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春夢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春夢

家族沒落,為了躲債主,父母二人帶著兒子日夜不停地跑路,這天尋到一處僻靜客棧,稍做休息。

錢不夠用,只要到兩間房,父親獨睡,母子同眠,兒子躺臥床上,輾轉難眠,母親靜臥良久,只覺週身難過,無法入眠,奔波多日,未曾洗浴,她生性好潔,當下喚店家端來熱水,以便沐浴淨身,走近床邊,見兒子已然熟睡,捻小油燈,輕手輕腳褪下衣衫,洗滌身體,卻不知赤裸的胴體、沐浴的妙姿,清楚落入孽子眼中。

只見母親雙乳白嫩飽滿、豐潤堅挺,乳頭櫻紅上翹,雙腿修長結實,香臀豐聳渾圓,小腹平坦堅實,伏身之際,桃源洞口芳草淒淒,緊夾鮮嫩肉縫……

母親浴罷,全身舒暢,進入被中,感覺愛子緊貼身旁,心中無限安慰,連日奔波,實是疲憊不堪,心情放鬆,一會兒功夫便酣然入夢,兒子卻慾火正熾,母親浴後,身體飄散陣陣幽香,鑽入鼻端,激得他血脈賁張,真想翻身壓在親媽媽身上,姦淫了她,思前想後,終究不敢冒然行事。

慾火難熬,不禁大膽,輕輕伸手母親雙腿之間,雖然隔著棉褲,仍能感受到母親大腿的柔軟嫩滑,移至母親陰戶部位,輕揉細撫。

敏感部位被觸摸,母親做起春夢,夢中,丈夫挑逗她隱密的地帶,只覺心頭蕩漾,忍不住翻身摟抱丈夫。

母親突然轉身摟抱,兒子大吃一驚,但見母親雙眼緊閉,仍在夢中,便大著膽子,手由母親褲腰處伸入,撫摸滑溜棉軟的香臀。

夢中,母親只覺丈夫這回手段不同,不禁發出愉悅呻吟,雙手也伸入丈夫衣內,撫摸他結實的胸膛。

母親小手又熱又軟,舒適無比,兒子被母親一摸,更是慾焰高漲,手指竟沿著股溝,滑進母親濕滑的肉縫,直探迷人蜜穴,母親小手也伸進兒子褲襠,握住火熱堅硬的肉棒。

母親被挑逗得舒服無比,漸入佳境,誘人豐臀向後翹起,頂到了兒子支起帳篷的棉褲前端,雖然隔著兩層布料,龜頭與豐腴臀肉接觸,觸感依然清晰,兒子一陣哆嗦,險些洩了陽精。

春情蕩漾的母親並未醒覺,翹起豐臀,緊貼愛子襠部。

母親豐聳的臀肉緊夾愛子的火熱肉莖,在被窩中扭動腰肢,孽子色膽再起,哪裡還管什麼人倫綱常?長臂舒展,從背後將身姿誘人的母親摟入懷中。

哪知母親在睡夢中突然被人緊抱,頓時驚醒,眼見四下裡物件簡陋,睡前脫去的白衣尚掛於椅背,明白自己尚在客棧中,待發力掙脫,忽覺從身後抱住自己的不是別人,正是溺愛已久的親生兒子,母親已經房事,自然知道頂著自己屁股的硬物,,端麗的面頰泛起羞澀,一直紅透到耳根,耳聽兒子呼吸平緩,一副熟睡模樣,臂膀卻抱牢自己。

兒子感到懷中母親身子一緊,明白她已醒覺,一顆心幾乎跳出了喉嚨,但已騎虎難下,只得強裝睡去,那話兒緊擠在母親豐滿的臀肉之間,讓他色膽又長了幾寸,毫不放開懷中母親溫香軟玉。

母親又羞又急,兒子感覺母親在自己懷中掙扎幾下,便鬆軟下來,知她不再反抗,大大鬆了一口氣,襠下更硬了幾分,越加摟緊母親。

母親心中小鹿亂撞,更令她羞恥的是──自己股間私處竟也濕潤一片,漸漸憶起夢中春色泛濫情景,她溺愛兒子已深,此時更一股腦兒將過錯攬到自己身上,自責在夢中發春,不慎勾引愛子,一時竟讓身子軟癱在愛子懷中,任憑他摟抱,老公雖在隔壁,卻一句話哽咽在喉間,叫不出聲。

兒子得寸進尺,裝著睡夢中,翻身壓了過去,將母親側壓在身下,手趁勢伸進母親衣衫,撫摸平滑的小腹。

母親低聲驚呼,只道又是愛子睡夢中所為,扭動腰肢,想掙脫那在自己腹上揉摸按弄的手,只是客棧床榻狹窄,又兼睡有兩人,早迫得慈母無處躲藏,孽子火熱的手掌,在母親肚臍周圍畫圈,手指戳弄她優美的臍孔。

美婦熟透的身子經不起兒子的撫摸、玩弄,子宮抽搐,下體騷癢,臀間細嫩肉縫泊泊流出陰液,微啟朱唇,怕兒子醒覺,輕咬貝齒,低聲呻吟:「啊……不……嗯……不……」扭動腰肢,翹臀春情四溢。

兒子乃此中老手,知母親受不住玩弄,壯著色膽,將手伸向母親下腹,悄悄解開她的褲帶。

母親高潮在即,渾身繃緊,渾然不知孽子所為,恍惚間已讓兒子鬆開棉褲,順著雪白順滑的大腿褪下,底褲亦被脫下,豐臀扭晃,誘人無比。

兒子撫摸母親小腹的手沿著小腹滑下,輕扶胯間,心道:「母親身子好生誘人,若是弄大了她肚子,又是一番誘人景象……」想像母親懷孕的身段模樣,下體肉棒又硬了幾分。

兒子再無顧忌,徑直湊到母親耳畔,挑逗道:「你這嬌軀,叫我好生焦急啊……」一手撫摸母親翹臀,俯頭吻住母親濕潤的雙唇。

母親貝齒輕啟,檀舌與侵入口腔的異物稍做抵抗,糾纏一起,任憑它侵犯自己濕潤的口腔,兒子舌技盡施,感覺母親幾乎亢奮窒息,伸出舌頭,見母親在自己懷中,檀舌微伸,大口喘息,一行津液順著嘴角誘人淌下,一副任憑自己肆意的軟癱模樣,肉莖立刻硬翹,趁著母親軟癱,年輕強壯的軀體再次壓迫上去。

火熱發燙的肉莖貼上母親濕潤不堪的下體,無力掙扎的身姿癱軟在兒子懷中,兒子一手撫摸母親小腹,托起圓臀,扳開臀肉,露出綻放的花瓣,挺動肉棒,沿著股溝,滑進母親濕滑的肉縫,蹭動鮮嫩迷人的蜜穴,弄得母親抽搐低吟。

母親即時反應過來,驚呼:「不……你怎麼敢……」只聽「噗哧」一聲,孽子巨大的龜頭借著母親淫液的潤滑,完全沒入母親緊窄的嫩穴。

粗壯異物從背後插入體內的強烈感覺,母親感到一顆心跳到了喉嚨,雙眼翻白,口中呼著冷氣,說不出話來。

兒子只覺母親溫軟濕潤的嫩肉緊箍龜頭,緊窄之處,幾如處子,淫虐之心大起,毫不憐香惜玉地挺動肉莖,一插到底。

母親雙手緊抓墊褥,柔軟纖細的腰肢繃緊,美臀翹起,肉棒深深插入陰道深處,碩大的龜頭頂到了母親子宮,頂得她一陣痙攣,昂起黔首,正要驚呼,兒子一把扭過她頭,吻住了她香唇。

高潮中的母親被壓在床沿,身子軟癱無力,任憑孽子強壯有力的肉棒在她體內抽插。

母親濕滑嬌嫩的肉壁緊緊包裹火熱勃起的肉莖,兒子爽得全力抽插,直幹得平日氣度嫻婷的美婦直翻白眼。

被姦汙的母親屈辱地發出嗚咽,愛子陰莖幾番深深插入子宮頸,兒子趴伏她背上,瘋狂舔吮雪白的肩頭,兒子在母親體內抽插了近半個時辰,已覺棉被內悶熱難忍,身上汗如雨下,一把扯下棉被,借著窗外月光,母親成熟的肉臀、修長的大腿裸露眼中,外翻的粉紅色嫩肉……

母親喘息嬌斥道:「你……你竟然……對媽媽做了……做了這樣的事情……我生養你……到今日……你……你……你這……」未說幾句,兩行清淚沿著面頰淌下。

兒子見母親如此,本是心存悔恨,但見被姦汙過的母親衣衫不整,髮髻淩亂,面泛紅潮,喘息不定,泣不成聲,反而淫性大作,俯下身去,伸手摟緊母親腰肢。

母親驚恐掙扎,渾身卻酥軟無力,只得任他擺布,意識清醒,憶起今日是「危險期」,若讓兒子在自己體內射了精元,定會被他弄大肚子,到時只怕再也無法遮掩自己遭兒子姦淫的事實,然而成熟肉體卻背叛了理智,盡力夾緊大腿,迎合兒子抽插。

兒子扯下母親上衫、發髻,母親成熟豐滿的身姿一絲不掛跪坐床榻,胸脯裸露,乳房豐滿,乳頭翹立,兒子粗暴地將她推到牆上,讓她手扶牆面,站上床榻,沉下腰身,臀部向後高翹,露出沾滿淫水的嫩穴和菊花蕾。

「啪」一聲,兒子手掌拍上母親一側豐滿臀肉,發出清脆拍打聲,跟著再打另一邊翹臀,連續拍打了三十多下。

母親被兒子打屁股,感覺屁股火辣辣刺痛,身子抽搐,每次拍打,豐臀晃動,兒子的手指跟著伸進母親小嘴撥弄,母親被迫舔吮兒子的手指,低聲嬌呼:「洩……了……洩了……洩出來了……啊啊啊啊……」全身一震,小腹緊脹,臀肉抽搐,一股陰液直射出來。

洩了身的母親腰肢酥軟,雙腿軟癱,跌坐榻上,嬌喘道:「你……你會把……媽媽弄死……死的……」

哪知一回頭,一根粗長堅硬的肉棒直挺挺地橫在面前,散發著年輕男性強壯腥臭的氣息,兒子撫摸母親散亂的秀髮,笑道:「媽媽這麼漂亮的女人,以前沒有這樣服侍過男人嗎?爹爹那麼木訥,想是連碰都很少碰媽媽一下吧!難怪媽媽這麼容易洩身,不如讓我調教調教媽媽吧!否則,真浪費了你這身仙女般的香軀……」脹得發紫的龜頭肆意頂撞母親俏麗的面頰,留下淡色異味的淫液。

母親伸出幼嫩的檀舌,溫柔地舔弄兒子碩大的龜頭,舌尖沿著陰莖的筋絡上下吮舔,吸住龜頭馬眼,讓兒子的肉莖脹得更硬,母親輕輕撩起披散的秀髮,張開雙唇,慢慢含入粗長的陰莖,待陰莖根部沒入母親櫻唇,碩大的龜頭已頂到喉頭。

兒子肉棒被母親溫熱的口腔緊裹,感覺母親吸吮著他的龜頭,慢慢吐出沾滿香津的陽物,抬起迷離的雙眼,望著正在享受的愛子,反復吞吐陰莖,僅僅十幾次抽插,母親白皙修長的手指溫柔地撫摸子孫袋,輕輕擠按他突起的精管,兒子再也忍受不住,在母親櫻桃小口中爆漿。

搏動的肉莖在母親嘴裡抽動,不斷射出火熱的精液,兒子完全控制不住射精,從母親口中抽出陰莖,將剩下的精液全數射在了母親俏臉上。

兒子爽到完全忘記老爸叫什麼名字,扶起母親,親吻母親頰上的精液,吻上母親香唇,雙舌交纏,深深舌吻,母親低頭羞道:「兒啊!媽媽什麼都為你做,但求求你,千萬不要讓媽媽懷上,不然,媽媽一定會羞憤自殺……」

那孽子卻哪裡鳥她?一把托起母親香臀,大力抽插,當夜連續射了五波濃精,全射進了母親子宮深處……

危險期的母親,終於被愛子幹到懷孕,只好每天夜裡纏著丈夫做愛,以便掩飾丈夫肚裡孩子的真正父親是誰,大大拖慢了跑路行程,原本三人的跑路,這回又多了個襁褓中的小嬰兒……

















0.015763044357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