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勾引好友的老公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俗語說:「飽暖思淫慾」,吳秀霞在這種獨居生活,和不愁衣食的環竟下,自然也不能例外,由其她獨自租賃房子居住,自然有她的用意。她是屬於思想開放型的現代女子,不想受到婚姻的束縛,把大好的青春時光投注在一個男人的身上,女人應該像男人一樣,可以有所謂的「魚缸政策」,若是苦守著一個男人過活,這樣的人生豈不枉哉?

當初,美玉和貂蟬在剛畢業就結婚這樣的作法,秀霞是第一個舉雙手反對的,美玉和貂蟬是她在大學裡最要好的朋友,也在一起住了四年,一起唸書,一起玩樂,一起到pub釣凱子,一起交換交男朋友的心得,當然!也一起研究男孩子的生理構造。然而,自從王美玉和施貂蟬她們結婚之後,她卻忽然感到寂寞,一方面是兩位知己朋友離開她的身邊,不過,主要還有個原因。。。。。。

原來,秀霞有一樣新奇的東西,她們叫它"寶貝",是有一次她們去南非自助旅行時,在土著部落裡買到的,一個木頭的手工藝雕刻品,刻的是男性生殖器官,但卻是雙頭的,可以由兩位女性同時享受"魚水之歡",莖部那精細而非凡的花紋更是令人帶來無比的快感,這"寶貝"就陪伴了這三位女性渡過了無數寂寞的夜,但自從她們畢業又先後結婚後,秀霞便只能獨自一個人獨自享用了。

吳秀霞的阿姨有個叫阿愛的女兒,也就是她的表妹,最近由鄉下上台北來找她,說是要在台北找個工作,但由於她學歷並不高,工作並不好找,所以在她找到工作之前,只好先暫住在秀霞的房子裡,阿愛就先睡在秀霞寫稿的書房裡,這兩天,她幫阿愛找了個幫傭的工作,對象是他雜誌社的總編,雖然老編會吃人豆腐的事是全雜誌社都知道的事了,但以阿愛的學歷,能幫她找到一份收入不錯工作已經相當不輕易,而且,老編大概不會對一個年僅十八歲的鄉下小女孩下手吧?

阿愛的工作也還算輕鬆,只要在白天時,到老編那位在木柵的別墅,將屋內打掃乾淨即可,庭院有老編的司機負責,只要打掃好了,就可以回去了,不是說那別墅沒傭人房,而是老編上次和那菲律賓女傭搞得好事被老編太太發現後,就不準女傭人再住在別墅裡了,因此阿愛還是跟秀霞一起住。

阿愛既然要在這兒住下來,秀霞就想把他以前和美玉,貂蟬使用"寶貝"的技術交給阿愛,這樣,阿愛就可以代替貂蟬和美玉的任務,慰藉她寂寞空虛的肉體和心靈,可是,阿愛才剛來不久,自然不能立即教她,不由使得秀霞開始羨慕結婚的同學了,因為他們雖然獨守一個男人,但卻可以夜夜春宵呢!

就在秀霞的寂寞日子裡,有一天,她接到施貂蟬寄給她的一封信,這封信寫到:秀霞姊姊,近來可好?

妹自從結婚後,天天忙著履行妻子應盡的義務,不常給你寫信,深感抱歉,憑咱們的交情,希望你不會見外。其實妹的忙碌是種享受,孔夫子道:「食色性也」,我先生正平對於此道真是在行,可說是箇中高手,妹真是快活死了,對於這美滿的婚姻感到幸福。

秀霞姊!你不會忌妒妹的的幸福吧?妹不紡在這裡披露實情吧!我們的洞房花燭夜,幸虧在你那裡實習了"寶貝"的技術,初次的異性接觸,既不含羞,也不痛苦,光那晚上我們就來了三次呢!

正平那話兒真是好極了,又大又長又有勁,比起a片底的老外可是毫不遜色,而且他技術老到,可以支持長久,直到把妹弄到求饒為止,往往他達到一次高潮,妹可達到三四次呢!有一次,他公司提早下班,也不知是他那天心情非凡好還是怎麼的,他就這樣一直弄隔天的早上還無倦意,你說他強不強?那簡直把我弄得死去活來,欲仙欲死,連晚飯也捨不得吃,比起我們的"寶貝"不知強上了千百倍。

秀霞姊,不要羨慕也不要忌妒,我看,你還是趕緊找個對象結婚吧!儘管你那"寶貝"還不錯,但被男人擁抱的滋味可是全然不同呢!靠在他厚實的臂膀上,聽著他沉重的喘息聲,背上滲出的汗水所散發出來的濃鬱氣味,可不是"寶貝"所作得到的,加上他在你耳旁輕聲細語,含著耳垂說著挑逗的話,更是令人興奮,他的技術又好,三淺一深,六淺一深,九淺一深,有時輕磨,有時深插,有時旋轉,有時直進,十支手指似乎各自獨立一般,愛撫到我乳房及私處的每個敏感地帶,舌技就更不用說了,吹彈勾舔碰更是樣樣直深入心坎裡,真是妙不可言!

時候不早了,他快要下班了,我還得忙著做飯呢!他說今晚興致好,要我預備一瓶好酒,來個美酒燭光晚餐,所以我得預備些菜,等他回來享受,這美酒燭光調情下,今晚不免又是一番苦戰,紙短情長,妹就此停筆了,下次再聊!

祝:早日找到好老公

妹貂蟬筆

吳秀霞看完這封信,不由得粉臉泛起陣陣紅暈,她在生氣?她在忌妒?不!是這封信挑起了她的春情,跨下早已被淫水淋濕了,秀霞已經興奮了!不由得脫下了裙子,手在內褲裡往返的搓揉,內褲早已濕透,隱約地可以看到手指在肉縫裡往返地抽插,「嗯。。。。啊。。。。喔。。。。」

秀霞不自覺地浪叫了起來,右手愛撫著私處,左手可沒閒著,拉開床頭櫃的抽屜尋找著"寶貝",尋著了也等不及脫下內褲,就直接將內褲往旁邊一拉,左手這麼一送,半根"寶貝"沒入私處,右手提著另外半截"寶貝"往返的抽送,左手隔著上衣撫摩自己的乳房,乳頭早已堅挺,就算隔著內衣與上衣亦可感覺出來,熟練地將上衣扣子和胸罩的扣子解開,采順時鐘方向由外而內以指甲尖輕颳著乳房,一圈圈的往裡劃直到那粉紅色的頂端,食指與無名指夾住乳暈處,中指輕柔著因興奮而硬挺乳頭,「嗯。。。。。。喔。。。。。。。對了,就是那裡。。。。。喔。。。。。。。在大力些。。。。。。啊。。。。。。啊。。。。。。」

右手中的"寶貝"就正如貂蟬信中道的,采三淺一深,六淺一深,九淺一深的方式向小穴進攻,大陰唇早已興奮的翻了開來,淫水沾得陰毛上閃閃發光,秀霞使用"寶貝"的技術也不是蓋的,四指握住"寶貝"往返抽送,而拇指則揉著充血的小核,小核上所發出的快感宛如電流一般刺激著秀霞,「嗯。。。。。。哼。。。。。啊!我真是個淫蕩的女人呀。。。。。喔。。。。再快些。。。。。。再重些。。。。。」

秀霞一時興奮的不可遏抑,便朝隔壁書房叫道「阿愛!」她叫著表妹的名字,打算馬上教會她"寶貝"的技術,不管她答應與否,也要強制傳授,以解當時的慾念。

然而,就在她叫阿愛的同時,門鈴聲響了,一個彷彿在哪聽過的男人聲音道:「對不起。。。。」「請問吳秀霞小姐在嗎?」是阿愛應的門,秀霞趕忙用衛生紙抹乾跨下間的淫水,把"寶貝"收入床頭櫃中,整理好衣裳,匆匆忙忙地趕到客廳,笑咪咪的說:「請問你是?」

「我是施貂蟬的丈夫,黃正平,貂蟬沒來嗎?」難怪這聲音聽過,原來是貂蟬的先生,但怎麼會找老婆找到別人家中了呢?「原來是黃先生啊!請進來吧!。。。。。。貂蟬並沒有來耶!

可是。。。。。說不定她等一下就會來的,請進來坐一會兒吧!」秀霞一面向他秋波頻送,黃正平頓了一頓說:「沒來嗎?希奇!那兒去了?也好!我就坐一會兒吧!」便隨著吳秀霞入內,秀霞轉身進廚房隨便弄了幾樣菜,並從酒櫃裡取出一瓶陳年威士忌,兩個人就這樣暢飲了起來,談著大學時期貂蟬和自己發生的糊塗往事。

時間十分二十分的過去,然而還是不見施貂蟬的影子。「貂蟬是不會來的啊!」黃正平心中暗道,他只是藉口來找自己的妻子而已,他從貂蟬的口中得知吳秀霞是個風騷的女人,而且對"魚水之歡"這碼子事還頗具心得,於是,他處心積慮的動腦筋想和吳秀霞接觸,只是沒有機會而已,今天公司派他上台北出差,便藉故順便登門了,吳秀霞怎會知道他的詭計呢?

不過,她剛剛看完貂蟬寄給她的信,正在興奮的時候,黃正平的忽然到訪對她來說更刺激了她內心深處最原始的慾望,豈可放他回去?她硬把故意裝著要回去的黃正平留住,以酒菜招待,她還害怕貂蟬真的會來呢!

吳秀霞一面向他敬酒,一面獻出媚態,預備挑起黃正平酒後的興致,以便完成她的渴望,而黃正平怎會看不出吳秀霞的企圖呢?他幾杯酒下肚,便稱著九性向她挑逗。孤男寡女同聚一室,而且對坐共飲,不免使雙方進入了想入非非的境界,何況,他們都有慾念,於是他們的距離愈縮愈近了,首先是開玩笑地手拉著手,慢慢的身體開始無意識的相互碰觸。

可是,這一接觸卻是挑戰的開始,他們像幹材烈火般地一觸即發,也不知是誰主動,他們竟互相擁抱了起來,四片熱烘烘的嘴唇貼在一起,正平運用他那技巧的舌技,先用舌尖輕輕舔觸她的上唇,秀霞亦非新手,分開雙唇引他進入齒間,正平的雙唇溫柔地吻著秀霞的雙唇,用舌尖一寸寸地探索著她的牙齦,又進一步以捲曲的方式纏繞著秀霞的舌頭,還不時將自己口中的津液送入她的口中,秀霞則是照單全收,狂妄的吸吻著正平的舌頭。

忽然地,正平轉移陣地,由嘴唇,下巴,脖子,一路親往了肩膀,沿途留下了一道濕熱的軌跡,黃正平不愧是箇中高手,其實女孩子肩膀及背部的敏感帶是不輸胸部的,一般人都以為只有乳房及私處才是女人的敏感帶,這是錯誤的觀念,只要技巧得當,全身上下哪一處不是敏感帶,只是一般男人都缺乏耐心罷了,衣服一脫就上了,一點也不在乎女孩子的感受。

正平吻著秀霞的肩膀,雙手則輕柔的按摩著她的背部,手指尖由上而下輕輕地颳著,想順便解開秀霞內衣的扣子,只可惜她今天穿的是前開式的,調皮的唇又由肩膀向下移至雙乳之間,秀霞心想:「該來的終於來了」

沒想到正平又慢慢的將嘴唇移往耳朵,他可真是會捉弄人啊!正平用舌尖沿著耳朵的軟骨舔著,還不時的往耳洞裡吹氣,秀霞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正平在耳邊笑著說:「怎麼了,怕癢啊?我聽人家說,越怕癢的人越淫蕩喔,這麼說來,你。。。。。」

「人家哪有嘛,誰叫你欺負人家!」正平嘴上在說笑,手裡可沒閒著,雙手已由身後遊走到秀霞的胸前,只見蕾絲胸罩前兩點突起,秀霞的胸部不大不小,差不多就一個手掌大,正平把握著乳房,感覺那突起在手掌心顫抖,可見秀霞已經興奮了,忽然,秀霞推了正平一把,向後退了一步,正平緊張地問道:「怎麼了,你不喜歡嗎?」秀霞回道:「不是啦,我那表妹阿愛,也就是你剛剛看到的那個小女孩,還在這屋裡,這樣不方便啦。。。。。。」

秀霞整了整衣裳向書房走去,阿愛正在房裡邊聽音樂邊看小說,秀霞對她說道:「阿愛!客人喝醉了酒,需要安靜地休息一下,你可以趁這時候出去啊!」阿愛恨不得有個機會可以出去溜溜,便興奮地跑了出去,吳秀霞忙把門戶鎖起,匆匆地跑回客廳,把黃正平帶到自己的房裡去。。。。。。

片刻間,秀霞和正平已在床上擁抱在一起,正平俯臥在秀霞身上,邊吻著她邊除去兩人身上的衣物,到後來兩人身上都只剩下一條內褲,肉體的直接接觸更使兩人不管是身體上或心靈上更為契合,雙方的律動也更有默契,擁著,吻著,漸漸成了69的姿勢,秀霞的內褲早在剛剛看信時就已濕透,現在只有更濕的份,甚至已滲到床單上。

半透明的蕾絲內褲使得正平不用脫下它就能知道秀霞私處的外形,秀霞在興奮時大陰唇會自然翻開,而陰核也因充血而露個小頭出來,正平將內褲稍稍向旁邊拉,深深地吻了下去,同樣是四唇交會,只是這時是嘴唇與陰唇相吻,正平的舌尖快速的在陰核上舔著,鼻尖則抵在肉穴洞口左右的撥動,加上一點點鬍渣的刺激,秀霞早已忍不住浪叫了起來,「嗯。。。。。唔。。。。。啊!正平。。。。。好舒適。。。。。。」

隨著她的浪叫,兩腿不自主的扭動,臉上泛起蘋果般紅暈,更顯嬌優漂亮,秀霞本來是隔著內褲親吻正平的肉棒,現在她忍不住了,將最原始的本能全部釋放出來,將那支頻頻喘息的大肉棒掏出,一口含住,像吃冰淇淋般地一寸寸的舔著,由龜頭慢慢的舔向根部,甚至將兩顆睪丸含進含出的,弄得正平的陽具整根濕淋淋的,然後又慢慢的舔向龜頭頂端的馬眼,雙手則把玩著兩個小球及根部,經她這麼一弄,不由使黃正平忍聲暗道:「啊。。。。。。。你的技術真是不錯啊!」正平轉了180度,再度讓秀霞躺下,自己則開始主動而積極的愛撫著。

其實,這是有目的的,一方面讓女人的興奮感得以延續,一方面讓受到刺激的肉棒歇息歇息,免得還沒開戰就先丟盔棄甲,正平嚥了嚥口水,再度展開進攻,從耳朵,嘴唇,脖子,肩膀,乳房,腹部,私處,大腿,膝蓋,小腿,一直到腳趾,一路吻下來,此時他發現,秀霞的雙腿開始夾緊,他知道時候到了,這女人不是因為不願意而把雙腿夾緊,而是因為肉穴裡空虛寂寞難耐癢得難過而把腿夾緊以減輕騷癢的感覺,正平禮貌性地問道:「。。。。。。我要開始羅。。。。。。」秀霞微笑著點點頭,並把雙腿張開,一手摟著正平的脖子,一手引領著肉棒到小穴口,「啊。。。。。慢點。。。。。。」

究竟是太久沒碰男人,剛開始時還真是有點刺痛,但慢慢的身體便回憶起男性的感覺,臀部也開始一上一下迎合著肉棒的交合,黃正平真不是蓋的,就如同貂蟬信中所說的,正平的肉棒並不是直進直出的,還加上了旋轉的力道,這更將秀霞慢慢的推向高潮,「嗯。。。。。。。啊。。。。。。。啊。。。。。。。喔。。。。。。小妹要丟了,喔。。。。真是快活死了。。。。。。」

吳秀霞一面浪叫,一面抓著自己的乳房向中間擠壓,手指捏揉著乳頭,黃正平看著她的浪樣心中也在暗自歡喜,決定加快速度讓秀霞達到高潮,「啊。。。。正平。。。小穴要被你插穿了。。。。。。喔。。。。。不行,要丟了。。。。。。不行,現在還嫌太早,哎呀!。。。。。」

秀霞不再浪叫,她渾身一顫,穴裡陣陣顫抖,滾熱的陰精如泉水湧出,順著肉棒一直流到臀部下的被單,黃正平一時沒有心理預備,龜頭被暖和的淫水一淋,竟衝動的要射了,但黃正平不愧為箇中高手,在此緊要關頭,把腰一屈,牙關一咬,腰間一使勁,居然控制住幾乎較要衝出的精水。

要知道,女孩子的高潮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達到,黃正平明白此理,便將肉棒抽出翻身躺下,並示意要秀霞坐上來呈騎乘式,秀霞翻過身來跨在正平的身上,正平扶著她的腰慢慢地向下,本因就此結合的,沒想到秀霞忽然間心生一計,抓著扶在自己腰上的手對正平說道:「不要這麼急嘛,也讓我服務你一下啊」

秀霞露出個很天真的笑臉,就像小孩子看到了新玩具般的,她抓著正平的手,將他的手壓到了枕頭的下方,然後開始吻他,就像正平做的一樣,秀霞也一路吻了下來,不同的是,秀霞不只用嘴吻,她還用乳房按摩正平的胸膛,粉紅色的花蕾在胸前遊走,「嗯。。。。。」

正平竟也興奮的發出了聲音,秀霞吻著正平的乳頭,不知是癢還是興奮,正平開始扭動了起來,將手由枕頭下抽出,坐了起來抱住秀霞開始狂吻,「秀霞我要你。。。。。」

正平說道,秀霞也懂得他的需求,雪白的玉手扳開自己的陰唇,紅紅的小穴便張開成了可愛的嘴兒,穴中流出的淫水就正滴在正平的龜頭上,秀霞引著正平的肉棒,緩緩地下降,反客為主的主動地套弄著,正平雙手握住她的乳房,用指頭輕柔乳頭,秀霞更是主動的抓住正平的手往返的撫摩著自己的胸部,「嗯。。。。。啊。。。。喔。。。。。」

這回可分不出來是誰在浪叫了,因為兩個人都因興奮而不自主的發出了叫聲,秀霞不僅上下套弄,她還用臀部反覆的寫著"a。。。。b。。。。c。。。。d。。。。"正平也是第一次碰到這麼精通此道的女人,總不能老讓女孩子動吧!雖然在下面,黃正平也開始扭動起臀部了,秀霞向下時正平平正好往上,在加上淫水的滋潤,結合時總會發出「啪。。啪。。啪。。」的聲響,這更刺激了兩個人的性慾,雙方都在全力的衝刺,「嗯。。。。。啊。。。。。啊。。。。。好舒適。。。。。喔。。。。美死了。。。。。正平哥。。。。。。太好了。。。。。喔。。。。。我又要丟了。。。。。。啊。。。。唷。。。。。。喔。。。。。。不行了。。。。。。」

她又再度感到渾身酥麻了起來,又再次洩了陰精,黃正平也已進入高潮,他額頭,胸前汗珠一點點的,「啊。。。。。秀霞妹,繼續扭轉你的小穴。。。。。我也要射了。。。。。。喔。。。。。。射了。。。。。射了。。。。。。啊。。。。。」龜頭一陣酥麻,全身肌肉同時緊繃起來,精液像幫浦加壓般地直奔子宮,兩人擁在一起,享受著片刻的永恆。。。。。。。

經過片刻,雙方都已進入停戰狀態,軟綿綿地躺在床上,正平經過了這一場大戰感到口渴,他伸手拿起茶杯,連喝了數口,舒了一口氣,他最後含起一大口水,把軟綿綿的秀霞扶起,嘴唇湊了過去,秀霞張開了小嘴,接受他的吻,同時飲下他所送來的開水,經過良久,他們正各自整好衣服的時候,阿愛回來了!

「阿愛,怎麼不多玩一會兒?」吳秀霞若無其事的說,阿愛天真的回答道:「我恐怕客人就要回去,客人又喝醉了,表姊你可能需要幫忙啊!」秀霞回頭向黃正平望了一眼,黃正平也回以一個迷人的微笑。。。。。。。。。。

台北這兩天的天氣的,灰沉沉的天空給人一種喘不過氣的感覺,但今天從一早起就烏雲密佈的,到了傍晚終於下起大雨來,黃正平最近往台北出差出的勤,一來是因為公司業務上的需要,二來當然是為了吳秀霞羅。。。。。。。

「阿愛!客人喝醉酒,這種雨天不便開車趕路南下,你把我房間打掃乾淨,好讓客睡!」

阿愛朝她神秘地一笑說:「喔!好啊。。。。。那表姊你呢?」「我跟你一起睡在書房裡,等一下你把我的被子拿過去喔!」阿愛應諾了一聲,吳秀霞臉上紅通通的,一方面可能是因為酒,另一方面則是可能是因為她知道今天晚上可以好好的享受了而露出來的興奮神色,不久,阿愛將兩邊的房間都打理好了,吳秀霞便叫阿愛入房睡覺,自己也跟著進入書房裡裝睡,阿愛現在雖然躺在床上預備睡覺。

但她對於吳秀霞與黃正平早已有所懷疑,知道他們今夜一定會作出什麼花樣來,便傾耳靜聽隔壁的動靜,然而,事實卻剛好相反,並沒有傳來什麼異樣的聲音,不知不覺地便睡著了,可是,就在阿愛睡得正熟時,卻傳來不平常的聲音,破壞了她的美夢,那聲音她聽得出,是吳秀霞的哼聲:「嗯哼。。。。。嗯哼。。。。。。」

聽得出來秀霞極力在壓抑自己的聲音,顯然他們正在辦事呢!她靜靜溜下床,赤足墊腳走到聲音的來源處,把耳朵貼在門上偷聽,這種樓頂加蓋的房子都是以木材做建材,所以從門裡傳來的說話聲一句句都聽得非常清楚!

只聽到吳秀霞道:「阿愛還在隔壁睡覺呢!我們要靜點才行啊!」然而,儘管她這麼說,結果還是毫無效果,黃正平似乎有意捉弄她,用舌頭和指頭雙管齊下輪流攻擊,非要她浪叫起來,一面吸吻著秀霞的乳頭,一面用手挑弄揉捏他另一個乳頭,底下的肉棒也沒閒著,紫紅色的龜頭在陰唇及小核間揉磨著,「嗯。。。。啊。。。。。不行啊,會吵到阿愛啊。。。。。」

雖然秀霞這樣說著,卻越叫越大聲,越叫越淫蕩,忽然,黃正平將粗大的肉棒整根沒入,直頂花心,正騷到她的癢處,這會兒秀霞可是不叫都不行了,甚至肉棒抽送時的「啪。。滋。。啪。。滋。。。」聲也清楚的傳到阿愛的耳裡,聽得她陰戶被淫水弄得濕淋淋的,「啊。。。。嗯。。。。

我不能發出聲響的啊。。。。。。。正平。。。。。你好壞。。。。。偏偏我。。。。。啊。。。。。」「偏偏怎麼樣呢?」「偏偏我。。。。。啊。。。。。忍不住啊。。。。。」「這有什麼關係呢?假如阿愛醒來被她聽見不是更好,假如她也浪起來,不如破她的瓜,你不是一直想傳授她使用"寶貝"技術嗎?我們儘管弄吧!這樣如何?」門外的阿愛聽到他這樣說,興奮的臉紅耳赤了起來,她傾耳細聽秀霞姊會怎麼說?只聽秀霞說:「嗯哼。。。。你真是個花心大少。。。。有了貂蟬和我還不夠。。。。嗯。。。」

她的聲音忽然終止了,大概是被黃正平吻住了吧?經不起好奇心的驅使,阿愛小心翼翼的把房門拉開個小縫,這一看可不得了,阿愛幾乎叫出聲來,屋內的兩人一絲不掛地在那裡交戰著,秀霞姊騎在黃正平的身上,黃正平也是坐著的,兩個人就這麼面對面地摟著,舌頭纏繞在一起,兩人滿足的吸吻著對方的津液,正平的雙手不斷地在秀霞姊的雙峰遊走著,或捏或揉或彈或磨。

而秀霞姊則是歇斯底里地抓著正平的背肌,以致正平的背上出現一條條紅色的爪痕,但這刺激卻使得正平更加扭動臀部,上下抽送,秀霞也有默契地磨轉渾圓而富彈性的臀部配合著,大小陰唇牢牢地將肉棒含住,「啪。。啪。。」聲不決於耳,由於屁股的扭轉,陰戶也不時出現在阿愛的視線內,只見那紫紅色的嫩肉和著白濃的淫水和那佈滿青筋的肉棒有節奏感的律動著,阿愛根本不曉得這是正平專門弄給她看的。

其實他們早發現阿愛偷偷的將門拉開了,只是不說罷了,阿愛不自覺的將手放進內褲裡捻摳了起來,小核早已充血膨脹,大陰唇也興奮的翻了開來,另一支手則伸進睡衣裡搓揉著,從睡衣外就可以清楚的看出,阿愛的乳頭也興奮的硬挺起來,果然是親戚,連反應都一模一樣,阿愛把三根手指放入肉穴中抽送著,其實她早已被破瓜了,國中時因為好奇而把第一次獻給了村裡的一個小太保,「哼。。。。。」

阿愛也忍不住在門外呻吟著,咬著下唇避免發出聲響,此時黃正平忽然拋開吳秀霞,「唰!」的一聲將門拉開,被這突如其來的快動作所驚嚇,阿愛想閃避也來不及了,她的指頭依然插在穴裡,來不及從兩股間抽出,黃正平已一把將她抓住,說時遲那時快,阿愛驚叫一聲,身體已被黃正平拉進去,黃正平的動作快如閃電,他一把將阿愛推倒在吳秀霞的身旁,拉下她的睡衣及底褲,俯下頭來用舌頭舔舐起她那濕漉漉的陰戶。

阿愛的陰毛細細柔柔的,並不十分捲曲,但長得範圍卻很廣,從小腹下方的三角洲一直延伸到肛門四周,柔細的陰毛颳在正平的臉上格外的舒適,當阿愛發現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她的人以被秀霞緊緊的抱住,以免她掙扎,秀霞吻了他一下說:「阿愛!你別掙扎呀!正平哥會讓你舒適的,等一下我也可以教你另外一件好事!」阿愛仍稍微掙扎了一下,然而,這只是表面上的掙扎,其實她早已芳心暗許了呢!

黃正平的舌頭靈活極了,動作也十分熟練,舔,捲,吸,吻,吐。。。。。。。。阿愛也逐漸放鬆了開來,享受這難得的經驗,「啊。。。。嗯。。。。好舒適。。。。正平哥。。。。。」「嘻嘻。。。阿愛,不壞吧?」

秀霞一面笑著說一面搓揉著阿愛的胸部,阿愛雖然才十八歲,但胸部卻已長得亭亭玉立,圓滾白皙的胸部因秀霞的挑逗而顫抖不已,阿愛興奮地握住雙乳往內擠,兩團肉球擠出深深的乳溝,粉紅色的乳頭著實可愛,連秀霞看了也忍不住親了下去,「啊。。。。秀霞姊。。。。。不要啊。。。。。」

雖然口中說不要,但雙手卻把雙乳擠的更緊了,秀霞則是把正平那一套全搬出來了,又吸又含又舔又舐,「啊。。。。正平哥。。。。秀霞姊。。。。。我。。。。。我要。。。。。」

「好啦!正平哥,我已嘗夠了,阿愛也夠濕了,把你那話兒讓阿愛嘗嘗吧!」說著便把扶著阿愛跨坐在正平的腿上,「阿愛啊!現在慢慢的向下坐,我會幫你的!」

一手握著正平的肉棒,一手將阿愛的陰戶撐開,將龜頭抵緊小穴口,就看到阿愛的肉穴就像吃香蕉般的一點點的將正平的肉棒吞沒,黃正平看見阿愛毫無痛苦的表情,便放心地把肉棒送到底,原來阿愛的陰戶天生就較大,加上她已破了瓜,所以只有說不出的愉快感,一點也不痛苦,一開始時,黃正平還要扶著阿愛,過了一會兒,阿愛開始本能的扭動自己的臀部,雖然有些生澀,但身旁有兩大高手的指導,想必日後必是個能使男性慾仙欲死的調情能手。

秀霞在一旁看著,剛開始還蠻新奇蠻興奮的,但看到阿愛滿足的表情,心中卻有一股酸酸的妒意,正平也看了出來,便拉了秀霞過來,「怎麼了,吃味啦?來,跨坐在我臉上」

說著便引著秀霞跪在自己頭上,使陰戶正好面對著自己,發揮擅長的舌技,兩唇夾住突出的小核,再以舌尖快速的上下舔舐,秀霞也漸漸興奮了起來,抱著面前的阿愛吻在一起,秀霞扶著自己的乳房,把自己的乳頭對準阿愛的乳頭貼了上去,四乳交會,相互愛撫,「嗯。。。。啊。。。。喔。。。。好舒適。。。。。阿愛!你套弄得真好。。。。。。哼。。。。正平哥。。。。。你舔得我。。。。要飛了。。。喔。。。。秀霞姊。。。。你弄得好棒。。。。喔。。。。喔。。。。。啊。。。。。」

三個人的歡愉聲交織成一部令人血脈噴張的性愛交響曲,曲調也越來越高,越來越快,三個人都加足了馬力,全力衝刺,彷彿交響樂的終曲,所有的管樂絃樂都以最大的音量衝出來,只為最後那一瞬間。。。。。。。二十一響的加農禮炮!

翌日的天氣仍是昏沉沉的,連日下著細雨,當他們三人起床時已是中午時分了,三人共享了一份快樂的午餐,這下吳秀霞和阿愛對黃正平可是服服貼貼的,爭著替他夾菜添飯,飯後,黃正平又跟她們各玩了一次,算是別離的禮物,也該是回去的時候了,免得貂蟬起了疑心就不好了。

















0.015229940414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