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我的換妻經歷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結婚已經六年了,我和老婆付雪是大學同學。當年的我們是校園裡人人羨慕的一對情侶,我是校籃球隊的大前鋒,身高1米88;她是啦啦隊長,身高1米72,有著一對傲人的雙峰、纖細的腰肢和挺翹的屁股,吊帶和超短裙配絲襪、高跟鞋是她的最愛。

那時最讓我們沉醉的事便是在出租房裡瘋狂地做愛,從大三到畢業的那兩年裡,我插夠了她的騷屄、屁眼和小嘴。

從小,我的陽具就是我驕傲的事物之一,勃起後的肉棒足足有20厘米長,青筋暴凸的肉棒和雞蛋般大小的紫紅色龜頭,讓她在經受我的抽插時都是瘋狂地亂動,欲仙欲死。

大學畢業後,我們順利成章的領取了結婚證。現在,我已是一間不小公司的老總,豪車和別墅都已經成為我們生活中的組成部份;她也辭去了工作,每天不是去健身和逛街就是呆在我們的別墅裡上網。

在一起八年多的時間,讓我們對彼此的身體都熟悉得像是自己的一樣,再也找不到當年的激情,每次做愛都是草草應付了事。我偶爾也開始在外面和朋友一起玩玩小姐,雪應該知道了這些,平時活潑開朗的她漸漸地變得沉默起來,豐滿的身軀也開始日漸消瘦。面對這一切,我不知道該如何挽救我們的激情,開始越來越頻繁地出入風月場所。

終於有一天,我難得的在家吃過晚飯後,雪鄭重地坐到沙發上,和我探討我們之間存在的問題。同時也暴露出了一個驚天的大秘密,讓我感覺好像晴天霹靂一樣。

原來,在我們冷淡起來的這段時間,雪每天在家無聊的時候就只有上QQ聊天。終於有一天,當她無意中點進一間聊天室的時候,另一種生活開始走進了她的視線。雪進入的是一間叫做「同城有約」的視頻聊天室,漂亮豐滿的她很快就成為了一個房間的主持,長期缺乏性愛滋潤的青春肉體很快便沉迷於佈滿網絡的情色話題中。

極快的,她便開始了和網友的激情裸聊,在網友指導下,她開始了用工具滿足自己肉慾的生活。看著她拿出和我雞巴不相上下的20多厘米長的電動陰莖,想像著她在視頻前將自己青春的肉體毫無保留地展示在別的男人面前,碩大的假陽具在她濕滑淫蕩的騷屄裡抽插著,大張的雙腿將她的小穴暴露在眾人的面前,我不禁出奇地憤怒了。

但讓我難以想像的是,我那巨大的肉根隨著她的描述,竟開始勃起。我惡狠狠地將她推倒在沙發上,一把拉下她的裙子,將巨大的雞巴一下捅進她因描述這些而早已濕透了的騷屄中。當我將她送上極樂高潮並將滾燙的精液送進她的小嘴後,她飽含我精液的紅潤小嘴又說出了一件我沒有想到的事情。

在雪網上激情的這段時間,她經常進入一間叫做「同城互換」的聊天室,裡面談論的都是夫妻交換的話題。她在裡面認識了一對夫婦,男的叫姜峰,四十多歲,這幾年做生意賺了點錢,有蘿莉情結,就和老婆離了婚,找了個剛大學畢業的21歲情人,名叫徐茜。

他們三個在視頻裡激情不是一兩次了,他們曾提出要和付雪在現實中來一次真實的激情,雪還從來沒有在我之外有過別的男人,所以一直沒有答應他們。不過雪告訴過他們,有機會的話告訴我,我同意的話,我們四個可以玩一次夫妻交換。我聽後久久的沉默著,沒有回答她……

經過那天的事情,我和付雪的性生活竟然奇跡般的開始重新找到了激情。我開始盡可能的抽出時間晚上在家陪著她,然後一起在視頻頭前和聊天室裡的網友們共同做愛,姜峰和徐茜也和我們一起玩了多次。

姜峰大概有四十多歲了,身體開始微微發福,徐茜屬於小巧玲瓏那種,乳房小小的,像個倒扣的小碗,翹翹的立在胸前,纖細的腰肢,屁股不大,卻非常挺翹,讓我第一次看見她的時候發出了「這不就是趙飛燕嗎」的感歎。

我們熟悉之後,他們又在我面前再次提出了夫妻交換的想法。這次竟然是徐茜提出來的,在我們激情視頻到高潮的時候,她大聲叫出的竟然是我的名字。完事後害羞的徐茜提出想和姜峰一起到我家玩玩,稍作猶豫後,我答應了他們的要求。

兩周後的週末,我正在和朋友玩牌的時候,付雪打來電話,說徐茜他們已經到了我們家,叫我快回去。聽著電話裡付雪略顯怪異的聲音,我的肉棒在褲襠下不安份的跳動起來,和朋友告辭之後,以最快的速度驅車回家。

打開家門,付雪和徐茜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悄悄的說著什麼,姜峰背著手,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後院的泳池,不知道在想什麼。看到我回到家裡,付雪和徐茜馬上起身向我走來。

這是我在視頻外第一次看到徐茜,她的模樣讓我眼前一亮:她大概只有1米5高,站在穿著睡衣的付雪身旁也只是超過她的肩膀一點點,穿著一件粉紅色裙擺剛過膝蓋的吊帶連衣裙,一雙白色的運動鞋,清爽的打扮像一個高中生一樣;柔順的頭髮紮了一個馬尾,蹦蹦跳跳的吊在腦後,光滑白嫩的臉蛋圓嘟嘟的,帶一點點的嬰兒肥,水靈靈的眼睛、紅潤而小巧的嘴唇,一笑起來可愛的翹鼻子就微微的向上皺起。

看著我發呆的樣子,付雪走上前來,略帶吃醋的問道:「怎麼了,沒見過美女啊?」邊說邊用手在我的褲襠下撈了一把,然後眉梢滿帶春意的說出了一句:「呵呵,等不及了啊?怎麼雞巴都硬了啊?」雪的大膽讓我大吃一驚,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了。

姜峰走過來,伸出手:「幸會幸會,小兄弟。」我一聽可不高興了,雖然我只有28歲,但是也不能叫我小兄弟啊!我伸出手,敷衍的同他握了一下,就將目光轉回了徐茜的身上。從沒有過換妻經歷的我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交談下去了。

這時還是雪瞭解我的尷尬,靠在我的耳邊輕輕說:「老公,怕你一時不適應四個人一起,我們在你回來前已經做過一次了,現在就讓我和徐茜一起來侍候你吧!」一邊說著,她一邊將我拉到沙發上坐下。

我轉過頭,看著滿臉通紅的徐茜:「這麼直接啊?小妹妹適應得了嗎?」

「適應不了?她瘋起來可比我厲害多了。別小看80後的妹妹哈,她可比我放得開,什麼都能玩。」小雪嬌嗔道。

我一把將徐茜拉到懷裡:「真的嗎?茜妹,那你怎麼會滿臉通紅啊?」

「我可不是害羞哦!是見到哥哥真人比視頻裡還帥、還強壯,剛才做的時候又聽姐姐說你特別厲害,所以我興奮了。」茜直視著我的雙眼,大方的說道。

「呵呵,還真是開放啊!」見到徐茜都這麼大方,我也逐漸放開了手腳,右手在懷裡的人兒那雪白、光滑的大腿上開始撫摸起來。

徐茜背對著坐在我的大腿上,頭靠在我強壯的胸前,反過手來撫摸著我的胸肌:「好哥哥,你真強壯,比他可好太多了。」輕抖的身軀和呢喃的聲音,讓我的大肉棒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付雪走過來,跪在沙發前,抬頭衝我一笑:「老公,今天讓你玩點從來沒玩過的。」邊說邊抬起徐茜的一隻腳,脫掉她的運動鞋,然後在她穿著雪白棉襪的嫩腳上撫摸起來。

撫摸了一會兒之後,小雪站起身來,也坐到了沙發上,甩掉腳上的拖鞋,將赤裸的左腳腳竟然直接伸到了徐茜的嘴旁。

付雪雖然身高腿長,但是兩隻腳丫卻一點也不大,小小的腳趾頭肉肉的、鼓鼓的,腳掌白白嫩嫩的,沒有一點死皮,像是嬰兒的皮膚一樣。

徐茜捧著付雪的腳丫子,伸出舌頭在大腳趾上開始舔弄起來。透過雪抬起的大腿,我看到根部黑乎乎的一大片,她竟然沒有穿內褲。想著剛才付雪說的話,想著付雪的騷屄裡剛才還插著姜峰的雞巴,再看著徐茜舔弄著老婆的腳丫,一種強烈的報復後快感充斥在我的心頭。

但是這樣的口味還是讓我感覺有些重,付雪看到我輕皺的眉頭,忙解釋道:「你回來前我們剛徹底洗過澡了,連襪子都是新換的,一點異味都沒有。」

我站起身來,一把將徐茜從沙發上提起,1米88的身高和強壯的身軀讓我像提一隻小貓一樣將她扔到沙發前的地毯上,「別舔她的腳,舔我的雞巴!」我命令道。

徐茜很聽話的跪在我面前,先解開我的皮帶,脫掉褲子,然後讓我坐到沙發上,雙手撐在我毛乎乎的強壯大腿上,頭埋在我的胯下,含住了我早已高高翹起的大肉棒。一天奔波讓我的襠下早充滿男人的體味,強烈的味道充斥在徐茜的鼻端,「嗯……哦……」模糊不清的呢喃從她的喉嚨傳出。

「我還要嘛!」付雪撒著嬌,竟然將小肉腳伸到了我的嘴旁。還濕漉漉的沾著徐茜口水的腳丫子肉嘟嘟的、粉嫩粉嫩的,一股淡淡的女人體香,竟然沒有腳汗的味道。

不過我可不能就這麼舔她的腳,我抓住她的小腳丫,一口就咬在她腳心足弓位置的嫩肉上,「啊!」雪痛呼一聲,將腳一下抽了回去。

「還舔嗎?」我得意地問道。

「嗯……還舔。好老公你看嘛!你咬得我都濕了∼∼」大聲呼痛後的付雪竟然眉角含春的望著我,再次將腳伸到我的嘴邊,人順勢躺倒沙發上,同時拉起睡裙,另一隻腳吊在地上,大張雙腳,伸手撥開自己胯下濃密的陰毛,分開兩片紅潤的陰唇,將濕漉漉的陰戶正對著我。

付雪胯下的陰毛濕漉漉的貼在她高高墳起的陰戶上,兩片大陰唇被她自己大大的分開,晶瑩的水珠在她的陰道口一閃一閃的,不知道是她剛剛分泌出的淫水還是姜峰射在她體內的精液。

我開始舔弄起她的美腳,從腳趾頭到趾頭根部,從腳心到腳背,就連腳趾間的縫隙都用舌頭伸進去自己的舔弄了一遍。

「啊……老公∼∼操我!用力地操我……」付雪大聲呻吟著,手指開始搓弄起自己的陰蒂,另一隻手的兩根手指卻是早已沒入了她濕漉漉的陰道:「老公,你舔得我好爽啊!插我的屄……用力!快一點!啊……好爽啊……」

徐茜雙腿大張坐在我面前,一隻手從沙發旁拿起付雪平時自慰的電動陰莖,一下捅進了自己的騷屄,另一隻手扶著我的大雞巴,含住我紅彤彤的龜頭用力地吮吸著。

電動陰莖在徐茜的陰道裡「嗡嗡」響著,飽滿的感覺漲得她滿臉通紅,想要大聲叫喊出來,卻又被我的大雞巴塞住了嘴,只能發出模糊的「嗯……啊……」聲,卻是更增添了這淫亂的場面。

徐茜嬌嫩的舌尖在我的龜頭上掃過,時而大張雙唇將肉棒含入喉嚨最深處,時而吐出大雞巴,舌尖在馬眼上舔弄著。從沒經歷過這種場面的我很快就忍受不住了,在兩個女人高聲的呻吟中伸手抓住徐茜的頭髮,將她的頭按向我的胯下,大雞巴深深插入她喉嚨深處,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噴薄而出射入了徐茜的小嘴。

正自摸的全身顫抖的付雪不幹了:「幹嘛我老公的精液你一個人吃啊?」雪站起身來,一下將徐茜推倒在地毯上,一大一小兩具嬌軀滾倒在地毯上,付雪吻上徐茜的雙唇,爭奪著將我剛剛射出的精液吸到自己的嘴裡。兩人紅潤的嘴唇緊貼著,舌頭在抵死糾纏著,想從對方嘴裡多吸出一些精液給自己,白乎乎的精液在四片紅唇間流淌著,不時滴落一滴出來。

我躺在沙發上,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搶完精液的付雪抬起頭,粉面含春的望著我說:「老公,爽了嗎?這才是開始,精彩的還在後面哦!」

徐茜吞下嘴裡殘餘的精液,然後跪爬到我面前,張開她的櫻桃小嘴,從我的屁眼開始一路吮吸著,直到我的龜頭,將它們清理得乾乾淨淨。

這時,付雪從裡屋拿出我們的高清DV機,交到我的手裡:「老公,你剛射過了,現在歇會兒,給我們拍一下。」

在我的目瞪口呆中,小雪換上了她性感的連身黑色漁網絲襪,徐茜仍穿著那條粉色的連衣裙,姜峰手忙腳亂的將全身脫光,只剩下一條內褲,然後走到客廳的中央,躺在了地毯上。

徐茜撩起裙擺,露出光潔無毛的下體,然後大張雙腿,將仍然濕漉漉的小穴一下坐到了姜峰的臉上。小雪躺在一旁伸出玉足,開始在姜峰的襠下揉搓起來,很快地,姜峰的內褲下就高高的聳起了一團。在他舌尖的舔弄下,徐茜也滿臉潮紅,將裙擺拉到腰間,小手從裡面伸進去開始撫摸自己的奶子。

付雪見我呆呆的看著他們,嫵媚地瞄了我一眼,嬌嗔道:「老公,別淨顧著看,快拍啊!」如夢初醒的我趕忙打開DV,將鏡頭對準了這淫亂的場面。

付雪見我打開了DV,於是用右腳慢慢地撥弄著姜峰的內褲,將他堅挺的肉棒一點點的弄了出來。姜峰的肉棒沒我那麼長,大概有16、7厘米,但是特別粗,整根肉棒前細後粗,中間部份就有小孩的胳膊那麼粗了,顯得比正常人偏大的龜頭只有一點點吊在前面。

小雪晶瑩剔透的玉足,裹在黑色的網眼絲襪裡。圓潤的大腳趾肚正在撥弄著他紫紅色的龜頭。我將DV對正了那裡,勃起的肉棒不像我的青筋暴凸,而是有點肥碩的感覺,龜頭上已經開始冒出一滴滴液體,隨後又被小雪的美足撥弄到整根雞巴上。

一陣輕輕的喘息聲將我的視線移到上面,原來徐茜在姜峰的舔弄下,早已動情,一對稚嫩的乳房在粉色緊身連衣裙的包裹下,直直來回劇烈地起伏不定,直晃得我眼暈,兩顆粉紅色的小小奶頭硬硬的凸起,顯示著它們的存在;一張俏臉此時紅暈滿佈,就連那一對晶瑩的玉耳朵都紅透了,再加上輕微急促的喘息,讓人是頭暈目眩。

耳聽著徐茜的喘息聲,小雪也雙頰泛紅、杏目含春,小嘴微微張開,粉嫩的舌尖不是劃過豐滿誘人的嘴唇;兩條雪白雪白的大腿交錯著,輕輕的廝磨著,兩腿間黝黑發亮的陰毛調皮地鑽出絲襪孔,可愛的神秘入口在陰毛的遮掩下若隱若現;高高墳起的陰阜向下延伸,在兩側大腿的根部形成一條狹長的三角區,兩片肥美的大陰唇緊緊地閉合著,一條粉紅的肉縫在陰毛叢中不時微微張開,隱隱約約露出狹小的陰道口。

徐茜俯下身體,抓住小雪的右腳,抬起放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搓著,頓時小雪的下體被大大的分開,兩片肥厚的大陰唇中是薄薄的紅唇,晶瑩的液體正不斷地從中滲出。

小雪的小手放到了襠下,食指和無名指向兩旁撥弄開肥美的大陰唇,修長白嫩的中指開始在早已高高勃起的陰蒂和紅嫩的小陰唇間撩弄起來:「啊……好舒服……啊……好……好癢……老公,快拍!對準我的下面……」

我激動地調整著手裡的DV,記錄著這淫亂的場面。

這時姜峰將頭從徐茜身下挪出,帶著滿臉徐茜的淫液坐起身來,抓住付雪在他襠下摩擦的嫩足往旁一分,身體就壓到了雙腿大開的付雪身上。突如其來的襲擊讓付雪反應不及,兩隻玉足一隻被姜峰向左握著,一隻被徐茜向右拉開,雙腿大張的她一下就被姜峰的龜頭頂在了濕漉漉的肉縫之間。

「等等……」我的注視還是讓小雪有點害羞,她扭過頭來,如絲的媚眼向我投來一個奇怪的眼神,充滿著渴望又有一點點的羞澀。

眼前的這一切讓我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從沒見過別人的肉棒抵在小雪的陰門,一種莫名的刺激卻讓我剛剛射精後軟化下來的肉棒又開始慢慢地抬起頭來。看著我逐漸勃起的肉棒,小雪的眼神愈發嫵媚,「啊……」一聲長長的呻吟伴隨著她眉頭的微皺,讓我條件反射般的將DV轉向了她的胯下。

姜峰肥碩的肉棒在小雪淫液的滋潤下猛然插入了一大半,兩片充血而愈發肥大的陰唇緊緊地包裹著那根粗大的雞巴,小雪兩條雪白修長的玉腿往兩旁分開,被高高舉起,豐滿的屁股抬起了一半,狹小的陰道含著那條肥碩的肉棒,肥嫩的屁眼也因為巨物的插入而微微收縮著。

『進去了!真的進去了!』我的腦海裡一片空白,只充斥著這一句話。從沒被別的男人染指過的小雪的陰道裡真的塞入了另一個男人的陽具,一種莫名的失落感突然充滿了我的身體。

「哥,我們也來。」徐茜看出了我的異樣,走過來跪在我的面前,伸手套弄起我的雞巴,無奈此刻心智大亂的我連帶著肉棒也軟化下來。

「你過去和他們一起。」我對徐茜說道。

「沒事的,第一次都是這樣。好哥哥,一會兒妹妹的小騷屄讓你操個夠!」茜聽話的走了過去,臨走前在我耳邊輕喃道。

徐茜來到兩人的身後,趴在了他們交合的部位,姜峰將雪的大腿向上掰,屁股離地,他自己半蹲著身子將肥碩的陽具來回地在雪的陰道裡抽插。茜從後面將頭埋進去,伸出舌尖,舔弄著兩人交合的部位,「嗯嗯……」也許是還不能特別放開,雪緊閉著雙眼,感受著從下體傳來的陣陣快感,鼻孔大大的張開,從喉嚨深處發出一陣陣無法控制的悶哼聲。

我呆呆的在一旁看著,不知過了多久,才從那種空白狀態裡退了出來。

此時,雪已經坐到了姜峰的身體上,修長的大腿跨坐在姜峰的腰邊,豐滿的大屁股緊貼在姜峰身體劇烈地前後廝磨著,纖細的腰肢上那對豐滿的乳房高高挺立著,隨著腰肢和屁股的前後擺動劇烈地搖晃;兩顆粉紅色的奶頭硬硬的凸起,一頭長髮一會兒被她甩到胸前,一會兒被她甩到背後;一張粉嫩俏臉紅暈滿佈,小嘴微張,紅潤的舌尖舔弄著嘴唇,雙目緊閉。

「啊……啊……」雪忘情地呼喊著,拚命前後搖擺著肥白的大屁股,額頭上滿是汗水,一縷縷黝黑的長髮濕漉漉的貼在白皙粉嫩的脖子上。姜峰粗大的肉棒連根沒入小雪的陰道,胯部上頂,雙手扣著白白的大屁股,隨著小雪腰肢的節奏上下聳動著。

「老公……我……」聽到我粗重的喘息聲,雪張開迷離的美目,一看到我,她的身子突然一僵。

「沒事,寶貝兒,你繼續,別管我,我們今天不就是為了交換而聚在一起的嗎?」想通這點的我鼓勵地沖雪點點頭。

「哦……用力……再深一點……快……快啊……」得到我鼓勵的雪徹底放開了自己的感覺,因為剛才的緊張,本就緊窄的陰道更加收縮著,努力套弄著姜峰的男根。

徐茜本來是和雪面對面跨坐在姜峰的頭上,看到我已經適應了這個淫靡的場面,嬌笑著伸出中指在自己陰唇中劃過,又放到嘴邊將濕漉漉的中指衝我來回勾引著,紅潤的舌尖在手指收回的一剎輕舔著白嫩的指肚,帶起一絲絲亮晶晶的液體,滴落在她幼嫩的胸脯上。

我站起身走了過去,茜伸手抓住我長長的雞巴,張開小嘴,在我以為她要含入的時候,她卻一把勾住對面雪的脖子將她拉了過來。雪正大張著小嘴高聲呻吟著,不防茜這麼一弄,碩大的龜頭一下就頂入了她的喉嚨深處,「嗷……」雪痛呼一聲,隨即便反應了過來,伸手握著我的雞巴,將龜頭含到嘴裡吞吐起來。

強烈的刺激讓姜峰有了射精的衝動,於是他托起雪的屁股,拔出肉棒,茜也從他頭上抬起身體,然後雪和茜一起趴在沙發上,兩個白花花的屁股高高撅起,肉縫間都是濕漉漉的液體。

姜峰轉身來到雪的背後,將肥碩的陽具一下捅入雪的小穴,雪敏感的身體又開始顫抖起來,雪白的大屁股前後搖晃著,美麗的小穴吞吐著姜峰的肉棒。

看著這一切,我不禁血脈賁張,將早已高高昂起頭的肉棒一下塞入了徐茜的陰道,溫暖、濕潤的感覺頓時緊緊地包裹了我的整條肉棒。我不顧一切地猛力抽插起來,像是要和姜峰比賽一樣。

兩具溫潤、白嫩的肉體在我們面前高聲的呻吟著,看著彼此胯下的女人,一種特別的感覺讓我熱血沸騰,只知道大力地抽插著肉棒,讓身下女人的叫聲更加高昂。

隨著一陣心悸般的顫抖,滾燙的精液從我下體噴薄而出,深深射入了徐茜的陰道,她也在一聲高聲尖叫中渾身大汗的癱軟在沙發上。這時我才轉過頭,原來姜峰早已和我一樣,將滾燙的精液射入了雪的下體。渾濁的液體白呼呼的從兩個女人的陰道裡流出,整個屋子瀰漫在一股淫靡的氣味中。

經過這一次交換之後,充分的吊起了我們的慾望,從此以後幾乎沒有了單獨做愛的時候,4P和3P成了我們做愛的常態。看著小雪在姜峰胯下婉轉承歡,而自己的大肉棒卻正在徐茜光潔無毛的嫩逼裡大力抽插成了我的最愛。

如此繼續一個月後的一天,姜峰有事出差一周,徐茜則是直接主到了我的別墅。一天,正當我賣力的抽查著徐茜淫蕩的陰道,而小雪正忘情的和我深吻時,徐茜提出了一種新的玩法,讓我充滿了期待。

原來,我們這座城市的同好們組織了一個換妻俱樂部,不定期的舉行群交大會,其中充滿了更多更加刺激的玩法,在那裡既可以肆無忌憚的群交,也可以玩各種遊戲。徐茜和姜峰去玩過一次以後,整整兩天沒能下床。

聽到這樣刺激的地方,當然是要去見識一下了。於是,兩周後的一個傍晚,我、小雪、徐茜、姜峰一起來到了這個俱樂部。

看著汽車停在了本市最著名的酒吧門前,我感到非常好奇。進入大廳後,熟悉的酒吧完全變了樣,寬大的大廳正中搭起了一個圓形的舞台,上面是一排雪白的床墊。周圍的沙發裡早已三三兩兩的坐了足足20多對男女,大的40多歲,小的看樣子還不到20歲。

「很好奇在這種環境怎麼交換吧」我們也找了一個位置坐下,看到好奇的打量著周圍的我,徐茜媚笑著說到。

「是啊,這裡是怎麼玩的啊?」我好奇的問「別著急,馬上節目就要開始了。」

「各位朋友,歡飲來到我們的激情俱樂部!」隨著我們的交談,大廳裡響起了一個嬌媚的女聲。隨之一個30多歲的高挑少婦站在了舞台的中央。

一件小的似乎不太合身的彈力黑色露臍裝,緊繃著勒緊了她驚人的好身材,精緻五官看上去給人一種冷艷的感覺,一對呼之欲飛的翹乳,顫巍巍的挺立在胸前,碩大的波濤洶湧的輪廓若隱若現;細到只有一握的小腰,裸露出一段動人的雪白,30多歲的年齡,卻沒有一點的贅肉。可愛如小紅豆似的肚臍彷彿在告訴所有的人--並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資格穿露臍裝的,豐滿挺翹的雙臀下是她的兩條白得反光、漂亮到眩目的大長腿,由於穿著一條短到不能再短的超短裙,整個的露在外面,讓人一見而口中乾渴;腳底穿著一雙透明彩絲鞋帶的高跟涼鞋,足踝渾圓線條優美,十個腳指頭上丹蔻朱紅,搽著鮮艷的指甲油……

「這就是俱樂部的發起人,蕭媚」徐茜告訴我「她的老公是沿海Z 市有名的房產商,在當地有無數的情人,媚姐不願意過那種守活寡的生活,所以拿著她老公給她的一大筆錢回到了老家,在網上結識了很多朋友以後才開起了這個換妻俱樂部。平時媚姐只負責組織,如果遇到她喜歡的男士,她也會主動參與的哦!好好努力我的好哥哥!」徐茜湊過來輕聲的告訴我。

「今天我們的節目是猜老公」媚姐站在台上宣佈今天的活動內容。

「節目的規則是:男人全部脫光,女人只能留一件衣物,成一排站在舞台上,老婆站在另一邊,然後老婆蒙上眼,輪流到台前,只憑嘴接觸雞巴來辨認自己的老公。找到自己老公的雞巴後,請將他舔硬,然後插入自己的陰道。如果認對了,男方可在台上挑選任意女人做愛。認錯的話,女方則任由被誤認為自己老公的男人處置。」

「射精後的男士可退下舞台,留下自己的女伴,被一根以上雞巴插入後方可下台。當男女數量不一時,經雙方同意,可以群交。好了,請要參加的夫妻到台上來。首先我們選取10對夫婦。」

說完以後媚姐晃動著她那一對豐盈站到了舞台的邊緣。

「快啊,慢了就要等很久了。」徐茜一把拉起付雪,衝上了舞台,一邊回頭衝我和姜峰喊了一聲。

我們來到台上,站成了一排,我排第二,姜峰第三,對面的女伴也按我們的順序排好了。

「好了,請女士都蒙上雙眼,然後脫掉你們的衣物。」媚姐宣佈了遊戲的開始。

隨著一整或扭捏或大方的寬衣解帶,對面的女人都脫掉了自己的上衣和外褲,另我吃驚的是徐茜竟然拉著小雪將內褲也一起脫掉,兩人都只留下了一條薄薄的長筒絲襪。

「現在可以脫掉你們的褲子了。」對面一排女人的雙眼都被黑布蒙的嚴嚴實實以後,媚姐轉頭對我們說到。

隨著媚姐的話音,一排10個男赤裸著下體站在了舞台的中央。

「現在請男士交換順序」媚姐的眼光一下就盯在了我長長的耷拉在雙腿間的大肉棒上,然後邊說,邊走過來拉著我的雞巴,將我換到了中間的位置。

一號女士是一個40多歲的中年婦女,也是今天全場年齡最大的女人。看得出這是一個生活相當優越的女人,已經年過40的人,臉上還是很白嫩,只是眼角的魚尾紋出賣了她的年齡。兩隻碩大的奶子已經開始下垂,黑乎乎的乳頭像一個蜜棗那麼大,腰上已經有了一圈贅肉,大大的屁股不再翹挺,白花花的耷拉著。再往下竟然是一條粉色蕾絲的丁字褲,濃密的陰毛將褲子的前端頂的鼓鼓的,還有一叢陰毛從褲腳跑了出來,探頭探腦的觀察著周圍的一切。

一號走出來後,毫不害羞的跪到了第一個男人的面前,伸出舌尖先在男人粉紅的龜頭上舔了一下。站在一號位置的是台上年齡最小的少年,一張娃娃臉,瘦小的身體下竟然有一根粗大的陽具。隨著女人的舔弄,一號的雞巴竟然一下高高的勃起,讓周圍的人群發出一片整齊的驚訝聲。

看到自己的舔弄有效,女人更是張開嘴,一口將龜頭含入嘴裡。開始滋滋有聲的吞吐起來。

看來這個少年也從沒接觸過這樣年齡的女人,不知道是不是有戀母情節,在一號的舔弄下,他的雞巴越發的充血,膨脹。

在眾人的?目結舌中,一號竟然直接脫掉自己的內褲,轉過身,高翹著掰開自己的兩瓣屁股,撲哧一下將身後少年的雞巴連根沒入。然後摘下自己的眼罩,故作驚奇的叫了一聲「啊!錯了!」

周圍的人群哪能不知她的用意,都輕聲的哄笑起來。

「你現在可以選擇是否和她做愛」媚姐冷峻的面孔也不禁帶上了一絲微笑,轉頭問那位少年。

少年漲紅著臉,點了點頭頓時,雪亮的聚光燈從屋頂照下,將他們籠罩在一片光亮中。

靦腆的少年頓時不知所措,女人倒是一副經驗豐富的摸樣。將少年拉到一旁的床墊上躺下,然後迅速的坐到少年的胯部,將少年的肉棒捅進了自己早已潮水氾濫的下體。伴隨著腰肢的扭動,淫蕩的呻吟從女人嘴裡不斷發出「真好!真硬!!」

「插我!用力!!!」

「腰往上頂啊!!!!」

「啊…啊……我要被捅穿了!!!好爽!!!……嗷……」聲聲的嚎叫下,女人很快達到了高潮。雙手用力抓住少年的肩膀,屁股大力的前後搓動著,燈光下雪白的乳房在身體的陣陣痙攣下上下搖晃著。

少年也嘶吼一聲,腰部大力一挺,滾燙的精液灌入了女人的陰道。女人直接尖叫一聲,無力的躺到了男人胸前。

「好了,我們再邀請一對上台,然後請下一位女士開始。」徐茜隨著媚姐的聲音,也走入了場中。
















0.015959978103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