但是,後悔也無濟於事,總之,不逃跑的話,自身即不保,絕對不被這麼討厭
且卑鄙的男人擁抱,光想到就覺得惡心,看看還是死了算了。

  香澄的胸中,猛然涌起反抗心,同時,腦筋變得遲頓,眼前視線變得一片模糊


  想到是吃了安眠藥時已來不及了。香澄意識到桌上放著二種啤酒時,睡魔已向
她招手了,上半身倒在佐佐的手臂里。

  看到香澄在空手道房內的奮戰,佐佐慎重的搖搖香澄,本來只是一位小女孩,
佐佐是很容易強奸的,但他仍然很小心行事。

  將一副睡臉的香澄放在床上,佐佐從箱子里拿出照相機及繩子,首先將躺在床
上的年輕女大學生的姿態照下來,然後解開襯衫的鈕扣,將胸罩往上拉,露出豐滿
的乳房。

  「好久未曾看過女大學生了。」

  佐佐按耐不住的拼命舔著被熱水沐浴過的豐乳。左邊乳房舔完了,就舔右邊的
乳房,那麼柔軟又豐滿美麗的乳房。

  而如豆粒般的可愛乳頭被中年男子的唾液及舌頭所舔,馬上就變得膨脹且堅硬


  如嬰兒般柔嫩的肌膚,即使舔幾個小時也不覺厭倦。

  佐佐暫時停止劣行,將香澄的頭放在枕頭上,一手握著乳房一手伸入裙子內,
將兩腿張開,從腿部到陰毛,陰部盡在眼前。

  按下快門後,接下來是要取更大膽的鏡頭,牛仔布的迷你裙只是陪襯而已,將
雙腳張開成M字型,皙白的大腿間,女大學生的陰唇明顯可見。

  佐佐用肥胖的手指將陰唇撥開,並且將香澄的兩只可愛的小手指插入內部。

  「嗚…嗚…」

  小聲發出嘆息,香澄的頭倒向左邊。佐佐驚慌的抬頭,直到香澄沒有再動為止
,看一下照相機,透過鏡片被照相的香澄比肉眼看來更顯得有色情相。

  為了增加精彩鏡頭,佐佐用舌頭舔香澄的嘴唇,香澄的嘴唇豐滿且柔軟,佐
佐胡亂的吻著。

  從嘴唇開始散發著一股熱情,煽動著佐佐,但是男人應有舉動他卻沒作,只是
拼命的拍照。

  不舒服的張開眼睛,頭顯得特別重,耳朵鳴鳴作響,而且胸中作嘔。看到白色
的天花板及強烈的燈光,意識到自己的所在之處時已經有好一段時間。

  「你醒了,宮崎小姐。」

  聽到此聲,頓時清醒過來,焦點前面是佐佐,香澄慌張的想起身,但是四肢已
被繩子綁住。

  左手和左腳,右手和右腳綁在一起,甚至於在薄的被單下香澄裸著身體。

  「怎樣,要不要來一杯?」

  佐佐手里拿著啤酒瓶及杯子,漲紅著臉靠近香澄。

  「不要過來,不要!」

  香澄急忙扭動身軀,沒有注意到覆蓋在身上的被單似乎要掉到地上。

  雖然已經看過髒物,但是卻又故意蓋上被單來煽動香澄的羞恥心。

  「喝下吧,你會覺得舒服。」

  當杯子接近香澄時,香澄擺頭的說:「不要!」

  「喝下之後,等下會覺得舒暢,討厭的話,我要用嘴灌你。」說著,抓著香澄
的下巴,將嘴巴內所含的啤酒硬是灌入香澄的嘴里。

  「嗚!嗚…」

  香澄拒絕,所以大半的啤酒都流到嘴外。

  (唉喲?)

  香澄發覺到佐佐的舌頭已經舔過她的乳房,或許下半身也被他糟塌了,想到此
,對於自己的遭遇感到特別傷心。

  「喂,不要把床單弄髒。」說著,佐佐將床單拿走。

  「不要,拜托,不要拿走床單。」

  「那麼,乖乖的聽話,說你希望我用嘴你啤酒。」

  佐佐的手在床單內亂摸,撫弄著香澄的乳房。

  「啊,不要,老師,拜托用你的嘴我啤酒。」

  香澄一邊稍為擺脫佐佐手般的扭動著身軀,一邊拜托著佐佐。

  即使在學校被他看到施暴的情形,在自己喪失意識時被他所玩弄,但目前也不
想讓佐佐看到自己裸露的身體。

  當佐佐的圓臉靠近時,香澄自動的將眼睛閉上,任由帶著香煙味及有酒臭味的
嘴中將啤酒注入自己的口內。啤酒由於佐佐的唾液變得微溫,香澄頓覺不舒服。

  灌入有一定量的啤酒,一半都有吞下肚里,佐佐的嘴唇和香澄重疊時,舌頭不
斷的在香澄嘴里打轉,香澄即想拒絕,由於鼻下的胡子感覺特別討厭。和這個相比
較,與高瀨接吻是何等的甜美、浪漫。

  最後,鼻子被架高,很痛苦的張開嘴巴,舌根都被吸的毫無知覺,這種接吻至
始至終都覺得很厭惡。

  「這個東西一定要給你看。」

  佐佐很高興,笑嘻嘻的拿出照片。

  「啊…」

  香澄不由得目瞪口呆,這個剛才佐佐用拍立得照相機照的,很多張是從各個角
度拍攝香澄的陰部。

  「你看,不僅僅是裸體,美麗的女大學生,不得已怕別人看見的手淫現場表演
照片,實際上你的情形並不怕別人看到。」

  確實這張照片照的很傳神。

  接著從襯衫內露出的乳房,撥弄陰部潤的手指,甚至於光滑的半開嘴唇,閉
上眼睛的出神表情,真的可說是佳作。

  「聽說你的父親是B縣的議員,這次選舉海報要是采用這張的話,效果一定很
好。」

  「不行,怎麼可以用這種作海報?」

  對香澄來說,要是讓一直深愛著自己的父親看到自己墮落的樣子,曾受很大的
打擊,要是真的貼出這種海報,父親的議員壽命就此完蛋了。

  「要是不想公開這些照片的話,就把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情完全忘掉,可以嗎
?」

  香澄含著淚水勉強的答應。

  「好了,如果想要拿回這些照片的話,無論在學校或是任何地方,都要聽話,
並且絕對服從。」

  不知不覺中,佐佐的臉變得充滿欲望及恐布的表情。

  「照片在實習結束時還給你,從今天起還有三天,宮崎小姐。」

  「要怎樣作才行呢?」

  「只要讓我高興就可以,你應該也會很高興,總之你似乎有暴露狂。」

  「胡說。」

  「是不是胡說,試試便知道。」說著,佐佐將床單拿開。

  發出小聲驚叫的香澄,裸著身軀雙腿並攏。

  「現在你沒有什麼可以隱藏了,你在睡覺時,我已仔細觀察過,似乎仍然是處
女,顏色很漂亮,但是由於過份的手淫,形狀有變,顏色也變黑,最好是注意點,
剛才我看到你在浴室內的手淫動作。」

  佐佐所站位置旁邊的玻璃可以一目了然的看到浴室內。突然,香澄開始興奮,
頭腦中的血液升高。

  「來,張開雙腳,我想看看。」

  佐佐用低而有力的語調說,香澄心中亂麻,對這種男人張開自己的身體是非常
厭惡的。可是,香澄的心中,不知不覺,起了邪淫的念頭,反正已被佐佐玩弄過,
還是乖乖的聽話較好。

  這是很下流且淫亂的想法,香澄雖然激起了強烈的厭惡自已,但仍畏縮縮的將
雙腿張開。

  香澄很害羞希望能馬上將雙腿合攏,但是卻抵不過暴露身體所帶來不可思議的
快感。

  即使閉上眼睛,也了解到從和佐佐初次見面開始,感覺到的那種厭惡的眼神就
已經盯住她的大腿。

  只要想到此,香澄的下部就會濕潤,大腿的底部,鼓起的小丘上,茂盛的陰毛
,以及美麗的陰唇,都被這位討厭的中年男子不斷的注視。

  和在學校時被施暴的情形相同,香澄此時的意識也仍然是模糊的。


【污辱的閃光】

  佐佐的手指知道陰唇的左右已經張開,流入體內的空氣,使得香澄低聲的呻吟
,四肢隨之伸直,和空氣相混,溫暖的氣息感染到陰唇,使陰唇變得更加濕潤,如
吸水般,佐佐的嘴唇及舌頭不斷的吸著柔軟的陰唇。

  「啊!」

  香澄輕輕的擺動脖子,臉左右搖擺著。當舌頭接觸瞬間,從膝到大腿的肌肉突
然抽搐,有著一股舒服的欲望。

  同時,佐佐的胡子不斷的搔弄著陰毛,胡子和陰毛相摩擦,而舌頭不斷的舔著
陰唇。

  慢慢的用舌頭舔著陰唇,「啊!啊!」香澄感到極端的興奮。

  同時這種興奮感頓時傳遍整個身體。

  佐佐繼續的施展他的舌技,錯開胡子,直接愛撫陰唇,被敏感的胡子所刺痛而
毫無興奮感的香澄又再度達到高潮。

  雖然稍為有點疼痛,但是卻有著從來未曾有的強烈的新鮮感。

  香澄狼狽極了,和自己的意志相違背,身體非常順從且有著淫亂的反應。

  想到對方是像佐佐這樣的男子,只有流淚、後悔,也沒有其他辦法,而且佐佐
由於自己即將升官之故而凌辱了香澄。

  將來立志要作偉大教育家的香澄來說,這種卑鄙、骯髒的手段是不應該允許的


  可是,一向堅強的自己,也被佐佐那老練的舌技所愚弄的喘不過氣來,一時也
忘了女大學生應有的謹慎態度,生平第一次有著愛欲的喜悅。

  再不停止不行,香澄拼命的忍耐著,可是,佐佐所觸發的感覺是如何呢?佐佐
用胡子摩擦著如真珠般可愛的陰唇,同時用舌潤陰唇,直到發出淫靡之音,而香
澄從齒間發出輕微的嘆息。

  「不、不要嘛!」

  香澄知道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所以苦苦哀求。

  乾脆快一點被強奸算了,這樣總比用手指玩弄著潤的陰唇,用舌頭舔著以及
被窺視來得快樂。

  雖然希望如此,但是佐佐早已看穿香澄的心,用手指玩弄著已經開口的陰唇,
同時用胡子加以刺激,忍耐不住的香澄終於發出大聲的呻吟,在香澄美麗女大學生
的皙白的大腿間挾著佐佐的臉部。慢慢的,如浪花般起伏的愉快感,連自己都不知
如何才好。

  「不要,好可怕喲!」

  香澄興奮的哭泣說道,並且瘋狂的搖著頭,香澄的表現完全在佐佐的預料中。

  害羞的陰部任憑佐佐用舌頭、手指、胡子玩弄著,暴露出處女最害羞的痴態。

  甜美、銷魂般的快感已經到達香澄的陰部,失去自我意識的香澄達到性的高潮


  四肢直打嗦,胸中當然跟著起伏,暫時有朦朧的陶醉感。

  恢復意識的香澄,對於自己所表現的淫亂姿態感到羞恥,如同小女孩般一直抽
鼻涕。

  可是,當興奮之餘,佐佐的虐待並未停止。

  香澄的手腳皆被綁住而俯在床上,正好是上半身向前而屁股往後抬高的樣子。

  圓滑,抬高的屁股間,香澄自己都看不到的陰唇正被盯住。

  「啊…」

  突然有手指伸入,香澄懊惱的擺動屁股,被玩弄的部份非常痛。雖然如此,與
其說是肉體的疼痛,奇妙的是,煽動起官能而有著隱隱興奮的感覺。

  「好漂亮的屁股,這三天中,這里是屬於我的。」

  「啊,老師,請饒了我吧!」

  當香澄發出輕微的哭聲時,佐佐卻不在乎的笑著,並且開始行動,嘴巴靠近,
用舌頭在陰毛部分舔著。

  「啊,不要嘛!」

  不知道此行為反而煽動著香澄,而使她不停的擺動著屁股,舌尖不停的搔動著
陰唇,性慾的陰唇被舔的潤,這回有如細小管子般的東西,正刺入陰唇中心部位


  香澄顯得吃驚,是從排泄器官處注入某種液體,等到佐佐顯示出空的容器才知
道是陰部灌腸。

  「這是第一次,對你來說,以後每天會實施一次,別忘了!」

  佐佐再次面向香澄,用嘴唇舔著充滿汗水的柔嫩肌膚,這次不僅僅是下半身,
包括乳房、美麗的脖子到肩膀、腋下、腰、肚子,以及手指等相互有唇及舌舔著,
還有陰毛部分也不放過。

  佐佐蠢動的舌頭,使得香澄幾乎失去理性,如魚得水般顯得格外興奮。

  剛才才達到高潮,感覺性強的女大學生所散發出的潤。

  而且腸內起了異樣的變化,香澄早已無法控制自己的肢體,要如何才好呢?香
澄不斷的哭泣,只有任憑佐佐的嘴唇不斷的玩弄自己的身體。

  佐佐用流出的水不斷的撫弄著陰唇。

  「不要弄那里,討厭!」

  激烈的反抗聲,陰唇部分頓時收縮起來,舌頭所觸發癢癢的感覺,不由得使屁
股的深處隱約可見。

  「拜托,讓我去一下洗手間。」

  「不行,再忍耐三分鐘!」

  「可是我…」

  說到此,香澄被突然而來的興奮抽動著臀部。佐佐整個臉已經埋入女大學生的
大腿間。

  其間,快樂及痛苦夾雜著,香澄一下呻吟,一下喘息,扭動著身軀。

  佐佐仍然沒有要奪取香澄的處女。

  「洗手間在那里,去吧。」

  「老師,拜托將繩子解開。」

  「不行,就這樣去洗手間。」

  「這樣的話,走不動的。」

  「誰說的,不想去的話,就不要去。」

  佐佐開始照在床上兩手兩腳皆被綁住身心痛苦不堪的女大學生的姿態。

  難道要叫我在床上小便嗎?香澄一邊流著眼淚,一邊移動著身體準備下床,但
是四肢皆被綁住,所以當右肩往前時,整個屁股都跌到床下。

  「唉喲!」

  蹲下的雙腳支撐著香澄的身體,雙手雙腳交互的移動,開始步伐蹣跚的走著。

  正如同剛剛會走路的小雞般,動作非常不靈活,對香澄來說走這幾步可真要費
盡力氣。縱使走路的姿態不好看,但還是要去洗手間,已經完全喪失美麗女大學生
的光彩及尊嚴了。

  歪斜著充滿汗水的臉,難過的無法喘氣的走路姿態,佐佐從正面、側面、後面
都完全將她照下來。

  「拜托你不要進來。」

  好不容易來到洗手間的香澄,看到佐佐帶著照相機跟進來,不禁哭泣的大叫。
已經是極限了,腹部被割般的疼痛及急迫的排泄感終於傾囊而出。

  弄髒的白色的便器,以及香澄歪斜的臉上露出喘息般的表情都被照相機完全的
拍攝下來。


【貪得無厭的弄虐】

  「宮崎小姐,請過來一下。」

  香澄動一下肩膀,是第二天的中午休息時間。昨晚所住的汽車旅館帶回學校的
香澄,不知佐佐什麼時候又要提出無理的要求,從早開始就如同小白兔般的戰戰競
競。

  但是佐佐卻玩弄著香澄的心,和平常一樣露出色迷迷的眼神盯著香澄的大腿間


  終於來了,香澄無奈的走到佐佐桌邊。

  「怎麼啦,今天看起來很沒有精神?」

  抽著香煙的佐佐佯裝不知的說著並點著火。

  「沒有啦!」

  香澄冷冷的回答並且坐下來。

  「是這樣的,你的實習到明天為止,今天和明天要作小小的測驗!」

  佐佐的桌子在最靠牆壁,剛好是午休時間,大部份的老師都到外面去打目前校
內正在流行的羽毛球,職員室內只有數名教師。趁此大好機會,佐佐將左手伸入迷
你裙內,不斷的摸索著。

  香澄顯得狼狽極了,桌上所堆積的書本剛好遮蓋住,對面坐的則是愛說話,裝
腔作勢的荻原滿子。

  老小姐的滿子,表情相當沈著,但不時的說著香澄迷你裙內部的壞話。

  當然,不僅是學生,連教員們也對這位有人緣的實習教師產生嫉妒之心。

   *   *   *

  香澄小心不引起滿子注意的將膝擺開,可是佐佐毛茸茸的手來回的撫摸著皙白
大腿。

  香澄拒絕的抓住手腕。

  佐佐輕輕咳一下。

  「這里有些測驗問題,可以作類似英文作文的測驗。」

  一邊說著,一邊將便條紙上所寫的字拿給香澄看。

  『腳張開,否則要公開照片。』

  看到佐佐從胸中口袋處略微拿出照片時,香澄慌慌張張的點頭答應。

  當香澄將膝緩緩的張開時,佐佐將自己的膝插入,使香澄的雙膝張的更開,甚
至於牛仔布的迷你裙都被捲上來。

  香澄不由得大驚,對側的荻原滿子如果站起來的話,將會看得一清二楚,同時
,不曉得什麼時候誰會從右手邊的門闖進來。

  幸好有穿內褲,今天早上,佐佐從黑色皮箱中取出來,借給她的。

  有收集內褲興趣的佐佐從其中選出一件最小、淡藍色的比基尼交給她,穿上這
件,香澄的屁股變得非常緊繃,走路、坐下時,屁股的敏感部位如同被咬般。

  為此,香澄不斷的跑洗手間,拉一拉快要掉下去的內褲。

  「你接下來的課是三年A班,利用上課時間作測驗,問題你自己想。」

  「是…」

  拿起紙和教科書時,又再次看到便條。

  『現在馬上脫下內褲』香澄搖搖頭,照樣佐佐又把照片拿到桌上,沒辦法只好
照辦。

  總之只要荻原滿子沒有注意到就好,等下如果她要去洗手間而站起來,或是其
他教員闖進來,只有聽天由命了。

  一邊注意著滿子的樣子,香澄將內褲脫到大腿的中間。

  這時滿子從強烈深色眼鏡的那一方朝這邊瞥了一眼。香澄慌張的坐下,假裝露
出微笑,滿子奇怪的從書架邊朝這邊窺探。如果她站起來的話,就糟了。

  「荻原老師,此次期末考的范圍是…」

  作出輕微的咳嗽聲,佐佐出來解圍。其間,香澄的內褲已經掉下來在膝部,只
要雙腳再稍為一動,淡藍色的內褲就會掉到腳底。

  於是,佐佐故意去撿掉在地下的原子筆,然後從香澄的腳上將內褲取下來。現
在是香澄整個屁股坐在椅子上,那種滋味實在不好受。

  手中拿著肉褲的佐佐,從抽屜內取出一塊白布,聞一聞內褲的味道之後,將其
用白布包起來,放入褲子的口袋內。

  這個人實在很奇怪,香澄對於不奪取自己的處女,而只是提出奇怪的要求的佐
佐,不但很輕視但又相當同情他。

  香澄在旁邊作測驗題的同時,佐佐的手指一刻也沒有離開她那柔嫩皙白的肌膚


  香澄很討厭他的舉止,真想要大叫一聲,可是佐佐卻完全不在乎。

  當然,對於這樣的舉止佐佐感覺意猶未盡,於是他從黑色的皮箱中拿出淫藥,
用手指撈取一些涂在香澄的大腿,當然里部以及陰唇都涂上,直到午休結束,佐佐
肥胖的手指皆在玩弄香澄的陰唇。

  午休後的第一節課是昨日施暴香澄學生中一人板田的班級。

  香澄不被允許穿肉褲,裙子又很短,當上樓梯時可想像到那種窘相。一想到萬
一誰從下面往上看的話,或是在樓梯間跌倒的話,香澄走路變得不靈活。

  看了一下部份學生,當然誰都沒有注意到香澄的身上有任何異樣,以後再也見
不到這位實習老師,而感到依依不舍的學生也有。

  「實習是到明天為止,貴班今天是最後一堂課,在這里想了解我三周來的教學
同學到底吸收了多少,所以想要作一個小小的測驗和成績無關,大家把心情放輕松
。」

  將試捲紙分給學生之後,香澄開始在黑板上寫上測驗題目,由於講台是高起,
況且沒有將手伸長的話是無法寫到黑板的最高處。

  而午休所涂上的乳液,現在突然發生作用,香澄感覺到學生們有些視線並不在
黑板而是注意在她那美麗的屁股到大腿,香澄的官能頓時感到厭惡,但也受到刺激


  香澄在寫問題時,用半身力,為了防止滲出來的液體向外流,緊開雙腳,如果
不這樣的話,由於沒穿內褲,淫靡的液體將從大腿內部流到迷你裙的下面。

  教室里充滿了考試的氣氛,香澄所要作的工作是監督學生們作測驗,但是這回
並不是,香澄坐在講台中央的講桌前看著書,這個講桌較高,而且前面及兩側都有
板隔起來,所以下半身作怎樣的動作,是不用擔心會被看到。

  香澄拼命的想克服催淫劑所產生的效果,咬緊牙根,緊握雙手,不停的摩擦兩
膝,但是陰唇卻異常發癢,一種妖媚的氣息出現,接下來便是流出液體。

  實在無法忍耐到下課時間,但是如果測驗途中跑出教室的話又不太妥當。

  香澄於是一面拿出手帕擦拭著臉上的汗水,一面環視一下教室。

  學生們都埋頭寫考捲,香澄便面向下面,稍為將屁股往前移,能將膝張開,用
手帕擦拭大腿內部。

  用手帕擦拭陰毛到陰唇時,膝蓋輕輕的打了個哆嗦,香澄希望能盡快結束這場
測驗,為了完全的擦掉污垢,必須將手帕放到陰唇中央,如此一來,才能吸液體。
當用手帕擦拭大腿時,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從指尖流出,香澄於是緊握雙手。

  不行,絕不能在這里,香澄拼命的告訴自己,將手巾抽出時,幾個學生注意到
老師的異狀,看了一下香澄。

  「不能看別的地方!」

  香澄好不容易的開了口,內心卻受到極大的衝擊,這是因為產生激烈的淫亂妄
想。

  一定要在這個桌子的前面打開陰唇,學生們不清楚怎麼一回事,我到底現在作
什麼?

  想到此,頭昏眼花似的感到羞愧,同時從陰唇處流出大量黏黏的液體。香澄慌
張的但已來不及將陰唇閉上,只好趕快拿手帕去擦拭。恐怕已被學生看到她的舉止
,沒辦法身體又再次燃燒起來。

  (拜托,請不要看,老師這個樣子很難看)

  口中數度喃喃自語,而兩手卻伸入迷你裙內,張開雙腳,用手指用力撫弄陰唇
,使感到更舒暢。

  啊…已經作了,就裝作沒看到吧,老師的陰唇已經非常濕潤了,你們看…手指
、陰唇、大腿都已經黏答答,被你們看到的話,會馬上變的不舒服,這里是女性最
敏感的部位,本來是像珍珠般的堅硬,不知不覺中已變得如此紅潤、柔軟且膨脹。

  意識早已變的模糊,連自己都搞不清楚。

  「宮崎老師…」

  聽到此叫聲,恢復清醒的香澄,發覺一半以上的學生都往這邊注視,一下顯得
非常慌張,連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沈醉在妄想中有多久。

  香澄屏息看著發問的學生。

  「什麼事?」

  「老師,我有問題!」

  舉手的學生是坐在最後頭靠窗邊的空手道社的板田,本來香澄在監督考試時有
義務要在學生們之間巡視。

  很快的拭擦了陰唇,香澄將手帕藏在所看的書中,站了起來。

  離開位置時,慌忙將雙腳合攏在迷你裙內,沒有穿內褲,所以只要稍為動一下
從陰唇口處便會流出液體。

  香澄走過學生們的位置來到板田前面,很熱心的問他,對方就是昨天玩弄自己
的其中劣學生之一。

  「老師,這個字不會念!」
















0.0141298770905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