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乃木坂春香的婚前H指導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     ***     ***

  「春香,我是媽……媽媽,呃……今天你帶……唔……裕人回來……有些婚
前的事……事情交待一下。」

  正陪著綾瀨裕人逛街的乃木春香突然接到了母親乃木秋穗的電話,覺得
電話中母親的聲音有些古怪,伴隨著間斷的呻吟喘息,不由問道:「媽媽,你沒
事吧?」

  「沒……沒事……有些小感冒而已……啊……」

  然而事實的真相可不是什麼感冒,在乃木大宅中,打電話的秋穗一手拿著
電話,一手支在梳妝台上,鏡子中的她渾身赤裸,眼中滿是情欲,正承受著身后
一名癡肥男子的奸淫,一對美乳被用力搓揉成各種形狀,巨大的肉棒在她的蜜穴
里吞吐不停,滴滴淫液濺落一地。

  這名胖子叫做豬口太郎,原本只是這個世界中的一個鹹魚龍套,白城學院中
的一個籍籍無名的學生,對于和他一樣平凡的綾瀨裕人居然能夠獲得校園女神的
親睞,內心充滿了嫉妒。也許就是這股烈的妒意,竟然讓他意外的獲得了異界
淫魔神的傳承,驟然獲得大力量的他發誓要讓過去瞧不起他的女人全都成為他
胯下的淫亂性奴隸。

  正好他的父親是乃木家的園丁,利用這個機會,他成功的獲得來此打工的
機會,借機使用淫魔神的力量催眠的乃木家的女主人,黑暗的欲望終于開始了
……

  …………

  「媽媽,我回來了。」

  「進來。」

  當乃木春香拉著綾瀨裕人推開門的時候,竟然看見自己的母親赤身裸體像
一條母狗一樣的趴在地上,一個面目猥瑣醜陋的胖子在母親身后不斷聳動著身體,
發出嘖嘖的聲響。就在她正要張嘴驚叫的時候,只見那個胖子眼中閃過一道紅光,
她和裕人好像都忘記了什麼似的搖了搖頭,接著春香平靜的問道:「媽媽,他是
誰啊?」

  「哦……你們可以叫他豬口主人,是一名性愛指導師,專門為夫妻間進行性
……性愛指導……呃……我和你爸爸就……就是靠主人的指導才婚約……啊…
…婚約美滿的……你們快要結婚了,所……所以需要主人的指導……啊啊……」

  秋穗一邊呻吟一邊說道,完全沒有發現自己的介紹有多麼的淫亂變態,居然
還在此時達到了高潮,整個身體痙攣抽搐著,大量的淫液從蜜穴中噴灑而出。看
見這一幕的秋香覺得渾身燥熱,私處傳來了潮濕感,而裕人的褲襠亦同時鼓起了
一個大包。

  「原來如此,太感謝豬口主人了,快幫我做性愛指導吧。」

  春香的臉上露出了解和欣喜的表情,根本沒有意識到事情是多麼的不合理。

  望著無知的少女,豬口太郎吞了吞口水,將大肉棒從癱軟的秋穗體內抽出,
就這麼袒露著站了起來,問道:「春香,你還是處女嗎?」

  這個問題讓春香感到了一絲羞恥,面若桃花的望了身邊的愛侶裕人一樣,卻
點點頭說道:「我現在還是處女,我和裕人的約定是要在新婚之夜將處女獻給他。」

  聽到春香還是處女的回答,豬口太郎更是心頭火熱,感覺自己的肉棒就要爆
炸了,他淫笑著說道:「很好,那你就要為了至愛裕人而努力學習性愛技巧,成
為一名優秀的母狗便器淫亂妻才行。」

  「是的,我一定會成為裕人優秀的母狗便器淫亂妻的。」

  春香一本正經的大聲回答道,嘴里說的卻不是成為一個妻子要說的話。

  「那麼你最先要學的是口技,過來用嘴巴含住我的大肉棒吧。」

  只見春香毫不猶豫的跪在了豬口太郎的身前,絲毫不顧肉棒上精液與淫液混
合在一起的腥臭味,生澀的開始了口交。與此同時,春香的母親秋穗爬到了未來
女婿裕人的身前,拉開拉鏈,一口含住彈出的肉棒,也賣力的舔弄起來。

  「哦,是的,就這樣,要用舌頭……春香你學的很快,絕對很快就能成為合
格的母狗便器淫亂妻的……」

  聽到豬口太郎的稱贊,春香愈加賣力的口交著,努力將大肉棒吞得更深,喉
嚨里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在春香的服侍下,豬口太郎舒爽的低哼著,當龜頭抵
到喉頭的軟骨時,他終于按捺不住,低吼一聲放開了精關,將濃濃的精液射進春
香的喉嚨之中,然后順著食道滑進胃里,更有不少精液逆流到氣管中,嗆得春香
不住咳嗽,精液從口鼻中嗆出,看起來無比狼狽。

  「全都吞下去,不能吐出來,男人的精液是一名合格的母狗便器淫蕩妻最愛
的美味,越多的精液才能表示你優秀的程度!」

  「咕嚕咕嚕……」春香忍著反胃的惡心,終于將精液全都吞了下去,還用
手口並用將灑落的精液添得干干淨淨,清純的臉龐與淫蕩的行為形成了鮮明的對
比:「我知道了,男人的精液將是我最愛的美味。」

  「接下來我要清潔你的身體,告訴我,你上一次大便是在什麼時候。」

  豬口太郎淫笑著問出了更加變態的問題,而春香卻誠實的回答道:「我最近
有些便秘,已經兩天沒有大便了。」

  豬口太郎露出一絲了然的表情,其實他早就吩咐秋穗每天晚上在春香的牛奶
中下了藥物,嘴上卻故意說道:「沒想到你的身體居然如此骯髒,要馬上進行灌
腸,清潔你骯髒的身體。」

  「灌腸……沒錯,請您馬上給我灌腸清潔我骯髒的身體的吧!」

  春香一本正經喊出變態的話來,並趴在地上高高崛起了屁股,仿佛經歷過無
數次一樣的用手掰開自己的臀縫。

  豬口太郎舔了舔舌頭,取出一個注射器說道:「灌腸的同時你要大聲的對裕
人說出我的行動和自己的感受,這樣才能讓他了解到你想要成為一名優秀的母狗
便器淫亂妻的決心!」

  「是的,豬口主人。」

  春香大聲回答道,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樣的行為是多麼的變態淫亂,只是身體
的本能反應讓她的語調有了些許的變化:「裕人,現在……嗯,豬口主人在給春
香灌腸……啊~ 涼涼的……感覺好奇怪……又來了……這是第三筒……」

  當灌到第6筒的時候,春香的肚子已然微微隆起,豬口太郎感動注射時有了
一點的阻力,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止,同時說道:「春香你要加油哦,成為一名
合格的母狗便器淫亂妻的基礎最少要堅持到第10筒。」

  「哦~ 我會努力的……肚子好脹,第7筒了……裕人,春香感覺腸子攪成了
一團……肚子要爆炸了……第9筒……啊啊……裕人,我一定會成為你的母狗便
器淫亂妻的……」

  「吱溜……」

  隨著豬口太郎的一記猛推,10筒一共3000CC的灌腸液全都注入到了
春香的腸道中,只見她的肚子已經如同懷孕一般的鼓了起來,並發出咕嚕咕嚕的
腹鳴聲。然而這還不是結束,他又取出一枚巨大的肛門塞,猛地堵住了春香的肛
門,將澎湃的便意阻擋在體內。

  「春香,好好的忍耐,要讓灌腸液在體內充分的溶解才行,這樣才能清潔你
體內骯髒的每一個死角。」

  話音剛落,在便意折磨下的春香突然身體一僵,接著劇烈顫抖起來,大量的
淫液從股間噴出:「哦哦哦……肚子~ 肚子……不行了~ 要去了……裕人,春香
要高潮了,嗯啊啊啊……」

  隨著春香的高喊,裕人也同時在岳母的口中噴射出了精液。看見這一幕的豬
口太郎接著說道:「裕人,我想在要幫助春香進行第二步的清潔,我會將大肉棒
插入春香的處女小穴中,因為陰道和腸道之間僅僅隔著一層薄薄的腔璧,這樣我
就可以在肏她的同時促進腸道蠕動,進而加快清潔效果。」

  綾瀨裕人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是什麼意義,反而點頭大聲道:「原來如此,太
感激您了,請您把大肉棒插入春香的處女小穴吧,讓她成為我的優秀的母狗便器
淫亂妻!」

  「哈哈!」聽了綾瀨裕人的話,豬口太郎大笑著,用手按了按乃木春香臌
脹的肚子說道:「聽到了嗎,春香?你最喜歡的裕人要你把處女小穴獻給我的大
肉棒,快點起來吧。」

  春香在豬口太郎的催促下,忍著便意雙手捧著圓鼓鼓的肚子,分開雙腿露
出濕淋淋的赤裸下體,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將蜜穴對準肉棒后,猛然用力坐了下
去。

  「哦!」「啊!」

  豬口太郎和春香同時叫喊了一聲,不同的是豬口太郎是爽快的低呼,而春香
則是痛苦的悲鳴,一絲血色混雜著淫液從交合處流了出來。

  很快的,春香就開始上下聳動著身體,仿佛是專門學習過性交技的淫蕩女
一般,蜜穴嫻熟而準確的吞吐著豬口太郎的肉棒,動作越來越快,喪失處女的疼
痛和澎湃的便意好像完全沒有影響到她一樣,隆起的腹部在重力的激蕩下上下起
伏。

  對面的裕人全神貫注的注視著豬口太郎和春香的交合,只感到心中不斷湧現
出扭曲的快感,軟掉的肉棒再次怒脹了起來,下意識的伸手套弄著。

  「裕人,春香要壞掉了……身體好熱……小穴要被刺穿了……」

  春香依舊遵從著豬口太郎之前的指示,在交合的同時大聲向自己的愛人彙報
著身體的感受,根本就沒有意識到自己剛剛將想要保留到新婚之夜獻給丈夫的處
女已經被另一個男人奪取,淫靡的夜才剛剛開始……

  …………

  數日后,綾瀨裕人和乃木春香有一次出現在了一處商店街,然而此刻的他
們已經與往日完全不同的,嚴格來說變化主要在春香的身上,而裕人只是提著個
行李箱。

  只見她的上衣是一條抹胸,或者根本只是布條,僅僅掩住了乳頭和乳暈,白
皙的乳房直接裸露在路人的眼中。下著是一條超短裙,整條裙子呈扇形,是依照
臀型所裁,裙擺最長的地方也才堪堪掩住大腿根部,只要稍一彎腰就會露出蜜穴
和肛門,雙腿間有些晶瑩的液體正慢慢的滑落下來。

  「這女的好淫蕩啊……」

  「看,那是什麼?好像是按摩棒……」

  如此淫亂變態的造型頓時讓所有的路人目瞪口呆,接著發出嘩然的議論聲。
這些議論聲令春香的身體于羞恥中愈加的火熱,雙股顫抖著快要抑制不住澎湃的
快感。

  在行進中,他們還有一個奇特的舉動,每走上一分鐘,裕人都要給春香一杯
水喝下。他的腦海中回響著豬口太郎的指令:今天你要親自幫助你的最愛完成母
狗便器淫亂妻的試煉,這是對她忍耐力的考驗。

  原來出門時,春香今天的起床尿被限制排泄了,本來就累積了一個晚上的尿
液已經讓她的膀胱有了一些的尿意,加上現在連續的攝入水分,此時她的膀胱已
經臌脹著在小腹形成一丘半圓的隆起。而她腳上的高跟鞋足足有15厘米的跟長,
令她的小腿與腳掌完全繃直,每走一步都會刺激到膀胱中的尿意。

  「哦~ 裕人,我快不行了……要憋不住了……」

  春香在裕人的耳邊低吟道,女性的尿道本來就短,她感到膀胱就快要爆炸了。
而裕人卻說道:「春香,你不是說要努力成為我最愛的母狗便器淫亂妻麼,就只
剩下3杯了,再堅持一會兒!」

  當春香顫顫巍巍的喝完最后的液體,她全身都要被冷汗打濕了,長時間的憋
尿讓她的內分泌有些紊亂,雙腳顫抖著幾乎要站不住了。

  「裕人……我堅持住了……啊……來下一步吧……」

  說著,只見春香吃力的彎腰撅起臀部,遭受壓迫的臌脹膀胱令她露出痛苦的
表情,而裕人則撩起她本來就掩不住蜜穴和肛門的裙子說道:「各位大家,我的
愛人立志要為我成為最最變態下賤的母狗便器淫亂妻,現在我希望得到大家的幫
助。」

  說著,他打開了提著的行李箱,取出里面的道具繼續說道:「我想讓大家幫
忙替我的愛人灌腸,清潔她骯髒的身體,謝謝大家了。」

  被扭曲的裕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要求是多麼的變態,反倒是恭恭敬敬的向路
人鞠躬彎腰。頓時間人群沸騰了,很快就有志願者上前,結果灌腸器對準了春香
的肛門。

  「哦……是的,春香會努力成為最最變態下賤的母狗便器淫亂妻……灌進來
了……非常感謝您的幫助……」

  「大家看見春香小腹的鼓起了嗎?這是充滿尿液的膀胱,春香睡醒到現在還
沒有小便呢,並且又喝下了1000CC的水,春香現在感覺膀胱快要爆炸了
……」

  「呃啊啊……肚子好脹,灌腸液又進來了……壓到膀胱了……春香能堅持
……」

  在春香變態的淫叫聲中,箱子里3000CC的灌腸液全都注入了她的腸道,
但這還沒結束,只聽得她繼續說道:「春香非常感謝大家幫助……嗯……為了報
答各位……春香希望大家把小便也尿到春香的肛門里吧!」

  淫靡的氣息彌漫在街道上,所有男性雙眼通紅的一個一個將肉棒插入春香的
肛門中,不僅僅是尿液,很多人還將精液射在了里面。不一會兒,春香的肚子已
經鼓得像懷胎十月的孕婦一般,肚皮被撐得薄薄的,都能看到皮下凸起的血管。

  好不容易結束了,春香已經癱在地上無意識的呻吟著,卻依然夾緊著尿道和
肛門,扭曲的意志真是可怕。望著渾身滿是腥臭汙濁的愛人,裕人的褲襠處泛起
一團濕潤,他竟然在這種情況下射了出來。

  緊接著,他從箱子中取出一枚肛塞和尿道鎖,封堵住春香的排泄權,抱起她
消失在人群中……

  …………

  盛大的婚禮正在乃木大宅中舉行著,新人接受著賓客們的祝福,然而本來
幸福的畫面卻顯得有些不協調,只見新娘子的婚紗在胸前開了兩個大洞,飽滿的
乳房直接裸露在所有人的眼前,乳頭上還穿著一對乳環,連著足有核桃大的鈴鐺。
下身的裙擺從中間開叉,只有兩片布條掛在大腿兩側,蜜穴和肛門同樣暴露無遺,
還鑲著陰唇環和陰蒂環,掛著的鈴鐺隨著新娘子的動作叮當作響。

  所有人似乎對此都沒感覺有什麼不妥,隨著婚禮儀式的進行,在交換戒指的
環節中新郎綾瀨裕人拿起一根直徑有10厘米粗,長30厘米的巨型按摩棒插入
了新娘乃木春香的陰道中,現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到了新郎新娘給賓客敬酒的時候,乃木玄冬夫婦領著女兒女婿一一見禮:
「這位是XX……」

  「感謝您的到來,春香先干為敬。」

  只見春香將酒倒入杯中,卻不是用嘴喝,杯中底部連接著一根導管直插她的
肛門,很快酒杯就見底了。

  乃木家族可是大戶人家,親朋好友眾多,幾巡過后,春香的肚子就鼓了起
來,在腸道酒精的刺激下白皙的肌膚泛起的粉紅。

  「春香果然不愧是乃木家的女兒,已經喝了不少了吧,還可以麼?」

  一個老頭子笑眯眯的摸了摸春香臌脹的肚皮,舉杯示意。春香挺了挺腰身道:
「當然可以了,XX爺爺不要客氣。」

  此時她的肚子已經跟吹氣球一樣的膨脹起來,從開始到現在她已經往肛門中
喝了將近50杯的酒,酒杯的容量是100CC,也就是說她已經灌腸將近50
00CC。

  親朋們終于敬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一桌他們的同學,這里面其實有好幾個是
新娘子過去的情敵。這不,其中的天宮椎菜站了起來說道:「春香,今天是你大
婚的日子,你可要好好的表現哦,如果你能把桌上的酒喝了,那麼我們的約定你
就贏了,今晚豬口主人的黃金就讓給你。」

  原來她也成為了豬口太郎性奴隸,所謂的黃金就是大便,如此出色的女子居
然不知羞恥的爭奪一個男人的大便,可見扭曲到了何等地步。

  這會兒可不是一杯一杯的喝了,只見天宮椎菜直接打開一瓶紅酒開始往杯子
里面倒。當一整瓶紅酒全都消失后,春香突然臉犯潮紅,無力的靠在椅子上,雙
眼微閉,嘴里低吟著,並微微的把那臌脹的猶如十月懷胎的肚子往前挺,雙手緊
緊的抓住凳腳,看來她在極限灌腸中再次達到了高潮。

  「姐姐,這樣就不行了嗎?」

  春香的妹妹乃木美夏笑道,只見春香不服氣的用一只手從后背壓著腰,身
子都成了一個C型,雙腿都蹬直了,頭靠著椅背后仰,將杯子往桌上一放,大聲
說道:「誰說我不行了,豬口主人的黃金一定是我的!」

  美夏的眼中閃過一絲狡意,突然從身后拿出兩支紅酒說道:「姐姐加油哦,
之前你喝的都是沒冰過的,這兩支是我特別為你準備的呢。」

  「啊啊啊……好冰啊……太漲了……肚子要爆了……膀胱也漲起來了……」

  酒一進入春香的腸道,本來撐著后背的手緊緊的抱在了身邊裕人的身上,持
杯的手也劇烈顫抖著,汗水如雨從身上滾落,可見她支撐的有多辛苦。

  就這樣持續了將近一分鐘,兩支紅酒完全灌入了春香的腸道,原本就猶如十
月懷胎的肚子又大了一圈,變成了多胞胎的模樣,腸道吸收了一定的酒精使得她
同時尿意澎湃,雙眼迷離,因為太過痛苦已經滿頭是汗,意識開始模糊起來。

  「你們真是太壞了,居然給春香喝了這麼多的酒,我來幫她醒醒酒吧。」

  說話的是新郎的姐姐綾瀨琉子,嘴里說著一本正經的話語,卻拿起了一個瓶
子,將一整瓶暗褐色的液體全部倒進春香的杯子中,一股刺激性的氣味彌漫開來,
瓶子上印著一個大大的醋字。

  「嘔……」

  在不到十秒的時間內,處于半昏迷狀態下的春香突然渾身劇烈的顫抖起來,
喉嚨中發出一聲怪響,在醋液的刺激下,承受極限非人灌腸的春香體內的灌腸液
終于逆流而出,夾雜著惡臭糞便的汙濁液體洶湧不斷的從她的口鼻中噴湧而出
……
















0.01510214805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