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癡情校園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從窗外麻雀的叫聲。這是仍舊顯得悠閒的清晨時刻。時間大約是上午八點三十分。辰美真司在美術教室隔壁的教員休息室,正在看學生的素描。

他是三十二歲的單身漢。是自己也畫畫的畫家,但也只是幾次在展覽會入選的程度,沒有辦法完全靠畫生活。身材較瘦,看起來神經質的面貌,往好處說,能使人聯想到藝術家。可是,缺少協調性,任性的性格根本無法在一般企業工作下去。

雖然是他這種人,還是可以擔任高中的美術教師。一方面美術是選誼科目,另一方面和升學無關,也不是學校很注重的學科。反而像真司這種對微薄的待遇也不會嫌少的人,站在學校的立場是最受歡迎的人材。

對真司而言可以說是最理想的場所。因為不懂世故的高中女生,對他這種藝術家的模樣,全嚮往或鍾情。只是表面上不發生問題,順利地進行課業,學校就沒有理由表示不滿。因此六年以來,他在學校成為唯一的美術教師。可是,雖然沒有浮在表面上,他動過手的女學生至少也在十人以上。

他有天生對付女性的本領,對認真的女學生至少還能保持克制自己的自制心,所以,很多事件都沒有成為表面他的問題。如今,美術的教員休息室,幾乎完全愛成真司私人的畫室。因為沒有其他美術教師,所以這裡也由他管理,因此能藉創作的理由住在這裡。雖然薪水很少,但至少能維持自由約個人生活。

今天早晨,他也是在休息室的沙發上醒過來。但並不是創作,而是因為昨天晚上在小酒館幾乎喝醉,曳得回公寓太麻煩。

把他叫醒的,是他教的學生島田沙紀。沙紀十七歲、二年級。是把頭髮剪成短髮的少年化的美少女。超過一百六十五公分的曲條身材,有足夠的資格作模特兒。

她的性格是比一般女孩兒更顯得成熟。尤其談到感性的藝術或文學時,她的話就多起來。在她年幼時母親去世,在貿易公司做事的父親因公去歐洲,她現在一個人住在公寓裡。這樣的環境使得她更自由行動。真司最容易對付的女性,沙紀就是這樣的女孩。接近真司也是她主動的。

在高中一年級的暑假,沙紀經常來到真司的住處。開始時只是談美術的話題。可是真司很快就發覺她對性正是有深厚興趣的年齡。因此真司就向沙紀提出肯不肯做模特兒。沙紀當然很高興地答應。

就這樣畫到第二張時,她主動提出來:

「老師,畫我的裸體吧........。」

於是真司就畫沙紀的裸體像,就在這一天和她發生關係。

沙紀是處女。可是一旦發生關係後,完全發揮有旺盛好奇心的性格,和真司的關係愈來愈深。

這一天早晨睡在沙發上的真司,聽到聲音醒來時,脫去制服和內衣的沙紀,突然過去摟抱。而現在.........坐在椅子上看學生畫的素描時,沙紀赤裸地蹲在他的前面。把真司的內褲拉到腳下,臉靠在暴露出來的下體上,正在進行口交。

從窗玻璃射進來的陽光,正好照在真司的大腿和沙紀的裸體上。

年輕有彈性的肉體在陽光下發出耀眼的光澤。她的身體和面貌都非常美。可是在她美麗的嘴裡,正含著真司勃起的東西。在黑茄子般的龜頭上,沙紀可愛的嘴唇不停的滑動。蜜般的唾液滋潤龜頭,使那裡發出閃亮的光澤。

「嘻嘻嘻,真司的雞雞從早晨就這樣大。」

用很細的手指握出陰莖的根部,紅唇吻在龜頭上露出開朗的笑容。還起頭看一眼真司,伸出舌頭在馬口或莖部上硫。這時候的真司一面用左手撫摸沙紀的頭髮,一面用右手拿起學生的素描看。

「真司也真是的。」

沙紀像撒嬌似的說完,起上身,把乳頭壓在沾上自己唾液的男人的肉棒上。

雖然能用一個手掌掩蓋程度的大小,但像剛摘下的果實一樣,是富有彈性的乳房。尖端上的乳頭是淡淡的粉紅色,但也像梅子一樣硬硬地挺出。就用這樣的乳頭在男人的在龜頭上刺激。癢癢地刺激感從那裡傳到真司的全身。

可是,真司只是向沙紀看一眼,眼光又立刻回到素描上,用讚美的口吻說:

「這個畫的好。」

「誰畫的?」

沙紀起上身看真司手裡的畫。這時候她的手沒有離開男人的東西,繼續手指尖巧妙地刺激。

「橘祥子的素描。」

沙紀聽到後好像很不偷快的鼓起嘴巴。

「我不認為畫得非常好。線條沒有力量,構圖不整齊。」

「不,只是看一眼好像就能了解作者有一顆清純的心。」

真司用好像時特別有意義的口吻說,用熱情的眼神看素描。

「喲,好像對祥子相當有興趣的樣子。」

對沙紀的話,真司沒有否認。

「很好,有與生俱來的美。」

「真司也很單純。祥子是連藝術的皮毛都不懂的很單純的小姐而已。」

「假設,米羅畫的維納斯是有模特兒的。可是,那個模特兒是不是對自己本身的藝術性,事先了解了呢?」

「這是什麼意思?」沙紀用不滿的口吻問。

真司把手裡的素描丟在辦公桌上,看著沙紀露出微笑說:

「其實藝術就是這樣的東西。」

他為了使好勝的沙紀嫉妒子故意這樣說。可是年輕的沙紀還不能理解真司的用心。

「不對,藝術是須要傳給對方的感性。像祥子那樣的千金大小姐,什麼也不懂的。」

沙紀為出挑戰般的表情。不僅是笑容,這種挑戰性的表情也有刺激男人情慾的魅力。她的反應正是真司想像的。她這樣一來,沙紀就會更激烈了。

當真司心裡這樣想的時候,聽到沙紀說:

「祥子能把自己的心思這樣表現出來嗎?」

說完就把握在手裡的東西含在嘴裡慢慢深入。把龜頭完全含進嘴裡,使嘴唇慢慢蠕動,同時壓迫冒出在表面的血管。大概用十秒鐘的時間,深入到真司的陰毛碰到尖的程度。

這時候龜頭碰到喉嚨的粘膜。大概是相當痛苦。從沙紀閉上的眼睛幾乎要流出眼淚的樣子。可是那種好像很痛苦的收縮的粘膜,微微刺激龜頭的感覺,給真司帶來幾乎要溶化般的快感。

「唔...很好,妳能給男人比蒙娜麗莎更好的快感。」

真司知道說這樣的話很俗氣,但還是用這樣的話讚美沙紀,享受不像十幾歲的女孩能做到的,深喉嚨的樂趣。

大概這樣持績一分鐘後,沙紀才能嘴裡吐出男人堅硬的東西。膨脹到極點的內棍沾上唾液,就好像塗上一層油一樣發出亮光。

「哇!粘粘的........」

沙紀臉上出現笑容,把肉棍用雙手握住。細小的手指在龜頭上刺激時,產生觸電般的快感,使真司覺得自己的下半身麻痺了。

「我要給你做更好的事。」

沙紀把男人的東西握在手裡,把頭低下去。然後伸出舌頭在陰莖上仔細地舔。兩個睪丸在內袋裡滾動。

「嘻嘻嘻。球的裡面動,像糖球一樣的,讓它溶化吧。」

沙紀帶著微笑鼓起嘴唇壓在睪丸上吸允。像吸塵器一樣使一顆肉丸進入沙紀的嘴裡,用柔軟的嘴唇輕輕壓迫。

「唔.........好極了。真的好像要在妳的嘴裡溶化了。」

當沙紀從嘴裡吐出肉九時,真司站起來說:

「我地想吃妳的內,到這裡來吧。」

輕輕把赤裸的沙紀抱到沙發上。使她仰臥後,採取六九式的姿勢壓在身上。

「原來,妳已經有性感了。」

真司看著沙紀的大腿根說。雪白的肌膚,修長的雙腿,大腿根上有短短的陰毛。幾乎沒有彎曲,黑色的陰毛有光澤。可愛的陰毛已經形成溼淋淋的模樣。

「因為......你的雞雞太大了......。」

沙紀好像難為情的說完後,用雙手抱緊真司的屁股,把臉靠近睪丸的背面。這樣用舌頭在睪丸與肛門之間。那種快感衝向腦海。

「好......我也要舔妳的肉洞。」

用手撥開溼淋淋的陰毛,就露出雪白的恥丘。下面有一條肉縫,受到兩邊的壓迫,肉縫是閉緊的。可是從中間溢出大量的液體。把鼻尖靠近時間到剝開挑核的味道。這個味道幾乎使他感到目眩,可見有多麼甜美和芳香。

用雙手輕輕拉開肉縫。嘆吱!發出水滴的聲音,沙紀的陰唇張開嘴。平時接近膚色的腔口,溼淋淋的因興奮而呈現紅潤。有如櫻花嫩芽的陰核,從包皮中露出頭部。

真司伸出舌頭在陰核上舔一下。

「啊......。」

沙紀有彈性的身體就像剛釣起來的魚一樣跳動。

「妳真敏感。」

聽到真司這樣說時,沙紀扭動身體說:

「因為你突然舔到我最敏感的地方。」

「妳真是淫蕩的女孩。早晨,而且在學校裡,把陰戶送到教師的面前。」

「啊....不要這樣使我著急了,快繼續吧......。」

沙紀說話時,火熱的呼吸噴到真司的肛門上。

「你要我繼績,是要成怎麼樣做呢?」

真司一面把呼吸噴在陰核上說。

「啊...剛才呼吸噴到的地方........」

「要說出來,那裡是什麼地方。」

這一次用力吹陰,使沙紀更焦急。

「啊...你欺負我,明知故問......」

「不行。妳不說出來,就這樣結束了。」

真司做出要起身體的樣子。

「啊,不能!我說,所以不要停止........」

沙紀抱緊真司的腰部。

「那麼,妳就快說吧。」

「啊...是...陰核......」

「什麼?聽不清楚。」

「你壞死了!陰核...陰核...」

沙紀好像很苦悶地扭動身體。又溢出蜜汁。

「妳真是好色的女孩。竟然要求教師添陰核......是這樣嗎?」

真司突然把嘴壓在恥丘上用力吸吮陰核。在這剎那,沙紀張開眼睛大聲說。

「啊!那樣用力吸吮,我會發瘋的.....」

真司貪婪地在沙紀的大腿根上舔。他的臉很快就沾上溢出的蜜汁,但不管這些繼績口交。剛長出的鬍子和沙紀的陰毛磨擦發出惱人的聲音。

「啊......今天的真司好像很特別.........」

就在道時候聽到鈴聲。是通知第一節課開始前五分鐘的預備鈴。

「啊!我不要就這樣彼此舔一舔就算了,你躺在這裡。」

沙紀說完就站起來,走到自己放書包的地方,從裡面拿出保險套走回來。

「我不想用保險套。」

真司坐在沙發上伸手接抱沙紀的腰。

「不行。今天是危險日!又是上課前,你要忍耐。」

沙紀用迫不及待的動作撕被紙袋!拿出保險套含在嘴裡,一面做口交的動作一面套上保險套。這是以前真同教她的動作。從此後,使用保險套時,沙紀就會用這種方法

「我要用我的身體讓你陶醉。讓你知道祥子根本不我的眼裡。」

沙紀面對面的躺在真司的身上。身體向前仰斜,用右手握住肉棍。龜頭頂開沙紀的內洞口將龜頭對正自己。跨下後身體慢慢下降。

「啊...好厲害,好像比平時又粗又硬........」

沙紀閉上眼晴皺起眉頭,從嘴裡出火熱的呼吸體也有一點僵硬,但還是慢慢使身體下降。不久後,肉洞吞下龜頭,沙紀的大腿根顫抖。

「開始進入的瞬間,有一點痛。」

沙紀的表情緊張,但也顯得很可愛。

真司拼命克制想猛衝的慾望。現在還是讓沙紀採取主動,慢慢享受她帶來的接觸感。於是把雙手放在腦後靠在沙發上,閉上眼睛,把精神集中在和沙紀的接觸點上。整個龜頭完全被吞進去。有彈性的腔壁帶著溼潤包圍外來的東西。就好像昆蟲進入食蟲植物的花瓣裡,慢慢溶化的感覺。當然,真司並不是完全被動。尤其是睡過後剛醒過來,充滿精力,不會輸給腔壁的壓力。就像堅硬的棒子,保持適當的硬度,在沙紀的內洞裡對抗腔壁。

「啊......在裡面磨擦。早知道是這樣硬的,就不該用保險套了。」

慢慢使身體下降,走到一半的地方沙紀停止動作。剛才還做出痛苦的表情,可是現在已經開始享受帶來的磨擦感,同時在下半身用力讓腱壁勒緊裡面的內棒。

「怎麼樣?感覺出來嗎?」

沙紀露出艷麗的笑容,用溼潤的眼神凝視真司。

「哦,那個東西快要壓扁了......。」

「嘻嘻嘻,我會盡量把你擠出來。」

沙紀放鬆身上的力量,一下子坐在真司的身上。在這剎那間,肉棒完全進入沙紀的體內。

「啊...尖端好像碰到子宮了。」

沙紀就這樣開始前後搖動身體。而且好像從裡面流出熱水,纏繞在內棒上。

「沙紀,弄得很好,繼續用力縮緊吧。」

真司這樣說的時候聲音有點頭抖。可是已經沒有足夠的時間繼續享受,因為聽到第一節課開始的鈴聲。就這樣中斷官在受不了,真司伸手抱住沙紀的身體,從下面用力血上挺起。

「啊.....啊...」

遇到突然的猛烈動作,沙紀張大眼睛,也張開嘴看著真司。沙發的彈簧受到壓迫發出聲音。在內洞裡進出的肉棒,沾上白濁的蜜汁,還流到睪丸上。

「啊....我快要受不了,受不了了......。」

沙紀用自己的雙手握住自己的乳房說。

從隔壁的美術教室傳來學生說話的聲音。

「現在如果有人進來怎麼辦?」

真司一面抽插一面說。

「對那些不懂事的小姐們,這樣的刺激太強烈了。不管了,快一點吧。」

腔裡的黏膜經過磨擦更增加熱度和溼潤。她不只是年輕,也有相當好的名器。就好像一旦用力開始扭動後,那種舒服的感覺就使地無法停止。

「老師還不來,是不是睡著了?」

「要不要去叫呢?」

從美術教室傳來這樣的談話。

真司抱緊沙紀的身體,更用力活動。

「啊......好極了......」

沙紀仰起頭發出嗚咽聲。

真司急忙用手檔住沙紀的嘴,同時拼命地抽擦。簡直就像路邊交媾的公狗。突然感覺出睪丸猛烈縮緊,這是快要射精的信號。

「快了,妳要縮緊,夾緊.」

真司說完後就把肉棒用力深深地埋入沙紀的身體裡。在這同時,從身體裡猛烈噴射出精液。不久後嘆一口氣,身體好像癱瘓在沙發上。

「痛快了嗎?」

沙紀在真司的耳邊問。

「嗯,太好了。」

「射出來的真多,就好像在裡面小便一樣。」

沙紀站起來,然後跪在真司的面前取下保險套。

「果然有很多。」

看到保險套裡積存的精液,沙紀露出興奮的微笑。

「快一點去教室,不然算妳遲到了。」

真司坐在沙發上一面擦汗一面說。

「我知道。」

沙紀一站也沒有疲倦的樸子

「你也要快一點,不然真的會被人看到的。我先走了。」

把剩下的衛生紙丟給真司,像跳舞似地跑出房間






















0.017076969146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