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校園輪奸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清晨,第一屢陽光透過窗子照在我的身上。我站起身子,來到鏡子前,看著鏡子里的我,我從內心里發出一種感歎:“作爲女孩子老天爺對我是在是太好了。”因爲在先在的世界里美女是很受優充的,更何況我還是北京大學的中文系系花!想到這里我不由得整理了一下我烏黑的長發然後在鏡子面前旋了一個身,然後我選了一身乳白色的緊身連衣裙穿在了身上,這衣服很緊可以充分的顯露出我優美的曲線。

  因爲外衣是白色的,所以內衣也只好一樣於是我被起包準備上學了,我是北京大學的學生,大家都叫我小雨,由於大家戲稱我爲系花於是我的身邊總有一些追隨者纏著我,而由於我的要求很高所以每一個人的結果都是被狠狠的拒絕於是我又有了一個外號叫“冷美人”哼!我才不管他們怎麽說呢!


  我是學文的所以總要有很多東西要背,於是我總喜歡在系里的一所教學樓里來打發下午的時間另外也可以打發那些無聊的男生們的無聊的約會。

  今天我還是想往常一樣找到位於樓里最頂層的那間小自習廳,那里很少有人會去的所以是一個自習的好地方。於是我過了中午就去了那里。開始了我考研的努力。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見有一陣腳步聲從走廊傳來,擡起手腕一看原來已經2:00了。這時有人推門從外面近來我一看原來是系里的兩個有名的“小混混”兄弟大王和小王。嗨!“美女真用功呀!一個人在這麽蔽靜的地方不寂寞嗎?”他們兩個家夥一進門就合我打招呼。我對他們兩個家夥從來都不懷什麽好感,雖然有很多的女同學都說他們兩個很帥,但我不喜歡他們。

  於是我收拾了東西準備走人,可是沒想到那個大王竟然敢攔住我的路,我不禁大怒起來:“干什麽?

  討厭!”誰知道他不但不生氣反還笑了起來,“你說呢美女?難道你不知道我兄弟很喜歡你嗎?”說著他竟然用手推向我的胸部,我氣急了,不禁劈手給了他一個耳光,然後我猛的推開他然後跑出了大門。

  就在我快要跑出去的時候,有個人一把抓住了我的長發我回頭一看是小王!他一把將我抓回屋里,然後鎖住了門,我不僅害怕起來。驚恐的望著他們“你們……要作什麽?”“干什麽?難道你不明白嗎?我的中文系花?難道你的智商這麽低嗎?”大王沖我壞壞的笑者,邊搓手邊向我走來。

  我怕極了,不由得不停的後退。這時我頂到了桌子上,無路可退。“救命呀!”我大聲叫起來。他們見我叫喊都迅速的沖上來,一個從後面抓住我的雙手,另一個則毫不留情的在我的腹部上打了一拳,這一拳大的好重我被打的說不出話來,身不由己的將身子向下縮緊,卻被小王從後面有力的提著雙手,我只好用一陣陣的痙攣來緩解我的痛苦。

  這時,我感覺到我被向上提起,漸漸的著不到地了。我感覺到我被人提到了桌子上,大王將我的雙腿分開一直推倒桌子的兩邊用他的腿頂住,然後說:“冷美人,你不知道美女一個人呆沒人的地方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嗎?”說著,他將手抓住了我的領子,用力的向兩邊一扯,只聽見“嚓”的一聲,我的衣服被扯破了,潔白的乳罩出現在空氣中,我這才明白過來,大喊著“救命!哦——!”沒等我喊完,肚子上又被大王重重的一擊,我痛的說不上話,拼命的掙紮著,這時大王惡狠狠的對我說:“叫呀!他媽的,不打你不舒服!”我實在被痛苦折磨的說不出話來,只好拼命的抵抗,這時大王用手把我的乳罩向上提起放在了我的乳房上面我那一對乳房好似迫不及待似的彈出來,我羞極了紅著臉說:“這樣是犯法的,不要,求求你們。”誰知道他們不但不聽反而哈哈大笑起來,大王更是一下子抓住了我右乳:“哇!竟然抓不住哎!”他大聲叫起來。

  然後把左乳含進了他的口里,不停的用他的舌頭舔弄著,我感覺到乳房被他不停的摩擦著,而且他還不停的逗弄著我的乳頭,我著急了,不由得用力的把手向下拽想把他推開,不想小王的力氣實在是太大,我只好扭動著身子一期望可以擺脫這尴尬的局面。

  這時他看著面前的我大約170公分高,甜美的樣子真令人垂涎,胸前更是偉大無匹,像兩個小西瓜似的,雪白的肌膚配合著淺淺的化妝,令人感到無比青春氣息。長長的頭發,垂在背後,他的手伸到我的裙上,輕輕揭開,手掌慢慢撫弄我的大腿,另一只手則繼續輔助他的嘴來含弄著我的乳房。他猛烈地加強撫弄,停止在我胸前的動作,手集中在我的腿上活動。他貪婪地摸著我的每一分肌膚,慢慢將手移到大腿內側,我的大脾光滑而手感極佳,他將手慢慢上移,不一會已停到大腿盡頭。

  手指隔著內褲玩弄著我的陰部,我窘迫的要死,拼命的題著雙腿,無奈根本無濟於事,這時大王把手上的動做停了下來。我舒了一口氣羞憤難當,突然想到了咬舌自殺,不料大王早料到我有此一著,伸手一錯,己把我的下巴錯開。淫笑道:「想死還不容易,等下我們自然會把你干到死爲止!哈哈哈!」

  這時他伸手,狠狠地抓住了我的的美臀,只覺觸手處溫潤柔軟,令人愛不釋手,忍不住又用力抓了一下。誰知這一抓在他來說是享受,對我來說是羞痛難當,雙腳猛力一踢,幾乎把他踢個滿臉花。

  這時一把彈弓刀,“嗖”的一下張開,在我的粉臉上比劃了幾下,大喝一聲:“你要是再不乖乖的聽話,這張可愛的臉蛋將會添上幾條疤痕。”我望著寒光閃閃的刀鋒,逼不得以不敢再動,大王將我的雙腿分開來放在了桌子上“放開我……放開……”我泣不成聲地向我哀求著。

  可大王依舊粗暴的扯掉了我的連衣裙,這時我的身上就只有內衣褲了。他一把撤掉了我的內衣,他用雙手用力的撫摩著我的雙乳仿佛要把它們捏爆一樣。“後悔了嗎?”他笑著對我說,“今天就是你的成人日!”說著從背包里拿出一盒細針來,然後他們將我放倒在了地上,把我的屁股撅很高很高用內褲塞進我的口中。

  大王倒著騎到我的背上,先用雙手在我的屁股上亂揉一氣,然後便在上面拼命地拍打著,“啪!啪……”清脆地聲響在教室里回蕩。我的屁股好痛!“呀……啊!啊!嗚嗚……”我喊著,“我……恨你們……!啊……嗚……”“應該恨我們才對!”大王不容分說地取出一根拇指長的細針,刺進屁股的正中!而小王則站在一邊看著哈哈大笑。

  “啊!!!”我幾乎昏了過去,兩條腿在後面拼命地亂蹄,屁股也左右擺個不停。

  “小可愛……”,他又取出一根來,“別亂動了,那樣會更痛!”又是一根深深地刺了下來!我臉上的淚水雨點般地落向地面,嘴里大聲呻吟著。他將針全部取出,一根一根地向我的屁股刺去!一面刺,嘴里一面不由自主地小聲說著“一,二,三……”“啊……啊!!!啊呀……嗚嗚……啊啊!!”我的呻吟變成了痛苦的叫喊。每一根針的刺入,都幾乎使我昏過去,只是下一次刺入時的劇痛總使我回複清醒!大約二十多根時,他站了起來,脫光衣裳,走到我面前坐下。然後雙手齊出,用力地抓住了我那雙嬌嫩雪白的美乳,毫不憐惜的、盡情的、肆意的揉弄著。

  「唔……呀……啊!」受到他粗暴的玩弄,我不禁發出了痛苦的呻吟,眼中流出了屈辱的淚水,身體也掙紮得更厲害了。他用力地揉弄著眼前絕世美女那細滑柔嫩的乳房,似乎要把我過去所給他的屈辱,全都發泄到這一雙飽滿柔嫩的乳房上。

  「哈……哈……哈,痛快!痛快」看到我婉謝嬌吟的樣子,大王爽得不得了;盡力掙紮的,一種從來未有的感覺,觸動了埋藏在他血液里那種粗野、狂暴,而這種肉體和心理的感覺剌激得他的肉棒不住發抖,幾乎就要噴出去了,連忙深吸一口氣,把那種沖動壓了下去。

  看著我橫陳的玉體,大王突然心中沖動,一下跨上了我嬌小的身體把陽具放在我的雙乳之間來回猛列的抽查「啊……」我只覺得雙乳間被他放了一根硬硬暖暖的東西,不停地抽送磨擦著,磨得她心里怪怪的,那個東西抽動得更快了,於是她更用力的掙紮,一方面是不讓這壞人如願,也爲了想要借身體的動作來驅走那種怪異的感覺。

  我身體的律動,把陣陣前所未有的快感送到的肉棒,「哈哈……哈,爽快!痛快!」他爽的大叫起來,忍不住的雙手越抓越,肉棒抽送越來越快,盡情地淩辱著眼前這個貞潔神聖的北大第一美女,那種強暴的暢快感覺使他很快就到達了快樂的頂點。不久,只覺背脊一陣酸麻,一團團乳白色的精液源源噴出,灑滿了我的粉頸和胸前。

  這時小王從後面走來,將我的身子坐直,然後用他已直立得充血的陽具放到我的嘴邊使他的陽具碰到了我的唇,我急忙將嘴緊緊閉上。他沒說什麽,只是將一根針,猛地紮在我的乳尖上!

  “啊!!”我張開了嘴哭喊,他迅速把陽具塞進我的嘴里。

  “嗯……嗯……”我想用舌頭將陽具推出來。這時小王說:“你不想失去貞操吧,這可是個大好機會呀。”無可奈何地望了我一眼,便含住了我的龜頭處,吸吮起來……

  小王看我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當然是得勢不饒人,現在要不用舌頭把它弄爽,就叫你好受。“我那敢反抗,挪過身子跪在他兩腿間,伸出舌頭慢慢的去舔。我雖然從來沒和男人口交過,但心里明白他想干啥。一只手圈著他的包皮上下捋動,口里邊著龜頭吮啜,邊用舌尖輕輕地對著陽具尖端撩舔另一只手有時拿著兩顆睾丸搓玩,有時又用指尖輕搔他的陰囊。心想盡快把他弄到完事,好結束這個令人難堪的場面。

  但是實際上卻不是那麽簡單,漸漸就覺得手中的陽具勃了起來,變得又粗又紅,青筋畢露,熱得燙手,不住跳動。龜頭狀如怒蛙,像蘑菰一樣塞在口中令我有一種窒息感,伸長了的陰莖幾乎頂到喉嚨。無計可施下我只好把動作加快來應付。

  就在這時,胸口突然有說不出的壓迫感,兩個乳房被人從後面伸手過來大力握住,原來大王挨在身後來湊熱鬧。我覺得乳房被他搓弄著,一會用五指緊抓不放,一會用掌心輕輕揩磨,一會又用指頭捏擦奶尖,又熱又硬的肉棍緊緊地抵在背脊上。不到一會兒,全身就像有無數的蟲蟻在爬動,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感。最要命的是這時又覺得陰戶在被人撫摸著,原來小王用指尖將大陰唇撥開,在小陰唇上又磨又擦,有時候輕觸嬌嫩的陰蒂,有時又用手指插進陰道里攪動,出入不停。

  女兒家最敏感的幾個部位都被這兩個男人不住地肆意撩弄,閱人不多的我又哪是這兩個奸淫婦女無數的漢子對手,不到一刻,我就覺得兩腮熾熱,坐立不安,心房繃繃亂跳,下身有一種無法形容的空虛感覺,呼吸不由自主地越來越急速了。禁不住張開口一邊喘息一邊叫:”不要……啊……放過我……不要!“我不知該撥開那一個好,顧得上面顧不了下面,顧得下面顧不了中間,三面受敵下覺心底里有一股莫名的酥麻感向全身散發開去。全身打顫,小腹一緊,一股淫水憋不住就從陰道口往外流了出來。

  我暗怪自己的身體不爭氣,努力的控制著自己,以保持著我的好女孩的自尊。

  小王把給沾濕了的手抽出來說:”他媽的好一個小淫婦,看來不把你整理一下,就白白浪費了這你這個騷貨了。那麽多水,不操也對不起你。“”就要不是女孩子了,有什麽要說的嗎?“大王獰笑著說,我一直哭著,”……救我……“”哼!讓我來救你吧!“說時遲,那時快,小王已經把陰莖從我口中拔出,順勢把我按倒了在桌子上跟著低身蹲到她的兩腿中間,用手把我的大腿向左右掰開,我的整個陰戶便毫無保留地顯露在他們面前。

  雖然我陰埠上漆黑一片,沒想到大陰唇內卻是陰毛稀疏,兩片深紅色的小陰唇由於充血硬硬地向外張開,就像一朵初開的蘭花,形成喇叭口狀;粉紅色的陰蒂在頂端交界處冒了出來,模樣就似一個小小的龜頭,微微腫漲;下面的小洞更是不斷湧出絲絲淫水,一張一縮地動著,依稀看見里面淺紅的嫩肉。小王用手提著陰莖,把龜頭在陰唇上隨便揩了幾下,已經蘸滿了黏滑的淫液,再對準桃源洞口往里一插我慘叫一聲,昏蹶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慢慢的醒來,”處女就是處女,我的龜頭被掎得好痛!“大王說道。”剛三四分鍾,我就在她的身體中射了……“這時我已經麻木的下體感覺到有一只巨大的陰莖。

  啊……啊……”我被弄和得迷迷胡胡的,輕聲呻吟起來……覺得腦袋一片空白,全身的感覺神經都集中到這幾個焦點上,本能的反應慢慢出現,越來越強烈,不斷地往腦上湧。少女的矜持提醒我絕不能在這樣的場合下流露出歡愉的表情,於是我拼命地忍著,想盡量把快感揮散。

  但是事與願違,那種感覺不但不能消失,反而越來越強,就像山澗小溪彙聚了雨水,一點一滴收集起來,始終會塘滿水溢,山洪瀑發,不可收拾。

  如果我知道我的嬌吟對他的影響有多大的話,就算死恐怕我也不會開口——我那楚楚可憐的表情的痛苦的呻吟令他輕易地進入了一種無法自控的狂亂狀態。

  他盡力的玩弄著眼前這美女誘人的身體,覺得說不出的痛快、爽快、暢快。他想得到這美女!他可以得到這美女!他現在就得到了這美女!

  他淫笑道:「高興吧!這里還有更好的,看我的龍馬精神!」說著下身用力一頂,怒拔的肉棒狠狠地剌進了我的嫩穴里。下體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痛楚——他巨大的肉棒狠狠地沖進了我的嫩穴,覺得一陣痛快,肉棒已被我那溫暖柔軟的嫩穴緊緊的咬住了,那種緊貼甚致讓他可以感受到我穴內肌肉的抽動。他忍不住抽出肉棒一看,上面沾滿了純潔聖女的處子之血,想到眼前這聖潔無暇的美女終於被自己開了苞,他心中大快,用力一挺,巨棒再次沖入我的嫩穴,對我發起了猛烈的沖擊。

  “看到那些血嗎,這證明你已成爲真正的女人了。”他向我說到雖然處女緊窄的陰道抵抗力大增。他輕易沖破我陰道肉壁的防守,陰莖迅速插進陰道盡頭,不斷抽插,連串快感令我抵受不住,用我的一雙大腿緊緊夾著我的腰旁。

  現在我的情形就是這樣,隨著男人一下一下的沖刺,快感一股接一股的送到腦中,儲積起來,最終一下大爆炸,快樂的碎片飛遍全身。我“呀……”的一聲長呼,愉快的高潮來臨了。

  覺得腦袋一麻,小腹一熱,混身都在抖顫,所有神經一齊跳動,快樂的電流通遍全身每一角落,淫水像開了水龍頭一樣收不住,隨著她的抽搐在陰道一股又一股不停湧出。我覺得周身發軟,四肢無力,攤開了手腳動也不能一動,任由他們在自己的身體上把獸欲隨意發泄。這時大又王騎在了我的臉上用我的兩個乳房擠向中間夾著自己的陰莖,好像一條熱狗一樣,跟著就在乳溝中間的小縫中來回穿插起來。

  小王把我的大腿左右提高,形成一個M字,用陽具在中間不停沖刺。

  一時間狂抽猛插,每次都把陰莖退到陰道口,再狠命地直戳到底;一時間慢拖慢送,把陰莖拿出在陰蒂上輕磨;一時間又用恥骨抵著會陰,屁股上下左右地打轉,讓硬得像鋼條一樣的陰莖在小洞里四下攪動。我想用呼聲來渲發內心的壓抑感,可口中卻不止什麽時候被一只不停抽動的假陽具滿滿塞著,令我不出聲來,只能在鼻孔里“唔……唔……”散出一些聽不懂的吭聲。

  巨棒毫不憐惜的、盡情的、肆意的在剛破瓜的嫩穴內橫沖直撞,一下一下猛力地撞擊我的花心,他的雙手也不閑著,抓住了那雙雪白柔嫩的乳房,像搓粉團一樣,用力的捏揉著、玩弄著。

  我一邊努力地忍受著從下體傳來的一陣陣的裂痛,一邊用身體僅存的力量繼續掙紮。巨棒像脫強野馬般在她的嫩穴里左沖右突,不停地撞擊著

  小王有連續抽送了百多下,讓陰莖仍然插在陰道里,叫大王讓開,俯身把我緊緊的抱著,往後面一仰,變成了女上男下的招式。跟著說:“老子也服侍你夠了,現在你來動,讓我歇歇。”我肉在砧板上,好用雙手撐著他胸膛,照他吩咐用小套著高舉的陰莖上下移動,被汗水濕透的長發貼滿面也顧不得去撥開。是動了四五十下,已經累得氣也接不上,伏到他的胸口上一個勁的喘著大氣。

  大王從後見我俯著腰,屁股高翹,一個又緊又嫩的屁眼剛好對著自己,當然不會閑著。用龜頭蘸蘸流出來的淫水,對準股縫中間的小洞就戳。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侵犯嚇了一跳,大叫:“哇!痛呀!……別來!……不行不行!”後面這個小洞從來沒有給人弄過,肌肉緊湊,加上我的本能收縮,大王用盡本事還是讓龜頭塞了進去。只間他把陰莖拔出來後用手將包皮捋高裹著龜頭,再把剩馀的一點包皮擠進小洞里,用點陰力往前一挺,幾寸長的陽具就在包皮往後反的當兒徐徐推入了一大截。他順勢再抽送幾下,一枝青筋環繞的大雞巴,活生生的就整根插進了我新鮮緊嫩的肛門內。

  我驟覺下身一陣漲悶,自出娘胎來都沒試過的特別感受令我抵抗不住,雙腿不停地發抖,四肢麻麻軟軟,汗毛都起了雞皮疙瘩,一道冷汗在背脊骨往屁股淌去。驚魂甫定,覺得到自己的兩個小洞都被撐得飽漲,有種被撕裂的感覺,火棒一般的兩枝大陰莖同時在體內散發著熱力,燙得人酥麻難忍。

  這時,兩枝陰莖開始同時抽動了。好像有默契似的,一個拔出來,另一個插進去;這個插進去,那個又抽出來,見我會陰部位給兩枝陰莖插得一點空隙不留,淫水剛流出來就給不停運動的陰莖帶得飛濺四散。不斷發出“吱唧”“吱唧”的交響,聽起來就好像幾個人赤著腳在爛泥上奔走的聲音。兩枝陰莖得越來越快,變得越來越硬,連續抽插了十幾分鍾都沒停過。

  我在這前後夾攻兼輪流抽插之下,一陣空虛一陣充實的感覺分別從前後的小洞里傳到體內,唯有張開嘴巴吭叫:“哎……哎……輕點……哎……哎……我不要活了……不來了……不……我來了……!”莫名的感覺又在心頭向四面八方散播出去,身體抖顫了好幾下,全身的血液一齊湧上腦中,會陰的肌肉有規律地發出一下一下的收縮,令人休克的快感再一次將我推向高峰。

  一連串狂野的抽送動作已經令小王興奮萬分,現在更受到我會陰肌肉連續收縮的刺激,他的龜頭有一種被不停吮啜的酥美感覺,不其然地丹田發熱、陰莖堅硬如鐵、小腹往里壓收。他感到腦袋一麻,自知就要射精了,連忙抽身而起,對著我的臉將又濃又燙的精液一股一股地盡情發射,直到我的五官都被一灘灘淺白的精液漿得一塌糊塗。跟著再用手扳開我的嘴唇,像擠牙膏似的把尿道里殘留的一些精液也都全擠進我口中。

  “來!用你的小屁眼服侍一下老子,要是弄得我滿意,今天就放你一馬。”走了豺狼來了老虎,我只好用背對著大王,張腿騎到身上。雙手支在倒眼的膝蓋,擡高屁股,用小屁眼對準龜頭,就著身子慢慢地坐下去。也許是剛才給弄了一遭,小洞撐松了,加上淫水的幫助,雖然還有一點疼痛,但竟然還是一寸一寸地給吞了進去,直到外面能看到兩顆睾丸爲止。不知是他的陰莖太長,還是體重的關系,陽具進去後那龜頭順著穴道一直頂到盡頭的幽門,磨得我全身不自在,好把身體挪高少少,才能一下一下地動作。

  到底太累了,幾下子下來,已經全身無力。停了一停,我就把身體仰後,用雙手撐著地面,氣喘如牛。想不到這個姿勢又惹起了大王的欲火,望過去見我雙腿間鮮紅的陰戶大開,淫水泛濫,充滿血液的小陰唇和陰蒂向外玲玲珑珑地凸了出來。忍不住抄起陰莖對準洞口又插進去我給他那麽一撞,身子一沈,幽門碰著硬硬的龜頭,四肢又麻了一陣只好把屁股提高一些,不想留下的空間正好給小王有了活動的機會,兩人便一上一下分別抽插起來。

  這次和剛才的花式又不同,兩枝肉棒共同進退,一齊插到小洞的盡頭,又一齊拔到剩龜頭藏在洞內。他們倆有節奏地抽送,每一下都用盡全身的力氣猛猛戳入,再用勁拉出,好像還沒我折磨夠。流不盡的淫水再次滿溢,被進進退退的陰莖帶到洞口,經過生殖器的磨擦,變成白白的糊狀物,好像出水螃蟹吐出的泡沫,還有一些順著會陰往下流去肛門。陰道口和肛門口兩片薄薄的嫩皮裹著陰莖,隨著抽插被拖出帶入,一反一反。會陰中間凹入的地方一起一伏,和肌膚碰撞發出“辟啪、辟啪”的聲響相呼應。

  我覺下半身給得痛癢難分,心中感到前後兩個小洞一下全部空虛,一下又全部充實的奇妙感受一浪接一浪地湧上來,和剛才的感覺又截然不同,不知如何招架才好。懂張口發出“啊……啊……沒命了……啊……歇下……啊……媽啊……”一連串令人難明的原始呼聲。兩個男人聽在耳中,更加興奮莫名,抽得越加起勁。我的肉體被碰擊得一聳一聳的,帶動到胸前一雙白晰的大奶子也跟著有時上下亂抛,有時又左右搖晃。躺在地下的小王伸手上前捧著兩個乳房不住搓弄,在乳頭上又捏又擦,直把我搞得酥癢萬分,兩粒乳頭變得又大又紅,勃起發硬。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淫水也快流乾了。我覺混身滾熱,氣速心跳,就快挨不住的當兒,見面前大王緊閉雙眼,鼻子吭了幾聲,動作也不再和倒眼一致,自顧自地加緊抽送,速度越來越快了。陰道里的陰莖變得從來沒有的堅硬,頑石一般的龜頭擦著陰道四壁的嫩皮,感覺越加強烈。跟著陰莖跳了幾跳,一股滾燙熱麻的精液直往子宮射去,他每用勁插一下,就射出一股,把子宮頸燙得熱乎乎。連續七八下,直到整個陰道都灌滿了精液爲止。他暢快地舒了一口長氣,用恥骨抵著陰戶不願分離,到雞巴發軟變小才拔出。

  我的子宮頸給燙得奇癢難受,打了好幾個冷顫,又一股淫水伴著洶湧而來的高潮往外沖,將剛射出的新鮮熱辣精液擠出洞口,流到陰戶外面,淡白一片地混在一起,也分不出哪些是精液,哪些是淫水。

  小王躺在地上,動作始終太費勁了。見哥哥功成身退,於是抽出陰莖,叫我像小狗一樣伏身在地,把屁股高高翹起。他用雙手抱著肥白混圓的臀部,將龜頭對準被漿液遮得幾乎看不見的屁眼,一下子就再狂捅進去。對著面前被折磨得就快半死的我,他心中毫無憐香惜玉之意,是用盡吃奶的氣力瘋狂地抽插。甯靜的教室聽到兩副肉體交撞發出一連串“辟啪”“辟啪”的聲響,良久不停。

  他也數不清究竟插了多少下,也不覺過了多久,顧體味著陰莖在屁眼里出出入入所帶來的樂趣。每一下沖擊都把快感從陽具傳到身體里面,令陰莖更加挺直堅硬,龜頭越漲越大,動作更加粗野。終於感到龜頭麻熱一下,小腹收了幾收,體內積存的精液源源不絕從尿道里噴射出來,把直腸全裝得滿滿的。我在兩個大漢輪流蹂躏下,覺虛脫萬分,眼前一黑,就昏死在地上。陰道口、屁眼里、口角邊,米湯樣的淡白精液還不斷倒流出來……

  一盤冷水,盡數倒到我的臉上,我攸攸轉醒,發覺自己四肢被縛,我大驚失色。

  小王走到她面前,以英語對我說,親愛的小雨,剛才你睡著時我有干了你一次,現在想叫醒你再干多一,兩次,希望你多多合作。說完便將手伸到她的乳房上,捏弄她的乳頭,拚命扭動身體掙紮。

  我的反抗令他怒了,抓著我的秀發,拉近他的臉,對我說,你聰明的就別反抗,讓我好好的打上兩,三炮,不然的話,我可以讓你嘗嘗我獨有的強奸秘技,這技巧就是將我整條陰莖都插到受害少女的子宮盡頭,在那處射精的話肯定會讓少女懷有我的骨肉。我聽得心也寒了,他接著問,可想當我兒子的母親嗎?我慌忙搖頭,他接著說,那你便乖乖的別反抗,我無奈的點頭。

  他解開我的繩子,拿掉嘴上的布條,命我跪在我的面前,以舌尖舔我的龜頭,我哪敢不從,強忍著惡心的感覺,像舔雪糕一樣一下一下的輕舔著,眼角卻流下淚光。

  我只舐得數十下,他便已將陰莖硬塞進我的嘴內,現在改作不停吸啜他的陰莖,我只好像用飲管喝汽水一樣,一下一下的吸啜著。他享受著快感,一邊命我更大力吸啜,就在高潮頂峰,他把精液再次射進我的嘴內,他以手緊按著我的嘴,以免我嘔吐出來,隨即命我把嘴內的精液喝下去。我被按在地上,他取出一大支牛奶,全倒在我的身上,接著便以舌頭在她的身上來回舔,把牛奶吃回有些牛奶沾在我的乳頭,大腿,陰戶等性感帶,他也要舌尖一一舔動。快感的刺激令我也不禁扭動身軀,他以狗仔式抓著我的腰肢,命我說:“主人,求你大力操我。”我再也抵受不住快感的折磨,勉強說完。他的陰莖已急不及待的梅開二度直插進我的陰道內。一下接一下的重重抽插,連翻快感令我很快便到達高潮,只聽我發出一絲絲難耐的嬌喘,身體已作出歡愉的扭動。隨即將我整個抱起,改以一柱擎天這式作更深入的抽插,我的一雙乳像隨著他的每一下抽插起舞一樣,真的很富彈性。

  白濁的精液隨即射進法子饑渴的肉洞內,迅速將我填滿。我們雙雙躺在地上竭息,我不停喘著氣,而他則把玩著我的乳頭,一邊回味剛才的激戰。

  “是否很爽呢?剛才你好像先後來了五次高潮。”他獰笑著說。

  這時大王從後面走了過來。手里那里一部攝象機,放給我看里面的內容。天!竟然是剛剛他們奸淫我的錄象。他大笑起來。說:“怎麽樣,冷美人?好吧?,你去報警吧。我保證包括你的共安局長老爸在內,每一個你認識的人都會有一卷帶子。”說完。他一把把我推倒在地然後把那只假陽具塞進了我的陰道。揚長而去。

  我無力的到在地上,由於沒有一絲力氣只好躺在地上。

  窗外,已是月上西樓





















0.015111923217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