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名稱:[人妻熟女]人妻的呻吟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盧麗華,人長得還算清秀,烏黑的頭髮披肩,她喜歡扎著一條馬尾,額前的劉海繞著她鵝蛋的臉形垂下,弧線很完美,還有更完美的是她那豐滿的身材。
  雖說很豐滿,但配合她那1.65米的身高簡直就是完美絕倫,也許她也意識到她身材的與眾不同,因此,平時她總是喜歡穿些顔色較深的衣服,但依然無法遮掩住她胸前那兩只傲人的乳房,光從正面看上去就已經顯得碩大無比,更不用說從側面看了。整個鎮上,沒有那個女性的乳房能與她的相提並論,那麽重量級的乳房當然需要堅實的底盤來支撐,寬大的屁股,架在豐滿的大腿上,而兩條豐滿的大腿根部與那飽滿的陰部所組成的神秘的三角地,更是讓人臆想連連。
  也許是沒有合適的褲子,或且是想要掩蓋住自已的大屁股,她總是穿著過膝的裙子,不管是紅的黑的,白的,還是花的,就是沒人見她穿過褲子。裙子雖能多少迷惑眾人的眼睛,但她那高大的身材去出賣了她,每當她與別人走在一起時,別人的身子就顯得特別的單薄,特別是從背后望去,她那肥大的屁股非常明顯,就連內褲邊都清晰的印在她的大屁股上。
  盧麗華身材豐滿卻不臃腫,各部件的搭配恰到好處,再加上她的身高的優勢,完美的身材體現出來的就僅是美麗而已了,而是一種非凡的氣質,因此,鎮上的男人,不管老的,少的,美的,醜的,無不對這鎮上難得的精品垂涎三尺。特別是街頭包子店的老光棍,張麻子,每天早上七點盧麗華騎著她那黑色的綠源電動車經過時,他那賊溜溜的小眼總是大發光彩,盯著盧麗華從街頭到街尾,直到她豐滿的身材消失。他才回過神似的繼續賣包子,而每到這個時候,就是天王老子來買包子,他都不會搭理,因此買包子的都習慣了等他一會,讓他過足眼癮。“哎,張麻子,過足眼癮了沒,人都不見了,還不舍得眨下眼呀,來給我兩個肉包”說話的是街對面網吧的網管小劉,“去去去,小孩子家家,瞎雞巴糊扯啥”張麻子不耐煩的說到,“呵呵,張麻子,別癞蛤蟆想吃天鵝肉了,我們盧老師鎮上的瑰寶,她是不會看上你這種平民老百姓的”緊跟網管小劉出來買包子的孫洋說到。
  盧麗華是鎮中學的初一的英語老師,而這熬了一夜通宵的孫洋正是他們鎮中學初一3班的學生。
  “哼,小子,枉費你讀那麽多書,你知道什麽叫人不可貌相嗎”雖知道自已的斤兩,但張麻子卻不服的說到,“想當年,老子年輕時,那也是一表人才,別說你們的盧老師,就是天上仙女下凡,老子都不會看上眼。”
  眾人聽了這番話,看了看眼前瘦小的張麻子,烏黑的皮膚,佝偻的身軀,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張麻子卻不以為然,因為並時他已習慣別人拿他來開涮,特別喜歡聽別人說盧麗華對他有意思的話,而開這種玩笑的也只有街上的那幾個無賴,整天無所事事,泡在麻將館里天天搓麻的那幾個地痞。“張麻子,盧老師天天被你盯得好像對你有意思了啵”地痞馬六說“是呀,張麻子盧老師一直未嫁就是要等你啵”地痞趙四說到“是呀是呀,張麻子,盧老師說今晚想讓你睡上一睡啵”地痞金二說到搓了一夜麻將的幾個無賴,出來買吃早點時,正好接上話。
  張麻子知道這幾個人自己惹不起悶著頭賣他的包子,不過他心里卻很享受他們的話,自己又何嘗不是每天夜里想著盧麗華豐滿的裸體入睡的,他無時無刻都在想著有朝一日能占有盧麗華那豐滿的身體。
  轉眼到了下午放學的時間,張麻子包子也早已賣光,而他卻不肯那麽早收攤,其中原因可想而知,但今天他的願望要落空了,因為盧麗華今晚要值夜班,所以她今晚就睡在學校不回家了。
  鎮中學有一排平房,專門是學校單身女性老師的宿舍,盧麗華的房間就在排房子的最后一間。因為平時很少住校,盧麗華的房間顯得很簡單,一張床,邊上的窗戶旁是擺著一張桌子,桌子上整齊的擺放著一排書,窗子上沒有窗簾,但窗戶上的玻璃全部貼上了報子,從外面看是看不到屋里的。屋里雖亮著燈,卻沒有人,而這時盧麗華正在查房。
  學校的女生宿舍里,盧麗華正一間一間的催著宿舍里的女生趕快睡了,因為熄燈的時間早已過了,當她走到203宿舍時,里面還有人點著蠟燭,當她推開門時,她看到有一個女學生慌忙的把什麽東西藏到了枕頭下,盧麗華氣憤的走過去,厲聲說到:“拿出來”。
  盧麗華高貴的氣質,微怒的神情下,給人一種不寒而泣的感覺,很多人在她這種威嚴下都不得不低頭,就連小 女生也不例外,顫抖著雙手從枕頭下拿出了一本書,盧麗華一看書名《呻吟的花朵》我靠,看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麽好書,“拿來,低級趣味的書籍,沒收”,盧麗華厲聲說到,女學生發抖的雙手把書交到盧麗華的手上。
  “這次原諒你一次,下次再讓我看到你看這種書,就通知你的家長”盧麗華依然面無表情,但看到她胸前兩只碩大乳房的起伏,顯然她是有些生氣了,正處于發育期的女生竟然看這種書,實在是難以想到,現在的小 女生頭腦里的竟然會有這種骯髒的念頭……盧麗華越想越感到后怕。
  查完房回到宿舍的盧麗華,躺在床上心情難以平靜,還在想著剛才查房的事,她並沒有生氣,而是因為想不通,“現在的小 女生的想法真是讓人捉摸不定”盧麗華自言自語的說到。
  想當初,她還是小 女生時,每天都是埋頭讀書,認真學習,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考取功名,出人頭第。“難道,我已經老了”盧麗華鄒著眉頭。此時的她已經褪下了白天穿的正裝,換上了睡覺的衣服,寬松的T恤下已經脫掉了乳罩的乳房高高隆起,清晰的在T恤上印出了兩顆乳頭,下身穿著的運動短褲只蓋住了陰部往下一點,一大半潔白豐滿的大腿都露在外面。
  盧麗華穿成這樣並沒有擔心春光炸泄是有原因的,因為這是女教師宿舍,平時男性都很難進來,再加上她床前還有床簾保護,也只有透視眼才能看到她了。
  盧麗華正鬱悶著,突然手機響了,拿起手機看到來電顯示,緊朋的神情露出了一絲笑容,“喂”聲音極盡溫柔,語氣中還帶著一絲暧昧“春生,這麽晚了還來電話”
  春生就是盧麗華相戀多年的男友,鎮長潘成虎的小兒子,在城里一家國營企業作銷售經理,人長得高大帥氣,在鎮上也只有他這種官二代能與她相配。
  “麗華,我回來了”電話那頭傳來了一種低沈而不失溫柔的聲音。
  “怎麽,回來都不提前通知人家一聲”盧麗華俏皮的問到,“麗華,準備到你門外了,我給你帶了禮物見面再說吧,”說完,那邊挂了電話。
  盧麗華放下電話,這時她已經聽到門外遠遠處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急忙下了床,拉開床簾,穿上鞋跑到門邊,她並不急于開門,因為她不敢肯定是不是她的心上人,如果是別人,自已又穿成這樣被人家看到豈不是丟人了。
  隨著腳步聲的臨近,她的心跳也隨之加快,起伏的雙峰伏度越來越大,臉上的紅暈也已經越是明顯。
  “麗華,是我,開門”門外傳來春生低沈而帶有磁性的聲音盧麗華忙拉開插銷,打開門,門外站著一個身材高大,氣宇軒昂的男士正是她朝思慕想的男人潘春生。
  “麗華,給”這時潘春生從身后拿出了一束花。
  盧麗華雙手接過鮮花,眼睛卻看著春生,顯然她對春生的突然出現還難心以相信,木讷的站在那里“怎麽,要把你相公晾在門外多久”?春生笑著說到,“哦,對不起,快進來”盧麗華急心拭掉她眼角的淚珠,春生走進門,反手把門關上,剛回過身,盧麗華便撲到了他的懷中,“死鬼,出去那麽久,現在才回來,你不知道人家有多想你嗎”?盧麗華緊握的拳手在春生的寬大的胸口上一陣亂錘。
  春生雙手把盧麗華抱住,在她額頭親了一下說到:“我現在不是回來了嗎,麗華,我在外面也不無時無刻都想著你。”說完,又親了一下盧麗華的額頭。
  也許是相隔時間太長,盧麗華也很沒有感受到愛人的溫存,這時的她已經放下了平時作為老師那份威嚴,在春生的懷里,她變成了一個任人擺布溫柔的小綿羊,在春生濃烈的愛意下,她已不能自拔,心跳的加速使得她白嫩的臉頰像火燒一樣滾燙,擡起頭眯著雙眼急切的等待著春生更猛烈的愛意,這時的意境已無需過多的語言。
  春生也心令神會,低下頭吻著她滾燙的臉頰慢慢的吻到她的雙唇,四唇交彙,盧麗華不由自住的張口嘴,春生見縫插針,把他舌頭伸進盧麗華的嘴里,尋找那久違的香信。兩舌在盧麗華嘴里糾纏,盧麗華不時的發出“嗯,嗯”的聲音,顯然她已是春情泛濫,雙手緊緊的抱住春生,那樣子就是害怕春生會突然浮消失一樣。
  而嘗到香涎后的春生,雙手也不老實的開始遊動起來,只見他雙手慢慢的滑到了盧麗華肥大的屁股的,隔著短褲不停的揉搓著。也許是覺得很舒服,盧麗華也開始扭動著她那肥大的屁股,嘴里的嗯嗯聲更加的急促。
  春生的動作越來越激烈,而盧麗華的短褲腳也被他越扯越高,最后春生更是把她的褲腳扯到她的腰部,盧麗華整個大屁股幾乎全都露了出來。
  或許是意識到了什麽,盧麗華輕輕推開了春生,紅著臉把褲腳拉了下來,“春生,你連夜趕回來,一路風塵,先洗把臉吧,我去給你倒水。”說完轉過身走到水龍頭邊。
  潘春生還意猶未盡,添了添自已的嘴唇,看著彎下腰給自已打水洗臉的盧麗華,肥大的屁股上,短短的褲子,白嫩而豐滿的大腿根部,那迷人的盤絲洞若隱或現,想到呆會就能騎在這豐滿的屁股上盡情的馳騁,不由的傻笑起來。
  聽到笑聲的盧麗華轉過頭來“你吃錯藥啦,自已在那里傻笑。”
  “麗華,你真是太美啦,從后面看你,更美。”春生打卻的說。
  “什麽意思呀你”?盧麗華像是意識到了什麽看了看自己的屁股,“你……哼,人家不理你啦,你是不是嫌我胖呀?”盧麗華有些不高興的說“哪里,你這不叫胖,叫豐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喜歡你豐滿的身材。”春生說到聽到這,盧麗華臉又像火燒似的“你壞死了,不理你了,”說完故作生氣的樣子回到床上躺下拉過毯子蓋在自已身上。
  春生洗好臉,脫下襯衣,露出了他那雄壯的胸肌,用毛巾擦拭著身體,而他的每一個動作,盧麗華都看在眼里,心想著:呆會他那雄壯的身軀壓在我身上,我受不受得了。心里想著害怕,卻急切的盼望著那一刻的來臨。想著想著,下面卻慢慢的有水滲出,她感覺到了自己的失禁,害怕等下春生看到會笑話她,極力的抗議拒著這種念頭,可她越是努力,越是難以抗拒,最后她羞紅著臉拉過毯子蒙住頭。
  洗干淨后的春生,脫掉褲子,麻利的爬上床,看到盧麗華的樣子,不免覺得好笑,“麗華,怎麽啦,還生氣呀?”春生打卻的說“哼”麗華蒙著毯子裝著不理他的樣子,“麗華,既然你蒙著頭,那相公可要脫掉你的褲子啦”春生說著便伸過雙手作似要脫拉下盧麗華褲子的樣子,盧麗華趕忙雙手抓住自己的褲腰帶“你……你敢動,我……我就叫救命”
  “哦,那我就不脫你的褲子,不過,讓我摸摸你的大腿總可以吧?”春生問到,“不可以,你敢摸我也叫救命。”盧麗華一只手拉下毯子露出了臉,另一只手還是抓著自己的褲腰帶。
  這時平躺著的盧麗華,本來就已經很豐滿的大腿,由于受到擠壓顯得更加的豐滿,那飽滿的陰部在雙腿的擠壓下,顯現出了輪廓,看得春生雙眼放光,身下的老二,也開始有了應,隔著內褲慢慢的頂了起來。
  他也不等盧麗華答不答應,用手慢慢的撫摸起盧麗華的大腿,當他的手接觸到盧麗華的大腿的那一下,盧麗華像是觸了電似的,那久違的感覺又再次重現,她並沒有拒絕他的手在她的大腿上來回的遊動,因為此時的她的嘴已被他的嘴封上,兩舌在她嘴里激烈的纏綿,從他嘴里流過來的春涎也被她一一接收,咽到肚子里。
  此時,在她大腿上遊走的手,轉移了陣地,像著那兩座山峰進攻,雖然他的手掌很大,卻抓不完她的一只乳房,因此他只能加大力度,但雙峰依然挺立,彈性十足。
  抓了一會,他突然感到隔在她雙峰上的衣服竟不知不覺的沒了,入手的感覺已是嫩嫩且很的彈的的肌膚,也許她早已不滿足他的隔穴搔癢,也難以忍受他這種不緊不慢,不溫不火的進攻,等不急的她干脆自已把衣服掀起,屯時,她感到胸前一陣舒暢,兩只大奶沒了衣服的緊束,像皮球一樣彈了出來。
  春生摸了一會,輕聲說到:“麗華,讓相公吃一下奶吧?”
  “你……你怎麽要學小孩子吃奶呀?”反應並不強烈,語氣很委腕,停了一下,續而說到:“你……你想怎樣就怎麽樣吧。”看樣子,盧麗華已春情四射,這時的她的身體已不再屬于她,心里只是想著眼前這個她深愛著的男人盡情的占有她,玩弄她。
  得到許可的春生毫無顧慮,只見他抓起一只大奶,塞進嘴里,像小孩一樣盡情的吮吸著,不時的發出啜啜的聲音,而兩只巨乳被心愛的男人吮吸盧麗華,雙手抱著他的頭,嘴里不時發出嗯嗯聲,此時的她,正甜蜜的享受著乳房上傳來的陣陣快感,同時內心深處也發生了變化,一股博大的母愛逐漸催生,驅使著她要不顧一切的要用自己碩大的雙乳喂飽正在拼命吃奶的這個大男孩,一滴帶著母愛的淚珠悄悄滾落。
  得到春生愛液滋潤的雙乳更加腫大,原本黃豆般大的乳頭已整整大了一倍,而且顔色更加的鮮豔奪目此時的春生像是吃飽了似的,雙手又開始不老實的的尋找下個目標,只見他慢慢的離開盧麗華的豐乳,滑過她那海綿似的小腹,慢慢的伸進了她的內褲里,觸手就是一片茂密的芳草地,繼續前行就來到了那幽深的盤絲洞門前,此時,洞門早已大開,潺潺的溪水已是川流不息。
  雖然洞庭幽深,好奇心重的他不顧一切的要進去一探究竟,雖說洞門大開,但他還是禮貌性的問了一聲:“麗華,”?
  “嗯”意識模糊的盧麗華應了一聲,“幾只手指”?春生帶著挑逗性的口吻問到,“兩……兩只”盧麗華隨聲應到,熟悉的手法,毫無思索的對白,顯然這一前戲以已演練多遍,此時此刻再多的語言都是多余。
  春生也不在憐香惜玉,食指和中指並攏,直取盧麗華最后早已形同虛設的防線,吱的一聲,連根沒入。
  “嗯”盧麗華沈悶的哼了一聲,身體微震了一下,雙腳配合的慢慢張開,雙指同時插入下體,雖然感到有些漲痛,但那種充填的滿足使得她更加的受用,不用春生的交代,她又不知不覺的把她的短褲連同內褲褪到了大腿上,春生雙指依然做著活塞動動,而盧麗華扭動著肥大的屁股,兩腿相互挪動,褲子連同內褲同時被她褪到了腳根,然后一只腳踩住,另一只腳抽出,踩住的那只腳再輕輕一甩,短褲和內褲就不知被甩到床上的哪個角落了。
  盧麗華這一連貫的脫褲動作,春生打心底佩服,“麗華,動作越來越熟練啦。”吃著奶的春生還不忘的調戲一下盧麗華,“嗯,還不都是你教的”盧麗華恢複常態,母愛重新被性愛取代,因為被兩只手指侵犯的陰道傳來的快感,更是激烈,更加受用。
  隨著春生越插越快,盧麗華的分泌物越來越多,床單都濕了一大片,而她的發出的聲音也早已換作更加激昂的啊啊聲,隨著她的聲音越來越大,雙腳越分越開,在一陣春生手指面關槍似的沖擊下,她突然全身朋緊,全身僵硬,春生知道時機成熟,趕忙拔出手指,與此同時,盧麗華的陰道內一股清泉激射而出,高潮后的潮吹再次被春生激發,全身的快感一陣一陣的,盧麗華一時說不出話來,就連春生調戲般的舉著那只滿是陰精的手在她面前晃動,她也沒力氣開口罵他,只能羞愧的轉過頭,閉上眼睛。
  回過神來的盧麗華,喘著粗氣,剛噴完精,全身都很敏感,春生碰到她一下,她就跟著抖一下,本來這時應該讓她好好休息一下,可狡猾的春生卻在這時提到:“麗華,可以了吧,相公要上馬了了。”
  盧麗華深知春生的這種不道德的行為,閉上眼睛,點了點頭說到:“嗯,老公,請你上馬吧。”
  說完,重新躺好,張開雙腿,此時的她雖然怎麽願意,但似乎春生的話就是有股威嚴,她很難抗拒這種威嚴,雖然高潮剛過,陰帝很是敏感,但內心深處總有個聲音在呼喊:“來吧,盡情的揉虐我吧。”盧麗華平時裝冷得似乎難以靠近,但內心里卻有著她極其淫蕩的一面,她的那種對性的渴望,比別人更是熱切。
  春生翻過身子,趴到盧麗華的身上,挺起堅挺的老二,對準洞口,口中默念:“一,二,三”,三字一出,只聽吱,啪的一聲,粗大的老二頓時連根沒入盧麗華的陰道內,“啊,死鬼,你輕點行不”盧麗華罵到,“麗華,這樣才爽嘛,不是嗎?”春生笑著說,“知道你這麽粗暴,我才不讓你進來呢,哼”盧麗華冷哼了一聲,“啊……啊……啊”話沒說完,春生就開始巨烈運動起來,粗大的陽具填滿了盧麗華的陰道,幸好豐滿的人天生水多,不然被春生這大雞巴侵入,那不被撐爆了才怪。
  “啊……輕……輕點……輕點……啊……”盧麗華汗如雨下,叫聲不斷,而春生並沒有刹車的跡象,依舊我行我素,埋頭苦干,不大一會兒,盧麗華又再次高潮。
  盧麗華高潮后,春生便停住了,“嗯,你怎麽停下了,你不總是趁人家那個的時候,猛沖猛干,要把人家干暈為止嗎?”盧麗華不解的問到,因為以春生的性格,和以往的經驗來看,春生是不會那麽容易刹得住車的。
  “麗華,讓我們換個姿勢做吧”春生面帶詭異的笑容說到,“什麽,你又想怎樣來玩人家”盧麗華喘著粗氣的說到,“麗華,我想到了一種更加舒服的,姿勢,”春生說,“什麽姿勢”
  “就是你翻過身來,趴著,我從后面干你。”春生說,“什麽,你讓人家像狗一樣的趴著讓你干呀”盧麗華說到,“正是這樣,不愧是我的好老婆,想得真周到”春生說,“你去死吧,人家才不樂意像狗一樣趴著讓你干呢”盧麗華雖嘴上說著,但她內心里卻很想嘗試著這種姿勢,她聽人說過這種玩法,插得更深,而且更有快感。
  “麗華,我的好老婆,你就答應我嘛,因為這樣干,可以插得更深,而且看著你的大屁股,我更有激情。”春生央求著,雖然一開始盧麗華假裝死活不答應,但在春生的苦苦哀求下,她最終還是拋棄了她尊言,其實她的內心也掙扎過,但她那一點點微簿的防線最終還是土崩瓦解。在春生的一再催促下,她半推半就的翻過身子,趴在了床上。
  不用春生的教導,她就放低了腰部,擡高屁股,這樣,她緊閉的菊花和她那濕潤的陰道就完全盛現在春生的面前。
  看著盧麗華,肥大的屁股,春生調戲的說到:“麗華,那麽輕車熟路,就像以前玩過一樣。”
  “什麽嘛,人家,人家可是第一次這樣給人看”盧麗華似乎有點緊張,春生似乎看出點端倪,不過大好形式當前,卻顧不得想那麽多沈聲說到:“麗華,我要進去啦。”
  “嗯,你進來吧,輕點喲。”盧麗華說到,“嗯,好的”說完,提槍就上,一插到底,不等盧麗華回過神來,春生便馬不停蹄,激烈的抽插起來。
  這一插又是幾百會回,盧麗華淫聲不斷,豐軀狂擺,肥大的屁股更是被春生撞得啪啪直響。最后直干得盧麗華前胸趴在了床上,顫抖的雙腿勉強支撐著大屁股讓春生撞擊,她已是高潮叠起,香汗淋漓,而春生就像是一名殺紅眼的戰士,仿佛眼前已不再是盧麗華豐滿的身軀,而是一個個狼狽逃跑的敵人,讓他快馬加鞭,追上一個砍一個。
  “不行啦,不行啦,要壞了,要壞了”盧麗華連連發出求救的信號,聽到盧麗華的求饒,春生反而更加的興奮,腰部的幅度越來越大,且越來越快。
  又是幾百會回,盧麗華全身都趴在了床上,嘴巴大張只能喘氣,聲音都發不出了,臉上已分不清口水,淚水,還是汗水。
  也許是覺得全身趴著的盧麗華,已是難以配合他的抽插,春生便將巨棍拔出,翻過盧麗華的身體,分開她的雙腿,從正面進攻。此時他已是沖刺階段,為了省力,留到最后射精,他整個人都趴在了盧麗華的身上,這樣他低下頭就可以吻到盧麗華,同時,下體則繼續蠕動著,盧麗華半眯著雙眼與春生接吻,嘴里嗯嗯嗯的說:“不行了,不行了。”可雙手卻緊緊的抱著春生,屁股配合的扭動,雖說已高潮了幾次,但稍受刺激又興奮異常,豐滿冷豔的女人對性的渴望是常人無法理解的,自古只有累死的牛,哪有耕壞的地這一至理名言不言而喻。
  “春生,你……你還不來呀?”盧麗華喘著粗氣說到,“馬上了,麗華舒服吧?”春生關懷的說到,“恩,春生,只要你高興,我……”盧麗華不好意思的說下去了,“麗華,你太好了,”春生說完后,速度明顯加快了,巨大的肉棒雨點般的在盧麗華的陰道里穿插,伴隨著盧麗華一浪高過一浪的叫聲,陰道的分泌物被插得四下飛濺,大腿內則已是白嘩嘩一片,就連她那茂盛的陰毛都弄濕了,粘在白晰的皮膚上。
  “麗華,不行了,我不行了,要射了。”春生看來也到了極限,“恩,別……別……等一下”盧麗華似乎還想再次高潮,可這次她的願望要落空了,只見春生已是滿臉通紅,看了已是把持不住了“麗華,麗華,我真的不行了,我真的要射了”。
  還沒說完,只覺頭腦一熱,一股濃精沖破阻礙,噴射入盧麗華陰道里,直達子宮。春生顯然是久不做了,射精一陣一陣的,足足射了十秒之久,直把盧麗華的陰道灌得滿滿的,他才像是虛脫了一樣趴了下去。
  春生龐大的身軀壓在盧麗華身大口大口的喘氣,而盧麗華雖也身材高大,卻也被壓得有點喘不過氣,況且將要再次高潮的她卻被春生破壞了,因此心里不免有些不滿,“死鬼,你還不下去,你想壓死人家嗎?”盧麗華憤憤的說到,“麗華,睡在你身上不像睡在海綿上,比席夢思還要舒服,讓我在睡會……”話還沒說完,盧麗華便把他推了下去,“你想得美”,盧麗華生氣的說到,其實春生也沒打算要睡在她身上,只不過想跟她開個玩笑而已,只聽他呵呵呵的說到:“麗華,你力氣大,脾氣也不小啊”。
  “哼,懶得理你”。盧麗華說完轉過身子,似乎真的生氣了,“喲喲喲,真生氣啦,”春生趕忙貼上去,一手伸過去讓充當她的枕頭,另一只手卻伸向盧麗華的一只乳房,邊摸邊說“麗華,別生氣嘛,我給你帶了禮物了。”
  聽到有禮物,盧麗華似乎有點動心了“恩,你給人家帶了什麽。”
  “德夫愛情巧克力,很貴的啵”,春生說到,“什麽,又是吃的呀,你想讓有家胖到什麽程度”,盧麗華說到:“上次你給人家帶來的什麽狗屁甜蜜蜜巧克力,害人家足足胖了幾斤,原來的衣服差點都穿不上了,你……”
  “你不是好這口嗎,再說了,胖點有什麽不好,而且你這哪能叫胖,只是豐滿而已。”春生笑眯眯的說到,“哼,你們這些臭男人都是……”盧麗華意識到自已說錯了什麽,不敢再往下說了,“什麽,什麽叫你們這些臭男人,難道說還有別的男人……”春生話還沒說完,盧麗華便打斷他,“沒,沒別人了……”,盧麗華紅著臉說到。
  摸著盧麗華乳房的春生感覺她的身體有了明顯的變化,“麗華,你的心跳的很厲害啵,你是不是有什麽瞞著我的”?春生說到,“沒,沒有啦,你別胡思亂想好不好”?盧麗華掙開了春生的雙手,將身體又往里挪了一下,依然背對著春生,雙手抱在自已胸前,似乎真的害怕春生看到她由于心跳加快而起伏很大的雙乳。
  “春生,很晚了,明天我還要上班,你也要趕路,別……別想那麽多好嗎,睡覺吧”。盧麗華心有忌諱的說到,“恩,好吧”。春生也沒多說話,轉過身子平躺著,心里想著盧麗華剛才的話,總覺得她似乎有什麽事瞞著他一樣,回想起剛才經過,打一開始,他就覺察到盧麗華身體的一些變化,只不過剛才自己久旱逢甘雨,並沒有太注意,現在回想起來,她的乳房和屁股似乎變得更大了,就算如她所說的是吃巧克力變胖的,那她乳頭和陰唇的顔色和上次離開時已經不太一樣了,上次離開時,那些地方還像少女般一樣粉嫩粉嫩的,而這次顔色卻有些深了,難道她在我離開的這些日子里還跟別的男人來往……想到這,春生心亂如麻,在他心里,盧麗華是那麽的天真純潔,她是不會做出對不起自已的事的?可剛才她的表現卻又那麽的不自然,春生越想越睡不著,翻來覆去的。
  盧麗華感到了春生的不對勁,忙轉過身子貼近春生,將頭枕到春生的臂腕里,一手抱著春生說到:“春生,別多想了好嗎,我心里只有你,你是我今生最愛的人”。
  “恩,麗華,我也愛你”,說這話時,底氣已沒有原來的那麽足了,盧麗華也覺察到了,可她也不好再說什麽,她害怕越說下去,春生的疑心更大,她只能默默的將委屈埋藏在心底,一滴淚珠悄悄的從眼角流下。















0.0168740749359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