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經驗故事]出台小姐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夜里九點,帶著一長串的電話號碼,李重在公用電話亭鬼鬼祟祟的打著電話
  " 請問你們的小姐能不能外叫?"
  電話那頭:" 你要外叫到哪里?"
  " 叫按摩小姐還會要到哪里!" 李重的嘴角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
  " 啊你到底要外叫到哪里?" 電話那頭傳來不耐煩的聲音
  " 賓館啦!" 李重也開始不爽了
  " 我們這里是做純的!" 回了這麽一句,電話那頭重重的挂上電話
  " 媽的,做純的就屌喔,自己又不寫清楚!" 李重暗罵到,再撥了另一支號碼
  " 喂!理容院嗎?"
  " 對啊!你是要找誰?"
  " 你們的小姐外不外叫?"
  " 你要帶出場來我們這里帶,每一家都是這樣!"
  " 真的?"
  李重挂上電話,埋怨著:" 操!找個女人這麽麻煩!"
  騎著迅光,李重來到市中心,四處張望著,找尋著淫靡的霓虹燈中正路的街角,理容院的黑色鏡面玻璃,李重對自己說:" 就這家好了"
  停在人家的店門口,李重走向那面神秘的黑色玻璃,在公用電話前,李重停了下來,拿起電話筒,突然轉過身來,注視著大街的每一個角落,搜尋著熟人,他還得在學校里、小女友前扮演純情小男生咧,小心,要小心
  迅速的閃進玻璃門,走到了櫃台,三七仔問道:" 找小姐嗎?"
  " 對!帶出場!" 李重還是不時注視著門外
  " 我幫你找個小一點的" 三七仔看著牆壁上的名單,拿起麥克風:" 本公司十一號小姐,十一號小姐請到櫃台"
  李重開始盤算了:" 好歹要挑一點,不然可惜了我處男之身!"
  牆壁突然被打開,李重嚇了一跳,但還是假裝若無其事,原來牆壁還有隔層
  看了看出來的小姐,應該不比李重大多少,在濃妝的掩蓋下,卻掩藏不住稚嫩,可惜穿了件大紅色的洋裝,有點俗李重點了點頭,問櫃台道:" 那價碼呢?"
  三七仔:" 帶出場一律算三個小時,兩千四,另外小姐再收一千"
  付完帳,李重望了望小姐,小姐點了點頭,跟在李重后面跨出理容院走在騎樓下,小姐的手臂伸了過來,環住李重的小臂,李重楞了一下,還是沒反應
  " 你在哪高就啊?" 小姐試著解開這沈悶
  " 我還念大學"
  " 哪一所呢?"
  李重笑了笑,沒回答
  " 上車吧!我只有機車!"
  小姐上了車,手放在李重的肩膀,李重把她的手拾起來,環住自己的腰
  " 你今年幾歲?" 小姐再度開口
  " 差一個禮拜十八,你就是我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 哦!你還是處男嗎?"
  " 嗯"
  " 真的?那我等下包個紅包給你!" 然后,又是一段長長的沈默
  " 那你幾歲呢?二十出頭吧?" 李重問道
  " 我六十二年次"
  李重數了數:" 那二十一啰?"
  " 對喂!就這家好嗎?" 小姐指著
  " 那不是餐廳嗎?"
  " 餐廳只是幌子,進去的人大多是休息"
  " 哦!" 李重把車停到路邊,鎖好龍頭進了大門,李重問道:" 休息怎麽算?"
  " 休息算三個小時,四百五" 櫃台小姐淡淡的說
  李重掏了皮夾出來,在找錢的空檔,李重端詳著櫃台小姐光滑的雙臂,心里想著:" 不知道她價碼又是多少?"
  拿了鑰匙,五零六號房,兩人上了電梯,再關上梯門的那刻,李重開始不安份起來,左手將小姐拉了過來,硬塞到自己的懷中,用力的抱緊,突然感到胸前兩股柔軟的壓力,雙唇吻上了小姐的粉頸,而小姐卻緩緩的掙開,說道:" 再等一下啦!"
  李重突然一陣燥熱,臉紅了起來,小姐笑道:" 沒關系啦,還有,你可以叫我小芬!"
  李重點了點頭,說:" 我叫李重!" 突然一陣后悔,還好不是全名,並不嚴重,梯門剛好打開。
  找到了五零六,推開房門,李重扭開電燈,卻依然一片漆黑," 哦!我來!" 芬從李重手中拿走鑰匙,插進牆壁里的孔,房間果然亮了起來
  李重先繞了一遍房間:一張不知進行過多少次性交儀式的雙人床,純白的床單,掩飾著它的淫靡,正對著床鋪的,是一面大鏡子,想必是用來欣賞兩人的體位吧,一台二十寸的電視,還有用來遮掩房內一對對赤裸肉體的百葉窗,隔壁的小浴室,一座夠容納兩個人的大浴缸,一座連篷頭,一面小鏡子,李重走出浴室,對著芬說:" 嗯沒有監視器!"
  扭開電視的小芬笑了笑:" 這麽小心?蠻有經驗的嘛!不像第一次來的!"
  李重望著小芬的雙腳,她已經將大紅的高跟鞋,肉色的絲襪脫掉了,里面是女人最自然、沒用高跟鞋托住,白皙的雙腳,透著些許的粉紅李重望的望電視,日本片,馬賽克,吞了吞口水,坐到床上,小芬的左邊,小芬問:" 現在嗎?我們可以看一看電視啊!"
  李重不說話,右手直接環到了小芬的頸后,兩手會合在小芬的胸前,開始解開鈕扣,第一顆,第二顆,李重已經可以看到那誘人的奶罩,和挺出的兩乳之間,深深的乳溝,將上衣脫了下來,丟到對面的矮櫃上,小芬站了起來,解開紅色的皮帶,拉下裙邊的拉煉,李重把小芬的手移開,接過裙頭,緩緩的往下拉,好豐好豐滿的臀部,接著的是白皙的大腿,又結實又直的小腿,小芬擡起一腳,讓李重將裙子褪下,再擡起另一腳,剛好讓李重正對了小芬誘人的小腹,李重忍不住的稍稍向下望,蕾絲邊的小內褲,在中間縷了空,剛好隱隱約約的露出黑色的小森林," 喂!腳會酸哦!" 李重笑了笑:" 喔!" 將小芬裙子脫下,也丟到櫃子上,然后轉過頭來,望著純白的奶罩,李重感覺到胸口好熱,心髒跳得好用力好用力,似乎要從喉嚨里蹦了出來,深長了頸子,用力的把口水吞了進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手在小芬的背后小力一擠,把奶罩扣彈開,小芬左手向前平舉,讓李重把奶罩從左手脫下,兩顆渾圓的雙乳就蹦在李重雙眼前,以李重在學校里只能看到的個個飛機場、小籠包來講,眼前的小芬真的算是個波霸,因爲少了奶罩的支撐,雙乳雖然有點下垂,但仍非常的誘人,雙乳的頂端,是兩圈乳暈,雖然已沒有處女般的粉紅,但還是呈現了令人垂涎的肉色,乳暈的頂端,小指頭一半大的肉色乳頭突了出來,乳頭的頂端,有一點點陷入,仔細再看一眼,可以看到有一個小小的孔,李重忍不住將頭湊了過去,伸出舌頭,輕輕的抹過乳頭,小芬嗯了一聲,全身一陣顫抖,胸部縮了回去,左手伸過來,將右半邊奶罩也脫了下來,說:" 我們先洗個澡吧!"
 李重點了點頭,小芬脫下了蕾絲內褲,一撮長在光滑小腹下面的森林呈現在李重眼前,李重目不轉睛的盯著,想多看看一眼,小芬卻走往浴室去了,李重跟著脫下自己的外套、T 恤、休閑褲,讓站在鏡前的自己,只剩一件紅色的子彈內褲,李重脫掉快被暴怒陰莖撐破的內褲,推開浴室虛掩的門。
  小芬正在將浴缸漏滿水,試著水溫的她,將圓潤光滑的臀部翹的老高,李重摸了摸,說:" 我來幫你洗澡!" 順手拿起洗手台上的兩包鋁箔包著的香皂,撕開一包,滑了出來,抹了抹水,在雙手中擦出泡沫,抹到小芬的脖子上,小芬突然跳開,說:" 等一等,我將頭發包好,別弄濕了!"
  隨手拿起小毛巾,當作浴帽纏了起來,戴好了還對著鏡子翹著小指拉了拉,眨了眨眼睛看看會不會掉,然后嬌聲的說:"OK !繼續"
  李重濕了濕手,從小芬白嫩的粉頸抹起,細長的雙臂,夾著的腋下毛都剃光了,雙手向下滑,沿著雙乳一圈又一圈的繞著,李重偷瞄了小芬一眼,小芬雙眼緊閉,嘴唇微開,李重突然將雙手移到一對乳頭,食指靈巧的上下抖動,小芬果然忍不住了,哼了一聲,上半身震了一下,睜開雙眼,小小打了李重的手,嬌嬌埋怨了一聲:" 討厭啦!好癢" 李重笑了笑,雙手滑到小腹、背后、雙臀,托起了小芬的腳,放在自己蹲著的膝蓋上,小小的腳板,細致的腳踝,在柔美燈光照射下,反射著光澤的小腿,李重問了問:" 你的腿有在保養吧,好細!"
  小芬點了點頭,甜甜的笑了笑,李重雙手再抹了抹香皂,兩手環著小芬的大腿,上下的搓洗著,每當雙手一滑到大腿上邊,小芬就震了一震,大腿也跟著繃緊了起來,一雙腿擦完,李重再抹了抹小芬生滿陰毛,肥嫩的陰阜,小芬接過李重的香皂,說:" 這里還是我自己來好了,剛剛連大腿都受不了了,何況是最敏感的地方!"
  李重點了點頭,擡頭看著小芬熟練地用沾滿泡沫的手繞了繞陰毛,並攏著食兩指,前后的滑過陰唇,再低著身,手伸到后面搓了搓,然后眨著眼,對著李重說:" 幫我沖水!" 沖完水,換小芬拿起另一包香皂,撕開,滑出,抹了水,坐了下來,直接攻向李重翹的老高的陰莖。
  " 一開始就洗這啊?" 李重問道
  小芬沒理會他,自顧自抹了滿陰莖的泡沫,用右手握住,前后前后的搓弄著,李重感到一陣又一陣的電流從漲到有點痛的陰莖傳來,一些傳到雙腿,讓大腿一次又一次的緊繃,一些沿著小腹、胸部、雙肩,傳至后腦,讓李重的雙頰,紅通通、熱呼呼的,李重突然覺得承受不了這股刺激,小腹直往內縮,全身顫了一下,趕緊憋住氣,兩排牙齒用力緊咬著,讓這股熱潮慢慢的慢慢的消褪,憋了好久,李重才松了口氣,望著沾滿泡沫的陰莖,一次又一次的隨著心跳而震動,一小粒透明的液體,從龜頭頂端的小縫中冒了出來,小芬頭挪了過來,伸出舌頭,滑過龜頭,將那透明的液體舔走,一條細細的絲,從李重的龜頭頂端牽出,在空中帶成一條下彎的細線,終止于小芬的下唇,小芬右手擡了起來,牽住這條線,空中畫了又畫,把絲繞斷,舌頭伸了出來,舔了舔嘴唇,把液體吸進嘴里,問道:
  " 剛剛差點泄了?" 李重紅了臉,點點頭說:" 別玩了,幫我洗澡啦!"
  李重將小芬冰冷的雙手握住,貼在自己胸膛上,一遍又一遍的在上半身搓了搓,再轉過身說:" 幫我擦背!" 小芬的手,輕巧的在李重頸子、雙臂、背后遊移著,讓李重忍不住跪了下去,頭和雙手貼著浴缸邊緣,讓自己的背和地板平行,而小芬就在李重左邊不停的在李重背上滑動雙手小芬的手突然伸到李重的屁股,不停的騷抓著,李重受不了刺激,屁股一直躲著小芬的雙手,小芬卻用腰和左手住李重的腰,右手的手掌在李重的肛門邊繞來繞去,有時握著陰莖套弄著,有時用手掌玩弄著睾丸,突然帶著泡沫的手指,滑進李重的肛門里,就在李重的直腸內進出、進出
  一陣又一陣的刺激,從夾緊的肛門傳來,李重也曾在床上用熱狗大亨在自己的肛門內做活塞運動,但只感到一陣陣的漲痛,沒想到小芬的技巧真的不錯,手指進入時,感到的是一陣陣肛門所帶來的緊縮,仿佛想將小芬的手指趕出體外,而手指滑出時,又是一陣陣想抓住小芬手指的緊繃,就在手指整個滑出的一刹那,李重感覺到從肛門傳來那無法形容的快感,不禁一陣悸動,肛門整個縮的緊緊的,等待著小芬手指的再次插入小芬卻拿起蓮蓬頭,將李重沖了沖水,說道:" 這招不錯吧!"
  李重勉強的嗯了一聲,全身酥酥麻麻的,勉強的站起身來,卻撐不住,于是又坐在浴缸邊,任小芬沖洗著他全身,沖完身子,小芬對李重眨了眨左眼:" 你擦一擦身子,我到床上等你!" 然后帶著一點暧昧的笑,走出浴室。李重握了握自己的陰莖,十三點五公分,雖然不是挺長,不過還算過的去,靠近身體的這一大半,是較深的肉色,靠近龜頭的那邊,則是淺淺的肉色,可以看到有幾根紅色,淺紫色的小血管橫過,再上端是發漲的龜頭,布著誘人的紅色,放開手,可以感覺到陰莖正隨著脈搏一抖、一抖的跳著,望著鏡中的自己處男的最后一眼,走出浴室。
  坐在床上的小芬,看著鎖碼台,李重拿過遙控器,轉小聲了一點,扶著小芬的上半身,讓小芬平躺在床上,雙唇湊上小芬的耳后,親吻著耳朵的四周,再將耳垂吸入,用雙唇、舌頭輕輕的吸吮著,又柔柔的將一股股清風吹進小芬耳內,將雙唇遊移到小芬雪白的雙頸,一遍遍的親吻著,小芬舒適的高擡下巴,讓李重能更緊密的貼著小芬的粉頸,李重的雙唇繼續向下移,徘徊在雪白的前胸,再移到挺出的雙乳,李重撫摸著乳房,以前看到女人的胸部,堅挺又有彈性,沒想到自己真正摸到,卻是如此的柔軟,李重雙掌不禁多握了幾下,享受這美妙的觸感,再將雙唇湊了上去,伸出舌頭,從右峰的山腳開始,一圈又一圈的環繞,到山腰,再到乳暈所在的山頂,將峰頂吸入,蠕動著嘴巴,感覺到一股堿堿的滋味從舌尖傳來,再多品嘗了幾下,發現又有一股甜甜的感覺,將峰頂整個吐出,又攻向峰頂的小凸起,用舌尖輕輕點了乳頭一下,然后從乳頭下方往上舔,再輕壓著乳頭,上下上下的抖動舌頭,小芬終于忍不住了,嗯了聲出來,擺動著雙肩,想要避開這一陣刺激,李重暗笑了一下:" 沒想到從A 片真能學到不少!" 再將雙唇下移,小芬突然抱住李重的頭,吐了聲:" 不要走!" 李重只好把左手停留在小芬的右乳上,用手指代替舌頭,在小芬的乳暈、乳頭上環繞著。滑過平坦結實的小腹,來到神秘的溪谷,上方盤著蜷曲的陰毛,李重忍不住多看幾眼,陰部的顔色跟大腿相較,微深了一點,而微微張開的兩片陰唇中,藏著因充血而泛出的一片紅,陰道口因爲緊閉而擠出了一小片濕滑,潤的格外淫靡,李重的食中兩指在充滿皺折的溪谷中徘徊探索著,手指移到兩片陰唇的上方,稍稍揉了一下,小芬竟然喔了一聲,臀部跟著扭動了起來,李重想著:" 大概是陰蒂吧!" 手指壓在上面重重的揉了起來,小芬突然叫了出聲:" 小力一點小力一點" 李重停止了粗暴的玩弄,將小芬兩腿張開,自己則跪坐在小芬兩腿中間,緩緩的將頭部壓下,準備好好暢遊溪谷,李重用舌頭舔著左半邊的陰唇,由下而上,舔進了些許黏液,李重將舌頭伸回,品嘗了一下,發現味道有點騷騷的,有點像自己打完槍,將黏在手上的精液清洗完后留下來的味道,再多品嘗一下后,發覺有一點點甜味,就像吃進精液后舌尖感覺到的甜味,舔完左邊的陰唇,和右邊的陰唇,李重的舌頭停留在小芬的陰蒂,陰蒂小小的,似乎就像陰唇的延伸而已,李重移動身子,讓自己的身體和小芬垂直,兩人交會在李重的頭部,和小芬的陰部,李重輕輕的舔著小芬的陰蒂,一圈圈的環著,再將食指、中指橫貼在小芬陰唇的溝里,來回的遊移著,感覺那一份淫蕩的濕滑,李重偶爾搬出絕招:輕壓著陰蒂,上下上下的抖動著,讓小芬無法克制的扭動腰部、臀部,顯露出那無法遮掩的快感,並規律的從口中發出" 嗯喔喔" 的淫叫,聽在初次與女人云雨的李重耳中,讓李重浸淫在滿足的成就感中。
  就這樣過了大概三四分鍾,小芬突然發出呓語:" 李重進來快進來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而雙手在空中亂劃著,仿佛想抓住男人一般,李重也覺得自己忍不住了,于是把小芬的雙腿再次撐開,而自己則跪在小芬兩腿間,拿起床邊的錫箔包,小心翼翼的撕開,擠出里面的保險套,輕輕的放在龜頭上,往陰莖根部展開,展到底之后,再將陰莖上的皮往前卷,又露出一段沒有包裹保險套的陰莖,再一次將保險套往根部卷,戴好了以后,自己活塞了一下,確定不會滑落后,左手支撐著上半身,右手則扶著陰莖,抵著小芬的陰道口,臀部往前一頂,沒想到陰莖居然滑走,李重頓時紅了臉,看著睜開眼的小芬,小芬說:" 沒關系!讓我來!" 然后用右手握著李重的陰莖,一點一點的將陰莖塞進自己的陰道中,小芬才塞完一小截,沒想到李重突然往前一頂,將整根陰莖一下子全部挺入小芬的陰道中,小芬頓時一聲哀嚎,整個腰、屁股全部往上挺,全身緊繃,皺著眉頭,過了好久好久,放開眉頭,呼了一大口氣,放松雙肩,放下腰和臀部,嘟著雙唇:" 這麽大力!" 李重笑了笑,雖然小芬的陰道不像處女這麽的緊,但李重仍能感覺到小芬溫暖膣肉從龜頭開始,緊緊的環住整根陰莖,感覺完這美妙的滋味,李重開始抽插,讓陰莖逃離小芬膣肉的包圍,只剩龜頭留在小芬體內,再緩緩將陰莖沈入,聽到小芬沈沈的嗯了一聲,李重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陰莖,一下是整根沒入,只看到李重與小芬的兩撮陰毛現在體外,陰莖抽出后,又看到李重的陰莖帶著光亮的液體,伸在李重與小芬兩人之間,而靠近小芬的那端,似乎吸了些小芬的膣肉出來,而后又是一沈,一出,一沈,一出
 李重抽插了二三十下,開始想玩玩不同的體位。讓小芬的膝蓋屈著,再用兩只手掌將小芬的膝蓋從背后推到身前的左右兩側,李重清清楚楚的將小芬的一雙白淨的大腿、小腿仔細的覽過,再用雙手頂住小芬的膝蓋,挺著臀部開始抽插了起來,用這種體位,李重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陰莖露出一些在體外,其余的就將小芬的陰道撐開,沒入在張開的兩片陰唇間。
  過了一會,李重抽出陰莖,讓小芬將小腿伸直,將右腿放在李重的左肩上,左腿則放在右肩上,再將自己的上半身往前壓,順勢把自己的陰莖從小芬臀部后面插入小屄內,這樣一來,小芬兩條白晰的雙腿,就剛剛好壓在李重的胸前。
  蕭薔的一雙美腿,浮現在李重的腦海中,望著眼前的這雙美腿,幻想是蕭薔的,李重忍不住伸出舌頭,來回的舔著,用舌頭去感受這美好的觸感,雙唇吻著白淨的腳踝,蕭薔的小腿蕭薔的腳踝李重忍不住大力的抽插起來,啊蕭薔的屄李重抱攏蕭薔的雙腿,白嫩又透著粉紅的腳跟就在李重的眼前,李重把臉湊了上去,貼的緊緊的,更死命的抽插了幾下。
  突然一股想泄的沖動傳了上來,于是李重把小芬的雙腿放平,再用最原始、破瓜的姿勢,將自己的陰莖送入陰道,將雙手環到小芬的身后,用力的將小芬抱緊,胸前兩股柔軟的壓力施在李重的胸膛,李重更用力的將小芬擁入懷中,幻想著胸前這兩股刺激,是來自邱淑貞誘人的酥胸,李重頓了一下下,準備迎接這一次射精的儀式," 啊邱淑貞邱淑貞我要干死你我要干死你淫蕩的眼神性感的雙唇干死你干死你"
  李重一次次的挺高臀部,再用力的壓下,挺高,壓下,挺高,壓下李重仿佛聽到了邱淑貞的淫叫聲傳來," 喔喔啊啊" 再來又是一陣哀求," 小力小力受不了了"
  一股快感迅速的從進出陰道的陰莖傳來,累積,累積,累積李重感覺到高潮就在眼前,更大力的抽插,突然一陣痙攣,李重感到陰莖一陣收縮,一股熱液自尿道快速沖出,于是將陰莖死命的頂到底,緊緊的抱緊懷里的邱淑貞,全身的肌肉一起繃緊,臀部頂到底,一股熱液從陰莖射出,然后又是繃緊,猛頂,射出射射出射出一直到氣力全部用盡,李重才枯竭般的攤在邱淑貞身上,耳邊傳來小芬一樣沈重的呼吸聲..

   過了好一會," 你喜歡邱淑貞嗎?" 小芬淺笑的問著,李重沒有回答,說了一句:" 我們再來一次!" 小芬瞪大了雙眼:" 真的不用休息一下?大部分的人都要等一會才能再來一次呢!" 李重笑了笑:" 幫我換保險套!" 小芬點了點頭,掉過身來,左手握住李重依然高挺的陰莖,右手開始卷動保險套,居然有幾根陰毛纏著保險套一起被小芬卷起," 痛!!" 李重急忙躲掉小芬的雙手,自己坐起上半身,細細的將纏到的陰毛分開,用拇指、食指捏著存滿精液保險套前的小套套,整個把保險套取了下來。
  坐在面前靜靜觀望的小芬帶著歉意的笑了笑,李重拿起另一個保險套,遞給小芬:" 幫我戴上!" 然后自顧自的躺了下去。
  經過了剛剛那份折騰,李重的小弟弟早已倒了下去,小芬用手握起它,緊緊的握了握,另一只手伸了過來,手掌貼著龜頭輕輕的撫了撫,李重的陰莖仿佛重新加過油般,慢慢的伸長、壯大,一下子又恢複方才的挺拔,小芬用保險套套住李重的龜頭,順勢往下展開,將保險套張到底,順便活塞了幾下,看看是否牢靠,檢視完后,小芬對李重說了聲:" 這次我在上面!"
  就迳自坐到李重的小腹上,半蹲在床上,手伸到自己的臀部后面,用三只手指扶著李重的陰莖,自己的臀部則緩緩的往下沈,李重感覺到自己的陰莖抵住了小芬,被稍稍挪了一下,再慢慢的、一點點的被塞進小芬體內,等到完全坐在李重的大腿上后,小芬左右扭了一下屁股,確定塞的很緊實以后,開始上下動了起來,李重突然有種被玩的感覺,任憑小芬提起屁股,放下,提起,放下,不過用這種體位,李重感覺到的刺激比以自己主動來的少很多,反而應能比較持久,于是就放任小芬任意扭著屁股,李重望著小芬,眼神卻忍不住先被她上下晃動的乳房吸引走,小芬的乳房此時充分顯現出她的彈性,以山腰爲重心,上下做著大幅的簡諧運動,牽引而使整片前胸跟著甩上甩下,而乳頭仿佛成爲乳房的附庸,乳頭晃到頂端,馬上又被下甩的乳房帶著晃下,還沒晃到底端,又被上甩的乳房牽引著上晃,而淫蕩的屁股、大腿,則跟著小芬的興奮度而跟著更加提高,更加大力的沈下,眼神往上,盯著小芬略顯稚氣的臉龐,小芬正緊閉著雙眼,皺著眉稍,微張著雙唇,舒服的享受著自導自演的歡愉,如此的過了好一陣子,李重開始不安份起來,跟隨著小芬的節奏,小芬的臀部一往上,李重就壓低自己的臀部,等到小芬的臀部一落下,李重就大力的往上急頂,小芬大聲的啊了一聲,眉頭皺的更緊,不知是痛苦,還是更加的歡愉,急頂了好幾下,小芬開始招架不住,只能往后倒,微提著屁股,任憑李重一次又一次的闖入禁地,無情的厮殺,殺的小芬只能接受挑釁,無助的哀求。
  過了好一會,小芬似乎沒力支撐了,整個上半身向前,倒在李重的胸膛上,無助的大口喘息,任由李重弓起膝蓋,憑空挺著腰部,往上一次又一次的頂著,頂著,頂著,讓小芬只能一邊喘息,一邊" 嗯哦哦嗯" 的呻吟著。
  李重一邊挺著長槍厮殺著,一邊翻過身,將小芬壓在下方,再坐起身,就在挺起上半身的當而,陰莖突然滑了出來,小芬突然出聲:" 不要拔出來!繼續!繼續!"
  李重趕快曲起膝蓋盤坐,再將小腿往外扳,就像A 片男主角的標準坐姿一般,坐穩了以后,趕快再將陰莖塞進小芬的陰道,熟悉了插入的角度,陰莖不再滑出,插穩了以后,李重分別握住小芬的雙腳,高舉到45度角的最高點,開始挺著腰部一下又一下的干了起來,幻想著田中美佐子一向包得緊緊的肉體完全被自己剝光,細嫩的雙腳,稍微有點粗的小腿,粉白的大腿,視線移到上半身,因爲承受來自李重臀部的沖擊,而規律上下晃動的兩個乳房,平坦的腹部下方是一撮深黑色的陰毛,陰毛的下方,一只烏龜挺著光溜溜的頭,伸長到極限的脖子,正一次次的伸進,伸出,伸進,伸出
  李重輕輕放下小芬的雙腳,手伸到小芬的背后,將小芬的上半身抱了起來,再伸直自己的雙腿,讓小芬的雙腿相對著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后,在弓起膝蓋,雙手拉著小芬的雙手,彼此向后倒,李重開始一推、一拉,而大腿、臀部則一挺、一松,讓小芬藉著李重的使力而上上下下的起落,再上彈簧床的彈性,兩個人好像在水面搖晃的船上活動一般,搖著,搖著,搖著,
  搖到一半,小芬突然放開雙手,抱了過來,因爲李重的上半身也向前,因此陰莖只剩一小截在小芬體內,所以李重放平弓起的雙腿,讓小芬一雙腿勾著李重的后臀,一雙手緊緊的環住李重的后背,因爲被小芬的上半身完全壓住,所以李重讓自己完全被動,而小芬就緊抱著李重,臀部上下,上下的套弄著李重的陰莖,李重則不停的狂吻著小芬的雙肩,粉頸,套弄了好長好長一段時間,雖然已經泄過了一次,但李重又感覺到高潮似乎又快來了,于是壓倒小芬,雙手環到小芬背后,抱緊了以后就開始狠很的沖刺了起來,小芬也不甘就這樣被壓著,想要將李重挺起,可是李重沖刺的力量實在太大,所以小芬只好用力夾著環繞在李重背后的雙腿,跟著節奏與李重上下對頂著,兩人又這樣對干了好一陣子,李重開始支撐不住,雙手抱的更緊,沖刺也更加用力。
  小芬也感覺到李重可能快泄了,斷斷續續的說著:" 再撐一下再撐一下我也要來了再一下我也快丟了快丟了"
  李重哪能停的下來,只感到快感迅速的累積起來,全身被電擊般的顫抖了一下,一陣陣的抽慉,抱緊小芬的雙手也一陣緊,一陣松,不管還有沒有精液,陰莖一直噴射、噴射、噴射.
  這時候,小芬仍然狂頂著,等到李重射了出來,小芬突然翻過身來,將李重壓在下方,稍稍坐直了上半身,雙手撐在床上,蹲著雙腿拼命的套弄了幾秒鍾,突然,所有動作停了下來,小芬直直的倒在李重的胸膛上,顫抖著不停,並伴著痙攣,痙攣,痙攣,痙攣,又痙攣李重這時噴射才稍稍緩了下來,由于小芬陰道一陣陣的收縮,又收縮,李重突然覺得敏感的龜頭,快感又一次的瘋狂升高,再一次達到了高潮,抱著倒下來的小芬,陰莖又一陣陣的噴射,噴射由于上一次的高潮還沒有消褪,所以這一次的高潮更加顛峰,讓李重的腦袋完完全全是一片空白,只有身軀不斷的抽慉、收縮、顫動著過了好一陣子,虛脫般的李重,望著趴在身上的小芬,小芬稍稍動了一下,無力的從李重身上滾動到李重身邊,臉上稍稍泛著一點點紅,李重問道:" 丟了?"
  小芬稍稍點了點頭,李重又問:" 你一天大概會丟幾遍?"
  有點紅著臉的小芬:" 不一定!大概每四五個會有一個可以讓我達到高潮。"
  " 哦!" 李重對這個答案似乎很滿意,又過了一會,李重才有力氣自己坐起來,看了看,陰莖已經整個倒下,皺在一起,李重脫掉保險套,第二次跟第一次的量比起來,已經少了很多,在套口打了個結,李重遞給小芬,示意要她丟到床邊的垃圾桶,自己則趴在床上,叫小芬來替自己捶捶背,小芬看看電視,轉了轉台,扭開音量,坐到李重的身上,李重感到有點重,而小芬的陰毛刷得自己臀部有點癢,坐穩了以后,小芬開始輕輕的揉著李重的肩膀,手臂,捶捶背部,過了好一陣子,小芬嗲嗲的埋怨了一聲:" 好酸喔!休息了好不好?"
  李重點了點頭讓小芬趴在身邊,一起看著第四台的台語 MTV,李重也安分多了,小弟弟也一樣,過了好久好久,突然看到徐華鳳穿著泳裝出現在MTV 中,于是小弟弟又稍稍動了一下,告訴李重,它又複活了,李重翻過身仰臥,陰莖又一點點的漲了起來,李重望了望旁邊也在看著它的小芬,笑道:" 怎麽辦?幫我消消腫!"
  小芬也笑了笑,翻過了身,把頭移到李重的腹部,伸出手,握住陰莖,李重挺頭看著,女孩子的手真的好小好小,一只手握著還握不到一半,李重想到班花,雖然她比小芬高一點點,但握起來也應該差不多吧,小小的手掌握住相較之下大了許多的陰莖,不停的上上下下的搓動著,龜頭有時候挺著紅通的臉,頂端張開著,里面是更嫩更紅的肉;有時候則是被小芬的手卷上來的包皮整個覆蓋掉,然后又是紅通的頭,又是肉色的包皮,小芬湊上了她的嘴,伸出小巧濕潤的舌頭,輕巧的舔著龜頭的最頂端,李重突然感到一陣刺激,肛門收縮了一下,陰莖看起來更加挺拔了,舌尖繼續滑動著,右半邊的龜頭,左半邊的龜頭,龜頭與陰莖相接的小溝,小芬特別細細的一遍遍環繞舔著,接著的是樹干,小芬扳著陰莖,張大著雙唇,含著靠腹部的這一邊,前后前后的吻著,再來是陰莖的背面,小芬放開右手,陰莖又彈回原來的角度,小芬順著陰莖在龜頭及陰莖根部來回的猛吻著,小巧的雙唇間,傳來一聲又一聲的" 啧啧啧" ,透露著紅唇對陽具的深切思慕,過了一會,小芬的舌頭移到龜頭,對著龜頭最前端的小縫不停的輕舔著,再沿著龜頭而下,順著龜頭的直徑,小芬慢慢的張開嘴巴,將整顆龜頭漸漸納入嘴里,沒入后,小芬用雙唇柔柔的將陰莖前端環住,嘴里的舌頭開始不安分了起來,不停的沿著龜頭攪動著,偶爾還卷起舌根,讓舌尖侵入精液射出的運兵道,小芬如同小孩玩著心愛的玩具般,貪婪的望著、搓著、舔著,讓李重只能不斷扭著臀部,間之以偶爾的顫動,拼命抵擋著來自龜頭的刺激,而小芬還不滿足,右手緊緊的握著陰莖的皮,虎口則抵著含著龜頭的嘴,開始上上下下規律的含住、吐出陰莖的前半,因爲塞滿了整個嘴巴,所以不時發出 "唔唔唔" 的聲音,顯現出塞滿整嘴的滿足感,更由于整只嘴都被塞滿,使小芬的口水不能克制的泌泌流出,有的從嘴角流出,將陰莖潤的更濕滑、淫靡,有的則伴隨著李重偶爾流出的液體,隨著小芬吞咽口水的聲音,進入了小芬的體內。
  李重提起頭望著跪在自己雙腿間,頭上下擺動著,想要博取自己快感的小芬,突然,李重的心里生出了一些憐憫,不知道小芬在褪下臉上濃妝后,是什麽樣的一個角色?學生?單身女郎?家庭主婦?上班族?
  李重突然覺得,人的尊嚴,能賣多少錢呢?說不定,還沒有交易一次來的多!
  李重閉緊了雙眼,讓自己將所有一切忘掉,自己只是個用錢買女人來泄欲的野獸,對!我是野獸!我不必也不需想這麽多!李重突然站起身來,小芬吸吮的正過瘾,只好跟著坐起上半身,李重望著床前鏡子中的彼此,李重赤裸著全身站在鏡子里,小芬跪高了起來,左手抱著李重的臀部,用右手和嘴巴取悅著李重,李重突然獸性大發,撥開小芬的右手,雙手抱著小芬的頭,前后前后的套弄著,而且不停的挺著臀部,用力的往前頂、又頂、再頂,感覺到小芬的嘴唇快貼到陰莖的根部,牙齒則斷斷續續的磨插著陰莖,軟軟厚厚的舌頭墊著陰莖,龜頭則不停的在小芬口腔里撞擊著,並不時沖撞到小芬的喉頭,讓小芬不時現出略微痛苦的表情。
  就這樣撞擊了幾分鍾,李重開始飛飛飛愈來愈高,愈來愈高,爬升,爬升,爬升,突然在小芬的口中爆炸開來,小芬體貼的緊抱著李重的臀部,讓李重有了依靠,能盡情的在小芬口中爆炸、燃燒、爆炸、燃燒.
  李重將陰莖從小芬口中抽了出來,倒在柔軟的彈簧床上,小芬的臉湊到李重的臉旁,嘴巴緩緩的蠕動著,一小滴的白色液體從小芬閉合的雙唇中泌出,慢慢的流下了一點點距離,小芬趕緊伸出舌頭,舌背牽著一條白絲,舌尖輕輕的將白色的液體舔入,吞了下去,看著李重:" 美容養顔!"
  一會,小芬笑了笑:" 三個小時快到了哦!下次再叫我的話,只要給理容院的那兩千四就好了,我這邊就算你免費,怎樣?" 李重無力的躺在床上勉強的笑了笑。
  小芬到浴室里清洗了一會,回到臥室,找了找小內褲,穿了回去,將陰毛蓋了住,轉過去面對鏡子,赤裸的背穿上奶罩,坐在床上,將高統襪穿回,李重緊緊盯著這最后一幕,小芬再穿回上衣,紅裙,轉過頭來,說了聲:" 下次找!"
  李重點了點頭,小芬滿意的笑了笑,關上房門,高跟鞋的聲音,一步步的遠去,躺在床上的李重,想著明天該如何補償可愛的小女友.....






















0.013556003570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