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糖果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很久很久以前,在大黑森林裡,
住著一戶以做掃帚維生的窮苦人家,
一個愛喝酒的爸爸、一個辛苦的媽媽、還有一對調皮的小兄妹;
有一天,小兄妹因為貪玩、沒有做完家事,
被媽媽處罰到森林裡採草莓。

他們在森林裡遇上了
專門把愛吃愛玩的小孩烤成薑餅的女巫,
小兄妹不小心被森林裏的女巫抓去了,然後......

--------------------------------------------------------------------------------

《劇中主要人物》

韓賽爾(Haensel)...............................

葛蕾特(Gretel)................................

女巫(Witch)...................................

--------------------------------------------------------------------------------

在大黑森林的邊上,住著一個貧窮英俊的樵夫,他和美麗的妻子還有兩個孩子與他相依為命。

樵夫的兒子名叫韓賽爾,雖然年紀還小,可是長相真是俊美無比,眼睛好像天使般的純潔,無論是那個女孩子見了,都一定會立刻愛上他。

樵夫的女兒名叫葛蕾特,皮膚像牛奶般白皙,眼睛比天上的星星還要亮,笑起來比玫瑰花更嬌美,真是可愛極了。

樵夫家裡很窮,每天砍柴來賣,根本賺不到什麼錢來買食物,而這一年正好遇上王國物價飛漲,樵夫一家更是吃了上頓沒下頓,連每天的麵包也無法保證。

這天夜裡,愁得輾轉難眠的樵夫躺在床上大傷腦筋,他又是歎氣,又是呻吟,恨自己沒用,賺不到更多的錢來養活自己的妻子和小孩。

終於他對美麗的妻子說:「咱們怎麼辦哪!自己都沒有一點吃的,又拿什麼去養咱們那可憐的孩子啊?」
   
「聽我說,孩子的爹,」樵夫美麗的妻子回答道:「明天大清早,你就把孩子們帶到遠遠的密林中去,在那兒給他們生一堆溫暖的火,再給他們每人一大塊麵包,然後‧‧‧」

善良美麗的妻子忽然臉色一紅繼續道:「咱們就去林子裏,找些有錢的獵人,我來賣身賺些錢,把他們單獨留在那兒。他們不認識路,找不到我們,咱們就不用怕他們知道母親為了他們去出賣身子了。」
   
「不行啊,老婆,」樵夫說:「我不能這麼幹啊。我怎麼忍心把我美麗的妻子,拿來讓那些骯髒的獵人幹呢,孩子還可以再生,如果說把孩子們丟在叢林裡喂野獸,那還差不多呢!」

   「哎,你這個壞蛋,」妻子說:「你怎麼可以對那一雙可愛的孩子那麼壞心眼呢?我不這樣幹的話,咱們四個全都得餓死啊!」接著她又苦口婆心、沒完沒了地勸他,最後,樵夫也就只好默許了。

那時兩個孩子正餓得無法入睡,正好聽見了母親與父親的全部對話。聽見美麗的母親和父親的對話,葛蕾特傷心地哭了起來,對韓賽爾說:「親愛的哥哥,這下咱們倆可全完了。父親那麼壞心眼,早晚把我們丟在叢林裡喂野獸啊,嗚嗚嗚‧‧‧」

「別作聲,葛蕾特,」韓賽爾溫柔的安慰可愛的葛蕾特「妳要是再出聲,哥哥立刻把妳的衣服全脫光,在妳赤裸裸的身子塗上野蜂蜜,讓森林裏的大熊來強姦妳,吵吧,妳再吵吧。」韓賽爾天使般純潔的臉孔下,有的是比惡魔還要黑的心肝,他是個天生壞胚子。

葛蕾特從小讓韓賽爾玩弄身子到大,自然知道哥哥什麼事都做的出來,立刻默不作聲。

韓賽爾等兩個大人睡熟後,他便移開自己的木床,拿出一個皮革囊,找出一瓶魔法藥粉。

這是他上次利用可愛的葛蕾特,向森林裏的魔法精靈勒索來的戰利品之一。

韓賽爾知道魔法精靈十分的純潔,於是就故意帶葛蕾特到精靈出沒的地方,然後讓葛蕾特脫光衣服,用手指撫慰自己的私處,葛蕾特不敢違背哥哥的話,便脫光衣服,用手指開始撫摸自己的下體,由於韓賽爾每天都要玩弄葛蕾特的身體,所以葛蕾特很快就進入情況,蜜水一股一股的流出。

有三隻魔法精靈很快的就上當了,純潔的魔法精靈從沒有過性經驗,看到可愛的葛蕾特,用她美麗的小手,揉捻著她那花一般的嫩處,發出音樂般好聽的呻吟聲,然後分泌出花蜜一般的蜜水,魔法精靈都迷惑了,不知不覺便越來越近葛蕾特,想要更仔細的看清楚。

然後韓賽爾忽然間就衝出來大喊:「你們這些壞精靈,想要對我純潔的妹妹做什麼?」,然後用兩隻手抓住兩隻嚇呆了的雌性精靈的脖子,用腳踢翻那隻想逃的雄性精靈,並踏住雄性精靈翹起的陽根。

精靈們都嚇呆了,不住的求饒,說願意獻上自己珍藏的寶物,韓賽爾就放那隻雄性精靈去拿,然後趁雄精靈回來之前,姦淫了兩隻美麗的雌性魔法精靈。

雄精靈回來的時候,只看到兩隻雌精靈躺著,渾身都沾染了乳白色的黏稠液體,口中耳朵眼睛,尤其是下半身前後都是,在地上不斷的抽搐著,雄精靈一見,立刻嚇的直抖著。

韓賽爾很滿意精靈的表現,就放了他們,但是臨走前,韓賽爾不忘記恐嚇魔法精靈,他告訴精靈說,那種乳白色的液體,是一種恐怖的詛咒,要是他們敢把這件事說出去,那麼,他們的那裡一定會爛掉,而且是爛到發臭‧‧‧;當然,韓賽爾強迫雄精靈吃下了雌精靈身上沾到的乳白色液體。

那魔法藥粉就是這麼得來的,此刻韓賽爾拿起了小外套,打開後門偷偷溜到了房門外。這時月色正明,皎潔的月光,照得房前空地上的那些白色小石子閃閃發光,就像是一塊塊晶亮的銀幣。

韓賽爾蹲下身,盡力在外衣口袋裡塞滿白色小石子。然後他回屋對葛蕾特說:「放心吧,親愛的妹妹,妳只要好好跟著哥哥就是了,這件衣服給妳明天穿,妳今晚好好睡吧。」

說完,他就溜到了樵夫的房間,偷偷打開房門,在樵夫身上灑上魔法藥粉,然後對樵夫唸了一遍睡眠咒語,讓樵夫熟睡到天亮,怎麼吵都不會醒過來。

韓賽爾準備完畢,就爬到床上,偷偷的把母親的衣服都鬆開,再把美麗的母親喚醒過來。

「親愛的繼母,妳是不是明天要去森林裏給男人賣身賺錢?什麼是賣身啊?」韓賽爾純潔的眼神,十分擔心的望著母親。

「哦,我親愛的韓賽爾,你不用擔心,森林裏的那些男人都生病了,下半身長了一個好大的瘤,裏面有膿,不吸出來會死,媽媽去賣身就是用身體來救人,媽媽要救那些男人來賺錢,幫他們把膿吸出來,無論如何,我絕不會讓你跟葛蕾特餓肚子的。」

善良而美麗的後母,看著憂心忡忡的韓賽爾,心想,他一定是聽到自己和爸爸的對話,而害怕了起來,自己一定要好好安慰他。

「哦,親愛的繼母,妳實在對我們太好了,真不知道要怎麼報答妳,」韓賽爾感動的撲到母親懷中,嘴唇不經意的貼上繼母裸露出衣服外的乳房,喃喃地直磨蹭著「妳對我們好的就像真正的母親一般,只差沒給我們哺過乳。」然後韓賽爾就對著繼母的乳頭,一口含住,舔吮啜吸了起來。

年輕美麗的繼母,被韓賽爾技巧高超又靈活的嘴唇與舌頭,含住乳房,舔的麻酥酥的,心裏想著,我可憐的韓賽爾,他沒享受過親生母親的愛,現在一定是想起親生的母親,我怎麼可以不理他呢,就對韓賽爾說:「我親愛的韓賽爾,你就把繼母當成自己的母親吧,繼母現在餵奶給你,你就再也不會有遺憾了。」

韓賽爾聽完繼母的話,十分的感動看著繼母,立刻趁機三兩下剝光繼母的衣服,也脫光自己的衣服,然後投入繼母的懷中,嗚咽嗚咽的哭泣著說道:「親愛的繼母,妳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母親。」然後讓舌頭,好像在吃糖果一樣,開始頑皮的挑逗著繼母的乳房,同時還用大蘑菇去磨蹭著繼母下半身的花瓣與花蕊。

韓賽爾的蘑菇又大又粗,每天在美麗的妹妹葛蕾特身上玩,早玩出高超無比的技巧。

年輕美麗的繼母,從沒享受過像這樣好像置身於天堂般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興奮,直挑起心中起想要的慾火。

年輕的繼母雖然隱隱覺得,韓賽爾不該用大蘑菇磨蹭著自己的花蕊花瓣,但轉念一想,韓賽爾是這麼的可愛,又是這麼的純潔,這麼渴望母愛,自己怎麼可以錯怪他呢,於是年輕的繼母,心中充滿著母愛的感動,就放任韓賽爾在身上胡來,享受著無比幸福的感覺。

「親愛的繼母,我的身體一定是生病了,我感覺身體好熱,下面腫了一個好大的瘤,好硬又好痛啊,裏面一定是長膿了,妳快賣身給我,妳一定要救救我。」韓賽爾用純潔無比的眼睛,水汪汪的看著繼母。

「親愛的韓賽爾,你不用擔心,媽媽幫你把膿吸出來,你就不痛了。」繼母心想,我親愛的兒子,真是純潔,我一定不能告訴他,這是怎麼一回事,免得他有罪惡感。

然後她就把韓賽爾的大蘑菇,含在嘴裏,像吃棒棒糖一樣的開始吃了起來。

「親愛的母親,妳的舌頭,好像在吃糖果一樣,輕輕的舔的我好舒服哦,嗯,對了就像這樣,妳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母親,為了我生病,這樣的救我。」

年輕的繼母聽到韓賽爾說這麼貼心的話,開心的說:「親愛的韓賽爾,你真是個懂事的孩子,媽媽一定幫你把膿吸出來。」

然後她就用舌尖去舔韓賽爾的棒棒糖心,對了,就是上面那個小肉縫,輕輕的,先含住一小口,舌頭連含著也在舔。

然後她開始吞起韓賽爾的棒棒糖,用牙齒輕輕颳著棒棒糖,然後吞下去,吐出來,舌頭不停的舔,吞下去著也在舔,牙齒也在繼續颳。

一次又一次,吞下去,吐出來,吞下去,吐出來。

韓賽爾萬分感動的說:「親愛的繼母,妳真好。妳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母親。妳連這裡都好香好甜哦,好像藏著蜂蜜,我一定要嚐一口。」說完就將臉埋進繼母的花瓣處,啜吸起她的花蕊,吸出一口一口的蜂蜜。

然後,韓賽爾喘著氣喊道:「親愛的‧‧‧繼母‧‧‧妳連喉嚨‧‧‧也‧‧‧吮到了‧‧‧我的腫瘤‧‧‧啊‧‧‧好美‧‧‧繼續‧‧‧不要停‧‧‧喔‧‧‧喔‧‧‧啊‧‧‧啊‧‧‧啊‧‧‧啊,親愛的母親‧‧‧你把我‧‧‧流出來的膿‧‧‧都吞下去了‧‧‧啊,怎麼又腫起來了。」

韓賽爾早就用魔法精靈的魔法藥粉,將自己的大蘑菇變成,只要他想要就可以無限次使用。

善良的繼母,被韓賽爾一口一口的吸著花汁蜜水,吸的身子都軟了:「親愛的韓賽爾,你的膿太多了,媽媽決定用另外一種更有效的方法來幫你治病。」美麗的繼母,實在愛不釋手,韓賽爾是那麼的可愛純潔,他的蘑菇又大又好,終於忍不住想要塞到花房去嚐一口。

「親愛的繼母,求求妳快救我。」韓賽爾又將身子轉正,摟著繼母,大蘑菇更靈活的磨蹭著繼母下半身的花瓣與花蕊。

「‧‧‧哦‧‧‧親愛的韓賽爾,你先別動,媽媽要救你了。」繼母紅著臉,忍著痠麻,一寸一寸的將韓賽爾的大蘑菇,吞進下半身的花房中。

「親愛的母親,可是我好難過哦,妳快救我。」韓賽爾很壞心的,大力的頂撞起來。

「‧‧‧喔喔喔‧‧‧啊啊‧‧‧喔‧‧‧喔‧‧‧啊‧‧‧喔‧‧‧親愛的韓賽爾,你先別動‧‧‧媽媽‧‧‧就要救你了‧‧‧」

「‧‧‧喔喔‧‧‧啊啊啊‧‧‧喔‧‧‧喔喔‧‧‧啊‧‧‧喔‧‧‧親愛的韓賽爾,用力用力‧‧‧」

「‧‧‧喔喔喔‧‧‧啊啊‧‧‧喔‧‧‧啊啊啊‧‧‧喔‧‧‧啊‧‧‧喔‧‧‧親愛的韓賽爾,不要停‧‧‧喔喔,好美‧‧‧啊啊‧‧‧」

「‧‧‧啊啊‧‧‧喔‧‧‧喔‧‧‧啊‧‧‧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親愛的‧‧‧韓賽爾‧‧‧你的‧‧‧膿‧‧‧好多‧‧‧軟了又硬‧‧‧媽媽‧‧‧又‧‧‧又要‧‧‧洩了‧‧‧」渾身都讓花蜜浸溼了,美麗的繼母,癱軟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親愛的母親,妳別只顧著喘氣‧‧‧妳一定要救我‧‧‧啊‧‧喔‧‧‧喔‧‧‧啊‧‧‧繼續‧‧‧喔‧‧‧喔‧‧‧啊‧‧‧」

「親愛的母親,我們換個姿勢來,繼續‧‧‧喔‧‧‧喔‧‧‧啊‧‧‧」

「親愛的母親,妳趴到床邊,繼續‧‧‧喔‧‧‧喔‧‧‧啊‧‧‧」

「親愛的母親,我站著也行,繼續‧‧‧喔‧‧‧喔‧‧‧啊‧‧‧」

「親愛的母親,妳趴到我身上來,繼續‧‧‧喔‧‧‧喔‧‧‧啊‧‧‧」

「親愛的母親,我們從後面屁股來,繼續‧‧‧喔‧‧‧喔‧‧‧啊‧‧‧」

「親愛的母親,我們回到前面來,繼續‧‧‧喔‧‧‧喔‧‧‧啊‧‧‧」

「‧‧‧哦‧‧‧親愛的‧‧‧韓賽爾‧‧‧你懂的‧‧‧方法‧‧‧好多‧‧‧媽媽‧‧‧爽死了‧‧又‧‧‧又要‧‧‧洩了‧‧‧」幾近虛脫的美麗母親,終於支持不住,下半身像花朵般盛開,紅紅的花辦合不起來,整個人癱軟在床上。

「親愛的繼母,妳救了我,妳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母親。」韓賽爾萬分感動的親吻著繼母,

這樣就不行了?親愛的母親,妳真該向葛蕾特好好的學習。韓賽爾意猶未盡的把玩著兩個渾圓的乳峰,心中嘀咕,好吧,也該讓妳休息了,今晚這件事,是我們的小秘密,相信妳永遠也不會向別人提起,明天起,妳就多賺一些錢回來吧。

天剛破曉,太陽還未躍出地平線,那個樵夫就叫醒了兩個孩子,「快起來,快起來,你們這兩個懶蟲!」他嚷著道:「我們要進山砍柴去了。」

說著,樵夫便給孩子一大塊麵包,並告誡他們說:「這是你們的午飯,可別提前吃掉了,因為你們再也甭想得到任何東西了。」

葛蕾特接過麵包後,就被韓賽爾拿走了,因為韓賽爾要她穿口袋裡塞滿了重重白色石子的外套,而麵包比較輕,他要自己拿,這樣他路上還可以先吃。

隨後,他們全家就朝著森林進發了。

韓賽爾總是走一會兒便停下來回頭看看自己的家,走一會兒便停下來回頭看自己的家。他的父親見了便說:「韓賽爾,你老是回頭瞅什麼?專心走你的路。」

「哦,爸爸,」韓賽爾回答說:「我在看我的貓咪呢,牠高高地蹲在屋頂上,想跟我說再見呢!」

「那不是你的小貓咪,我的小天使,」繼母說:「那是早晨的陽光照在煙囪上。」

其實韓賽爾並不是真的在看貓咪,他是悄悄地盯著葛蕾特把銀亮的白色石子,從口袋裡掏出來,一粒一粒地丟在走過的路上。

到了森林的深處,他們的父親對他們說:「嗨,孩子們,去拾些柴火來,我給你們生一
堆火。」

韓賽爾和葛蕾特便去拾來許多枯枝,把它們堆得像小山一樣高。當枯枝點著了,火焰升得老高後,繼母就對他們說:「你們兩個躺到火堆邊上去吧,好好待著,我和你爸爸到林子裡砍柴。等一幹完活,我們就來接你們回家。」

於是韓賽爾和葛蕾特就坐在火堆旁邊,等他們的父母幹完活再來接他們。到了中午時分,他們就吃掉了自己的那一小塊麵包。

因為閒著也是閒著,韓賽爾便又叫葛蕾特脫光衣服,開始想些新花招,姦淫起美麗又可愛的妹妹來玩。

韓賽爾背靠在大石頭上,閉上眼睛,在葛蕾特白皙光滑的頸項摸索著,葛蕾特跪哥哥身下,張開櫻桃小嘴,一口吞下韓賽爾的大蘑菇,直吻上韓賽爾的兩顆鳥蛋,小小的香舌滑掠在蘑菇頭上,使出渾身的本事靈活的舔擦吸吮著。

「葛蕾特,妳真是越來越可愛了,吃棒棒糖的技巧,連繼母都比不上妳。」韓賽爾舒服的將兩手往下摸,摸上葛蕾特被他玩到發育十分良好的波波,玩弄起葛蕾特慢慢脹起來的粉紅色小葡萄乾。

「‧‧‧唔‧‧‧哥哥‧‧‧,人家‧‧‧決不會‧‧‧輸給‧‧‧媽媽的‧‧‧」葛蕾特心中一驚,想不到哥哥連繼母的身子都玩到手了,繼母有不輸自己的美麗,身材又好,自己一定要更賣力來討好哥哥才行,顧不得嘴裏正含著一根大棒棒糖,含糊不清的開口說著。

韓賽爾已經躺到葛蕾特身上玩弄她的嬌嫩的花辦,聞言將舌頭一舔一抵,「葛蕾特,妳真是我的好妹妹,哥哥一定會好好的疼你。」

花心中傳來陣陣酥麻的感覺,哥哥的舌頭好像蜜蜂,不斷的將她的花蕊捲起來吮吸,還不斷的侵入小小的花房,葛蕾特感覺自己的花蜜,一股一股的不斷的流出來,臉上好熱,一定很紅。

「‧‧‧哥哥‧‧‧葛蕾特‧‧‧好想要‧‧‧了‧‧‧求求你‧‧‧」葛蕾特扭著身子,墾求著韓賽爾。

「葛蕾特很想要了嗎?」韓賽爾問。

「‧‧‧嗯‧‧‧」葛蕾特喘噓噓的回答。

「那好吧,誰叫哥哥最疼葛蕾特呢。」韓賽爾今天本想先玩一玩葛蕾特的小菊花,但是看在時間還長的很的份上,便應了葛蕾特的要求,讓葛蕾特騎到他身上,大蘑菇順著黏滑的花蜜,慢慢撐開抵進葛蕾特的花房。

「‧‧‧啊‧‧‧啊‧‧‧哥哥‧‧‧好好‧‧‧弄的‧‧‧葛蕾特‧‧‧好舒服‧‧‧」一面葛蕾特忍受著哥哥火熱侵入的快感,一面將肛門緊緊縮起來,這使得她原本就窄小的花房,更是緊緊的束縛著韓賽爾的大蘑菇,然後兩隻小手扶著哥哥的腰際,主動的一上一下,像騎馬般的律動著,純潔美麗的葛蕾特,就這樣櫻唇微張,喘息著發浪了起來。

「‧‧‧喔‧‧‧我的小葛蕾特越來越懂事了‧‧‧」舒服的吐出一口氣,韓賽爾當然知道葛蕾特正努力的要取悅他,樂的省力,一隻手摸著葛蕾特彈跳著的波波,另一隻手卻伸到葛蕾特的翹挺的屁股蛋,順著溝溝,中指摳著葛蕾特每天都洗的很乾淨的小菊花。

葛蕾特被韓賽爾調教的性神經敏感無比,後面的小菊花剛被哥哥的中指刺進去,前面的花房立刻痙攣起來,花房中蜜水都滿了,不由得上半身一軟,整個倒向韓賽爾的胸膛貼著,但她可不敢停下動作,和哥哥相連在一起的下半身,更是加快了上下律動的速度,啪啪啪的響著。

「‧‧‧啊‧‧‧啊‧‧‧葛蕾特‧‧‧好極了‧‧‧妳真乖‧‧‧啊‧‧‧啊‧‧‧哥哥‧‧‧最喜歡‧‧‧葛蕾特了‧‧‧啊‧‧‧啊‧‧‧啊‧‧‧啊‧‧‧」韓賽爾對美麗可愛妹妹的表現滿意極了,尾椎骨一酸,身子一個哆嗦,立刻就發射了第一波的飛彈。

葛蕾特早已經先嘩啦啦的來潮了,再讓哥哥的飛彈一射,整個人趴在哥哥的身上,好像趴在雲層裏,渾身軟綿綿的,不知道要飛向何處,但她下半身的另一張小嘴,仍舊不忘緊咬著哥哥的棒棒糖,一上一下、一進一出的動作著,讚美大魔王,老天,那種反射性的潛意識動作,正是韓賽爾長期調教下的奇蹟。

這麼美麗可愛的妹妹,又乖又聽話,從第一次被他玩的昏迷,到現在可以讓他一玩再玩,那敏感無比的反射性神經,不知道費了他多少的心血才調教好,不過可真值得,韓賽爾一面享受高潮快感,一面在心裏想著。

由於韓賽爾的大蘑菇,可以無限次重來,兄妹倆就這樣幹了好久好久,森林的深處裏,兩個天使般可愛的兄妹,光溜溜的幹著香豔無比的好事,一次又一次,渾身都濕透了,連空氣中都蕩漾著一股說不出的淫味。

從白天一直到夜晚,葛蕾特都賣力的配合著,此刻疲倦得上眼皮和下眼皮都要打起架來了。

「‧‧‧啊‧‧‧‧‧啊‧‧‧啊‧‧‧‧‧‧‧‧‧」有氣無力的喊著,葛蕾特嗓子都快要喊啞了,腰也快要折斷了,渾身上下都泡在韓賽爾濃濃的白汁裏頭。

「親愛的哥哥,我好害怕,這裡好黑哦‧‧‧。」小聲的說著,葛蕾特快哭出來了,夜裏的森林,好暗好黑又好可怕,可是她還是不敢哭出來,她知道萬一惹哥哥生氣會比夜晚的森林更可怕。

韓賽爾趴在葛蕾特身上哆嗦著,又洩了一次,這才提起大蘑菇抖了一抖,心滿意足的爬起身來說道:「葛蕾特,妳剛剛喊的太過火了,太不自然了,哥這次就原諒妳,下次妳再這樣可不行哦。」韓賽爾笑吟吟的拖著葛蕾特到泉水邊去幫她洗澡,他知道自己現在越是溫柔,葛蕾特以後一定越乖。

葛蕾特嚇的連害怕都忘記了,整個人傻愣愣的讓韓賽爾洗過來洗過去,直到穿好衣裳,葛蕾特才一下子驚恐起來,兩隻大大的眼睛,眨都不敢眨,她一定是太害怕黑暗中的森林了,所以才會忘記韓賽爾有多麼敏感。

「哥‧‧‧哥,我‧‧‧我‧‧‧我‧‧‧不是故意的‧‧‧」葛蕾特結結巴巴的說著。

「別怕,葛蕾特,妳是我唯一的妹妹,哥哥不照顧妳,誰照顧妳呢,乖,別害怕,哥哥知道妳一定是玩太累了。」韓賽爾緊緊的摟著妹妹,柔聲的安慰她,心裏卻快要笑出來了,葛蕾特真是可愛,無論他怎麼玩她都十分的有趣。

葛蕾特害怕得終於哭了起來,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實在好害怕這下咱們找不到出森林的路了!」

    「別著急,葛蕾特,」韓賽爾安慰她說:「等一會兒月亮出來了,咱們很快就會找到出森林裏的路了。」但他的手指搓著葛蕾特已經有點發疼的柔軟胸脯,可沒離開過。

不久,當一輪滿月升起來時,韓賽爾就拉著他妹妹的手,循著那些月光下像銀幣一樣在地上閃閃發光的白石子指引的路往前走。

他們走了整整的一夜,在天剛破曉的時候回到了他們父親的家門口。他們敲敲門,來開門的是他們美麗的繼母。

她打開門一見是韓賽爾和葛蕾特,既驚喜又帶著歉意的緊摟住兄妹倆說:「我可憐孩子終於回來了,你們怎麼在森林裡睡了這麼久,我們還以為你們不想回家了吶!」

看到孩子,樵夫一陣錯愕,他心裏也不好受,因為他今天好不容易才說好說歹的勸服妻子,把孩子們殘酷的拋棄了,那知道孩子們自己跑回來了,他無奈只得繼續養活兩個孩子。

他們一家終於又在一起艱難地生活了,樵夫的妻子白天到林子裏賣身賺錢,等到晚上睡覺時,便來給韓賽爾吸出下體裏的膿汁治病,母子三人每天日子快活無比,韓賽爾過沒多久,就說服繼母讓葛蕾特上床一起搞了。

只有樵夫過的很不快樂,黑眼圈都出來了,他白天眼睜睜看著妻子光溜溜的,給那些貪婪的獵人玩弄身子,有時他們是一個一個輪,有時他們甚至是三、四個一起上,好不容易撐到晚上他想辦事時,他卻又因韓賽爾給他下過魔法藥粉,總是一覺到天亮,渾身的慾火無法解套,只得在白天裏自己搞自己,想辦法解決。

時隔不久,又發生了全國性的饑荒。

一天夜裡,兩個孩子又聽見樵夫對他們的母親說:「哎呀!能吃的都吃光了,就剩這半個麵包,你看以後可怎麼辦啊?咱們還是得減輕負擔,必須把兩個孩子給扔了!這次咱們可以把他們帶進更深、更遠的森林中去,叫他們再也找不到路回來。只有這樣才能挽救我們自己。」

聽見丈夫又說要拋棄孩子,妻子心裡十分難過。她心想,大家同甘共苦,共同分享最後一塊麵包不是更好嗎?但是像天下許多的女人一樣,服從男人是天經地義的事,要說個「不」字那真是太難太難了,樵夫的妻子也毫不例外。

樵夫既然對孩子作過第一次拋棄,當然就必然有第二次的拋棄了,妻子說不過丈夫,也只好暗自傷心著,不再反對丈夫的建議了。

然而,孩子們又聽到了他們的全部談話。

等父母都睡著後,韓賽爾又從床上爬了起來,想溜出門去,像上次那樣,到外邊去撿些小石子,但是這次他發現門讓父親給鎖死了。

但他心裡又有了新的主意,他又安慰他的妹妹說:「別哭,葛蕾特,不用擔心,好好的睡覺,哥哥會照顧妳的。」

一大清早,繼母就把孩子們從床上喚了下來。她給了他們每人一塊麵包,可是比上次那塊要小多了,因為家裏大塊的麵包都讓樵夫先一步給吃了。

在去森林的途中,韓賽爾很想在口袋裡捏碎了他的麵包,並不時地停下腳步,把碎麵包屑撒在路上。

但他終究沒這麼做,開玩笑,這麼少的麵包怎麼可以浪費呢,況且麵包屑丟到地上肯定會被螞蟻或小鳥給吃了,這可是小惡魔的童話,他才沒那麼笨呢。
「韓賽爾,你磨磨蹭蹭地在後面看什麼?」他的父親見他老是落在後面就問他。

「我在看我的小鴿子,它正站在屋頂上‘咕咕咕’地跟我說再見呢。」韓賽爾回答說。

「你這個白癡,」他父親叫道,「那不是你的鴿子,那是早晨的陽光照在煙囪上面。」

於是韓賽爾就在路上,很不爽的一口一口地吃光了他的麵包。

樵夫領著他們走了很久很久,來到了一個他們從未到過的森林中。

像上次一樣,又生起了一大堆火。繼母悲傷的摟住韓賽爾,對他們說:「好好待在這兒,孩子們,要是睏了就睡一覺,我們要到遠點的地方去砍柴,幹完活我們就來接你們。」她已經深深的迷戀上韓賽爾的大蘑菇,和韓賽爾那高明無比的姦淫技巧,與韓賽爾的分離讓她心中痛苦萬分。

到了中午,葛蕾特把她的麵包與韓賽爾分來吃了,因為韓賽爾的麵包已經在路上就吃光了。然後,韓賽爾又再一次將葛蕾特脫光了來姦淫她。

這次葛蕾特不敢分心,一直幹到了半夜,仍然沒有人來接這兩個可憐的孩子,葛蕾特已經讓韓賽爾玩到洩的快要虛脫死了,而四周是一片漆黑。

韓賽爾安慰他的妹妹說:「等月亮一出來,我們就看得見我撒在地上的麵包屑了,它一定會指給我們回家的路。」

但是當月亮升起來時,他們在地上卻怎麼也找不到一點麵包屑了,韓賽爾當然不會說他早把麵包全吃光了的事。

雖然韓賽爾根本沒想要找路,但他還是安慰妹妹說:「我們一定能找到路的,葛蕾特。」

但他們沒有能夠找到路,雖然他們走了一天一夜,可就是出不了森林。他們已經餓得頭昏眼花,因為除了從地上找到的幾顆草莓野果,他們沒吃什麼東西。這時他們累得連腳都邁不動了,倒在一顆樹下就睡著了。

這已是他們離開父親家的第三天早晨了,他們深陷叢林,已經迷路了。如果再不能得到幫助,他們必死無疑。

就在這時,他們看到了一只通體雪白的、極其美麗的鳥兒站在一根樹枝上引吭高歌,牠唱得動聽極了,他們兄妹倆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聽它唱。牠唱完了歌,就張開翅膀,飛到了他們的面前,好像示意他們跟牠走。

他們於是就跟著它往前走,一直走到了一幢小屋的前面,小鳥停到小屋的房頂上。他倆這時才發現小屋居然是用香噴噴的麵包做的,房頂上是厚厚的蛋糕,窗戶卻是可口的楓糖塊,門是巧克力做的,每個地方都是好吃的糖果。

「讓我們放開肚皮吧,」韓賽爾說:「這下我們該美美地吃上一頓了。我要吃一小塊房頂,葛蕾特,你可以吃窗戶,它的味道肯定美極了、甜極了。」

   說著,韓賽爾爬上去掰了一小塊房頂下來,嘗著味道。葛蕾特聽哥哥的話站在窗前,用嘴去啃那個甜窗戶。

這時,突然從屋子裡傳出一個聲音:「哎呀, 誰在啃我的小房子?」

孩子們回答道:「是風啊,是風,是天堂裡的小娃娃。」他們邊吃邊回答,一點也不受干擾的享用著。

韓賽爾覺得房頂的味道特別美,便又拆下一大塊來;葛蕾特也乾脆挖下一扇小圓窗,坐在地上慢慢享用。

突然,房子的門打開了,一個美麗無比又氣質高貴的女人,穿著圍裙走了出來。

葛蕾特嚇得雙腿打顫,拿在手裡的食物掉到了地上,韓賽爾看到她的容貌,比美麗的葛蕾特還要更美麗,念頭一轉,也像葛蕾特般嚇得雙腿打顫,拿在手裡的食物也掉到了地上,用他天使般無辜的眼睛望著那女人。

那個穿著圍裙,美麗無比又氣質高貴的女人,一見到兩個可愛的少年少女就喜歡,溫柔的摸著韓賽爾的臉頰說:「好孩子,是誰帶你們到這兒來的?來,跟我進屋去吧,我可愛的天使,這兒沒有可怕的壞人會傷害你們!」她可不知道韓賽爾才是最壞的。

她說著就拉著兄妹倆的手,把他們領進了她的小屋,並給他們準備了一頓豐盛的晚餐,有牛奶、糖餅、蘋果,還有堅果和其它各種可口的美食。等孩子們吃完了,她又給孩子們舖了張白色的大床,韓賽爾和葛蕾特往床上一躺,馬上覺得是進了天堂。

其實這個美麗的女人,是個善良的女巫芙妮雅,她十分的溫柔又純潔,她原本也想學其他女巫般,當一個專門引誘孩子上當來吃掉的邪惡的巫婆,但她發現她做不出那麼殘忍的事,甚至還常常被壞孩子的謊言給欺騙了,好幾次被送到教會差點燒死,於是她就一個人躲到森林的深處,不和別人來往。

她那幢用美食建造的房子,就是為了滿足她喜歡孩子的願望,她總是幻想做各種好吃的食物,給可愛的孩子吃,可惜自從她躲到森林的最深處,再也沒遇見過其他人。

她的嗅覺像野獸一樣靈敏,老遠老遠她就能嗅到人的味道。韓賽爾和葛蕾特剛剛走近她的房子她就知道了,她高興得心中狂跳,好久沒有見過孩子們了,一個人住好寂寞啊,然後她就微笑著打定了主意:「我要好好地對待他們,決不讓他們失望。」

第二天一早,還等不及孩子們醒來,她就起床了。口中哼著悅耳好聽的小調,一大早就在廚房裏烹調著各種美食,準備好好的招待這一對可愛的兄妹。

但當她走進兄妹的房裏,見到兩個天使般純潔好看的兄妹,正赤裸著身體,激烈無比的交媾著,那淫靡的景象,立刻讓她羞紅了臉蛋,感覺腦海中開始暈眩了起來。

她身子發軟,心中狂跳的極是厲害,斜靠著牆壁,用手蒙住眼睛,從手指縫去偷看,心想「這就是書上寫的,男人和女人快樂的事嗎?但他們倆不是兄妹嗎?兄妹怎麼可以幹出這種事來。」她很想出聲阻止他們倆個,可是喉嚨咕嚕一聲,卻乾乾的說不出話來。

韓賽爾早就看穿了芙妮雅善良純潔的本質,昨晚在睡覺前他溜下床,跑去偷窺芙妮雅入浴,心中滿意極了,芙妮雅長的像仙女般美麗動人,身材更是好的無話可說,他打定主意要姦淫她,第一步就是要先誘惑她。

一大早韓賽爾醒來,聽到芙妮雅在廚房裏忙著,連忙將葛蕾特喚醒,讓葛蕾特來配合他。

葛蕾特像牛奶般白皙的皮膚,全染上緋紅動人的櫻花色,比天上的星星還要亮的明眸,瞇成醉人的媚眼,比玫瑰花更嬌美的笑容,此刻含蘊著無比的春意,她是那麼的可愛,連淫蕩起來都可愛的惹人愛憐。

而韓賽爾不止俊美無比,他那天使般純潔無辜的眼睛,更是使人無法想像他的黑心肝,每一個見到的女人都免不了要上當。

韓賽爾假裝不知道芙妮雅進了房間,一面玩的葛蕾特發出淫蕩萬分的呻吟,一面又展現他真摯純真的容貌,讓人感覺他真是一個疼愛妹妹的好哥哥,忘了此刻他正在妹妹的身上幹什麼好事。

「‧‧‧啊‧‧‧哥哥‧‧‧葛蕾特‧‧‧好美‧‧‧好美‧‧‧要洩了‧‧‧」葛蕾特呻吟著。

「‧‧‧啊‧‧‧親愛的‧‧‧葛蕾特‧‧‧啊‧‧‧哥哥‧‧‧也‧‧‧好美‧‧‧好美啊‧‧‧哥哥‧‧‧要射出來了‧‧‧」韓賽爾偷偷瞄著芙妮雅不好意思看,又忍不住想看,心中邪惡的歡呼了起來,這下有門了。

在葛蕾特體內射到一半,韓賽爾便把水槍抽出來向著芙妮雅甩過去,一股一股射出的白色的汁液,甩到芙妮雅的臉上滴落到她的衣服上,芙妮雅不自覺的微微吐出舌頭,將滴到嘴唇上的半透明汁液舔了一舔,忽然發現不對,臉都紅了,急忙要躲出門去,剛要動作,這才發現自己的圍裙裏面的長裙靠近大腿處都濕了。

在葛蕾特體內射到一半,韓賽爾便把水槍抽出來向著芙妮雅甩過去,一股一股射出的白色的汁液,甩到芙妮雅的臉上滴落到她的衣服上,芙妮雅不自覺的微微吐出舌頭,將滴到嘴唇上的半透明汁液舔了一舔,忽然發現不對,臉都紅了,急忙要躲出門去,剛要動作,這才發現自己的圍裙裏面的長裙靠近大腿處都濕了。

韓賽爾這時候好像才發現了芙妮雅的存在,「啊,芙妮雅姊姊,妳來了。」高興的跳下床去拉著芙妮雅的手,大蘑菇還興奮的晃動著。

芙妮雅被他拉著手跑不掉,結結巴巴的說道:「韓、韓、韓賽爾早安,姊、姊、姊姊來叫你、你、你和葛蕾特起床吃、吃、吃、吃早餐‧‧」

「啊,姊姊一定看到了‧‧‧」韓賽爾這時,十分”害羞”的發現自己沒穿衣服,連忙跳回床上,鑽到床單裏穿衣服。

「沒、沒、沒、沒有,姊姊沒看到你跟葛、葛、葛蕾特在幹什麼,我是說我沒看清楚葛蕾特剛剛和你做的那件事,哦不,姊姊什麼都沒看到。」芙妮雅的眼睛追著韓賽爾的身體,語無倫次的說著。

「啊,被姊姊看到了‧‧‧」葛蕾特垂下頭,十分配合的紅了臉,那種美麗少女的欲言含羞,讓芙妮雅完全淪陷。

「對、對、對不起葛蕾特,姊姊不是故意要看到的,姊姊只是想叫妳們起床而已。」芙妮雅杵在門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抬起頭來羞赧的一笑,葛蕾特對芙妮雅展現她那比玫瑰花還好看的笑容說道:「芙妮雅姊姊,是葛蕾特不好,忘了這是姊姊的家,不該一大早便纏著哥哥不放,葛蕾特真是壞孩子‧‧‧可是哥哥真的好棒哦,葛蕾特實在忍不住要和哥哥好‧‧‧」

「應該的,應該的,葛蕾特應該和哥哥好,葛蕾特才不是壞孩子‧‧‧」芙妮雅尷尬萬分的安慰著葛蕾特,「快來吃早餐吧」話說完連忙逃出這個臥房。

吃早餐的時候,韓賽爾和葛蕾特,很傷心的把被父母拋棄在森林裏頭的事說給芙妮雅聽,他們好害怕會再次被人拋棄,芙妮雅是個喜歡小孩的善良女巫,對韓賽爾這一招實在沒有抵抗力,就答應韓賽爾無論如何,都不會拋棄他們倆個。

接下來幾天,韓賽爾帶著葛蕾特,兄妹倆像一對可憐的小狗,每天巴著芙妮雅搖尾巴,芙妮雅生活的範圍,一點一點的被韓賽爾給蠶食鯨吞了。

於是芙妮雅閒暇的時候,經常會很不小心的,就撞見韓賽爾和葛蕾特脫光了衣服在搞,就算她沒看見,也會不小心的聽到,兄妹倆那銷魂入耳的呻吟聲就在附近。

韓賽爾讓葛蕾特幫忙整理家事,而他跟芙妮雅開口說想要和她學習料理,這讓芙妮雅很開心,便很用心的教韓賽爾做蛋糕點心糖果,結果兩個人待在小廚房裏,韓賽爾總是能不小心的擦拂過她身上敏感的地方,碰的芙妮雅一天到晚臉紅紅心慌慌的,砸了好多餐盤瓷器,幸虧她是個女巫,能用魔法救回摔壞的東西。

芙妮雅雖然善良純潔,沒有過性經驗,但她也是個身體成熟的女性,韓賽爾每天的惡搞,很快的就達到了效果,芙妮雅已經很習慣看到韓賽爾的床戲了,甚至只要他們兄妹在玩樂,她也會躲在一旁自慰起來。

芙妮雅從韓賽爾不經意的碰觸中,進步到很習慣於韓賽爾和她開玩笑故意的碰觸,甚至芙妮雅正在換衣服時,韓賽爾都會不小心的闖進來,好奇的睜著純潔無辜的大眼,看光甚至摸上她的身體,芙妮雅的生活完全被韓賽爾牽著走。

又過了幾個星期,韓賽爾還沒有姦上善良的女巫芙妮雅,這天韓賽爾失去了耐心,就告訴葛蕾特他不想再等了。

「過來,葛蕾特,」韓賽爾對葛蕾特說道,「把這一杯果汁拿去給去芙妮雅喝,然後打翻它。今天哥哥一定要把芙妮雅姊姊給玩了。」

可憐的妹妹總是被逼著去做幫凶,拿果汁來準備給芙妮雅女巫喝,一路上她十分小心,怕萬一搞砸了她就完了,世界上只有她一個人知道韓賽爾有多麼壞,可是她卻無法違背韓賽爾的命令,因為她十分敬愛哥哥,而且韓賽爾早已經完全控制了她的性慾。

「親愛的惡魔,請幫幫我們吧!」她心中呼喊道,「希望哥哥今天能順利把芙妮雅姊姊給玩了。」

事情很順利,黏黏的果汁打翻潑濕了芙妮雅的衣服,芙妮雅安慰著快哭出來的葛蕾特,說她一點都不介意,只要去洗個澡換件衣服就好了。

芙妮雅走到浴室,發現一池熱水都準備好了,水面上還撒滿她最喜歡的玫瑰花瓣,很高興就脫下衣服,浸到熱水裏。

忽然間嘩啦啦的,韓賽爾從水裏鑽出頭來嚇了她一大跳,「親愛的芙妮雅姊姊,妳也來洗澡嗎?我剛剛在廚房被麵粉奶油弄得都髒了,就跑來洗澡,芙妮雅姊姊妳能幫我擦背嗎,我自己都擦不到。」韓賽爾眼明手快,一把拉住想逃的芙妮雅求著她。

芙妮雅看著韓賽爾天使般的眼睛,是那麼的真摰,不忍心拒絕,心想是我自己想歪了,韓賽爾雖然每天和妹妹做那種事,但他一定還什麼都不懂,他可是個純潔的少年啊。

芙妮雅紅著臉拿起布巾,細心的擦拭韓賽爾的背部,韓賽爾的身體十分的勻稱,雖然是背部也是非常的吸引人,韓賽爾發出十分舒服的呻吟聲「芙妮雅姊姊,妳真好,媽媽都不曾幫我擦背呢,韓賽爾和葛蕾特都好喜歡芙妮雅姊姊。」

韓賽爾的話,讓芙妮雅心中湧起女性母愛的本能,芙妮雅擦著擦著,忽然間滿足了起來。

韓賽爾轉過身來,拿起布巾對芙妮雅說:「芙妮雅姊姊,也讓韓賽爾幫妳擦擦背好嗎?妳一定要答應我,我一定會做的很好的。」

芙妮雅這時候因為心中母愛的感受,就答應了他,轉過身去讓韓賽爾幫她擦背。

韓賽爾丟開布巾,用雙手細心的撫摸起芙妮雅美麗光潔的背部,芙妮雅感受著少年的魔手,在她的背上移動,順著肩胛骨輕輕滑下,心中噗噗的跳著,奇怪,布巾怎麼不見了。

韓賽爾的動作又輕柔又細膩,手掌貼著芙妮雅的玉頸順著肩胛骨滑下,四指伸到芙妮雅腋下,輕輕滑落到腰際,再順著脊椎骨往上推到頸項,然後再一次順著肩胛骨滑下,四指伸到芙妮雅腋下,往下滑落到腰際,那動作舒服的芙妮雅渾身舒服了起來。

韓賽爾一面觀察一面問:「芙妮雅姊姊,舒服嗎?」

「啊,好舒服‧‧‧」芙妮雅完全的放鬆了身體,閉上眼睛享受韓賽爾的撫摸。

韓賽爾的動作範圍越來越大,往腋下的動作逐漸摸到芙妮雅前面的咪咪,往腰際的動作則逐漸滑落到臀部大腿,不知不覺中,芙妮雅已經將整個背部靠在韓賽爾的胸膛上躺著,而韓賽爾的兩隻手也早已穿過芙妮雅腋下,跑到芙妮雅的前面滑動著。

由於韓賽爾的動作是那麼輕柔,那麼的自然,芙妮雅完全忽略了應該有的不對勁,「啊,好舒服,韓賽爾摸的姊姊好舒服‧‧‧」

韓賽爾摸完了芙妮雅的咪咪,拉起芙妮雅的手讓她自己搓著,他悄悄的讓手往下滑,滑向芙妮雅平坦的小腹,滑進香草叢中,由腹股溝往大腿內側滑動著,一點一滴的滑到芙妮雅美麗的花瓣處。

「‧‧‧唔‧‧‧不要‧‧‧韓賽爾‧‧‧壞壞‧‧‧姊姊那裡‧‧‧不可以摸‧‧‧」芙妮雅像隻掉近蜘蛛網裏的蝴蝶,早已意亂情迷,韓賽爾那裡肯停,技巧性的撥開花瓣,開始玩弄起芙妮雅。

「‧‧‧啊‧‧‧啊‧‧‧啊‧‧‧啊‧‧‧」芙妮雅什麼都不懂,只會發出啊啊的呻吟聲,韓賽爾的手指頭,在花房裏進出,熱的她快融化了。

韓賽爾技巧性的翻過芙妮雅的身子,見芙妮雅閉著眼睛,雙頰潮紅,櫻唇微開,迷人極了,便吻了上去,芙妮雅一驚,睜開眼睛想要喊停,口中卻已經被韓賽爾的舌頭堵住,咿咿唔唔的出不了聲。

韓賽爾將大蘑菇頂住芙妮雅的翻開的花瓣,順著熱水與花蜜,一股做氣捅到底,芙妮雅一痛一呼,眼淚差點流出來,韓賽爾連忙再次吻上她,同時下身開始動作了起來。

「芙妮雅姊姊,妳真是美麗,芙妮雅姊姊,妳真是漂亮,芙妮雅姊姊,妳真是善良的好姊姊,芙妮雅姊姊,妳真是‧‧‧‧‧韓賽爾和葛蕾特都好喜歡芙妮雅姊姊。」韓賽爾純潔的說著,他是天生的壞胚子,太清楚女性想聽什麼樣的甜言蜜語了。

「‧‧‧啊‧‧‧啊‧‧‧真的嗎‧‧‧啊‧‧‧啊‧‧‧韓賽爾‧‧‧啊‧‧‧你弄得姊姊好舒服‧‧‧啊‧‧‧啊‧‧‧難怪葛蕾特‧‧‧每天都想要‧‧‧啊‧‧‧啊‧‧‧」芙妮雅終於被韓賽爾玩到手了,而且還是從浴室玩到臥房,連續玩了一天一夜,洩了一次又一次,就算是女巫的體質,也洩到沒有力氣了。

韓賽爾滿足的趴在芙妮雅身旁,看著她美麗性感的睡臉,盤算著要如何把這個純潔的女巫芙妮雅,調教成他忠心的性奴隸。

他們三個人就這樣每天過著縱慾的日子,過了一段時間,有一天韓賽爾因為想玩獸交的遊戲,便求芙妮雅把他便成一匹獨角獸,然後就和葛蕾特到森林去追逐起來。

他們來到了芙妮雅的另一個小屋前,葛蕾特採來了很多樹葉和青草,鋪上大床單,替獨角獸鋪了一張柔軟的大床,然後葛蕾特就帶著獨角獸到屋子裏面搞了起來。

每天早上,她便出去采摘一些堅果和漿果來充饑,又替她的哥哥采來很多樹葉和青草。她把樹葉和青草放在自己的手中喂獨角獸,而那頭獨角獸就在她的身旁歡快地蹦來蹦去。

到了晚上,葛蕾特就和韓賽爾變成的獨角獸相好,這種變身的遊戲,獨角獸的大馬鞭搞上少女的花房,讓他們有著新奇的快感。

他們就這樣在森林玩了幾天,這一天,剛好王國的女王到這兒來打獵。當獨角獸聽到在森林中迴盪的號角聲、獵狗汪汪的叫聲以及侍從們的大喊聲時,忍不住想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哦,葛蕾特,」獨角獸說「讓我到森林裡去看看吧。」

「好吧,可是,」她說,「親愛的哥哥,你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回來。我會把門關好不讓那些獵人們進來。如果你敲門並說:‘妹妹,讓我進來。’我就知道是你回來了。如果你不說話,我就把門緊緊地關住。」

於是獨角獸便一蹦一跳地跑了出去。當女王和他的侍從們看到這頭美麗的獨角獸之後,便來追趕他,可是他們怎麼也逮不著他,因為當他們每次認為自己快要抓住他時,他都會跳到樹叢中藏起來。

天黑了下來,獨角獸便跑回了小屋,他敲了敲門說:「妹妹,讓我進來吧!」於是葛蕾特便打開了門,他跳了進來,葛蕾特脫下衣服,兄妹倆歡天喜地的,在那溫軟的床上美美地搞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圍獵又開始了。獨角獸一聽到侍從們的號角聲,他便說:「葛蕾特,替我把門打開吧。我一定要出去。」

女王和他的侍從們見到這頭獨角獸,馬上又開始了圍捕。他們追了他一整天,最後終於把他給圍住了,其中一個侍從還射中了他的一條腳。他一瘸一拐地好不容易才逃回到了家中。

一個身手敏捷的侍從跟蹤著他,聽到了這頭獨角獸說:「妹妹,讓我進來吧。」還看到了那扇門開了,獨角獸進去後很快又關上了。於是這個侍從就回去向女王稟報了他的所見所聞。女王說:「那明天我們再圍捕一次吧。」

當葛蕾特看到她那親愛的哥哥受傷了,感到非常害怕。不過,她們有女巫芙妮雅的魔藥,第二天早上,那傷口就已經復原了。

當號角再次吹響的時候,獨角獸又說:「我不能待在這兒,那是個美麗的女王,我必須出去報仇,非把她弄回來玩弄不可。我會多加小心,不會讓他們抓住我的。」

可是葛蕾特很害怕的說:「親愛的哥哥,我真怕他們這一次會殺死你的,我不讓你去。」

「如果你把我關在這兒的話,那我會遺憾而死。」他說。

葛蕾特不得不讓他出去,她心情沉重地打開門,獨角獸便又歡快地向林中奔去,見到女王便故意在她身前跳來跳去。

女王一看到獨角獸,便大聲下令:「你們今天一定要追到他,可你們誰也不許傷害他。」

然而,太陽落山的時候,他們還是沒能抓住他。於是女王對那個曾經跟蹤過獨角獸的侍從說:「那麼現在領我去那個小屋吧。」

於是她們來到了小屋前,女王敲了敲門,並且說:「妹妹,讓我進來吧。」

門兒打開之後,女王走了進去,只見房子裡站著一個她生平見過的最可愛的少女。

當葛蕾特看到來者並非是她的獨角獸,而是一位戴著皇冠的美麗女王時,感到非常害怕。可是女王非常友善地拉著她的手,並說:「你願意和我一起到我的城堡去,做我的朋友嗎?做一個女王實在很寂寞。」

「好的,」葛蕾特說,「我可以和妳一起去妳的城堡,可是我的獨角獸必須和我在一起,我不能和他分開。」

「那好吧,」美麗的女王卡蜜兒很高興的說,「他可以和你一起去,永遠都不離開你,並且他想要什麼就會有什麼。」

正在這時,獨角獸已經從芙妮雅那裏安排好一切回來了,他跳了進來。於是葛蕾特把草繩套在他的脖子上,她們便一起離開了小屋。

卡蜜兒敏捷的把葛蕾特抱上獨角獸,兩個人騎著獨角獸就朝著她的王宮回去。

來不及出聲阻止的葛蕾特心想,完蛋了,哥哥這下一定玩死我,女王妳害死我了。

回到王宮後,卡蜜兒給葛蕾特安排了她寢宮旁的臥房,到了晚上,卡蜜兒忽然被葛蕾特房中,傳來男女歡好的呻吟聲所吵醒。

卡蜜兒雖然三十歲了,可是她只被自己的父王姦污過幾次,再也沒有其他男人了,這讓她十分的好奇,忍不住想要去偷窺。

卡蜜兒躡手躡腳的打開葛蕾特的房間,看到一個天使般迷人的俊美少年,赤裸裸的,正跪在可愛的葛蕾特身後俏臀狂歡,葛蕾特趴跪著像隻淫蕩的母狗,胸前可愛的波波被少年的手揉捏著,滿臉春意,比牛奶還要白皙的皮膚,已經染成紅紅的緋紅色。

他們身旁還躺著一個美豔無比,氣質高雅的女人,她的胸脯渾圓高聳,小葡萄上盡是啃咬的痕跡,美麗的長腿開開,下半身花瓣盛開,白色的濃汁不斷的從花房中滴出來。

卡蜜兒看的目瞪口呆,心中狂跳,這時候葛蕾特明顯已經高潮了,渾身抖顫,口中胡言亂語著「‧‧‧啊‧‧‧哥哥‧‧‧葛蕾特‧‧‧好美‧‧‧好美‧‧‧又要洩了‧‧‧」葛蕾特呻吟著。

當那個天使般的少年趴在葛蕾特背上射完時,他便從葛蕾特小菊花處抽出大魔棒,跳下床向女王走來,大魔棒一點軟化也沒有,依舊高高挺立著。

卡蜜兒發現自己不該偷窺,急忙想要離開,卻已經被那個少年摟住了,她想反抗,卻發現自己的力氣都消失了,芙妮雅在房中下了魔法結界。

少年把卡蜜兒抱上大床,放在葛蕾特和芙妮雅的中間,脫下了卡蜜兒的薄絲睡袍,現出卡蜜兒成熟美麗的胴體。

卡蜜兒心中噗通噗通的跳著,宮廷的男女之事,從來都是最淫亂的,自從父王死後,她再也沒其他的男人,她在王宮經常看到宮女和侍從在亂搞,可是她身為一個女王不能隨意和男人歡好,這讓她這個已經嚐到滋味的女人,只能靠著木棒自己安慰自己,現在上天保佑,這裏出現了一位這麼迷人的少年,卡蜜兒胡思亂想著。

韓賽爾一摸上卡蜜兒蜜水直流的花房,就知道女王已經情動了,心想也好,省去自己許多麻煩。

韓賽爾將卡蜜兒的長腿屈膝起來,手扶著便大魔棒,半跪在卡蜜兒身前,順著花蜜一挺,撐開峭壁直送到底,卡蜜兒嬌呼一聲,身子一顫,雙手摸上韓賽爾的胸膛摸索著。

韓賽爾似笑非笑的望著女王,卡蜜兒臉蛋一紅,隨即裝做發怒:「你好無禮,我可是這個國家的女王,你、你、你‧‧‧啊‧‧‧啊‧‧‧好‧‧‧好弟弟‧‧‧啊‧‧‧啊‧‧‧」

韓賽爾毫不客氣的,把美麗的卡蜜兒女王當成妓女般,操的死去活來,上下三個地方全操翻了。

當早上侍女到女王的寢宮,要服侍女王起床更衣洗臉時,發現找不到女王,無不嚇了一大跳,不過葛蕾特立刻從隔壁的房間打開門,拿著女王的指令,告訴她們女王今天不上朝,侍女們才放心的離去。

葛蕾特關上門,回過頭望著床上還在運動的韓賽爾、芙妮雅、卡蜜兒,心中充滿著幸福的感覺,歡呼一聲,也衝回床上了。

過了幾天,女王便下令侍從,到大黑森林邊,把韓賽爾那年輕美麗的繼母接到王宮,樵夫已經病死了,從此韓賽爾便和他的女人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0.015125036239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