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想被男人幹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有張非常艷麗的臉蛋,一對大奶子、腰細臀圓,眼睛大大的,嘴巴小小的,皮膚白皙。認識我的男人總無不希望能一親芳澤,可我已經結了婚,總不能太隨便吧!常常遇到看的順眼的男人,總能讓我淫穴淫水直流不停,只能偷偷的自慰來解決我的性飢渴。
  我淫蕩且騷蕩無比、性慾飢渴至無窮無盡,如果可以,好希望我的淫穴天天有男人的大雞巴來幹來插。可是我的老公卻是個性無能,跟他永遠都只是用如熟蝦子般彎曲般的性交姿勢,更悲哀的是還要我自己用臀部的力量來抽送著。
  我是女人呀,這樣的性姿勢我根本毫無性慾可言,我要的是有被男人幹的快感,可是老娘不但沒有這種感覺,也才自我抽送約二十幾下,他大爺就洩了……他洩了?我可都還沒開始熱身呢!更不用談什麼高潮可言了。
  媽的!每次看他這麼沒用,心裡都很幹。他越是這樣,我長期壓抑下來的這性慾就越來越強烈。
  不行,不行,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崩潰。我要……我要……我一定要找一個可以狠狠幹我淫穴的真正男人。
  不久換了工作,一份俱樂部的工作,上班的第一天認識了餐廳的一個年輕男廚師。不知道是不是跟他平日需要提重的關係,總之是已經練就了一身好身材。
  他那身材真的是好強壯的沒話說,身材高大、背膀壯碩、黑黑的膚色、濃眉大眼很陽光、更配上一副性感有形的唇。
  他的樣子就是一副性能力很強很會幹炮的樣子。他對我的身材上下打量了許久,終點烙在我的這對大奶子。還用眼睛勾引我,大眼用力的看了我,還稍稍的咪了一點眼神,已經在做性暗示。
  我也上下的打量他一番,他是我欣賞的那類型的男人沒錯。便暗中心裡偷偷估算了一下,不知他的雞巴是大還是小?被他幹不知道會是什麼感覺?想著想著……還都不認識呢!光是看他第一眼竟然已經可以讓我褲底淫水濕了一片。  往後日漸熟識,可是還是一樣,只要跟他一對眼我的褲底一定是濕了一大片。唉!我這骯髒淫穢的淫穴真的是飢渴了太久了,這麼檔不住誘惑。這似乎被聰明的他發現我的飢渴,我美麗的臉蛋下,內心淫穢淫蕩的在掙扎。
  我要他,我要試試他的床上性交幹炮功夫好不好。
  我要我要,我要他的雞巴來幹我。他一定很強,一定可以粗魯的幹死我,讓我爽。他幹穴功夫一定會很棒。現在已經無時無刻不幻想著被他的雞巴幹,想到這裡,淫水又是一陣一陣的流出。
  這是長期壓抑下的強烈性慾,我自己都無法控制的生理反應。我有需求啊!現在這麼一個合適的獵物就在眼前,我說什麼也一定要想法子找機會讓他幹我。因此不久後我們兩個人總是用著我們美麗的雙眼想勾引對方,話題也越來越深入。
  一次的休假,兩人相約出遊,其實我們兩個人都知道今天想要什麼。我知道他今天一定會想要我的,他只是一直找機會罷了!而我,也擺明如果你敢說我就跟你去的心態,漸漸的他看的出我的意思了。
  便輕輕貼著我的耳明白說了:「今晚我想要妳。」
  我故意裝著聽不懂:「你說什麼呀!我聽不清楚。」
  他看的出我是故意的,便再放膽的再說了一次:「今晚我想狠狠的幹妳。」
  聽到他這麼一說,我那淫水再也忍不住的直流,流的我褲底可真是難受啊!
  但我回他:「我可是需求無渡的喔!你可要小心啊!」
  「是嗎?妳這麼欠幹嗎?我一定可以幹死妳!信不信?要不要試試?走……」
  「我才不信你能怎麼幹死我,試就試,誰怕誰啊!」其實我心裡按爽,但是裝著一副挑臖的臉。
  我們早就知道現在是要發洩強烈性慾,所以不讓費時間的,一進賓館關上門兩個人已經緊抱著擁吻。
  長長的舌吻毫無間斷,越吻淫慾越強。從門口吻到倒在床上,我被他龐大的身軀壓在下面。
  啊!我被他壓的好爽。我心中吶喊著!我就是要這樣的男人來淩辱,也已不知羞恥的自然張開雙腿迎接他。
  我已經能感受到他雞巴不斷的腫漲著。我嘴依然貼在他嘴上,心想著,快幹我吧!
  他快速幫我脫掉外衣,很有技巧的只用右手解開我的胸罩,再快速的脫去我的內褲。
  果然是個情場老手,已脫去我身上所有衣物。他簡直像頭餓狼活吞了我似的,犀利的眼神直盯著我毫無遮掩的全身。
  剝開我雙腿,狠狠的望著我的淫穴好久,突然撲了下來,感覺那舌尖快速的舔著,吸允著我的淫穴。
  「嗯……嗯……好舒服啊!」   再粗魯的掐住我的一對大奶,開始不安分的上下粗魯的撫摸著,他又開始像隻公狗般的舌親吻我全身。
  掐著我的乳房,極至挑逗著吸允著我的乳頭。
  「啊!好舒服……」我淫蕩的扭動全身來勾引他,發出淫蕩「嗯……嗯……」的呻吟……
  他聽到我的淫聲,對著我說:「妳叫的好淫蕩喔!好像日本A片中女人的叫聲喔!現實中沒聽過呢!我喜歡。」
  他繼續粗魯的吻遍我全身,我再次張開雙腿及不斷的扭動腰跟臀,讓自己達到最淫蕩的感覺。
  他的動作都是粗魯的,但是他越是粗魯我就表現得越淫蕩。
  這時淫穢的淫穴已經濕潤不堪,他右手中指成勾形順著劃入淫穴抽插著,令我再次發出淫蕩「嗯……嗯……」的呻吟……
  他好像一眼就看穿我淫穴的構造,中指一直都是成勾型頂住上面那塊軟骨不斷抽插。
  這……這……是我自己自慰的高潮點啊!
  這樣在下去會高潮不斷的啊!   「啊呀!啊呀!不行了……我不行了……」他根本不聽,繼續做著勾形動作。
  「好了……我出來了呀!好了……我出來了呀!」
  「不要了……不要了……」   對他說著:「才用手指就已經高潮了嗎?哈哈……」笑聲很諷刺。
  「好個淫蕩的賤女人淫汁流真多啊!真的是欠我幹,等等看老子怎麼狠狠的幹死妳。」
  這時聽到他說的這些骯髒下流的字眼,我又興奮得快受不了。
  我說:「對就是這樣,我喜歡聽這些下流的話,你說的越下流,我會越爽的。」
  「哼!妳根本表面在裝淑女嘛!骨子裡還真不是普通的賤,這麼欠幹。」
  我急著要他的雞巴來幹我,我快速脫去他的衣服及褲子。
  這男的挺立害的,不用我對他口交,他的雞巴早已經硬的跟枝棍子一樣了。
  我用手圈了一下:「哇!你的雞巴好粗啊!」
  他笑笑說:「怕了嗎?」   「誰怕啊!」   「快……快幹我!快插我吧!我要你的大雞巴狠狠的幹我……我好欠幹啊!」
  再次扭動著身體張開雙腿仰躺著勾引他,話未說完已感覺那粗大的雞巴插進淫穴中塞的滿滿的,插的好狠啊!
  剛剛已經高潮一次了,所以現在開始每個動作都是刺激無比,也很容易再出現第二次第三次以上的高潮……
  他的體力超好那插穴的速度超快猶如一台國外的插穴機器般,很狂野、很粗魯的快速狂插猛幹著我。
  啊!好漲啊!好漲啊!還好我的淫水夠多,不然一定會被插爆。
  還不時的說著:「妳這欠我幹的賤女人,我的大雞巴幹死妳,我幹死妳。」
  兩個人的性器官緊密的交合著發出大雞巴進出時「漬!漬!」聲響的撞擊聲音之大聲,是我不曾聽過的。
  「嘔……嘔……」我大聲淫蕩的叫著:「是啊!我賤……我欠幹,用力……再用力幹我吧!嘔……嘔……」
  他繼續用力粗魯的幹著我說:「不要臉的賤女人,有老公了還在外面找人幹妳,跟隻母狗沒兩樣。」
  說著就抽出他的雞巴,把我撐起,腰轉了半圈。啊!現在我更像一隻發情母狗的姿勢了。
  他雞巴再次從後面幹插進來。四肢趴在床上的我,屁股翹得很高,我的大腿張得很開。
  我的嘴裡不斷說出:「我還要……我還要……幹我!幹我!用力幹我。」
  「我要啊!還要呀……粗魯點……幹我……再粗魯點幹我……」我宛如一隻瘋狂發春母狗淫賤亂著。
  「你媽的,老子還真沒見過這種賤樣的女人,騷貨賤女人,爛穴……我幹!」
  兩個人的性器官緊密的交合著,盼望許久讓人幹的心願終於如願了,這時我心中春心蕩漾著。
  母狗的姿勢很刺激,他的雞巴很粗大,淫穴被塞的滿滿的,這樣半個小時來回抽插加速高潮的來潮。
  「我快高潮了……我快高潮了……我快不行了……不行了……啊!」
  「啊!不要了……不要了……」他根本不理會,繼續粗魯快速猛幹著。
  因為已經又高潮了,我想用手伸到後頭阻止他別再幹我了。
  可是沒想到他竟然將我的雙手往後拉,也就是像拉馬鞭樣說著:「老子才熱身呢!你要停啥呀?」繼續被狂插猛幹著。
  手被拉到後面身體挺起感覺陰道口更緊縮,雞巴塞的更緊,刺激感更強烈。
  「真的已經再次高潮了……已經出來了……不要啦……求求你不要啦……」一直搖著頭苦苦哀求。
  他看我一直搖頭說不要,他就更加邪惡的更粗魯更用力、插著穴,撞著臀……更加快速的持續狂插。
  「啊……啊……我已經又高潮了啦!」
  「別再幹我了……求求你別再幹我了……嗚嗚……」苦苦哀求著但手被他抓著,根本無法阻擋他。
  他繼續不理會,還冷冷的說:「你已經高潮了?小姐不要自私啊!你要等我啊!我現在才開始呢!」
  還說:「告訴妳,我要繼續幹妳!現在讓妳開始嚐嚐被強姦的滋味,我們現在不叫做愛,妳我有啥愛呀?」
  「是妳賤欠幹,所以我幹妳,但是老子現在是想強姦妳了,妳做不了主的,妳已經是我的性奴隸了。」
  「呵呵……妳長得這麼美……但是老子幹妳、玩妳,都不用花半毛,天底下這好事怎麼會讓我遇到呢?呵呵……」
  「但妳拿我沒辦法,往後妳天天都會想讓我幹,天天想著讓我強姦妳呢!哈哈……」
  我高潮一直出來,而這男人繼續幹,喊停都沒用,接下來真的已經開始有被強姦的快感了。
  「怎麼?妳老公都沒這麼跟你玩過嗎?」
  「嗚嗚……沒有……我從沒被這麼持久這麼強的男人幹過。」
  「我更沒有被強姦過,但是我現在已經有被強姦的感覺了……嗚嗚……」
  「你……你什麼時候才會射出來啊!你可以射了!我可以讓你射在淫穴的裡面,求求你別再幹我了……」
  「好啦快了快了!但是妳得要幫我。」
  「來!我們一起站著看著前面的鏡子,我要看我的大雞巴幹妳的樣子,我才會爽,才會射的出來。」
  我相信他說著:「嗚嗚……好……看鏡子……求求你快射出來……」
  他左手掐著左乳房,右手從我身後擡起我的右腿,嘴唇不停的狂吻我的耳朵、頸子及肩膀。
  我們一起看著前面的鏡子,我看到我自己讓一位不熟的男人如此淩辱著……
  但我已經根本沒有力氣抵抗了,他實在太持久的可怕。
  這幕讓我在鏡子前清清楚楚的看著,被他的粗大腫漲黑紅色的雞巴一直幹一直幹著。
  現在我分秒都是持續著高潮,那淫水大量直流而出濃濃的淫汁,已經都流出到腿了,被他看到了,又是一陣羞辱任他蹂躪……
  他對著鏡子中的我說:「爛女人賤女人爛穴欠我幹,有老公幹還不夠,竟然出來找野食,今天老子一定幹死妳。」
  「被我強姦爽不爽啊?問你話啊!」
  「爽不爽啊?」   「爽!我喜歡被你這樣幹。」   「要不要求求老子以後常常這樣幹妳啊?」
  「要!我還要,我還要你常常這麼幹我,求求你幹我,你幹的我好爽好爽呀!」
  他很滿意我的回話。他超強的性交體力真的是讓我甘願當他的性奴隸了。
  此時他繼續像隻發瘋的公狗,用著公狗腰抽插更快更快,公狗的雞巴幹住我,就根本放不開、拔不開似的。
  不斷不斷的高潮下我全身無力的攤了,再也站不住了。
  「不行了……不行了……我已經數不清高潮了幾次了,我真的站不住了。」
  他假裝心疼我的說:「好好!我不幹妳了,我們休息了,來讓我抱抱妳回床上。」
  好不容易他的公狗雞巴才抽離我的淫穴。他站著抱著我,我雙腿夾住他的腰,沒想到他的公狗雞巴又插進來。
  「這招是女人完全享受的喔!看我多疼愛妳,哈哈……」他笑聲很諷刺。
  「妳放鬆只要儘管夾住我的腰,我的雞巴不但幹著你,妳的陰唇跟我的雞巴上下摩擦,會更有高潮喔!」
  「來!這樣我們可以一起達到高潮。」
  「什麼?我不要呀!我不要呀!我沒有力氣了,我已經數不清高潮的次數了,我不要再高潮了……求求你!」
  「哼!妳說不要就不要嗎?老子現在只當妳是充氣娃了。老子就只管幹穴,不必理會妳。」
  儘管我苦苦哀求著,但他還是繼續站著抱著幹我,讓我們的性器官上下上下不斷不斷的摩擦。
  真如他所說,陰唇不斷摩擦,每不到一分又一次來潮。
  終於這姿勢他自己也受不了了。從他雞巴插入我的淫穴,到目前為止,他整整幹了我一個小時,他體力真的是超強。
  他射精了,他的精液好多喔!射到我的體內,插好深啊!我感覺射到我子宮了。已經射出了但是他的雞巴依然是硬的。
  「妳知道射進去對妳的好處嗎?」
  「我疑惑著。」   「妳不懂啦!妳不是說,妳淫蕩嗎?妳希望分分鐘都有雞巴幹著你嗎?可我都要休息一下的嘛!」
  「除非下次我找其他人一起幹妳,那就不用浪費我休息時沒人插妳了啊!」
  「我這樣射進去,我的雞巴都不會軟喔!等幾分鐘後,我還可以再幹妳一次啊!好嗎?我下次找些人一起幹妳?」他試問著。
  「什麼?你想找幾個啊?我可是連3P都沒玩過呢!你可別嚇我啊!」
  「嗯……這事讓我再想想,哈哈……」
  回床上,我們側躺著,但他的雞巴始終沒有抽出來過,也真沒變軟,十分鐘後,他又開始慢慢抽送著。
  越來又越硬了,抽送的速度也越來越明顯的變快了。
  「嗯……嗯……我又開始著淫蕩的呻吟著……嗯……嗯……舒服……舒服……」
  「哇!小姐,妳也真的這麼欠幹呢!想妳這般欠幹的女人我還真的是沒有見過呢!我決定真的下次找人一起幹妳了……」
  「你討厭啦……人家只是很欠幹,這又不是什麼壞事。你真要找人幹我?我可要先過目啊!不帥的我不讓幹的呢!」
  「夠賤夠淫蕩!好!今晚老子先就幹妳一整晚。下次找人來分攤啊!哈哈……」
  就這麼跟他相幹一整晚後,我離不開他了,我可以讓他無盡淩辱著,我已經是他的性奴隸了。
  自從昨天的幹炮後,當我們在公司不期相遇,兩人馬上就會想性交,他很機伶的,我們也很有默契的暗示。
  便會各自找藉口離開一下工作崗位,不約而同的到地下二樓休息室相約。
  「不行啦!這裡是大家的休息室,被看到就完蛋了。」
  「不是你們的啦!而是我們的休息室,我知道我們的休息室向來都沒有人會來,放心。」
  經他這麼說也只能相信他說的,誰要我現在又想被他幹呢!我一點不在意昨天他對我的百般淩辱,一心就只想著還要他幹我。
  不只我急,他更急呢!   「來……快,快進來。」我被用力拉了進去,真的是隱密的地方啊!
  一進去他二話不說嘴貼著我的嘴狂吻,雙手掐住我的一對奶子,右手又快速的滑入我已濕潤的淫穴挑逗,又是中指勾著抽插。
  快速拉下我的內褲,他自行拉下他的拉鍊,雞巴早已粗大漲紅,我用手托在裡面的洗手台鏡子前,只見他用力插入……
  「啊……好舒服啊……幹我幹我……」在公司做這事超刺激的。
  「沒想到在公司還能讓你幹我,好爽呀!其實你也喜歡幹我,對吧?」
  「嗯……是呀!我超喜歡幹妳,誰要妳長的這麼美這麼賤,我今天一早來上班就想幹妳。」繼續抽插幹著穴說。
  「快……再用力……讓我高潮……快……幹我……幹我……」在公司內性交刺激,我特別的容易來潮。
  他很厲害的只見我來潮了就抽出他的雞巴,他雞巴腫漲無比。
  「你爲什麼不射出來呢?」   「傻瓜,這才短短的十分鐘,妳要我怎麼射的出來呀!笨奴隸!」
  此時兩人邊笑著邊整理好服裝儀容。他又貼著我的耳說:「下班幹妳!」
  我聽完臉好羞的答應他:「好,下班在外面花園幹我後,我再回家。」
  兩人小心出房門,各自回工作崗位……
  下了班後……   「今天我帶你回我的租屋,起碼舒服點對吧?」阿路說著。
  「我先去洗澡。」我在浴室脫光時,突然聽到還有另一人進來這屋子,我小心翼翼的聽著是誰。
  「他可是我們一起從南部上來的好朋友叫阿奇!我們一起租這房子的。」阿路闖進浴室介紹。
  「他雖然長的美麗,可惜婚姻不美,老公性無能,性壓抑太久,很欠強壯的男人幹呢!對不對?哈哈……」阿路眼對我說著。
  「死像!你竟然這麼介紹我。」我說。
  「你覺得這女人夠不夠辣啊?想不想幹她?」阿路問著阿奇說。
  「那還用問嗎!」阿奇回答他的問題。
  「長這麼美,樣子又淫蕩,聽說還很耐操,我們這種不容易射精的男人最討厭幹沒耐力的女人!哈哈……」阿奇說。
  「怎麼樣啊?想不想被兩隻雞巴幹啊?騷貨!」開始在我脫光的身體上下摸著。
  能在一天內被兩個男人所幹,讓我覺又淫穢又刺激,光用想的就已經讓我覺得爽斃了。
  他們主動幫我洗澡,他們有默契的架起我並剝開腿,用蓮朋水柱衝力沖著我的淫穴及陰唇。
  「啊!不要啊!這麼沖只要一下子我就會來潮了,我擔心等等我無力招架啊!」
  他們不理會我繼續讓強力的水柱衝著淫穴。果然不一會兒,我已經高潮了。
  「不要了……求求你們我不要了……不要了……啊……啊」怎麼才一開始可我已經覺得是被強姦了。
  他們看著我高潮的樣子笑的超邪惡。他們將我擡到房裡,我赤裸裸的躺著,剛剛那種沖水的高潮讓我現在眼前一陣暈眩。
  雖然我頭暈眩著,我仰躺著並張開雙腿,始終顯露一副淫蕩的賤樣。望著兩支勃長的雞巴等待他們幹我。
  我開始輪流交替地含著他們的雞巴。阿奇含著我一邊乳頭,另一隻手在我的奶頭劃圓圈。
  我開始求著阿路阿奇把他的雞巴幹插我火焚似的淫穴。
  阿奇驚訝:「為何不用前戲!」
  阿路不削的說:「就憑我們兩人的持久,幹麻需要前戲,前戲是雞巴不持久的男人才用的招數。」
  「求求你們誰要先幹我啊!快!我等不急了,幹我……幹我……」阿奇看我如此,他驚訝樣。
  「果然是騷啊!阿路你真的幸運,幫我們找了這麼夠淫賤的女人,哈哈……」阿奇說著。
  阿路開始把他的大雞巴幹插我淫穴裡。而阿奇移到前面用他的雞巴餵著我。我難以置信,但此刻我真的在為兩個男人服侍。
  過了好久的激烈幹插和口交,阿路叫阿奇從我嘴巴拔他的雞巴出來,要阿奇準備接下來幹插我銀穴。
  「啊呀!好爽啊!舒服……我要……我還要……」第一次同時被兩個男人幹真的是別有一番滋味呢!
  「嗯……嗯……啊呀!用力點……再用力幹我……我也欠你幹啊!阿奇!粗魯幹我……幹我……」呻吟著說。
  「賤女人,真的沒見過這麼淫蕩的女人,還這麼敢要,老子幹死妳……幹死妳……」阿奇邊說著,他大雞巴用力幹插我淫穴。
  阿路到我面前我還吸吮阿路的肉棒。
  「用力吸,再用力的吸它,妳這個賤貨!」阿路說。
  阿奇阿路的大雞巴幹得我好爽。他們兩人的持久度都起碼是一小時以上的。這讓我極盡享受被他們淩辱幹插……
  他們同力敢幹插我約四十分鐘後我高潮不斷,繼續享受著高潮後持續被幹插的被強姦快感。
  他們將我翻身讓我像隻母狗的姿勢再幹。
  「用力的吸,妳這隻母狗,當妳被幹的時候,不要忘了嘴巴還是要用力的去吸另
人的雞巴。」   我已經像極了欠幹的母狗趴著,阿路把雞巴幹進我的陰道內。
  「嗚……那個感覺真棒極了!」
  讓我就像身處天堂,這正是最精彩的地方,能夠一邊吸吮阿奇美味的大雞巴。
  同時被另外一根阿路硬挺挺的雞巴所幹,還有甚麼事比這更棒的嗎?
  再換阿奇從後面幹插時……   「阿奇!用力的幹插她,用力的淩辱她,摑她的屁股、罵她賤、罵她欠幹,她喜歡這樣做,做任何你想要她做的事,她是一個爛貨,把她幹到爛。」阿路說。
  「這個超極賤的爛貨,是個幹起來又爽又願意吸的性玩具。這真是有趣極了。」阿奇想著。
  「真希望這種事以後還能常常作。」
  沒想到我竟然說:「我要我要,我每天都要你們這麼的幹我。」此時阿奇再次驚訝。
  不管換沙發的姿勢、站著懸空、架著、桌上、地上甚至面對著鏡子……
  一整晚就是不斷的幹插我,我已經被幹的精疲力盡了。
  他們不停不停的換手相對就是有休息的時間,所以他們的體力比一對一時多了些體力。
  他們體力超可怕的,連續這麼兩小時始終就是有一根大雞巴幹插著我的淫穴。
  最後阿路終於洩了兩次精,而阿奇則是發射了三次,而我本身得到的高潮就不只這些了。
  很巧的是明天我們三人都是休假,而我老公則是出差兩星期,這就表示我可以在這裡繼續享受糜爛的性。
  很晚了,阿路提議我們三人一起睡他的床。夜裡,這兩個強壯的男人偷偷的在爭奪我。
  當阿奇睡著,而我也側睡面向阿奇時,阿路便會偷偷的將他的雞巴幹插我的淫穴。動作不大,但就是一直幹插著。
  我知道這樣我完了,因為他根本沒用力的情況,他這麼幹插一定沒完沒了。他就這麼來回抽插一小時,他終於要睡了……
  睡在中間的我跨過阿奇要去廁所,不小心吵醒阿奇,沒想到他一路尾隨我到浴室出來,他將我抱到陽台。
  沒開燈,我們一絲不掛,他硬要在陽台站立幹我:「在陽台被我幹爽嗎?刺激嗎?欠我幹對吧?賤女人。」
  他一直幹我不肯放我回去睡,阿奇也是有如公狗雞巴幹住就拔不出來似的。
  更不斷的換姿勢,要我扶著欄杆再從後插入或架著鐵欄桿讓我張開腿舔我穴,或壓我至地板、客廳沙發無處不幹,如此經過一小時的任他蹂躪,他終於射精在我體內這才滿足。
  他是個喜歡換環境幹插的男人。我都順從他,我也喜歡被他幹插但是已經沒有力氣享受了。
  我知道他們倆的暗中較勁已經很明白了。
  阿路阿奇都非常的疼愛我,他們已經讓我成為一個賤貨,這是我自己喜歡的,他們也樂在其中。
  現在的我就像色情雜誌上面常常刊登的,二個男的同時幹一個女人。
  明天的休假日,我知道又可以被他們兩人大幹一整天。不只明天,往後三個人就這麼的性交,我注定是一個讓人洩欲的爛貨。
  但是我快樂就好啦……   還有誰想幹我?除了阿路、阿奇,我還可以接受其他強壯的男人呢!不持久的不要找我啊!

















0.014765977859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