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兄妹的亂倫故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兄妹的亂倫故事


(一)

陳子文是一個中學四年級學生,他生於一個小康之家,父親陳彬四十八歲,是一個地盤管工,亦是家中經濟唯一支柱,母親蔡娟四十三歲,屬於一個典型的家庭主婦,每天生活千篇一律,朝早住菜市場購買菜餚預備晚餐之用,下午料理家務,傍晚在廚房中為晚膳忙碌,晚上吃完飯,洗過碗碟後,便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大約晚上十一點左右便沐浴睡覺。

陳子文還有一個妹妹,年齡少他三歲,正在學校唸中一課程,她的名字叫雯雯。由於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小妮子,思想性格還非常的單純,平時除了溫習功課外,就最愛看漫畫書和遊泳。可能由於自少活潑好動,雯雯身體發育比平常女孩來得早熟,兩年前胸脯已高高隆起,豐滿成熟程度更勝許多成年女性,或者雯雯的身材或多或小受遺傳因子影響,事實上母親蔡娟亦擁有一雙豐腴大乳,只是歲月催人,蔡娟的雙乳現在像洩了氣的氣球一樣,軟軟掛在她的胸前,不復當年之美。

雯雯除了擁有一雙豐腴乳房外,她的樣貌亦屬娟好,湯碗的臉蛋不時流露出少女的稚氣。平時,雯雯最愛和哥哥子文玩耍,兩人經常拿著枕頭互想追打,在追逐過程中,不時大聲嘻笑,母親蔡娟性格溫純,從不阻止孩子的遊戲,但只要一到晚上,父親陳彬回家後,子文和雯雯便會噤若寒蟬。因為陳彬是一個嚴肅的父親,從少管教甚嚴,只要兩人犯了一點小錯,父親的臉色便會變得鐵青,令人不寒而慄。

隨著青春期的來臨,陳子文便非常煩惱,他像一般年青人一樣,開始對女性的胴體感覺興趣,當在街上看見一些衣著較為性感的女孩時,身體便會有一團火在體內焚燒,令他感覺非常難受。每次當子文有這種慾火燃燒感覺時,他都會躲在房中,從褲子中掏出早已興奮膨脹的陽具出來,用手上下快促地套弄,直到陽具低不住磨擦的興奮噴出精液為止,射精時的快感和洩精後那種暢快疲累滋味,令子文瘋狂沈迷於自瀆的行為中。

由於父親管教甚嚴,子文從不敢購買色情雜誌和A片回家欣賞,幸好子文身邊的損友還不少,其中尤以肥明更甚,肥明可算是一個小小色情狂,家中收藏了許多沒馬賽克的性交影片。子文經常在肥明家中觀賞,每次看完回家後,子文便會急不及待關上房門,勞煩自己的手掌來釋放慾念。

不知是否看得淫蕩影片太多,子文想看真實女性胴體的慾望越來越濃烈,但是苦於他「其貌不揚」,身邊還沒有親密異性朋友出現,要實踐這個願望便只能落在和她最好感情的妹妹身上。

看著雯雯從一個瘦小的黃毛丫頭,逐漸發育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小饅頭似的乳房脫胎成大包包,子文便有一個衝動想一看妹妹飽滿的乳房盧山,尤其每當妹妹穿上校服時,這種慾念就更加熾烈,雯雯的校服是淺藍色的連身旗袍,飽滿的身軀在貼身的校包裹下,玲瓏浮突,呼之欲出。

雯雯和子文仍然樂此不疲的玩著互相用枕頭追打的遊戲,但子文已不熱衷打不打著雯雯,他只是藉著追打中尋找機會觸摸雯雯的身體,當手臂有意無意中觸踫到妹妹的胸脯時,雖然隔著乳罩和衣服,但那種軟綿綿的感覺,已令子文樂上半天,如果不是媽媽在家,子文真想伸進妹妹衣服內摸個痛快。

純潔天真的雯雯當然不知道子文佔她便宜的意圖,只是每次當子文揩踫到她雙乳時,女性的本能讓她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哥哥,不玩了,你欺負人。」雯雯粉臉通紅嚷。

「沒有喔,你要打我,我站在這�讓你用枕頭任打吧!」

「啍,打死你……」雯雯嘟起小咀用力的揮動枕頭拍打子文。

「痛喔……妹妹,饒命,哥哥投降唷……」子文假裝可憐兮兮求饒。

看見哥哥被自己打得求饒的樣子,雯雯忍不住嗤嗤的笑了出來,渾忘了剛才被觸踫胸部那種不安的感覺。

「不要玩了,等會兒爸爸回來見了準要罵你們,雯雯,來幫媽媽摘了這一堆荷蘭豆的根子,今晚有你們最喜愛吃的荷蘭豆炒牛肉。」蔡娟手拿著一包荷蘭豆從廚房出來道。

「好哇!我最喜歡吃荷蘭豆,媽媽你真好。」雯雯開心嚷。

****************

自從中午觸踫了妹妹豐腴的乳房後,那種快美感覺令子文戀戀不捨,初次接觸女孩子禁地那種刺激,令子文晚上自瀆了三次,平時每當洩精後,子文總會沈沈睡去,但今天晚上情況特別不同。雖然前後已洩精三次,但身體卻毫無倦意,慾念仍然充斥著身體每一細胞,對妹妹身體的好奇慾望燃燒至沸點。

子文知道雯雯有一個習慣,就是平常人都會在晚上沐浴,但雯雯最愛在早上起床後沐浴,由於雯雯喜歡空氣流通,所以浴室的窗戶只是半閉,浴室隔壁是廚房,只要他坐在廚房的窗台上,將身子鑽出窗外,便會從半閉的窗子縫隙空間,完全看見浴室的情況。

偷窺這個念頭其實很早前已在子文腦海浮現過,但因為當中涉及一些潛在危險,所以子文一直沒膽嘗試,首先早上父親雖然已離家上班,但媽媽還留在家,只要媽媽進入廚房,便會發現他的獸行,後果非常嚴重。還有,雖然他居住的大廈對面沒有建築物,但距離二百米處還是有兩幢大樓,雖然相距很遠,但還是有被大樓居民看見的風險。

但只要他甘冒這一個險,他便可以盡覽浴室內的情況,妹妹在浴室沐浴時必然一絲不掛,期待已久的妹妹胴體,將會讓他一覽無遺。那雙令他著迷的乳房究竟是何等豐滿?乳暈和乳頭的形狀是何等模樣?顏色是不是粉紅色?還有雙腿之間的三角地帶是什麼風光,萋萋芳草?寸草不生?還是亂草叢生?還有裂縫下的小屄!

慾念和理智不停在子文腦中交纏著……

(二)

經過了一整夜的思想鬥爭,慾念戰勝了理智,當晨曦的陽光透過窗戶照進床前,子文的心跳不期然加快起來。

他將房門悄悄推開了一線,透過縫隙望出廳外監視。如平日一樣,父親是第一個起床的人,他漱洗過後,便拿起公事包離家外出。聽見大門關上的聲音,子文的心更加咚咚咚的跳個不停,確定父親離開後,他連忙走至浴室,將緊閉的鋁窗打開了一半,然後返回自己的睡房,忐忑的等待雯雯起床。

「媽媽千萬不要起床唷!」子文心�暗暗祈禱。

等待的時間總是像龜爬行般慢,子文盼了許久才看見帶著惺忪睡眼的妹妹從睡房出來。待見雯雯進入浴室後,子文迅速走出廳外,他先住父母的睡房門前,將耳朵緊貼在房門凝聽。

「真好,媽媽還在睡覺!」沒聽見任何聲音,子文心內大喜,他心情緊張地跑進廚房,躡手躡腳坐上窗台上,濃濃的犯罪興奮感覺令子文忘掉恐懼,他深呼吸了一下後,便將半個身軀越出廚房窗外,偷窺隔鄰浴室情況,由於浴室窗戶半閉,子文完全看得見浴室內的一切。

雯雯正在將牙膏醮在牙刷上,準備漱口,子文看見正本戲還未上映,連忙將身體縮回窗內,神經質地向後望著廚房門口,心恐媽媽突然出現。

良久沒有任何動靜,子文心焦地再次將半個身體越出窗外,他看見妹妹已經漱口完畢,正在戴上透明碎花浴帽在頭上,子文喉部不自覺顫動起來,頻頻吞嚥唾液。當戴上浴帽後,雯雯雙手握著米黃色小丸子圖案睡袍下襬,迅速地將睡袍向上掀起,當連身睡袍脫離雯雯身軀後,子文的心臟像失控般劇烈跳動著,他貪婪的目光凝固在妹妹半裸的身體上,只見雯雯一雙豐滿乳房被白色乳罩承托著,一道深深乳溝誘惑迷人,隨著雯雯解開背後的乳罩扣子,一對飽滿富彈力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兩粒淺粉紅色的乳頭傲立在乳房中央。

雯雯並沒察覺正被自己的哥哥偷窺出浴,他如往常般將淺藍色內衭脫掉,一絲不掛地拿起花灑沐浴,涼快的水柱噴在身體的感覺非常恣意,雯雯精神抖擻,殘餘的睡意洗卻一空,這是雯雯喜歡早上浴沐的最大原因。

看見了∼∼終於看見了∼∼妹妹的裸體真漂亮,真迷人,子文目不轉晴地瞪著妹妹裸露的身軀。天!十三歲的小女孩怎會長有一雙如此成熟的乳房,子文看過不少日本A片,許多知名女優的乳房亦沒有妹妹的豐滿,記憶中麻生早苗雙乳的型狀大小和妹妹差不多,但妹妹還是傲立迎風,比起早苗的微軟欲墜,真有天壤之別。

當看見雯雯兩腿之間飽滿的處女地時,子文恨不得從短衭內搊出早已充血膨漲的陽具出來,痛快地打手槍發洩熊熊慾火。雯雯的陰阜非常飽滿多肉,早熟的妹妹下體已長出一小撮的陰毛,柔順地鋪在陰戶之上,當看見花灑的水順著妹妹陰毛流落地下時,子文的心臟差點兒負荷不了。

慾火正熊熊的在子文體內焚燒,他忘形地享受著偷窺妹妹身體的興奮,已渾忘了可能被人發現罪行的危險!子文完全不知道,在距離他家遠處的大樓某單位內,有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正拿著一個四十五倍的望遠鏡看著他……

(三)

劉銘是一個好色男人,他的職業是人民入境事處職員,負責檢查從內地回港旅客行李,因工作利便,每當他下班時,便會順道往內地尋歡作樂,深圳許多髮廊和夜總會他都是熟客,但上得山多終遇虎,有一次他在髮廊內和一個四川妹子親熱時,恰巧踫上公安檢查,結果給逮捕,除了被判罰一萬塊錢人民幣外,還被判處監禁七天。

在派出所坐牢出來後,劉銘的生活便產生了巨大的轉變,和他相依十多載的妻子,不能忍受他在外拈花惹草的事實,毅然和他離婚,由於他尋歡被捕,嚴重違反了公務員之行為守則,結果被人民入境事務處革職。

面對感情和事業的重大挫敗,四十三歲的劉銘險些兒崩潰下來,他變賣了早年和妻子聯名購買的房屋,獨自一人租住了一間套房生活。

這間套房面積很少,擺下了一張單人床後已沒剩餘多少活動空間,但劉銘喜歡這間房子有窗,至少將窗戶打開,還可呼吸到新鮮的空氣。

失去了工作,劉銘只靠賣屋錢維持生活,他已經不能像以前般風花雪月,流連銷金窩,但好色貪淫性格還在,他只好偶爾住售賣舊書攤檔,購買一些過期色情雜誌觀賞洩慾。

一個炎熱的夏夜,氣溫實在太酷熱了,劉銘雖然將窗戶全打開,但還是給熱得進不了睡鄉,他行到窗前透涼,雙眼無聊地望出窗外,竟然給他看到了在遠處沐浴中的蔡娟。

由於居住大廈對面沒有任何建築物,蔡娟和雯雯一樣從沒想過會給人偷窺,為了空氣流通,她們沐浴時都喜歡將浴室窗戶輕微蔽開。

由於距離實在太遠,劉銘只能看到一個赤裸的軀體在浴室活動,至於樣貌、身材,是男抑或是女,劉銘根本不能看得真,他雙眼睜得大大,好想分辨究竟是男還是女。

「是女的喔!」劉銘凝神注視了許久,終於給他憑蔡娟的長髮確定性別,一團慾火隨即從丹田湧往大腦,褲襠內的雞巴迅即充血翹起,偷窺的感官刺激讓他獲得久違了的性興奮。

雖然根本沒法瞧得清清楚楚,但劉銘的大腦已自行構想了一幕幕裸女出浴的圖像出來,他伸手進短褲內,自行用手上下套弄興奮勃起的陽具,受到大腦的性幻想和自瀆的召集,精子紛紛住輸精管中報到。

「呀……」隨著劉銘從喉嚨拼出的一聲呻吟,數以億計的精子混和了稠濃的液體,從輸精管內激射而出……

****************

自從晚上嚐到了偷窺的興奮,第二天劉銘便購買了一個四十五倍的望遠鏡回家,他拿起望遠鏡朝昨晚的浴室望去,「哇∼呀∼」透過望遠鏡,浴室的情況竟然如在眼前,影像清清楚楚,劉銘心內大喜,今後不愁沒節目,晚晚有良家婦女脫衣給他看,真是他媽的爽!爽!爽!

未到晚上八點,劉銘將房內電燈關上,急不及待拿起望遠鏡偷窺。

浴室內空無一人,這家人原來正在客廳吃晚飯,兩男兩女,看來是夫妻和一對兒女,男戶主身型廋削,皮膚黝黑,一臉嚴肅,女戶主長髮披肩,身段適中,雖是中年女性,臉容猶帶俏麗,劉銘看見她,不期然想起已和她離婚的家宜,同是家庭主婦,但家宜自三十歲後,身軀便開始臃腫發福,令他對妻子的身體失去了興趣,才有北上尋歡行動,如果妻子能像這中年女子身段保養得如斯美好,可能他便不會經此一劫了。

當看見戶主小女兒的樣貌時,劉銘的心跳不期然地加快起來,這美眉一臉稚氣,兩隻大眼晴水汪汪像會說話似的,而兩母女的胸脯都是高高鼓起的,誘惑迷人。

「老子真有艷福,兩母女都擁有一對大奶奶,尤其是女兒就更加青春俏麗,看來昨天瞧見的是她娘親,這小女娃短短直髮,不會是她,嘿嘿,但等一會她還不是自動脫衣給老子看,這麼小年紀的女孩裸體還是第一次瞧,還有她娘親,昨晚未能瞧得清清楚楚,今晚可要好好看個夠。」

劉銘耐心等待,但這家人吃過晚飯後,便坐在沙發看電視,大約十點多,男戶主才往浴室沐浴,雖然他都是沒閉上浴室窗戶,但劉銘可沒絲毫興趣偷窺他出浴。

直到晚上十一時,女戶主離開沙發,手拿一團衣服走進浴室,劉銘的心開始緊張起來,咚咚狂跳,雖然在風月場所打滾了這麼久,見盡幾多年青貌美女孩裸體,但這主婦的身體並不是用金錢可以讓她脫衣裳,她的裸體應該只有他丈夫才可以看,現在他那可以偷窺得見,心理上就有侵佔了別人妻子的自豪感覺。

「脫吧,快脫給老子看,讓老子瞧你這雙大奶子的形狀。」劉銘脫掉褲子,左手握著盪熱的陽具套弄,右手拿著望遠鏡偷窺人妻沐浴。

蔡娟自然不知道正被人偷窺,她經過一輪寬衣解帶後,便成了赤條條,透過望遠鏡,劉銘可以清楚看見蔡娟的裸體,只見蔡娟兩團肉球已敵不過地心吸力,略呈軟垂,乳暈較一般女性圓大,下體的恥毛濃密地鋪滿陰戶。

一覽無遺人妻赤裸身體那種興奮刺激,令劉銘樂不可支,自瀆的手套弄速度更加頻密,蔡娟還沒有沐浴完畢,劉銘已忍不住洩了精出來。

雖然發洩了慾火,但劉銘還是目不轉睛偷窺這家人的情況,他心裡極渴望看見雯雯的裸體,但任他守候至午夜兩點,依然見不著雯雯沐浴,他只有帶著失望的心情進夢。

當然劉銘後來亦發現了雯雯喜歡早上沐浴的習慣,自此以後,劉銘身體的色情鬧鐘便會定時弄醒他,他便會風雨不改站在窗前看「早場美眉沐浴秀」。

雯雯青春豐滿的身體是多麼誘惑動人,劉銘偷窺次數越多,想品嚐這小天鵝的慾望就更強烈。

今天竟讓他瞧見哥哥偷窺妹妺沐浴罪行,一個邪惡想法在劉銘腦海浮現……

(四)

看見哥哥偷窺妹妹沐浴的罪行後,一個淫邪的思想不停在劉銘腦海湧現……

假如他以此威脅這兩兄妹,說不定可以姦淫這活潑可愛的小女娃,想到可以兩手搓揉雪白豐腴乳房,陽具插入未經人道的嫩穴,劉銘只感到軀體發熱,下體有一股要做愛的衝動。

劉銘匆忙披上外衣,離家外出。小女孩沐浴完畢,便要往學校上學,他要趕在她回學校前,恐嚇她就範!

劉銘一口氣跑至小女孩居住的大廈門前,清晨的空氣特別清涼,偶有幾陣寒風輕拂,涼風將劉銘體內熊熊慾火吹熄了一半,適才被慾念支配的腦袋,亦漸漸清醒起來,他開始想到後果……

「偷窺只是她哥哥幹的,我又無憑無證,妹妹未必會給我要脅成功,假如她反咬我一口,老子那時豈不是白鱔上沙灘……」回想起在深圳被監禁的苦日子,劉銘仍心有餘悸,恐懼將慾火完全澆熄,他決定打退堂鼓。

劉銘正擬離去之際,雯雯適在此時掮著書包從家中下來,望見小女孩婀娜多姿的身段,兩團豐腴乳球在校服旗袍包裹下,格外誘惑,他真有豁出去賭他一手的衝動,要脅成功便美人在抱,大慾得償,反之,可能啷噹入獄,苦不堪言!

劉銘心底快速思量了一會,只覺勝算不高,於是,他只得悻悻然目送淺藍色的背影逐漸消失。

****************

自從偷窺得見妹妹赤裸裸的身體後,子文便迷失了方向,墮入了情慾孽網而不自知,他每天樂此不疲享受偷窺之樂,每次偷窺完後,他便會即時返回房中,以手自瀆發洩慾念。

雖然對妹妹的肉體越來越戀棧,但子文卻不敢造次,只要一想起父親陳彬嚴肅的臉容,色膽都變得細小起來。

不苟言笑,管教嚴厲的父親,子文和雯雯一直非常敬畏。

今天全家進晚餐時,平時很少說話的陳彬特然對子文說:「子文,我正接洽一宗龐大工程,明天要往東莞開會,可能要一個星期才回家,你是男孩子,我不在家的時候,你要照顧媽媽和妹妹,不要偷懶,知道嗎?」

「爸爸,你放心,我會照顧妹妹和媽媽。」子文唯唯諾諾應道。

子文和雯雯相對一笑,兩人的眼神都彷彿在笑說:「好哇,放大假了!」

****************

由於父親乘朝早十一時開車的直通巴士往東莞,所以早上還留在家,子文今天沒有偷窺雯雯沐浴,習慣了每天看完妹妹赤裸豐滿肉體才上學的他,有一點若有所失的感覺。

下午放學後,子文第一時間回家,他原想趁今天父親不在家,和雯雯痛快玩一次互相用枕頭追打遊戲,借機會觸踫妹妹的乳房。

誰知家中空無一人,平日早他一小時放學的妹妹還未回家,媽媽可能留連街外購物未返。

子文略感失望,他百無聊賴地躺在床上,右手伸進褲子內捋著半硬的陽具,腦海則在回憶妹妹肉體,當想到妹妹飽滿的陰阜模樣,他就幻想雯雯裂縫下的屄口,雖然已偷窺了妹妹沐浴十數次,但這個女性最神秘迷人的地方,始終未能一覽肉洞。

正當子文抵受不住快意要射精時,電話玲聲在客廳響起。

「唏,找誰?」子文跑出客廳,拿起話筒道。

「我找陳雯雯的家人,我是美麗化妝品公司的經理,陳雯雯剛才在我們店舖偷竊了三支唇膏,現在被我們當場擒獲,我想找他的父母來我們公司商討情況,不然我們便會將他交給警察查辦,你是陳雯雯的什麼人?」話筒另一端傳來一把中年女性聲音。

「我是她的哥哥,爸媽都不在家,我可不可以來你們的店舖商談?」子文大吃一驚,平時俏皮可愛的雯雯怎會偷竊唇膏?!

「好吧,但你記著要帶錢來。」

子文擱下電話筒,連忙換上衣服,拿起辛苦儲了年多的千多元,趕住美麗化妝品公司營救妹妹。

****************

不知幾經辛苦求情和賠償了一千元,美麗化妝品公司才願意不將雯雯送官究治。

陪伴著哭成淚人的雯雯回家,一路上,雯雯不斷哭泣,臉孔因驚惶而顯得蒼白。

幸好蔡娟還沒回家,否則看見雯雯哭哭啼啼的樣子,定必追問原因,子文將雯雯帶進自己的房間,然後取出紙巾,為妹妹輕拭淚眼。

「哥哥,對不起……,那些唇膏不是我偷的,是瑪莉和小娟俏俏放進我的書包,鳴……她們邀約我逛公司,我見爸爸去了東莞,便應允她們,誰知她們利用我,當化妝品公司職員要搜查我的書包時,她們竟然丟下我逃跑去了,我恨死她們……哇哇……」

「雯雯,不要哭,沒事了。」子文大著膽子將淚漣漣的妹妹緊擁在懷內,一個溫暖柔軟的胴體擁在懷中的感覺非常甜蜜,淡淡的幽香從雯雯身上傳來,刺激起子文身上的慾念,他隔著校服輕掃雯雯的背部。

正在傷心的雯雯,並沒對哥哥的親密擁抱有所戒心,但當子文顫抖的手嘗試解開她背後的拉鍊時,雯雯少女本能從子文懷內掙脫開來。

「哥……你……」雯雯粉臉緋紅道。

「來,給哥哥抱抱。」子文感覺丹田有一道慾火升起,迅速蔓延全身,他急不及待想將雯雯重新擁在懷中,但雯雯驚惶地閃避,子文始終抱不著她。

「啍!待爸爸回來,我將你偷唇膏的事情說給他知。」子文老羞成惱,恐嚇道。

「哥哥,不要說給爸媽知道,爸爸知道會打死我的……」雯雯可憐兮兮道。

「只要雯雯聽話,哥哥不會將今天發生的事說給爸媽聽。」子文再次將雯雯擁在懷內,妹妹沒反抗任由哥哥將她擁在懷抱,子文心內大喜,他知道雯雯已屈服他的威嚇中,他再無顧慮,放恣的手開始解開妹妹旗袍背後的拉鍊,當拉鍊脫至腰部盡頭,子文的手已伸進校服內,越過白色內衣,隔著胸罩觸摸妹妹豐腴的乳房。

「摸到了,我終於摸到女姓乳房,妹妹的乳房真滑膩,真大,真結實,乳頭很大顆。」子文的手插進乳杯,直接觸摸整個乳房,子文感覺從沒嚐過的興奮刺激,他的心呯呯然狂跳。

雯雯無助的任由哥哥雙手玩弄著自己豐腴胸脯,陣陣麻癢酥軟感覺從雙乳傳來,尤其哥哥用兩根手指夾著乳頭搓玩,雯雯感覺自己的乳頭竟然硬崩崩膨漲翹起來。

一陣鑰匙撞擊門鎖聲驚醒了雯雯,她將子文推開,慌亂地將拉鍊重新拉好。

「媽媽回來了……你應允了我不將今天的事情說給她知道!」雯雯像犯了大錯的孩子,惶恐道。

「你放心,我不會說給爸媽知道,今晚媽媽睡了,你來我房……」

「不理睬你……」雯雯兩頰通紅,一溜煙跑回自己的房中。

(五、完)

飯桌上,雯雯默默地將飯扒進口,臉色略帶一絲蒼白,蔡娟的注意力被電視的肥皂劇吸引著,沒有察覺女兒異樣的神態。

喜悅的情緒充斥著子文身內每一個細胞,他的眼神不時停在默默無語的妹妹身上,雯雯真是一個美人胚子,一綹烏黑短髮溫純地散落在脖子上,兩隻懂說話的大眼晴,偶爾流露出楚楚眼神,令平素活潑可愛的妹妹,今天加添了一絲我見猶憐的動人神韻。

感受到子文灼熱眼神的巡禮,雯雯不安情緒不期然加深起來,她只感到心兒咚咚地跳個不停,中午被哥哥伸手進衣服內搓揉胸脯的感覺猶在,那種麻麻癢癢滋味是她從沒感受過的,雖是七分驚惶,卻有三分歡愉味道。

十三歲的雯雯幾曾經歷過男女情事,今天哥哥對她的行為,已令她感覺非常羞澀,但哥哥似乎並不滿足,反而得寸進尺,更要求自己今晚進他的房間,若果不順從哥哥意願,他將今天化妝品公司發生的事情說出來,爸爸一定大發雷霆,一想到父親發惡的樣子,雯雯身子不自禁寒慄起來,但答允了哥哥要求後,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

混亂的思緒衝擊著雯雯小小腦袋,她真後悔今天應允了壞同學的邀約,如果不是給她們出賣,她就不會陷入這進退兩難地步。

吃完飯,洗過碗碟,雯雯獨個兒走進自己房間,她躺在睡床上反覆思量,最後還是平時子文和她比較親近,她心想哥哥不會太過份吧,還是答應哥哥的要求來得容易。

「不知哥哥他會做什麼?他會不會將我的衣服全脫去喔?真羞人……」雯雯開始惴測稍後將會發生的情況,小小心靈除了不安感覺外,竟隱隱有一絲好奇欲試意願,出於少女天生愛美心態,雯雯從衣櫃取出睡袍,內褲,便往浴室沐浴。

「雯雯,你不是早上才洗澡嗎?」正在沙發看電視的蔡娟好奇問。

「今天有體育堂,出了一身大汗,所以要洗澡才睡得好。」雯雯支吾地回應母親後,便急步跑進浴室內。

蔡娟並未生疑,她將注意力重新返回電視機上。

子文看見妹妹晚上去沐浴,心內大喜,妹妹的行徑正好表示她答應了他的要求,只要再過兩三個小時,一直夢寐以求的心願便可達成,怎不教他雀躍不已。

等待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慢,子文焦慮地盼望深夜來臨,只要母親睡熟了,他就可以為所欲為,恣意享受妹妹完美無瑕的肉體,他可以盡情撫摸妹妹身體每一處地方,還可以近距離觀賞雯雯的肉體,想到可以將妹妹雙腿分開,掰開兩片緊閉陰唇的情況,子文的屌失控地翹起來。

好不容易,終於盼到蔡娟進入睡房睡覺,子文的心開始緊張起來,他看了看坐在沙發上的妹妹,只見雯雯低垂頭子,臉帶紅暈,兩手無意識的揉搓著睡袍花邊,籍此舒緩忐忑不安情緒。

「妹妹,我們進房唷。」子文來到雯雯身邊,喜悅道。

雯雯白了哥哥一眼,半推半就的給子文帶到房中,當兩人坐在床沿上時,子文已急不及待擁抱著妹妹的纖腰,右手迅速地伸向妹妹豐腴的胸脯,滿滿地握著左邊乳房狎玩,啊!妹妹竟然沒有戴上乳罩,子文隔著薄紗睡袍,恣意搓揉渾圓富彈力的妹妹乳球。

乳房給哥哥忘形的抓扭,狎玩,陣陣騷癢麻美感覺令雯雯渾身無力,任人擺佈。

「雯雯,你睡在床上。」子文輕輕將軟弱無力的妹妹推倒在睡床上,雯雯用兩隻手掌掩著眼晴,嬌羞道:「哥哥,關燈!」

「不用關上燈,沒人看得見的。」子文為了能夠徹底地看清楚妹妹迷人的身體,所以拒絕關上電燈。

躺在床上的雯雯,尤如女神般美麗,青春嬌嫩的肌膚在燈光映照下,顯得特別白晢,令子文愛不釋手,他將妹妹的輕紗睡袍掀至脖子,隨著睡袍掀起,雯雯頓成半裸,一雙粉搓玉砌的乳房赤裸裸暴露在空氣中,子文從沒有如此近距離觀賞妹妹的乳房,平時偷窺都是偷偷摸摸,幾曾有如此機會看得一清二楚,妹妹的乳房傲立渾圓,兩顆淺粉紅色的乳頭很大顆,就像櫻桃般嬌艷。

在淺藍色綿質內褲保護下,雯雯的三角地帶飽滿賁起,就如一個小肉阜,誘惑迷人,子文已急不及待要看妹妺的處女屄,他手顫顫地將雯雯三角褲往下腿。

「不要……」感覺哥哥要脫去自己僅有蔽體的內褲,雯雯嬌羞地低嚷抗議,當感覺內褲被哥哥蠻力扯離身體時,雯雯的皮膚不禁哆嗦起來,啊!多羞人,自己正全身赤裸地給異性任意觀賞,而這個男子還是自己的胞兄,雯雯感覺自己的臉非常盪熱。

已無瑕理會赤霞滿面的雯雯,子文正忙於撫摸和觀看妹妺賁起的下體,只見雯雯將雙腿緊緊的夾在一起,恥阜表面長了一小撮陰毛,柔順的鋪在肉戶上,子文貪婪地撫摸妹妹的處女地,女孩子的屄觸手柔軟溫暖,他順著陰毛向下探,終於給他摸到妹妹肉縫,子文知道裂縫下便是女孩子最神秘的肉洞,但因為雯雯雙腿緊閉,他未能一探桃源。

「不要耶……哥……」子文已慾火焚身,他不理會妹妹的反抗,雙手強行用力掰開妹妹因緊張而硬崩崩的雙腿。

當看見妹妹最神秘的處女洞時,子文已經失去理智,熊熊的慾火令他慾念薰心。

雯雯除了恥阜有一小撮陰毛外,桃源洞附近卻無一根毛兒,只見陰蒂下便是一條深深的隙縫,兩片陰唇緊緊的結合著,子文用兩隻手指分開兩片桃肉,妹妹的小屄便暴露了出來,內裡有一個很子的孔,子文再將小孔張開,小屄內嫣紅的陰肉便讓子文一覽無遺。

子文用手輕觸妹妹的陰洞,只覺溫暖潮濕,絲絲蜜露從屄內泌出,雯雯給子文手指愛撫陰部,感覺如遭雷殛,渾身酥麻,已不知身處何地,待感覺身體被人重壓時才清醒起來,已不知哥哥何時將身上衣物悉數脫去,全身赤裸地壓在她身上,而兩腿已頂開了她雙腿,一條堅硬而灼熱的柱狀物體正在她陰縫中揩擦。

「哥哥……不要……求求你不要……」雯雯本能感覺危險,她雙眸泌出淚珠哀求道。

子文的龜頭此時已抵著雯雯的陰道口,雖然耳邊聽見妹妹的哀求,但濃濃的慾念已控制了理智,他腦海只有一個念頭——「幹穴」,就算是親妹妺的穴那要操。

順著蜜露的滋潤,子文的龜頭已鑽進了一小半進屄內,他只感到陽具進入了潮濕溫暖的地帶,陽具每進一小步,便感覺擠開了妹妹陰壁的屄肉。

「哇……痛……唔……」雯雯已痛得大哭起來,子文怕她哭聲驚醒媽媽,連忙用唇片印在妹妹的櫻唇上,而臀部更發力向下沈,乘著衝力陽具衝破雯雯的處女膜,整根插進雯雯的小屄內。

進入妹妹身體後,子文恣意的享受被溫暖狹隘的陰肉重重包圍大屌的痛快感覺,過了一會,他開始一出一入抽插起來,暢快的操著妹妹的屄。

被長約五寸的陽具插入,雯雯嬌嫩的穴口被撐開,兩片柔弱的陰唇緊緊貼著子上的陰莖,隨著子文的抽插,絲絲處女血從屄內微微泌出,沿著大腿向下淌。

雯雯只感覺下體像被一把利刀切割般痛,她抿著嘴,默默忍受陰戶被操的痛楚。

第一次操屄,還是操自己妹妹的屄,子文很快便達到高潮,稠濃的精液如泉般噴進妹妹子宮內。

在距離很遠的某單位內,有一個男子得意的淫笑著……



















0.01891779899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