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和淫蕩老婆的約定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老婆今年32歲,身高1。60米,體重54公斤,生得容貌俏麗,身材姣好,胸脯豐滿,是遠近有名的美少婦。

說起來,我與我老婆還真是有緣。那是15年前的一個初秋日,天氣十分炎熱,我獨自一人出差從外地回家。因為工作的原因沒有趕上下午的班車,只好在晚上等過路車。

好不容易終於等來了一輛,卻十分擁擠,拚了老命終於擠了上去。上了車我才發現,其擁擠程度大大超乎預料,人們緊緊地相互貼在一起,別說在車上移動腳步,就是原地轉身都很困難。車上根本沒有扶手,要想站穩,就只有扶住別人了。車子開動不久,突然一個急轉彎,我身子一偏,右手本能地抓住了一個人。

突然,我感覺抓到的地方有點不對勁:軟綿綿地一團,卻又有很好的彈性,像剛出籠的大包子。同時我的右手馬上被一隻手抓住了,憑抓我的這隻手的力度和給我的感覺,這分明是一隻女人的手,而且是年輕姑娘的手。

那麼,我的右手抓的這一團是……?我猛地一激靈:乳房!是乳房!我右手抓住的是女人的乳房!而且從抓在手中緊緊的極富彈性的感覺來看,極有可能是年輕姑娘的乳房!

她抓住了我的手,卻並沒有把我的手拿開,也沒有出聲,我心中一動,用力轉過身子,與她面對面地站著,實際上是面對面地緊緊貼在一起。

我伸出雙手,緊緊地把她抱在懷中,股股少女特有的體香直衝入鼻,簡直令我神魂飄蕩,我這可是人生第一次擁抱女人入懷。我直覺渾身燥熱,下身的玩藝也不由自主地怒挺了起來。

由於車內無燈,四週一片漆黑,根本無法看清懷中女人的面相和年齡,憑我的直覺,懷中的女人應該是一位年輕的姑娘。

她不但任我緊緊地抱著,甚至還把頭靠到了我的肩上,在我的耳邊輕輕地呼吸,吹氣如蘭。我再也忍耐不住,左手依然抱著她,右手卻輕輕地放到了她的胸前,緊緊地摀住了她的乳峰。

停了一小會兒,見她並沒有什麼反應,而是任人這麼捂著,便試著慢慢地解開了她襯衣的第一顆紐扣……她沒有阻止我!我心中狂跳,解開了她襯衣上的其它兩顆紐扣,隨即飛快地將手伸到她背後,解開了她的乳罩,再將她的乳罩向上一摟,伸開五指,一把就摀住了她的乳房!

天哪!她的乳房真大、真高、彈性真好啊,摸到手裡的那種感覺真的太美妙了!我在她的兩隻乳房上輕輕地撫摸著,輕輕地揉著,搓著,在她小小的乳頭上輕輕地捏著。

她開始輕輕地呻吟了起來,屁股也開始慢慢地扭動了起來。我解開自己的上衣,將她緊緊地貼在我的胸口上,然後,伸出右手向她的下身摸去……摸到了!我摸到了她的陰毛!小小的一片,那麼密,那麼細,那麼柔軟。再向下摸去,我感覺我的手摸到了水裡,她的整個陰部已經全部浸在了淫液裡,三角短褲也已透濕了。

突然,車上的人開始騷動起來,終點站快到了。我飛快地替她扣好乳罩,穿好襯衣,剛做好這一切,車就停了,四周也變得一片光明。我將她扶正、站好,終於看到了,我差一點暈了過去:天哪!如此年輕美貌的少女!我拉著她的手,幾乎是跑著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砰」地一聲關上房門,一把將她緊緊地抱住,放到了床上。

我的心劇烈地跳動,雙手顫抖著脫光了她的衣服:天哪!這是多麼美麗絕倫的肉體啊!即使是天下最偉大的雕塑家的最偉大的作品也比不過她的萬分之一!

瓜子臉上,五官恰到好處地排列著,渾身上下如凝脂般白晰的皮膚沒有一點瑕疵,胸脯上兩座乳峰像兩隻大號饅頭,渾圓、高聳,正中央最高處是兩粒淡紅的黃豆般的小小的乳頭,周圍環繞著一圈同樣淡紅的乳暈。雙乳以下是柔軟的一抹平川的腹部,其下面的那一小片陰毛是那樣的烏黑、濃密、柔軟,略微圈曲。

看到這一切,我全身血脈噴張,早已按捺不住,也不知怎樣顫抖著雙手脫光了自己的衣服,一下子就壓到了她的身上。那種感覺真的令人眩暈,只覺渾身上下發燙,我的胸脯緊緊地壓著她的雙乳,她的一雙大腿也自然地分開,我的梆硬如鐵的雞公也自然地觸到了她陰毛下的肥美的陰唇。

我這是第一次啊,因此,儘管我的梆硬的雞公已經到位,儘管她的陰唇中間此時已經是淫水如泉般湧出,但我的雞公卻像無頭的蒼蠅的在她的大腿間,陰毛處,陰唇上戳來戳去,就是進去不了。

她在我的身下輕輕地呻吟,慢慢地扭動,而我,則壓在她的身上急得滿頭大汗。正在瞎忙乎時,她一把捉住了我的雞公,準確地放到了她的陰道口上,輕輕地說了一聲「用力……插進去」。

我就像是在黑暗中突然見到了陽光,下身猛地向前一挺,只感覺「哧」的一下,我的雞公就好像突破了一個小小的箍,全部到了一個又緊又軟、又濕又熱的地方,那種我從未體驗過的、說不出的舒適感覺隨即湧遍全身。

隨著我的突入,她渾身猛地一彈,「啊」地一聲,隨即雙手緊緊地抱住我。我腦中靈光一現:我的雞公突破的這小小的箍是她的處女膜,她是處女!

我更加激動,渾身發熱,輕輕地問道:「痛嗎?」

「嗯,有一點。」她輕輕地點了點頭,抱著我的雙手更加用力。

「可以……插嗎?」

「嗯……你……插吧……」她嚶嚶地說。

我情慾大增,用盡全力緊緊地抱住她,雞公自然而然地在她的陰道裡快速抽插了起來。她緊緊地抱著我,隨著我的抽插,大聲地呻吟,猛烈地扭動,很快,我突覺雞公猛地一彈,雙腰一酸,「啊」地一聲,精液就像決堤的洪水,射進了她的陰道深處……

「喂,怎麼樣?」良久,我輕輕地拍著在我懷中酣睡的她,問道。

「嗯……別吵。」她嬌柔地輕哼道。

「親愛的,醒來。」我無比溫柔。

「幹什麼嘛?」她的眼睛依然沒有睜開。

「剛才舒服嗎?」我輕輕地問。

「你壞死了,我不來了。」她伸出小拳頭在我胸脯上輕輕地擂了一下。

「親愛的,告訴我嘛,你剛才感覺怎樣。」我一手抱著她,一手在她高聳的乳房上輕輕地撫摸著。

「嗯……感覺很舒服。」

「痛嗎?」

「開始當然有點痛,人家這是第一次嘛,不過馬上就不痛了。後來,後來有點……癢癢的。」

「你這是第幾次?快說!」她突然睜開眼晴,直直地看著我說。

「你看我剛才那找不到地方的笨手笨腳的熊樣,能是第幾次?」

「那還差不多,處女給處男。」隨即吃吃地笑了起來,「連地方都找不到,還要人家幫忙,蠢死了。」

「你敢罵我蠢,看我怎麼樣整你!」說完,雙手齊出,在她的雙乳上,胳肢窩裡,陰毛上一陣亂摸亂揉,她哈哈大笑,在床上亂滾,同時也雙手齊出還擊,我們笑著一團,滾著一團。

「好了,別鬧了,親愛的。」

我把她抱在懷裡,輕輕地撫弄著她的雙乳。

「你是哪裡的?叫什麼名字?多大了?」

「你先告訴我。」她用一雙調皮地大眼晴看著我。

「那是。我叫阿龍,在縣政府工作,今年19歲。現在你該告訴我了吧。」

「我叫阿莉,今年18歲,在客運公司上班。」

「你剛才從哪裡來,到哪裡去?」

「今天下午我休息,到朋友家看了一下午的錄像。」

「看的什麼錄像?」

「開始是一部言情片,後來看一部戰鬥片,最後看的是……」她紅著臉,不說了。

「最後看的是什麼?」我追問。

「嗯……不告訴你。」她撒嬌。

「快告訴我嘛!」我捏住他的一個乳頭追問道。

「哎喲!好痛,快放手!」她誇張地叫了起來,「我告訴你,最後看的是一部日本的三級片。」

「好呀!大姑娘家居然看黃色錄像。」

「你要慶幸我今天看了黃色錄像才是。」

「為什麼?」

「我要不是看了黃色錄像,會讓你這麼容易搞到手?」

「為什麼?」

「就是因為那盤日本的黃色錄像,看得我心中情慾高漲,腦海裡滿是那樣的鏡頭,在車上我還沉浸在錄像的情境裡。被你一手抓住了奶子,我才沒有拿開你的手,也才會讓你解開我的衣扣,讓你摸我的奶子,使我更加忍耐不住,才會讓你帶回來,最終被你搞到手了。

否則,我一個姑娘家,又不認識你,怎麼會讓你動手解我的衣扣、摸我的奶子?退一萬步講,在當時擠得很緊而別人又不看見的情況下,我既使讓你摸一下也絕對不會讓你帶回來,讓你搞。」

「看來,我還得好好地感謝那場錄像了?不然,如此美人豈不是搞不到?」

「當然。其實我也要感謝那場錄像,它不但讓我第一次品嚐到了做女人的快樂,還讓我找到了你這樣的帥哥做男人。」

「做男人?你的意思是說你願意嫁給我?」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當然願意嫁給你。我把我的處女貞操都給了你,你以為我是在亂搞?」

「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不相信你這麼漂亮的美女願意嫁給我。我太高興了!」我緊緊地抱住她。

「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她輕輕地說。

「只要你願意嫁給我,別說一個條件,就是一百個、一萬個我都答應。」我爽快地說。

「真的?你真的答應我的條件?」她從我的懷裡坐起來,看著我的眼睛,認真地問。

「真的,不管什麼條件,我都答應,快說吧!什麼條件?」我豪氣干雲。

「我要你答應我讓我永遠快樂。」她狡猾地望著我。

「當然!我答應你!」我原來以為是什麼十分困難的條件,原來是這個!讓自己的妻子快樂本來就是作丈夫的職責嘛!因此我十分堅決地、十分爽快地答應了。

「你答應我讓我永遠快樂是因為你愛我,對不對?」

「當然!」我不假思索。

「那你怎樣才能讓我快樂?」

「嗯……讓你幸福。」我真的不知怎樣回答。

「幸福與快樂是一起的,你等於沒有回答。」

「嗯……那……你說要怎樣才能使你快樂?」我真的不知道。

「只有當我的要求全部都得到了滿足,我才快樂。」

「哦,但是,要是我滿足不了你的要求,那怎麼辦?」我有些擔心。

「我的要求當然是你能夠做到的。比如,你讓我快樂。」

「你又回到了原處,也等於沒說。到底要怎樣才能讓你快樂,你直說吧,我會答應你。」

「好吧。你答應我,讓我做我願意做的事、我認為快樂的事,你就不要干涉我。」

「好,我答應你。」這也不難。

「你認為你最快樂的事是什麼?」她躺在我的懷裡,將我的一隻手放到她的乳房上,問我。

我看到她無比美麗的酮體,想起剛才與她交歡時欲仙欲死的快樂,不假思索地說:「當然是與你作愛時最快樂了!」

「對!我也是。其實,人生最快樂的事就是性愛。所以,你要讓我快樂就要讓我充分享受性愛,知道嗎。」

「知道了,我親愛的老婆。」我年輕體壯,這點也應該沒問題,於是我在她的乳房上親了一口。

「對於女人來說,要充分享受性愛,只有一個男人是遠遠不夠的。再說,我長得這麼漂亮,肯定有許許多多的男人追求我。因此,為了你對我的承諾,為了我的快樂,我要你答應我:今後我在滿足你的前提下,我可以自由地與其他男人來往、上床。我想實驗一下,一個不是妓女的良家女人,在一生中到底能與多少男人發生多少次性關係?能不能達到五千個以上、一萬次以上?我很想試一下。

再說,據權威調查,世界上有百分之九十的女人與自己的丈夫以外的男人發生過性關係,更何況像我這樣美麗的女人。與其到時候不可避免地偷偷摸摸與別人搞,讓你戴綠帽子,還不如現在就與你說好,大大方方地同別人搞。

但是你可以放心,儘管我與其它男人上床、作愛、交歡,那也僅只是我想快樂、想試驗我心中的那個想法而已,在愛情方面,我永遠只愛你一個。謝謝你答應我。」

她抱住我的頭狠狠地親了一口。

「什麼?你要我答應你與別的男人上床?不行!」我大感驚訝。

「你不是說過我的什麼條件你都答應嗎?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說過的話,不能反悔。再說,我在與別的男人上床之前還有兩個前提,那就是:先滿足你,在感情上只愛你一個。這還不行的話,那我們就只能拜拜。」說完,站了起來,嘟著嘴開始穿衣,看情形要走了。

「別別,別這樣,」我一把拉住她,「我答應你還不行嗎?」我有些無奈。

說實話,這麼漂亮的姑娘肯答應嫁給我,做我的老婆,簡直是上天對我的恩賜,我怎麼能讓她離我而去?更何況她的第一夜都給了我,單憑這一點我就應該答應她。

「親愛的,我答應你。不過,你說的今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今後就是今天以後,從明天開始。」

「你還沒有與我結婚就要與別的男人上床,這太過分了吧?」我有些生氣。

「哦,確實。」她想了想,說:「這樣吧,我親愛的老公,從現在開始我給你一段時間的專利期,在專利期內我只屬於你一個人,只讓你一個人操。專利期過後我再開始與別人搞,好不好?」

「好吧。」見無可挽回,我只好同意。其實,她說得有道理,像她這樣漂亮的女人沒有人追是不可能的,而要她不與別的男人發生性關係也是不可能的。與其到時候不可避免地偷偷摸摸與別人搞,還不如現在就大大方方地同意,樂得作個人情,讓她快樂。

「那專利期多長時間?」我問。

「五年。五年以後,即在我滿22歲以後,我才開始與別的男人上床。」她重新坐到我的懷裡,繼續說:「我昨天滿18歲,三年後我滿20歲時就正式結婚,21歲時幫你生一個孩子,到22歲時孩子滿週歲,不用吃奶了,正好。我的這個計劃怎麼樣?」她有些得意地看著我。

「只有五年時間?中間還包括懷孕、生孩子,有一年時間不能搞,實際只有四年,太短了。」

「如果你覺得五年太短了,那就這樣吧:給你五百次專利期。五百次之內,讓你一個人操,滿五百次之後,我再給別人操,可以了吧?」

「好,我同意。」五百次,既使平均三天搞一次,也能扎扎實實搞五年,這比第一種方案強多了。我輕輕地歎了口氣,這世界原本就不能十分完美,我想。不答應她並不意味她就不與別的男人上床,答應她,還有個順水人情。

「再過20年,我就42歲了。」她繼續計算著,「在這20年內我要力爭睡滿五千個男人,平均每年250個,每天1個不到,這還有點少。至於20年內,要讓男人操一萬次以上,平均每年500次,每個月40次,扣除5天月經期,平均每天2次都不到,這有完全沒有問題。」她自言自語。

「每個月睡20個男人,這我相信你能做到。但平均每天要給男人操2次,你不覺得多?」

「這還算多?你知道那些賣淫女,一天要讓男人操多少次嗎?」

「多少?」我真的不知道。

「一般每天5至10次,多的時候一天要讓男人操20次以上。」

「這麼多?」我有點不信。

「對女人來說,這算什麼?女人在性愛中,只要躺著享受就是了,並沒有你們男人那麼辛苦。而且,我們女人的東西不像你們男人的東西,操了一次就要休息幾個小時才能操第二次,我們女人的東西就可以連續作戰。」她笑了。

「我相信你能連續作戰,也相信你能每天讓男人操兩次,而且並不多,但你怎麼做到?」我大感懷疑。

「這個你就不懂了。我自有辦法。」她充滿自信。

「什麼辦法?」

「這個辦法就是:我可以同時與多個男人睡,也就是讓多個男人同時操我,這其實就是我們平時所說的輪姦。比如,我同時與4個男人睡,讓4個男人輪姦我,就等於操了4次;同時與6個男人睡,讓6個男人輪姦我,就等於操了我6次。如果讓他們連續操兩輪,也就是說,讓他們連續輪姦我兩次,就等於一天之內操了8次或者12次,對不對?」她對自己的計劃很得意。

「什麼?你要同時讓4個或者6個男人輪姦你?還要連續讓他們輪姦兩輪?你受得了?」我十分震驚。

「當然受得了。作愛時女人並沒有男人那樣辛苦,女人只要躺著配合男人的動作、躺著享受性愛的快樂就可以了。同時與多個男人交歡,能使女人連續不斷地多次達到性高潮,使女人充分享受性愛的快樂。

當然,男人的數量並不是無止境的,人數太多了,我當然受不了。但我想,同時讓五、六個男人輪姦應該完全受得了。受得了一輪,就受得了二輪、三輪。但一輪最多能受得了多少個男人的輪姦,八個、十個,或者更多,一天之內,可以被輪姦幾次,這就不知道了。但我肯定要試試看,我真的期望這一天能早日到來。」

「那在今後的一二十年內,你豈不是幾乎要天天讓人輪姦?」

「怎麼啊,不行啊?你不想讓你的老婆天天快活啊?」

「行、行,只要你快活,我全依你。」我緊緊摟住她。

「謝謝你,我真的全心全意地愛你,只愛你一個。」她依偎在我的懷裡,親了我一口,繼續說:

「其實你不應該有不高興。你要知道,不管我與別的男人怎樣,我心裡只愛你一個,而且,只要你需要,我隨時隨地都可以滿足你,這兩條別的任何男人都是不可能有的。另外,當我與別的男人做愛時,你不要把我看成是你的妻子,而要把我看成是一個你認識的、你可以搞到手的漂亮少婦。也不要認為是別的男人在輪姦你的妻子,而要認為是你的妻子在享受快樂。

另外,當我與幾個男人同時搞時,你也可以參加進來啊。想想看,你和幾個男人在輪姦一個你不認識的、年輕漂亮的少婦,你難道不覺得很舒服,甚至很興奮、很快活嗎?」

「當然。」聽了她的話,我的腦海裡開始想像出這樣的場景:我與幾個男人正在輪姦一個不認識的、年輕漂亮的少婦,那個少婦在我們的輪姦下,快活地扭動、幸福地呻吟……

我猛然覺得十分興奮,剛剛還軟軟的雞公已經勃然而發,硬如鋼槍了。看到懷中已經被我奸了兩次的小莉那美艷無比的裸體,我一把將其放平,迫不及待地壓了上去,「滋」的一聲,硬如鋼槍的雞公就全根插了進去。

我比先兩次更加興奮,只感到難耐的慾火在心中熊熊燃燒,而且越燒越旺,經久不息。我像一頭髮狂的公牛,壓在小莉的身上猛烈抽插著。

小莉被我的動作驚呆了,她迎合著我,屁股扭動著,口中呻吟著,斷斷續續地說:「好!你現在搞的…不是你的老婆,是……你不認識的……一個年輕漂亮的……少婦,你在奸她!你是不是……覺得……很興奮、……很爽?」

「是!真的很興奮、很爽!」

「好!我被你幹得…好爽、好舒服!……快幹!用力!幹死我!啊!……」

「好!幹死你!!」

她終於慢慢地從性愛的的高潮中恢復了。

「老公,我要修改我們剛才的約定。」她雙手抱著我的脖子,有些撒嬌的說道。

「怎麼修改?」

「我們剛才約定的是我給你五百次的專利期,在專利期之內我只給你一個人操,五年之後我才讓別的男人操,是不是?」

「是。」

「現在我還要加一個說明。」

「加個什麼說明?」

「專利期內我的身體可以讓別的男人看見,也可以讓別的男人親熱,讓別的男人動手,比如撫摸等,只是不準別的男人操。」

「好。」只要不操,其它沒有什麼。我想清楚之後,同意了。

「但是,怎麼才叫操呢?」

「你說呢?」

「操嘛,應該是男人的雞公插進我的陰道裡,並在陰道裡射精。」

「對。」

「那就是說,沒有插進去,或者沒有在陰道裡射精都不算操,是不是?」

「是。」

「謝謝老公!一言為定!不準反悔!」她在我臉上親了一口之後,撒嬌道,「我要你親口說一遍。」

「好,我說一遍:我,阿龍,完全同意我老婆阿莉的如下要求:在她讓我操滿五百次之後,她可以讓任何她喜歡的男人操,操的次數、方法、地點等等,都依她的喜歡。

另外,專利期內,她的身體可以讓別的男人看見,也可以讓別的男人動手親熱,本人概不干涉。沒有插進陰道裡或者沒有直接在陰道裡射精都不算操。特此宣佈。」

「親愛的,你真好!我太愛你了!來,再操一次。」她說完,就把我的手放到了她的乳房上。

「親愛的,剛才已經連續操了兩次了,我不行了,明天吧!」

從這一天開始,我們就搬出了各自單位的集體宿舍,租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正式以夫妻名義同居了,從此開始了我們十分快樂、幸福的夫妻生活。

她在客運公司作票務員,每天的工作時間從上午的九點到下午四點,不是很長,也不是很累。

我在政府機關上班,工作就更輕鬆了,工作時間從上午八點到下午五點,中間我們都有有兩個小時的午休。但因為我們的住地距各自上班的地方都較遠,因此中午就各自在單位上吃午飯,並沒有回家,只在下班之後才在一起。

由於我們兩人都是年輕體壯,工作又輕鬆,又都是初嘗性愛的快樂,因此,只要我們在一起,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不停地做愛,不停地交歡,基本上是處於做愛-休息-再做愛-再休息的循環之中。一般情況下,我們一天要做愛三至五次。

基本上下午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做愛,然後出去吃飯,吃完飯回來有時接著再來一次,然後看電視,晚上做一次愛之後再睡,第二天早晨做一次愛之後再起床。

因為我們不停地做愛,熱天裡時在家裡乾脆不穿衣,就是赤身裸體地,她的陰部也因此就幾乎沒有幹過,整天濕漉漉的。

開始十多天,我們只是在床上做愛,我老婆說,性愛要有刺激,要不停地換地方。於是,客廳裡,廚房裡,浴室裡,地闆上,**上,闆凳上,都成了我們做愛的戰場,這些地方都留下了我老婆的愛液和我的精液。

這樣又過了十多天,在一次做愛之後,我老婆對我說:「你知道到今天為止,我們在一起已經有多少天了嗎?」

「不知道。」

「你真混,」老婆用手指戳著我的額頭說,「到今天為止,我們在一起已經有二十八天了。」

「哦!快一個月了。」

「我再問你:你知道我們已經操了多少次了嗎?」

「不知道。多少次了?」我還真的不知道,再說,操自己的老婆又有誰會計數?

「你真沒有良心。天天操人家,卻不知道操了人家多少次。告訴你,到現在為止,我已經被你操了一百零八次了。」

「一百零八次了?這麼多?有沒有搞錯?」

「怎麼會搞錯?每一次都記著呢!因為我們有五百次專利的約定呢!」

「真的!」我猛地一驚,「五百次專利!現在一個月不到,就用去了專利的五分之一強,照此下去,我豈不只有你五個月的專利期?五個月之後,你豈不就可以與別的男人上床搞了?」我大驚。

「當然。這是我們的約定。你難道要反悔?」她狡猾地看著我,反問道。

「天啦!怎麼會這樣?」

「喊什麼喊?什麼『怎麼會這樣』?我們說得好好地,五百次專利不少你一次,時間提前,只說明你搞得多而已。」她有些生氣。

「好吧!照我們的約定不變。」我想通了,反正遲早都是要和別人上床的,何況我還是有五百次的專利。說多了,反而顯得我小氣,不值。

「這才是我的好老公。」她親了我一口,說:

「現在搞得多,是因為我們剛剛在一起。今後會少一些的。一年至一年半之內我還是你一個人的。如果這期間我懷孕了,則還要增加十月懷胎、一年哺乳,那麼,三年左右的時間內我還是你一個人的。比五年的約定少不了多少。」見我完全想通了,我老婆又說道:

「我們在一起都快一個月了,你還沒有把我介紹給你的朋友呢。明天我正好休息,你帶我到你辦公室去吧。」

「哦,真的!我辦公室的那些哥們早就知道了我找了一個漂亮老婆,早就嚷嚷著要見識見識呢!明天我帶你去吧。」

第二天,我老婆一大早就起床了,興奮地收拾、打扮。她今天上身穿一件紗質透明白色吊帶衫,內穿一件無帶的淺紅色乳罩,由於乳罩比我老婆的乳房小一號,所以僅僅只能蓋住我老婆乳房的頂部小半部分,乳房基部的大部分和乳溝全在乳罩的外面,再配上透明的紗質吊帶衫,我老婆的整個上身除兩個乳峰外基本上都可以一覽無餘。她的下身則是穿了一條白色超短裙。這樣一來,我老婆是一身雪白,性感迷人。

「怎麼樣,老公?」我老婆興奮地問我。

「很好!真漂亮!真性感!」我由衷讚歎。「現在我看到你就有一種想搞的衝動。」我輕輕地補充道。

「真的?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我不解。但看到自己的老婆居然有這麼漂亮迷人,內心裡由衷地高興和自豪。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我的辦公室。我這個辦公室裡共三個人,除我之外,還有兩個人,一個姓姚,一個姓何,和我一樣都是年輕的單身漢。我們三人在一個辦公室裡上班,關係很好,是鐵哥們。

我的辦公室位於辦公樓的六樓,由於是最頂層,冬天冷,夏天熱,其他人都不願意到這裡辦公,因為我們三個都是年輕人,因此,才沒有辦法到了這頂層。整個這一層就我這一間辦公室,其餘的都是空的。因此,我們常說,既使我們在辦公室裡裸體也不會有人知道,因為平時根本就沒有人上來。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我們很自由。

走進辦公室,小姚、小何都在。我大聲道:

「兄弟們,我老婆來看你們來了!」

小姚、小何看到我老婆,兩人四隻眼睛立即呆了。

「我老婆叫阿莉,18歲,今後多關照。」我邊介紹,邊拍了拍已經看呆了的小姚、小何的肩膀。

「啊,啊,好,好!」他們被我從發呆中拍醒,語無倫次地應道。隨即就開始打趣道:

「兄弟,你老婆真漂亮!你小子真有福氣。哪天也給兄弟們介紹一個。」

「好啊!」我隨口答道。(想不到後來我真的給他們每人介紹了一個,這是後話,暫且不表。)

「你們好!」我老婆落落大方地向他們問好,並與他們一一握手。隨即,小姚給我老婆倒了一杯水,我們四個人就坐下來天南海北地神侃了起來。不一會,我老婆就與我的這兩個哥們混了個斯熟。

「老公,糟了!」正神聊得起勁,我老婆突然一聲驚呼。

「怎麼了?」我嚇一跳,問道。

「我乳罩的扣子掉了。」我老婆說道。

我一看,只見我老婆雙手捂在胸前,本來在後背用扣子扣緊的淺紅的乳罩現在已經鬆脫。女人的乳罩一般除了後背的扣子外,還有兩根通過兩肩的吊帶,但也有一種比較性感的乳罩卻並沒有那兩根吊帶,僅靠後背的扣子扣著,我老婆今天就是穿的這種乳罩。

現在後背的扣子掉了,整個乳罩再沒有東西固定,我老婆只要一鬆手,整個乳罩就會悼下來。而我老婆今天在乳罩外面穿的那件白色吊帶衫卻又是完全透明的,如果不穿乳罩,我老婆的整個上身就等於完全赤裸,那我老婆美麗的雙乳就將完全大白於天下。

「扣子找到了沒有?」我有點急了。

「找到扣子有什麼用?你們這裡又沒有針線。」我老婆說。

是啊,我們三個大小夥子,又怎會有針線?而沒有針線,找到了扣子又有什麼用?

「你們哪個有針線?」我明知沒有,還是問道。

「沒有。」「沒有。」他們幾乎異口同聲。

「那怎麼辦?」我真有點急了。在辦公室裡面對我的兩個哥們,那倒沒什麼大不了,但問題是,我們怎麼回去?總不能讓我的老婆赤裸著上身在大街上展覽吧?

「只有一個辦法了。」我老婆說。

「什麼辦法?」我問道。

「你回去幫我拿一條乳罩來。」

「對呀!我怎麼沒有想到?」我大為高興。

「那你快去吧!」

「好,你就在這裡等我。」

「當然。」

從我的辦公室到我的住處,儘管不遠,但當時沒有公共汽車,也沒有其它交通工具,完全只能靠雙腳走路,一個來回最快也至少需要一個半小時。在這一個半小時裡,我老婆,一個年輕美貌的少女(事實上是少婦了!)要赤裸著上身與兩個血氣方剛的年輕小夥子獨處,將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我真有些擔心。

但一想到我老婆與我的五百次專利的約定,我又放心了。大不了我老婆把她的身子讓我的那兩個哥們看一下、摸一下,再進一步,我老婆把她的雙乳讓我的哥們吮吸一下,只要我那兩個哥們不操我的老婆,就沒有什麼關係。更何況,我的五百次專利滿之後,我的老婆他們倆肯定有份呢!這樣一想,我就心安理得,不急不慢地往家走。

我剛剛走出辦公室的門,我老婆捂著胸部的手就拿開了,她的乳罩衣一下子就掉了下來。在她那透明的吊帶衫裡面,她的那一對高高聳立的、又白又嫩如凝脂般的乳房就完全暴露在了我的兩個哥們的眼前。我的這兩個哥們自從出娘胎到今天20歲,哪裡見過女人的身子?何況還是我老婆這樣美貌而又性感迷人的年輕女子的身子?兩人的四隻眼睛盯在我老婆的乳房上,直了。

「沒有見過女孩子的身子嗎?」我老婆微笑著,輕輕地問他們。

「沒……沒有。」他們有點語無倫次。但見我老婆不但沒有責備他們,還微笑著這麼問他們,膽子一下子就大了起來。

「你真漂亮!我那哥們真有艷福!」說完,他倆慢慢靠近了我老婆。我老婆只是微笑著看著他們,並沒有要躲開的意思。

「你真的太美了!」他們見我老婆繼續微笑著,並沒有躲開,便一人抓住我老婆一隻手,由衷地讚歎道。

現在,他們一人一邊緊挨著我老婆,我老婆那對美麗的乳房就在距他們的眼睛不到一尺遠的地方,我老婆身上那種少女特有的芳香,陣陣衝入他們心肺,令他們血脈噴張。

我老婆感到他們的手在劇烈顫抖,他們的心在劇烈跳動,她似乎聽到了他們心臟的「砰砰」跳動和「咕嚕咕嚕」嚥口水的聲音。

我老婆正想說什麼,突然感覺到有兩隻抖動的手慢慢地接近了自己的兩隻乳房,隨即感覺到自己胸脯上一緊,自己的兩隻乳房一下子就被兩隻手緊緊地抓住了。

「那是他們的手!」我老婆渾身一震,她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現在只能讓他們摸,不能讓他們操!」她在心裡默默地告誡自己,同時慢慢地閉上了雙眼。

我的哥們實在是被我老婆的美貌所迷,再加上他們是人生第一次看見女孩子的身體,才一時無法控制自己而冒著膽子,動手摸到了我老婆的乳房,原本以為會被我老婆責罵一頓。但結果卻大出他們所料,我老婆不但沒有責罵他們,甚至完全沒有要躲避的意思,而且還輕輕地閉上了眼睛。這無疑是明明白白地告訴他們:任你們所為。

我哥們一見這陣勢,再也沒有了任何顧忌,兩人雙手同出,一下子就脫悼了我老婆的吊帶衫,一人一隻,摸住了我老婆的乳房。他們感覺到我老婆的乳房是那麼地溫熱,那麼地柔軟,那麼地富於彈性,又是那麼地大而飽滿,一隻手根本摀不住。

他們在我老婆的乳房上又是摸,又是揉,又是捏,然後伸出大嘴,一人一隻含住我老婆的乳頭吮吸了起來。我老婆原本就性慾強烈,性感靈敏,現在在他們兩人的同時撫弄下,性慾就

如火山般爆發,口中發出了喃喃地呻吟,屁股輕輕地扭動,原本挺拔豐滿的乳房此時更加膨大,雙乳乳頭也因高度性興奮而變得膨大堅硬。女人天生就是讓男人壓在身上操的,因此只要一性興奮,就要躺下來。這時我老婆也是這樣,因高度性興奮而雙腿發軟,躺到了地闆上。

我哥們一見,知道今天的好事真的來了,兩人四手齊出,一下子就把我老婆小小的超短裙和三角內褲扒了下來,我老婆的整個裸體就白晃晃地呈現在了他們面前。

這是一幅多麼美麗絕綸的裸體啊:全身上下光滑細嫩、白如凝脂的皮膚,一對十分豐滿而渾圓的乳房高聳在胸前,乳峰頂部正中是那熟透了的葡萄般淡紅的小小的乳頭,環繞著一小圈同樣是淡紅色的乳暈,下面是柔軟而平坦的腹部。

細細地腰肢下是寬大豐潤的臀部,臀部下面是兩條白晰渾圓的大腿,大腿中間那小小的金三角區覆蓋著一片烏黑柔軟的陰毛,那粉紅的陰部和兩道肉堤中間夾著的則是天下男人苦苦追求的深深的陰溝。

這真是天下極品,人間尤物。此刻,正有一種粘稠而又清亮的液體象泉水般不斷地從我老婆那粉紅的兩道肉堤中間的陰溝裡湧出。

看到這裡,他們再也忍耐不住,三下五除二脫光了自己的衣褲。就像事先商量好了似的,小何首先壓到了我老婆身上,而小姚則繼續撫弄我老婆的乳房。我老婆見有人壓到了身上,心中一驚:不能讓他們操!伸出手便推。

但事情已經到這一步,他們兩人是已經鐵了心,如何能推得開?見實在無法推開,我老婆只有放棄。心想:只要不插進去,讓他們的肉棒在自己的陰部和陰道口摩一會兒沒有關係。於是伸出手,捉住小何的堅硬的肉棒,在自己的陰道口上輕輕地摩擦。

但是,這一摩擦所產生的巨大快感如火山般爆發,猛烈地撞擊著她的心扉,這種發自人的本能的強烈渴求又如何忍耐得住?摩擦了不到十下,隨著快感的劇烈膨脹,我老婆的手就已經無力地鬆開了。

小何的屁股趁勢向前一挺,他那又粗、又長、又硬的巨大的肉棒就像蛟龍入洞,一下子就整個地沒入了我老婆的陰道裡,快速而猛烈地抽插了起來。

我老婆「啊」地一聲大叫,「不要……」雙手卻緊緊地抱住了小何,將他緊緊地壓在自己的身上。隨即口中自然地呻吟,屁股自然地扭動,配合著小何的抽插。心中還在想:只要不讓他射精到自己的陰道裡,讓他插一下,也應該不算讓他操了。於是心中坦然,全身心地享受起這人間最美妙的快樂來。

可能是第一次讓別的男人操,我老婆感覺自己的性慾比平時強烈得多,乳房和陰部甚至身上的每一寸皮膚都比平時靈敏得多,由此而產生的快感也比平時強烈得多,從陰道裡流出來的淫液也比平時多得多。平時要抽插一兩百下才能達到高潮,可現在只讓小何抽插了二三十下,她就感覺快要達到高潮了。

她知道,自己的高潮太猛烈,時間持續又長,在高潮時,自己簡直是如醉如癡、如瘋如狂,腦海裡已經沒有了一切,只有快感、快樂!她知道,自己馬上就要達到快樂的頂點--性的高潮快來了。

如果自己緊緊地抱著小何渡過高潮,在自己如此地瘋狂地長時間扭動下,讓他瘋狂地不停地猛插猛捅,自己儘管可以獲得巨大的快感和快樂,但他肯定會在自己的陰道裡射精,這樣一來,自己豈不是被他操了?而這在我老公的五百次專利期內是不行的。

但這畢竟是我自己與別的男人的第一次高潮,我一定不能放棄,我一定要好好地充分地享受。而小何卻又無法堅持,那就只有換人了。

對!換小姚來!讓我抱著小姚來渡過我與別的男人的這第一次高潮。小姚還沒有插過,他應該能夠忍受我的瘋狂的一二百次抽插,在我的高潮裡應該不會射精。這只有請上帝保佑了,讓我的這一次高潮持續的時間不要太長,小姚也要能夠堅持住,能夠忍受住我的瘋狂。

剛剛想到這裡,我老婆就感覺到自己每配合小何抽插一下,從陰道深處傳來的快感就加倍猛烈地迅速傳遍全身,而且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陰道已經開始了輕輕地抖動,自己的雙手也無意中抱著小何越來越緊了。

而此時小何的喘氣也越來越粗,越來越急,他的肉棒也抽插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猛,而且明顯地感覺到在自己的陰道裡開始了顫動。我老婆知道,她自己已經到了高潮的臨界點,小何也快要射精了。這要是在平時,男女同時到達高潮,那將是多麼地欲仙欲死,是多麼地美妙!但現在不行了,必須馬上換人!

「快!換人!換人!小何,你下去……休息一下……小姚,你快來!……快快!……」

我老婆大叫一聲,雙手用力一推,就把插得正起勁的小何從身上推了下去。

此時正在吮吸我老婆乳房的小姚,聽到呼喊,一步就跨到了我老婆的身上,屁股用力往下一壓,只聽「滋」地一聲,他那巨無霸肉棒就全部插進了我老婆的陰道,隨即猛烈地抽插了起來。

我老婆本來早已到了高潮的臨界點,這時隨著小姚巨大肉棒的插入,只覺陰道裡猛地一緊,隨即一麻,一癢,巨大的快感頓時象決堤的洪水,湧向全身。我老婆一下子越過臨界,達到了快樂的頂點。

只聽她大叫一聲:「啊!我來了!……快,快捅!用力捅!……快啊!……啊!……舒服!舒服!……快!捅!捅!……」

雙手死命抱住小姚,屁股狂扭,腹部急劇起伏。原本就十分豐滿的乳房此刻更加膨大,陰道裡愛液泉水般奔湧而出,隨著小姚快速而猛烈的抽插發出「滋嚓滋嚓」的水聲,加上小姚的氣喘聲,構成了一首性愛的美妙交響曲。

我老婆和小姚就這樣緊緊地抱在一起,瘋狂地抽插著,瘋狂地扭動著,大聲地呻吟著。這第一次高潮持續的時間是如此的長,他們足足瘋狂地抽插和扭動了三百次以上,我老婆的扭動才逐漸慢了下來,呻吟也才慢慢地平緩了下來。可小姚抽插的動作卻越來越快,越來越猛烈了,氣喘聲也越來越大,越來越急。看得出,他已經快要射精了。我老婆顯然意識到了這一點,一下子就把他從身上推了下去。輕輕地說道:

「小姚,你……下去休息一下,小何……你再來。你們這還是……第一次搞女人吧?不要性急,慢慢來……如果快要射精了,就……下去休息一下,換別人來。

就這樣……輪流搞,可以搞得更久一些。我今天……讓你們搞個夠……如果你們……實在再也不能搞了,忍不住要……射……射精了,可不能射在我的陰道裡,射在……我的身上吧。小何……你就射在我的左邊乳房上,小姚……你就射在我的右邊乳房上。好嗎?」

「好。」

於是,小何再一次壓到我老婆身上,慢慢地抽插了起來。我老婆也雙手輕輕地抱著他,屁股配合著他的抽插一下一下地扭動著。百十下之後,我老婆感覺到自己剛剛熄下去的慾火又烘烘地燃燒了起來,從兩個乳房和陰部傳來的快感又快速地強烈了起來。她知道,第二次高潮又要來了。

根據以往的經驗,第二次高潮比第一次高潮會來得更猛烈,持續的時間也更長,自己也更瘋狂。小何能挺住不射精嗎?

「小何,」我老婆輕輕地對他說,「我剛才與小姚來了第一次高潮,現在我要與你來第二次。我的第二次……第二次……馬上要來了。你千萬要忍住,不要射精。」

「我怕我忍不住。」

「那這樣吧。你現在慢慢地插,等會兒聽我說『來了』,你就不插了,只管抱著我,讓我自己動,這樣就不會射,知道嗎?」

「知道。」

「好。慢慢插……好,就這樣……慢慢插,配合我……好……好……」

「我要來了……要來了……」

「好……來了!……你不要動!」突然,我老婆抱著小何的雙手猛地一緊,大叫一聲:「我來了!……哎喲!……舒服!……舒服!……」

隨即屁股猛烈地扭動了起來。開始是左右劇烈地扭動,後來則是上下瘋狂地挺動。口中則大聲地呻吟:「啊!……舒服……!好舒服……!啊!……我的媽呀……啊!……啊!……」

從我老婆向上挺起時高高抬起的屁股可以看出,她的淫液正像泉水般從她的陰道裡湧出,已經浸濕了她的整個屁股和她屁股下面的一大片地闆。而小何則肉棒深深地插在我老婆的陰道裡,雙手緊緊地抱著我老婆,壓在我老婆身上一動也不動,任憑我老婆抱著他瘋狂地扭動和挺動。

就這樣,良久良久以後,我老婆的瘋狂才慢慢地平緩了下來。突然,小何也「啊!」地大叫一聲,從我老婆的身上彈了起來,一手握著自己的肉棒,對準了我老婆左邊的乳房。隨著他的肉棒的一陣劇烈抖動,粘稠的、乳白色的精液象決堤的洪水激射而出,射到了我老婆左邊的乳房上。

可能是小何還沒有操過女人的緣故,他的精液是如此之多,一直射了足有十幾下才射完,把我老婆那碩大的乳房上全部蓋了厚厚的一層,連乳頭也蓋住了,幾乎看不見。而開始射的那兩下還射到了我老婆的嘴唇上,被我老婆用舌頭舔到嘴裡,吃了下去。他的精液很粘稠,厚厚的一層蓋在我老婆的高聳的乳房上,卻並不向下流動,就這麼粘著。

小何射完精,他的第一次性愛就這樣完成了。我老婆輕輕地呼出幾口氣,感覺到自己的第二次高潮儘管已經褪去,但卻並不像第一次高潮過後一樣消褪那麼多,自己的身體依然還是處於性的興奮之中,自己心中的情慾之火依然還在熊熊燃燒,自己從身體到心理還有要男人繼續操的強烈願望。於是輕輕地對小姚說:「小姚,你再來。」

小姚在一邊看到我老婆剛才與小何的瘋狂狀,心中早已按捺不住,此時見小何射完走開,我老婆在叫他,立馬就壓到了我老婆身上,巨大的肉棒插進我老婆的陰道裡抽插了起來。

「小姚,」我老婆將雙手搭在小姚的雙肩上,對他輕輕地說道,「我已經來了兩次高潮,還想要第三次。你不要性急,慢慢插,等一會我來了之後,你也像小何剛才一樣,不要再插了,讓我動,這樣,你就能堅持渡過我的高潮,不會射精到我陰道裡,知道嗎?你要把精液射在我右邊的乳房上,可不能射在我的陰道裡。」

「知道了。」

「我左邊的乳房上有小何的精液,你不能壓在我身上了,你把手撐在我的兩邊,」小姚照我老婆教的做,「對,就這樣插進去。對,就這樣,慢慢插,好,好……你真行,插得我好舒服……」

小姚的巨大肉棒,就這樣慢慢地在我老婆的陰道裡一進一去地抽插著,隨著他的每一次抽插,我老婆感覺自己剛剛開始消退的快感又急劇地強烈了起來,心中的情慾之火又像火山一樣開始爆發,她知道自己的第三次高潮馬上又要來了。

「啊!……啊,」我老婆又開始了呻吟,「插深些……對……啊……我要來了……」

她的腹部又開始了輕輕地抖動,屁股的扭動也快了起來,這是女人快要達到高潮的標誌。

小姚插了不到七八十下,我老婆突然又是一聲大叫,「來了!……啊!啊!啊!舒服!……」雙手死命地抓住小姚的肩膀,口中大聲呻吟,腹部急劇抖動,屁股先是左右瘋狂地扭動,再是向上猛烈挺動,其狀如癲如狂。

「啊!……舒服……!舒服……!啊!……我的媽媽呀……啊!……啊!」

我老婆感覺到無比巨大的快感從陰部,從陰道,從雙乳,從全身每一寸皮膚源源不斷地產生,又源源不斷地湧向心房,她感到自己此時此刻已經成仙得道,渾身沒有了重量,輕飄飄地在雲彩裡飄蕩,自己全身的每一個毛孔裡都在釋放出無法言表的舒爽。

她只想這種舒爽來得更猛烈些,更長久些,永遠不要消失。為了這種舒爽,她可以放棄一切。

「啊!……舒服……!舒服……!啊!……」她已經顧不了一切,只求獲得更大、更久的快樂,於是大叫道:

「快插啊!快!……插我啊……捅我啊……!啊!……舒服!好舒服啊……啊……」

屁股的扭動急劇加快。小姚在我老婆的帶動下,也開始瘋狂地抽插了起來。

此時我老婆已經完全沉浸在性的巨大的快樂中,為了這種快樂能更大更久,她已經不顧了一切,只求小姚能插得越深、越快、越猛、越久越好。如果能給她帶來更大的快樂,小姚把精液射進她的陰道裡更好。我老婆就這樣死命地抱著小姚,瘋狂地扭動著。

良久,小姚猛地大叫一聲,急速地扯出他的肉棒,對著我老婆右邊的乳房。乳白色的、粘稠的精液就像決堤的洪水激射而出。直射了二十幾下,把我老婆的碩大的乳房蓋了厚厚的一層才射完。

因為我老婆把小姚抱得太緊,小姚從我老婆的陰道裡扯出肉棒時稍微慢了一點,剛剛扯出,濃濃的精液就已經激射而出。因此,有兩下就射在了我老婆的陰道口上,有四、五下就射到了我老婆的陰毛上,把我老婆的陰毛上也覆蓋了又大又厚的一團,其餘的十幾下才射在了我老婆的乳房上。

我老婆慢慢地抬起上身,雙手向後撐著地,呈半躺狀坐在地闆上。她的乳房是那樣的豐滿和高聳,全身的皮膚尤其是兩隻乳房的皮膚是那樣的細嫩和光滑,隨著她上身的抬起,小何和小姚射在她乳房上的那一層厚厚的精液這時慢慢地順著乳房向下流動,而射在陰毛上的那一大團精液也在我老婆油滑的陰毛上粘不住而開始向下、向我老婆那肥美的兩片陰唇所夾的溝裡流去,填滿了我老婆的整個陰溝。

而我老婆此時的雙腿還是大大的分開著,陰道口也因剛才被小何和小姚插了這麼久而比平時大了許多,就像嬰兒的小嘴張開著。於是流進陰溝裡的小姚的大量精液就筆直灌進了陰道口,流進了我老婆的陰道裡。

要知道,男人的精子生命力很強盛,它能從陰道口自動鑽進陰道裡,再順著陰道游向子宮。我老婆因為與我有500次專利的約定,而專利的標誌就是在我操滿她500次之內不能讓別的男人把精液射進她的陰道裡,否則就是給別的男人操了,就是違約。

至於別的男人的精液流進她的陰道裡卻並不是違約,因此我老婆才任由小姚的精液流進自己的陰道裡去。

我老婆靜靜地看著精液在自己的雙乳上、陰毛上流動,當看到陰毛上的精液已經全部流進了陰溝時,突然躺了下去。不僅如此,還伸手拿了一把小闆凳塞在了屁股下。

這樣一來,她的屁股就比整個身子要高了許多,流進她陰溝裡的精液就不會流到地闆上去,而是全部從張開著的陰道口直接灌進她的陰道裡。由於我老婆的乳房太豐滿而高聳,她一躺下來,她乳房上的精液就開始慢慢地流向她的背部,流向地闆。

我老婆似乎根本就不想讓一滴精液流走,馬上伸出一根手指,把在乳房上慢慢流動的精液全部塗在自己的乳房上。他們兩人的精液是那麼地多,儘管我老婆的兩隻乳房是那麼地豐滿、碩大,卻依然厚厚地塗滿了整個乳房。

我老婆似乎是想要讓小姚的精液盡量多地流進自己的陰道裡,她不但沒有先去塗抹陰溝裡的精液,反而盡量地抬高屁股,盡量地張開雙腿,好讓自己的陰道口盡量地張開,讓小姚的精液盡量多地流進自己的陰道裡去。

儘管如此,因為陰溝裡小姚的精液實在太多,雖然大部分流進了我老婆的陰道,但陰溝裡依然還有半溝再也流不進了。於是我老婆伸出手指,把她陰溝裡再也無法流進去的精液都塗抹在了陰毛上。這樣一來,我老婆烏黑的陰毛就和小姚的乳白色的精液粘在了一起。因為實在粘得太多,我老婆的全部陰毛都濕了。

「你們的精液真多啊,我的兩個奶子就被蓋滿了。還真稠,射到我奶子上都這麼久了,還是一團團的,沒有化,流都流不動,塗都塗不開。」我老婆笑著說道。

「小何你真壞。」我老婆笑著對小何說。

「我怎麼壞了?」小何不解。

「你把精液射進我的口裡,害我全吃進了肚子裡,還吃了幾大口。」

「我本來是要射到你奶子上的,不成想卻射進了你的嘴裡。」小何不好意思地笑笑。

「小姚,你更壞。」我老婆又笑著對小姚說。

「我怎麼更壞了?」

「你把精液射在我的陰毛上,這會都流進我的陰道裡去了。我要是懷上了你的孩子,看我怎麼找你算帳!」我老婆知道,儘管小姚沒有直接在自己的陰道裡射精,但是自己的陰道裡流進去了太多的他的精液,整個陰道都被他的精液灌滿了。

此時肯定有成千上萬個小姚的精子正歡快地向自己的子宮奔去。

「儘管小姚有大量的精子進了我的陰道,但畢竟沒有讓他在我的陰道裡直接射精,這不算讓他操了,我沒有違約。但願不要懷上小姚的孩子才好。」我老婆心裡想道。看了看小姚,臉上也不禁飛上了紅暈。

小何和小姚已經穿好了衣服。我老婆因為等我拿的乳罩,因此就沒有穿衣,就這麼裸著身子,和他們兩說笑著。

「我剛才讓他們兩個人輪姦了兩次,等於讓四個人同時輪姦了一次,感覺居然是如此的美妙。以自己的感覺,再讓兩個人輪姦兩次,那感覺應該更好,自己完全受得了。也就是說,自己同時讓八個人輪姦,完全沒有問題。」我老婆想到這裡,對自己的計劃充滿了信心。

兩個小時之後,我拿著老婆的乳罩回到了辦公室。推開門,居然看見我老婆光著身子站在辦公室裡正和小何小姚說笑著。她的兩個乳房和整個胸部就好像塗了一層濃濃的漿糊,濕麓麓的,而陰毛則更是象浸在漿糊裡,濕麓麓地結在一起成了一束束的。

「親愛的,你這是……?」我不解地問道。

「這都是你的兩個好朋友做的好事。」我老婆輕笑著,「他們把精液都射在了我的身上。」

「你是說,你身上的這些水,都是他們射的精液?」我大感震驚。

「嗯。怎麼了,不高興了?」我老婆嬌嗔著問我。

「沒有。只要你快活,我就高興。」我輕輕地摸了摸老婆的頭,對小何和小姚說:「謝謝你們,好兄弟。」

小何和小姚一臉錯愕,懷疑自己聽錯了。確實,他們兩人輪姦了我老婆,我不但不怪他們。反而感謝他們,他們怎能不大感奇怪?

「我告訴你們吧。我十分愛我老婆,只要她高興,只要她快活,我都支持。剛才你們讓她快活了,我當然要感謝你們。」

「原來如此!」小何和小姚長出了一口氣。

「我和我老婆有一個約定。」我繼續說,「我老婆給我500次專利期,500次之後,只要她願意,她隨時隨地都可以讓別的任何男人操,當然包括你們倆。」

「真的?」他們大為高興。

「當然是真的。不信你們問我老婆。」

「是真的。」我老婆對他們輕輕地說,臉上不禁飛起了少女的紅暈。小何和小姚想到如此美麗的女人他們今後不但都有份,而且還可以隨時隨地操,真是太高興了。異口同聲地對我說:

「你真是我們的真哥們!今後我倆的老婆你也同樣有份,你也同樣可以隨時隨地操!」

「好!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老婆,把身上的精液揩乾淨了,我們回去吧。」

「不用揩了,就這樣。」她接過我拿的乳罩,穿好衣,拉著我的手,對他們打了一個漂亮的飛吻:「拜拜!」

回到家裡,我老婆脫光了衣服,又要我脫光了衣服,坐到我懷裡。她身上的精液還沒有乾,陰毛還是一束束的結在一起。

「剛才你們怎麼操的?快活嗎?」我忍不住問道。

「剛才我實在是太爽、太快活了。」我老婆似乎還沉浸在剛才的快活中。

「剛才我讓他們輪姦了我兩回。」

「讓他們輪姦了兩回?」

「嗯。你一走,我就把手拿開了,乳罩就掉了下來。你知道,我的吊帶衫是透明的,這樣一來,我的兩個奶子,整個上身就等於完全裸露在了他們面前。他們兩個還沒有結婚的大小夥子看見了,還忍得住?就像兩頭餓狼,一下子就撲了上來,三下二下就脫光了我的衣服,在我的奶子摸了起來。

你不知道,他們兩個人同時撫摸我比你平時一個人撫摸我真的要爽得多、快感也要強烈得多,只幾下我就被他們摸得受不住了了,不由自主的就躺了下去。

小何隨即就壓到了我身上,不知怎麼的,他的雞公一下子就抵到了我的陰道口上,真準,好像以前他操過我似的。我剛剛想用手捉拄他的雞公,不讓他插進去,可我的陰道口被你平時插大了,再加上當時我的陰道口裡流了那麼多的水,我還沒有來得及,他稍微用力一挺,就全插了進去。

哇!小何他們的雞公真的好硬、好粗、好長,插進去時我只覺得陰道裡被塞得滿滿的、脹脹的,整個陰道裡酥酥的、癢癢的,那種感覺真的好爽、好舒服。

因為與你的約定,我不能讓他們在我的陰道裡射精,於是等小何插得快要射了,就讓他下去休息,換小姚上來,等小姚也插得快要射了,就再換成小何。

可能是第一次讓別的男人插,也可能是第一次讓兩個人輪姦,我今天的感覺特別強烈,小何爬到我身上沒有插多久,我就感覺高潮快要來了。我知道我的高潮太猛烈,我在高潮中太瘋狂,我擔心抱著小何渡過高潮,他會忍不住在我的陰道裡射精,於是馬上就換成了小姚。小姚爬上來沒有插幾下,我的高潮就來了。隨後,我又抱著小何和小姚分別來了一次高潮,我一共來了三次高潮呢!

老公,你不知道,與別的男人作愛,尤其是同時與兩個以上的男人作愛的那種感覺真的不同,那種感覺爽得真的無法形容,我真的幾乎爽死了,我真的快活得快要成神仙了。

他們的精液真多,小何射了好多到我嘴裡,小姚也射了好多在我陰道口上,射了好多在我的陰毛上,還把我的兩個奶子上都射滿了。他們的精液又那麼濃,一團一團的,蓋在我的奶子上,用手指抹都抹不開。」

「小何把精液射進你嘴裡了?你把射進嘴裡的精液怎麼樣了?」

「我吃了啊!粘粘的,鹹鹹的,還蠻好吃的呢!」

「小姚把精液射到了你的陰道口上,那不是流進了你的陰道了?」

「對啊!他又不是直接射在我的陰道裡,流進去一點,有什麼關係嘛!不要大驚小怪嘛!」

「好吧,我不怪你,沒有關係。」

「老公,他們輪姦了我兩輪,我還意猶未盡呢!我感覺我還可以再被輪姦兩輪。今天這一次,我知道了我至少可以被八個人同時輪姦,如果上午輪姦一次,中午休息一下,到下午或者晚上,再輪姦一次,那種快活肯定比神仙還美,而且我完全受得了,我對我的計劃充滿信心。」

「好,祝賀我老婆的快樂!祝賀我老婆的計劃早日成功!」

「謝謝老公!」我老婆躺到了地上,微閉著眼睛,輕輕地對我說:

「來,老公,操我,我要……」

「你剛才讓他們兩個輪姦了那麼久,這才過了一會兒,又要操?」

「人家還沒有滿足嘛!就要嘛!」

其實,我的情慾早已被她剛才所說的性愛經歷所撩起,雞公早已硬如鋼槍。我翻身壓到了她身上,一下就深深地插了進去,狠狠地捅發起來……

「啊!……啊……!好!好!……老公,狠狠插,久些插,我要來……」她大聲呻吟了起來。

















0.014957904815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