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偷心賊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海洋的心
記者招待會中有幾百個記者,圍住正在發言的警官。容蓉和容薏混在記者群中。她們留住長長的頭髮,戴上了墨鏡,坐在記者群中,所有人都在留意梁警官的發言,沒有人留意這兩姐妹。
梁警官說:“海洋的心這顆擧世無雙的寶石,在本市公開拍賣,是一大盛事。爲了確保海洋的心展覽和拍賣能夠順利完成,這次我們將會投入大量警力,協助拍賣會的保安人員。展覽和拍賣舉辦的博物館,已經加派三十名保安,二十四小時監督海洋的心。我們警方到時會有十名警察在場,總局所有警察也會待命,如果有意外,他們可以在三分鐘內到達。 ”
一個記者發問:“請問調派這麼多人,是要防備偷心賊嗎?”
梁警官臉色一變,說:“是誰告訴你的?偷心賊不過是謠言,暫時沒有證據有這麼一個人……”
“但偷心賊發了信給我們,說他會在今天把海洋的心偷去。”另一個記者說。
“偷心賊還告訴我們,他偷去過六件拍賣品,而警察還茫無頭緒。偷心賊說你們一點用處都沒有呢。”記者七嘴八舌哄起來。
容蓉和容薏對望一眼,會心微笑。她們趁亂悄悄離開記者會,沒有發現,在一個角落,一個高瘦男子,正在暗�觀察著她們。

容蓉和容薏回到家�。除下長假髮,兩姐妹都留有一頭短髮。兩人換過衣服,化好妝,站在很大一面鏡子前面。她們是孿生姐妹,相貌本來已經很像,她們又穿上同樣的衣服、飾物,刻意化同樣的妝,把姐妹之間細微的差異都改了。
“單看外表,連我都分不出我們誰是誰了。”容蓉說。
“姐姐你看,偷心賊在大盜排行榜升上第三位了。如果我們這次能成功偷去海洋的心,大概會再升一級吧。”容薏看住電話說。
大盜排行榜是一個國際盜賊界的地下網頁。容蓉和容薏以偷心賊的名義作案,她們做過的案子不多,但每次偷盜的都是極爲珍貴的精品,而且每次都公開偷盜的目標,向警察宣戰,所以出道不過兩年,就佔到第三位。
姐姐容蓉精於搏鬥、器械運用,而妹妹容薏則精於易容術、電腦入侵。兩姐妹合作得天衣無縫。她們一連偷盜了本市最貴重的珍寶,由於事先有周詳的準備,從未失手。她們偷盜珍寶,也不是為了錢,從不出售求利,令警察無從追查。
“妹妹,入侵展覽館的保安電腦系統時要小心,千萬別留下任何證據啊!”容蓉說。
“你少擔心了,我們做過那麼多次,那些笨蛋警察,還不是奈何不了我們嗎?”容薏笑說。
“我們這次高調挑戰警察的權威,他們很急,會加派人手,我們還是小心點好。”容蓉說。
“好啦,我去到展覽館時再檢查一次好了。”容薏說。
“你趕緊在最後一次安全檢查前去。我兩個小時後來與你會合。”容蓉說。
“就讓我們把海洋的心偷回來,看看這顆寶石是否名符其實吧!” 容薏說。


(二)聖誕老人
海洋的心展覽廰中,很多參觀者入場,要看看這個舉世知名的寶石。展覽廰的大門外設有檢查闗卡。每一個進場的人都要經過保安檢查。
“名字。”保安員問。
“我叫容薏,這是我的身份證。”說話的人是容蓉。她以妹妹的身份進入展覽廰。保安員看看身份證上的照片,再看看容蓉的臉,以爲是同一個人,登記後讓她進去展覽廰。
容蓉進入展覽廰,瞄到梁警官和展覽廰的保安主任在一個角落,監視住展覽廰每一個人。容蓉看看手錶偷笑,心想:“偷心賊就在你眼前,你卻像傻瓜一樣。”
梁警官正與保安主任交談,全然不知道這個女孩就是日思夜想要逮捕的偷心賊。
“魔術大盜消聲匿跡才三年,現在又來了一個偷心賊,真令人頭疼。”梁警官說。
“你說的魔術大盜,就是連環偷去紐約博物館、羅浮宮、大英博物館和我們展覽館的四大寳物的盜賊?”展覽廰的保安主任説。
“不就是他!這個偷心賊更過份,居然告訴記者要盜寳,完全不放我們在眼內!再發生多幾起大案的話,恐怕我也要丟官了。”梁警官嘆説。
“我們打醒十二分精神吧,這裡的保安密不透風,偷心賊最好不來,來的話一定抓到他!”保安主任說。
忽然,整個展覽廰的燈都熄滅了,展覽廰漆黑一片。只聽到一些尖叫聲和有人跌倒的聲音。
梁警官嚇得幾乎暈倒,心想:“難道偷心賊真的要來!媽的怎麼後備照明系統都壞掉?”他定一定神。大聲叫人不必驚慌。然後命令手下馬上打開手電筒,檢查海洋的心。
就在這時,聽到巨大的玻璃碎裂聲音。梁警官心涼了一截。全部手電筒打開一照到,防彈玻璃箱完全粉碎。海洋的心已經不見了!
原來容蓉叫容薏侵入了展覽廰的電腦系統,到預定時間,照明全關,展覽廰的擴音系統播出超高頻的聲音。防彈玻璃只要頻率弄對了,就會因爲共鳴而碎裂。容蓉在混亂中拿走了海洋的心。走到角落的通風口,打開通風口鐡柵,讓早藏在�面的容薏爬出來。然後自己跳進去通風口。容薏再把通風口鐡柵關上。
通風管道很窄,嬌小的容蓉也要高舉一雙手臂,才能勉強滑下去。按計劃通風管道通往空調機房。
空調機房這端的通風口鐡柵早已由容薏打開。容蓉就從通風口跳出。“咦?”容蓉發現有點不對勁。原來通風口連住一個玻璃箱。容蓉從通風口跳出,就跌進這個玻璃箱。玻璃箱的寬度和通風管道一樣,容蓉依然高擧雙手,被困玻璃箱中,動彈不得。
“很精彩的計劃啊,偷心賊。”一個戴住聖誕老人面具的男人一邊輕輕拍手,一邊笑說。
“你怎麼知道我是偷心賊?你到底是什麼人?是警察?不,那些笨蛋不可能識破我的計劃的!你這混蛋,快放開我!”容蓉一邊掙扎一邊說。
“你無謂掙扎了,這個玻璃箱子也是防彈玻璃造的,你不可能打開。放心,我不是警察,也不打算傷害你。我要的,是心。”面具男人說。
“好吧,萬事好商量,海洋的心不在我身上,你放了我,我就去拿給你。”容蓉說。
“偷心賊,你還想騙我,海洋的心分明在你身上。讓我猜猜……嗯,你把海洋的心藏在你的乳溝吧。”面具男人說。
“既然你猜到,我也不瞞你,但你不打開箱子,我又如何能夠把海洋的心拿給你呢?”容蓉說,她想現在首要是要他放開自己,一旦脫困,以自己的身手,誰都不怕。
“這點我早就想好。”面具男人說。原來玻璃箱子在容蓉的胸部的前面有活門可以打開。面具男人打開了活門,就伸手把容蓉襯衣的紐扣,一顆一顆打開。海洋的心果然就夾在容蓉兩個飽滿的乳房中間。
“身材真好,連這麼大的寶石也藏得下!我不客氣了。”面具男人笑說,把海洋的心取出拿走,掉頭就走。
“你給我站住!有種就放我出來好好打一場,你這樣得罪我,我絕對不會饒你的!”容蓉怒說。
“嗯,你這是恐嚇我嗎?”男人囘頭說。“我可不受恐嚇,讓我懲罰一下頑皮的偷心賊吧。”說著手指輕輕一挑,解開了容蓉胸圍的扣子。啪的一聲,胸圍向兩邊飛開,容蓉一雙驕人的乳房如小兔子彈出。
“你……你要幹什麼?”容蓉又驚又怒說。
“我在得罪你啊,看你怎樣不饒我呢。”面具男人說完就用手指技巧地逗弄容蓉的乳頭。容蓉從來沒有讓異性碰過自己的身體,乳頭逗弄三兩下就硬起來。容蓉羞得滿面通紅,再説不出話來。
面具男人看著容蓉被困在玻璃箱中,胸圍給打開了,白嫩的乳房,上面緊緻粉紅的乳頭,無助地外露著,容蓉羞恥地留下一滴眼淚。
面具男人說:“好了好了,小女孩別哭,我放你出來吧。”他從口袋拿出一個裝置對著玻璃箱,一按裝置上的按鈕,忽然,困住容蓉的玻璃箱整個碎裂了。原來那是一個手提的超聲波發射器。
容蓉一得自由,馬上向面具男人奔去,巴不得馬上打倒他,以雪被輕薄之辱。
面具男人冷冷地說:“你要追我,可以,但請你先低頭看看自己吧。”
容蓉低頭一看,發覺自己乳房還是外露著,驚慌得馬上扣上胸圍,拉好襯衣。容蓉再擡頭一看,那面具男人已經不在了。


(三)佟家大宅
容蓉和容薏家中。
“那展覽廳的大門停電就會自動鎖上,五十六個參觀者、十個警察、三十個保安都困在�面。警察把門打開,一個一個搜身,都找不到海洋的心,海洋的心就如消失了一樣。他們核對我的指模,我可是在保安關卡登記過的。他們也檢查過通風口,但通風口的鐡柵是從外關上的。一切都跟我們計劃一樣。那些笨男人一頭霧水呢!姐姐,我還裝受驚了,那個笨蛋梁警官還安慰我呢。嘻嘻……”容薏笑說。她完全沒有留意到容蓉的神色有異。
“姐姐,那海洋的心拿給我看看好嗎?”容薏又說。
“海洋的心給人奪去了。”容蓉平靜說。
“什麼?姐姐,誰會知道我們的計劃?”容薏驚奇地問。
容蓉說:“是個戴面具的高手。但你放心,我們會把東西拿囘來的。好了,累了一天,先睡吧,明天再説。”容薏還想再問,容蓉用手勢阻止了她。
容蓉最恨的還不是海洋的心給那個男人奪去,而是自己身體給那個男人挑逗過,自己卻毫無還擊之力,連對方是誰也毫無頭緒。而這麼羞恥的事,在妹妹面前真的難以啓齒。
漫漫長夜,容薏在床上輾轉翻側,雖然很累,但還是睡不著。不知為什麼,乳頭好像還留有那個男人手指的觸覺。容薏想,如果那個男人知道自己現在的感覺,就真的羞死了。

“妹妹,那個面具男人大概侵入了我們的電腦系統。”容蓉說。
“不可能的!我用的是3072-bit加密,還有……”容薏說。
“任何系統,最大的漏洞不是電腦,是人,”容蓉打斷她,“我猜那個從我手上奪去海洋的心的面具男人,在監察我們的電腦。不過這不是問題。我要將計就計。”
“既然那面具男人是高手,我們不是很危險?”容薏說。
“你就是膽小。平時不小心,有事就退縮。我們做過這麼多案子,有那次失過手?”容蓉說,“我想過了,那男人透過我們的電腦來預測我們的行動。我打算去偷名畫《心中的暴風雨》。你按以前的方法準備,那個男人很可能又會試圖奪取我們的獵物。但這次我會防備那個男人。”
“《心中的暴風雨》是富商佟夏的私人藏品吧?”容薏問。聼得姐姐滿有信心,她的信心也回來了。
“沒錯,就是佟夏。快幫我準備一個假身份,大名鼎鼎的偷心賊,未來一個月,可要做佟夏傭人了。”容蓉笑說。

佟夏的大宅在郊外。容蓉以假身份潛入了一個月,對佟夏的家人、大宅調查的了如指掌。前天容蓉發了信給佟夏,說偷心賊今天就會偷去他的《心中的暴風雨》。佟夏大驚,命令保鏢寸步不離他的書房。他還報了警,所以佟夏的大宅四周有大量警察埋伏。
這夜月黑風高,是行動的時候了。
喂,是警察局嗎?我是偷心賊,說要偷《心中的暴風雨》是騙你們的。笨男人,我的目標其實是博物館收藏的十二顆心。我已經偷去這十二顆鑽石了。你不信,可以去看博物館的閉路電視。我要離開博物館了,你們來抓我吧--如果能夠的話。哈哈!”容蓉在佟夏大宅的傭人臥室打完這通電話,就監視窗外警察的動靜。果然,幾十個警察匆匆在黑暗中湧出,上了警車,絕塵而去。
“那些笨男人上鈎了。”容蓉想。過去一個月,容薏入侵了博物館的閉路電視系統。閉路電視的畫面連到警察局,警察看到一個黑衣人盜去十二顆心的畫面,其實是容薏傳去的畫面。
容蓉知道,警察很快就會知道十二顆心根本沒有被偷,去而復返。她把手錶計時器按開始。照她的估計,警察十五分鐘就會回來。十五分鐘內就得偷到《心中的暴風雨》。

佟夏和保鏢在書房。
佟夏看著牆壁上的《心中的暴風雨》,心想:“還有幾個小時了。”警察告訴他,偷心賊每次放話要在那一天偷什麼,從來說到做到。也就是說,偷心賊一定會在這晚動手。如果過了今晚,就沒事了。
忽然,書房外有很急的腳步聲。佟夏和保鏢都緊張起來。
“是誰?”一個保鏢問。
“爸爸,是我!快開門。”書房門打開,原來是佟夏的女兒佟秋月。
“女兒,什麼事這麼慌張?”佟夏說。
“爸爸,偷心賊說她來了!”佟秋月說。
“什麼?偷心賊在那�?”佟夏問。其他保鏢都警覺地站起來,手按手槍。
“就在你面前啊。”佟秋月說。
“你到底說什麼?”佟夏奇怪地問。


(四)棋高一著
“我就是偷心賊!”佟秋月說完,雙手一揚,手中的噴霧噴向佟夏和保鏢,他們幾秒鐘就暈倒了。這個佟秋月,當然是容蓉假扮的。經過一個月的觀察,容蓉很了解佟秋月的面貌、身材和舉止,她把這些資料給了容薏,容薏就做了一個佟秋月的矽質面具。
容蓉先去佟秋月房間,將她迷倒,然後戴上矽質面具,穿上佟秋月的衣服,以佟秋月的身份穿過大宅內的所有保安,來到佟夏的書房。
容蓉看佟夏和保鏢迷迷糊糊的躺下了。就把牆壁上的《心中的暴風雨》拿下。打開畫框把名畫拿下。然後大叫:“偷心賊把畫偷了!”大宅其他保鏢和家人都趕過來。一個保鏢見到躺在地上的人,就向容蓉說:“小姐請馬上回房間,這裡很危險!”
容蓉惶恐地點頭,快步離開,心中在暗笑:“男人都是這麼蠢的。”她沒有回房間,而是離開了大宅的大門。所有人都擠在書房,根本沒有人理她。
出得大宅的大門,容蓉看看手錶,剛好十五分鐘,正在納悶,怎麼面具男人還沒有來。忽然,一個戴著聖誕老人面具的男人出現在她跟前。
“你來了,這次一定不會讓你好過!”容蓉對面具男人說。
“別動,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了!”一個警察透過擴音器大喊,幾十個警察衝出來把容蓉和面具男人包圍住。
“偷心賊,你插翅難逃了!”一個警察說。
容蓉脫下佟秋月的裙子,�邊穿著全黑的緊身夜行衣,她把一卷東西拋給面具男人,說:“偷心賊,給你!”說完忽然淩空飛走。原來她一早在樹上安排了鋼絲,在黑暗中誰都看不出來。幾個起落,容蓉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容蓉躲在遠處,脫下矽質面具,用望遠鏡觀察警察和面具男人。 
警察見這個女的淩空飛走,再抓她不住,就撲上面具男人要活捉他,混亂中,十多個警察把他推倒。一個警察把面具男人手上的東西奪取打開,就是那名畫《心中的暴風雨》。(其實是容蓉準備的假畫。)警察一直連偷心賊是男是女也不確定,聼容蓉說這面具男人是偷心賊,警察都先入為主以爲他就是。終於抓到偷心賊,警察們都狠狠的拳打腳踢。
容蓉看著不禁笑了,覺得一雪被輕薄之仇。容蓉心中盤算,以後再聯絡面具男人,要他交會海洋的心,她就承諾幫他逃跑。
警察把面具男人打個半死了。一個警察把面具男人的面具拉開,那人竟然是梁警官!
容蓉看到這一幕,下巴都掉下來了。忽然,一把熟熟悉的聲音説話:“偷心賊,想陷害我?沒有那麼容易啊!”
容蓉回頭一看,竟然是那個面具男人。容蓉二話不説,右手一揚,手中噴霧噴出。那個面具男人忽然向後速移十來尺。
“你會用鋼絲,我也會用呢!”面具男人說。
“你這混蛋!”容蓉怒說。
“在你潛入佟夏大宅前,我已經派人潛入,剛才其中一個被你迷倒的保鏢就是我的手下。我對你的一舉一動,可是了如指掌呢。我告訴梁警官,只要他戴上聖誕老人面具,就會見到偷心賊。幸虧我有此一著,要不然,被打慘的就是我了。”面具男人笑說。
“現在打倒你也未遲!”容蓉說。容蓉一向自負天才,從不放任何男人在眼內,現在面對這個男人,事事處於下風,氣不過去,就向面具男人飛奔去,要用拳腳教訓這個男人。
就要到面具男人跟前時,容蓉腳上忽然一緊,一條鋼絲從樹幹上一扯,把容蓉倒吊起來。


(五)完美裸體
面具男人走到被倒吊的容蓉跟前,微笑看著她在掙扎。
“你這混蛋想對我做什麼?快放我下來!”
“本來我沒打算對我做什麼的,這次是你要設計陷害我在先的啊,我不過自衛還擊而已,對你就不必客氣了,不如讓你試試自己武器的滋味好不好?”面具男人說著手中一揚,一陣噴霧噴向容蓉。
容蓉頭一暈,四肢無力,再無法掙扎。面具男人確定迷暈噴霧生效了,就放下鋼絲,容蓉軟倒在地上。面具男人把容蓉抱起,帶到一輛貨車上。
“你……要帶我到哪�?”容蓉問。她渾身乏力,但意識還未完全失去。
“小女孩不要在外面玩太晚,讓我送你回家吧。”面具男人說。
“送我回家?你……怎麼知道……我家在哪?”容蓉問。
“你叫容蓉,外號偷心賊,專偷和心有關的寶物,身高一米五五,重四十二公斤,胸圍是C杯,和妹妹住在半山的白屋,是吧?我對你是調查得清清楚楚的。不過,在送你回家之前,可要留一點紀念,讓你知道,得罪我的後果,哈哈……”面具男人笑說。
面具男人把容蓉平放在貨車車廂中的軟墊上。容蓉的意識一點一滴地慢慢失去,覺得面具男人好像把自己的夜行衣拉鏈從領口拉到肚臍,把自己扶起,脫下連身的夜行衣,再把胸圍和小內褲慢慢脫去。
“容大小姐,像你這樣性感可愛的女孩,最適合全裸。你的內外衣服,我可要沒收了。”面具男人說著,把容蓉的裸體大字型放好,讓她舒服地平躺。
“你……你要和我做……做愛?”容蓉迷迷糊糊地說。
“現在還不是時候。我現在隨時可以奪去你的處女之身,卻暫時放過你,你以後要好好記住這點啊。”面具男人打量容蓉的裸體,手掌很不規矩,輕輕地撫摸容蓉清秀的臉龐,重重地翻弄容蓉驕人的乳房,來回輕掃容蓉修長的大腿。容蓉很是害羞,但又無力抗拒,只得說:“不要!不能碰我的屁股……別碰……大腿……”
面具男人不理她,手掌最後停在容蓉一小撮毛髮上,輕輕撫弄。面具男人說:“怎樣?是不是很享受?你天生就是要讓男人去滿足,替男人帶來歡愉的。檢查過你全身了,有胸有臀,腰細腿長,全身上下,雪白無瑕,嗯,唯一就這小撮毛髮,沒有的話就完美了。讓我替你留個紀念……”

容蓉醒來的時候,頭疼欲裂,腦子迷糊一片,連手指頭也不想動。看著天花和牆壁粉紅碎花圖案,好一會才發現在自己睡房,溫暖舒服的床上,被單蓋得好好的。
”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什麼事?“容蓉慢慢有點印象,自己設計陷害面具男人,然後卻反被面具男人擒住,好像還被他脫光衣衫……
“不!那是惡夢吧,要不然我怎麼又會在家了睡覺?唉,怎麼最近常常在發這些內容古怪的夢?”容蓉再頭痛得無法細想。
“姐姐,姐姐,你在嗎?”容薏的聲音從樓下大廳傳來,驚醒在胡思亂想的容蓉。
“我在這裡。”容蓉回應。她撥開被單跳下牀。赫然發現,被單下自己完全沒穿衣衫。雖然睡房中沒有別人,容蓉還是不自覺用手蓋住乳頭和下體。令容蓉驚訝的是,自己下面觸手光滑,拿開手一看,下面已經光溜溜的。容蓉剎那之間記起昨晚的事,自己被脫光,全身上下被那男人看遍摸遍,然後還給他用不知什麼方法,去光下身的毛髮,再這樣子全身赤裸被送囘自己的家,自己的床上。
容蓉想到自己一直任他擺佈,全無還手之力,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覺得自己這樣栽在面具男人手上,也算栽得到家了,以前一直嘲笑男人,以後如何還能面對面具男人?雖然他一次一次戲弄自己,容蓉居然已不覺得自己恨他,忽然記起面具男人說:“我現在隨時可以奪去你的處女之身,卻暫時放過你,你以後要好好記住這點啊。”反而莫名其妙覺得有點快感。


(六)西施捧心
容蓉胡亂罩上一件睡袍下樓,見到容薏在看著大廳火爐上的牆壁,容蓉順著容薏的目光看,《心中的暴風雨》正正掛在牆壁上。
“姐姐,你把《心中的暴風雨》偷來了!抓到面具男人嗎?”容薏說。
“可惡,被那個面具男人識破了計劃,抓不到他!”容蓉說,她倒了一杯牛奶喝,心�有點迷惘:“到底那面具男人是敵是友?如果他是惡意的,爲何兩次抓到我,但又放我走?如果他是善意的,爲何又會兩次輕薄自己……”
“姐姐,你沒事吧?面色好像不太好。”容薏說。
“我沒事,”容蓉說,喝完牛奶覺得頭沒有那麼痛了,“下星期平安夜,白玉雕像西施捧心展覽一天,我們動手吧。這次一定要擒住那面具男人!”
“要偷西施捧心這國寶級的寶物,一個星期的準備時間不足夠啊。”容薏說。
“西施捧心展出以後,短期內本市再沒有什麼奇珍異寶出現,我們一定要把握機會,引那面具男人出來!”容蓉說。
“姐姐,我們偷東西,不過是無聊,開那些無能男人玩笑。但我們越玩越大了。昨晚我在竊聼警察的頻道,那個梁警官被玩弄了,很憤怒,這次會總動員來防備。不如收手吧。其實讓那面具男人奪去海洋的心又有什麼大不了?到底他還對你做過什麼?你爲何這麼執著於他呢?”容薏勸説。容蓉有向容薏提過面具男人,但面具男人對自己的輕薄行爲,卻羞於啓齒,所以容薏並不知道。
“不行!拿不到那面具男人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容蓉說。在她內心深處,隱隱覺得,要再去盜寶,才能再見到面具男人,而不知爲何,自己非得再見他一面不可。
容薏一向聼姐姐的主意,見她斬釘截鐵的,也就不再多說了。

“聖誕老人 :偷心賊,危險!千萬別輕擧妄動。”容蓉電話上出現這個信息。面具男人知道容蓉的地址,當然也知道她的電話號碼。
容蓉見面具男人居然夠膽直接發信給她,就打字回答:“你又打算來壞我大事?即管放馬過來!”
面具男人沒有再回應。

機場酒店外,街上都是聖誕燈飾,路人不多,但氣氛還算熱鬧。運送西施捧心的保安隊共有一百人,和容薏竊聼警察頻道所得的情報一樣。
持槍保安隊由飛機場護送西施捧心,到機場酒店展覽,每個隊員都提心吊膽。快到機場酒店門口,一個外國少女,頭戴耳筒,手拖行李箱,走過來用法語問路。一個保安隊員緊張地打手勢攔住那外國少女。
“小姐,我們在運送重要物品,如果要問路,請找其他人。”那保安隊員用彆扭的法語說。
“原來是重要物品,是西施捧心嗎?”那外國少女改以流利的本地語言說。
“你是誰?怎麼知道那是西施捧心?”保安隊員奇怪地問。
“你看看這個就知道。”那外國少女說完大開行李箱。忽然行李箱播出震耳欲聾的高頻聲波。所有保安隊員都手按雙耳,痛苦地在地上打滾,除了那個戴上耳筒的外國少女。
那外國少女冷靜地走去把裝著西施捧心的箱子拿走,從容地離開。那些保安隊員還在地上打滾。


(七)危機四伏
那外國少女坐上一輛跑車,飛快從公路離開,直到一個僻靜的地方,才停下來。把假髮和面具除下,還原原來的面目。是容蓉。
容蓉換去外衣,戴上另一個矽質面具和假髮,打扮成為一個時髦的年輕貴婦。然後快速地用工具把裝著西施捧心的箱子打開,把西施捧心拿出放在手袋,再坐上事先偷來的房車離開。
容蓉摸摸手腕裝上的一把小電槍,這次她下定決心,面具男人一出現,就馬上用電槍電暈他,先制服他在說。
倒後鏡出現有四輛車在追蹤容蓉,她覺得有點奇怪,自己應該沒有留下任何綫索啊。但容蓉也不驚慌,把車駛到一個停泊了很多摩托車 的小巷,飛快下車,脫下外衣,下面是一身皮衣。容蓉戴上頭盔,把西施捧心從手袋拿出,放在背囊�背好,挑了一部馬力大的摩托車來偷。然後騎上摩托車在橫街窄巷中遁去。跟蹤的車好像都甩掉了。
容蓉把摩托車駛去機場酒店。最危險的地方反而最安全,誰都不會猜到,她偷到西施捧心,卻會回去機場酒店。容蓉計劃把西施捧心藏在機場酒店隱蔽處,以本來的身份到機場乘飛機離開,以後由容薏來拿囘西施捧心,神不知鬼不覺。
到達機場酒店,她飛快跳下電單車,走進酒店大堂。大堂有很多客人。一個高大的男人擋在她面前。
“站住!你是偷心賊吧。”那男人冷冷地說。
容蓉大驚,接連變裝,怎麼居然還被人識破?急不容緩,容蓉發動電槍,把面前的男人電倒。
“別跑!”後面有三個男人撲上來。容蓉一讓,右腿一勾,勾跌其中一個男人, 男人倒下,撞跌另外兩個男人。
容蓉見數不清的警察跑過來,就推倒幾架載滿行李的手推車,趁亂衝入人群中,偷偷除去矽質面具,和假髮、皮上衣丟掉,去了一間的雜物房間。
門一打開,戴著聖誕老人面具的男人竟然在�面!
“容小姐,你的處境很危險,下面有兩百個警察在追捕你!”面具男人說。他跟容蓉説話,語氣一向輕佻,現在卻十分認真。
“我不相信你!”容蓉說。
“把西施捧心給我,我證明給你看。”面具男人說。
容蓉退後一步,雙手緊抱背囊。
面具男人說:“前幾天我不是警告過你嗎?是你不聼而已。如果我要陷害你,我會那麼做嗎?如果我存心要拿你的西施捧心,你用電槍電我好了。”
容蓉想:“這混蛋居然連我有電槍也知道,也好,不怕他弄鬼。”就把背囊丟給他。
面具男人把西施捧心拿出,說:“這的確是白玉石,難怪你也被騙,但是仿造的西施捧心,雖然仿造得很高明。你看這裡,在雕像中間有一條細紋,他們把兩截白玉合在一起。雕像是中空的,�面放了追蹤器,所以他們能追蹤到你。”
“我竊聽警察的通話,怎麼沒有聽到這回事?”容蓉不想相信,但不由得不信這男人。
“這是國家級的警察捉拿你而的陷阱,連本地的警察都不知道。”面具男人說。
“我又沒有在本市以外的地方做過案,怎會有國家級警察追捕我?”容蓉奇怪地問。
“現在沒有時間解釋了,快換上這個。”面具男人,把兩截比堅尼丟給容蓉。


(八)派對開始
“這是什麼意思?我不穿!”容蓉抗議。
“你還不相信我?”面具男人說完不再説什麼。
“好了,我穿,但……你不準偷看!”容蓉明白情況嚴重,終於相信面具男人,但雜物房很小,無法躲起來換衣服,想到要在他面前更衣,害羞起來。
面具男人本來想笑話她,說“我早看過你的身體”,但不想激怒容蓉,多生事端,就別過頭去。
“換好了。”容蓉脫下全身衣衫,穿上比堅尼,發覺非常合身,突然記得面具男人曾經看過摸過自己,知道自己身體的尺碼,羞得滿面通紅。
面具男人回頭一看容蓉玲瓏浮凸的身材,暗暗叫好,他拿了一雙高跟鞋和一件皮草讓容蓉穿上,再把容蓉的電槍和她本來穿的外衣內衣全部包起來丟掉,拉住容蓉的手臂便走。皮草沒有衣釦,容蓉只得用手拉緊衣襟。
一個服務員推著一輛清潔車經過雜物房。面具男人趁那服務員不為意,把那尊假的西施捧心,隨手放在清潔車的垃圾袋�,然後拉著容蓉走進電梯大堂。
梯打開,衝出幾個警察,領頭一個拿住一台機器。容蓉見到警察,心頭一跳,手心都是冷汗,面具男人輕輕握了她的手一下,放慢了腳步。容蓉心想,自己已經脫下矽質面具,警察應該認不出自己,才鎮定起來。警察看到面具男人戴著聖誕老人面具,只看了一眼,就匆匆跑過,並不覺得奇怪。
面具男人和容蓉進入電梯,當電梯門慢慢關上時,他們見到那些警察向那輛清潔車跑去……

“我們要到什麼地方?”容蓉問。
“雖然你暫時安全,但他們一定會封鎖酒店搜查的。我們要到一個安全不受騷擾的地方,待一會兒。”面具男人說。
兩人來到一個大宴會廳。面具男人出示了一張請柬。守門的人看了,恭敬地說:“原來是唐先生!請進!”
進得宴會廳來,只見有百多個男女,男的都戴上聖誕老人的面具,女的都穿上火辣比堅尼,在熱歌熱舞。
“你又是什麼‘唐先生’了?”容蓉問。
“唐先生是個倒黴的富翁,被我盜用了身份了。現在他不知道在機場哪個隱蔽的洗手間內昏睡吧。”面具男人小聲地笑說。
“這到底是什麼派對?”容蓉又問。
“這是全國富翁開的聖誕狂歡派對,我是唐先生,你是我的女伴,我們留一會,等到外面的警察離開吧。這裡的人都認識唐先生,你要小心配合,別讓他們識穿。你看,這些女孩漂不漂亮?她們都是百�挑一的美女呢。”
“這些女孩都那麼漂亮,我當然比不上,如何當得起富翁唐先生的女伴? ”容蓉說完也笑了。
“那些女孩所有人加起來,都不及你十分之一漂亮!來,我幫你脫去皮草,和我跳舞,要熱情一點,別惹人生疑。”面具男人脫下容蓉的皮草,在容蓉耳邊說。
僅穿比堅尼的容蓉,不論樣貌身材,皆十分出衆,即使在美女群中,依然引來無數目光。容蓉內心覺得,面具男人要她參加聖誕狂歡派對,有點不懷好意。但事到如今,也只能乖乖聽話,與面具男人一起狂歡熱舞。


(九)最後比試
幾個小時後,大家開始累了,穿著比堅尼的女孩和戴著聖誕老人面具的男人,開始一對一對離開。
“應該安全了,我們也離開吧。”面具男人對容蓉說,替她穿上皮草。
“我們哪�去?”容蓉問。
“當然是到‘唐先生’的房間,繼續狂歡。”面具男人懶洋洋地說。
“你這壞蛋!”容蓉說是這樣說,但還是隨他離開。

囘房的道上,再見不到警察,兩人到了一間豪華套房。
面具男人向容蓉說:“好了,我當這個‘唐先生’也夠了。警察大概離開了。你現在已經安全,休息一下吧,最好明天才離開。我先走了。”面具男人說完就走。
容蓉聽説面具男人要走,有點意外,心�忽然覺得很煩燥。
“別走!”容蓉喊說。
“什麼事?”面具男人停下腳步問。
容蓉思潮起伏,好一會才說:“你知道我的一切,還看過……摸過……我的身體,但我對你卻一無所知。我要知道你是誰!還有你為甚麼要花那麼多功夫做那麼多事。”
面具男人想了一想,說:“我可以告訴你,不過,不能白白告訴你,不如我們打個賭。”
“打什麼賭?”容蓉說。
“我已經一次又一次的贏過你,除了拳腳功夫我們沒有比過。那我們比一比功夫。如果你勝得了我,我就告訴你一切。”面具男人說。
“如果我輸呢?”容蓉說。
“你以後都要聼我的話。”面具男人笑說。
容蓉想了良久,說:“一言爲定!”說完慢慢把被上的皮草除下,忽然出其不意向面具男人拋去,再打出一拳。
面具男人揮去飛來的皮草,在逼不容緩之間閃過容蓉的一拳,但也手忙腳亂。容蓉佔了先手,接連出拳,一輪急攻,幾次幾乎打中面具男人。
“等一下!你的比堅尼快要鬆掉了!”面具男人說。
容蓉聽到大驚,馬上退後幾步,檢查比堅尼帶子,發覺依然很綁得很堅牢,容蓉知道是計,狠狠說:“詭計多端!”
“彼此彼此。”面具男人笑說。
面具男人身法很快,有了準備,容蓉再難以擊到他。面具男人閃避開,一邊還調笑容蓉:“你看你每次出拳,乳房都跳動起來!”
容蓉打他不到,見他還有餘裕調笑,心想:“這人的功夫比我好多了,早知不應挑戰他,怎麼辦?”
容蓉氣勢一挫,出拳越來越不順。面具男人看到破綻,忽然閃身到了容蓉身後。容蓉右手一個手肘向後擊。面具男人早料到此一著,拿住她的手肘,容蓉大驚,左手手肘再擊,又被面具男人拿住,面具男人反剪容蓉雙手,令她動彈不得。容蓉還要掙扎,男人微微用力,容蓉雙臂吃痛,只得投降。
“容小姐,無論鬥智鬥力你都一敗塗地了,乖乖服從我吧。”面具男人放開了容蓉。
“好了好了!似乎一切都在你計劃之中,我輸了。都聼你就是了!你要我怎樣?”容蓉按摩自己的手臂,恨恨地說。
“我要你再跳舞給我看,不過要先把比堅尼脫掉。”面具男人坐在床上,笑吟吟說。容蓉飛紅了面,遲遲沒有動手。面具男人又說:“有什麼好害羞的,你的身體我早看過了。”
容蓉恨恨地看面具男人一眼,但還是不情不願地脫下比堅尼,開始扭動身體。這時容蓉全身赤裸,只戴了耳環和穿上高跟鞋,連陰毛也已經給眼前這個男人除去,現在還沒長囘來。以前給他看到身體,都是被逼的,但現在自己卻自願脫光,還要在這個男人面前,扭動身體,展示自己最私密的身體部位,這讓容蓉覺得體內有前未有過的異樣變化。
面具男人知道時候到了,這小女孩已經服了自己,就招一招手,威嚴地叫容蓉過來,躺在床上。容蓉聼命過去,躺下,緊張得閉上雙眼。過了好一會,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又張開眼。發覺面具男人正在貪婪地欣賞自己的裸體,忙用雙手蓋住乳房和下體。
面具男人不準,硬把她的手拿開。然後開始愛撫她每一寸吹彈得破的嬌嫩肌膚。容蓉心中抗拒這一切,但不知爲何,身體又好想迎合他的愛撫。面具男人輕吻她早已變硬的乳頭,吻完左邊的,再吻右邊的。容蓉想推開他,但又不敢,覺得好癢,心底�又好想他一直吻下去。
面具男人見容蓉已經動了情,下面濕得一塌糊塗,說:“像你這樣高傲的女孩,一直在挑戰男人,但在我面前,你只能完全屈服。你其實一直在找比你更強的男人!”
容蓉臉上閃過一絲的不服氣,要反駁,但說不出話,還能說什麼?自己全身赤裸,乳房被眼前這強大的男人壓住,身體已經有了反應,現在除了屈服,接受男人進一步的侵入,再沒有其他方法了。這男人處處勝過自己。容蓉是由心服了這個神秘的面具男人。


(十)容蓉的心
面具男人見容蓉說不出話,臉上只剩下屈服和愛慾,就微笑說:“看來 你已經準備好了,就讓你體會身為女人真正的快樂吧。”
面具男人挺進容蓉的體內,強而有力的抽插。感覺到容蓉要高潮了,才快速抽插幾下射出。容蓉人生第一次高潮,非常強烈,全身抽搐,喉嚨不由自主發出啊啊聲。好幾秒鐘才囘過神來,已經累得全身香汗淋漓。容蓉閉目回味那欲生欲死的快感,好一會才平定下來,發現面具男人正在觀賞自己高潮時忘我的媚態,面紅紅到耳根了,羞得用雙手蓋住臉。 
“女孩的第一次通常比較激烈,還好嗎?”面具男人說。
容蓉滿面紅潮,輕輕地喘氣,胸口起伏,沒有回答。
面具男人輕輕拿下她蓋住臉的手,望住她說:“從今以後,小蓉就不再是小女孩了。小蓉已經是一個女人了。”說完輕輕撫摸容蓉的身體,讓她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
“既然你已經是我的女人,我也可以告訴你我的事。我就是魔術大盜胡迪尼,我們集團一直留意有潛質的新人。知道你以偷心賊的名義做了幾件大案,就開始調查你。當初還想不到偷心賊身手這麼好,居然是個年紀輕輕的美人呢。我對你做的一切,當然有私心,但主要還是要讓你知道,盜竊世界大得很,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你很有天分,但經驗還是太嫩。如果不是我,你可能已經被警察逮捕了。以後別小看天下英雄了。明白沒有?”男人說著除下聖誕老人面具。容蓉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的臉,居然也是個年輕人。
蓉見他不過是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卻教訓她起來,不服氣地說:“你告訴我你的身份,不怕我出賣你、告發你嗎?”
“如果我被警察拉了,就再不能滿足你的身體了,你捨得嗎?”胡迪尼笑說。
“哪有不捨得的?”容蓉語氣很兇,但眼�盡是笑意。
“小蓉真不乖,我要懲罰你!”胡迪尼佯怒說,忽然伸手在容蓉腰腹之間呵癢。容蓉笑得花枝亂顫,扭動身體躲閃,兩個乳房上下跳動。容蓉抵不住不斷笑著求饒,胡迪尼才停手。
“對了,有樣東西要還你。”胡迪尼說著從口袋中拿出一條項鏈,容蓉一看,鏈墜赫然就是海洋的心。
“這本來是你的東西,我那時不過跟你開開玩笑,其實是去配了項鏈。難道還真的能拿你的嗎?何況,我已經偷到了世界上最寶貴的事物。其他的寶物我不會再放在眼內。”胡迪尼把海洋的心戴上容蓉粉頸上。
“以海洋的心的價錢,可以買到四架757飛機,還有比這個更貴重的嗎?”容蓉一邊把玩住鏈墜一邊說。
“當然有,就是天下第一女賊,你這偷心賊的心啊。”胡迪尼說著用手指點一點容蓉的鼻頭。容蓉聼他這麼說,嫣然一笑。
海洋的心落在容蓉的乳溝上,和她一雙飽滿的乳房上嬌嫩的乳頭互相輝映。
“真美!只有你這麼完美的胸部,才配得上這顆寶石!”胡迪尼讚美說。
雖然容蓉已經和他親熱過,但給他這樣打量住自己的胸部,忽然覺得很害羞,聼他那麼說又很感動,一時不能自已,便把頭埋在他胸口。
“明天我就要離開了,最快要一個月才能再囘來看你。”胡迪尼說。
“這麼久?”容蓉說。
“我畢竟是被國際通緝的人,不能在一個地方留太久。不過,你放心,我保證每次見面,都會脫光你的衣衫,好好餵飽你的。”
容蓉本來在他懷�,聼胡迪尼又輕薄調笑,整個人跳起來,佯怒要打他一個耳光。胡迪尼牢牢抓住容蓉雙手,壓住她的嬌軀,不理她徒勞地掙扎,狠狠地亂吻她的乳頭。
容蓉很快又動情了,漸漸放棄掙扎,嬌喘連連。
胡迪尼用手在容蓉腿間輕輕一摸,說:“這麼快又濕成這樣了,還想要嗎?”
“你就是會欺負我!”容蓉裝哭說。
胡迪尼哈哈大笑,繼續抓住容蓉雙手,然後放進她體內去慢慢地抽插。海洋的心隨住他們的動作晃動,閃閃生光。還保有一點點少女矜持的容蓉,又想要但又害羞,本不想做出太激烈的反應,但難以控制興奮的身體,忍不住呻吟,終於盡情地一次又一次得到高潮……

(完)






















0.014313936233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