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普通的家人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噹噹…”

  海關大樓的鐘聲驚起了早飛的鴿子。

  “希遛遛”的鴿哨聲,夾雜著黃浦江上的外國輪船的汽笛聲、畫開了上海晨
曦時的薄霧--上海醒了。

  有軌電車的“叮噹”聲,倒糞車的“幫幫”聲,摻雜著買早點的吆喝聲,一
條一條弄堂,一間一間石庫門都開始有人走動。

  寶慶裡的張家姆媽(姆媽:媽媽)劉愛蘭早早地出去給兒子女兒和孫女買來
了早點。

  在跟鄰居打好招呼後,她一手拎著用一根筷子穿著的油條,另一只手端著盛
著豆漿的鋼精鍋,鍋蓋翻轉著,上面是一大堆南翔小籠。

  她用肩膀推開黑色的大門,邊越過天井向客堂間走去,邊大聲招呼:“小川
,小娟,下來吃早飯啦。”

  等她把早點在客堂間的八仙桌上放好,還不見一子一女有什麼回音。

  匆匆地在竈披間洗好手上油條的油膩,她轉身“”地向樓上走去,邊走邊嘀
咕著:“這兩個小懶迫鬼(懶鬼),介晚(這麼晚)也不起來。都要等我做娘的
拉被頭。”

  先拉開後樓的女兒房間,只見還在讀高中的女兒張小娟只穿著一件小背心,
蓬松著一頭秀發,睡眼朦朧地坐在亂蓬蓬的被子中。

  做媽的當然心疼女兒。

  愛蘭一把把衣服披在女兒的肩上:“天介冷,衣服也不穿。當心受涼。”

  小娟迷迷糊糊地問道:“姆媽,幾點鐘了?”

  “快七點了,晚了?”

  “啊呀!上課要遲到了。姆媽幫我被頭折折。”

  “不要急,不要急。慢慢來。晚了讓你哥哥喊黃包車送儂。”

  幫女兒收拾好床鋪,愛蘭看看兒子的前樓還沒有動靜,做媽媽的只好再去叫
兒子。

  打開前樓的門,裡面還是黑黑的。

  她上前拉開絲絨窗簾,回頭一看,大銅床上的兒子,仍然擁著錦緞被面的被
子,在呼呼大睡。

  她一把掀開兒子身上的被子:“懶鬼,起來了。儂昨天夜裡不是讓我今天早
一點叫你嗎?!”

  兒子翻了個身,嘴裡嘟囔著:“姆媽,讓我再困一歇嗎。”

  男子早上陽氣足,兒子張小川這一翻身,頓時把前面那塊鼓鼓囊囊的地方暴
露在媽媽的眼前。

  雖說還隔著一條短褲,但也足夠讓寡居很久的愛蘭嚇了一跳,連忙轉過頭:
“小川,已經七點鐘了,不早了。再晚一點豆漿都冷了。”

  說完轉身就下樓去了。

  不一會,一家三口都洗漱完畢坐到了客堂間的八仙桌旁。

  小川看看只有三個人,便問媽媽:“姆媽,婷婷呢?怎麼還不下來?”

  婷婷是小川的女兒,才三歲,明天就要到一家有名的外國修女辦的住讀幼稚
園讀書去了。

  愛蘭答道:“今天讓小人睡個懶覺。明天到外國幼稚園就沒有懶覺睡了。”

  媽媽拎起桌上的罩籠,妹妹就叫了起來:“啊!有小籠饅頭。”

  提起筷子就挾了一個。

  “當心,當心湯水濺到你衣服上。”

  媽媽一邊給兒女倆倒豆漿一邊提醒著。

  “來,阿妹。阿哥幫你倒點醋。”

  “謝謝阿哥。”

  小川給自己和媽媽也倒了一碟醋,然後也挾了一個小籠饅頭:“阿妹,阿哥
教你一手。看著:輕輕提,慢慢移,先開窗,後唆湯。”

  說著挾這醋碟裡的小籠饅頭,將邊上薄薄的皮咬掉一點,然後“孜孜”有聲
地吮吸掉小籠裡的湯水,再一口把小籠放進嘴裡嚼了起來。

  妹妹歡笑著拍著手:“阿哥真聰明!”

  愛蘭也笑了:“你這個小赤佬(小鬼),花樣經真多。”

  “我這個是跟我們報社裡的‘羅革裡’學的。你不曉得他用江北話說還要好
玩呢。”

  (注:革裡,訓音不訓形,舊上海對那些穿洋裝的職員一類人的一種貶稱或
玩笑,意思大概是要‘面子’不要‘夾裡’,底氣不足。)

  “哼哼,阿哥叫人家‘羅革裡’,人家不也叫你‘張革裡’嗎!”

  “好的不學。這麼大的人了,女兒都該進托兒所了,還這麼頑皮。該想想正
事了!”

  小川裝糊塗:“姆媽,啥正事啊?”

  “阿哥還裝傻!姆媽當然是問你啥時候再給我討個阿嫂回家。”

  小妹嚼著小籠向哥哥眨眨眼。

  小川索性裝到底:“老婆嗎?早就討過了。小人(小孩)嗎?婷婷也三歲,
可以上托兒所了。至於……女人嗎?相信你們的兒子和哥哥,花樣經是玩的來的
……”

  “我就怕你這個!外頭的女人……當心找個……”

  “嘻嘻,媽媽放心。哥哥是領市面的,不會找個‘女拆白黨(拆白黨:騙財
騙色的騙子)’回來。”

  “小川啊,要是有合意的就討回家來吧。討回來的放心……”

  小川見媽媽又要長篇大論的要自己結婚,連忙打了個哈哈:“姆媽,家裡已
經有你們兩個美女了,我還要在找什麼女人!阿拉姆媽阿妹都介(這麼)漂亮,
我外面跑了這麼多時候,是再也找不到比你們好看的女人了。看來要討老婆只好
從你們倆中找,姆媽才放心。”

  一句話,弄的母女倆滿臉通紅。

  愛蘭漲紅了臉不住的說:“要死,要死……”

  小娟則低下了頭用眼角瞟著哥哥吃吃的笑:“阿哥,儂真要命!連姆媽和我
的豆腐也要吃。不曉得儂(你)在外面是哪能(什麼)樣子!”

  小川乘機轉換話題:“阿妹,我說的不錯。你是年輕美麗、豆蔻年華,那不
用說了。你看姆媽:我們兩個子女都這樣大了,連孫女都有了;但是你看姆媽像
個做阿奶的人嗎?這樣年輕、這樣漂亮、這樣登樣(漂亮,多指穿衣服有樣子)
!旗袍一著(穿),身材賣相不要太好噢!”

  小娟定睛一瞧,媽媽今天果然與往日不同:一襲黑色絨質的旗袍,裹著那豐
腴白皙的嬌軀,頭上雲發曲卷,素顏映雪,越顯得雍容華貴,樸素端麗。

  愛蘭被女兒看得渾身不自在起來:“這樣看媽媽干什麼?看得人汗毛都要豎
起來了。”

  “姆媽,你真好看!這樣一打扮,別說不像我們的媽媽,跟哥哥站在一起,
簡直就像哥哥的女朋友。”

  “作死(找死)!你才像你哥哥的女朋友呢!”

  愛蘭被女兒說的臉都紅了,連忙解釋道,“今天是送婷婷上外國幼稚園入全
托,所以才穿得正宗一點。誰知你們兩個……”

  一家人歡歡笑笑的吃完了早點。

  小川一揮手:“小妹,走。跟哥哥叫黃包車去。”

  小娟挽著哥哥的手臂一起向外走去。


            ◆◆◆ 如塵的心事 ◆◆◆

  才來到馬路邊,一個穿著號衣的車夫就上來兜生意:“先生,太太啊,要黃
包車?”

  “先到閣智中學。”

  小川先把妹妹扶上車,然後命令道。

  “先生,太太坐好。”

  車夫答應一聲就跑了起來。

  等哥哥上了車,小娟嬌媚地摟住哥哥的肩膀,在哥哥耳邊輕聲道:“哥哥,
他叫我們先生太太哎……”

  小川把妹妹往懷裡一摟:“小妹,你是說他認為我們有夫妻相,把你叫做我
的太太,是有眼力呢?還是把你看老了,當做我的太太,太沒眼光了?”

  “哥哥你壞死了!人家當然是說……是說……”

  “講不出來了吧?!哥哥告訴你……叫太太是他又有眼光又沒有眼力……”

  “不要,不要。哥哥總是說話夾槍帶棒的……還喜歡吃我豆腐!”

  “瞎講。哥哥只是喜歡你嘛。那麼你說什麼意思呢?”

  說說笑笑,嘻嘻哈哈了一陣後,小娟把她美麗的下巴擱在哥哥的肩上,幽幽
的問道:“阿哥,你為什麼不再找個嫂子呢?”

  “小娟,你真的想再有個嫂子嗎?”

  小川的語氣也正經起來。

  “不是……你知道,我跟過去了的嫂子關系也不錯……”

  “只是不錯……不過,我也怕再找的人,不能像婷婷的媽媽一樣,跟你和媽
媽關系處的那樣不錯……”

  “謝謝阿哥,你為我和媽媽著想。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

  “你一直一個人,不會……不會……寂寞吧?”

  “寂寞?你說的什麼呀。我上有媽媽,下有女兒,當中有你這個乖巧的阿妹
,怎麼會寂寞?”

  “哎呀,阿哥!你又來了!我說的寂寞,不是這種寂寞,是那種寂寞。”

  “你看你,什麼這種、那種的?虧你還是這麼有名的閣智中學的高才生呢,
連國文都說不好……”

  “哎呀,阿哥,你那能……你是裝糊塗!”

  “阿哥什麼時候裝糊塗了?是你表達不清嗎。”

  “我表達夠清楚的了。我是問你……沒有阿嫂後……晚上會不會……寂寞!
壞阿哥。”

  “哈哈!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嗎。”

  “哪個女人愛上你真是觸黴頭,氣也要被你氣死了。”

  “你這麼恨我啊?”

  “哼!我那裡敢恨你,我只是愛你!”

  “噢?愛我?你真的愛我?那為什麼一直要勸我討老婆呢?”

  “是──啊!你不是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嗎?我愛你,是要你快找個
老婆來管管你。”

  “哈,你白費心了。家裡有媽和你管已經夠了,要娶啊,我看還是娶你好了
。”

  “阿哥,你又來了,人家不理你了……”

  不一會,黃包車就到了南京路。

  一輛有軌電車“噹噹”的響著鈴聲,從七重天那高聳的大樓下沿著亮的軌道
駛了過來。

  黃包車夫停了下來,等電車過去了,再拉起車船過了鋪著鐵藜木的繁華的南
京路。

  穿過南京路,再過兩條馬路就到小娟的學校了。

  沈默了一會的小娟忽然在哥哥的臉頰上親了一口:“哥哥,你要不是我的親
哥哥就好了。”

  然後跳下黃包車,就往學校大門跑去。

  留下一臉疑惑的小川。

  “先生,現在再到哪裡去啊?”

  終於車夫的詢問讓小川從驚疑中清醒過來:“申報館再過去一點。”


            ◆◆◆ 辦公室的風情 ◆◆◆

  “哎吆,‘張革裡’,你終於來了。”

  一進報社的大門,總編兼老記‘羅革裡’的帶著揚州腔的蘇北上海話就響了
起來。

  “啥事體(什麼事)啊?你這麼急?”

  “快,快!你昨天的那篇《天蟾大舞台與麒麟童》的稿子要快點趕出來。聽
說麒老板跟顧竹鄉越鬧越僵了。今天聽麒老板的操琴師傅說,顧竹鄉揚言要用硫
酸廢了麒麟童老板。麒老板昨天夜裡向外國水手買了把手槍,要跟姓顧的拼命…
…”

  “有這事?這可是個頭條啊!”

  “誰說不是呢!你把這段加進你的稿子,爭取今天晚報裡登出來。”

  “好!一來麒麟童周信芳老板的新聞,上海戲迷哪個不關心?我們的報紙又
可以搶個頭版;二來也造造輿論,嚇嚇姓顧的這個流氓,讓他知道戲子也不是好
吃吃的。”

  “你快趕吧。今天報社裡就你坐鎮了。”

  “噫,你做什麼去啊?”

  “聽說黃金榮有意幫他們擺平,我得去跟蹤采訪。”

  “小劉呢?”

  “今天跑馬廳開馬,他一來就被我趕去探‘馬經’了。”

  鬧哄哄了一陣後,報社裡安靜了下來,只有‘沙沙’的鋼筆畫在道林紙上的
聲音。

  小川埋頭憤筆疾書,終於不大會兒工夫就趕好了稿子。

  當他長噓一聲擡起頭,就看到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正勾魂攝魄的瞄著他……

  打發實習生把稿子送往印務所,報社裡也就只剩下他和美麗大眼睛的女主人
了。

  起身脫掉一直來不及脫的那件凡爾登呢西裝,小川慢慢的向那雙美麗的大眼
睛踱去。

  隨著小川腳步的臨近,美麗的大眼睛的美麗主人的美麗的肩膀明顯的僵了起
來。

  雖然她低著頭在紙上畫著什麼,但從她那雙不停的忽閃的長長的眼睫毛上可
以看出,她到底有多麼的興奮與期待。

  小川的腳步移到了她的身後,彎下腰,親昵地摟住豐潤的香肩:“蘇蘇啊,
你的衣服很單薄啊!”

  美麗的大眼擡也沒擡:“你忙完了?”

  小川的嘴唇貼近長長的秀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你的頭發真是噴香啊!
終於忙完了。”

  明顯的,噴香長發的主人呼吸開始急促起來:“辦公室裡還有別人嗎?”

  小川的一只手撫到了長發主人的柔滑的項下,另一只手順著肩膀滑過肩胛,
向下侵略過去:“我剛剛打發小學生意的(學生意:實習生)到印務所了,現在
只有我們兩個人……”

  “所以,你就對人家放肆了。是嗎?”

  小川已把她的臉扳向自己,只見那雙美麗的大眼睛已是水汪汪的鳳眼含春,
急劇扇動的鼻翼下,貝齒輕咬著下唇。

  在早已泛起紅暈的兩頰上親了一口,小川用輕的只有兩人才聽的見的聲音說
道:“小蘇蘇,我不但要放肆,還要……”

  “還要什麼?”

  小川一把把眼前的美人兒抱了起來:“還要在老地方讓你放水──第三種水
!”

  “哎呀!你好壞!”

  說完粉拳就落在小川的肩膀上。

  老地方就是報社的資料室。

  裡面是一排排的書架,堆放著各種報紙、雜志和書籍。

  最裡面有一張雙人寫字台,供報社同人們摘抄資料用的。

  而現在這巨大的寫字台就是小川與他的情人蘇小姐共赴雲雨的陽台了。

  小川邊吻著懷裡的美人,邊把她放到寫字台上坐好。

  他倆都沒有脫衣服,小川只把蘇蘇的外衣解開,把裡面的羊毛衫推了上去,
粉白的胸膛裸露在小川的眼前。

  蘇蘇推了小川一把,撩起衣服,將溫潤如玉的後背轉向他:“來,幫我一下
。”

  小川幫她解開乳罩的扣子,乳罩一下子松開。

  小川緊緊地將她抱住,兩只手伸到前面,托住兩個脫穎而出的乳房。

  頓時,一種溫熱柔軟的感覺充滿了他的手掌。

  他愛不釋手地撫弄著兩個如鴿子窩般溫暖的乳房。

  他從蘇的腋下將頭伸過去,用嘴含住一個嫣紅的乳頭,她的嘴中發出一陣呻
吟:“別這麼用力嘛。”

  她說著,卻將小川的頭按在那裡。

  他用手輕輕撫摸著,摸得她渾身舒暢。

  他遊動的雙手停了下來輕輕捏弄美麗的乳頭。

  蘇的乳頭硬突起來,好像兩粒櫻桃,好美,好動人。

  小川的手好像有電流一樣,她也像是觸了電,全身都在顫抖,口中喘著長氣
:“好舒服啊!……小川……輕點……人家痛……啊……好……好……”

  小川低頭含起一個乳頭,語音模糊地問道:“比你表哥……更舒服吧?!”

  “用……用力……揉揉……大令……別提他……好嗎……不是家裡一定……
要我……我一定會……嫁給你……的……”

  小川也不回答,用另一只手撩起蘇蘇的裙子,把手伸進她的三角褲裡。

  蘇蘇的小腹下面那塊突出的陰戶,上面長滿了毛,這些毛很短但是很多。

  肉縫裡早已是淫水淋漓了。

  小川放開蘇蘇,解開褲帶,褪下褲子:“蘇蘇,幫我弄弄。”

  “壞家夥,一直欺負人家的東西。人家不嗎。”

  說是這樣,但看著那粗粗大大,白裡透紅的大陽具,就伸手一把握住了,輕
輕捏捏來回套弄。

  小川見她捏住了大陽具,伸手就脫她的三角褲,她沒有抗拒,很快的脫下來
了。

  蘇小姐的陰戶非常豐滿,聳得高高的,陰毛短短的,兩片鮮紅的陰唇生得那
麼美嫩。

  這惹人發狂的半裸少女,已經把小川看得如醉如癡。

  他趴到蘇蘇的身上,將一根手指插到她的花蕊裡,沒有受到任何阻礙。

  他湊近她的耳朵,悄悄對她說:“蘇蘇,黃浦江漲潮水了。”

  她擡起胳膊遮住眼睛:“壞人,別弄松(玩弄、使壞)我了好不好。”

  她嘴裡噴出的香氣一下子把小川罩住了,罩得東西南北也分不清了。

  她緊緊把他摟住,濕潤綿軟的香舌擠到這個‘壞人’的嘴裡忘情地吻著,纖
細的手指也抓住他已經脹到極點的肉棒,慢慢導入到她溫暖的小穴中。

  小川架起她的胳膊,使勁一捅,玉莖一下子全根而入。

  他發出了一聲呻吟,她也長長吐出了一口氣。

  就這樣,兩人靜止了許久。

  她只是溫柔地親著小川的臉,小川只是靜靜地插在她裡面,感受著她裡面的
緊縮、蠕動與潤滑。

  無數次的偷情後,他知道蘇蘇非常喜歡這樣緩緩地抽送,所以他就開始慢慢
地抽插起來。

  抽插了數百來下後,小川試著慢慢加快抽送的速度。

  蘇蘇的小穴已經變得相當濕滑了,小川很快地就讓他的大肉棒在裡面用力來
回。

  雖然怕有人會突然進來,她咬著小川的衣領,但是她的呻吟的聲音依然漸漸
地大聲且放浪了起來!

  “啊…好…大令…讓我好舒服……用力…對…我喜歡這樣的感覺……用力…
啊…好棒啊…好癢啊……我的好寶貝啊……用你的大寶貝…干我…操我的……穴
……我的騷穴……喔喔……喔……好爽………啊…啊…寶貝…啊…”

  她口中不住壓抑低吟著,眼眸微合,發出急促的淫聲。

  而她的纖纖柳腰,像水蛇般搖擺不停,顛播逢迎,吸吮吞吐。

  小川也漸入佳境,玉莖在花叢下推進、上抽出,左推進、右抽出,弄得她嬌
喘籲籲,一雙玉腿,忍不住搖擺著,秀發散亂得掩著粉頸,嬌喘不勝。

  “浦滋!浦滋!”的美妙之聲,在小小的斗室裡抑揚頓挫,不絕於耳。

  “喔……喔……慢……慢點……”

  在哼聲不絕中,蘇蘇緊閉雙眼,頭部左右晃動著。

  她陰道狹窄而深遽,幽洞灼燙異常,淫液洶湧如泉。

  不禁使小川把玉莖向前用力頂去。

  蘇蘇哼叫一聲後,雙手抓緊桌沿,張大了雙口,發出了觸電般的呻吟。

  她用牙齒緊咬朱唇,足有一分鐘,忽又強有力的聳動一陣,口裡悶聲地叫著
:“喔!川……別動……我……沒命了……完了……我完了……”

  小川順著情人的心意,胯股緊緊相貼,玉莖頂緊幽洞,只覺深遽的陰阜裡吮
含著龜頭,吸、吐、頂、挫,如湧的熱流,噴向他的龜頭,燙得他渾身痙攣。

  一道熱泉不禁湧到寶貝的關口,小川用盡力氣將她雙腿壓向胸部兩股使勁向
前揉擠……

  熱流激蕩,玉漿四溢,一股熱泉由根部直湧龜頭,直射懷中美人的香窩深處
……。



















0.013550043106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