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番號最齊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自導自演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這個怎麼樣?」我指著電腦屏幕問道。
  「我怎麼知道。」小雲靠在我身邊說。
  「還是得挑選有圖片有介紹的,用的時候就不能退貨了。」我壞笑著說道。
  小雲小粉拳捶了我一下說道「討厭,加上QQ問問,滿意了吧?」
  「我的好老婆,不過得多問幾個,貨比三家麼…」
  「那當然。」小雲說著手敲打鍵盤添加起好友。
  「謝謝,老婆給我準備的生日禮物…」我說著在小雲的麵頰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小雲也不示弱,一手打著字另一隻手伸進了我的內褲裏麵。

  周六我和小雲驅車趕往小雲的老家,小雲坐在我旁邊心情不大好確定,她剛剛和老丈人通過電話,算是吵了一架,不過他老人家一向是一家之主的角色,這讓小雲的抗辯變得更像是無力的埋怨。
  「爸,怎麼說…」
  「留著也沒用,早就商量好了下星期就把房交了…」
  「老爺子是有點做的太急了…」我說著,伸手過去攥住小雲的手。
  下了高速小雲給指著路,開到了小雲家的舊小區,看這個房子恐怕是六七十年代的建築了,四周高大的樹木也證明了這個家屬小區有幾十年的曆史了,車開到樓底下,一個穿著襯衫的胸口掛著一個塑料牌子的男人正站在那裏,這應該就剛才通過電話那個中介公司的人。
  「其實也沒什麼看的了,傢具一類的老爺子已經讓我們處理掉了…」中介男一邊說著一邊上樓,我感覺在我旁邊的小雲摟我的胳膊更緊了一些。
  窄小的樓梯,斑駁脫落的牆皮,貼在牆上的小廣告,完全是一副老樓的景像,中介男彎腰打開二樓左麵的門走了進去,我和小雲緊隨其後魚貫而入。
  正如他所說進入房內眼前一片空曠除了地上的積土什麼都沒有了,中介男說道「就是這樣了…那個我還得去帶人看個房,如果…」
  「你忙你的去吧…」我們說話的時候小雲已經自顧自的走進客廳去了。
  「那你們走的時候鎖上門就好了。」他說著對我笑了笑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你聞…這屋的還有以前的味道。」我走到小雲身邊,小雲挽住我的胳膊說道,我能聞到淡淡的香味但是當然想不起來原先是不是有這種味道,隻得敷衍的答應了一下。
  小雲指尖摸著牆壁一手拉著我,在客廳轉了一圈,然後廚房廁所,父母的臥室,客房雜物間,不時的歎口氣或者笑一笑,最後停在了她自己粉色的房間裏,站在正中間環視著四周,身體緊緊的靠在我身上。
  「怎麼了?」我看見小雲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問道
    「我突然覺得有老公在我旁邊好幸福。」
  「是麼?」我笑著問道。
  「這是父母經營過的家,而我現在也有了自己的家,而且還有愛我和我一起經營的老公,我感到很欣慰。」
  我摟住小雲擡起她的臉蛋,深深的吻她,然後說道「那就讓咱們一起經營一輩子。」
  小雲靠在我懷裏,回吻了我笑著說道「真會騙女孩開心,從實招待你騙過多少?」
  「哪有啊,就幾十個吧。」我笑著答道。
  「切…我才不信,有我在你還會想其他女人?」
  小雲笑著說道,晃動著腰肢,扭動著屁股,風情萬種的從我身邊走到牆角,慢慢的撩起裙角又馬上放下,轉頭對我風騷的一笑。

  小雲仿佛磁鐵一般把我吸引過去,這時她仿佛發現了什麼一樣,突然在牆角蹲下身去。
  我身子靠在了小雲身上,褲襠裏麵正在變硬的肉棍正頂在小雲背上,才發現原來小雲看到的是在牆上的刻痕,問道「什麼東西?」
  「我都忘記了…」小雲說道,看著牆上的痕跡,顯然這裏以前擺著一個架子什麼的,我俯下身仔細辨別了一下,原來是一個愛心,愛心裏麵刻著雲+峰。
  「老婆的秘密情史啊…」我說著,感覺更加激動了一些。
  小雲臉一紅說道「哪有秘密,我不是都跟你說過了…」
  確實小雲跟我講過這段曆史,這個峰叫做李國峰,是小雲鄰居家一對兄弟的哥哥比她大七歲,小雲一直暗戀這個隔壁的大哥哥,她高中畢業的時候他已經結婚了,不過最終還是修成了正果,大一她剛被李維庸那個騙了她處女的學長甩了的暑假,回家發生了兩次一夜情,一次是和高中跟她表白過的男生,另一個就是她國峰哥哥。
  想起這一切讓我一下子陰莖徹底硬了,如果那個暑假國峰哥要求小雲給他當小三,小雲絕對會答應,估計我就沒有機會遇到小雲了,而且他的器具非常的大,有一年在小雲家過年,老爺子請了隔壁一起去泡溫泉,這是我第一也是唯一一次看到這麼大的雞巴,兩兄弟每人身下都垂著一個像小蛇的傢夥,沒勃起狀態比我勃起還大,每每想到小雲曾經用過這樣的傢夥就會讓我興奮不已。
  「雲兒…」我在她耳邊滿是欲望的輕聲說道,雙手掀起小雲的裙子,拽下小雲的內褲,就把硬肉棒塞了進去。
  「明揚…嗯…」我就這麼直接插進去了,小雲扭動了下身體,不過最終隻是換了個姿勢,雙手撐在牆上。
  我幻想著小雲和國峰魚水交融的性愛,那條巨根如何讓小雲痛並快樂著,隨著我的快速的抽插小雲也漸漸進入了狀態,在我身下低聲的嬌喘,我看著小雲手指縫裏露出的那個雲愛峰的愛心,突然覺得我不光是在和老婆做愛而且還在搶奪別人的愛人,讓我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優越感,估計所有那些上過小雲的人都會覺得上了我的老婆而有同樣的優越感吧。
  「好老婆…給我講講你和國峰哥做的感覺。」我喘著粗氣興奮的問道。
  「好大…」小雲也因為回答這種羞恥的問題而動了情,使勁抓著我的大腿晃動。
  「告訴老公他的有多大?」我說著使勁一頂讓小雲發出了一聲低聲的尖叫。
  「太黑沒看見,不過開始撐得好疼,頂到底我還沒感覺到他碰到我的身體…比老公大得多。」小雲說著停頓了一下,轉頭看看我補充道。
  小雲的刺激顯然達到了效果,我不受控製的瘋狂抽插,小雲興奮的說道「老公,罵我。」
  「你這隻喜歡大雞巴的騷貨…」我本來還想說點別的,不過劇烈的快感仿佛淤積在龜頭一樣,小雲對我突然脹大的陰莖肯定也有所感覺,陰道一下一下的加緊,火山爆發勢不可擋,我用胳膊鎖住小雲的腰,快速抖動了兩下爽快的在她體內不斷的噴射。
  「真是的,這麼多一會又得漏出來…」小雲拔出我的雞巴,一手捂住自己的小穴,低頭把我的陰莖含在嘴裏清理了一番,站起身把內褲脫下來扔給我,自己往屋子外麵跑去。
  我笑著聞了聞小雲內褲,提起褲子把內褲裝進自己的口袋,也走出屋子正看到小雲在廚房一條腿翹在洗手池上洗著陰部。
  「好景色啊,要是爸媽知道你在他們廚房幹這個…」我笑著說道。
  「討厭…」小雲甩了我一臉夾在著我精液的水。
  「我還沒謝謝老婆的表現呢…剛才太興奮了。」我說著,把小雲按在牆上,嘴貼在小雲的嘴上,手在小雲的陰部摩擦。
  「嗯…」
  「我知道剛才太快了…」我的兩根手指插進了小雲滿是我精液的陰道說道「好女孩。」
  「雲兒不是好女孩,而是騷人妻…」小雲抿著嘴唇享受著我的手指的摩擦尖聲的說道。
  「是不是和老公以外男人做愛很興奮…」我接著小雲說道。
  「是…」小雲在我耳邊綿長的回答道。
  「是不是和老公做愛的時候還會幻想其他男人…」我又插進去一跟手指,把指尖略彎了一些問道。
  「是…」小雲尖叫著回答完,身體癱軟一般靠在了我的身上,陰道裏的淫水順著我的胳膊撒到了地上。
  我甩了下滿是白漿的手,低下頭像小雲剛才那樣用嘴幫她清理著下身,小雲摸著我的頭髮說道「謝謝,老公。」
  「等晚上再戰一場,到時候再謝謝老公吧,隻是可惜不能在這裏隻能回家了」我笑著說道。
  「我就怕老公到時候受不了…」小雲鬼靈的笑著。
  小雲擦幹了下麵,小鳥依人的靠在我胳膊上,我倆嬉笑著走出房門,正要下樓,樓下走上來一個男人。
  瘦高的體型,白白淨淨,帶著角質眼睛,看起來像三十多的樣子,穿著一件藍條的襯衣,手裏提著一個老式的公文包。
  「國峰哥。」我叫道。
  「哎?明揚?小妹?」國峰哥渾厚的聲音滿是驚訝。
  「哥…」小雲親切的叫道,像小孩似的跑過去沖到懷裏抱住他,裙角被帶起的風一吹,小雲沒穿內褲的屁股就露了出來。
  國峰哥有些不好意思了,尷尬的笑了笑問我道「你們怎麼有空回來了?」
  「哦,這不是嶽丈他老人家打算賣房,我們趁著最後機會來看一眼,結果傢具還是已經清空了…」
  「我也聽說了,叔叔阿姨,走的還真堅決,你們這是要回去?」
  「本來想在這裏住一晚上,但是家裏已經空了…所以就準備回去了。」
  「來都來了,你也不來看看哥…」國峰哥逗小孩一樣摸了摸小雲的頭說道「走,明天再走,今晚留下吃飯。」
  國峰哥身高將近一米九,雖然很瘦不過胳膊摟在我的肩膀上還是很有勁的,我倆被他都拉了回來。
  小雲看看我,我說道「那恭敬不如從命了。」
  小雲補充道「麻煩了…」
  「你小時候麻煩惹那麼多,現在怕多這麼點麼…」國峰哥笑著說道,拿出鑰匙打開旁邊的門。

  二層就住著兩戶,右麵和中間的兩套都是國峰哥家的,國峰哥畢業就在大學教書,所以一直就沒有搬家。
  本來想著晚上會比較熱鬧,但是最終隻是我們倆和雅婷姐一起吃的飯,國峰哥周六晚上有節課,國華哥有事也沒回來吃飯,國峰哥的兒子現正讀初三住校三星期才回來一次。
  雅婷姐晚上興致很高,拿出自家釀的米酒,同我和小雲一起在家唱卡拉OK,也不知道唱到幾點,米酒的威力漸漸顯露出來,才喝了兩小杯我就有點感覺了。
  我靠在沙發上等著酒勁過去,畢竟我也沒喝多少,看著小雲拿著麥克風和雅婷姐合唱,小雲身體不時的一動就帶起了她的小裙子,露出毫無遮蓋的下體,真可惜國峰哥沒有看到這個景色。
  雅婷姐更是連唱帶表演,誘惑著扭動著腰肢,寬鬆的小吊帶隨著她的舞動飄來蕩去仿佛是想揭露其中的秘密一般,短短的熱褲緊緊包裹著她的豐臀在,邊緣緊繃在肉感的大腿上,讓人自然的就想到肉欲,雅婷姐唱完一首把麥克風交給小雲,也靠在沙發上,問我道「還喝不喝?」
  「不喝了,有點多了…」我推辭著,雅婷姐笑了笑,一隻手扶著沙發的靠背,身體撐起來,身體越過我拿旁邊的東西,這個動作讓她身體正好擋在我正前麵,吊帶衫垂下來敞開一個大縫,雅婷姐從乳房到小腹全部落入我的眼中。
  我不好意思的對她笑了笑,她笑著自己斟了一杯喝掉說道「晚上上廁所別走錯了,從客房出來右手那裏是廁所,客房前麵那間是書房,國峰一般都在那裏看書什麼的一般就在那裏睡,裏麵左手是臥室,右麵是小寶原先的房間,再往裏麵走就是國華那麵。」
  雅婷姐剛才讓我看見了她的身體,而後又告訴我她睡哪裏而且還說國峰哥晚上不和她同床,這明擺了就是要勾引我啊,我是不是應該把握住這次機會,國峰哥以前上過小雲,這次我正好上了他老婆,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樓道裏傳來上樓的聲音,雅婷姐手放在我的大腿上略微的往內側一偏,正好輕輕碰到我的睪丸,然後伸個懶腰打著哈欠說道「我好像也有點喝多了,妹子你們玩吧姐去睡了。」
  「姐去睡吧…我們正好也累了。」小雲說著關掉了電視。
  雅婷姐剛走進臥室,就聽到有開門聲從樓道傳來,聲音逐漸從裏間屋子傳來,一個人走了過來,看見我們楞了一下,說道「小雲?明揚?」
  一個身材瘦高,皮膚白淨,但是不戴眼鏡的男人走了進來,冷眼一個看就是國峰,但是還是有些不同。
  「國華哥…」小雲笑著叫道。
  「你們怎麼來了?」國華笑道,走過來非常自然的抱了抱小雲,一隻手正放在小雲的屁股上,不過還沒等小雲有什麼反應就趕緊放開了。
  我也想起身,不過剛才那點酒的作用還是沒完全過去,身體控製有些不協調,站起來晃了一下又坐在了沙發上。
  「怎麼了,明揚?」國華問道。
  「嫂子剛才給我們喝米酒呢…明揚以前沒喝過。」
  國華看著我仿佛是有深意的一笑,說道「自家釀的米酒還是有點勁的。」說著話大門開了國峰走了進來「抱歉抱歉,晚上有節課…」
  「您忙您的,剛才嫂子還和我們唱歌來著…」我站起來說道。
  「大哥,嫂子可把明揚灌的不輕。」國華笑著說道。
  「睡一覺就好了…」國峰也笑著說道。
  「是啊,我已經暈頭轉向了,估計倒頭就能睡著。」我說道。
  「早點休息吧,明天再聊,我正好也得判判學生的作業。」
  互道了晚安,小雲和我進了客房,小雲拉上窗簾,關掉燈屋子裏完全是漆黑一片。
  躺在床上我腦子有點混亂,雅婷姐的乳房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我回憶著雅婷姐的身材,情不自禁的開始幻想她的裸體,身材有些消瘦,屁股卻很豐滿,肉感的大腿在我麵前張開的時候會是怎麼的一副淫蕩景像?小腹會不會有疤痕?一位人妻人母會表現的如何放蕩呢?我在黑暗中正心猿意馬,小雲的手摸索到我身上,我渾身一激靈,真仿佛是被捉奸一樣,小雲在我耳邊悄悄的說道「你說晚上要滿足我的…」
  小雲抓住我的手放在她身上,從胸口一直到大腿,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已經脫的一絲不掛了,我腦中雅婷的影子還沒有消失,順口問道「你瞭解雅婷姐麼?」
  「為什麼問這個?」小雲回問道,這讓我也意識到這個問題有些突兀尤其是這種時候。
  「突然想到的…」
    小雲頓了頓說道「雅婷姐也住在這小區裏,她一直和國峰哥同學,大學畢業就和他結婚了。」
  「哦…」原來他們曆史這麼長,如果我上了她,沒準我是她第二個男人也說不定,不知道被國峰哥那樣的傢夥用了十幾年而且生過孩子的陰道會是什麼感覺,對雅婷姐的幻想讓我的雞巴漸漸的硬了起來,小雲的小手摸索著握住了它。
  估計是黑暗的環境減弱自己的意識,老婆在自己身邊我竟然想著別的女人,我應該告訴小雲剛才的事,沒準小雲會讓我去做,我猛的捏了自己大腿一下,心中暗自罵道少他媽給自己想出軌找心裏安慰了。
  「老公不太硬啊…」小雲輕輕的套弄著我的陰莖小聲的說道。
  「什麼都看不見啊…」我努力的把雅婷姐趕出我的腦海中。
  「看來得用點別的技巧了」小雲在我耳邊吹著氣俏皮的說道「和哥那次就是在這間屋裏這張床上,應該說是這張床邊。」
  小雲一句話就把我從雅婷姐的幻想中拉了回來,我忙問道「為什麼是床邊?」
  「要不單子就濕了…」小雲嚶嚶的回答讓我雞巴瞬間暴漲起來。
  我把手也伸向了小雲的下體說道「現在就不怕把單子弄濕了麼?小騷貨。」
  「就怕老公有沒有哥厲害…」小雲說著加快了套弄我陰莖的速度,小穴也明顯更加濕潤了,手指進出的時候也有了聲音。
  「你能受得了他的大雞巴?」我興奮的問道,又插進小雲身體一根手指。
  「像老公一樣,哥先用手給我弄了很久,然後才很溫柔的插入,不過還是有些不舒服。」
  「然後呢,小騷貨?」我問道,另一隻手也伸過去摩擦著她的陰蒂。
  「我就跪在床邊,哥在後麵一直抽插,做了好久,隔一會我就來一次,我都不知道來了多少次…」小雲就在我耳邊低語道,一隻手套弄著我我勃起的陰莖,另一隻手揉搓著我的睪丸。
  屋子的門把手突然傳來摩擦聲,我和小雲都聽見了馬上停下了動作,輕輕的哢嗒一聲門鎖被打開了,門緩緩的被推開了一條縫,走廊也沒有開燈,微光在門口照出了一個黑影,黑影腦袋將近頂到門框,國峰哥又來了!一股強烈的興奮感頂到腦門,這大大的出乎了我的預料,我真沒想到國峰哥會這麼大膽,我在的情況下也敢來,沒準他覺得我喝醉了,不管怎樣黑影已經進入屋內,反身又輕輕的轉動門把手把門悄聲的關上,屋內又恢複了一片黑暗。
  小雲輕輕的挪動了一下身子靠在我身邊,兩隻手緊緊地抓住了我的胳膊,我用手輕輕拍拍小雲的手。
  那個黑影在黑暗中完全失去了形狀,我也不確定他在什麼位置了,突然我感覺腿上被非常輕的摸了一下,馬上那隻手就收了回去,緊接著我就感覺小雲抓著我的胳膊的手抓得又緊了一些,估計那隻手摸到她的腿了。
  顯然他在黑暗中也看不見,正在試圖分辨哪個是小雲哪個是我,小雲那裏傳來了微弱的嗚嗚聲,我睜大眼睛這麼近卻什麼也看不見,小雲手捏了我一下,讓我知道國峰哥肯定正對她做這麼什麼,但這一下會是什麼意思呢?讓我救她還是求我許可。
  床明顯的往小雲的放向陷下去了,雲兒的身體被人擡起來挪了挪位置,國峰哥現在可能已經騎到小雲的身上了,但是我能確定的隻是那個微弱的嗚嗚聲是接吻的聲音。
  小雲又捏了一下我的胳膊,國峰哥壓在小雲身上讓我感到異常興奮,沒準那條大雞巴正頂在小雲的小穴口,沒準兩人早就連在一起了,我輕輕的拍了拍小雲的手做為回覆,不知道小雲的具體打算是什麼。
  「哥?」小雲突然小聲叫道,頓時所有動作都停了下來。
  看來真是國峰再續前緣來了,國峰並沒有回答,隻是又開始了動作,小雲小聲說道「別,別把明揚弄醒了。」
  我的小騷貨演的還挺真我心裏想著,身邊床恢複了原來的高度,然後小雲也下了床,在我還害怕他們會出去做的時候兩人都不動了,小雲一隻手還抓著我的胳膊,顯然她應該就在床邊,應該就是上次他們做愛的老地方。
  「明揚喝醉了,輕點應該沒事。」小雲小聲說道。
  老婆在我旁邊求人操真是太刺激了,國峰哥也沒說話,不過小雲的聲音已經全然解釋了他們在幹什麼了。
  「嗯…哥,慢一點,好大。」小雲說最後那個好大的時候聲音都變成從嗓子眼裏擠出的尖銳聲音了。
  一切又突然恢複了平靜,隻有小雲和國峰哥兩人沈重的喘息聲,不過馬上就被接吻的聲音代替了,小雲輕輕的說道「可以動了…慢點…」
  小雲的手緊緊的攥著我的胳膊,仿佛是讓我感受一下巨根插在她身體裏的強烈感覺,小雲的身體開始搖動,連床也開始了微微的晃動,小雲的手捏的更緊了,每次搖動的間隙都深深的吐一口氣。
  「我能受得了…」小雲輕輕的說道,原本緊緊抓著我胳膊手也放鬆了下來。
  搖動漸漸強烈起來,從床輕微但是快速的響動還有小雲胳膊傳來的震動,我仿佛能想到那幅淫蕩的畫麵,國峰哥在小雲身後騎著她,小雲的小穴被巨大的陰莖撐開,小雲舒服的緊皺著眉頭。
  小雲的身體晃動的感覺越來越快,滿屋子都是噗滋噗滋肉棍在小穴裏肆虐的聲音。
  突然我的枕頭被拽了一下,感覺旁邊的枕頭被拽走了,同時小雲的手又緊緊的扣住了我的胳膊,力量大的讓我胳膊被捏的生疼,隨之而來的是小雲悶聲悶氣的尖叫聲。
  國峰哥停了下來,無論是小雲高潮捂著枕頭的尖叫,還是抽插小雲飲水氾濫的騷穴的聲音,或者是做愛床的震動都足以把一個正常人弄醒了,如果我真的醒了不知道國峰哥會有什麼打算,不過幾秒鍾的安靜過後他並沒有聽到我有什麼動作。
  床又開始震動起來,每一下都很慢但是衝擊強烈,小雲捂著枕頭隨著衝擊一聲一聲的尖叫著,小雲哀求道「哥…太深了,受不了…」
  馬上接吻聲截斷了小雲的話,小雲身體又快速的晃動起來,交合的聲音重新又氾濫起來,不知道他在我老婆身體內又衝刺了多久,雲兒又一次大力捏住我的胳膊,老婆又一次被頂上了高潮。
  停了片刻又一次晃動開始了,我感到這仿佛就是一場無聲的示威秀,在你的身旁讓你的老婆自願做愛,而且用比你更大的男根更強的性能力,一次一次讓你的女人享受性愛。
  興奮的念頭讓我的手開始套弄起自己的陰莖,不過神經實在太興奮,沒套弄兩下射精的欲望就上來了,隻得趕緊停下,但是小雲身後的男人仿佛不知疲倦依舊幹得起勁,不一會小雲就第三次被插到。
  他這次並沒有停下來,抽插還在繼續,而且越來越快,小雲一邊緊抓著我的胳膊一邊小聲的快速說道「哥…輕點…」
  話還沒說完就被男人愉悅的呻吟聲壓了過去,他不管不顧喘著粗氣,畢竟什麼自製在高潮的快感下都會蕩然無存。
  漆黑的屋子裏逐漸安靜下來,不知道國峰哥現在在做什麼,是不是摟著小雲撫摸著她豐滿的身體,還是在體會著滿足女人征服人妻的成就感,或者是在等待再次勃起幹到天亮,給我上一節如何做愛的課程。
  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臥室的門又一次打開了,隨著黑影一閃身走出去門又關上,留下屋子裏麵一片黑暗。
  屋子這麼黑,他這麼快就走到門口了,說明他爽完就閃人了,我本以為他起碼和小雲調會情,或者抱一會才走,這樣完全是把我老婆當做泄欲工具了,我的愛妻被別人當性玩具一樣玩完就扔掉,這個想法讓我可恥的更加興奮了。
  我摸索著,小雲的臉側埋在枕頭裏,汗津津的身體趴在床上,我慢慢的爬下床,小雲的下身跪在床下,應該還是保持著剛才做愛的姿勢,我托起小雲的屁股一聞,一股濃烈的精液味道從她的陰道散發出來,如同春藥一般讓我無法自拔,扶住硬雞巴就往小雲的小穴裏麵塞。
  「嘶…」我插入的同時小雲倒吸了一口涼氣。
  小雲的小穴異常的溫熱濕潤,但是卻鬆鬆誇誇的完全沒有平常那種小穴咬人的感覺,小雲再這麼一叫,讓我不由得嫉恨中生,那麼大雞巴玩你你都不叫,現在老公的小雞巴就承受不住了,不過想一想那樣的巨根肯定不是好承受的,別人自然能不考慮隨便玩,小雲可是我的老婆,我停下動作輕柔的問道「是不是不舒服,老婆?」
  「有點疼…」
  「那今天就算了…」我心疼的摸著小雲的頭髮說道。
  「老公…雲兒想讓你進入我的身體。」小雲在我耳邊小聲說道。
  「嘶…」我剛一動小雲又輕吸了口氣,我馬上又停了下來,小雲怕我顧忌她忍著疼自己搖動起來,說道「以前我覺得能給哥發泄就很滿足了…」
  「上次也是這樣?」
  「嗯,黑乎乎的一句話也沒說,做完就走了,淩晨又來了一次還是那樣。」這難道是國峰哥的癖好麼?隻要他幾句話小雲絕對言聽計從的,我問道「那現在呢?」
  「被老公愛著才是我想要的,我願意為老公做任何事。」我緊緊抱住小雲,舌頭和她的糾纏在一起,陰莖在她充滿國峰哥精液鬆弛的陰道裏麵來回運動,終於在小雲的配合下,我也把精液射在了她身體裏。

  半夜我被一泡尿憋醒了,迷迷糊糊的爬下床,找了半天沒找到門才想起來我現在是在國峰哥家,摸索著找到門把手,黑暗中我穿過客廳,好像廁所應該是在右手,突然一個人影在走廊前麵一晃,消失在一扇門裏。
  我下意識的走過去,看了看兩旁的門,想起來這裏應該是臥室書房那麵,我走到門邊房間裏麵傳來雅婷姐的聲音「這麼晚才來…啊…嗯」
  「你想讓誰來呢?」一個渾厚的聲音說道,應該是國峰哥,弄完了小雲竟然還有能力繼續搞雅婷姐。
  「反正不是你,你不是去糟蹋小雲了麼?怎麼又回來找我了?」我有點驚呆了,雅婷姐竟然知道國峰哥和小雲做愛的事情了。
  「還不得謝謝你的米酒,本來想勾引明揚結果卻讓他睡的跟死豬似的,在他旁邊操他老婆都不知道,我隻是懷疑他能不能滿足你?」國峰哥竟然也知道雅婷姐勾引我的事情。
  「雲兒這個傻姑娘…」
  「傻?是騷的很,上次讓我幹了兩次吃了甜頭,這次老公再身邊不是也照樣張腿麼?」國峰哥果然隻是把小雲當成玩物。
  「那是她把你當成我老公了…」
  她老公難道這個人不是國峰哥,那這個身材這個聲音,一直上小雲的是國華!
    「大哥就是太老實…」
  「國峰把小雲就當妹妹,小雲真可憐幻想著國峰卻被你給糟蹋了…」
  「咱們彼此彼此吧,你不是還勾引她老公來著。」
  「你哥睡了沒?」
  「睡了…小雲的比你的緊得多…」
  我緩慢的後退盡量不發出一點聲音,離開臥室門一定距離才開始快步走,經過書房門口的時候還聽到裏麵傳來國峰哥的鼾聲,我一直以為小雲被國峰哥上了,沒想到他自己卻戴上了一頂大綠帽。
  一早起來我就把昨晚的來龍去脈告訴了小雲,小雲一開始很驚愕,漸漸的轉而輕鬆下來了,說道「謝謝老公告訴我,讓我放下很長時間的一個心結。」
  「咱們要不要告訴國峰哥,雅婷姐的事情?」我問道。
  「還是算了吧,這種事情不好說的…國峰哥真可憐。」小雲說著起身。
  「國華雖然討厭,不過顧忌著國峰哥兄弟夫妻關係,這事就當做不知道吧」我看著小雲紅腫的小穴說道,雖然他騙了小雲,不過不能說他沒給過小雲快樂,而且昨天我們都相當興奮。
  「嗯…」小雲點了點頭。
  「我感覺雅婷姐出軌,就是因為國峰哥太古板了,要不也不會讓國華鑽了空子。」我說的時候不由得想到小雲也一樣,要不早就成了國峰哥的情人。
  「哥,就是太老實。」
  我看著小雲,壞點子突然冒出來,壞笑著說道「所以咱們得幫幫國峰哥…」
  小雲看著我問道「怎麼幫?」
  「當然還得老婆出馬了,用身體教給國峰哥女人的身體是需要經常滋潤的。」















0.0137159824371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