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我的蘿莉大小姐-7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No.7 樹林夜襲

天已經黑透了,樂俊在心裡不斷的計算著從這地方到最近公車站的時間,然而那位大小姐卻似乎並沒有讓他走的意思,自己不過是來應徵家教的又不是隨身看護,但面對曹潔企盼的眼神卻怎樣也無法拒絕。大廳裡那只擺鐘已經指向了九點半,往常這個時候自己總是抱著小佳小豪給他們講故事然後哄他們睡覺,但這所大宅裡的下人們只是低頭在做自己的事,雖然在他們走出書房時,管家輕輕問了句,小姐這麼晚還要出去嗎?

曹潔只是看了他一眼自顧走下樓梯朝著大門而去,面對小姐這樣冷淡的態度管家臉上也沒有絲毫表情,似乎早就習慣了這樣的事,樂俊幾步上去拉住曹潔:「有人在和你說話的時候,至少要先看著對方,這樣簡單的道理你爸媽沒教過你嗎。」

「有沒有人教過我關你什麼事啊,請問你哪位啊。」曹潔氣鼓鼓的轉過身來,臉上帶著一抹輕蔑的笑,樂俊不明白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臉上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情,但對他來說就算是這個脾氣臭臭的大小姐也只不過是他的學生,並沒有什麼超然的地位,所以他覺得不對的地方就會直接說出來,然而見到曹潔的表情時心中還是一沉:「我是你的老師。」

當曹潔走出家門時下人們也只是裝作視而不見,他們只是來打工的要是正好撞上小姐的槍口,誰都知道是件可怕的事,這位二小姐從小就脾氣大得嚇人。這麼晚了都沒有人跟在她身邊,難道不怕發生什麼意外,現在的人口販子可是很猖獗的。出了曹家大宅沿著一條小路一直走到了河灘邊,兩人都沒有說話,曹潔在前頭走著樂俊就跟在後頭,樂俊幾次想開口告辭,但想到天那麼晚了留她一個小姑娘在這裡終究是不放心,儘管這已經不是他這個老師的職責了。

四周圍靜得只聽得見夏蟲的鳴叫聲,老郭的聲音卻忽然在耳畔響起:「不對勁。」

「怎麼了老郭。」還沒等到郭嘉回答他,幾道黑影就朝他們逼來,自從遇上郭嘉那隻鬼後樂俊發現連六識都變得敏銳起來,他清楚的感知到除了那幾道人影,在河灘邊樹林的深處更潛伏著巨大的危機,幾乎是下意識的一把拉過曹潔將她護在身後。

那些人一定是衝著曹潔來的,這樣的劇情電視上不是經常演嗎,那些人如果是為了殺死曹潔直接用槍就可以了,何必派出格鬥高手來呢,樂俊只在大學時學過幾天太極拳,面對這些職業級選手自然是沒有招架之力的,曹潔顯然被嚇到了怎麼還不跑呀,電視上的那些大小姐們在面對這種劫持事件時,不是一個個都神態自若的說著:這種事我早就習慣了,然後跑得比兔子還快一邊大喊救命,咦,眼下這場景似乎有些熟悉啊,原來那天救過的女孩子就是她啊。

「老郭,我快頂不住了,看來還是要交給你了。」但這一回樂俊卻沒有發現身體有任何的異樣,在打架方面他沒有什麼天賦只是天生比較耐打,「老郭,你再不出來我就快被打死了,我死了你這隻鬼又沒地方去了吧。」

這一次終於有了回應,如往常一樣回應他的依然是一聲輕哼:「你這人真不知好歹,我不出來都是為你好,你可知道我代替你cāo控這具身體多久,你那十三年的陽壽便會減少多久,即便這樣現在你還要我出來嗎?」

「反正這十三年的命是賺來的也不在乎這幾分鐘,要是這位大小姐有個三長兩短我又要失業了,老郭啊,有件事你能答應我嗎,要是有天我真的要消失了,你可以替我照顧小佳和小豪嗎?」每回和那隻鬼說話的時候樂俊都會覺得輕鬆,如果老郭可以答應他,那不管是三年和十三年都沒有差別。

「我可不習慣做保姆,那些事還是你自己來吧,你先睡會這裡的事我來搞定。」

那些人原本正在納悶,眼前這人到底是什麼身體構造打了這麼久他都不會痛不會求饒嗎,更奇怪的是怎麼越打那人還笑得越開心,難道是被打到頭變傻了?然而下一秒他們就再沒有納悶的時間了,瞬間就有一人被一拳打飛出去,這些傢伙都是從泰拳道館選出來的jīng英,哪個不是經歷過生死之戰,但居然被一拳頭就打飛了,緊接著又是一個大塊頭飛起落下,身體在空中劃出了完美的弧度。

「超級,賽亞人?!」曹潔也在一邊看呆了,老師原來這麼能打,那一開始的時候為什麼還要被動挨打,啊想起來了,這是不是就是書上說的扮豬吃老虎?直到這些人被打得落花流水,曹家那邊似乎才有了動靜,無數黑衣保鏢都向這裡包抄過來。

曹家公館距離這片河灘並不遠,誇張的是在保鏢的護衛下,一輛黑se轎車緩緩駛來,樂俊一怔那種異樣卻熟悉的氣息將他緊緊包圍,他不明白為何會突然有那種想流淚的感覺,他怔怔望著那輛車,彷彿這一切異樣感覺的根源都在那車上,而那輛車的車窗依然緊緊閉著。

車子只在經過樂俊面前時稍稍停留,片刻之後又朝著不知名的方向駛去,車上的老人收回了透過車窗望著那人的視線:「原來是他啊。」老人的面上流露出欣慰的笑容,順手cāo起身旁一瓶XO猛灌了幾口,坐在副駕駛座上同樣白髮蒼蒼的老僕人回過頭來遞上巾帕:「老爺您很久沒這麼開心過了,但是您現在是個老人家了酒還是少喝些吧。」

當那輛車漸漸消失在視線,樂俊終於不能控制的單膝跪在地上,就好似在目送著那輛車的離去,曹潔誇張的叫了起來:「老師,我爺爺的車都走那麼遠了看不見了,你就算想討好他他也看不見了。」樂俊站起身只是問了句:「那是你爺爺?」並沒等到曹潔回答就將她丟下,自顧離開了,曹潔在他身後叫了好多聲他都不曾搭理,居然又被丟下一次,曹潔有些憤憤不平。

主公嗎?那裡頭坐著的會是主公嗎?

末班車早就開走了,來的時候也沒有騎車,看來只能跑回去了。



















0.014070987701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