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沉溺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沉 溺


作者:江小媚
2004/01/21發表於:情色海岸線

**********************************************************************
  春節特別賀文恭祝長期支持我的朋友新春愉快。
**********************************************************************

  陳慧很甜蜜地依偎著老公,她光潔潤麗的手臂勾著他的脖頸,還把一隻豐盈
膩滑的大腿盤繞在他的身上。

  窗外的月光透過窗簾的一條縫隙如火舌般閃爍在床上,上床時老公就激情澎
湃,望著她時眼睛裡迸射的火星,陳慧清楚他已有了需要,這些天風和日麗,沒
有往年春天那麼多的雨水,而且天氣轉暖得很早。

  在家裡陳慧已穿上輕薄的睡衣,寬敞的白綢睡衣難以掩飾地把她玲瓏晶透的
身體盡致呈現。

  他一上了床就一如即往地覆蓋到了她的身子上,甚至連溫馨的親吻也沒有就
急著亮出猙獰可怖的陽具,狠狠地戳進了她的裡面,然後就歡歡迭迭自顧壓在她
的身上窮凶極惡地折騰著。

  陳慧早已習慣於他的這一切,以前看到他氣喘吁吁的樣子她覺得好笑,有時
乏累了也覺得厭煩,現在則不同了。很快地體內也有一股激情在四處鼓蕩,她的
那地方開始有涔涔汩汩的淫汁流滲著出來,就自己扯過了忱頭墊放到屁股下面,
高蹺起雙腿迎接他莽撞的衝擊,一下子他就潰不成軍地撤了下來,臉上呈現出一
絲無奈的苦笑,這才緊摟著她在她的臉上嘴唇上親咂不休。

  陳慧此刻正是慾火熾熱、淫情旺盛之際,見他那偃旗息鼓毫無東山再起的意
思,掩蓋不了的不悅立即浮現到了臉上,她扭起身來進了洗漱間裡,用冷水在臉
上抹了一把。

  睡到了他的身邊,那種空虛失落無所依托的感覺折磨著她,但陳慧是個賢淑
聰慧的妻子,她理解老公,像他這年紀又是身居要職,雖不能說是日理萬機但勞
心傷身忙於應酬,這些都影響了他的性慾和機能。

  月光這會兒幽謐而溫暖,細細密密地灑落在兩俱半裸著的胴體,一想到這她
也就無悔無怨,很快就沉入了夢鄉。

  是手機悅耳的呤響驚醒了她,她望了望時鐘才凌晨四點多,夜裡沒有至關緊
要的特別事情是沒人打她手機的,陳慧急忙拿過手機,見老公還沒被吵醒,便逃
到洗漱間裡,是她弟弟陳剛的電話,她輕聲地問:「這麼晚,什麼事。」

  「姐,我在城西公安分局裡,幾個人在耍錢讓抓進來的。」那邊陳剛的聲音
輕微得好像斷斷續續。

  陳慧不快地回了他:「明早再說,你總是屢說不改。」

  「不是,他也在。」

  陳慧知道他說誰了,心裡一驚如淋落一桶冷水,從腦門直至腳下直冒冷氣,
咯登一下不禁打了個寒戰,嘴裡急著:「你們怎會在一起的,真的好不懂事。」

  她把身子依附在雪亮的瓷磚上,閉著眼思付了一會,再把耳朵貼到手機上,
那邊陳剛也沒掛斷電話,她用嚴厲的語氣說道:「你們什麼也不能說,我馬上就
到。」

  陳慧心急火燎地拿出警服,沒忘了扒到老公的耳朵邊輕聲細語地說:「我有
個緊要的事,得馬上處理去。」

  他睡眼惺忪地念叨起來:「這叫什麼啊,半夜三更的,一個女人,不行,我
要把你調走了。」

  陳慧嘴唇貼了貼他的面頰說:「好了,再說吧。」

  一身戎裝的陳慧很快就出現在城西分局的辦公廳上,她一身鳥黑的警服從來
都是得筆挺的,幾乎沒有皺折,帽徽領章鮮艷奪目光彩迫人,腳步始終保持著均
勻的節奏。這讓她看起來英武颯爽,面孔卻令人難以致信的冶艷。

  那些執行任務歸來的了警察有的在吃夜宵,有的已休息去了,留下兩個守衛
著的,見陳慧肩膀上珵亮閃爍的兩顆星,赴忙著抬臂敬禮。

  陳慧一臉冷峻地問:「局裡今晚誰值班。」

  「是王副局,我叫他。」小警察不知所措唯唯吶吶地說。

  陳慧的臉上強顏歡笑擠出一絲溫柔的悅容:「不用,我去找他。」

  「三樓,那邊掛有牌子。」小警察急忙說。

  陳慧點著頭,王副局她熟悉,曾一起搞過專案,總是念叨著想調一個新的位
置。陳慧很隨意地朝旁邊的小房間走去,裡面十多個人,正蹲著坐著繞牆一圈,
陳剛就在裡面,還有他,陳慧的眼睛跟他一對碰,就有揪心裂肺般的陣陣隱痛,
她知道此時此刻,自己的眼裡正洋溢著淚花。

  他就是這樣,在人堆裡總讓人眼前一亮,儘管他這時朝著牆根把臉埋在雙腿
坐著,陳慧還是一眼就認出他來。幸好還沒來得及進行問訊,要不一下就完了,
陳慧暗自慶賀。

  陳慧在三樓一個房間上敲了敲門,裡面一陣聲響,就有聲音不煩躁傳來:
「有完沒完,怎就不讓老子睡個好覺,叫你們沒事別騷擾我,就是不聽。」

  門是開了,一個精瘦赤脯的男子,只穿著底褲而且褲襠的那裡正形跡可疑地
隆起那麼一堆來。

  他開門一見到陳慧,立即換過一付氣態萬千的笑臉來,整張臉就像核桃一樣
皺到了一塊:「是陳教導,這時來一定有事。」

  陳慧很優雅地車轉過身體,他立即有所覺悟地說:「你等等。」

  忙碌了一會,他穿好了襯衣長褲邊套著一隻袖子邊往外走,陳慧用手攔住了
他,把他拽到了房間裡。裡面的煙味酒味還有男人汗漬的酸臭味讓陳慧厭惡地皺
了皺鼻子,對著他還是笑意融融地問:「這晚上什麼任務。」

  「沒有佈置,就是有舉報電話,幾個小混混聚眾賭博,讓咱一窩端了。」他
輕描淡寫地說著。

  陳慧這時一顆懸掛了很久的心才落了下來,陳慧就用緩慢的口氣說:「裡面
有我弟。」

  他點著煙揮了揮手爽快地說:「早說嘛,打個電話不就行了,還這麼親自跑
來。」

  「還有我外地來的表弟,這才重要。」陳慧接著再說,眼睛自始至終緊追著
他。他好像有一點猶豫,但接觸到陳慧的眼睛,立即說:「叫什麼名字,我讓他
們放了。」

  陳慧胡編了個名字,緊接地說:「我先謝你了,勞你大駕,我們下去領出來
吧。」

  倆人一齊走向樓下,王副局不自主地和她差開了距離,眼前這個三十五、六
歲的女人,充其量也是跟他同一級的,可是她的後邊卻有著更讓他折服的來頭。

  他就一路上喋喋不休地對陳慧說:「陳教導,我看你這位置也呆得太久了,
不是說局裡的班子要增加一女同志嗎。看來你有機會挪動一下。」

  陳慧也就煽風點火地:「是的啊,都這樣說,等正式宣佈了才算。」

  「是嗎,咱可說好了,一朝大權在握別忘我就行。」

  「那是肯定的。」聽陳慧這麼說,他欣喜若狂連聲道謝。

  進到了辦公廳中,陳慧就急著走到那房間裡,她先把頭埋在雙腿間的志煌叫
起,又招過來陳剛,也不顧及房間裡其他的人疑惑不定的眼光,王副局就問那小
警察:「收繳了他們倆個什麼東西了嗎。」

  陳剛機敏地搶了話說:「也沒,就兩手機。」

  小警察拿過一張表格過來,王副局隨即厲聲斥責道:「你傻啊,怎就不會辦
事。」

  陳剛從一大堆髒物中領回了他們的兩個手機,王副局親自將他們送到車上,
堆著滿臉的笑容揮手告別。

  他絕沒想到從他眼皮底這一溜煙絕塵而去的藍白警車上坐著就是大名鼎鼎通
緝犯丁志煌,要是知道了,就是再借他幾個膽他也不敢,那怕是高官巨爵錢幣等
身他也末必敢動心的。

  這個綽號大蝦的算是這些年迅速掘起的黑團伙頭目,這犯罪團伙的主犯最近
這些年攪得他們日夜不寧吃不香睡不穩,下面的舉報記者的連篇責怪,上頭的壓
力各級雷霆萬鈞的決心,成立專案攔路設卡,威迫利誘喬裝暗探,總是差那麼一
點兒讓他溜了。

  而且他竟毫不收斂,反而喪心病狂地胡作非為,就在幾天前還把一欠債不還
的當事人家裡炸了個稀巴爛,當事人當場斃命家裡老婆孩子也炸成一死兩傷,造
成了重大惡劣的影響。

  他還美滋滋地沉浸在美麗的女刑警教導員剛才的許諾中,這女人真是這城市
警界的驕傲,業務出色臉蛋漂亮,最主要的還是待人熱情。

  「姐,好險,幸虧你來得及時,天亮要是問話那就完蛋了。」陳剛在車裡說
道。

  陳慧沉默不語,只是咬著嘴唇自顧開著車,走了一段路後她才開口:「你來
開吧。」

  就完就急急地踩住了車,陳剛過來跟她調換了座位,她從前排躥起爬著往後
排,讓志煌給接住了。

  陳慧朝他一撲,整個身子就跌進他的懷中,她按奈不住地緊緊摟抱著他,帶
著哭腔說:「你傻啊,你昏了嗎?」

  邊哭泣著邊把嘴唇朝他的臉頰上親咂,他的臉依然冰冷堅毅,但吮吸著陳慧
的嘴唇卻熾熱濕潤,他們倆人在車子後座上肆無忌憚地親吻著。

  陳剛開著車搖晃著頭,他從後視鏡上見到姐姐抱著志煌的頭淚流滿面地親吻
著,不禁開聲說:「現在去那。」

  「一直開著,別停下。」陳慧朝他叫嚷,雙手從志煌的腦袋、脖子一直到了
胸膛。

  志煌摟著她的纖腰趴在她的耳邊說:「好了,好了。」卻在她的腰間摸到了
手槍套,驚訝地問道:「你還帶著槍。」

  「是的,我想不定要把你搶出來的。」她破涕而笑地說,雙手也沒停止在他
的身上摸索。

  志煌說:「別這樣,阿剛還在哪。」

  「我不管,他是我弟弟,我不怕。」陳慧搖曳著腦袋,更加恣意將手伸到了
他大腿有褲襠裡,將他那一根已經怒勃起來的陽具掏擄了出來,就趴下身子含進
了嘴裡。

  這邊吮吸得唧唧有聲,那邊也騰出一隻手就解脫著長褲,急切間連同內褲一
齊扒下精光,陳慧的剌激使他漸漸發瘋了,一根陽具在她慇勤的舔舐下漲挺著,
當她手扶著他的肩膀墩樁落下。

  志煌有些不知所措竟有點窮途末路般的感覺,也就挺起腰來迎接,整根堅豎
如棍的陽具盡根捅插了進去,歡樂是如此迅速地飛揚了起來。

  陳慧自顧歡快地顛簸,交繞著他的脖子跌蕩起伏地起落著,她飽滿的花瓣膨
脹著,就同夜的花苞奉迎甘露一樣綻放開了,陰道驚悚般地抽搐,吮吸著的是激
越的撞擊。

  這時,東方已漸漸浮現出魚肚白出來,晨曦開始把道路和早起的行人照得清
晰,陳剛把車速提高了很多,車子如同離弦的箭疾射地往市郊飛馳,他的心裡很
是焦急,後面的那倆個還不依不撓,柔情蜜意地沒完沒了。

  他們肆無忌憚的呻吟和勾魂攝魄肉體撞擊聲,讓他覺得他們就像一對貪歡戀
色的男女那樣體味著不知羞恥而又蕩魂動魄的歡娛。

  姐姐陳慧一個白皙的屁股拋撅得如癡如醉,呱唧呱唧淫液的喧嘩不絕於耳,
如此放蕩淫奢的舉動讓他口呆目瞪,他是百思不得其解,假若不是他親眼所見,
至死他也不會相信。

  陳慧可不是這樣的,雖說他和志煌是相濡以沫生死與共的好朋友,但陳慧卻
是一母同胞的姐姐,為了一個通緝了的殺人犯,這又何必哪。他甚至懷疑姐姐和
好朋友之間的,該不只是純粹的真實的肉慾關係。

  陳慧跟他根本就是兩類的人,從小她就嫻靜純潔,品學兼優,還在讀大學的
時候,她優異的成績和出眾的容貌很快就是男人追遂的獵物,姐夫是她的第一個
戀人也成了她的丈夫,他們相戀了三年,陳剛記得姐姐將要出嫁的前天傍晚,母
親把她叫了過去,悄聲地問她有沒那一回事。

  陳剛豎著耳朵,看來陳慧也不知母親指的是那一種事,於是母親吞吞吐吐地
對她講了男女在一起怎樣怎樣,母親講得語無倫次她也聽著稀里糊塗。但陳剛卻
明白,母親是要她在第一次做愛時下身必須要出血,否則她就不是一個好女人,
就會永遠地被丈夫和他的家人看不起。

  陳剛差點笑出了聲來,從她們的談話中陳慧真的啥也不懂,敢情那時她還真
是貨真價實的處女,要知道,她的弟弟已經手了好幾個女生了。

  在外人眼裡,陳慧跟姐夫男才女貌家庭幸福事業興旺,姐夫在跟著一領導跑
了幾年後放飛,在政法隊伍身居要職,以他的年齡優勢和處事能力官場仁途一片
坦蕩。可是神差鬼使陳慧卻跟志煌一拍即合,對這個小她三歲而且負案纍纍的涉
黑團伙首腦一往情深。

  車子已到了市郊一段僻靜的公路上,陳剛強行將車停到了路邊,再這樣下去
他們倆個是沒完的時候,他和丁志煌下車後攔了一輛的士走了。陳剛需要將他送
到安全的地方,他很清楚志煌的這張臉在好多場合絕對不能露出來的,昨晚已屬
僥倖。

  陳剛從小就喜歡惹事生非打架鬥毆,長大了也不務正業,娶了個嗲得有命也
嬌嫩得要命的女人,那女人總是對他橫直挑眼,三天兩頭地伴嘴吵架,弄得家裡
無一日安寧。

  跟他從小就在一起胡鬧的志煌多次勸說他跟這女人離了,陳剛也多次狠下決
心跟她一刀兩斷,但一上了床,這個嫵媚如水般的女人都讓他打退了堂鼓,她真
是床上的尤物,總能審時適度地抓著了男人的癢處,而且恰到好處替你搔撓。

  終於在一個上午,志煌找到他,什麼也沒說就將他帶到了一酒店裡,顯然所
有的一切都盡在志煌掌握中,打開一房間,他目睹了不願意看見到的一切。

  妻子赤裸地跟一個男人睡在了一起,當他們倆個進入去時,那男人跪到了志
煌的腳底,嘴裡急切地討饒求救,志煌冷漠地對他說:「我多次勸說你放棄,她
是我朋友的老婆,如今讓我逮著了,我丁志煌的話是說著玩嗎。」

  那時,志煌確是在這城市裡具有一言九鼎的威懾力,他的心狠手辣遠近皆知
不是浪得虛名的。陳剛不讓他們這一對狗男女穿上衣服,他迅速地用電話把陳慧
從辦公室叫了過來。那男人後來在正要進自家門口的時候讓人一槍將頭顱擊穿,
陳剛的前妻知道是誰,陳剛也知道,只是誰也言聲。

  陳剛讓姐姐過來只是想要讓她見證這個事實,以便為他的離婚能向家裡有個
交代。陳剛甚至為當時的那一舉措追悔莫及,不是因為他的前妻。陳慧的到來一
下就帶上曖昧迷人的格調,陳剛在一邊敏銳地感到了志煌的吃驚和侷促,顯然,
陳慧成熟的魅力和出眾是出乎他的意料的。

  陳慧是帶著一副拒人於千里的威嚴氣質出現在他的面前,一身黑色的卡嘰面
制服筆挺地依附在身上,與她極具女性嫵媚的身體判若兩樣。她身上的金屬質感
象徵著高貴的權力,傲慢得給他只可遠視不能近看的感覺。

  丁志煌一定要請陳慧吃飯,甚至沒等她同意就已經用電話定下了餐檯,那時
候還沒發生那場大規模的掃射,社會中只知道有一個心狠手辣的大蝦,丁志煌的
名字還末曾暴露出來。

  他在餐卓上談笑風生,跟陳慧回味著小時候到她們家蹭飯的趣事,說到有一
次竟把陳慧心愛的鬧鐘給折了時,倆人都哈哈地大笑著,全然不顧及一旁埋頭喝
著悶酒的陳剛。

  陳慧那時真的讓這高大漂亮的男人給迷住了,她頻頻地跟他對碰著杯子,陳
剛從沒見到她這麼喝酒,而且眼裡已有些迷惘,還有她那執拗的眼神換做了一種
又媚又嗔的樣子,笑起來也一改往常的唇齒不顯而變得肆無忌憚。

  陳剛深知他這朋友的伎倆,讓他看上眼的女人不用三五天他一定手到擒來,
除了他自己白淨斯文的臉龐,還有著渾身散彌著充滿男性魅力,更主要的是他有
著強大的經濟實力。但這些陳剛覺得對付那些庸脂俗粉管用,對陳慧卻有些不自
量力了吧。

  志煌在幾天後的一個下午,也就是在陳慧下班的時候,他把陳慧約到了他的
車子。他把她帶到了遠郊一個度假的溫泉勝地,在那裡,可以吃到一些很難見到
的珍禽異獸,那地方專門應付那些饕餮之徒所需,是市裡好些有頭有面高官巨賈
們紙醉金夢、聲色犬馬的絕好去處。

  停放在度假村裡的車子都蒙上了車牌,也不設大廳,有的是形式各異的小房
間。他們進去時不用下車,便有一年輕的待者上來,引著將車子開進度假村的腹
地,在一山窪的小樓裡開了一房間。

  陳慧一走進去,濃霧像綿團似的滾滾而來,沾在臉上濕漉漉、滑膩膩,就覺
得房間裡曖昧了起來,陳慧頓時覺得如同一根熱情的槓桿將她的心撬起,懸掛著
無處著落,亂了方寸。

  他們的餐卓就支放在溫泉巨大石塊上,一隻不銹鋼的扶梯延伸到溫泉池底,
四周全是亂亂的青石,從各個石縫間往外噴水。每一個水柱、每幅水簾,激衝下
來,撞到池中的石頭上,碰得粉碎,像千千萬萬的珠子四外散花。

  陳慧不禁拍著手掌驚歎造物主的神工鬼斧。志煌告訴她,這些石塊都是照著
泉眼依山傍勢用水泥砌的。

  整個房子裡到處都蒸騰漂渺著溫熱的霧氣,那樣地濃那樣地深,像流動的漿
液,能把人都浮起來似的。上面還有一閣樓,志煌讓她上去把衣服換了。

  陳慧上去見上面有張按摩床,還有雪白潔淨的床單,她正猶豫著,志煌就上
前摟過了她,高大的身影像塔一樣壓向了她,陳慧來不及看清他的表情,來不及
看清他的慾念,他已經迅速而有力地解掉她的制服,她的襯衫,她的領帶。那些
金屬扣子,那些金屬星章,統統見鬼去吧。

  他看起來很激動,如同屠夫扒皮一般脫光了她。陳慧也曾做過掙扎,但那掙
扎是那樣地嬌柔無力,其實那只是女人在那時候應有的矜持,當她張開了雙腿,
看到了他堅挺的陽具穿劃氣流的磨擦,迎著她濕漉漉的慾望「噗」地一聲捅進了
她肥厚花瓣的肉縫中。

  陳慧好像很痛苦地呻吟了一聲,一股莫名的激流已從她的下腹迅速蔓延,血
液的氣息本能地從她的體內翻騰,吞噬性的燥熱能讓人變成瞎子、聾子和瘋子,
感覺到瞬間她已被這個比她年輕彪悍的男子擄獲了。

  她的體內有一樣東西在翩翩起舞,攪動得她侷促不安氣浮心躁,她只能選擇
著順從、迎合,忍受著衝擊、撕咬,甚至是罪惡。

  陳慧如癡如迷,有生以來從末體驗到的感受,讓她變得瘋狂了起來,她緊緊
地摟住他的腰,聳起了厚實的屁股,不知哪來的力氣在他的下面左右搖晃、上下
顛動。她的下身一種從末有過的快感像觸電一樣,陰道一陣抽搐,渾身禁不住顫
抖了起來,她狂呼大喊呻吟不止。

  人間竟有這般讓人癡迷沉醉的時刻,她像到了另一世界,身體飄飄忽忽地離
開了床,離開了房屋,猶如被拋到空中感到漂浮在宇宙中。

  他們緊緊地擁抱著,不知過了多久,陳慧才在他的身下挪動著,志煌從沒這
麼近距離地凝視她,見她上下兩排眼睫毛很濃很長,甚至稍稍彎翹,眼睛裡春光
瀲灩,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禁不住伏下身在她嬌嫩欲滴的臉蛋上親咂不停。

  直到陳慧在他的耳邊悄聲地說:「我餓了。」他才放開了她。

  陳慧換過潔白的綿毛浴衣,而他卻只找了條寬大的短褲,赤裸著上身就撥打
這兒的內線電話,吩咐可以送餐進來了。

  陳慧懶洋洋地躺到了圈椅上伸展了四肢,一直沒有體味過的放忪,就像茶懷
裡迅速舒展開來的茶葉,一朵朵的如同小花,賞心悅目。

  志煌坐到她的對面抽著煙,陳慧確是餓了,面對精緻豐盛的食物卻飢不擇食
虎嚥狼噬,看來她現在是很放忪了,他勸著喝了點紅酒,她揣起酒懷向他遙遙寄
意,浴袍滑落到了一邊,平日裡高高盤起的長髮,像黑綢一樣披到了光滑的肩膀
上,她的臉上在雲霧蒸騰中呈現出一種光潔柔和的光芒,像發光的雕像,這使他
渾身的肌肉又異樣地繃緊了。

  志煌把身上的褲衩脫了,光著身子溜下溫熱的池裡,他把頭深埋進水裡,起
來時愉快地向她微笑招手,陳慧將長髮用一枚發卡鬆鬆綰住,她坐到了池邊,用
腳尖撩撥著水,他過來挽著她的足尖,陳慧的腳趾彎彎小而柔軟,腳底卻很多肉
柔若無骨。

  志煌用嘴含住了她的腳趾,這一舉動讓她著實大吃一驚,他的眼睛蓄滿了亮
晶晶的東西,這溫柔的細節跟他健碩粗獷的外形顯得如此不協調。

  陳慧的一雙大腿掙開了浴袍的下擺,順著光溜白皙的大腿往上,能見著她沒
著底褲的私處,那裡萎靡的毛髮經過剛才的激情一綹綹地束結著,兩瓣厚實的肉
片嬌嫩欲滴地微啟,志煌差不多快要呻吟出聲來,他的腦袋沿著她的大腿直向頂
端,就要埋到了的私處,陳慧驚呀著用手推開了他。

  她扒掉了身上的浴袍也躍進水池,馬上她就喜歡上這溫熱的碰觸和撫摸,志
煌將她摟緊了過來,給她擦拭著身體,他揉搓著她的乳房,撫摸她的大腿。他揉
著摸著,吻著親著,最後竟是咬著。

  陳慧有點輕微的疼痛也有一種快意,一種美爽的快意,他緊緊抱著她凝視著
她,濃密的眉毛和眼睛讓水浸了,顯得黝黑而生動,嘴角浮著帥氣而含義無限的
微笑,陳慧覺得倆個赤條條的胴體相擁在一起,讓水花飛濺婆婆點點的打在他們
光滑的肌膚上,一下就濡濕了她鮮花怒放的慾望,她的心底裡感歎著,他竟是那
麼地英俊瀟灑。

  陳慧也為他擦洗脊背,從背影看,他很強健,渾身呈現淺棕色,那寬大的膀
臂,那結實的肌肉,她的下體有意地蹭了他的屁股,心中忽然生出緊緊擁抱住他
的念頭,她的雙手從他的腰間環繞過去,捧著了他一根挺撥怒漲的陽具,把握到
她手裡,有著厚實碩大的感覺,她覺得自己的乳房脹脹,連乳頭也比平時尖硬得
多。渾身上下的血液是那樣地歡暢,陰道似乎有一種空虛,一種迫切需要充實的
感覺。

  他車轉了身體,從水中一下就撈起了她的雙腿,讓陳慧那私處貼向了他的胯
間,他進迫了進去,陳慧感到不同的是這次塞得滿滿的。水的浮力讓她很輕易地
伏在她的肩膀上,他讓她有點喘不過氣來,他的手掌托緊著陳慧的屁股,在她的
體內左奔右突、游移晃動,漂浮不定。陳慧長長的頭髮已讓水漂盪開來,黑色的
海藻一樣浮在水面上,清澈寧靜的水面一下波蕩了,激烈地搖晃翻騰開了。

  志煌就如同在表演他的性能量一樣,從一戳進陳慧裡面的那一瞬間,就奮力
地拚博著毫不鬆弛。

  陳慧的快感像盪開了的那些水波,一波波前赴後繼瀲灩而至,她已完全讓這
年輕健壯的男子征服了,心甘情願地任由他的衝撞再無回手的力氣。

  就在陳剛和志煌搭上的士後,陳慧還呆納著對著他們遠去的方向,直到那輛
車消失得無影無蹤。這時她才覺得腰塌身軟,雙腿發抖著酸軟無力,她在自己車
裡的駕駛位中坐了好大一會,才調了個頭回到了家裡。

  老公已經上班了,兒子寄放在公公婆婆那裡,他們倆人的工作性質使他們肯
定做不了稱職的父母親,陳慧疲憊得連洗澡的力氣也沒有,蒙著被子一古腦昏昏
沉沉地進入夢鄉。

  從那以後,志煌每一個電話都讓陳慧激動,就是這麼一絲看不見摸不著卻又
入骨放髓的氣息,使陳慧心甘情願地背叛了溫馨的家庭,掘棄了對丈夫的忠貞。

  他們頻繁的約會讓陳剛也提心吊膽,他們姐弟有過一次很激烈的爭論,陳剛
甚至要挾她要將這事捅露給她的老公。陳慧理解弟弟的苦衷,也曾想過徹底地擺
脫,在心裡信誓旦旦地許諾著這是最後的一次,但每次過後她每次都驚異於他所
具備的這種粗獷彪悍,那東西深深地吊起了她的慾望,一次過了一次,她總是深
陷在跟他的神魂顛倒的喘息,欲仙欲死的交歡中不能自撥。

  陳慧又是在深沉的睡夢中讓電話拽了起來,她睜開眼才知已過中午了,一接
到開會的通知就預感不妥,她清楚沒有重大的突發事件不會選擇這樣的時間開會
的,當她步伐蹉跎地來到了會議室,望著裡面時她已證實了自己的推斷,每個部
門的頭兒都到了,除了他們刑警外,還有特警武警甚至消防支隊也都參加了。

  她在走進時猶豫了片刻,轉身就往衛生間去,這時,分局的王副局長大聲地
招呼一女警:「快,攔住陳慧。」

  所有到會的人都大吃一驚,目瞪口呆地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局長站起來
說話:「你冷靜點,這事得有充分確鑿的證據。」

  副局長雙手把著局長的手臂說:「昨晚我們分局抓賭就把他逮著了,是陳慧
把他領走的。」

  「你能確定。」局長神色嚴峻地說。

  「那伙賭徒在錄口供時披露了出來,後來找了他們對照片進行辯認,他們又
反口否定,我感覺一定是。」

  局長把手一揮:「快,進衛生間。」

  他們一窩蜂地擁進了衛生間,擂著緊閉著的那扇門,陳慧在裡面喊著有人在
裡面,局長抬腿一蹬將門踢了開來,陳慧驚惶失措拉扯褲子,他們也顧不得男女
有別,衝了進去緊緊地按住了她,她提在褲子的手上還拿著手機,局長搶過了手
機,手機還在閃爍著,一條信息:赴緊離開。在熒屏上眨動。














0.02609300613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