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一家親的催眠遊戲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兒子的催眠淫戲

我叫莎莉,43歲,可幸歲月沒有把我的風情偷走,我看上去還像是30初的婦人,身材也還能保持,5尺3吋的身高,三圍是34C、24、36,是個人見人愛的熟女;但我可是個十分保守的女人, 性感一點的打扮也沒有,一生中就只有我老公一個男人,而且婚前還是處女呢。

現在和老公和兒子一起住,原本是個快樂之家,可是之前發現老公竟在大陸偷食,我也報復性地在賭場輸掉了5萬元,之後吵了一場大架,雖然雙方都之自己有不對,但又放理下自尊,誰也不想先軟化道歉,一直冷戰了半年多,我也很倦了。

兒子看著也很不安,所以常開解我們,可是就只差一個小火花來解開冰封。我和兒子商量了很久,只要老公對我有很大的性需要,就會自動和我歡好,冷戰就自動完結。我決定就聽他的,來一場荒唐的性戲來解開這個結。兒子箇我說好了,安排一場催眠戲,來引發老公對我的性需要從而和好如初。這夜,我21歲的兒子和老公一面飲啤酒一面看足球,到完場時兩人都決為酒精的作用,放鬆地天花龍鳳地談天起來。

「爸爸,你聽說過催眠術嗎?那是一種超自然的力量,一個眼神,一個手勢,幾句咒語,可以立刻讓一個彪悍強壯的漢子在你面前俯首示弱,也可以讓一個溫文爾雅的白領麗人變成不知廉恥的蕩婦……」兒子端著啤酒,誇張地揮著手說道。

「關於……催眠……我好像聽說過,記得前幾天看過一個消息,說是……意大利一男子催眠了超市收銀員,當著她的面拿走了800歐元。那位收銀員事後說,當時……她好像處於恍惚狀態中,不知道那個男人幹了什麼。……我還一直想,難道真有這麼神嗎?」老公顯然有些喝多了,說話都有點不利落了。

我微笑著坐在老公旁邊,聽著兩個男人的談話,心想,兒子也真夠能瞎編的,把這種事情說得跟真的似的。而我這個搞技術的老公,一聽到什麼『術』之類的事情,就以為和他的技術有關,立刻就來了興趣,而且一副非常認真的樣子,似乎在探討什麼技術難題。

「那當然了,據說那個義大利男子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呢。那傢夥不但在瞬間催眠了那女收銀員,而且給她洗了腦,讓她根本無法回憶起他的相貌特徵、說話口音什麼的。雖然有監控錄像,但那男子顯然是化了裝的,你上哪裡找去?」兒子接著說道。

我聽著他的話,心裡說道:『你就吹吧,說得跟真事似的。看你這個樣子,簡直就是江湖騙子,或者是出色的演技派演員。媽媽對你有信心。』

看著我老公頻頻點頭,兒子接著說道:「不瞞你說,爸爸,我在大學跟心理專家學過半年催眠。一般情況下我不露,可是,如果誰要惹了我,我幾下就把他弄得神魂顛倒,讓他做什麼他都不能說出個『不』字!」

我心裡冷笑了一下,這傢夥還真是能說,看著平時很平凡的一個人,原來可以這樣滿嘴跑舌頭啊。

「呵呵……還真沒看出來,Jacky你真的會催眠術?我怎麼一直都不太相信有那麼神奇……的東西。我……是搞技術的,就相信唯物的東西,你那東西太唯心了,看不著……摸不到的,誰相信啊……」老公真喝多了,結結巴巴地說道。

「呵呵,在家裡哪幾會用,爸爸也不是常常有空坐下來,兩父子了有好好談一談。」

「好,……好啊,兒子,那你跟我說說,你怎麼催眠?」老公急切地問道。

「咳,這事怎麼說啊?催眠術是一種只能體驗的技術,說是說不清楚的。」兒子慢悠悠地說道,又和老公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酒。

老公說道:「哦,那這樣吧,你來做一下,你把我催眠了,讓我體驗一下,好不好?」

「呵呵,催眠了你,你怎麼體驗?催眠後你什麼都不知道了,等你醒了可能還是不相信我的話。如果要體驗催眠的話,我可以在你面前把媽媽催眠了,然後我叫她做什麼她就會做什麼,甚至讓她做一些平時肯定不敢想、更不敢做的出格事情,你也會照做的。我讓你看看催眠術的神奇和力量。」

我心裡想,終於說到關鍵的地方了。

老公回頭看看坐在他身邊的我,醉眼朦朧地對我說道:「莎莉,怎麼樣?你就配合一下,讓我看看他是不是在吹牛,好嗎?……」

「才不呢。我幹嗎要配合啊?你們聊你們的,我不參與,也不相信你們說的那些鬼話、醉話……」我不以為然的說道。

「呵呵,是不是鬼話一會兒你就知道了。我想媽媽一定是害怕催眠了,所以不敢讓我對她催眠,或者她有什麼隱私,怕被我催眠後對爸爸說出來吧?哈哈……」兒子看看我,又看看我老公,說道。

「胡說!我有什麼隱私?我怕什麼?好吧,那我就看看你怎麼出醜!到時候你的催眠術在我身上不起作用看你這小子怎麼說!」

「那好,是不是小子,媽媽你一會就知。現在你先把桌子收拾了,我們去客廳的沙發上我給爸媽你們表演催眠術。」說著,兒子站起來,拉著我老公走向客廳。

收拾好餐桌,把盤子、碗都塞進洗碗機裡,我又給他們沏了一壺上好的龍井。說真的,作為妻子和媽媽我還是滿合格的,既體貼又溫柔。

「現在可以開始了嗎?媽媽。」看到我給他們的茶杯裡都倒好了茶,坐在了老公身邊的沙發上,兒子問道。

「開始,開始啊……」老公急不可待地說道。

「好的,媽媽你也同意開始嗎?」兒子看著我的眼睛,故意問道。

我躲開他的目光,低下頭輕輕回道:「嗯……」

「好吧,那你擡起頭來,一定要集中精力,不要胡思亂想,不要有雜念,看著我手裡的黃色熒光筆……」說著,兒子從旁邊的筆盒拿出黃色熒光筆,手指掐著過筆嘴,將筆豎在我的面前。

看到老公坐在我旁,兒子又說道:「爸爸我告訴你啊,在這個過程中你不要說話,也不要隨便行動,整個催眠過程本來是不能有閒雜人等的,但為了讓你看到效果才讓你在這裡的,所以,你一定要保持沈默,不管出現什麼情況,你都不要擅自行動,不然,破壞了催眠程式,不但看不到效果,還有可能對被催眠人的身體造成一些傷害,明白嗎?」

兒子的口氣突然有些嚴厲,我心裡一笑,還真把這當成真事兒了啊?

老公聽兒子這麼說,趕快把身體挪開了一點,好像生怕影響了催眠效果。

「好了,陳莎莉,現在,你的眼睛一直注視著我手裡的熒光筆,使勁看著它,你想像它是一個招牌,在招牌後面有一間房,那個是你的全部生活經歷,你是個什麼樣的人呢?和你有什麼樣關係?你好好想想,集中精力想,很好,很好……,現在你慢慢地仰靠在沙發上,慢慢地閉上眼睛……,雖然閉上了眼睛,但是你還能看到東西,你看到了嗎?……你看到自己在招牌後面的房間工作……你在做著見不得光的工作,對!你是個一樓一鳳的妓女……」

老公有些吃驚地看著我的身體慢慢地仰靠在沙發上,按照兒子說的閉上了眼睛。他有些不敢相信地回頭看看兒子,只見兒子一臉嚴肅的表情,很嚴厲地對他擺了擺手。嚇得他一動也不敢動。

「高跟鞋、性感內衣、手扣……你是個很受歡迎的SM女奴,是個妓女中的妓女,你脫下了自己的衣服,……好,很好,慢慢地脫下來……」

在兒子緩慢、堅定、猶如從遙遠的天際傳過來的聲音中,我慢慢地解開套裙的扣子,敞開了衣服的前襟,我只穿著乳罩和內褲的身體暴露出來了。

老公吃驚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自己一向矜持、害羞、保守老套的妻子怎麼就敢在自己兒子面前這麼大膽地暴露身體呢?這催眠術也太厲害了。

「好,很好,……」兒子繼續說著「陳莎莉現在請你站起來,慢慢地站起來,把套裙脫掉……,對,對,很好,現在把乳罩脫掉,……就是這樣,對,慢慢地脫下來,交到你老公手裡,……好,很好,現在,把你的小內褲也脫下來,你要服務自己的嫖客了,所以要脫光才行,……好的,很好,把小內褲也交到你老公手裡……」

現在,在我家客廳的沙發上,兒子悠然自得地喝著茶;老公呆呆地坐在沙發上,手裡握著還帶著我體溫的性感乳罩和小內褲;而我,則一絲不掛地站在兩個男人面前,毫無羞恥地展示著自己白皙、成熟、性感的身體,我的乳頭已經挺立起來,我的下體也在慢慢地濕潤著。

「好了,陳莎莉,你看到了嗎?現在坐在你面前的就是你的嫖客,他附了錢來玩弄你,你要好好服務,……現在,你過去解開他的褲子,吸吮他的陰莖,給你的嫖客快樂和享受……」

我聽話地走到坐在沙發上的老公面前,在他兩腿間跪下,我看見他的褲襠那裡已經支起了小帳篷,看來他已經被我的裸體刺激得勃起了。我伸手解開他褲子的拉鏈,老公本來要阻止我,但被兒子喝止了。

老公的陰莖已經完全勃起,散發著強烈的男尿味和陰莖的天然氣味,讓我的思維更加迷亂、更加興奮,我輕輕套動著那根堅硬的肉棒,看到他的馬眼裡慢慢地滲出了一些液體。我低下頭,伸出舌頭,用舌尖輕輕佻逗著他的龜頭,把他從馬眼裡滲出的液體舔在舌頭上,再塗抹在他的龜頭和莖體上。然後,我張大嘴巴,把老公的東西含進了嘴裡。

這是我們結婚廿多年來我第一次為老公做口交,因為我一向在性方面都很保守,這是第一次做出淫蕩的舉動,感覺非常刺激,我感到老公的反應也相當強烈,他倒吸著氣,呼哧呼哧地喘著、呻吟著,身體在我的吞吐中不停地顫抖著。

很快,老公就達到了高潮,他的龜頭膨脹大極至,莖體上的血管突突地跳動著,身體聳動著,把大股的精液噴射進我的嘴裡,有一些直接打進了我的喉嚨。

「把所有的精液飲掉吧!對!很好,陳莎莉,你真是你一個好妓女,能這樣讓你的嫖客享受,太好了……現在,去親吻你的老公,讓他感受你的溫柔、你的熱情……」這是我一生人第一次飲精液。兒子看老公已經射精,又發出了新的指令。

由於忌諱我嘴裡的精液味道,老公推著我的肩膀想避開我的嘴。但也許是酒精讓他的行動遲緩,也許是性高潮讓他頭腦有些迷亂,他推我肩膀的手並沒有多少力量,還是被我吻住了他的嘴唇。我把舌頭伸進他嘴裡攪動著,刺激得他也伸出舌頭回應著我的親吻。

「好了,陳莎莉,現在你轉過身,手撐在茶幾上,撅起屁股,對,……就是這樣,把屁股對著你老公,……讓他舔你的陰戶和肛門,……怎麼?你……」兒子看老公遲疑著不肯去舔我,他用很嚴厲地目光盯著老公,說道,「怎麼?你不是說好要配合的嗎?告訴你,催眠過程一旦開始就不能停下來,必須按照指令去執行,否則會傷害被催眠這的生理和心理健康的。難道你想讓媽媽受到傷害?」

老公聽他這麼說,非常猶豫、非常笨拙地俯過身,把舌頭伸進我的股溝裡舔弄著。哦,這也是我們結婚以來,老公第一次舔弄我的陰戶,我真是太激動了,太舒服了,太幸福了!我真的很感謝兒子,很感謝催眠術,讓我們原本冷戰又乏味的夫妻生活變得這麼刺激。

這時,兒子不再說話,他伸手握住我的一隻乳房,使勁地掐弄著,又用手指搓揉、玩弄著我已經堅挺的乳頭,同時,他含住我的嘴唇,吸吮著我的舌頭。在兩個男人從前後兩個方向刺激著,我很快就達到了高潮,顫抖著身體呻吟著,陰道裡流出很多淫水,弄了老公滿嘴滿臉都是。

「來,陳莎莉,你知道我是誰嗎?」兒子拍了拍正在為我口交的老公肩膀,示意他鬆開我,然後讓我坐在他的身邊。在我家的客廳裡,擺放著三組沙發,老公坐在一邊,兒子坐他斜對面的沙發上。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就是你的第二個嫖客,我等了你很久了,現在,你服務了一個客人,但你還未服務我。來,親吻我……」兒子說著,摟著我的裸體,大手搓揉著我的乳房,舌頭放肆地伸進我的嘴巴裡。

老公坐在一邊,呆呆地看著自己的兒子當著他的面,肆意玩弄著自己親媽媽的胴體,他有些迷茫,也有些激動,不知道該阻止還是該等待下去,這種猶豫的情緒讓他更加迷茫。

「陳莎莉,來,解開你的嫖客的褲子,吸吮陰莖。」兒子說著,把我的手按在了他的褲襠處。我機械地拉著他褲子上拉鏈,看著那根比老公的還要粗很多的陰莖暴露出來。兒子的手壓著我的頭,把我按在他的褲襠上,那根又粗又硬的肉棒直直地抵在我的嘴唇上,我原不想的,因為這始終是亂倫,但我一停手,催眠的戲碼就會穿了;我只好開張嘴,把它含了進去。

坐在一邊的老公非常震驚地看著我當著他的面為兒子口交,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平時那麼溫文矜持的成熟媽媽怎麼會如此放蕩。他非常憤怒,又非常困惑,現在他終於相信催眠術竟然有如此強大的控制力,可以輕易的讓一個人做出平時根本無法想像、也根本不能接受的事情。

就在老公仍然被我催眠、酒精和性慾高潮後餘韻的共同作用折磨著的時候,兒子已經把我的身體拉倒在沙發上,分開我的兩腿,把粗大的陰莖一下就插進了我剛剛被老公舔弄得非常濕潤的陰道裡,接著就瘋狂地抽插起來。

肉體碰撞發出的啪啪聲以及兒子和我的呻吟聲,把老公從困惑、猶豫和彷徨中徹底喚醒了,他腦袋變成了正常思維,也就絕對無法容忍自己的妻子被別的男人肆意地姦淫著,而且還是親兒子,更當著他的面。他大叫一聲,勇猛地撲上去,拉著兒子的肩膀一把把他從我身體上甩下來,接著就是狠狠的一拳打在兒子的臉上。

兒子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突如其來的襲擊把他打落在沙發下,但他迅速爬了起來,一把抓住老公再次打向他的拳頭,狠狠地扭在老公背後,然後一掌砍在老公的脖子上,把他打倒在另一張沙發上。兒子沒有再打,而是按住老公,大聲地訓斥著他。

「你瘋了嗎?難道不是你讓我向你展示催眠的魔力的嗎?你撒什麼野啊?告訴你啊,你這樣打斷了催眠的過程,將來媽媽身體或者心理出現什麼問題你可別怪我啊!!」說完,他使勁用手指點了老公頭一下,鬆開按著他的的手,站起來穿好自己的褲子。

老公掙紮著從沙發上爬起來,他不知所措地坐在那裡,看著兒子伸出手掌在我裸體上方來回擺動著,嘴裡唸唸有詞:「妓女陳莎莉,不要緊張。剛才出了點小意外,現在你按照我的指令慢慢地站起來,好,慢一點……」

兒子看到老公已經坐起來了,就轉頭對他嚴厲地說道:「你老老實實在那裡待著,千萬別亂動。你看到了沒有,媽媽現在的情緒很不穩定。告訴你,一個人一旦被催眠了,在沒有按照正常程式喚醒之前,任何外界的幹擾都可能給她帶來心理和身體的傷害。如果你不想害媽媽的話,就好好按我說的做。」

然後,兒子又重新轉過來,看著一絲不掛站在他面前的我,說道:「妓女陳莎莉,你能聽見我說話嗎?現在我要你走到窗戶跟前去,站在窗邊的桌子上。分開腿,把自己的陰戶展示給樓外面的人看。好,……很好,站上去,對……,慢一點,把腿分開,……好,就這樣站著,……再貼進窗戶一點……」

老公坐在沙發上,不敢動,也不敢說話,畢竟我是他老婆,他絕對不希望我的身心受因為他破壞了催眠程式而到任何傷害。所以,他只能呆呆地看著我對著窗戶展示著自己的裸體。在我家窗戶的外面大約30多米的地方,有另一個正在裝修的單位,如果幹活的工人注意一下的話,肯定能看到我的裸體。

這時,兒子又發出了新的指令:「好了,妓女陳莎莉,你下來吧,現在,你趴到床上去,屁股翹起來,手放在身體兩邊……讓我好好欣賞一下你的漂亮的小陰戶和小屁眼兒,再給你拍張特寫照片。好了,很好,你的姿勢太性感了……好了……現在,我要你下床來,去打開門,去樓下的7-11給我買兩瓶啤酒,我要和爸爸再喝一次。」

就在我走到門口,正要打開門的時候,老公趕快跑過來把我抱住了。他一邊阻止著我,一邊轉頭對兒子說道:「不,不,不能讓你媽媽就這樣一絲不掛地出去啊,這實在太丟人了,以後我們還怎麼在這個區住啊?兒子,求求你啊……剛才都是我不對,求你把她喚醒吧,別讓她在出醜了……」

「哦,你是真心真意求我的嗎?」兒子問著,看老公使勁地點著頭,他開口說道:「好吧,妓女陳莎莉,你先等等,你還沒拿錢呢,怎麼出去買酒啊?」說著,他轉頭對我老公說:「這樣吧,現在你把媽媽抱到沙發上去,你把她抱在懷裡,像把小孩子撒尿那樣抱著她坐在沙發上。」

聽兒子這麼一說,老公頓時鬆了口氣,他趕快抱起我,轉身朝沙發走去。兒子也跟在我們身後走了過來,對老公說道:「剛才,你的粗魯已經嚴重影響了媽媽的情緒,現在如果不認真對她進行調理,她醒過來後有可能精神抑鬱,更嚴重的話還有可能精神失常,所以,我們現在要對她進行調理。這次,你絕對不允許再像剛才那麼衝動,否則,你會殺死媽媽的。明白嗎?」

老公的精神非常緊張,他看著兒子,鄭重地點了點頭。

「好的,現在你抱好她,這樣抱,把她的屁股放在你的大腿上,你像把小孩子尿尿一樣,托住她兩條腿,向兩邊分開。對,就是這樣,再分開點,對……,分開,把住,不要動……」說著,兒子埋下頭,仔細地端詳著我被老公掰開的陰戶,並伸出手指搓揉著我的陰蒂、陰唇、會陰和肛門。過了一會兒,兒子脫下自己褲子,跪在我面前,一下子就把陰莖插進我那已經被他玩弄得淫水橫流的陰道裡,使勁肏了起來。

就這樣,老公抱著他結婚二十多年、一絲不掛的妻子,掰開妻子的大腿,任憑親生兒子當著他的面肆意地姦淫著他的至愛嬌妻、兒子的親媽,眼睜睜地看著別的兒子放肆地玩弄著我的胴體--姦淫著我的陰道、親吻著我的嘴唇、吸吮著我的乳房、扣摸著我的肛門……直到他把精液射進我的陰道深處。

等到兒子終於心滿意足了,他才從我身體裡抽出陰莖,穿好褲子,要老公把平放在沙發上,然後開始喚醒我:「陳莎莉,你感覺好嗎?你能聽見我說話嗎?現在,請你慢慢醒過來吧。妓女陳莎莉,你就要醒過來了,醒來後你什麼都不記得,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你做了一個說不出口的淫夢……」

我醒過來,看著兒子的嘴角有一點血絲,神情卻非常沈著,甚至有些得意之色;再看看老公,他一臉困惑地坐在沙發上,手揉著被兒子砍疼的脖子。

「你們這是怎麼了?怎麼都不說話?兒子,你嘴角怎麼流血了?……啊,我怎麼沒穿衣服?……真是羞死了……」

「沒什麼,我和爸爸都喝多了,我剛才在桌子邊磕了一下。喂,你去給媽媽找件衣服穿吧爸爸,我去買些啤酒。」說完,兒子從沙發上拽過他的襯衣,穿好,頭也不回地走了。

屋子裡死一樣的寂靜,老公依然落魄地坐在那裡,不動,也不說話。我匍匐著爬到他跟前,抱著他的腿,臉和頭髮蹭著他的肚子,輕輕地說道:「老公,你怎麼啦?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你們剛才到底說什麼啦?」

好半天,老公才歎了口氣,手撫摩著我的頭髮,說道:「唉,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我現在還很困惑呢。你剛才感覺到什麼了嗎?」

「感覺到了啊。我好像做夢一樣,在夢裡好像和你一起出去玩,我們玩得好開心啊,你好像比以前活潑了許多,讓我總是感覺特別興奮,我覺得自己享受到從來沒有過的快樂,我好像回到新婚時的感覺。老公,我愛你……」我撫摩著他的大腿,喃喃著說道。

「唉,我也不知道這是對還是錯,我好像喝多了,一直很迷糊。……但我覺得你現在好像有點不同,好像比從前…………」

「哦,是嗎?我不是一向都很性感的嗎?我好像……好像做著很性態的工作……感覺好像……很快樂……」

「怎樣也重要了。好了,時間不早了,睡覺吧,我好累啊……」

「好,我們去睡覺……我會好好服侍你的……老細!啊!不!是老公……嗯∼∼∼∼∼∼∼!」我摟著老公,朝臥室走去,淫水和著兒子的精液,順著我的腿向下流著。























0.014993906021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