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我和老婆被直男操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說實話,和老婆的性生活很不和諧。有時候我是能拖則拖,要說質量一點都
  談不上,以致老婆對我頗有微詞。
  一天,一個朋友介紹的朋友來我家找我辦事情。32歲的樣子,身高181,
  長的很帥氣。大概好幾天沒有和老婆做愛的原因。看到年輕的帥哥,老婆又是泡
  茶又是拿水果的,我雖然心裡不是很開心,但是一想到因為我的關系得不到應有
  的性福,所以也沒有太在意。我們在談話的時候老婆在旁邊東問西問。正好這個
  時候有個電話打過來,我就去陽台接電話。可是等我回來,我發現老婆已經靠著
  那男人很近。突然我的心理冒出一個荒唐的想法:讓眼前的男人來滿足一下自己
  的老婆。於是我借口把老婆叫到房間,把我的想法和她說了一下。大概長時間沒
  有得到我的滋潤的原因,也或者是我親自說的緣故吧,老婆那關算是通過了。於
  是我來到客廳對那男人說,“你的事情我努力幫你,當然其他還得看你表現。正
  好我家水龍頭壞了,你幫我修一下,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一切都聽你嫂子的吧。”
  說完我就出門了。本來我是想去公園轉轉,看看有沒有什麼艷遇的,可是不
  知道怎麼搞的。那天居然公園沒有什麼人。抽了一根煙,腦海裡一下冒出老婆被
  那男人強奸的場面。於是我很快開車回家,躡手躡腳打開門,聽到臥室裡傳來哼
  哼哧哧的聲音。  “哥……你的雞巴好大呀,抓在手裡一大把,含在嘴裡一大口,插在逼裡一
  大截……哦,哦 ……用力插吧……爽死我了……”聽著老婆淫蕩的聲音,我的
  下體突然有了反映,我輕輕推開虛掩的房門。床上兩具裸體呈現在我眼前。老婆
  仰著誇張的張開雙腿,那個男人正有力的衝擊著。大概太投入,沒有發現我。我
  慢慢走到男人身後,看著眼前的健壯身體,我不禁雙手撫摩上去。他猛然停止了
  插入,神色慌張的看著我,“哥,沒有關系,這是我老公安排的,你快操我呀,
  不要停,用力操我”大概老婆的話給了他鼓勵,他看我也沒有怪罪他的意思,於
  是又繼續抽插起來。
  我脫光了自己衣服,跪在床上看著他那巨大的大雞巴不挺的在我老婆的B裡
  抽插,雙手摸上他那黑黑硬硬的奶頭,嘴巴也迎了上去。突然他停止了動作,把
  剛還在老婆B裡抽插的大雞巴展現在我的眼前。“舔他”他的話語帶著毫不質疑
  的語氣。看著眼前掛滿液體的大雞巴,我毫不猶豫的張開嘴巴。他深深地插入我
  的深喉。一邊插一邊問:“操你老婆你有沒有意見呀?你老婆的B這麼緊,是不
  是留給老子干的呀?”
  “沒意見,你只管插只管操,想什麼時候操就什麼時候操,想怎麼操就怎麼
  操。”
  “是嗎?我要一起操你們!”
  “好啊。”
  “把你的屁股抬高,我要操你的B。”
  於是我和老婆並排睡著,努力抬高自己的屁股。
  “要不要我操?”
  “要……”
  他把潤滑劑用力抹在我的屁眼周圍,手指一根接一根的往裡插“你個賤貨,
  是不是被很多男人干過?怎麼你的B還沒有你老婆的緊?”
  “沒有,我沒有被很多人操過的。”
  “啪”他一記耳光扇到。“說實話,被幾個人操過?多大的?在那裡被操的?”
  “被一個28歲的醫生操過,在他家。”
  “還有呢?”他不善甘休。又是一記耳光打來。
  “還有一次在公廁,被兩個40多歲的老頭干過。”
  “你個賤貨,還喜歡被許多人操嘛。媽地,今天就叫人操死你,干死你。”
  說著他一下把他巨大的大雞巴插入我的屁眼。
  大概老婆被忽視的原因把,她爬過來匍匐在我們的旁邊。
  “用嘴巴舔你老公的屁眼和我的大雞巴。”男人向我老婆命令道。老婆很聽
  話的曲起身體,開始在他抽插我的地方,隨著節奏舔了起來。我感覺到爽到了顛
  峰。他的速度越來越快。正在我以為他要把他炙熱的液體播種在我體內的時候,
  他停止了動作。我疑惑地望著他。老婆也停下了像狗般的動作。
  “你們夫妻都喜歡被我操,是不是很爽?”
  “是的。”
  “誰想我播種舉手。”老婆迫不及待地舉起她的手。
  “好,很好。現在我就在你的B裡播種。你”他對我說道“給我好好掰開你
  老婆的B,你不是想我操你老婆嗎。先幫我舔干淨大雞巴,我要好好給你播種。
  給你帶個高高的綠帽子。恩,你家有綠帽子沒有?”
  “沒有。”
  “操完你們之後。明天記得去買頂回來。下次我操你老婆時候,你得他媽地
  給我帶好你的綠帽子,知道嗎?”
  “是,我明天一定去買。”
  “很好,把我大雞巴送進你老婆的B裡。”
  我握著他的大雞巴插進我老婆的B中。突然他把我老婆的屁股抱起命令道,
  “張開你嘴巴,湊到你老婆B下面。把我不小心流出來的東西用嘴巴接住”我順
  從讓老婆的B靠著我的嘴巴,劇烈的撞擊在我的上方傳來。不一會我感覺到有不
  少液體順著老婆的B流進我的嘴巴。我好像得到什麼寶貴的救命藥丸一樣,全部
  吃下肚子。
  正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大雞巴還插在我老婆的B裡,抱
  起我老婆用眼睛示意我去把他電話拿來。我爬起來,抹了一下嘴巴,晃著淫水直
  流的大雞巴把他的電話給了他。
  他一邊輕插輕送,一邊接著電話:“小方呀,我在你朋友家,哦我的事情嘛,
  你朋友應該有辦法幫助我解決了。你在哪裡?什麼准備回家?我?我還在你朋友
  家呀。哦。你朋友叫你來做做。他壞壞的眼光望向我,把電話給了我,”叫他過
  來。“順勢狠狠插了一下我老婆的B。
  “方隊(他是警察)呀,我正”我正在說話,他突然把我翻倒在床,把大雞
  巴插入我的屁眼。“啊,不不,方隊,我沒有事情,剛才不小心被碰了一下。這
  樣吧,我們正談的高興呢,要不,你也來做做吧。等會我送你回去。好好,那說
  好了。”我把電話給了他。“你個騷B,是不是我操你不過隱?還想再找個男人
  來操你呀?”
  “不是,我只要你的賞賜,只要你操我就很滿足了。”
  “恩,很好。先等會。讓我的大雞巴在你B裡還好休息一下,等回再好好插
  死你們一對淫夫蕩婦。你,婊子,幫我點根煙來。”他用大腳指插進我老婆B裡
  說道。
  老婆爬起來,正准備穿衣服。他一腳踹向我老婆。“小賤貨,光著身子給我
  拿根煙不行嗎?”
  老婆拿了一根煙點好放到他的嘴裡。他一邊吸引,一邊插在我後面,一邊命
  令道,“給我揉揉肩,用你的騷乳房。”老婆聽話地把雙乳在他肩膀上蹭來蹭去。
  還不斷發出淫賤的聲音。
  “叮當”門鈴響了。我和老婆都不知所措的望著他。
  “你,去開門。”他用不容置疑的語氣對我說到。一把扯下我正要往身上套
  的內褲。
  “這……”
  “這什麼這,滾出去接客。”他一把把我推出房間。
  我霍出去了,捂著下體打開門。
  “你——”方隊驚異的望著我。正在我們不知所措的時候,“你們進房間來
  吧。”
  走進房間。他正讓我老婆呈大字形睡在床上,他的一只手正在我老婆B裡一
  進一出,另一只手正在不斷揉搓著我老婆的乳房。方隊不敢相信地看了下我。
  “你怎麼這樣對我朋友,這麼對待我朋友的老婆,你……”
  “你什麼你,我這是在賞賜。看到這麼淫蕩的女人,你就不想操嗎?你,”
  他命令我,“去把方隊的衣服脫下。”
  我順從的走向方隊,在方隊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把他身上的衣服
  全脫光了。
  “幫他口交!”我跪下,一口含住那個黑黑的粗粗的大雞巴,在我的嘴巴裡,
  一會兒,那根大雞巴慢慢變硬已經塞滿了我的嘴巴。
  “方隊,不要拘謹,狠狠操他的嘴巴。”我感覺到那已經膨脹的大雞巴在我
  的嘴巴裡抽插起來。我抱著那翹翹的臀部。
  “插死你,居然當著我的面偷男人。”他突然一下插入我的後面。
  “怎麼樣,方隊,爽不?”他們居然這樣聊天起來。“方隊呀,想不想插那
  個騷貨呀?”
  他見方隊不出聲,於是抽出自己的大雞巴,“把方隊抱到你老婆身上,讓方
  隊好好操操你老婆”我不舌的吐出那巨大的大雞巴,抱著方隊走向我的老婆。我
  發現老婆的那裡,已經是淫水泛濫了。
  老婆色迷迷地看著方隊胯下那根巨大的陽物,我還沒有放下,她就迫不及待
  的用她那雙不知摸過我多少次大雞巴的手摸上了方隊的大雞巴。同時嘴巴快速的
  湊了上去。
  “對,你個騷貨,就要這個樣子,在你老公面前就要騷點,給他帶上一頂高
  高的綠帽子,說著,他上了床。我家那本來很大的床上,現在顯得很小。
  老婆顯然很聽話,不但吃方隊的有滋有味,而且還改換了方式,一邊舔方隊,
  一邊套弄起他來。我抱著方隊,想放下也不是。
  “我們操你老婆,開心不?”
  在熟悉的方隊面前,我沒有吭聲。他不滿意了,一記耳光扇上我的臉。你親
  自對方隊說:“方隊,請你好好插我老婆。”
  “方隊,請你好好插我老婆。”我抱著方隊說道。方隊顯然已經認清形式,
  巨大的大雞巴更加威武。拍拍我的頭:“我會為朋友好好操B的。”
  “來,高一點,扶著,對准。”我按方隊的指示,抱著方隊插進我老婆的B
  裡。方隊顯然已經習慣這樣游戲,雖然他的大雞巴已經被我送插進我老婆的B裡,
  可是他一動不動。可是我的老婆已經忍不住了,不挺地自己挺動。嘴巴裡還不停
  的喊:“老公,抱著方隊,用他的大大雞巴狠狠操我,插我,干我……”
  他一邊用手用勁捏我老婆的乳房,一邊詢問方隊:“爽不爽?插朋友的老婆,
  而且是當著他的面,並且是他抱著你插。”
  方隊興奮地贊他,“真有你的,沒有想到你還有這手。”說著用力挺了挺下
  身,我的大雞巴在方隊的肌膚摩擦下漸漸變硬,淫水沾在他的身體上。
  方隊已經感受了我抱著他干我老婆的刺激,大概覺得我抱著沒有他自己抽插
  來得過癮。叫我放下他。
  “把你下賤的淫水舔干淨。”剛把方隊放下,他就對我下命令。我正中下懷
  的把正個臉貼上方隊的屁股,伸出舌頭不停的舔,隨著方隊一次又一次有力的撞
  擊,老婆的浪叫已經近於嚎叫,再加上他的雙手不停的揉捏,老婆那雙奶子不停
  被操得波瀾起伏。而他趁機坐上我老婆的頭部,把屁眼對准我老婆的嘴巴,雙手
  握住我老婆的乳房,讓乳房往中間靠攏,把他的大雞巴在縫隙中不停的來回抽動。
  看著眼前兩個男人把我們夫妻這樣的糟蹋,莫名的興奮刺激我的大雞巴一跳一挑。
  他一邊把屁眼來回摩擦我老婆的臉,一邊把大雞巴來回抽插我老婆的乳房,
  還一邊邪氣的望著我。“等會給你獎勵。”
  “啊,方隊一個猛烈的挺進,在我老婆的B裡射進了精液。我老婆也顯然要
  達到高潮了,”大哥,繼續操我。“他聽了立馬把大雞巴狠狠插進我老婆那猾猾
  的B裡,伴隨著方隊還留在裡面的精液,發出撲呲撲呲的聲音。看著那一動一動
  的屁股,我難受得要死。
  “啊”“啊”兩聲。我知道這隊賤男女已經射了。
  “過來。”他拔出剛從我老婆B裡的大雞巴,吃干淨他。我好像得到莫大的
  賞賜似的,張大我的嘴巴湊了上去。
  “把我的也舔干淨!”方隊也向我發號施令了。吃完兩個人的大雞巴,我滿
  意的咋匝嘴。“好吃嗎?”
  我點點頭。
  “找個小碗來。”我疑惑的光著身子到廚房拿來一個小碗。他接過碗,讓我
  老婆蹲起來,他把碗放到我老婆的B下,一滴滴白色的液體流到碗裡。接了一分
  鐘,他看差不多了,又伸手在我老婆B裡挖了一下,又帶出了殘留在裡面的不知
  是誰的精液,或者說是三個人精液的混合體。
  “吃了他。”他把碗端到我的面前。我稍一憂郁,他已經一把抓住我的頭發,
  而方隊也立即上前掰開我的嘴。老婆更是把那碗液體直接倒在我的嘴巴裡。不知
  是誰一個直胸拳,一下子所有的精液順著我的喉嚨進入我的身體那股精液在我體
  內不停的翻騰,我克制不住跑到衛生間,用手摳了吐了出來。然後准備放水水洗
  澡。“小月(我老婆),給我放水。”
  老婆光著身子,一臉的紅潮還未褪去。走進衛生間,我們表情復雜的互相對
  視彼此的裸體。“放水吧。”我蹲坐在馬桶上,對小月說道。
  過了幾分鐘,水放好了。我正要洗澡。他走了進來,“怎麼?老婆已經把水
  給我放好了?”他雙手在我老婆奶頭一個捏揉,又一只手在我老婆逼內一陣猛捅。
  “來,老婆,給我擦背。”說著躺進浴缸。我看了眼水面漂浮的黑色陰毛,和一
  上一下蕩漾的大雞巴,准備走出衛生間。
  “站住。今天就讓你好好見識見識老婆是用來做什麼的。”
  小月先幫他洗好頭,接著是洗臉,洗身上的每一處,連他的大雞巴都洗得那
  麼仔細,洗好擦干。“你楞著干什麼?把你的內衣拿來。對了,要新的干淨的,
  有沒有?”
  我默默退出衛生間,走進房間,發現方隊已經睡了。我拿了一套新的內衣來
  到衛生間。“給我穿上。”我蹲下身扶著他的身體,幫他穿上短褲,內衣、襪子
  以及外衣等。
  “老婆,給方隊放水。”他擠擠眼,小月曖昧的說,把方隊叫出來洗澡。
  “又轉過頭對著我。
  “方隊醒了沒?去。把他抱來洗個澡。”
  我抱著方隊來到衛生間,把他放到小月幫他放好水的浴缸中。小月正准備給
  方隊洗澡被他叫了出去。“老婆,讓那個賤人給他洗澡。你過來給我跑一杯好茶。
  再給我揉揉。操你們兩個還是挺累的。”我蹲下身體,第一次給一個成年男人洗
  起澡來。看著浴缸裡的那具健壯身體,我此時不但不為自己的今天的遭遇而臉紅
  而憤怒,反而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和愉悅,難道我就這麼賤?我心裡想著。難
  道平時一個掌管交通的局長就賤到這個地步?想到這個以前在我面前低三下四,
  對我唯唯諾諾的方隊現在居然躺在浴缸裡讓我幫他洗澡、看著剛剛還在我面前操
  我老婆的B操的那麼歡的男人,我的手不由在他的被水泡的又半硬的大雞巴上停
  了下來。“動作快點。局長!”方隊醒過來了,那個“局長”他說的特別重。
  “今天真不好意思,操了局長你老婆的B。不過沒有想到。局長你老婆比我老婆
  大可是B卻比我老婆緊多了。下次再好好插局長的老婆。可好?”他的手像以前
  我拍他的臉那樣拍了拍我的臉,可是下手的力量明顯比我那時候拍他的要重。
  “對了。今天沒有操到局長你的B。明天到你單位好好招呼招呼。”我不但不感
  到屈辱,特別聽了他後面的話,我反而添了一絲期待,而我的下面也硬了起來。
  我知道,為了一個交通事故,說好了明天他要去我辦公室一趟。想到明天,想到
  我們在我辦公室,我的大雞巴更是勃勃而動。“你個騷B。”方隊一個巴掌扇向
  幾吧。
  走出衛生間。發現老婆正和那個男人纏在一起。老婆好像還不滿足的樣子。
  那騷樣,是我和她將近20年第一次見到。看到我和方隊出來。他站起來:“送
  我的方隊。”
  我還沒有洗澡。聽了他的話,我只好等回家再洗了。“把這個穿上。”我一
  看,原來是我老婆剛才穿在身上的一件吊帶衫,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剝下來
  了。我正猶豫。“這麼晚了不會有人看見的,”他沒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我穿上他給我的那件衣服。
  下樓。他和方隊跟在我後面,不時,還有一只手摸摸我的大雞巴。甚至還插
  進我的屁眼。
  打開車。他們上了車。在路上他們倒沒有再做什麼。把他們送到家。我加快
  速度趕回家。打開房間,發現老婆正躺在床上。我沒有說話,小月也沒有出聲。
  一覺醒來。已經是早上7點。
  走到餐廳。小月已經把早餐准備好了。
  “吃早點吧。”小月把一杯牛奶放到我的眼前。
  “小月。”我欲言又止。“一切都別在意。我還是愛你的。”
  迅速吃完飯。我站起身。小月已經把我的公文包遞過來。二十來年的習慣了。
  我接過包,沒有事的像以前一樣吻了一下老婆的額頭。
  開車到辦公室。泡了一杯茶,一邊喝著,一邊在熱氣中回味著昨天的情節。
  “叮鈴鈴……”電話響了。打斷了我的思緒。我有點生氣,誰這麼早,“喂……”
  我的質問還沒有來得及繼續,電話那邊傳來方隊的聲音,“局長。這麼早就上班
  啦?是不是昨天晚上不盡興呀?”
  “不是。有許多事情要忙。”
  “剛才我電話去你家,小月說你上班了,我就打到你辦公室了。”他一改以
  往對小月嫂子的稱呼,接著說到:“小月好像很擔心你呀。哦,對了。我馬上去
  你辦公室彙報一點事情。”撂下電話,我有點期待,又有點緊張。
  “篤篤”敲門聲響起。
  “請進。”方隊穿著警察制服走了進來。我站起來,習慣性伸出手准備握住
  方隊向我的手,誰知撲了個空,方隊的手突然改了方向,往下一沉,一把抓住我
  的褲襠。
  “別。”我慌張往門口張望。,還好,方隊進來的時候門已經被虛掩了。我
  回到辦公桌前,抽出那份交通事故的處理遞給他。
  “怎麼?趕我走?”方隊笑著說。“或者這麼一大早就把我事情辦好,是為
  了讓我有時間操你?”
  我唬著臉。伸手向電話。“給方隊——”我向秘書吩咐。“泡杯茶來”後面
  的話我還沒有書出,已經被方隊按了。我抬起頭。“局長就不可以親自給泡杯茶
  嗎?”他坐在我的辦公桌上,用穿著皮鞋的腳在我的褲襠上踩了一下。我重新拿
  起電話:“哦,方隊的水不要泡了。我和他有些事情要處理。來人你就說我不在。”
  我簡單向秘書做了個交代,起身把辦公室的門從裡面扣好。
  回轉身,才發現方隊已經坐到了我專用的椅子上。
  “不錯。局長的專椅就是不一樣。坐著舒服呀。”方隊兩手在椅子的扶手上
  摩挲。看我楞著,向我招招手。“昨天看你在他胯下吃得那麼快樂。要不大爺也
  讓你吃吃。”我雙眼瞪著他褲襠微微隆起的地方。
  “還等什麼呀?什麼事情都得自己親身親為。”我蹲下身子,解開他的皮帶,
  拉開他的拉練,褪下他的內褲,掏出他的雞巴,低下頭,湊上前,張開嘴,含住
  那已經有所變化的肉柱,聞著褲襠散發出的騷腥味,我一吞一吐地極盡所能的施
  展我的口交本領。方隊的肉柱已經變粗變硬,他的雙手用力按住我的頭,好像要
  把我按進他的體內一般。
  “脫掉褲子。”
  我趕緊站起迅速脫了褲子連同短褲。 “坐上來。”
  我用手掰開自己的屁眼,坐了上去。
  大概太干澀,方隊插了幾下都沒有進去。“想不到你的騷B昨天被操了還這
  麼緊。來把手張開。”
  我張開手,方隊往我手心吐了一口唾液。我把唾液擦到自己的屁眼,並且用
  手指盡可能往裡面塗抹。
  插了幾下,還是不成功。一方面大概是在辦公室做這事情緊張的原因,還有
  一方面是方隊的幾巴很大。早在我們認識幾年前我就知道,那時候我們一起去洗
  澡的時候,看到他那碩大的東西,我就有了想讓他進入我後面的想法。想不到今
  天終於有機會了。為了不錯過被大幾巴方隊操的機會。我爬上辦公桌,趴著撅起
  屁股,張開腿盡可能讓屁眼大開。還不斷用手指進行擴張。
  “好了。我來吧。”一根手指插進我的屁眼,大概是已經被我自己手指插過
  的原因,他的手指輕易就進去了,迅速,方隊又進入了一根手指:“欠操的騷逼,
  我讓你賤。”方隊的兩根手指在我的裡面不斷的捅、不斷的插進插出,在方隊的
  漫罵和插進插出的同時的我開始呻吟並且不斷擺動起自己的屁股。“你個騷貨、
  賤貨。”又是一根手指進入我的體內。
  “啊——”
  “舒服是把,等會有你爽的。”說完,方隊抽出自己的手指,一根熾熱的柱
  體直接刺入。
  “啊,啊……”我的呻吟從他的刺入到開始抽插一聲高過一聲。
  “我操,我操,我操操操。”方隊一邊用力地挺進我的體內,一邊用手掰開
  我的屁股,好像要整個掰開把他的大雞巴種進我的體內一般。
  不絕入耳的肉體撞擊聲和淫水摩擦聲在我的辦公室響起。此時此刻,我已經
  瘋狂。我不停聳動自己的屁股迎合他的抽插。
  “我要操死你。我要射死你。射——死——你!”一股熱流直抵我的直腸,
  甚至我還感覺那股熱流在我的體內橫衝直撞。方隊人一下趴在我的身上。大雞巴
  還停留在我的體內。我用屁眼不斷地夾著那根我盼望已久的東西。
  “把它舔干淨。”王隊抽出還沾著精液的大雞巴,把我從桌上拉下,按下我
  的頭。我伸出舌頭,一點一點的舔著那根還昂著頭的寶貝。從龜頭到冠溝,沿著
  青莖望下到睪丸,每一寸地方我都沒有放過。
  “爽不爽呀?”我含著方隊的大幾巴,使勁點點頭。
  “想不想射呀?”方隊擼了一下我硬硬的大雞巴。“來。表演一個手淫節目
  給大爺看看。
  方隊用腳把我抵在辦公桌前。此刻我的腦海中已經沒有羞恥這個字眼。我握
  著自己的大雞巴不斷的上下套弄著,伴隨著馬眼裡流出的淫水和剛才被操的激情
  以及方隊那種不容否決的眼神,我咬牙憋氣“要射了嗎?” 我看見方隊把雞巴
  在茶杯裡洗了一下。我點點頭,沒有停下動作。“射到我喝的茶杯裡。”我對著
  方隊剛喝的茶杯一個有力的長射。“啊!”我長長的舒了口氣。
  “喝了他。”方隊把手在他剛喝的茶杯中一攪,我順從接過,一口氣喝下那
  半杯混合我的精液的茶。
  方隊穿好褲子,拍了拍我的屁股。“不錯,今天插你插得很爽。給你個獎勵。”
  說著把手指插進我的屁眼,順帶出他射在我體內的他的精液往我嘴巴上一抹。
  “我走啦!”方隊拉開門,不顧我還沒有穿好衣服。“謝謝局長的招待!”
  還好門外沒有人。我紅著臉捂著下體私處:“方隊慢走。!有空來家裡做。”
  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出“家裡做”這話的。本來我是想叫他有空來辦公室坐的,可
  是腦海裡閃現的是“家裡做”,哎,我這是怎麼了,堂堂一個局長既然墮落下賤
  如此。
  “我會的。那還不得難為嫂子和局長你呀。!”方隊話裡有話的走遠了。
  我穿好衣服,把辦公室整理好。開始忙起了工作。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0.014359951019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