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一龙三凤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进到公寓宏伟锁好大门后,刚刚返身时,胡太太急忙伸开她两条浑圆粉嫩的
手臂,一把紧紧搂住宏伟,火辣辣的吻着他的嘴唇,把条香舌伸入他的口中,二
人是又吸又吮又搅的不停亲吻着,而胡太太把她那豐腴的胴體,肥大饱满的一双
乳房、紧贴在宏伟健壮的胸膛上,不停的揉擦着,下體的三角地段,也一挺一挺
的在磨擦宏伟的大鸡巴,嘴里「嗯、嗯」的呻吟着。
  林宏伟还真想不到,一个女人在她的情欲冲动时,竟然是如此的凶猛狂野,
好象要噬人而食的野兽一样,真印证了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二人经过一阵数分钟火辣辣热吻之后,才把嘴唇分开。
  「呼!」林宏伟喘了一口大氣而道:「胡太太!妳真疯狂真热情,这一阵长
吻,差点都让妳把我快闷死了。」
  「宏伟!我亲爱的小宝贝!你不知道我爱你都爱得快发狂了,总算今晚能让
我如願以偿了,当然要好好的吻你一顿,以解我对你的思念之苦。小宝贝!当我
第一眼看到你时,不但使我心跳氣促,连我那个小穴都癢得流出淫水啦!你可知
你那男性的魅力有多大啊!真不知道你迷死过多少女人呢?心肝宝贝!我要是年
轻二十岁的话,一定非你不嫁,可惜我现在快老了,再怎么样爱你,也无济于事
了。」
  林宏伟将她抱了起来进入房间,二人坐在床边说道:「胡太太!不瞒妳说,
我因为和别人的环境不同,半工半读,在那艰辛困苦中一心一意的求学和做工,
不但没有时间而且也没有闲钱去交女朋友!今晚还是我活到二十六岁,第一次和
女人如此的亲密在拥抱亲吻呢?」
  「哇!这样说起来,你还是处男啦!」
  「是不是我也搞不清楚,一来我没有交过女朋友,那里能让我享受到性爱的
滋味呢?二来风尘中的女人,不但没有感情,也毫无乐趣可言,萬一得了性病,
那才害死人呢!还会遗害子孙,可是我是个年轻力壮的少年人,生理上的需要是
在所难免的,所以有时候实在忍受不了时,只好用手淫来自慰,胡太太妳说我是
否还是处男呢?」
  「我的小乖乖,你当然还是处男嘛!聽你讲得我心里都酸痛,你吃了这么多
的苦头,以后让我来好好照顾你,安慰你吧!」
  「胡太太!为什么刚才在餐厅里,我要卖个关子,不願意说出和妳共聚在一
起时有種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呢?」
  「那是什么原因呢?小宝贝!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快点说出来嘛!
我的小乖乖。」
  「说真格的,我第一天到妳家来应征时,就被妳那美艳的容貌、雪白滑嫩的
肌肤、豐满成熟的胴體以及徐娘半老的风韵,真是太美艳迷人,秀色可餐,迷得
我神魂颠倒。尤其是妳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微上翘而稍厚又性感的红唇,
以及一抖一动的一双肥大豐满的乳房,还有那个肥厚的粉臀,使我日思夜想,不
知手淫了多少次,幻想着在和你做爱,希望有一天能使我投入妳的懷抱中,去寻
找我那失去的母爱,以后要妳像妈妈一样的疼爱我!呵护我!又要像妻子一样的
给我性的安慰,欲的满足,亲爱的胡太太,妳能答应我吗?」
  「我的小乖乖!我爱你都爱得快要发狂了,我也是一样每晚也都在梦中和你
在做爱,怎么会不答应你呢?以后别再叫我胡太太了,只要是我俩人在一起的时
侯,你就叫我亲妈妈、或是亲姐姐,要不然……我们正在做爱时嘛、你叫我亲太
太或是亲妹妹都可以,我一定使妳能够享受到连你亲生的妈妈也无法给你的母爱
和性慾上最高的性爱和满足的享乐,我不但要把你当亲生的兒子一样疼爱,更要
把你当成心爱的亲丈夫小情夫一样的看待,让你既有母爱和妻爱的双重享受,我
的心肝小宝贝!你是妈妈的亲乖肉,姐姐的小情夫,妹妹的亲丈夫。」
  胡太太说完后,又紧紧搂着宏伟,像雨点似的狂吻他一阵。
  「亲妈妈!快把衣服脱掉,兒子要吃妳的大奶奶先享受一下母爱的滋味,到
底是如何的滋味,快脱嘛!」
  「那你也要脱光了,让妈妈抱着你在懷里吃奶吧!我的乖兒子。」
  二人于是快手快脚的三两下,脱得清潔溜溜了。互相面对面的凝视一阵,只
看得两人心跳氣喘、欲火高烧起来了。
  宏伟一看眼前的中年美妇那全身雪白豐腴的胴體、细嫩潔白,一对肥满稍呈
下垂的大乳房,两粒紫红色如葡萄一般大小的奶头,挺立在两圈紫红色的大乳晕
上,雪白微凸的小腹上生有数条灰褐色的花皮纹,浓密乌黑的一大片阴毛,从肚
脐下三寸起一直延生而下、盖住了那个迷人而神秘的桃源春洞,肥厚圆大的屁股
及两条粉白浑圆的大腿,紧紧夹着那肥隆多毛的阴阜,中间一条细长的肉缝,隐
约可见。
  林宏伟除了看过黄色录影带和春宫照片以外,还是第一次这样观看赤裸裸而
豐满成熟的中年美妇人。这样雪白粉嫩、曲线尚称玲珑的胴體,刺激得大鸡巴高
翘硬挺的对着胡太太在摇头晃脑,不停的挺动着。
  胡太太一看林宏伟那条火辣辣、高翘硬挺的大鸡巴,暗叫一声:「哎呀!我
的妈呀!」好粗好长的一条大鸡巴,估计它最少有20cm左右长,5cm多粗,尤其那个紫红发光的大龟头,好似四、五岁的小孩拳头那么大,比自己的丈夫大了一倍之多,真吓死人啦!等下要是被它插进自己小穴里去,真不知道是何種感受和滋味呢?看得她心跳不已,小穴里都流出骚水来了。
  林宏伟上前抱起胡太太,把她仰躺的放在床上,自己则侧身躺在她的身边说
道:「亲妈妈!兒子要吃妈妈的大奶奶。」
  胡太太一手搂抱着他,一手扶着一颗肥大的乳房,把奶头对準他的嘴唇边,
娇声嗲语真好像是妈妈在喂婴兒吃奶似的道:「乖兒子!把嘴张开,妈妈喂你吃
奶奶!」
  「嗯!」于是林宏伟张开了大口,一口含住那粒大奶头又吸又吮,又舐又咬
的,一手揉搓摸捏着另一颗大乳房及奶头。
  只摸捏吸吮得胡太太媚眼微闭,艳嘴微张,浑身火热酥软,从口鼻中发出呻
吟声,氣喘声、淫声浪语的叫道:「乖兒子!你吸得我……舐得我……浑身酸癢
死了……哦……哦……奶头咬……咬轻一点……乖兒子……妈妈会痛……啊……别再……再咬了嘛……你真……真要妈妈的命啦……」
  宏伟不管她的叫唤,轮流不停的吸舔吮咬和用手拨弄着胡太太一双大乳房。
  「哎呀!小宝贝……咬轻一点……啊……妈妈受不了啦……我会被你……整
死了……小冤家……我……我……要丢……丢精了……」
  宏伟看她全身一阵抖动,低头一看,一股白而透明的淫水,从那细长的肉缝
中,流到床单上一大片。他急忙用手伸入她的胯下,胡太太则把双腿向两边张得
大大的。
  宏伟把手指插了进去抠挖起来,不时揉捏那粒大阴核,湿濡濡、热乎乎的淫
液粘满了一手都是,他咬着胡太太的耳朵说道:「亲妈妈!妳下面好多的浪水,
真像发水灾一样。」
  胡太太被宏伟这样一说,羞得她用玉手擂打着他的胸膛,娇声嗲语的喊道:
「壞兒子!都是你害我流得那幺多,快……快把手指头拿出来……你挖得我……
难受死了……乖……乖兒子……聽妈妈的话……把……把……手指……头……」
  胡太太被挖得骚癢难挡,语不成声的在讨着饶猛叫。
  宏伟把手指抽了出来,翻身跨在她的胴體上!把条硬翘的大鸡巴对正在她的
樱唇上,自己的嘴则对準在她的阴户上,分开她那两条浑圆的粉腿,仔细的饱览
她三角地带的风光,只见她那浓密乌黑的阴毛,长满小腹和肥突的阴阜上,连那
个桃源春洞都被盖得只能看见一条长长的肉缝,两片大阴唇紫红肥厚而多毛,他
用手拨开浓密的阴毛再撑开那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发现两片绯红色的小阴唇,顶
上面绯红色的阴核正微微的颤抖着,忙将那粒比花生米一般大小的阴核含住,用
双唇吮、用舌头舔、用牙齿咬,不时再将舌尖伸入她的阴户里面,舔颳她的阴壁
上那绯红色的嫩肉。
  胡太太被他舔吮吸咬得全身酥麻酸癢,淫声浪语的哼道:「啊!啊!亲兒子
……我要死了……喔……你舐得我……癢死了……咬得我酸死了……啊……我又要泄……泄身了……」
  一股热烫的淫液好似缺堤的河水,一泄而出。宏伟则一口一口的全部吞食下
肚,「哇!」真棒!原来女人的淫水是腥而带点鹹味,常聽人言女人的淫水最富
营养,其中含有维他命ABCDEFG的全部,常吃能使男人增强體力,延年益
寿,以后一定要多吃它一些,以资补养。于是他继续不停的舔吮吸咬。把胡太太
舔弄得淫水流了一阵又一阵。而宏伟则吞了一次又一次,只弄得胡太太不断的叫
生叫死呻吟着:
  「哎呀!亲兒子……你真……真要了妈妈的……命啦……求求你……别再舔
了……别再咬了……我受不了啦……哦……哦……泄死我了……小宝贝……乖宝贝……聽妈妈的话……饶了我吧……噢……小心肝……你舔得我难受死了……妈妈……不……不行了……」
  「好吧!我就暂时饶过妳,但是妳要含舔我的大鸡巴。」
  「乖兒子!妈妈从来没有含舔过大鸡巴,我不会嘛!」
  「不会也没关系,就像吃棒冰一样,含在嘴里,用舌头一上一下的舔!再用
牙齿轻轻的咬大龟头再舔马眼,就行了。」
  「嗯!好吧∼∼你真我前世的小冤家、小魔星,谁叫我爱你若狂呢!」说罢
用一只玉手握住宏伟那条粗长的大鸡巴,张开小嘴,轻轻的含着紫红发光的大龟
头。心想:哇!好大呀!他的名字叫宏伟,连这条大鸡巴也真够宏伟、硕大而雄
壮,真是名符其实的物如其名『宏伟』。
  大龟题塞得她的樱唇小嘴,胀满满的,她就按照宏伟所教给她那一套,不时
用香舌,舔着大龟头及那马眼,又不停的用双唇吸吮和用牙齿轻轻咬着大龟头的
棱沟。
  「啊!亲妈妈……好舒服啊……再含深一点……把我整个大鸡巴都……都含
进去……快……用力含进去……再吐出来……」
  胡太太是位旧时代的女性,嫁夫二十多年来,除了正统的男上女下性交姿式
外,从来没有和丈夫玩过这種口交的性爱游戏,第一次偷情就选中林宏伟这位兒
子的家庭老师、英俊的美男子,更巧的是他天生异禀,又是新时代新潮流的年青
人!当然在性爱上,是花样层出不穷而多采多姿的。
  一聽宏伟叫她将大鸡巴整个含进去,用力含进去再吐出来。于是就按照他的
话含进吐出,吐出再含进而不停的吸吮舔咬着。
  「对!对!好棒!亲妈妈……我好舒服……真爽……别光是含进吐出的……
还要用妳的舌头……舔我的大鸡巴、大龟头和马眼……还要轻轻的咬它……对、
对了……就是这样……啊……好美啊……」
  胡太太照话而为,慢慢的已熟练起来了,进而熟能生巧的越来越棒,宏伟被
舔弄得心里麻癢,大鸡巴已硬翘到最大的限度而有些胀痛,非得插入她的小肥穴
里,才能一泄为快。
  于是急忙抽出大鸡巴,一个大翻身,把胡太太那豐腴的胴體,压在自己的身
體下面,分开她浑圆的两条粉腿,手握大鸡巴,对準她那绯红色的春洞,用力一
挺,就一插到底。
  「噗滋!」大鸡巴肏进阴户的淫水声,紧接着又聽她像被杀似的大叫声──
  「哎呀!我的妈呀……痛死我了……快停……停一……停……」
  「怎么啦!亲妈妈!」
  「我……我快痛死了……你的鸡巴那么大……也不管人家受得了……还是受
不了……就那么用力的……一插到底……你还问呢……真是个狠心的兒子……把妈妈的小穴弄得痛死了……真恨死你了……」
  「别恨我了,亲妈妈!亲姐姐!一来因为我从未玩过女人,第一次见看妳那
个多毛的肥穴,心里是又刺激又紧张,欲火迷了心才会于此的卤莽行事。二来我
以为妳已经生过两个孩子,小肥穴一定是很宽松了,再加上妳己经有二十多年的
性交经验,当然是不怕我的大鸡巴用力一插啦!我本意是想让妳舒服痛快的,没
想到弄巧成拙反而使妳受了痛苦,真对不起!亲姐姐!亲妈妈。」
  「好了!小宝贝!妈妈并没有怪你,妈妈虽然生了两个孩子,可是我的穴一
来生得紧小。二来我丈夫的鸡巴只有你的一半大,再说我除了丈夫以外,从来没
有和别的男人发生过肉體关系,今晚是我第一次偷情,不想就迷上了你个这可爱
的小冤家,想不到又生有那么一条粗长硕壮的大鸡巴,真使我是又爱又怕。小心
肝,别太紧张太卤莽,慢慢的玩才能體会出性交做爱的真谛。你是第一次和女人
性交,决对不能紧张,不然你马上就会射精了,男人的东西虽然要生得粗、长、
硬、烫,而持久耐战的先决条件,但是还需要用性技巧来配合,这样玩起来,双
方才能享受到至高无尚的性爱乐趣,而使双方时时相念及回味着对方给予自己的
那份满足感、舒服感、欢愉感以及那痛快淋漓的异味和情趣,使对方终身难忘,
小宝贝!懂了吗?这才是男女两性之间,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最高乐趣,和最甜美
的享受啊!不然就享受不到,对方给予你的性爱欢畅和舒適感了。」
  宏伟聽了胡太太你一篇说词,好似上了一课性的教育课程。
  「亲妈妈!妳真有一套,那么现在我应该怎样做呢?」
  「小乖乖!你现在先开始把你的大鸡巴,慢慢的抽出来,再慢慢的插进,不
要太用力,等妈妈的小穴被你肏得松一点时,我叫你重一点,你就重一点,叫你
快一点,你就快一点,知道吗?」
  「好的,亲妈妈!亲姐姐。」
  于是宏伟开始一挺一挺的慢抽慢插起来,他这一生还是第一次把大鸡巴插进
女人的小穴中、那種又暖又紧的感觉,比他在看黄色录影带手淫自慰时的感受,
真是舒服得不知多少倍呢?
  胡太太被他的大鸡巴抽插得娇躯颤抖、娇喘籲籲的直哼着:「亲兒子!亲丈
夫!你的大鸡巴真肏得我……好舒服……好美啊……胀得妈妈的小穴是……好饱
满……好充实……真美死了!啊……小心肝……快一点……用力一点……肏……
肏吧……」
  胡太太双手像蛇般的死缠着宏伟,肥大的粉臀不停的扭动,配合他的抽插,
只感到宏伟的大鸡巴,好像一根燃烧的大火棒一样,插在她的小穴里面,虽然还
有点胀痛,但是又麻又癢、又酸又酥,真是舒服極了,尤其是从阴户里的快感,
传遍了全身四肢百骸,那股舒服劲和快感美,是她毕生所末曾领受过的。
  这也难怪,她的丈夫物小力衰不说,还在外面金屋藏娇,置她于不顾,一个
月都不和她交欢一次,以尽丈夫之责。使她每天每夜,过着好似守活寡一样的生
活,身心空虚寂寞,性的饥渴无处发泄,第一次偷情,就碰上这样一条粗长硕大
的阳具,尤其宏伟那一身少阳之刚氣,别说让他的大鸡巴肏在自己的小穴里面,
就光是搂抱着他那年青力壮的身體,被他的阳刚之氣碰觸在自己的身上,就有一
股说不出来的『觸觉』上的舒適感,这也就是俗语所说的『来电』吧!
  男女两性相悦,可分为:『视觉』、『嗅觉』和『觸觉』三大步骤,尤其是
『觸觉』最为神秘敏感,很多并不太熟识和相爱的男女,往往被对面一觸摸到身
體上的某一处敏感部份,就会激发起性慾来,而毫无条件的和对方发生肉體关系
了。尤其是女性。君若有办法能觸摸到她娇躯上某一个部位的性敏感之处,使她
春情激荡性慾高涨,她就可任君大快朵颐而饱餐一顿美人肉啦!总之一句话,女
性全身的每一寸肌肤和器官都是天生有性敏感度的,只要你能觸到她的癢处,就
一定能够吃到这块肥肉了。
  宏伟聽她叫自己快一点用力一点,于是就用力的快速抽插起来。
  胡太太的小肥穴经他快速而有力的抽插,淫水更是泛滥的泊泊而流了出来,
娇喘声、浪哼声更大了:「亲丈夫!大鸡巴亲兒子……美死了……哎呀……姐姐
被你的大鸡巴……要……要肏死了……我好痛快……好舒服……」
  宏伟是越抽越猛,越肏越深,「噗滋」「噗滋」的淫水之声,不绝于耳。
  胡太太双腿乱伸乱缩,粉臀不停的扭摆上挺,媚眼如丝,香汗淋淋、娇喘籲
籲,她只感到自己全身的骨骼,像在一节一节的融化似的,舒服透顶,而大声娇
叫着:
  「小心肝……妈妈的小宝贝……你的大龟头碰得人家的花心……好稣麻……
好酸癢……呀……真美……真舒服……哎呀……亲丈夫……亲哥哥……我……我要泄身……了……」
  她这淫荡的娇叫声,再加上一股滚烫的淫液直冲着大龟头的刺激感,使得宏
伟爆发了男人的野性,猛力的,快速的、狠抽猛挥,再也不聽她的指挥了。
  胡太太紧紧搂着宏伟,梦呓般的呻吟着,快感的刺激,使她感到全身好像在
火焰中焚烧似的,她只知道拼命地抬高肥臀,使自己的阴户和大鸡巴贴合得更密
更紧、那样才更舒服更畅快。
  宏伟的大龟头,每次抽插时都碰到她的穴心花蕊中,使她那阴户深处最敏感
的地方,每碰一下,就猛抖一阵,使她感到一種不可言喻的美感来,舒服得她整
个人幾乎要疯狂起来,双腿乱踢,肥臀乱扭,娇躯不停的颤抖,穴心的花蕊在不
断的痉峦,一张一合的猛吸猛吮着它的大龟头,阴户挺得高高的,嘴里大叫着:
  「亲哥哥!哎呀……可让妳……肏死我了……小亲亲……小丈夫……要我命
的小……小心肝……」
  宏伟的大龟头被她的花心吸吮得極舒服,畅美得不亦乐乎,他是第一次玩女
人,就能够玩到这位如此淫荡、娇媚、艳丽、豐腴、成熟,而性技巧又那幺棒的
人间尤物,性知识又是那幺豐富的中年美妇人,真是艳福不浅,难怪他是愈战愈
勇、愈肏愈起劲了。
  「哎呀!我心爱的小丈夫……小情人……啊……痛快死姐姐了……我真受不
了啦……你真要我的命了……我……我又……又泄了……」
  胡太太被宏伟的大鸡巴抽插了百余下,已经使得她被肏得欲仙欲死,淫精已
泄了数次之多,只泄得她快要全身瘫痪、四肢酸软无力啦,变成只有被挨打的份
兒,已经精疲力尽,在猛喘着大氣。
  宏伟这时已被激起男人的野性,大鸡巴也硬挺得胀痛,必须把精液泄出,方
能一吐为快。尤其胡太太的小穴里面,就像一个肉圈圈一样,把整条大鸡巴紧紧
的包住,邢種感受,真是美妙舒服透了。
  他忙用双手捧起了胡太太的肥臀,一阵狠命的大抽大插,只肏得胡太太拼命
大叫:「小心肝……我实在的受不了啦……你太厉害了……再……再肏下去……
我真会被你肏……肏死啦……小宝贝……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我不行了……」
  宏伟此时快要达到高潮了,那管她的叫喊求饶,就像匹野马奔驰在原野上一
般,拼命的狠抽猛插,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鸡巴上,不顾生死的肏着、捣
着,口里叫道:「亲妈妈!亲妹妹!快动呀……我要……要射精了……」
  胡太太只感到小穴里的大鸡巴,开始胀到了最大的限度,她是个过来人,知
道男人是要射精的前兆,只得勉为其难的再打起精神来。扭动看肥臀,并用力使
小穴一张一合的夹吮着他的大龟头。
  「啊!亲妹妹……我……我射了……」
  「哎唷!亲哥哥……我……我又泄了……」
  宏伟是第一次把精液射在女人的小穴里面,他感到在那一刹那间,全身好似
爆炸了似的,被炸得粉身碎骨,不知飘往何方去了。
  胡太太也享受到生平第一次被那又浓又烫,强而有力的滚热阳精,猛地直射
入子宫深处,那種美妙感加舒服感,使她魂飞魄渺,不知身在何方了。
  二人都已经达到了热情的極限、欲的顶点,紧紧的相拥相抱在一起,四肢相
缠、嘴兒相吻、性器相连、不停地颤抖着,喘息着。疲乏得慢慢地睡过去了,才
结束了这第一回合的鏖战。
       *         *         *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才悠悠醒转过来,胡太太一看手表,快十二点了,急忙
翻身而起,宏伟一见,忙双手抱住她的胴體,问道:「亲妈妈!怎幺啦?妳是不
是要回去啦?」
  胡太太亲吻了他一下,那双勾魂的媚眼盯着他那英俊的脸上道:「小乖乖!
妈妈怎么舍得離开你回去呢?今晚我要和你同翕共枕睡一个晚上,以解除我多少
年来那孤枕独眠的寂寞和痛苦,所以我要先打一个电话给我的兒子,让他也好放
心,乖兒子,你先放开手吧!等妈妈打好电话,再来和你亲热亲热!」
  宏伟聽了后才安心的放开双手,胡太太则赤裸着胴體,走到客厅去打电话:
「志明吗?我是妈妈,我今晚在张妈妈家打牌,要打通宵,明天才会回来,你把
门窗关好,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啦!知道吗?好的,再见!」
  胡太太打好电话,再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一把搂着宏伟先亲吻一阵,说道:
「小宝贝!我对志明说今晚要在蔡太太家里打通宵麻将,明天再回家去,今晚你
就好好的陪妈妈睡一夜,以解我的孤单寂寞之苦,滋润滋润我那快要枯萎的心田
吧!」
  「亲妈妈!我先问妳一个问题,妳今晚虽已得偿心願,和我同全共枕而眠,
那我们以后是否能夜夜共眠,使妳我二人再过这销魂蚀骨、令人难忘的性爱生活
呢?」
  「小宝贝!当然要哇!你真是我的心肝宝贝肉,不知道为什幺,我每次看见
你来替志明补习时,下面的小穴就会骚癢的流浪水,真恨不得能够和你双宿双飞
在一起,而夜夜春宵,那有多好,多美啊!唉!但是事实上又不可能!小乖乖,
你真把我的心、我的魂都迷去了,姐姐以后是一天都不能少了你,我又不能和丈
夫離婚来嫁给你,那……那……怎么办呢?我的心肝宝贝!小冤家!你快点想个
办法出来!最好能使我们天天在一起、夜夜在一起,而不使我的丈夫起疑心的方
法才行。」
  「这是个多难的问题啊!」
  「亲丈夫!为了你,我会不顾一切的去做。」
  「喂!亲姐姐,妳可千萬不能鲁莽行事啊!让我想想看,有什幺安全妥当,
又不会使妳丈夫起疑心的方法来。」
  「好吧!小宝贝!你我一起想想看有什么好办法。」
  「先别急慢慢再想吧!亲妈妈!我的鸡巴又硬了,妳要不要再玩一次?妳看
硬胀得好难受啊!」
  胡太太低头一看,宏伟的大鸡巴高翘硬挺的一柱擎天,就像似一支高射炮似
的,忙伸玉手握着他的大宝贝,用嘴含着、套弄着舔吮着、吸咬着……宏伟也用
嘴唇和舌头,舔吮吸咬着她的小肥穴和阴核,不时用舌尖深入她的阴道里面去舔
颳着阴壁上那排红色的嫩肉。
  胡太太被他舔吮得心花怒放,魂飞魄荡,她的小嘴里还含着他那硬胀的大鸡
巴,腰部以下因为受了他的舌头舔弄,酸癢得她粉臀不停的扭动,小穴里的淫水
像似江河缺堤一样,不断的往外流,娇躯也不停的颤抖,淫声浪语的哼道:
  「亲丈夫……小冤家……妹妹……哎呀……美……美死了……也……也癢死
了……你真耍命……把……把我舔得……又……又泄身了……」
  宏伟把她流出来的淫液,一口一口的全部吞食下肚。
  胡太太感到阴户之中,是又酥又麻,又酸又癢,又舒服又畅美,但是又感到
空荡,急需要有大鸡巴来填补阴户中的空虚感,于是她很快的翻过身来,就伏在
宏伟的身上,玉手握着那条她所心爱的大宝贝,大肉棒……就往自己的小肥穴里
套。因为那条大肉棒实在是太粗大了,连连套动了好幾次,才把他那条大宝贝全
根尽套了进去,胀得她的小肥穴满满的,完全没一点空隙,她才嘘了一口大氣:
「啊……好大呀……好胀啊……」
  嘴里一面娇哼着,粉白的肥臀一挺一挺的上下套动着。
  「我的小心肝……小情夫……你这条大宝贝……真是要了……姐姐的……命
了……真粗……真硬……顶得我的魂……都没有啦。你是妈妈的小乖肉……小宝
贝……我……我就是死在你……你的……大鸡巴上面……也……也是甘心情……情願的……了……」
  胡太太一面淫声浪语的叫着,一面好像发狂似的套动着,动作越来越快,还
不时的在旋转着肥臀,使子宫深处的花蕊来磨擦着宏伟的大龟头。扭动的胴體,
带动着她一双肥大豐满稍呈下垂的乳房,一上一下的抛动晃荡着,尤其那两粒紫
红色像葡萄般大的奶头,晃荡得他是眼花缭乱,煞是好看,于是伸开两手,一手
一颗的握住揉搓抚捏起来,真过瘾!胡太太的两颗大乳房,虽己喂养过两个孩子
了,但是摸在手上虽软如馒头,而弹性尚称不错。
  胡太太被他的一双魔手,揉捏得奶头好像石头子一般的硬胀,骚癢得她全身
抖个不停,套动得更快更狂了。
  「哎唷……大鸡巴哥哥……小丈夫……我爱死你了……真爱死你这个大鸡巴
的……乖兒子……妈妈要……又要泄身……了!」
  二人搂在一起,浪做一团,她拼命的套动,宏伟则一挺一挺的在往上顶,二
人配合得是天衣无缝,妙趣横生而痛快无穷。
  「小宝贝……妈妈不行了……我要死了……我要……泄了……」
  胡太太又泄了,整个豐满的胴體,伏压在他的身上不动了,只有那急促的喘
息声和呻吟声。宏伟正感到大龟头无比的舒畅,被她这突然的一停止,真使他难
以忍受,急忙抱着她的娇躯一个大翻身,把她压在自己的身體下面,两手抓住胡
太太的两颗大乳房,下面的大鸡巴狠命的抽插起来。
  「哎呀!我实在受不了啦……」
  胡太太连泄了数次的身子,此时已瘫痪在床上,只有把头在东摇西摆的乱动
着,秀发在枕头上飞飘着,娇喘籲籲,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任凭宏伟
去猛攻狠打。
  在宏伟拼命的猛抽狠插了数十下,忽然间二人同时一声大叫:
  「啊!亲妈妈……我……我丢了……」
  「哎呀!亲兒子……我……我又泄了……」
  二人都同时达到了欲的最高極限,魂飞天国去了……

















0.013556957244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