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名稱:[暴力虐待]金錢的奴隸:短篇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的名字叫禦手洗沙織,是一個不純潔的女人。

「小美,媽媽一會就回來。」我小心翼翼地把女兒放進搖籃。而她一直很安
靜地,用兩只烏黑純真的小眼睛盯著我,抿了抿嘴,仿佛在說著什麽。我悄悄地
退出房間,關門時還不舍得看了她一眼,我們的目光正好碰到了一起。「依依呀
呀。」她哭叫的聲音就像是一把利刃,一下一下刺痛我的心髒。但我還是關上了
門,慢慢地轉過身。

廳里的沙發上並排坐著三個男生,他們都穿著高中生校服,其中一個的頭髮
染成了金黃色,還有一個下巴上長了一小撮胡須,看起來很成熟。但是無論如何,
他們之中任何一個人,年齡甚至都到不了我的一半。

「媽的,屁股肥就慢吞吞的。」

「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

「廁所沙織嘛,就是沒有腦子。」

是的,我在他們的口中被叫做廁所,禦手洗這個姓氏的另一種發音。我的丈
夫禦手洗光志,曾是一名刑警,就在不久前的一次警匪沖突中死在了黑幫喽啰的
手下,他是被謀害的,被他調查的那些政府高官們。他們為了報複,威逼公司辭
退了我的職務,也不允許其它地方雇用我,更卑鄙地是他們通過非法手段凍結了
我和光志辛辛苦苦積攢下的存款賬戶,讓我變成了一個貧窮的母親,就連照顧小
美也辦不到。

而幾天前,這三個男生找到了我。

「你好,請問你們是……?」

「我們是你的救星,廁所沙織阿姨。」

「對不起,是禦手洗,你在說些什麽?」

「那個蠢蛋丈夫死了,你窮得要去賣淫了吧,不如賣給我們幾個。」

「你說什麽!太放肆了!不管你們是誰,請離開我家!」

「錢,你也不要嗎?不怕小美餓死嗎?還真是狠心的母親啊!」

「侮辱光志的事情我不會做,錢我可以自己掙!快滾出去。」

「嘿嘿,你連工作也找不到吧,還在假裝堅強嗎?真可憐。」

「你們怎麽知道……!」

「阿姨吃不飽飯,一對巨乳卻連奶水也擠不出來吧,哈哈。」

「不,不是的……」

「你看,這是錢哦,媽媽為了孩子,應該什麽都肯做吧?」

「……」

從那以后,每隔幾天他們都會來到我家,玩弄我的身體。只要我按照他們的
吩咐做,每次都會得到一些錢,雖然並不是很多,卻足夠我和小美生活了。

「這件水手服不錯嘛,就是有點小,你自己的?」

「是……是我學生時候的,這樣可以得到更多錢吧……?」我扯了扯裙角,
原本這件初中校服就已經小得不成樣子了,如今剛生完小美,屁股和乳房就像怪
物一樣瘋長起來,花紋短裙就連屁股的一半也遮不住,看起來就像是腰間系了一
條圍巾,叢生的陰毛也從內褲兩側擠了出來,裸露在他們的面前。滿溢的乳汁早
已把校服前胸浸透了,兩個圓形的水漬還在滲出奶水,看起來淫靡至極。

「嘿嘿,當然,就多給你個一千日元吧。」

「廁所,有按照我們的命令每天把奶水擠到奶瓶里吧?」

「是……是的。」我走到一旁的櫥櫃前,打開櫃門,里面滿滿地擺著十幾個
奶瓶,奶瓶里滿溢著白潔的乳汁。

「拿來我嘗嘗。」

「……是。」我從中取出了一瓶,走過去,雙手遞交給他。

「媽的!不記得教給你的規矩了嗎?」黃毛的男生一巴掌打在我的手上,奶
瓶應聲墜地,里面的奶水四溢出來,很快就鋪滿了地面。

「對不起……」我回去又拿起一個奶瓶,然后走到他面前,猶豫了一下,跪
在了滿是乳汁的地面上,緩緩把奶瓶高舉過頭頂。「請……飲用。」

「這還差不多。」黃毛伸手剛要接,卻被中間戴眼鏡的男生搶了先,他吼道:
「你太心急了吧!」

「噓。」眼鏡男做了個安靜的手勢,然后輕輕吸吮了幾下奶嘴,沈默半刻,
喃喃笑道:「想用奶粉來糊弄嗎?」

「什麽,奶粉?」

「不……不……」沒想到他竟能分辨出來人奶和奶粉味道的差別,我想要解
釋卻被小胡子的男生一腳踹翻在地,后背也被地上的乳汁浸透了。

「你這騷貨,敢诓我們!?」

「對不起,對不起……」我趕忙道歉。

「廁所,你老實說,是不是自己偷偷喝掉了?」

「不,不是的……我明明有乳汁卻給小美喝奶粉……這樣太殘忍了……」

「啊?還跟我們談起條件來了?」

「看來不給她點懲罰她是不會明白了。」黃毛一把揪住了我的長發,狠狠地
拉扯起來。

「啊……不要……好痛……」我竭力想要反抗,卻被小胡子勾住了雙臂。

「用水刑吧。」

「不要……求求你們……」雖然不知道水刑是什麽,但我的心里充滿了恐懼。

「嘿嘿,廁所,你馬上就要變回孕婦了。」黃毛依舊拉扯著我的頭髮,一直
把我拖在地上,拖到了衛生間里。我一直痛苦地哀嚎,可是眼鏡男和小胡子卻只
是在一旁幸災樂禍。

我被他們丟到了浴缸里,像狗一樣跪趴著,忍受著頭頂依舊殘留的疼痛。這
時候眼睛男把淋浴的噴頭擰了下來,把水管交到了黃毛的手中。「用這個。」

黃毛躬下身子,把臉湊近我的肛部。「肏,連屁眼都被陰毛蓋住了,真是個
騷貨。」他把手伸了過去,揪住了一小縷黑亮的陰毛,拉扯起來,肛門褶皺處的
皮肉就被她拉得起起伏伏,那種刺痛的感覺和時有時無的便意折磨得我左右扭擺
臀部。「求你……不要拉……不要……啊!!!」我突然感覺針刺般的劇痛,我
的陰毛被他硬生生拔了下去,毛孔滲出的血滴從那里滑進了我的陰戶。

「喂,太殘忍了吧。」小胡子笑道:「你只拔掉一小撮,看起來很不美觀啊,
這樣對女人來說實在是太殘忍了,要我說就全拔掉。」

「不!不要……求求你們……好痛……不……不……啊!!」陰毛又被拔下
了一些,我的背上和額頭已經布滿了冷汗。

「她陰毛太多了,又緊,要拔你自己來拔。」黃毛晃了晃頭。

「不要再拔了……我再也不敢了……」疼痛使我的眼淚奪眶而出。

「不用那麽麻煩。」眼鏡男把手伸到兜里摸索,不久摸出來一個小盒子形狀
的東西,他拇指一撥,盒蓋就彈了起來,我倒吸一口涼氣,那不是什麽小盒子,
竟是一只打火機。

「不……不!」我發瘋似的想要從浴缸里爬出來,卻被小胡子一腳踢中了肩
膀,又跌了進去,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他踩住了我的后背,我的上半身因此緊貼
著浴缸底,乳房也被壓扁了,屁股高高地撅起,陰毛更加暴露地展示著。

「這次就由我來吧。」眼鏡男用手指輕滑火石,打火機立刻就冒起了一小團
藍黃色的火焰,他的手伸向了我的兩條大腿中間,那里正是離陰部和肛門不遠的
正下方。

「不要……不要……我什麽都聽你們的……求求你……只是這一次……」

「為時已晚哦。」他的手臂緩緩上移,我的下體已經能夠感受到火焰的溫度
了。

「啊……不……好熱……」我哭喊著,卻絲毫不敢亂動,生怕身體觸碰到那
灼熱的火焰。

「嘿。」他的手突然上升了很多,焰尖已經觸碰到了陰毛的頂端,黑色的毛
發瞬間扭曲成了一團,然后化為灰燼。

「啊啊!」這種疼痛比任何一種來得更猛烈,更灼人,而且更難消退,我的
身體僵住了,口中不停地嘶喊。

「喂,只是前戲,你就要死要活的了?」黃毛笑道。

「求你們……別再燒了……啊!!!」這時整個黑色的叢林都被燃著了,我
的下體冒起了火光,先是陰唇感受到難以承受的灼痛,接著痛楚蔓延到了陰道內
部,身體就像是在燃燒一樣,火光一瞬間蔓延到了肛門,我的身體瘋狂地顫抖,
小胡子一下就被我用后背頂了起來,摔倒在地。

這一幕很快就結束了,整個衛生間里蔓延著一種淡淡的燒焦的味道,陰唇開
始陣陣地疼痛,我知道,外面的皮膚已經燒熟了。「啊……啊……」我呻吟著,
下體還在抽搐。

「太壯觀了。」小胡子這時候興奮地從地上爬起來。

「該我了,我來幫你降降溫。」黃毛一手打開了水閥,刺骨的冰水就從他手
中的水管里噴湧而出,直接射在了我剛被蹂躏得不堪入目的陰部,這樣的沖力就
像是被什麽東西觸碰了一樣,原本就傷痕累累的陰部傳來了前所未有的劇痛,就
像肉體要被撕裂一般。我狂叫起來。

「懲罰真正開始了哦。」這時候黃毛一手扶住我的屁股,一手把水管「噗」
地一聲插進了我的肛門,原本灼痛的肛門同時又承受了被強迫撐開的異感,接著
便是大量冰冷液體湧入直腸的感受,水管的流速極快,我的肚子發出「咕咕」的
聲音,那里就像是清泉一樣在流動著,冰冷的溫度傳入我的體內,全身就像被放
入冰窖一般。沒過多久我的小腹就開始膨脹起來,就像是有兩個月身孕的孕婦。

「不……快住手……快停下……那里……那里會壞掉的……」

「身為一個大人這點常識卻不懂嗎?直腸的容納量比你想象得大得多哦,再
裝上幾倍都沒有問題。」這時候眼鏡男伸手扶住了我的肚子。「不過不托一下說
不定會脹破吧,嘿嘿。」

「有點大了吧……」小胡子看著我愈發鼓脹的肚子。

「還沒還沒,我還灌得不過癮,廁所,快求饒啊。」

「求求你……求求你停下……我會死的……」我狂叫哭喊著,身體稍動一下
就像要炸開似的。

眼鏡男看了看我的肚子,已經比懷孕時期還要大了,我難以想象自己的模樣,
應該就連想要走路都很困難。「喂,該停了。」

「媽的,別廢話,再灌半分鍾。」黃毛一巴掌拍在我的屁股上,發出了悅耳
的響聲。

「不要不要……」我強忍著痛苦,每一秒都無比漫長,在我快要絕望的時候,
水流才總算停了下來。

「嘿嘿,怎麽樣,我說沒問題吧。」黃毛笑著,拔掉了我屁眼的水管,同時
手指很快地堵了上去。

「啊……」沒想到他竟想讓如此大量的液體停留在我體內,我竭力想要排出,
可被他堵住只是徒增脹痛而已。「不……不要……求你讓我去廁所……」

「去廁所,你自己不就是廁所嗎,哈哈。」小胡子見我還有能力說話,驚訝
地笑道。

「還沒完呢,你以為水刑只是這麽簡單而已嘛?」眼鏡男也笑起來。

「什麽……不……」我驚訝地張著嘴,沒想到臉頰卻被黃毛的手掌緊緊捏住,
他把剛插入肛門的水管又捅到了我的嘴里。「你的胃也要填滿,哈哈。」水流再
一次噴射,大量的液體流入口中,喉嚨由於水壓而撐開了。「唔……唔……不
……」不但直腸被遠遠超出其容量的冷水灌滿,如今就連胃也要被充滿了,我不
禁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懼,這樣被他們殘酷地折磨,說不定真的會死的。

「喂,快喝,騷貨,哈哈。」黃毛兩只手拍打我的屁股,他看起來很用力,
可是我的身體幾乎快要沒有知覺了,我就像是一個盛滿水的氣球,稍不留神,就
會破裂。等到就連嘴也被灌滿的時候,黃毛才總算關掉了水閥。「喂,嘴怎麽辦。」

「廁所,你要是敢吐一口水出來,我就灌你一泡尿。」小胡子威脅道。

「唔……」我連話都已經說不清了,體內的腸道仿佛都已經被撐到了極限。

「還沒有到極限呢。」眼鏡男說著,做出了一個按壓的動作。「如果這樣把
頭按到水里的話,鼻子會把水吸進肺部的,那里還空空的吧。」

「唔唔……」我瘋狂地搖著頭,肺積水極易致死,那種窒息而死的痛苦,無
論是誰都會感到恐懼。

「算了吧。」沒想到這次黃毛卻發了慈悲。「那樣她半死不活的,折磨起來
就沒意思了。」他把頭轉向小胡子。「來幫忙,把這只母豬擡到床上去。」

「唔……」他們兩個人費力地我從浴缸里擡了出來,我的肚子就像懷了七八
個孩子那樣恐怖地膨脹著,滿溢的胃部把我的一對漫著奶液的巨乳也頂了起來,
胸腹前一大兩小的三個肉球搖晃著,已經完全不能用性感來形容了。

他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終於把我放在了床上。那是我和光志曾經度過無數
美好夜晚的雙人床,如今卻成為了他們淩虐我的刑台,他們扒光了我的衣服,給
我戴上了和眼罩,眼前頓時漆黑一片。

「廁所,乖乖躺著不許動,雙手抱住膝蓋。」

我順從地把腿分開,大小腿折疊在一起,用手緊緊抱住,便意頓時更加強烈
了,但是我能感受到,黃毛的手指還堵在那里,根本沒有拔出去的意思。

「嘿嘿,不管是乳房還是屁股,就連腰上也這麽多肉啊,廁所紗織,你天生
就是個淫蕩的女人吧。」

「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情願地低聲回應著,但那只會更加挑逗起他
們淩虐我的欲望。眼睛什麽也看不到,不知他們會怎麽樣折磨我,那種深深的恐
懼難以言喻,何況直腸和胃被大量的液體充斥著,身體腫脹得難受不已,我的身
上到處都是汗水,長發也快要濕透了。

「嘿嘿。」我聽到他們竊竊私語的聲音。

「求求你們……讓我……讓我去……」話到了嘴邊,我卻停了下來。

「廁所嗎,哈哈。」是小胡子的聲音,他慢慢走近我,然后站住了,不知道
他要做什麽,我的頭扭到了一邊,全身都緊繃著。

突然,腰間有一種被羽毛輕撫的搔癢。「啊……」我的身體想要躲避,可是
腫脹的肚子卻絲毫不允許我這麽做,皮膚上本就布滿了汗水,敏感的腰部又被這
樣挑弄。「啊……啊……」我忍不住發出了淫叫。「好癢……快……快住手…
…」

這時候脖頸也突然被什麽東西撫弄起來,奇癢難忍。「嗯……啊……」我本
能地夾住脖子,搔弄卻轉移到了乳頭。「哼啊……嗯啊……不……」我的身體本
能地扭動了一下,直腸就像要炸裂一般傳出劇痛。「啊!」可是搔癢依舊沒有停
止,就連左腳的腳心也開始被挑弄了。

「啊……好癢……不要……好痛苦……」我的身體只能輕輕地緩緩地挪動,
但是那根本躲避不了他們敏捷的雙手,搔癢一會在大腿內側,一會又跑到了耳朵,
我赤裸豐滿的肉體在這三個孩子面前痛苦地扭動著,眼睛被遮住,根本不知道下
一刻身體的哪個部位會受到侵襲,便意越來越濃了。「求求你們……啊……」這
時候直腸里的手指竟摳弄起來,鼓脹的肚子發出了「咕咕」的水聲。

「廁所,我要把手拔出來了,你要是敢隨隨便便就拉在這兒,我就讓你全都
給吃掉。」

「不……不要這麽折磨我……」話音未落,我感到直腸的內壁被他牽拉著,
然后「噗」地一聲,肛門的肉塞果然頓時抽了出去,同一時刻非常濃烈的感覺從
大腸的深處以迅猛的速度傳到屁眼,我用盡渾身力氣才勉強把已經擠到門口的糞
便給憋了回去。「好難過……啊……」

這時候一雙手扶在了我的大腿上,我知道,真正的災禍就要來臨了。

「那麽我是第一個。」是眼鏡男的聲音。

「不要插……我會……會堅持不住的……唔……」這時候嘴也被一根肉棒堵
住了。

「別廢話,既然叫廁所,就好好給我喝尿。」黃毛用兩只手粗暴地按著我的
頭,他粗長的肉棒直接插進了我的喉嚨,然后抽動了一下,滾燙的尿液流了進來。
我想要咳嗽,可是根本做不到。

「媽的,也不給我留個地方。」小胡子說著,一只手攬住我的腰,另一只手
狠狠握住我的乳房,乳汁頓時傾瀉而出,他把我強行擡到了自己的身上。「喂,
幫我把那東西對準她的屁眼。」眼鏡似乎照做了,我感覺一個熾熱的龜頭頂在了
肛門上。

「不……不……不要插那里……啊!」我含著黃毛的巨屌含糊地叫喊,可是
陰道卻突然被人破門而入。「現在可不是關心肛門的時候哦,廁所阿姨。」

「唔……不……唔……」黃毛揪住我的頭髮強行抽插著我的嘴。小胡子也從
下面伸出了雙手,一手一個按住了我的巨乳,乳肉被他強勁的握力捏得慘不忍睹,
我感到他的腰部用盡全力一頂,龜頭頓時就沖進了肛門中。「啊!」疼痛使我的
嘴本能地緊閉,牙齒不小心緊咬在黃毛的肉棒上。

「哇!這騷貨敢咬我老二,媽的給她點顔色瞧瞧。」

「收到。」眼鏡男隨之開始狂扭腰部,肉棒就在我的陰道里肆意地旋轉攪動,
時而擠壓到下面的直腸,可是屁眼卻被小胡子的龜頭再一次堵住了。

「不……唔……」黃毛更加瘋狂地抽插我的嘴,每一下都把陰囊撞擊在我的
下巴上,龜頭也一直深入到喉嚨深處,不斷令我經曆短暫的窒息。肉體的痛苦漸
漸麻木了,我的腰開始迎合著他們扭動起來。

「廁所阿姨開始興奮了哦。」眼鏡男很快就看破了這一點,他也開始加速了
抽插,他的大腿每一下都用力撞擊在我的肥嫩雪白的屁股上,發出拍擊般的聲響。
「她的騷屄太淫蕩了,到處都是淫水,床單都濕了。」

「不是的……唔……」我根本連反駁的時間都沒有,每次話說到一半,就被
肉棒堵了回去。

「主角現在才登場,看我的。」小胡子得意地說,這時我才意識到他的肉棒
一直停留在我的直腸里還沒有動過。

「等……啊!!!」他猛然間開始飛速地抽插,我的身體被他帶動得搖晃起
來,直腸里全部的液體都在狂亂地傾瀉著,便意因為被抽插而時有時無,鼓脹的
肚子和一對肉乳在他的推揉下左搖右擺。

他們三個人同時抽插著我肉穴,他們非常了解女人的弱點,一邊用淫穢的語
言侮辱我,一邊挑弄我身體所有敏感的部位。全身都沈浸在快感之中,我就快要
崩潰了。「啊……啊……好……好舒服……」

「母豬發情了哦,大家加把勁吧,嘿嘿。」

「啊……唔……快……啊……肉棒……啊,高潮,高潮來了!!!」我的全
身像是觸電般狂舞著,就連直腸里的脹痛這一刻都變成了快感,他們的精液射在
我的臉上小腹上,屁股上,肛門里,到處都是。

「嘿。」這時候小胡子把他的肉棒從我的體內拔了出來。

「啊!!!」快感再一次來臨,乳峰和尿道和屁眼像是火山噴發前一樣抽搐
了幾下,接著,同時狂噴而出。奶水四散著灑在他們和我自己的身上,渾黃的尿
液在空氣中畫了一道弧線,而粘稠惡臭的糞液和糞便也在一瞬間沖破枷鎖,恐怖
膨脹肚子開始慢慢地變小,黃色汙穢的糞塊逐漸堆在了床單上。我失神地躺在那
里,身體抽搐著,肛門和陰戶還在淌著汁液。

「還沒完呢。」小胡子從下面把我的身體推了起來,然后把我無力地雙臂扯
到了空中,腋下滿是汗漬的腋毛袒露出來。「不要這樣……」

「哇哇哇……」這時候小美的哭聲傳進了房間里,因為這三個男生的到來,
我沒有來得及給她喂奶,現在她一定是餓了。

「嘿嘿。」眼鏡男笑著,轉身朝小美的房間走去。

「不,不要,對我做什麽都可以,不要傷害小美。」我拼命想要掙脫小胡子
的掌握,可是黃毛卻從身后抱住了我的腰,我根本動彈不得。

我眼睜睜看著眼鏡走進去不一會,懷中抱著哭叫的小美走了出來。「阿姨,
我看小美是餓了,不如先給她喂奶吧。」

「這樣……可以嗎……」我難以置信他們會允許我這麽做。

「嘿嘿,不過不是你的奶。」眼鏡拿起一個奶瓶,走到我的面前,然后把奶
嘴對著我的乳房晃了晃,幾滴奶水飛濺在我的乳頭周圍,和上面裹著的精液交織
在一起。

「你想做什麽……快住手……」

「小美,餓了嗎,喝媽媽的奶吧。」他讓小美趴在了我的胸前,小美「依依
呀呀」地叫著,把臉湊到了乳頭上。

「小美,不要……不要……聽媽媽的話……」

小美擡起頭看了看我,然后舔了起來。

「啊……」被三個男生玩弄過的肉體無比敏感,沒想到小美的舔舐都會給我
帶來快感。

「喂,不是吧廁所,你也太淫蕩了。」

「不……」我看著小美,她似乎不喜歡那味道,臉上一副快哭的表情。

「真是不聽話的孩子。」眼鏡男不悅地說。「廁所,孩子你自己抱著。」

小胡子放開了我的手,我趕忙伸手接過小美,把她攬在懷里。「小美,別怕
……」

這時候黃毛卻拉扯我的雙腕。「你要干什麽,不要,小美會受傷的……」他
強行讓我把小美舉過了頭頂,站在床鋪上。我費力地舉著她,手臂本就已經使不
上力氣了,如果稍不留神她就會掉在地上。「嗚哇……」小美大哭起來。他們三
個人卻圍在我身旁,緊貼著我的身體,我根本無法把手臂放下。

「阿姨,告訴你一個秘密哦,你的丈夫蠢蛋光志,是我爸爸派人干掉的。」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有如晴天霹雳的消息令我恍如只身落入了大海中,
他的父親就是光志一直在調查的那個人嗎?光志就是被他害死的。他讓我落入了
貧窮的處境。如今還讓自己的孩子用錢收買我,把我變成了他們的性奴隸,被他
們當成玩具一樣虐待,死去的光志的屈辱,我的屈辱……光志,對不起……

「你們這些混蛋。」我終於發怒地大吼起來。

「當心,小美會掉下來哦。」

被他們提醒我一下子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但是這卻無法消減我的怒意。
「你們快走開。」我扭動著身體,想要擠出一些空間好放下小美,可是他們卻絲
毫不肯后退。反而開始用手撫摸我的身體。「啊……不……快住手!」我的全身
立刻酥軟了,小胡子和黃毛同時在捏弄我的一對巨乳,他們的手指深陷乳肉中,
揉掐我的乳頭,眼鏡的兩只手同時在捏弄我最脆弱的陰蒂,此刻的快感卻和無盡
的恥辱糅雜在一起,他們是仇人的孩子,我卻在被他們淩辱。

「剛生過孩子這里全都是奶水哦,我要擠奶了!」黃毛扯住我的乳頭,狠狠
按壓,乳汁頃刻間從我的乳房中噴射而出,那種如同排尿一般暢爽的快感,令我
的身體不禁顫抖。「住手!你們這些家夥……啊……不……」

「阿姨很痛苦吧,明明老公是被人害死的,現在卻被仇人玩弄出快感來了。」
眼鏡的手指在我的陰道里抽插,他還用手指摳弄肉壁的上方,那是我絕對不想被
觸碰的地方。「啊……啊……不……快把手拿開……嗯啊……」

「嘿嘿,我舔。」這時站在身后的小胡子卻用他淫濕的舌頭舔弄我的肛門,
我險些再一次達到高潮。「啊……」我高舉的雙臂彎曲了,肥嫩的屁股被迫收緊,
才終於抵禦住這種刺激。小美依舊在哭叫著,我也快要哭出來了,這種殘忍的折
磨,快要讓我崩潰了。

「舉著小美,手快要酸了吧。」這時候黃毛的臉竟湊向了我的腋下,眼鏡也
明白了他的意圖,臉挪向了另一邊的腋下,他們兩個人的四只手都在我的陰部胡
亂摳弄著。「嘿嘿,如果我們舔這里,會怎麽樣呢?」

「不……求求你們……不要……」肉欲的折磨逐漸令我妥協,同時擔心小美,
我竟然再一次開始求饒。

「這可由不得你。」眼鏡的舌頭伸了出來,我的胳膊頓時失去了力量,手臂
本能地收回了一點,小美的身體也傾斜了。

「快停手……小美會掉下來的……啊……」

「哈哈。」黃毛的舌頭也開始舔弄起來,我的手臂開始顫抖了,任何時候都
有可能把小美摔在地上。

小胡子這時候把頭埋進了我的股間,舌頭在我的直腸中抽插起來。「嘿嘿,
廁所的肛門好緊,我的舌頭被夾得好疼,哈哈。」

「求求你們……不要再舔了……我要融化了……好熱……嗯啊……」

「你得答應永遠當我們的私人奴隸,好償還你丈夫犯下的罪孽。」

「不……我不會侮辱光志……啊……」

「你的乳頭把我的嘴吸引住了。」眼鏡男不知何時跑到了我的胸前,用力把
乳頭吸進嘴里,不止奶水被他吸出去,就連整個乳房都變成了橢圓型。「嗯…
…」果然很美味,黃毛的嘴滑了過來,他一邊吸還一邊用舌頭撥弄。

「不要吸我的奶……這樣感覺好強烈……我要受不了了……」他們的吸吮力
比小美要強十幾倍,就像兩個巨大的水泵,乳汁都要被他們吸干了。

「快說吧,廁所,做我們的奴隸。」小胡子把舌頭停在了我的直腸里,像蠶
蛹般快速地旋轉攪弄,我的身體狂亂抽搐著。

「我……啊……我會……做……你們的……奴隸……求求你們……不要停下
……啊……」在這樣的玩弄下,我高舉著小美,竟然站著達到了高潮,我的淫液
從陰道中噴射出去,然后癱倒在床上。他們用糞便塗滿了我的全身,然后讓我在
小美的面前自慰……這樣的恥辱,永遠都不會結束。

二十年后。

「媽媽。」小美的肚子一天天大了,已經記不清這是她的第幾個孩子














0.0140419006348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