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先決定你要娶誰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猜不透的跨年夜
  前前陣子跨年時跟女友去玩,在規劃的行程時,女友的姐姐也說想要跟我們一起去,因此,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女友也帶她姐去玩,畢竟,兩個人中間出現一個電燈泡,要怎樣都很麻煩,訂房間也要訂四人房,但是那天房間不好訂,我就只訂到兩人房,一大床,第三人加錢。
  出發時,女友與她姐都穿了短裙加上褲襪,跨年過程就省略了。跨完年就進房間繼續玩一些小遊戲,當然也穿插了一些酒精類的飲料,因為冷氣只開送風,加上又吃吃喝喝了不少,房間感覺熱了起來,女友與女友她姐就脫掉了褲襪,然後喝到大家都有點茫茫的,於是累了所以就休息了。
  不過,要是這樣就睡到早上就太可惜了,對吧?因為……我們都還沒有洗澡啊!那間汽車旅館的浴室,大家應該都知道是半開放式的,也有透明窗戶,我訂的那間是完全開放式的,也就是床可以看到浴室,不過有隔一小部份的走道,只有一道玻璃帷幕隔著,中間沒有門,床腳過去就是電視,電視過去右邊一點點就是浴室,只要躺對位置,就可以看到浴室裡面的人。不知道這樣形容夠不夠?
  而洗澡時,女友先去洗,她姐還跟我說怎麼沒去洗鴛鴦浴?
  我說:「妳在這邊,我怎麼敢?」
  她姐說:「看來我破壞了你們的好事喔!」
  我說:「嗯,對啊!」
  她姐又說:「呵呵∼∼那還真的是對不起你喔!」
  我說:「沒有啦!出來玩最重要的就是高興,其它的是其次了。」
  對話了一陣,我一直盡量不要把話題岔開,不然她姐穿的短裙坐在床上一直露出小褲褲的樣子,讓人會很想要撲上去。
  沒多久,女友洗好了,換她姐去洗,我跟女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女友沒多久就睡著了。我換了個可以看到浴室的位置,遠遠的看著女友姐姐在洗澡,不過霧氣讓我看不太清楚,但是動作還可以分辨,於是,在酒意甚濃的情況下,膽子越來越大,理性越來越少,我就偷偷的走到電視後面,就這樣女友姐姐的裸體就呈現在我眼前了。
  我回頭看了一下女友,她已經不醒人事了,而女友姐姐似乎故意不轉頭的樣子,不然她一轉頭的話,我就會被發現了。
  女友姐姐身材比女友標緻,皮膚也更白,可能是平常保養真的是有在做,不像女友都很懶得做保養。女友姐姐洗完頭後於是開始洗臉,因為在洗臉,所以想說因為不會睜開眼睛,所以我就更接近去看,沒想到這個時候女友姐姐突然轉過頭來看著我她說:「偷看很久喔!有看清楚嗎?」
  我嚇了一跳:「我只是想上廁所。」
  她笑了一下說:「我身材好不好?」
  我說:「很棒啊!皮膚也很好。」
  她說:「不是說沒看?還知道我身材?」
  我無言傻笑著,正要走回床上時,她又說:「只有這次喔!如果你要走回去的話。」
  我心想,這大概是默許我可以在旁邊默默地看吧?但是我還是走回比較後面的位置,因為剛剛覺得很尷尬,心裡面的罪惡感跟理性又提升了不少,不過還是一樣在欣賞著女友姐姐洗澡的樣子。
  她(女友姐姐)洗好臉後,開始洗身體,舉起手來捧著沐浴乳抹在身上的樣子,真的一切都是慢慢的慢動作,似乎就是在表演給我看的感覺。首先是雙臂,然後再來是雪白的胸部,而在洗胸部的時候,原本我看的角度只是側身的她,突然轉到我的正面來,然後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但是眼睛卻是發出犀利的眼神,似乎在跟我說我真的是個超級大色狼。然而,應該也是因為大家都喝了不少酒的關係,卻也沒有去拒絕這樣的距離。
  女友姐姐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胸部,然後用兩手的大拇指在乳首上面輕輕的劃著圈圈,而表情一樣是犀利的一種訕笑感覺,這樣的挑逗當然讓我的肉棒硬到不行,我也不自覺地摸著肉棒。
  而她此時伸出舌頭舔了嘴唇一下,讓我理智與罪惡感快要完全沈淪,於是我解開褲頭,露出了肉棒,開始在她面前緩慢地套弄著,這時,她的表情由訕笑變成害羞樣,又從正面轉回去側身的樣子,我站起來走回椅子邊把衣服脫掉放好,提起膽子走進去了浴室。
  我:「我好累了,我想先洗澡了。」
  她:「是累了,還是想吃豆腐?」
  我:「是累了,但是不敢吃豆腐。」
  她:「呵呵……那是怎麼樣?」
  我:「因為都是妳害我沒洗到鴛鴦浴。」
  她:「那意思是說……」
  我:「洗天鵝浴。」
  她笑了出來:「只有今天嗎?」
  我:「只有今天。」
  她:「嗯……那你不能碰到我喔!」
  我:「好。」
  於是,我得到了一個好機會,可以近距離地欣賞著一個漂亮的仙子沐浴的樣子,雖然很想在她彎腰洗小腿的時候就挺進她的小穴中,但心裡面還是有不同的聲音,因此只讓挺著的肉棒故意的碰一下兩下她的小屁屁,而她就會回過頭來瞪我一眼,但我還是用傻笑的表情像在道歉一般。
  以前去女友家時,女友姐姐就常常穿得很清涼,尤其是女友姐姐洗完澡後就會穿著一件薄薄的長睡衣,裡面什麼都沒有穿,有時要是身體沒有擦得很乾時,激凸是經常可以看到的,雖然只是32B的胸部,但是挺著的乳房還是讓我無法自拔的盯著。
  有時女友會發現我偷看然後打我的頭,有時女友姐姐發現,會講兩句「大色狼」之類的,但雖然這樣,卻又一直這樣的讓我看。而兩姐妹的個性差別很大,女友是蠻內向的人,女友姐姐則是很外向的人,只不過兩個人都只交過一兩個男朋友。
  當然在酒精的催化之下,原本安全的距離以及束縛一下就快要化為烏有,此時我已經快要忘記床上還有個女友在睡覺,而看著32B的白雪般的乳房又加上粉粉的乳首,加上彎下腰時兩個對稱的完美胸部就在眼前晃動,讓我不斷地套弄著自己的肉棒。
  當女友姐姐終於洗到陰部的部份,她面向我緩緩地蹲下來,手抹著沐浴乳伸入陰部,而她的臉就在我肉棒的正前方。女友姐姐一邊搓揉洗著小穴,一邊看著我肉棒在套弄著。而我把蓮蓬頭拿下來,沖洗掉在肉棒上的沐浴乳,把肉棒完整地呈現在經常激凸給我看的女友姐姐面前。
  女友姐姐突然用手握住了我的肉棒,輕輕的幫我套弄:「好硬喔!有沒有想很久了?」
  我:「妳常這樣,說不想是騙人的。」
  她:「你們男人就是這樣,有了一個還會想要兩個。」
  我:「幻想當然是會啊!而且妳是個超正妹耶!每個人都會想吧?」
  她:「那,你是不是想跟我做愛?」
  我:「我……我當然想啊!」
  她:「不行,這樣我會對我妹無法交代。」
  我:「我知道,能這樣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她:「你不能碰我,知道嗎?」
  我:「那我這樣……」
  她:「這樣是我碰你。」
  我:「喔……」
  她:「你會不會想射?」
  我:「被妳挑逗快一小時了,我怕碰一下就噴出來。」
  她:「誇張,要是碰一下就噴出來,我已經弄肉棒很久了耶!」
  我:「我捨不得噴啊!」
  她:「好啦,你躺下來。」
  我:「躺下來?」
  她:「嗯……躺下來。」
  於是我在不是很寬大的沐浴間中躺了下來,女友姐姐先用手把肉棒壓平,然後跨坐了上來,用她粉嫩的小穴前後磨著我的肉棒。
  我:「哇……好舒服!」
  她:「你不能動,知道嗎?你一動就會進到小穴裡面,那是不可以的。」
  我:「那如果我不小心動了呢?」
  她:「我會很生氣。」
  我:「知道了。」
  女友姐姐開始用力地前後磨著我的肉棒,也開始輕聲的叫了出來,而雙手則揉著自己的雙乳,這樣的享受與春光,實在讓我魂去了一半。我拿來掉在旁邊的蓮蓬頭沖掉潤滑在兩個人身體上的沐浴乳,在沒有沐浴乳後增加了摩擦力,女友姐姐叫得更大聲了,但還是克制著音量,並趴在了我的身上。
  在我感受到兩團軟肉壓在我身上時,女友姐姐的動作也越來越大了,這樣的大動作前後磨著真的不輸插入小穴的快感,我感覺到整支肉棒有很溫暖的感覺。女友的姐姐突然叫了一聲,停下了動作,原來她在大動作之下,不小心把小穴套入了肉棒,於是女友姐姐快速的把小穴抽離肉棒,打了我一下。
  我:「我可都沒有動喔!」
  她:「誰叫你講話的?再說話就不幫你射了。」
  於是,女友姐姐再把肉棒壓平,又開始在肉棒上面用小穴前後磨著,動作又越來越大。由於這次她用手撐在地上,看著女友姐姐一對乳房在眼前晃動著,我忍不住地用手揉起女友姐姐的雙乳,姐妹倆的乳房觸感有所不同,女友的乳房堅實,而姐姐的乳房則較為軟嫩。
  女友姐姐雖然瞪了我一下,但她卻沒有停下來拒絕,反而動作更大的前後磨著。隨著這樣的動作持續著,女友姐姐似乎快到了高潮,整個人已經快趴在我身上了,而此時肉棒又滑入了小穴裡面,但這次她沒有停下來的樣子。
  她:「快幹……幹……我……」
  我:「啊?」
  她:「快……用肉……棒……幹……幹我……」
  我:「姐姐要高潮了?」
  她:「快……快了……」
  我雙手環抱著女友姐姐的腰,快速的由下往上衝刺。
  她:「到了……到了……到了……」
  我:「再一下下好嗎?」
  她:「不……不行……了。」
  我:「好,快停囉!」
  她:「你怎麼……還不……停?」
  我:「好,快停了,快停了。」
  又一陣的衝刺後,我停了下來,而女友姐姐似乎如釋重負的急急喘著氣,我讓她躺下來,將她的腳撥開,握著肉棒直挺挺的進入女友姐姐的小穴裡面,小穴完整地包覆著肉棒,每一下進去與出來,都能感受到這種包覆的密合度。
  女友姐姐回神後說:「不是說你不能碰我嗎?」
  我:「但是你說要幫我弄出來啊!」
  她:「等等幫你啊!」
  我:「喔……」
  於是,我還是怕女友姐姐會生氣,所以就停住了,但肉棒還是停在小穴中,感受著女友姐姐小穴的溫暖與緊緊密合的感覺。
  她:「你先出來。」
  我:「喔……」
  女友姐姐要我坐在馬桶上面,而她則跪在馬桶前面,用手套弄著我的肉棒。
  她:「可惜你不是我男友,跟你做愛很舒服。」
  我:「姐,跟妳做愛也很舒服,妳的小穴好緊。」
  她:「討厭耶!」
  我:「姐很久沒做愛了喔?」
  她:「嗯,很久了。」
  我:「姐可以幫我口交嗎?」
  她:「你這大色狼。」
  女友姐姐一口把我的肉棒吞了下去,吞吐了起來,用力地吸住,姐姐的技巧真的很優,果然功力遠勝女友。我要女友姐姐蹲進來一些,讓我可以揉著她的胸部,女友姐姐又用眼神瞪了我一眼,但嘴與手卻加快了速度。
  我:「姐,我想要出來了。」
  她:「嗯。」
  我:「射哪邊?嘴裡嗎?」
  她:「身上,下次再射嘴裡。」
  我:「好。」
  於是我在快射出來的時候摸了一下女友姐姐的頭,但是她似乎沒意會過來,結果在肉棒射出來的第一個收縮時射入了女友姐姐的嘴中,女友姐姐突然嚇到,把肉棒從她的嘴中抽出,而第二個與第三個收縮就射到了女友姐姐的臉上,隨著女友姐姐躲開,其它的都射到身上、腿上,當然免不了的被她唸了幾句。
  她:「不是說快射之前要說嗎?」
  我:「我有摸姐姐的頭啊!」
  她:「誰知道你摸頭是要射啊?」
  我:「我……」
  她:「你下次再這樣,我可不會原諒你。」
  我:「我的好姐姐,對不起,我下次會注意的。」
  她:「原來妹妹幫你口交時,你是摸頭跟她說要射了?」
  我:「我……」
  她:「又要洗一次澡了。」
  我:「那可以一起洗天鵝浴嗎?」
  她:「什麼是天鵝浴?」
  我:「就是不是鴛鴦浴,就叫天鵝浴。」
  於是,女友姐姐一樣不準我碰她,兩個人一樣各洗各的。到了這時酒已經醒了一半,女友姐姐說,我已經很好命了,有了妹妹,也有了姐姐,所以我不能再有其他人,更不能跟她們以外的人做愛,要我真心的對妹妹好,如果我表現得好的話,她會再獎勵我,但是一樣不能碰她,並說:「這次是意外,知道嗎?」
  洗完澡後,看著女友側躺在床邊,一時間不知道她怎麼睡在那邊,女友姐姐說女友來跨年之前就跟她說,她懷疑我外面有其他女人,希望姐姐幫她觀察,而女友姐姐跟女友說:「不管多好的男人都有這樣的壞毛病,但要治好是不可能的了,除非妳有辦法給他想要的那樣。」女友說但是她已經很配合我了,女友姐姐又說:「那樣不夠的。」
  所以說,這看起來讓我有點思緒不太清楚了,兩姐妹是說好用這樣的方式,而姐姐原本是想說用肉體來引誘我看看但不是要做愛?還是已經是說好要做愛?還是有什麼其它的想法呢?不過隨著睡意濃濃,我把女友翻去中間,在女友姐姐與我之間做一個隔間。

(二)跨年夜後的明白
     在跨年夜帶著滿肚子的疑問入睡,三個人翻來覆去的睡姿,睡到快十點女友姐姐先起床去梳洗一番,而女友翻過身來握著我的肉棒,聽浴室傳出淋浴的聲音,應該是女友姐姐在沖澡吧,女友似乎也醒過來了,不時的玩弄早晨勃起的肉棒,不一會就鑽進去棉被裡含住了肉棒,這種讓人舒服的事情,讓我的手也隔著女友的衣服玩弄著乳房。
            昏昏沈沈的狀況下,女友的姐姐從浴室出來,突然說:「姐,妳在幹嘛?」我嚇了一跳,女友把棉被掀開,原來幫我口交的是女友姐姐,而起床去沖澡的是女友,昨晚半夜經過移形換位女友姐姐已經睡在我身旁,
    姐說:「很久沒吃了阿!吃一下又不會怎樣,小氣鬼」
    女友說:「厚!妳們昨天還玩不夠喔!」
  姐說:「昨天根本沒做愛阿!妹夫自己在浴室外面看我洗澡打手槍」
  女友說:「最好是這樣啦!那我聽到妳的叫聲是什麼?」
  姐說:「那是妳睡迷糊了,聽錯了」
  女友說:「是這樣嗎?」
  姐說:「妳都不知道妹夫還拿我換下來的內褲聞勒!」
  女友轉頭對我說:「你這大色鬼,居然是這樣變態!」
     姐姐笑了出來但沒有為我辯解,就走去浴室沖澡梳洗了,我有點百口莫辯的看著女友,女友似乎相信姐姐的話,然後小聲的嘀咕著:「大變態,大色狼,真可惡,居然還拿內褲聞。」
     我轉過身拉住女友的手,女友把我的手甩掉:「不要碰我,可惡的大色狼。」;好吧,我心想,此時無聲勝有聲,就起身把女友推倒,然後雙手硬壓著女友在床上,舌頭進攻女友已經站起來的乳頭,而想要往下去舔女友的小穴時,女友東扭西扭的說:「大色狼你還沒刷牙不準舔,去洗一洗」,於是我在女友胸部種了個草莓後起身去刷牙盥洗。
  到了浴室女友的姐姐正在洗澡,而我也站在馬桶邊尿尿,女友姐姐突然停下來走過來看我尿尿,讓我一時間不知道該繼續還是該停止:「不要看啦,很奇怪耶」,「怎麼!大變態我是過來問你要不要我的內褲打手槍耶」,「我實在是被妳害死了」,「厚,你可得了便宜又賣乖喔!我可沒說你跟我做愛,要是妹知道,不切了你才怪」,「……」,「尿完了喔!要抖幾下喔」,「……」。
  我可更不明白了,女友的口氣似乎已經表明了解姐姐跟我做愛是在這次出遊的預計範圍中,但似乎姐姐又不是這樣的講法,到底這兩位女孩私底下有著什麼協議?
     「姐,妳們現在是在演哪齣戲啊?到底是怎麼回事?」,「哈哈!總之,妹妹會討厭你喔!」,「怎麼回事啦!?」,「反正沒什麼事情啦!她總是要吃一下醋吧!」;我默默的走過去沖澡,「怎麼?要跟我一起洗澡喔?」,我都忘記姐姐還沒洗完,但是我沐浴乳又抹了,姐姐轉過身來開始幫我洗起肉棒:「肉棒很有精神喔!要不要在妹妹醒著的時候跟我做愛?」,「我哪敢阿」,「但是我現在很想做愛喔!你不要我就跟妹妹說你昨天更變態的事情喔!」,「我哪有變態啊!」,「你昨天射在我嘴裡」,「姐,原來妳是壞人!」,「哈哈!現在進來一下,趁妹妹收拾東西跟化妝時,但是不準射出來」
     這時候心思有點複雜,姐姐的身材比例真的很棒,也是天生尤物,美食當前哪有不吃下的道理,但是現在又投鼠忌器,要與不要更比昨晚更難決定,但是姐姐轉過身去小屁股前後的動著,摩擦著肉棒又手握住肉棒往小穴裡放,溫潤包覆的感覺讓我不自覺的扶住姐姐的腰。
  女友可能覺得我與姐姐怎麼在浴室這麼久,於是走了過來看看我們在做什麼,正好看到這一幕說:「還說你們沒做愛,我就知道姐騙我,櫃台打電話來了,快點出來收東西啦,真是機車耶,還有你肉棒給我小心點,敢射出來試試看」,姐說:「好啦!」,於是姐姐拔了出來,快速的沖完澡,然後去化妝整理東西,留我一個人錯愕的在浴室。
  一切狀況似乎明朗,女友是在吃醋,畢竟跟她以外的人做愛,但對像又是自己的姐姐也不想要計較,而姐姐又是很愛故意的說一些讓女友吃醋的話,然後又把調侃我當作是樂趣,跟我做愛只是一種好玩而有趣的事情,參雜著一些她本身想要的慾望,但為什麼女友會答應這些事情或是已經有心理準備這樣的事情會發生,當時的我只認為姐姐跟我說的話是主要的原因


(三)我的天堂
  跨年夜後退房後出遊就跟沒事一樣,女友一樣小鳥依人,姐姐一路上的拍照,外人看來就只是一對情侶跟一個跟著玩的姐姐,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讓人覺得是不是在做夢啊!而我也放下忐忑的心情,這趟出遊果真五味雜陳。
  而那天後因為事情忙,也沒有到女友家去,而我也沒有女友姐姐的連絡方式,像是即時通或是MSN之類的,就這樣跟姐姐雙方也沒有什麼聯絡,這段時間女友到宿舍來也不提起那天的事情,一樣的是甜蜜的情侶,一起洗澡、做愛,過了約兩三個星期,一個周末假日,帶著剛出新的影片到女友家,也帶了宵夜去,當然想去的另外一個原因是讓我無法忘懷的女友姐姐。
  影片開始撥放時,女友叫姐姐一起來看,女友姐姐從房間出來時,第一句話就是「大色鬼你來了阿,看什麼電影」,「幹嘛這樣說啊!帶最近聽說很嚇人的鬼片啊!」,「鬼片喔!看你這大色鬼演的鬼片?」,「別虧我了啦,等等被嚇到不敢睡喔」,「我可號稱天下第一膽」,「膽結石喔!?」,「唉唷!耍嘴皮喔」。
  姐姐穿著大兩號的小可愛短熱褲,激凸的兩點清晰可見之外,一彎腰一雙美乳一覽無遺,而女友保守多了,穿著連身短睡衣,姐姐一過來就坐在我旁邊,此時我的右邊是女友,左邊是姐姐,開始看著電影,一開始影片就瞬間來個跳樓式驚嚇,女友身體動了一下嚇到了,而女友姐姐卻嚇到叫了出來:「好恐怖,好恐怖」,雙手緊緊的抓住我的手臂,我感受到姐姐柔軟的胸部緊貼的感覺,手不停的抖著,我正想要虧一下剛剛自稱天下第一膽的姐姐,但是這種感覺得之不易,就安靜的讓這詭謎的氣氛繼續瀰漫著,而緊接著不到三分鐘,魔王又掛掉了第二個人,女友也緊抓著我的手臂,這下我左右手的感觸平衡了,兩對柔軟的美乳就這樣在手臂中不斷的碰觸著,齊(騎)人之福啊!
  也因此肉棒也硬幫幫的漲得很痛苦,而我趁著氣氛稍稍緩和時,雙手環過兩個正妹擺在肩膀上,姐妹兩個人入戲很深,沒手可以抓兩個人四隻手就抓著我的大腿,還是很緊張的看魔王哪時候會掛掉第三人,而我右手慢慢的滑下去女友腰際輕輕的撫摸著,也偶爾小捏一下女友的乳頭,但是女友一下就把我的手給撥掉了,顯然的不願意我破壞他看影片的氣氛,因此,我左手滑下女友姐姐的腰際,微微拉起小可愛,撫摸著腰際到肚子,看姐姐沒有什麼反應過了一會我的手往上輕輕的試探摸著姐姐的乳房,這樣應該屬於趁人之危吧!?看恐怖片果然是騙女孩最重要的第一步,於是大膽的撫摸著姐姐的柔軟的胸部,肉棒又漲的更硬了,在這種氛圍下,我已經無心看影片了,手又不時的在姐姐的乳頭上畫圈輕捏,姐姐這時抗議了:「摸就好,不要捏」,女友聽了:「你這色狼又在幹嘛」
     我心虛乾笑兩聲,但手還是揉著姐姐的乳房,影片中段時,姐姐看到我褲頭鼓著一包笑著說:「硬得很辛苦喔!解(姐)放出來吧」,拉下了我的拉鍊,讓肉棒彈了出來,女友說:「姐,妳很寵他喔」,姐說:「我是看它(肉棒)可憐」,兩姐妹在講話的同時這時魔王又掛掉了第三人,沒有心理防備下兩姐妹同時尖叫了一聲,尤其是姐姐整個人幾乎彈了起來,而我也被姐姐嚇了一跳,然後是三個人同時笑了出來,而肉棒硬了太久,頓時想上一下廁所,因此先去女友房間拿了我的短褲再去上了廁所換了褲子,同時間也用水稍微清洗一下殘留在肉棒上的前列腺,再走出來回到位置上,這時兩姐妹幾乎是嚇到抱在一起,看到我回來中間位置又空出來給我坐。
  姐姐看我換件短褲後說:「換褲子幹嘛?」
  我說:「就漲的很難受」
  女友:「難受就別穿阿」
  我說:「不穿不好吧」
  姐姐:「還不知道你想要幹嘛喔!」
  女友:「快坐好吧!」
  坐回位置後一樣左擁右抱,突然覺得現在不知道希望電影慢一點做完還是快一點做完,而女友一樣不願意讓我撫摸身體,只準我手安份的擺在他身上,或許是因為姐姐在的矜持吧,但女友的姐姐則斜躺在我的身上,讓我更容易的撫摸她兩顆飽滿的美乳,姐姐:「你剛剛有沖洗肉棒阿?」,我說:「姐怎麼知道?」姐說:「因為我聞到肥皂的味道」,我說:「恩啊!」,姐說:「該不會剛剛上廁所是去打手槍吧?」,我說:「哪有不到一分鐘的道理,要也等等再做阿」,姐說:「是想跟我還是跟妹妹做」,女友:「厚!看電影啦,不看的話妳們兩個就去別的地方做愛好不好,不要在這刺激的時候講這個」,於是三個人又回到了影片中,然而,聽了女友的話後女友姐姐拉下了我的短褲,示意要我脫下,女友移動了放在我褲子的手,而我也向上擡了一下讓姐姐幫我把短褲褪去,姐姐:「看來肉棒還是很不安份喔」
     於是姐姐用手玩起了我的肉棒,一邊看著電影,我的手更不安份的往姐姐的小森林滑移過去發現姐姐濕了一片,姐姐把腳張了開來讓我可以輕易的往小秘穴裡面探險,姐姐說:「妹,去把電燈關掉」,女友:「這樣會更恐怖耶」,姐說:「去啦」,女友把電燈關掉後,姐姐一口含住了肉棒,女友這時卻不理會我跟姐姐,在沙發邊緣抱著抱枕緊張的看著電影,而姐姐起了身,要我把褲子脫下來,然後姐姐跪在沙發前面幫我口交,我轉了頭看女友,女友揮了揮手,意思叫我們別吵她看電影。
  姐姐的口交功力真的很優,快速的吞吐後又大大力吸住整隻肉棒,然後又吐出來用舌頭輕畫著馬眼,又含住龜頭大力的吸著,再吐出來吸睪丸,很快的馬眼不停的流出液體來,姐姐看到擡頭看了我笑了一下,用舌頭沾一點拉出一條線,我心想,這姐姐真的很會取悅男人這表情夠淫蕩的,我又回頭看了女友,發現女友還真的很投入這電影情節中,這時因為魔王又掛掉了另外一個人,女友又驚叫了一下,姐姐停下了吸允的動作回頭看了電影:「快做完了嗎?」,女友:「嗯,最後一個人了」,姐姐:「那我要看結局」
     我有點小失望,但姐姐站起來後要我往下坐一點,之後姐姐把熱褲跟內褲都脫了下來,背對著我用手扶著我的肉棒緩緩的將小穴慢慢的把肉棒吞噬,在小穴還沒完全吞掉肉棒之前,姐姐的淫水已經滴到了我的大腿,一陣緩慢的溫熱的感覺漸漸的包覆著肉棒,姐姐:「我要看完電影,肉棒不準在小穴亂動」,但是我怎麼會放過小整姐姐的機會,於是偷偷的把肉棒用力的頂一下,姐姐叫了一聲,卻讓女友嚇到了:「幹嘛亂叫,害我嚇到」
     姐姐突然害羞了並沒有說話,而我雙手探上去揉著柔軟的雙乳,這樣的情形我真的很難克制不動,於是又頂了一下,姐姐這次卻悶著聲音拍了我一下,回過頭親了我一下:「乖,等等再吃糖,今晚我也是你的」,沒想到姐姐有這麼溫柔的一面跟平常調侃我的樣子都不同,或許是不要我突然的這樣頂著她,沒想到姐姐在上面緩慢的搖著小屁屁:「小壞蛋先這樣就好喔」。
  終於電影結束了留下了精彩的結局,女友:「真好看的電影」,起身來說她要去洗澡:「大色鬼,晚上我可也要一次,你自己留好體力」說完就往浴室走了,而姐姐也起身關掉電視也脫掉了小可愛,然後幫我把衣服也脫了牽著我的手,
  「要去哪邊?」,我心想應該是去房間吧,
  「去洗澡阿!你只有洗肉棒而已吧,髒鬼,我不跟沒洗澡的愛愛喔!」
  「妹妹在洗耶」
  「一起洗阿」
  「跟妹妹一起洗?」
  「當然阿」
  因此,我走進了浴室而姐姐也跟著進來,
  姐說:「妹,我們一起洗鴛鴦天鵝浴吧」
  「什麼鴛鴦天鵝浴?」
  「妳問他阿」,姐姐笑了出來,
  「大色鬼,什麼鴛鴦天鵝浴?」
  這時我想女友已經不介意才對於是說:「跟老婆妳洗鴛鴦浴阿,跟寶貝姐姐洗天鵝浴」
  「你倒是蠻會享受的喔」
     我看著已經笑得花枝亂顫的姐姐說:「還不都要謝謝老婆跟寶貝讓我享受」
 「看你油嘴滑舌的」,在甜言蜜語下,女友在身前幫我抹了沐浴乳,而姐姐在身後貼著我,用她柔軟乳房搓著我的背,這時我用手把女友拉了過來抱住,剛剛手臂感受到的兩對軟柔,現在已經前胸後背的享受了,齊人之福啊!而女友害羞的嬌嗔了一下推開了我然後幫我洗澡,而姐姐則雙手環過洗著我的肉棒,
  「妹,不知道今天肉棒能不能滿足我們兩個人」
  「姐,妳說這幹嘛啦」
  「誰叫平常妳老愛說男友是妳遇到讓妳最滿足的男人,要不是妳一直說,害我也陷下去」
  「妳自己以前不是也一樣老愛跟我這樣說,害人家…害人家…」
  「呵…害妳也享受了是嗎?」
   「姐妳幹嘛說出來啦!不準再說」
  我聽到這對話,發現這其中似乎有些怪怪的:「什麼享受」
  姐姐說:「沒有啦!那是很久的事情了」
  「說說看吧」,「那你會介意的囉,除非你發誓不會我才說」
  「姐,不要說啦」,「我發誓不會,就說吧」

(四)我的地獄
  姐姐簡單的說,因為姐妹兩個感情很好,在家裡買新房子後兩姐妹搬進來,而父母仍住在舊的房子距離就在附近,因為無話不說,所以連跟男友做愛的事情也會講,那時女友剛跟第二任男友分手,而姐姐正跟她男友打得火熱,經常帶回家來做愛,因為兩姐妹彼此沒有什麼禁忌,所以姐姐跟男友做愛時也不會顧慮的狂浪淫蕩的吟叫,而女友有時因為還惦記著前男友,所以看到姐姐那樣恩愛就經常哭,有次因為姐姐的男友看到妹妹哭就安慰著妹妹,讓妹妹產生了心靈的寄託,之後姐姐在跟她男友做愛時,妹妹偶爾會因為姐姐沒鎖門不小心闖入,過了幾個月後,姐姐一次重感冒時妹妹就在房間陪著姐姐睡覺,而姐姐男友也提著補品讓姐姐補身子,那次讓妹妹覺得這男人好會照顧人,而姐姐跟妹妹說,妹妹很久沒有男人了,要不要跟她男友做一次,而他男人也很久沒有做愛了,妹妹在一種奇怪的崇拜心理下答應了,因此發生關係了,但並沒有維持很久就結束了。
  我聽了血脈噴張,沒想到一向保守的女友居然已經被開發過了,女友這時表情害羞又想哭,我趕緊說,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不會介意,
  姐說:「你當然不會介意阿,因為你現在可以一次上我們兩個,還介意什麼」
  我說:「好…有兩個姐妹花當然不介意阿」
  畢竟女友真的很乖,也不想有陰影,但會接受這樣也出乎我意料,或許之後可以繼續開發下去,姐姐握著肉棒說:「肉棒好像很喜歡聽淫蕩的對話喔!比剛剛更硬了,該不會…」,真是糟糕想到這麼乖的女友居然有這麼淫蕩的過去,今晚怎麼可以放過這兩個姐妹,而自己也因為過去有女友以外的女人,當然也不苛責女友那樣的過去。
  聽了血脈噴張的過去,肉棒已經無法控制的失心瘋了,在浴室裡面將女友轉過去,讓姐姐把我的肉棒扶好,我的手拉著女友的腰進入女友已經泛濫的小穴中,姐姐說:「男人果然是這樣的動物」,然而我無心在聽姐姐的話,把姐姐也拉到前面讓他跟女友一樣的姿勢,一邊幹著女友一邊用手挖姐姐的小穴,兩姐妹一起呻吟了起來,
  姐姐說:「老公,你好壞喔,人家也要肉棒幹」
  「乖寶貝,老公先懲罰一下老婆過去好淫蕩之後再幹寶貝」
  「但是人家的小穴在客廳時已經受不了了」
  「剛剛在客廳已經幹過寶貝了,先讓老婆爽一下」
  於是又加快力道的幹著以前就玩過3P的淫蕩女友,而挖姐姐小穴的力道又減輕,讓姐姐屁股一直的扭動不停,女友似乎還處在不知道這件事情對我的影響,所以一直不敢叫太大聲只是不停的呻吟著,而雖然自己本身不在意女友的過去,但是又更大力的撞擊女友小穴,似乎要去證明自己跟肉棒才是女友最愛,忽略了女友當時的心情,轉了一念後跟女友說:「老婆,公要你跟我之前一樣愛愛的樣子,妳才是公的最愛」,女友終於回應了肉棒帶來的快感,原來女友在這種羞愧下已經達到了高潮,根本已經站不住
  「公…讓婆…婆休息…一下,婆剛…剛剛已…經高潮…了」
  姐姐聽到後說:「老公…那換…幹我了…小穴…好想要…要肉棒」
  但我卻沒有停下來,反而雙手扶住女友又更大力的挺入,
  「老…公已…經不…行了高潮…第二次了」
  「那就再來一次吧」我粗魯的不停進出,女友已經從站姿慢慢的變成跪姿,而被我忽略的姐姐撫弄著女友的胸部,不一會女友到達了她第一次的連續三次高潮,事後回想,這男人的醋意跟意氣用事果真會爆走,而看女友氣喘籲籲的樣子,我讓她躺在浴缸中休息,轉向姐姐。
  「沒想到寶貝姐姐有這麼淫蕩」
  「老公你很壞耶」
  「過來跪在浴缸邊,一邊玩妹妹乳房,一邊讓老公幹小穴」
  「老公你怎麼這麼可惡」,姐姐就跪在浴缸邊,而我則讓肉棒稍事休息十秒,再大力的一次挺進姐姐的小穴,
  姐姐悶啊的一聲:「不要這麼大力」
  「寶貝小穴也很緊喔」
  「人家…跟妹…妹一樣才…交過二…個男友」
  「不是經常做愛嗎」
  「不常做…愛」
  「那以前多久做愛一次」
  「一個…月一…兩次」
  「那以後老公每天來幹妳跟妹妹好不好」
  「好…好老公…每天幹…我跟妹…妹」
  「那要妹妹跟姐姐誰要老公多幹一點」
  「當然…是…姐姐…」
  「要多幹姐姐的話要先讓老公射在小穴裡面喔」
  「好老公…射裡…面射…裡面」
  我大力抓著姐姐的乳房,姐姐的淫蕩叫聲讓我蠻驚訝的,這叫聲就像是小女孩很溫柔依人,聲調細細的又高高低低的,似乎怕被發現很淫蕩,但是又不停的說著淫蕩的話,
  「小穴…有沒有滿…足老公,寶貝兩星期都沒有慰慰…就是想等…老公來幹」
  「寶貝這麼乖嗎?那跨年那次好像不是這樣」
  「那是…因…為老公很…好…玩」
  聽到這句話,我把姐姐翻了過來,就像跨年那次沒有進去小穴時一樣的說
  「那上次不是不想老公進去」
  「那時…候寶…貝很想…阿誰…知道老…公真…的不…進來」
  「那是我會錯意囉」
  「人家…都故…意在上面…讓肉…棒進…去了怎麼還…會不…讓你…進來」
  原來是這樣阿,於是了卻了當時所有的問題,便大力的進出姐姐的小穴,這時女友已經恢復元氣,從浴缸起身後跪在地上吸著姐姐的胸部,
   「你們姐妹兩個常這樣嗎?」
  姐姐說:「沒男…友…陪時…就…會互相慰慰」
  原來兩姐妹感情是好到這樣的地步,完全無法從女友身上得知,錯過太久了
  「公再幹…進來…一點…小…穴想被…頂到…底」,姐姐一邊講一邊還玩著女友的乳房,於是將姐姐的雙腳擡高,讓小穴一覽無遺
  「寶貝的小穴看得好清楚,原來還是這麼粉紅!」
  「公……公公人…家啊……啊」,姐姐已經無法完整的說出話了,看這樣子應該快高潮了,於是我加快了肉棒的速度,而一邊是女友舔著姐姐胸部另一邊晃動的胸部則快速的上下擺動,
  「要射小穴嗎?」
  「要…要公…快給……啊……」,在姐姐高潮之後,又進出了十多下後,我便把女友拉過來射精在女友的嘴中,而女友仔細的清理完我悶了一星期的量後,用嘴巴含住回頭將精液傳給姐姐,原本在A片裡面的情節真實在眼前上演,看著兩姐妹接吻的樣子,精液在兩姐妹的舌頭上傳來傳去,滾來滾去,然後吞了下去,一瞬間真的…低估了女友也低估了姐姐。
  姐姐起身來蹲著,又幫我口交了一下:「公,寶貝表現得怎樣?有沒有輸給妹妹?哇…肉棒還挺著」
  「妹妹太放不開了,以後不會提以前的事情」
  女友說:「謝謝公公」
  姐姐接著說:「那公公等等可以再來一次嗎?到房間裡面」
  於是三個人說說笑笑的洗了個澡,洗好後而女友先吹頭髮,姐姐進去了房間衣櫃拿了兩件衣服出來,然後要我把擦乾後把去房間等她們,我到了姐姐房間第一次躺在女友姐姐的床上,不一會姐姐跟女友穿著性感滿點的情趣內衣進來,兩個姐妹一起說:「老公,我們可以幫你服務嗎?」,聽到這種話,整隻肉棒瞬間從軟弱無力在一秒間甦醒。

(五)過去,無關緊要
  面對著兩姐妹的服侍,大概是每個人都想要的,而每個人對於接受過去這種事情有時又會難以面對,雖然身體很誠實的享受著這樣的天堂感覺,心裡面卻有一種在地獄的感覺,跳脫出來的是要珍惜當下,過去,無關緊要了。
  跟兩姐妹在房裡奮戰後,妹妹先睡了,姐姐則抱著我撒嬌,我對於姐妹倆的過去仍很感興趣,姐姐一開始不願意多說什麼,但是在我再三的保證下,便娓娓的向我敘述了過去的事情。
  那時姐姐正是重感冒的時候,妹妹還在唸書放寒假,而重感冒的原因是因為跟男友做完愛後累癱了沒有蓋棉被所引起的。而妹妹當時跟男友分手一個多月,聽到姐姐在做愛時也偶爾偷偷的在門外面偷看,讓妹妹經常會想起不少的事情,而姐姐重感冒後妹妹則照顧著姐姐,姐姐男友也幾乎每天都帶著補品來給姐姐。
  過了幾天,姐姐問男友說:「這麼久沒做愛會想嗎?」
  男友:「當然會啊!等妳的病好了後我們再好好的做愛吧!」
  「不要!我們現在來做愛吧!我也好想。」
  「不要任性,看妳發燒到39度了,別勉強了。」
  「嗚……」
  「傻瓜喔∼∼哭什麼?」
  「可是……」
  「乖啦!」
  「那叫妹妹跟妳做愛好不好?」
  「叫妹妹跟我做愛?」
  「嗯……妹妹對你也有好感,我也不想你亂找人愛愛。」
  「妳妹這麼保守,哪會答應。」
  「會啦!」
  當姐姐男友離去時,姐姐便跟妹妹說:「妹,姐姐想拜託妳跟我男友做愛一次好嗎?」
  「姐∼∼妳在說什麼啊!」
  「妹,妳對他也蠻喜歡的不是嗎?」
  「但是也不能做愛吧?」
  「那就說定了。」
  「我還沒答應耶!」
  「妳心裡很想不是嗎?」
  「哪有!」
  「那幹嘛每次都偷看我們愛愛?還會自己慰慰。」
  「厚∼∼姐幹嘛說這個?」
  「反正妳也很久沒男人了,幫姐個忙吧!」
  「我考慮一下好嗎?」
  「那就明天吧!」
  「明天?這麼快,我沒準備耶!」
  「嗯∼∼明天他來的時候,妳先去洗澡,在浴室等他吧,我會要他進去。」
  「那妳呢?」
  「我在房間啊!」
  「那我應該做什麼?」
  「在浴室跟他一起洗澡吧!如果妳不喜歡的話,走出浴室就好了。」
  「喔……他不會射在裡面吧?」
  「不會,我會跟他說的。」
  「可是我會怕。」
  「不用勉強。」
  「嗯,好吧!」
  於是姐姐用電話跟她男友說定,她男友當然已經想很久了,滿口答應明天會帶好料的來訪。
  隔天,姐姐已經稍微退燒了,晚上男友來訪,姐姐便叫妹妹先去浴室洗澡,開門後要她男友把東西放好,再三交代不要勉強妹妹之後,便叫他去浴室敲門。男友敲了幾下都沒反應,回頭看姐姐,姐姐示意他轉動門把進去,男友轉動了門把,在半掩的浴室門上又敲了幾下,妹妹回過頭來點了點頭,男友便走了進去:「哈囉!」
  「嗯。」妹妹很害羞的依然背對著姐姐的男友,而男友走了過去,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啊……你……」妹妹雖然有點吃驚,但也在意料之中。
  「妹,妳身材很好。」
  「謝……謝謝……」
  藏在裡面的肉棒撐住內褲頂起一個大包,在脫下後硬挺著樣子讓妹妹回過頭去不敢再看,姐姐的男友(以下用銘峰代表)便走過去試探的抱著妹妹,而妹妹則僵硬的繼續洗澡。
  「妳的皮膚好滑喔!」
  「那是沐浴乳的關係。」
  「不是啦!這邊沒沐浴乳啊!」
  「喔∼∼謝謝稱讚。」
  「呵呵。」銘峰更大膽地把妹妹抱進懷裡,用硬挺的肉棒抵住妹妹的小屁股左右動著。
  「不要這樣,好癢∼∼」
  「那要怎樣才不癢?」
  「就好好洗澡啊!」
  「那幫我洗。」
  「你自己洗啦!」
  「呵呵。」銘峰順手向上開始搓揉著妹妹的雙乳:「好柔軟的胸部!」
  「不要這樣啦!姐姐在外面耶!」雖然這樣說,但這是姐姐應允的。
  而銘峰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雙手繼續玩弄著乳房,然後又輕輕的撫摸乳頭,妹妹已經被挑逗出慾望來了,開始小聲的輕吟:「這樣不可以……不要這樣……」
  「好妹妹,哥今天想滿足妳。」
  「人家……」
  「妹妹平常都偷看我們做愛,有沒有偷偷自己來?」
  「討厭耶!幹嘛說這個?」
  「哥也很想疼妳喔!放輕鬆,轉過來幫我洗。」於是妹妹低著頭轉了過去,看著粗壯的肉棒。銘峰說:「肉棒已經為妳這麼硬了,先幫我洗肉棒。」妹妹擠了一些沐浴乳在手上,握著肉棒開始搓揉,而銘峰則是不停地玩著妹妹的雙乳。
  「之前看到妳的胸部不小,果然揉起來觸感很好,很有彈性。」銘峰說著,妹妹又更害羞了:「你是不是都經常偷看我?」
  「嗯∼∼因為妳在家都穿很清涼,有時候妳在洗澡的時候,我來這邊都會偷看一下妳洗澡。」
  「啊……你怎麼這麼色?都有姐姐了還偷看我。」
  「妳也偷看我不是嗎?」
  「那是因為……因為……」
  妹妹漸漸地習慣了眼前的男人存在,兩人互動也開始多起來了,因為平常就很熟,所以一開始破冰後就沒有像剛開始的拘束。銘峰說:「來,幫我沖水。」妹妹轉過身去,拿蓮蓬頭開水後沖洗著銘峰的肉棒:「你的棒棒好粗。」
  「嗯,我的長度算一般,不過是比一般人粗一些,等等沖完可以看看妹妹的嘴有沒有辦法含進去喔!」
  「這麼大,哪有可能?」
  沖完水後銘峰坐在浴缸邊,拉著妹妹的手示意要她蹲下:「來,試試看。」
  「我不行啦!太大了。」
  「沒關係,就試試看。」
  妹妹蹲下後,用手握住肉棒慢慢地上下套弄,心裡猶豫著要不要含,便擡起頭看了一下銘峰,銘峰微笑著點了點頭,用手輕推著妹妹的頭讓她的小嘴碰觸著肉棒,而妹妹還是一直的猶豫著。
  銘峰又輕弄著妹妹的耳朵:「不要含進去也沒關係,肉棒想讓妹妹的舌頭舔一下。」妹妹伸出舌頭開始舔起龜頭畫著圈,然後用嘴吸住龜頭,再從龜頭往下舔到睪丸:「這邊也好大喔!」
  銘峰看著妹妹說:「那吃得進去嗎?」妹妹張大口吞入了一顆含在嘴中,然後眼睛看向姐姐的男友,似乎在說她可以含得住。「那兩顆呢?」銘峰又說,妹妹吐出了嘴裡含住的睪丸,嘗試著要含進兩顆,左含又含還是無法都含進去,妹妹笑了出來:「根本就沒辦法,還叫我試。」
  「可以的啦!妹的嘴嘴這樣張開一定可以吞下肉棒的。」
  於是妹妹的嘴向上輕舔了幾下龜頭後,眼睛又向上看了姐姐的男友一下,就直接把姐姐男友的肉棒吞了進去。「嗚……」女友把嘴中的肉棒吐了出來:「真的好粗喔!」
  「呵呵,把頭髮撥開,我想看妹妹吃肉棒的樣子。」
  「你好壞耶!」說完,女友閉上眼睛吞吐著姐姐男友的肉棒,另外一隻手則撫摸著睪丸,而姐姐男友看著女友說:「喜不喜歡肉棒?」女友點了點頭,大力吸吮著肉棒。
  「用說的,喜不喜歡肉棒?」
  女友把肉棒吐了出來:「喜歡。」然後又繼續口交。而姐姐男友的手再去揉著女友堅挺的乳房,又用食指挑著女友的敏感乳頭,把女友逗得「哼哼啊啊」。
  「妹妹喜歡這樣嗎?小穴是不是也濕了?」銘峰問道,含著肉棒的女友點點頭。「等等幫妹妹舔小穴好嗎?」銘峰說,女友這時卻搖了搖頭。「為什麼不要啊?」銘峰奇怪道,「因為不想在浴室。」女友把肉棒吐了出來說。
  「那等等洗好我們到房間,幫妹妹舔穴穴好嗎?」
  「可是……」
  「沒關係,姐姐知道的。姐姐已經先去睡了,等等會到妹妹房間來。」
  「好……好吧……」見妹妹答應了,姐姐的男友便要妹妹起身沖澡,然後先去吹頭髮,讓他也洗個澡。
  妹妹吹好頭髮後穿上睡衣,進入姐姐的房間看到姐姐已經睡了,搖了搖姐姐沒反應,應該是吃感冒藥後沈睡了,便回去自己的房間。而姐姐的男友洗完澡後便往妹妹的房間走去,看見妹妹躺在床上,便鑽入棉被吻起妹妹來了,而妹妹在剛剛的前戲下放下了羞恥的感覺,熱情地回應著姐姐男友的吻。
  姐姐男友直接把手探入女友的私密森林挑逗著陰蒂,妹妹開始小聲淫叫了,而姐姐男友把棉被掀開,將女友的衣服掀起:「沒穿小褲褲喔!」
  「你很壞耶!那我穿上好了。」
  「穿上就很難舔小穴了。」銘峰說完,伸出舌頭便直接攻擊濕答答的小穴,「啊……啊……」女友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理性了,用雙手抓著姐姐男友的頭。
  「把腳張開一點。」銘峰說,女友聽話地把腳張得開開,整個小穴都暴露在姐姐男友的視線中,「好淫蕩的小穴,水水好清甜。」銘峰邊舔邊讚歎著。
  「人家想要……人家想要……」
  「想要什麼?」
  「想要吃肉棒。」
  於是兩個人換成69式,女友已經把壓抑許久的慾望釋放出來:「哥,等等會疼妹妹嗎?」
  「妹,哥今天一整晚都會疼妳。」
  「但是哥的好粗,妹妹怕痛。」
  「哥會溫柔的對妹妹。」
  於是姐姐男友把女友轉正,在上面把女友的腿向兩旁拉開,把已經挺立一小時的肉棒在女友的小穴前面磨擦後,慢慢地頂進去,「哥,好粗,慢點……」女友有點受不了了,於是姐姐男友緩慢地進入。
  女友的小穴原本就很緊,到我第一次跟女友做愛時也覺得她的小穴真的非常緊,是天生的名器吧,因此肉棒進去小穴時,會感覺到小穴不停地咬著肉棒。而姐姐男友在這麼久的刺激下,就快要無法把持住射精的衝動,而且又在自己女友的家裡幹她妹妹,加上心裡面早就想要吃掉女友的妹妹,無法忍受這樣的刺激後就急著拔出來,射了女友整身。
  銘峰尷尬的笑著對女友說:「妹妹,妳的小穴太緊了,沒想到我變成三秒男了。」女友聽了之後笑了一下:「沒關係,但是等等不可以這樣了。」說完女友把身上的精液用手指沾了一些起來,挑逗著姐姐男友含入嘴中。
  在姐姐男友拿衛生紙擦掉其它的精液後,女友坐起身來把姐姐男友的肉棒舔乾淨:「不知道肉棒會需要多久才能再硬起來?」

(六)當下才是現實(完結篇)
  其實姐妹兩個都會分享性愛的事情,沒有對象的時候兩姐妹也會一起互玩,就是所謂的蕾絲邊。當然這也是跟姐姐做愛後,女友才跟我說這些,而會分享男友也不是每一次都會分享,分享的條件列出了一大堆,比如說跟對方男友都互有好感或是姐姐或妹妹一方想要,所以也不是每個交的男友都有享受過兩姐妹的身體,能享受到的人除了我之外,女友說只有兩個。
  於是我在跟女友做愛後問了這些事情,怎麼只有兩個?因為就姐姐交的男友外型都不錯的感覺,女友說一個都是因為她空窗期很久,然後那時對方又很會逗她,所以才答應;而另外一個是姐姐希望她能答應的,其他有幾個是有感覺但是都不是很喜歡,後面就略過了。
  前些日子又是跨年夜,一年來跟這兩姐妹的關係就維持著一起出去玩,一起做愛,但偶爾一些日子,還是單純的跟女友到汽車旅館進行兩個人的約會,但是要是讓姐姐知道的時候,就要找一天單獨跟姐姐約會。
  姐妹倆有時候會因為這樣吵架,當然我就是最可憐的人,去女友那邊,就叫我去找姐姐,哄了老半天還是把我趕出去房間;而去找姐姐的時候,姐姐也不願意收留我,要我去找女友。兩姐妹鬧起彆扭來的時候,我只能拿著棉被獨自的睡在客廳,說是天堂也是地獄。
  最後在姐姐交了個男友後,這情況有一兩個月就不復見,也回復到單一的性對象,只是姐姐卻在前陣子跟對方分手了!
  我對姐姐說:「對方對妳很好耶,每個星期都帶妳去玩,又四處吃美食。」
  姐姐:「我才不希罕。」
  「但是我覺得我自己都做不到這樣的事情啊!」
  「我一點也不在意。」
  「喔∼∼是吵架了?還是什麼事情鬧僵了?」
  「嗯,因為性生活等於零。」
  「怎麼可能!?姐的身材跟技巧都是一等一的,不可能啊!」
  姐姐嘆了口氣:「因為他硬不起來,連進來都進不來。」
  「誰看到姐不會血脈賁張?」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雖然是還算標準,但是都半軟不硬的,也口交了,也硬擠進來了,但是就是像一個大軟糖一樣。又沒幾下就射了,連想要假裝高潮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用他很會顫抖的手指高潮,比我的按摩棒還要糟糕。而且交往了快三個月了,就算是一起洗澡或是上床或是做愛,次數都數得出來。」
  我停下了不說話,姐姐很喜歡這個男友,但是兩個人卻被性生活不協調所困擾,最後姐姐在交往了近三個月後選擇了分手,而分手後男方挽回了姐姐一小段時間,最後在姐姐說她已經有別的對象之後黯然消失。
  電視的聲音填滿了我跟姐姐沈默的客廳,我心裡不知道要怎麼安慰姐姐,畢竟因為這種事情分手要我也說不上嘴。電視不斷地播演著好笑的肥皂劇,但是我跟姐姐卻都沒有笑出來,直到妹妹下班買了晚餐回來,才打破了這樣的僵局,姐姐要我不要放在心上,她是覺得可惜但不會鑽牛角尖。
  吃完晚餐又看了一些電視劇後,我起身去洗澡,而姐姐隨後跟了進來,我問道:「妹妹知道妳要跟我一起洗澡嗎?」雖然知道姐姐已經跟女友說過分手的事情,但跟姐姐一起洗澡也是兩三個月前的事情了。
  姐姐:「就算我不說,她也不會反對的。」
   我說:「嗯,那……」
  「那什麼?今晚要先滿足我才能跟妹妹做愛。」
  「照姐這樣,可能今晚我就算來三次也滿足不了。」
  「說這什麼話!欠扁喔?」
  「好啦,姐幹嘛這麼兇,我幫姐姐脫衣服吧!」
  我將站在面前的姐姐外衣脫下,看到了微微的草莓痕跡,但卻沒有點破的繼續幫姐姐解下了胸罩,許久不見的堅挺的雙乳聳立在我的眼前,姐姐問說:「有沒有想念我的胸部呢?大色狼。」我則回嘴:「那姐姐的嘴嘴跟小穴有想念我的肉棒嗎?」
  「說什麼呢!誰會想啊?」接著除掉了身上的衣物,開起了水龍頭,抹上了沐浴乳,姐姐的嘴便吻了上來,手不斷地搓洗著肉棒,而我則繞到姐姐的身後,從後面清洗著姐姐的小穴。姐姐迫不及待地拿水龍頭沖掉附著在我們身上的沐浴乳,把馬桶蓋蓋上後要我坐著,便讓肉棒長驅直入的插進小穴。
  兩三個月沒有好好做愛的小穴讓我感覺很緊實,雖然身上有許多剛剛沖洗留下的水,卻依然的感覺到姐姐小穴流出來的蜜汁。姐姐慾求不滿大力的起伏,淫叫聲肆無忌憚的充滿整間房屋,女友似乎聽到了聲音走進了浴室,姐姐突然的掩起面來要妹妹不要看,先出去,但是又停下了動作起身,拿起水龍頭沖了一下,就哭著走回她的房間,而我跟女友兩個人就呆著在浴室中。
  跟女友討論後,覺得姐姐這次的對象是她遇到最好的對象,但是卻就在姐姐最在乎的那個點出了問題,於是女友要我到姐姐房間安慰她,但是我說我不知道這種情況要怎麼安慰,如果是對方太花心或是對方對姐姐不好這種事情,還比較好說,可是對這種事情完全沒輒。
  但我還是硬著頭皮走入了姐姐的房間,姐姐躲在棉被中一直的哭泣著,而我只輕輕摸著姐姐的頭。就這樣過了一個小時之後,姐姐終於停止了哭泣,要我別笑她這樣,我說:「這就是姐姐的愛情,沒有什麼值得可笑的。」
  而心理還是很混亂的姐姐似乎又放下了剛剛的事情,手探到了我軟弱的肉棒上:「他的就像你現在這樣,大大的但是軟軟的,就只有這麼硬,怎麼做愛?」我著實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一樣輕輕撫弄著姐姐的頭髮。
  姐姐的嘴朝著肉棒含了上來,舔弄著我的肉棒,軟軟的肉棒很快地在姐姐的口中硬了起來,姐姐又說:「你的只要含不到一分鐘就可以硬了,我含了他的肉棒快二十分鐘都硬不起來。」姐姐隨後要我躺了下來,嘴中不斷地吸舔著我的肉棒,似乎在發洩自己的情緒一般,拉著我的手揉她的乳房,而我也漸漸地開始挑逗著姐姐,雖然我覺得姐姐今天根本就不是打算要跟我做愛。
  我把姐姐轉了過來,兩個人呈現著69的姿勢舔著姐姐小蜜穴,一邊舔一邊也用手指頭輕捏小豆豆,姐姐輕聲哼了起來,手不斷地套弄著我硬挺的肉棒,再轉過身來就在上面讓肉棒進入小穴中。把肉棒都埋沒在小穴後,姐姐停下了所有動作,感受著許久沒感受到的硬挺肉棒,而我感覺到潮濕又溫暖的小穴緊密包覆著肉棒。
  姐姐把速度放慢了許多,輕搖著腰讓肉棒不斷地摩擦到小穴最頂部:「好舒服啊,大色狼。」
   「姐姐喜歡嗎?」
  「還算差強人意,不是很喜歡。」
  我頂了一下:「那是不是要用力頂才喜歡?」
  「不要頂,我想慢慢玩一下,好久沒有這樣了。」
  「姐小穴好緊,夾得好舒服。」
  「有沒有喜歡跟我做愛?」
  「當然喜歡。」
  「那我跟妹妹誰比較棒?」
  「當然是姐姐棒!我好想可以經常幹姐姐的小穴。」
  「那前陣子我交男友的時候,你怎麼不主動一點來找我?」
  「因為姐姐拒絕了好多次。」
  「那是因為我不想對不起這個男友啊!」
  「對啊,所以後來我都沒問了。」
  「你哪沒有問!看電視的時候不是都在亂摸,摸完了還不上我。不上我就算了,還去跟妹妹做愛。」
  「因為每次摸姐都被姐罵啊!」
  「才唸幾句就退縮了?我會讓你摸就是想要跟你做愛了。」
  「但又不是每個人都這樣啊!」
  「說這麼多,你這個負心漢,上了我又要上妹妹,上了妹妹又要上我。」
  「……」
  「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跟我男友分手!」
  「我?我怎麼了?」
  「快道歉!」
  「對……對不起……」
  「還有呢?」
  「對不起姐姐的嘴。」
   「幹嘛對不起我的嘴?」
  「那對不起姐的小穴。」
  「居然頂嘴,看我怎麼對付你!」說完姐姐搖起了小馬達,「噗哧、噗哧」的水聲不斷地從交合的地方發出來。
  姐姐淫叫了起來:「好棒!好舒服!今天一整晚你都要不斷地幹我小穴。」
  「姐的小穴好騷,這麼多水流出來了。」
  「是啊!妹妹的小穴沒我這麼多水水。」
  「嗯……跟姐做愛真的比妹妹舒服。」
  「快點幹我,用力地佔有我,快要高潮了。」很久沒做愛的小穴讓姐姐很快的就高潮了。
  姐姐高潮後便趴在我身上,但我卻沒有停止的繼續攻擊著很敏感的小穴,姐姐一邊浪叫一邊說著:「不……不要了,快點停下來,我受不了了……」小穴不斷地收縮,而姐姐也不斷地想要離開我的身體,但我大力地抱著姐姐不斷衝刺。
  「第……二……次了……我承……受不……住了……饒……饒了……我……拜託……拜……託……」
  不讓姐姐休息的我感覺到肉棒已經快到了頂點:「我想射在姐的小穴裡。」
  「不……行……不可……以……」
  「射了……射了……小穴滿了!」
  「啊……啊……好……好熱……」
  射在姐姐的小穴後,肉棒留在姐姐的小穴中,混雜著兩個人的喘息聲,我抱著姐姐說:「姐今天真的很不一樣,很敏感又很蕩。」
  姐姐喘著氣說:「好久沒有連續的高潮了,好累。這幾天是危險期,你又射在裡面,如果有了你要娶我!」
  「那這樣妹妹呢?」
  「你只能娶一個,不要管妹妹了。」
  「那姐會願意嫁給我啊?」
  「我還是喜歡會讓我高潮的肉棒。」
  「是只有喜歡肉棒而已啊?」
  「不然你以為我多愛你喔?」
  「那我還是娶妹妹了。」
  「廢話,你不娶我妹,以後怎麼跟我做愛?」
  「啊?什麼意思?」
  「你要是跟妹妹分手,我當然也不會再允許你跟我做愛啊!這都不懂喔?」
  「我知道啦,我還以為……」
  「好啦,我要起來沖一下了。」
  「等等,拿衛生紙一下。」
  在門外的女友遞了衛生紙過來,順便巴了一下我的頭:「你還真敢說喔!要娶我又想娶我姐,你是想要娶誰?」
  「哎喲!幹嘛說這個?」
  姐姐拿衛生紙擦拭了一下,露出邪惡的微笑說:「我的好老公慢慢解釋吧!我在浴室等你洗鴛鴦浴喔!以後你跟妹妹洗天鵝浴。」
  妹妹聽到這話,又大力地巴了我的頭兩下:「你這個負心漢,叫你安慰一下姐姐,倒是安慰到射在小穴裡面了。」
  「哎喲,妹妹妳叫我來的耶!」
  「我可沒有叫你射在小穴,你沒聽姐姐說不行射裡面嗎?你還射裡面!」
  看來我今天有些裡外不是人了,女友又吃起醋來,眼下想不出什麼辦法,只好硬拉抗拒著的女友上床。呼叫剛休息一小段時間的小鳥快點變成大鵰,撥開女友的小褲褲後,直挺的進入濕答答的小穴。
  「妹妹,怎麼吃醋吃這麼大,但是小穴又這樣濕?」
  「要你管!不要進來我的小穴,快出去。」
  「但是小穴為什麼這麼濕?」
  女友剛剛全程的在門外看著我從安慰姐姐到與姐姐做愛,早就已經受不了身體的慾望,於是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讓女友感受她熟悉的身體以及味道,一邊做愛一邊小聲的在女友耳邊哄著:「姐姐現在情況不一樣啊,我剛剛也想要拔出來射在外面,但是快射出來的時候,我有跟姐說,只是姐小穴黏著肉棒啊!姐那麼愛被射在裡面,怎麼會想要我拔出來對吧?」
  「一些歪理。」女友不太吃吵架時做愛就等於和好這一套,但這次女友也知道狀況不太一樣,倒也沒有說太多什麼。
  滿足了女友後,我走出浴室,看著在梳妝台吹頭髮的姐姐,她說:「等等記得決定要娶誰囉!」
  妹妹又抗議:「姐!你又不愛他,他當然要娶的是我。」
  姐姐似乎放下了剛剛的混亂心情:「妹,我也很愛你男友啊!他的肉棒又這麼能滿足我的話,當然我也想喔!」
  「姐!借妳做愛可以,但是沒有更多了!」
  「好啦!虧妳兩句就生氣,當初妳跟我男友做愛的時候勒,也是老公老公的叫!也是讓他們射裡面啊!」
  「妳自己不是一樣嗎?」
  我在旁邊苦笑了起來,這兩個小妮子吵起架來好像我不在場一般,連之前我沒參與過的都拿出來說。
  女友接著姐姐的話說:「至少我都是安全期才讓他們射裡面啊!妳是危險期耶!」
  「我騙妳的啦!就知道妳愛吃醋故意說的!」
  我識相的離開兩人的戰場,聽下去不知道又扯出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走到浴室沖完澡後再走回來,沒想到兩姐妹還在吵,女友又拋出:「之前我前男友來都先讓你用耶!每次我都第二次。」
  姐接著反駁:「第二次比較久,妳才能有完整的高潮啊!不曉得我用心良苦嗎?」
  「屁啦!妳這個蕩婦。」
  「妹,妳也很淫蕩的喔!妳忘記妳之前每次都要吃我某任男友的精液才願意罷休嗎?」
  「姐,不是這樣吧?明明是妳要我先讓他射在嘴裡再傳給妳吃掉,我哪有每次吃?吃的都是妳。」
  我的天啊!這兩個小妞已經巨細靡遺的把過去的做愛過程都翻出來吵了,雖然這些女友都告訴過我,而我也表示不會放在心上,畢竟她們雖然會分享自己的男友,但實際上兩姐妹交過的男友並不多,但是交往時間都算蠻長的,自然在這種長時間的交往會有更多不同的做愛過程是淫但不亂。
  我終於插嘴了說:「其實聽你們這種鹹濕的對話,不要再管過去也別再計較什麼了,我肉棒又硬了,可以讓火辣的姐姐跟清純的妹妹一起服伺我的肉棒嗎?反正明天放假,我想今晚不要睡覺了,要重溫兩個好姐妹天衣無縫的伺候。」
  兩姐妹一起笑了出來也一起說:「好老公,先決定你要娶誰。」

                【完】






















0.012154102325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