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我和表哥的親姨媽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三十而立,表哥在他步入三十的最後一年終於完婚了。我算是「十兄弟」之
一,結親、喝酒都得充當先鋒隊員。表哥和表嫂兩家異地,在表哥家辦完婚禮後,
我們兩車送親隊伍浩浩蕩蕩的奔往表嫂的老家。

  一輛別克君悅、一輛東風商務車,滿滿當當的兩車。同行的都是表哥的內親,
車程四小時,大家說說笑笑的踏上了旅程。車上高速,行駛變得平穩起來,酒喝
高了的已經開始小聲打呼,不過車廂裏婦孺們的聒噪沒有停止。我拿著手機,戴
著耳塞,邊聽音樂,邊瀏覽著我最愛的色中色。擠著我大腿的,是表哥的姨媽—
—華姨的豐潤大屁股。

  華姨和前排的姑嫂們嘰嘰喳喳,時不時發出毫無顧忌的大笑。突然濃黑的馬
尾一甩,發絲擦臉而過,華姨挪動屁股,緊湊的空間使得那短裙之外白嫩的大腿
磨擦著我的牛仔褲。華姨轉向我,手往我腿上一拍,我拿掉了耳塞。

  「XX,你看你哥哥都結婚了,什麼時候吃你的喜酒啊」,華姨嬉笑著問我。

  「放心,到時候妳們一個都跑不了,要是紅包太癟,我就不敬妳們酒」,我
向華姨和眾婦女們打著哈哈。

  「有女朋友冒,怎麼從來沒看到你帶過女伢子回來」,華姨逼問。

  「打工仔一個,沒錢談個屁女朋友,貧賤夫妻百事哀啊。等條件好了,再說
不遲」,遇到這種問題我懶得招架,直接坦誠布公。

  「先說一個玩哈子啦,錢以後慢慢賺嘛」,華姨倒是想得開。

  「約會的錢都要攢,算噠咯~ 」

  華姨在我這得到了滿滿的勝利感之後,鬆開那滿嘴的屠刀,轉向前排,又一
陣嘻嘻哈哈。這短暫的交鋒算是告一段落,但華姨這一陣騰挪,卻給我留下了不
小的後遺症——這不,身下小金剛站起來向華姨表示不滿。

  華姨四十出頭,是位銀行櫃員。一次我在表哥家玩,她中午下班過來吃飯,
我見到了她穿製服的樣子,因為不是豐乳肥臀,所以沒有AV裏那種效果。反而
是那雙從直褲筒裏露出的半個秀氣勻稱的絲襪腳,讓我印象深刻。華姨身材中等,
要說她突出的地方,應該是性格吧。大家對銀行櫃台辦理業務的效率是深有體會
的,所以經常有人當場開罵。華姨不是省油的燈,隔著玻璃牆兩人對著幹嘴仗:

  「妳個雞巴日的臭婆娘,有種出來!」

  「你個哈日的,老子不出來,你能哪麼搞!」= =b

  我不戀母,但母子做愛的文章是我的最愛,沒有之一。跟我真正發生過關係
的女人有兩個,一位四十一歲、一位四十五歲。平時看到花枝招展的年輕女子,
我的眼神不會停留太久,有時候還會因為品流太低而發出鄙夷的嘆息;但要是少
婦人妻、熟婦人母,即使相貌平平、姿色平庸,我都會耐心品鑒一番,或遺憾、
或欣賞、或口水不止。因為一旦女人經歷了婚姻愛情、沾染了母性的光輝,我都
會愛惜不已,胯下留情。

  因為我的熟母情節,這段路程讓我即難受又幸福,海綿體一直保持著充血狀
態,前列腺液慢慢滲出馬眼,幹在內褲上,一拉扯,被粘住的柔嫩的皮膚一陣刺
痛,然後又有液體滲出。華姨到是大方得很,累了往我這邊略微一靠,讓我僵在
那,挪動不得。生怕驚到了她,生怕結束這難得的親密。

  下午五點,到達了表嫂家安排的飯店。分兩桌坐下,一陣客套寒暄之後,該
吃吃、該喝喝。華姨沒坐我這桌,我們這桌主要是喝酒主力隊員。大家推杯換盞,
好不熱鬧,酒過三旬,菜過五味,我帶著微醺放下了筷子。隔壁桌子下,墨綠色
的連衣裙幔在華姨生白的大腿上。這個大咧咧的女人,竟然開著雙腿一張一合的
煽動。我喝酒從不紅臉,但這時能感覺到,兩頰發熱,升起了酡紅。

  酒足飯飽,一路人開到了對方安排的酒店住宿。共開了七個房間,表哥父親
拿著房卡邊發給我們,邊分配房間成員。我的心開始莫名的不安,自己也弄不清
這種情緒來源何處。我隻要一進入酒店客房區,就會產生亢奮,總是幻想著房門
掩蓋下的男女正在做著什麼事情,說話、調情、激動的愛撫、口交、猛烈抽插、
射在裏面、吞精,或者商量正經事?嗬嗬,有趣的窺淫癖。但今天這種環境下,
也許是酒後的躁動更加強烈一些。

  大家都是成年男人和女人,有夫妻、有母女、有哥們,他們都分配到房間後,
意外的是,就剩下我和華姨。

  正當表哥的老爸感到為難的時候,我按著裝滿啤酒的肚子,催促到:

  「我就和華姨一間吧,快把卡給我,我憋不住了!」我奪了卡就去開門,不
給他們考慮的時間。

  「要得,我就跟小X一間」,我進房後聽到華姨的細細的說話聲。

  正當我竊竊自喜的時候,面臨的第一個問題來了:雖然是兩張床的標間,可
衛浴的設計風格,明顯是走的曖昧路線——衛生間的門是透明的玻璃。我的暗喜
變成了疑慮,華姨要是反悔怎辦?

  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正在噓噓,華姨的腳步聲從走廊傳來。進門、轉身關
門、透過玻璃門看到我扶雞而立、穿過門廊進入房間,除了高跟鞋的嗒嗒聲,華
姨沒發出其它聲響。是她沒意識到,還是她不在乎?我抖了抖小雞雞、衝水,一
臉疑色的走進房間。

  華姨正在拎著手包打量著房間布置,然後感嘆一聲:

  「還行!」

  就把包往靠窗的一張床一扔,接著轉身一屁股坐在了白白的床墊上。我坐在
她的對面脫鞋,然後雙腿一撐,仰躺在床上。

  「晚上搞麼子克啊?」華姨將一隻腳搭在另一條腿的膝蓋上,不緊不慢的脫
著她的白色涼鞋。

  「休息下,等下去逛街。第一次來這裏,去最熱鬧的地方看看。」我側過頭
對華姨說道,眼睛瞟過擡起的腿間,因為背光,隻看見一小塊黑糊糊的。

  「腳痛死了!誒,等下一起去啊。」華姨嘟嚷著揉著她的腳丫子,不經意間
撇了眼我的腹部。

  「OK啦~」我瞅了下,原來雞雞位置頂起了帳篷。我可以保證這隻是牛仔
褲的自然效果,但我也沒去掩飾,反而借著酒意聳聳腰部,故意向上頂了頂,就
讓它這樣矗立著。

  天色漸漸的暗下來,夕陽的餘熱不足以讓人心生煩躁。我從床上坐起身子,
搖搖晃晃的去衛生間洗了把臉。頓時清醒了很多,晚飯的酒意已經退去,用一個
詞來形容,可謂是神清氣爽!此時,華姨背著我側著身子在睡覺,不過在我洗臉
的時候也跟著醒來了,在床上疊著雙腿打著哈欠,還邊抱怨著:

  「一身汗,睡著點都不舒服!」

  「去衝個澡撒,衝完澡我們去逛街。」我作出躍躍欲試的樣子,有點像購物
頻道的主持人鼓動電視機前的廣大蠢眾。

  「回來再洗吧,沒帶換洗衣服,正好上街去買!」

  「華姨真瀟灑,我不帶衣服是因為閑麻煩,妳不帶衣服原來是早有打算!」

  「嗬嗬,笑你個鬼,我買條短褲(內褲)就夠了。」

  我們收拾妥當,再叫上其他幾位同伴,打了一輛車,直奔最熱鬧的商業街。

  同行的幾人中,隻有華姨一位女性,到目的地後,其他幾人都自顧自的選購
自己想要的東西去了。我一直很怕跟女人一起逛街,但今天,我一反常態,在華
姨面前挺胸收腹提臀、再整整衣襟,擡起一隻手臂作紳士狀:

  「華姨,今晚由小的來效犬馬之勞吧!」

  「喲,無事獻殷情,隻怕有鬼。」

  「放心放心,我隻是想吃幾個免費的冰激淋。」

  「哈~ ,要得,請這點小客到冒(沒)問題。」

  華姨自然的挽著我的胳膊,並肩而行。華姨身高160左右,跟我站在一起
錯落有致,我心生漣漪,步子顯得有點飄飄然了。我們並不買東西,我和華姨在
玲琅滿目的櫃台間徘徊。遇到華姨喜歡的就上前仔細看看,然後跟她討論下東西
的質地、款式、價格。一路下來,商場的大小名牌專櫃都賞玩一番。我見過女人
一起逛街的陣勢,如果再加上華姨那種潑辣有嘰歪的性格,我本想畫面應該是讓
我很難堪的。意外的是,華姨挽著我的手的時候就像變成了一位溫良的淑女。

  九點半,商場廣播發出通知,還有半小時打烊。我和華姨正在五樓到四樓的
電梯上,四樓是「淑女、少女裝、內衣、睡衣等」。我們倆駐足四樓,華姨說:

  「你在這等我下,我買樣東西就回。」

  「我跟妳一起去吧。」

  沒等華姨回音,我就輕拉著她的胳膊邁開了步子。

  我帶這華姨在一個精致的內衣店前停了下來。華姨一驚,

  「你曉得我要買麼子啊!」

  「妳在酒店裏說了啊。年輕人這點記性還是有的~ 」

  華姨嗬嗬一笑,隨我走近了內衣店。我在各式各色的內衣面前還真有點不知
所措,但考慮到這也是考驗我的時刻,能在華姨的心中打個高分,就此一舉了!

  我隨手拿起一條紫灰色的內褲,質樸舒適的手感從手掌和指端傳來,平角式
樣,褲邊作無痕處理。我舉起來用眼神詢問華姨的意見。華姨拍板,眼光不錯,
就這件。

  營業員邊開單,邊誇我孝順,還給媽媽買內衣。我嗬嗬一笑,華姨也默默無
聞,不置可否。我接過單子直奔收銀台,華姨在後面追著要翻包拿錢,我快步走
開,說我先墊著。

  我帶著華姨來到一樓的麥當勞,要華姨兌現我的冰激淩。華姨從包裏翻出一
張五十的遞給我,說自己去買吧。我不客氣的接了過來,然後排隊買了三個甜筒,
把剩餘的錢還給華姨。

  「你買這麼多搞麼子!」

  「妳一個,我兩個。」

  「我不吃,吃了肚子不舒服。」

  「那我也吃不完三個,浪費可恥~ 」

  沒辦法,華姨接過一個,我麼邊走邊吃。在路上打了輛車,回酒店了。

  回到房間,華姨把包包往床上一放就撲在床上,直呼累死了。

  「穿這高跟鞋走了這麼多路當然累啦,華姨,妳先洗澡吧。」

  華姨應了聲好,把鞋子從那雙生嫩的腳丫子上剝掉,從包裏拿出我幫她挑選
的內內,在手裏捏成一團,打著赤腳走進了衛生間。

  我當時正盤算著希望華姨洗完澡不要馬上洗掉內褲,我還得聞著上面的原味,
舔過上面的分泌物,然後放一槍。當浴室傳來窸窣的脫衣聲和嘩嘩的水聲的時候,
華姨打開門叫我不要過去。嘿嘿,我還差點忘了,這浴室門是玻璃的。

  當華姨重新穿上那套墨綠色的裙子走出來的時候,我大呼憋不住了就火急火
燎的奔進了浴室——打算拾取華姨的「遺物」。找遍了浴室的角落,沒有任何發
現我想要的東西,失望至極。待我弄出點水聲,衝掉馬桶,然後走出衛生間的時
候,就見到一條奶白色的內內掛在窗台的欄杆上。

  我萎靡的倒在了床上,華姨從包裏翻出一個木梳,靠在床頭,梳起了那一頭
淡黃的柔絲。

  「還不去洗,一身汗。」

  「那不叫汗,那叫男人的香水。」

  「盡鬼話!」

  我懶洋洋的起身,脫掉短袖襯衫,脫掉牛仔,黑色的三角褲包著我半硬狀態
下的陽具,當我走進衛生間的時候,眼角餘光發現華姨瞟了我一眼又去盯著電視
了。

  沒有華姨原味內褲的刺激,即使在熱水和沐浴露的溫潤下,擼起來沒半點趣
味。沒致射精,我便停止了左手的動作。擦幹身體,依舊穿著黑色的內褲挺著半
硬的陽具回到了床上。

  「你怎麼不也買一條,穿現內褲舒服些啊?」

  「一天沒怎麼流汗,裏面沒什麼味道。」

  「那是,就你的內褲是香的!」

  「本來以前撒尿以後還會有味道,後來割了包皮,就一點味道也沒有了。」

  「你還聞得蠻仔細啊。」

  「男人還好,妳們女人才要特別注意,內褲的味道,直接反映身體的健康狀
況。」

  「咦,小屁股懂得還蠻多啊!」

  「開玩笑,我的生理衛生知識可以做妳老師~ 」

  「盡亂說!」

  「妳以為我沒女朋友我就不懂了?」

  「你說,你懂麼子!」

  「我懂怎麼讓女人舒服。」

  我像打了雞血一樣,沒經過大腦,就從嘴裏迸出了這句話。

  華姨面色一僵,口氣一滯:「誒呀,我腳痛,懶得跟你回。」

  「那我跟妳按摩下,看看我說的是不是對的~ 」

  不待華姨猶豫,我就挺著我半硬的陽具站起身,在內褲的包裹下,「管狀」
已經非常明顯,我毫無顧忌的坐在了華姨的腳邊。華姨馬上並攏雙腿,顯得極不
自然。

  我平時是個比較穩重的人,很難出現過激舉動。但在今天這中曖昧狀態下,
憋了很長時間的我很難再保持柳下惠的矜持。這時,我也懶得去分析對方的心理
狀態了,我隻有一個念頭——親近華姨,得到她的身體。

  我右手捏住華姨的左腳,左手托住腳跟,往上擡了擡,發現有些吃力,於是
屁股又往前移一點,讓華姨的赤腳放在我的裸露的大腿上。一股涼意瞬間傳至大
腦中樞,然後反饋到我的皮膚觸端,引起的間接反應是我的小老二以不讓華姨察
覺的幅度抖了一下,又挺拔了一點。

  華姨扭捏的縮回左腿,難為情的說不用了。我當時激動得很,房間的設施,
擺放,對面的華姨緋紅的臉頰,對面那個托著華姨秀足的年輕男人,好像離真正
的自己有一點距離,但年親男人急速的心跳,艱難保持的平靜,壓抑的呼吸,讓
我感受的如此真切。年輕男人的手機械的在華姨腳掌上反復揉捏。直到華姨小聲
的說道「是有點舒服啊」,把我拉回了現實。

  我的視線離開素足,擡起頭,勇敢看像華姨,她跟我對視了一下又躲開了。
波瀾壯闊的內心和自身的壓製讓我的聲音變得低沈起來。

  「舒服吧?」

  「嗯……」

  「其實我喜歡看妳的腳。」

  「腳有什麼好看的!」

  「妳連自己哪些地方好看都不曉得,怎麼做女人的。」

  「小屁股,你倒是告訴我,我的腳怎麼好看啦?再教教我怎麼做女人吶!」

  「妳的腳型勻稱、豐腴但不胖,皮膚嫩白,腳背上的血管不凸出,顏色隱秘、
腳跟紅嫩,雖然有些糙皮,但沒有繭、指甲飽滿,透明有光澤、指肚圓嘟嘟的,
錯落有致,但長短趨勢均勻、捧在手心一看,像一隊長了五隻可愛犄角的白面饅
頭。妳說好不好看!」

  「看不出呀看不出!我還以為你老實,不敢追女伢子,真看不出!」

  「至於怎樣做女人嘛,那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道明。但,很重要的一點,再
普通的女人,也要清楚自己的美在何處。」

  「嗯,有道理!」

  「哈哈……」

  「哈哈……」

  就在華姨還在大笑的空檔,我略舉手上那隻玉足,腦袋跟著湊過去,張嘴銜
住了中間的兩個腳趾。華姨笑聲戛然而止,剛想說些什麼,但注意到我柔和的視
線,又把頭別了過去,目光遊移,不知所措。

  因為剛洗了澡的緣故,除了一點溫暖的肉感,華姨的腳一點味道都沒有,倒
讓我有點失望。華姨的右腿因為一直蜷著,可能有點不適,略微擡起移動了一下,
裙邊快掠至大腿根部,腿間也現出了一抹紫灰。我嘴上動作不停,心頭一驚,下
面二兄弟立馬起了反應。這次它動靜有些大,讓華姨給發現了。

  華姨左腿用力試圖抽回我手裏的左腳,我阻了一下,但還是輕輕的給放在了
床上。

  「小X,今天累了,早點休息吧。」

  「好吧。」

  我戀戀不舍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關掉了電視。華姨熄了床燈,我們默默的
蓋上被子,房間裏隻剩下空調呼呼的風聲。

  也許下次就再也沒有這麼好的機會了,我經驗不多,也從來沒對誰來過硬的。
經常看到sis上狼友的文章中描述,成功霸王硬上弓之後,下面的事情就非常
順利。但華姨剛剛的態度讓我有點膽怯,萬一遭到堅決的抵抗就完了,旁邊這麼
多熟人啊。選擇放棄?

  我輾轉難眠,焦慮的心情讓我的血液重新回到大腦,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順
利回到旁邊那張床上去呢?但思索一通,沒有一個萬全之策。

  附和我煩躁情緒的還有旁邊床上發出的微微聲響。我平復心境,仔細一聽,
是華姨的肚子在咕咕作響。

  「華姨,肚子不舒服啊?」

  「可能就是剛剛吃了個冰激淩,我腸胃不太好,一般不吃冷飲。」

  「我給妳想個辦法!」

  「什麼辦法?」

  我沒有回答她,我赤著腳蹦下床,重新恢復幹勁。隨著活絡起來的,還有我
躍動的心,和臉上浮起的笑意。

  我把電水壺裏灌滿水,在衛生間找了塊毛巾。幾分鐘後,水燒開了,我倒入
臉盆中,把毛巾浸入開水。我也不清楚這個方法到底能不能解決華姨肚子的不適,
但我知道,這個辦法,能讓我再次回到那張床上,接觸華姨的身體。

  我擰幹熱水,將熱氣騰騰的毛巾折成長方塊。趕緊蹦到了華姨床邊,也不理
睬她,打開床燈,揭開被子。我還沒來得及驚嘆,毛巾已經敷在了華姨的小腹上。

  熄燈之後,華姨的被裏傳來一陣窸窣,原來是她脫裙子的聲音。現在華姨赤
裸著上身,也就是袒胸露乳,下身則穿著我買的紫灰色平角內褲。華姨雙腿略微
打開,豐滿的陰阜隆成一個肉包,在內內襠部中央,在橘黃的床燈下,隱約看到
一道淺淺的濕痕。

  華姨仰躺著,小腹上敷著我放上去的熱毛巾,兩顆不大不小的乳房平堆胸前,
略往兩邊攤開,小指頭大小的乳頭矗立著。

  華姨用手揪著被子,想重新把被子蓋上。我遲疑了一瞬,按住華姨的手,重
新把被子放了回去。華姨看著我,我們對視。我單膝跪在床緣,另一條腿跨過華
姨身體,貼著華姨的大腿放下,趴騎在華姨生白的肉體上。我倆默不作聲,一直
對視著,直到我硬梆梆的陽具抵壓在華姨恥部,華姨低呼一聲,別過頭去。

  我略往下移,把頭直接埋在了華姨胸間,大口的吸食其間的空氣,生怕溢露
一絲乳香。華姨的呼吸加重起來,臀部聳動了一下,我的小腹清晰的感受到來自
華姨恥部的摩擦,這讓我的陽根又堅硬了一些,感覺龜頭貼著小腹衝出內褲邊緣
了。我兩手揉乳,嘴舌並用,吮吮左邊,咬咬右邊。華姨兩手攀著我的胳膊,撫
摸著我結實的肱三頭肌。

  我擡起頭,跟華姨相視而笑。我上移,把頭湊過去,兩唇想接,兩舌相纏,
拼命吸食華姨的香津,華姨熱烈的回應,口水濡濕了我們的下巴。

  我把舌頭伸進華姨耳洞,華姨啊的一聲叫了出來。這招屢試不爽,能快速挑
動對方的性情。我嘬住華姨耳珠子不放,嘖嘖有聲。華姨的呼吸慢慢變得急促起
來。

  我的嘴唇漫遍華姨上身,肋間、柔軟的腰部、豐潤的肚子、還有那可愛的肚
臍眼,都留下了我的口水。我搬起華姨屁股,雙腿跪墊在下面,把雙腿向兩邊分
開。華姨的襠部已經濕了一片。

  「華姨,我想妳很久了。」

  「不安好心。」

  「今早一看到妳,就想聞妳的褲襠。」

  「好聞吧?」

  「聞不夠!」

  我一口咬在她腹股溝的嫩肉處,華姨驚呼,我輕咬吮吸。華姨說不要吸,不
能吸出紅印。我又把兩腿並攏,把兩個腳掌並在一起往我臉上摁,狠吸。

  「屬狗的啊!緊大聞!」

  「我要聞一夜。」

  「那我睡了!」

  「嘿嘿……」

  我搬開華姨雙腿,伸手摟住腰,把口鼻重重的往陰部按。華姨輕輕呻吟起來。
我聞遍了華姨的股溝,陰部一股子腥臊,肛門處沒味道。我用舌頭隔著內褲猛的
往肛門上抵,華姨啊的一聲並攏雙股,夾緊屁眼。她越夾我越用力抵。

  「不準舔那裏!」

  「我要!」

  「啊……唔……」

  我上移一點,對著那塊濕痕狠嘬。華姨輕叫,臉部已經脹成了紅色。濕痕越
來越大。

  「把內褲脫掉!」

  「幹嘛?」

  「我明天沒內褲換!」

  「那不要穿~ 」

  「鬼話!」

  華姨朝天伸直雙腿,我順勢把內褲扒了下來。淡淡芳草點綴著發黑的桃源洞,
洞口已經水淋淋了,屁眼上一小顆息肉。小陰唇上端合著,上面粘著幾根陰毛,
陰蒂被包皮半包著。我張嘴含了進去,入口一大片腥鹹。華姨這時已經不能說話
了,張著嘴,緊皺眉頭,哼哼唧唧。

  「華姨,帶套沒?」

  「哪個出來送親還帶套!」

  「對了,洗臉台上有!」

  「蠢寶!退房的時候你哪門講?」

  「那怎辦?」

  「冒事,我上了環。」

  「我進來啦!」我嘿嘿一笑。

  龜頭在洞口研了一研,就捅了進去。因為前戲做夠了,我沒顧得上憐香惜玉,
開始一通猛抽。華姨叫了起來。我壓在華姨身上,雙手穿過腋下,扣住肩膀,準
備衝刺了。

  房間裏啪啪聲越來越大,我灼熱的氣息直接噴在華姨口鼻處。我死死扣住華
姨肩膀,極速猛烈的撞擊著華姨的胯部。

  「華——姨!啊~ 華姨!」

  「嗯……唔唔~ 」

  「華姨!來啦!華姨!」

  「啊!來!」

  我死命抵住華姨陰部,一抽一抽的灌了進去。

  第二天,表哥的父親打了我好幾遍電話叫我起來。華姨還枕著我的胳膊,手
和腳搭在我胸部和大腿上睡得死死的。裸體的我橫抱起慵懶無力的華姨進了衛生
間,一起把身上的汗液、愛液、和我的精液衝洗幹淨。我們沒多說話,清理完床
頭和地上的衛生紙,各自穿戴整齊,前後走出了房間。



















0.0149309635162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