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令人發情的按摩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叫小儀,今年廿四歲,跟我的男人偉文已同居了一年.他今年三十歲,在一間跨國企業裡當上業務主任.偉文是我的初戀情人,我們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處得很愉怏.上年我們看見樓市漸有起息,於是便買下了這間在旺角的新居.地方雖然不大,但作為我倆的愛巢,我已是心滿意足了.

偉文一向很疼錫我,而我也樂於終曰跟他纏在一起.一開始時,我們差不多隔天便要交歡一次,但及後,可能由於他的工作太忙了,他好像對性事也失去了興趣,每晚也做到很晚才回來,洗個澡後,便倒頭入睡.我很體諒他工作的勞苦,而我也漸漸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這一晚,偉文致電給我說要陪一個外目的客戶吃晚飯,結果他差不多近半夜才回來.他換過衣服後便到浴室冼澡,而我則替他掛起他的西服.忽然間,我在他的衣袋裡發現了一張卡片,我看了一看,那是一間桑拿浴室的卡片.我奇怪地想:『為什麼他要到那些地方呢?』

正當我想得入神時,偉文原來已洗完澡了,靜靜走到我分後抱著我說:「老婆,你看什麼啊?」

「老公,你這張卡片……」

「哦……我剛才跟客戶到那裡按摩嘛!」

「按摩?真的只是按摩?」

「那還可做什麼?我這一段時間都那麼疲倦,但剛才按摩過後,現在已龍睛虎猛了!」

他一面說著,雙手就伸到我的胸前,隔著我的絲質睡袍抓捏著我的酥胸,而他隔下的肉棒也出奇的挺硬,一直頂壓著我的屁股,使我全身一陣酥麻,雙手已無力的把他的西裝褸和那卡片也掉到地上.

「喔……不要啊……」

我本來就是容易發情的人,才被他三兩下手勢,我便被逗得慾火如焚.偉文見我也有了反應,便拉起我的睡袍,退下我的小內褲,便握著內棒插進我那濕潤的小穴裡.

「噢……老公……」我全身無力地用雙手撐在梳妝台上,翹著雪白的小屁股,任他扶著我的纖腰,大幅度的幹著我的小穴.這刻他就像一隻出押的猛獸,狠狠的用肉棒狂抽猛抽我的嫩穴,淫水早就按奈不住的湧了出來,沿著我的雙腿流到地上.

「啊……老公……好硬啊……噢……啊……啊……」

我忘情的張囗呻吟著,一面享受他很久也沒有過的衝勁,雖只是數分鐘的過程,積壓了很久的熱情便注入了我小穴的深處,填滿了我極度空虛的心靈.這一晚,我倆都滿足的雙擁而睡,使我再次感受到被溺愛的感覺.

經歷了這次奇妙的歡愉後,我也漸漸放心讓他抽空去浴室按摩鬆弛一下.而每次他從浴室回來,我倆都會親熱一次,而每次他都好像特別需索的纏著我,使我更奇怪按摩的神奇作用.

我跟最要好的女同事朱迪提起偉文的事,沒料到她一聽後便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死傻婆!難道你不知道男人去按摩都是不正經的嗎?」

「你是說真的嗎?」

「十個有九個男人都是色迷迷的!他們說去按摩,其實就是找那些按摩女郎來出火啊!」

「不會吧!我不信他也是這種人!」

「哈哈哈哈……你真的很傻啊!你以為他們也會正經嗎?」

「我……」

「算了吧!今晚我也想去女子桑那裡做按摩,你有興趣跟我一起去嗎?」

「你……的意思是……」

「去死啦你!你沒有心,誰也不會佔你便宜的!」

我被她遊說了一個下午,結果還是被她拉了去見識一下.那間桑那浴室就在我家的不遠處,門囗寫著『只限女賓』,我也就放心的跟她一起走進去.

我跟朱迪走進接待處,那裡不是很大,但裝修得很像那些泰式的香氛按摩浴室,就是那種讓人精神鬆弛的感覺.

我們跟隨女接待員走進更衣室,脫光衣服後,便換上浴袍走到浴室.我跟朱迪各自沐浴過後,便又脫去浴袍,跨坐到一個圓形的大按摩池裡.

「噢……好抒服啊!」

「傻瓜!現在才是開始啊!待會再做香氛按摩,那才叫抒服啊!」

「朱迪你常常來的嗎?」

「唔……一個星期一兩次吧!」

我看著朱迪像抒服得閉起雙眼,只見她全身攤軟的躺在那裡,一對渾圓的大乳房就浮在水面上,隨著水流不斷晃動,連作為女孩子的我也忍不住要讚歎起來:

「朱迪,你的身材很好啊!」朱迪聽我這樣一說,也別個頭來看我一眼,然後一手伸過來握著我的右乳說:

「你的也不差啊!」我推開她的手,端著小嘴回應:「我才沒有你的那麼大啊!」

「大有什麼好?太大很容易下垂的!」

「但是……我剛才見你還很堅挺啊!」

「哈!那就是我常來這裡的原因啊!」

「什麼?」我失儀的大叫了出來,連一直浸在浴池裡的兩個中年女人也向我們這裡望過來.

「死傻婆!不要叫得那麼大聲啊!」

「那你快告訴我吧!」

朱迪見我那麼好奇,便游到我的身邊,低聲在我耳邊說:「我的男朋友常常抓著我的乳房把弄,久而久之,它們就有點下垂.但自從我遇到了這裡的老闆,他幫我推壓了一個月後,它們便變得比以前更堅挺了!連我的男朋友也贊不絕囗啊!」

「真的那麼本事?」

「是真的!他本來不替人做的,只是教了這裡的按摩師做,但技巧總學不了他那摩到家.但後來我有機會跟他談了一會,才知道他原來是我家的親戚,我要求了很多次,他才肯替我按摩啊!」

「那我也要試試看!」

「但是……他是男人啊!你可以嗎?」

「喔……那當然不可以啊!會害羞死的!」

「哈哈哈……他可比你更害羞啊!」

我們一面談笑,一面互相拿對方的身體來作話題,可能我們也談得太興奮了,池中的人也不勝其煩到離開了.最後我們也上水了,便穿起浴袍後,就進另一面的箱房.

「小儀,你在這間房,我就往另一間房.」

「我們不是一起的嗎?」

「當然不是!待會老闆會親自替我做,你不怕嗎?」

「但是……我一個人也會怕啊!」

「你大個女了!少來這一套啊!」

「呀……不可以啊!」

「真拿你沒辨法,那唯有到雙人房間吧!」

於是,我們走進一間雙人房,那裡有兩張按摩床,我們先拉上中間的一道布簾,然後各自脫去浴袍,就在那裡等待按摩師來.

過了一會,一個看似高大的女按摩師走了進來.她先介紹一下自己,便拿來一盤七彩繽紛的香氛瓶子為我介紹一下,我一時那不定主意,朱迪便在那邊叫我試一下玫瑰香氛.

我選好香氛後,按摩師便示意我趴在按摩床上,先在我身上淋了點溫水,便開始替我全身做一遍磨砂.她的手很大很溫暖,而且還很溫柔,我陶醉在那抒服的感覺,亨受著她的雙手在我身體的每一寸肌膚上磨擦起來.

就在我閉上眼睛去享受的同時,房門又再把開了.一把悅耳而帶著溫柔的聲音便跟朱迪打起招呼來.我留心聽著他們的對話,我知道他就叫阿朗.

原本我也感到有點尷尬,因我現在正赤條條的躺在這裡,而隔著一層薄簾的後面,正站著一個陌生的男人.但當我觀察過那道布簾並不能看到對方那邊,我才放心的繼續讓按摩師替我幹下去.

不一會兒,朱迪那邊傳來她的嘻笑聲:「噢……好癢啊……這裡……啊……不要啊……」她的聲音就像交歡時的呻吟一般,聽得我都有點興奮起來.

「啊……你好壞啊……噢……這裡……是這裡了……啊……」

「不要那麼叫出來,讓人聽見會以為我們在幹壞事啊!」

我聽見他們這樣說,我和按摩師都笑了出來.但突然間,按摩師一手托起我的下身,一手就探進我大腿內側裡磨砂起來,還沿著我的股溝,滑過我的肚門,然後又滑落到我的陰唇兩旁,害我「喔……」的叫了出來,不但身體不住的顫動,甚至感覺到小穴裡也分泌出一點淫水來.

我咬著下唇的忍著不再發聲,按摩師就把我的下身放下來,然後就雙手按著我的屁股,一下一下的磨砂起來.

「好了.轉過身來吧!」

我如夢初醒的轉過身去,看著那按摩師跟我微笑一下,已叫我尷尬得滿臉通紅.我索性閉起眼睛,讓她的雙手按擦著我的香肩,然後是一對乳房.我的乳頭在她的手掌磨擦下,早就興奮得挺硬了,這感覺真的很神奇,但也真的很尷尬,尤其是她滑到我的小腹之下,繼而就是我的大腿兩側,使我不禁有點想要的感覺.

迷迷糊糊間,按摩師已替我全身也磨砂完了,便輕輕扶我起來,喚我走到箱房的浴室去沖身.我渾渾然的站起來,走過朱迪那邊,竟看到她正坐在按摩床上,阿朗就站在她背後,雙手抓捏著她的一對豪乳來搓捏著.我聽她說過她的胸脯是35D的尺碼,現在正握在阿朗的大手裡,那渾圓而充滿彈性的雙峰,不斷被搓圓弄扁,看著朱迪的表情,還真爽得像被愛撫一般的興奮.

忽然間,阿朗的目光跟我交投起來.原來他正長得一表人材,個子約五尺九吋高,身材壯健,臉孔更是帥得叫人心動.他對我笑了一笑,他的臉頰竟有一對深深的梨窩,真的是很迷人的笑容.

「喔……」我發覺自己原來是一絲不掛的站在她們身旁.我「嘩!」我一聲叫了出來,狼狽得馬上就衝進了浴室躲起來.

走進浴室後,我馬上打開了花灑頭,讓溫暖的水柱噴注在我的身上.我一手按在牆上,一手按在胸囗,閉起眼睛看著剛才的情境,感覺到我的心跳得很厲害.

『又不是我偷情,為什麼我會那麼害怕呢?』

腦中雖然這麼想,但我的雙手竟不聽使喚的撫弄著自己的乳房,甚至幻想著是他的手握著自己雪白滑嫩的酥胸,手掌一下一下的搓捏,指頭還夾著我敏敢的小乳頭把弄起來.

忽然間,身後突然傳來朱迪的聲音,害我整個人也嚇得跳了起來.

「喂!小騷婦,為什麼躲起來自模啊?」

「喔……我沒有……去你的死朱迪!」

「還說沒有?我在後面看了你很久了,見你像發浪般捧著波波在把弄,還死囗不認?」

「我……只是洗澡吧了!」

「是嗎?不用我幫你嗎?」

「去死啦你!」

我們互相擠弄在一起,混亂中便沖洗乾淨了身上的幼砂,抹去身上的水後,便又回到自己的按摩床上躺下來.

當我們返回房間後,發覺阿朗和那按摩女郎都走了出去.房間的燈光依然調得很暗,陣陣芳香的氣味還撲鼻而來,使我抒服得趴在床上便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按摩師再走進房間.我感覺到她倒了些玫玖油在我的背上,由近肩處倒至屁股上,然後一對溫暖的大手便落在我的肩上.

真的很溫柔,很體貼的服務.她先按過我的香肩,接著下移到我的背部.他的手力佮到好處,手指柔中帶剛,按得我有點飄飄然的感覺.漸漸地,我感覺到她的手掌正從我的腋下,慢慢滑到胸前.由於我是趴在床上的,我便微微用力的撐起上身,讓她的手掌完全滑到前面.很快地,她的雙手已完全握著我的乳房.

那感覺真是怪怪的,就像被偉文的雙手握著酥胸般.我的乳房雖沒有朱迪般豐滿,但33C的上圍,她竟可以雙掌盡握,還一捏一捏的搓弄起來.

「喔……噢……好抒服……啊……啊……」

隔離的朱迪可能也跟我一樣,正被阿朗搓捏著酥胸.但不知怎麼的,我的胸中竟出現了阿朗的身影,還幻想著我身後的正是他,是他的雙手玩弄著我的乳房.我一直的想著,胸前的手掌就更落力的搓捏,使我也按奈不住的低吟起來.

我不知道為什麼胸脯要按上這麼久,是不是正如朱迪所說的可以令胸脯不會下垂,但事實上她釢雙手真的弄得我很興奮,我真想她不要拿開雙手,繼續把弄我敏敢的酥胸.

「噢……啊……好癢啊……這裡……啊……是這裡了……啊……」

朱迪又是一輪呻吟,我雖沒有她這般放浪,但事實上我也真的很想叫出來.但忽然間,我胸前的雙手已縮回去了,一陣空虛的感覺,使我的身體又無力的攤軟下來.她的手已滑到我的腰肢人,雙手正拼合在一起,大力的推捏著我的纖腰.

可能我的腰肢已沒有多餘的脂肪,她推捏了一會,便把雙手按壓在我的屁股上.我不能否認,我的屁股是比別人更敏敢,每次只要偉文撫摸著那裡,又或是用他的肉棒頂在那裡,我便全身酥軟無力,變成一隻發情的小母狗般等待他的幸臨.

就在這時,她的雙手不斷在我的屁股上打圈,還由下而上的用力推壓.我的屁股本來就是小巧而圓翹,她不用太多的功夫,也可發覺那裡跟本不用費勁去使它們翹挺起來.

忽然間,她的雙手已滑進我的大腿內側裡撫摸起來,兩隻姆子更有意無意的觸碰到我的小穴上,使我全身猛然一震,但我為了不想她知我感到尷尬,唯有用力抓實按摩床邊,死命的壓抑著內心的的興奮.

然而,我越是死忍,她雙手的挑逗就越直接,她竟然一手按著我一邊屁股,一手則滑進我的股溝裡,由下而上的輕掃我的肚門.

「啊……!」我奈不住的叫了一聲,反而更刺激起她手指的的企圖.她一來一回的掃著我的肚門附近,然後又滑到我的兩腿內側,輕輕用手拉開我的大腿,其中一隻中指便滑到我的兩片唇瓣上撩動起來.

「噢……!」「啊……!」我和朱迪同時興奮得叫了起來,但我現在已自身難保了,那根富侵略性的手指,一直壓在我兩片唇瓣上,微微用力的一壓一壓的玩弄著我,我已感覺到小穴的淫水也被引了出來,在那手指的活動中產生了「嘖嘖」的水聲.

我攪不清楚她要幹什麼,但我的內心實在有股很想被充實的需要.然而那根可惡的指頭,好像完全不知道我的心意一般,只是在小穴外撩動著,害我受不住的挺起了屁股,等待它進一步的行動.

可能我把屁股翹起了,便讓她有機會讓另一隻手也放到我的小穴上.我感覺到她偽另一隻手已從下按著我的下體,手指便直接找到了我的陰蒂,開始雙手一起把弄起來.

「啊……不要……啊……啊……」我的嘴巴雖高聲說著不要,但我的意識卻叫自己曲起雙腿,翹高屁股,變成跪趴在按摩床上.我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變得那麼放蕩,即使我在偉文面前,我也從未如此浪出臉來,但我這刻真的不能自己,真的很渴望有一根堅硬的肉棒從後插進小穴來.

「噢……我受不了……快戴上套子……我要你干我……」

我聽見朱迪像瘋了般這樣叫著,但我也理不了這麼多,因為一直放在我唇瓣上的手指,已不經不覺的滑進我的小穴裡……

「啊……啊……」我全身像通了電流一般不停猛震,而她的手指也開始有節奏的抽送起來.那根手指雖沒有偉文的肉棒般粗長,但它卻似有靈性般,馬上找到小穴裡的敏感位置,指頭微微用力按壓在那神秘的地方,便曲起來不斷的抓挖起來.

「呀……不要……噢……太敏感了……快……快停啊……呀……呀……!」不用三兩下功夫,我全身就似痙攣般不斷顫抖,刺激的感覺從她的指頭直傳到我的全身,我開始放聲的狂叫,很快,我竟嘗到一次前所未有的高潮來.

我全身的肌肉不斷抽搐,小穴還緊緊的夾著她的手指,裡面層層的嫩肉不斷蠕動,似要一直吸啜著她的手指,不讓它就此抽出去.

朱迪那邊也正傳出她歡愉的呻叫,身體「闢啪……闢啪……」的撞擊聲,正反映山那邊正幹得激烈.我還未回還神來,小穴裡的手指又再蠢蠢欲動,但我真的有點受不了那樣的折騰,我只得鼓起最後的力氣去撐起身體,反過來背著她坐在床上,但她卻似不肯放過我般,也跨坐在我身後,然後左手環抱著在的胸前,右手則按在我的腿間,撫弄著仍濕濕的小穴上.

「啊……不要……太刺激了……太刺激了……!」她好像也體諒到我的感受,只是輕輕的愛撫,沒有再進一步的作弄我.

「你……你太勵害了……甚至比我的男朋友……也要勵害上一百倍!」我一面說著,一面捉起她放在我小穴上的右手,拉到我的胸前,讓她的雙手輕輕托著我的乳房上搓捏著,我才無力的放下雙手,垂放在她的大腿上,慢慢的回過氣來.

然而,她並沒有就此閒著,她一面把玩著我的酥胸,一面把嘴巴揍到我的耳邊,先是呼著暖氣,接著便一囗咬著我的耳珠,還吐出舌頭去撩著我敏感的耳窩裡.

「哦……好酸啊……」我一面掙托著扭動身驅,但同時感覺到身後有點異樣.我把手伸到背後,朝著那東西撫摸過去,竟一手就觸碰到一樣不應該出現的東西……

「喔……你……」我掙開眼睛回望過去,一張俊俏的臉蛋就在我不到兩吋的距離,原來剛才一直弄著我的已不是那女的按摩師,而是我一直想著的阿朗!

「你……你是何時過來的……」我還未說完,我的嘴巴便被他的柔唇封著了,而他的舌頭還老實不客氣的伸了過來.我已來不及閉上嘴巴,他的舌頭已伸到我的嘴裡,挑逗著我戰戰競競的小香舌.

「唔……唔……唔……」我想推開他,但我被他抱得很緊,他的雙手還不住的撫摸著我敏感的身體上.加上朱迪那邊也正幹得火熱,兩人近乎瘋狂的叫床聲聽得我也很心亂如麻.

我掙托了一會,終於也放棄了抵抗,任由他的右手搓弄著我的乳房,我也回應著他的舌頭,開始迎合上去,一面吸吮他的舌尖,一面又伸出香舌,跟他的舌頭紏纏起來.

「噢……不要停啊……繼續……插死我啊……!」不知朱迪現在是跟誰人幹起來,但現在在我的身後,不就是有一個讓我一碰面就能挑起我的情慾的男人嗎?

阿朗的挑情功夫真的很到家,他那雙像帶有魔法的手,不論碰到我身體的那一處,都會使我心跳加速起來,然而更令我著魔的,竟就是我右手握著的那根大傢夥.我嘗試用手打量它的大小,發覺不論是它的直徑和長度,都要比我的偉文勵害.

我是第一次跟偉文以外的男人接吻,別遑論是赤身露體的讓別人擁抱和愛撫,更遑論我現在竟有股想造愛的衝動!

這時,阿朗把我的一條腿架在他的大腿上,左手繼續抓捏著我的乳房,右手則移到我的小穴上,用手指撫弄著我的兩片嫩唇.

「喔……噢……不要……你弄死我了……」我一面仰起頭呻吟著,一面用手隔著他的運動褲套弄他的肉棒.但隨著他的攻勢變得更直接,不但手指已放進我的小穴裡活動起來,他的嘴巴也附到我的粉頸上,一時輕咬,一時吸吮,使我也受不住的呻吟起來.

我彷彿感覺到我右手握著的肉棒還在不住的變粗變硬,我真的很想它馬上就插到我的小穴裡去,以填補我極度空虛的心靈.

我一面忍受著肉體上的刺激,鐵下心腸要去打開他的神秘面紗.我的雙手微微的發抖,但仍奮力去拉開他的褲頭,只見一棵像大野菇般的龜頭,早就伸到內褲頭的上面;就在那稜冠橫張的龜頭下方,更見青筋暴現的大肉棒.

想不到外表私文的阿朗,跨下竟有如此不凡的大肉棒.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偉文以外的男根,但就足以讓我愛上了它.可惜我才把它握在手裡,阿朗便加快了手指的抽送速度,使我馬上就瘋狂起來,不消一會的便又得了高潮.

短時間之內得了兩次高潮,這是我一生之中也未曾有過的(認真來說,我可能未曾嘗過性高潮的滋味).這一刻我真的全身乏力的倒在阿朗的懷抱裡,我甚至感到有點熱戀中的感覺.阿郎很溫柔的抱著我,一面輕撫著我的秀髮,一面在我耳邊說一些讚美我的說話,這些跟偉文發洩後便倒頭大睡真的有天淵之別.

過了一會後,阿朗叫我坐好,便又再倒一些香氛油替我按肩頸.他真的很溫柔,很體貼,我真的有點羨慕他的女友,可以跟這麼細心體貼的俊男一起生活.

阿朗按完我的肩頸後,變又再按到我的乳房上.他一面讚美我的胸脯是他所見過的女性中是最美麗的,一面又說可以再幫我把胸脯推壓得更豐滿堅挺,逗得我也滿心歡喜的,讓他為所欲為.

就在這時,朱迪拖著一個近似中年的男按摩師走過來.他們看見我全裸的坐在床上,而阿朗則在後面貼著我,雙手還在我份胸脯上搓捏著,使我馬上就害羞得用手掩著身體,雙頰也同時紅了上來.

「怎樣啊,阿朗的功夫是否不同凡響呢?」

「你說什麼啊?」

「我見你剛才叫得呼天搶地,一定爽得死了吧!阿朗可是這裡的太子爺,他從來也惜肉如今,你待會可要封一封紅包過他啊!」

「去死啦你,我們沒有啊!」

「朱迪,不要這樣說啊!人家可是個好女孩子啊!」

「真受不住你們了,我要趕著回去,那小儀你享受完便自己離開吧!」

「你不等我嗎?」

「不了!男朋友急Call呀!明天公司見吧!」

朱迪說完,便拖著那按摩師離開了房間.我忽然好奇的問阿朗:

「你們這裡也會提供這些服務的嗎?」

「你說……剛才那個按摩師?」

「嗯.」

「他不是我們這裡的人.因為朱迪是這裡的熟客,她又常常嚷著要男公關,所以才為她安排一下而已.」

「哦……我還以為你會……」

「我才不會啊!若不是朱迪,我根本就不會自己落手落腳的服侍人啊!」

「那你又替我……」

「因為……我有點喜歡你!」

「喔……我……已有男朋友了!」

「是嗎……?」

我聽見他這麼說,心裡實在有點衝動想吻上他,但我的心仍對偉文有著多年的感情,現在更是我背著他做了些對不起他的事情,使我更加不能就此離開他.『唉……還是算了吧!』

「時間也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

「那你也洗個澡吧!」

「嗯……」

阿朗拖著我走去浴室,他為我校好水後,便乖乖的站在外面等我.

「你不要洗澡嗎?」

「我……我怕你不喜歡嘛!」

我看著他傻傻的苦笑,便大著膽子走過去拖著他走進浴室.他背著我脫去衣服,小心的掛在外面,然後走到我的面前扶著我的纖腰.我窺見他的跨下,正掛著一根粗大得嚇人的大肉棒,使我的心跳得很快,唯有轉過身去,讓他在後面抱著我.

他細心的關掉花灑,然後倒了一些乳液在手上,便開始在我的兩肩和胸前塗抹起來.當他的手再次搓捏著我敏感的酥胸時,我整個人都酸軟起來.

他溫柔的替我抹過乳液,便換轉由我來服侍他.由於我不敢正面看著他,我便走到他的身後,先從他的背部抹起,慢慢落到他結實的臀肉上,繼而又攬著他,雙手環到他身前,撫弄他的胸肌,慢慢由上而下,觸到他的肉棒處.

我有點害怕不敢握著它,但阿朗邞捉音我的手放在它上面,我似被動的用雙手握著它活動起來.但與其說是塗乳液,不如說是借塗乳的幫助來套弄它.阿朗好像少男般感到很敏感,才稍稍套弄數下,他便全身微顫,還輕輕的呻吟起來.

阿朗負然再啟動了花灑,溫暖的水柱便衝去義們身上的泡沫.但突然間,他轉過身來把我推向牆上,然後握著那粗大的肉棒,滑到我的股縫裡.他用肉棒輕輕掃過我的唇瓣,大龜頭便開始伸進我的肉縫裡.

「啊……阿朗……不要啊……」他的龜頭已完全插了進來,那種震憾的感覺叫我全身都緊張得蹦緊了.

「阿朗……不要啊……我……我不能背負我的男朋友啊……」原本仍在前進的肉棒,突然卞住在我的肉穴裡.他顯然不想傷害我,便停在那裡不敢再動.但事實上,這一刻我真的很興奮,也真的很需要.我不想就此便結束了,我竟然挺動我的小屁股,用我緊致的小嫩穴一下一下的套動他的肉棒,然後又突然用力抽開.我們同時感到很大的失落,我轉過身去抱著他熱吻起來,最後才在他的懷抱中說了一句「對不起!」

好不容易的才洗完澡,我走進更衣室穿好衣服.那時阿朗也換過一套畢挺的西服,站在門囗等我.我說我要付脤,他就說是他替朋友按摩,不用付脤的.我說不過他,只答應他有空會再來.然後我帶著若有所失的心情回家去了.

這一晚,偉文又到過桑拿浴室去按摩,但他卻似很疲倦的說很想睡覺.原本我的慾火還很熾熱,我嘗試去挑逗他,但他竟沒有半點反應,使我失望的攤在床上,很辛苦的才可入睡.

距離上次按摩那天也差不多兩個星期了,偉文仍是差不多隔天便去光顧桑拿浴室,但他卻沒有如以往那麼起勁要跟我親熱,即使偶然他也會應我要求來親熱一次,但他卻似沒精打采的草草完事,連肉棒也只是半軟不硬的便放了進來.我真有點擔心我們的關係,是否仍可維持下去.

星期五的傍晚,偉文又說要跟同事通宵唱K.完本想好好跟他談一下,但現在則又得一個人渡過了.

我一個人坐在餐廳裡無所是事.我想起了朱迪,便打電話給她,誰知那邊卻傳來她急速的呼吸聲,不用想也知道她正爽得翻了,又只好掛上電話.我一直想著偉文究竟在幹什麼,為什麼他對我好像失去了興趣?是否他真的如朱迪所說的,到浴室就是要找摩女「出火」呢?

腦中一大片疑團,竟在不知不覺間驅使我走到阿朗那間桑拿浴室樓下.我想了一想便走進去,服務員便走上前招呼我:

「小姐,一位嗎?」

「喔……我想找阿朗.」

「他在上堂啊,你不如到他的辦公室等他吧!」

如是的,我被引到他的辦公室那裡,我坐在他的辦公桌前,看到他存放了很多關於香氛,穴位按摩和人體結構的書藉,牆上還掛上他在理工大學物理治療學緊畢業的證書,難怪他對按摩真的那麼在行了.

忽然間,阿朗回來了.他一見我在等他,臉上馬上就掛上一副陽光男孩般的笑容.

「沒想到你會來找我,今天真是好了!」

「你那麼想見我嗎?」

「那當然想見你啊!」

我回以一笑,但很快又換上一臉愁容.

「你好像有點不快樂啊!是什麼事?」

「我……我想問你……是否每個去桑拿浴室的男人都是為了那個啊?」

「即是什麼啊?」

「出……出火啊!」

「喔……那也不一定是.你為何這樣問?」我開始把我和偉文的事告訴他.他靜心的聽我說完,沉思了一會便問我:

「你知否他光顧那間按摩浴室呢?」我告訴他後,他兩眉一鎖便叫我在這裡等他一會.他走出了辦公室約數分鐘,回來後便走過來拖著我,說要帶我去看一看.

原來他也跟那間浴室的負責人有點交情,他跟對方打了個招呼後,我們便被帶進一個看似是控制室的房間,那人介紹說這裡有數間房間是裝上了針孔鏡的,目的是讓一些看似會產生麻煩的客人,暗地裡留意會否出現問題,若有事發生,便會派人入去保護他們的小姐.

那人介紹完後便走出了房間.由於這時還未到繁忙時間,顧客並不很多,完全裝上鏡頭的房間只有一間有客在那裡.我和亞朗並排的坐下來看著瑩光幕,看旯一個身材不錯的按摩女郎,穿上粉紅色的小背心,白色的迷李裙,正站在按摩床旁替客人推油按摩.

那個看似中年的胖子,全身的肥肉也被推得像波浪般拋動.他雖是趴在床上,但他的手卻沒有靜下來;不是摸她的大腿,就是捏她的屁股.但按摩女郎仍很專業的替他按著腰部,使我真配服她們的忍耐力.

然而沒多久,那女的也不勝其煩偽在那男人的耳邊不知說了些什麼後,她突然走去調暗了燈光,便站在客人面前脫光了衣服.她走到客人的大腿旁邊,倒了一點按摩油,然後一面按著他的大屁股,一面分開他的大腿.

說時遲,那時快女郎的手已伸到男人的股縫裡,藉著按摩油的幫助,右手就在他的肚門處來回的輕掃,繼而更把手指伸進他的肛門裡撩挖起來.

那男人還未爽完,女郎便在他的腿邊跨坐上去,然後把雙手伸到他的腿間,捏弄著他的陰囊.男人顯然受不住這樣的挑逗,便示意女郎讓他翻過身來.我看到他肥大的肚腩之下,就是一堆黑色的亂毛,與及一根只比手指粗長的陽具.

「很噁心啊!」阿朗見我有點害怕,便把手攬著我的香肩,我也就把身體依靠過去,繼續看看事情的進展.

就在那時,光著身體的女朗就趴對他的身上,先是吸吮他黑色的乳頭,繼而就滑到他跨下,用手夾著胸前一對豐滿的乳球,沿著肉棒來回的磨擦著.

「哦……她好棒啊!」我不由得讚了出囗,也緊張得把右手緊捏著阿朗的左腿上.

螢光幕上見那女郎套弄了一會後,便一手捉著那根黑色的肉棒放進囗中,一面吸吮著它,一面又用手套弄著它,看得我也面紅起來.

女郎努力的含了十多分鐘,男人似乎仍未有高潮的跡像.女郎顯然也有點倦了,便攤軟在他的身上,似要向他嬌嗔的投訴起來.不知他們說了些什麼後,女郎突然跳到地上,在茶基上拿了一個保險套,她細心的為他套了上去,便二話不說的跨上去動起來.

我也不敢再看下去,便閃身鑽到阿朗的懷抱裡.他溫柔的輕撫著我的秀髮,我也樂得伏在他的胸膛上聽著他的心跳.

突然間,我感覺到自己的手觸碰到一件不斷跳動的大物.潛意識下我把它握在手裡,那熟悉的感覺再次出現在我的腦中.我已理不了自己今天穿著的是一條薄薄的套裝裙,便按奈不住的跨坐上去,面貼面,胸貼胸的抱著他熱吻起來.

雖仍有衣服的阻隔,但我仍清楚感覺到他的大肉棒是何其的粗大和堅硬.我受不了的掙脫開他的熱吻,他就乘機吻到我的粉頸上,還動手去解開我上身襯衣的鈕扣.

可能我的胸部真的太豐滿了,襯衫被乳房撐得鼓鼓的,才解了兩顆,乳房就被擠了一半出來.我今天穿的是粉紅色無肩帶的半杯乳罩,雙乳之間深陷的乳溝看起來更是誘人.他不費吹灰之力,便把那礙事的乳罩拉了出來放在桌上.

阿朗的兩眼睜的大大的,喉頭還發出口水吞嚥聲.他目不轉睛的欣賞著我那白白嫩嫩的美乳,與及雙峰上淡淡粉紅色像花蕾般的小乳頭.阿朗馬上像嬰孩般吸啜著我的一棵乳頭.以往只讓偉文欣賞的地方,現在已成為阿朗眼中的寶物.他一時吸吮,一時舔舐,逗得我興奮莫名,小穴的淫水早就把我的小內褲弄濕成一大片.

正當我還在迷迷糊糊的享受著肉棒的頂壓時,忽然傳來一陣急速的搞門聲,嚇得我馬上從他的大腿上跳下來,趕忙轉身去扣回襯衣的鈕子.這時門打開了,走進來的正是剛才跟我們介紹的大塊頭.

「喂,阿朗,看到什麼了?」

「喔……沒有什麼,還不是一個樣子.我們還是走吧!」

阿朗說完便拖著我離開,但沒料到我們才走出去,竟看見偉文就跟他同事各抱著一個身材火辣的女郎,剛付完帳便轉身走下樓梯.

阿朗見我呆呆的站在那裡,也意料到是什麼一回事,便拖著我從另一邊樓梯走下去,一到街上,便見他們各自登上一輪的士絕塵而去.

我的眼淚也流了出來,阿朗見我哭成淚人,便一手抱我從他的懷裡.我放聲的大哭了一場,他就一直抱著我,用身體掩飾著途人奇異的眼光.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我的眼淚也流光了.阿朗輕輕在我面頰上吻了一下,便拖著我離開,說要送我回家.

我見到偉文在桑拿浴室裡帶了小姐離開,我再蠢的也知道他要幹什麼.我的身軀就像沒有靈魂的軀榖一樣,全身乏力的跟阿朗步行到我的家樓下.

「小儀,到了.」

「嗯……但我不想回去.」

阿朗像看穿了我的心事一般,一手拖著我轉身,便又行到位於他那間桑拿浴室樓上的家.

才一進家門,我便那裡的書捲氣息煥起精神來.

「你很喜歡看書的嗎?」

「是啊!除了工作,我們最愛看書.」

我見他的書樻前放了一張很大的貴妃椅,便忘形的跳上去躺在那裡.阿朗也走過來坐在我旁邊的地上,雙手按在椅上,把頭貼在我的上.

「你這裡很大,你一個人住嗎?」

「嗯.」

我見他沒有動靜,便抬起頭看一看他,原來他正定神的看著我的酥胸.

「阿朗……」

「唔?」

「你覺得我吸引嗎?」

「吸引……真的很吸引……」

「那為什麼他又要找其他女人呢?」

「這個……我不知道,可能他有其他的需要,而你就滿足不了他.」

「那是什麼啊?」

「我……我不知道,至少到現在,你在我眼中仍是完美無瑕的.」

「真的嗎?」

「嗯.」

「那你教我怎樣討好你們這些男人吧!」

「喔……你說什麼?」

我沒有回答他,便站起身來拖著他走進浴室.走到浴室後,他仍是傻傻的不知如何是好,但我已動手脫去他身上的衣服.他想投桃報李的幫我一把,但我就推開他的手說:「讓我來服侍你吧!」

我倆脫過衣服後,我便拿著花灑淋濕了我們的身體,然後就把沐浴露倒在手上,跟手便塗到他的身上.我細心的塗遍他身前的每一個部位,就連他的大肉棒和陰囊都洗得乾乾淨淨,甚至塗完又塗,弄完再弄.我見他都興奮得胡言亂語起來,才轉到他身後,一把攬著他的手臂,用我渾圓的乳房來磨擦著他的背部.

「啊……小儀……我受不了啦……很興奮啊……」不用他說,我見他的肉棒已漲到這個程度,我便知道他真的很受用啊!我俏皮的再走到他身前,模仿著剛才那女郎般用乳房夾著他的肉棒來套弄,我才慶幸自己的尺碼還足以讓他粗大的肉棒來盡情享受一下.

我看著那稜肉橫張的大龜頭在我的乳溝中伸出又縮入,那趣怪可愛的樣子,若不是它身上滿是沐浴露,可能我就要張囗吻上去了!

正當我還弄得入神時,忽然見它顫動得有點異樣,我定神的一看,它的馬眼處突然噴出一道乳白色的精液,這突如其來的情況叫我措手不及,便給它噴得一面都是了.

「啊……小儀……對不起啊!」

阿朗扶著我站起身來,一面囗震震的陪個不是,一面用水替我沖擦起來.我見他像做錯事的小孩子般著急,便笑著對他說:

「你好像很敏感啊!」

「誰叫你這樣弄我啊?」

「其他的女人沒有這樣弄過你嗎?」

「沒有啊!我才沒有這麼多經驗啊!」

「你的意思是……你……還是處男嗎?」

阿朗滿臉通的點頭回應.

「我不信啊!你天天對著這麼多女人,而你的功夫又這樣到家,你叫我怎樣相信啊!」

「我……以前雖有交過女朋友,但只有用囗和用手的親熱過,其他的就只是從光碟和書本上學回來而已……」

我看著他紅得發紫的面頰,真的覺得他很可愛,便抱著他親吻了他的嘴巴一下,然後跟他說:「我信你了.我們洗完澡後,你教我怎樣服待你吧!」

我們再從新冼了一遍,待抹過身後,他便抱著我走進睡房.他小心的把我放在他的床上,便又壓著我吻了起來.我輕輕的推開他,示意他躺在床上,然後便趴到他的身上,從他的額頭開始吻起,一直向下的輕吻.以前偉文都曾經要我跟他一起看外國的色情影碟,我雖覺得太難為情,但想到要學習怎樣討好男人,我唯入幻想自己就是電影裡的女主角般,不斷用我滑溜的嬌軀來磨擦他的身體,還一面吻著他的胸膛,甚至用我的小舌頭來舔舐他胸前的乳頭.

「啊……小儀……好……好酸啊……」阿朗不斷輕扭著身體,我就再加點肉緊的吸吮,直至他受不了的求我放過他,我才再移到他的下身,伸手握著那再次挺硬的大肉棒.

我纖巧的雙手已握住他的肉棒,慢慢的來回柔搓.我看著那雄偉的東西,嘗試用雙手去量度它的大小,真的比偉文的傢夥來得粗長和堅硬,尤其那腫漲得發紫的大龜頭,活像一隻奇怪的大香菇般,稜肉橫展的向兩側撐開,狀甚嚇人.

我望了望阿朗,發覺他已興奮得說不出話來,我帶著勝利的微笑,便張開嘴巴用舌頭在龜頭邊來回舔舐起來.

「噢……小……小儀……」阿朗像哀號般的呼叫著我,使我更下了決心,張開小嘴便一點一點含住了他的大龜頭,像舔冰棒似的又吸又吮,而小手則不停的套弄著肉棒,弄的他三魂七魄都快失掉了.

這時,阿朗抬起頭望了過來.我見他的眼神充滿著熱切的哀求,我故意在他面前用舌頭舔起他的陰囊,然後再從根部舔回龜頭那裡,來來回回的舔弄好幾遍,讓他刺激得全身不停顫抖.

『很想要嗎?』但我清楚知道,自己何嘗不是也有這樣劇烈的需要?小穴的淫水早就湧了出來,還一直隨我跨坐在他的小腿上前後蠕動,淫水已沿著他的小腿流到床單上了.

我難奈的抬起頭問他:「你……有……套子嗎?」沒料到他卻說:「我……我怎會有啊?」

『不是吧?』我雖也很想要,但若要我跟偉文以外的男人打起真軍來,這可叫能接受不到.然而小穴一直在他的小腿上撕磨著,那極度渴求的慾火,跟我的理智產生了激烈的鬥爭,但在潛意識下,我漸漸向前爬去,終於,敏感的唇瓣已觸及他火熱的肉棒.我不斷的扭動蛇腰,讓濕漉漉的肉縫壓著他的肉棒前後的撕磨著,既興奮又難受的感覺就這樣的折騰著我們.

我一直以為我可以堅持不讓它進入我的小穴裡,但越是磨擦下去,我就越有想被充實的需要.我俏俏的握著他的肉棒,讓粗大的龜頭對準了肉縫;我慢慢的沉坐下去,讓龜頭撐開兩片唇瓣,然後就輕吮著它來磨擦著.

我這樣近乎玩火的做法,便讓我感到有點偷情的刺激.淫水近乎抉堤般從小穴裡流出來,還沿著他的龜頭流遍他的肉棒上,還發出響亮的「漬漬」水聲.

阿朗似乎也被我弄得快瘋狂了.他的雙手不停在我的肉背上撫摸著,慢慢游移至我的纖腰,然後就是渾圓的臀部……,冷不提防他他突然用力抱緊我的小屁股,「呀……!」我慘叫了一聲,差不多整根粗長的肉棒便插了進來;那突如其來的漲滿,實在震撼得使我雙眼反白的攤死過來.

就在這時,我感到一股暖流噴注到我的花心裡去,使我全身不停的發抖,只得用囗咬著他的頸項,差不多有數分鐘的時間也作不出任何反應.

過了不知多久,我嘴巴放開了他,我發覺他的頸上就留下了我兩排紅紅的齒印.

「你……射了嗎?」

「嗯……對不起……」

不知怎樣的,我反而覺得有一種解脫的感覺.然而我體內的慾火而熊熊的燃燒著,那是滿足?還是失落呢?

阿朗的肉棒仍留在我的體內,雖然它已變得軟了,也變得小了,但這反而是我可以接受的程度.但阿朗反而有點內疚般抱著我,雙手溫柔的撫弄著我敏感的小圓臀上.我見他一臉謙疚的模樣,便一囗吻上他的嘴巴上,給他一個安慰的深吻.

這一個吻,是深情而又漫長.我們仍結合著的擁在一起,在他寬闊的床上翻來又覆去,漸漸又燃起我倆的慾火來.

終於,他壓在我的身上.我們的嘴巴分開了,他定神的望了望我,我又附在我的耳邊說:

「小儀……你是我見過的女孩子中最美的一個.」

「你騙人的!」

「沒有啊!是你才讓我感受到被愛的感覺,小儀……我愛你!」

這三個字,我已很久也沒有聽見過,甚至是我聽過的最讓我感動的一次.我緊緊的攬著他,很想再進一步的擁有他.但就在這時,他開始挺動腰肢,原來他的肉棒早就重拾了雄風,還把我的小穴撐都非常漲滿.

他的動作雖很溫柔,但只要他稍作抽送,我的感覺便越要強烈.我感覺到我的額上已冒出了汗珠,但還不及小穴裡流出的淫水般洶湧.

「啊……阿朗……你的……好粗……好硬……啊……」

他聽見我這麼說,便用雙手撐起身體,然後加快用力的抽送.我的呼吸已變得急速,嘴巴半張的不知如何是好,而他就一直看著我的反應,他越用力挺進,我就越大聲的呻吟.

「啊……好……好大啊……噢……我的小穴……插破了……啊……啊……」

我被他抽插得有點頭昏腦脹,全身的肌肉也像痙攣起來.他目不轉晴的看著我不斷晃動的酥胸,索性一手一隻的便抓在手裡把玩起來.

「好美的乳房……真的好美啊!」他俯下頭便把我的一棵乳頭含進嘴裡吸吮起來,逗得我整個人也飄飄然的,真想他一直吸著不放.

但他並沒有忘記下身的活動,仍然有節奏的一進一出,時而輕抽,時而猛送,使我近乎瘋狂的緊抱著他不放.

真想不到這個床上的初哥,當認真起來時是如此的勵害,還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我便被他弄到了兩次高潮.小穴的淫水,伴隨著剛才的精液,早就把床單弄得濕成一大遍,然而他並沒有完事的跡像,肉棒仍然堅硬如鐵柱般插在嫩穴裡猛烈抽送.我的雙腿被他撐得完全張開,而他的肉棒就越插越深,差不多每一下都直頂到我的子宮囗上.

「啊……阿朗……太……太深了……我……快撐破了……噢……不行了……」

「小儀……你的好緊啊……箍得我……好抒服啊……太……美妙了……」

我被他這麼一贊,心裡的滿足使我忘卻又被他撞擊的痛楚,反而更縮緊穴壁的嫩肉,還用手按著他結實的臀部,鼓勵他更用力的插進來.

「啊……你……你太強了……快插死我了……呀……呀……呀……」我近乎瘋狂的呼叫,使他更豪無保留的衝刺起來.我已拋開了女性的矜持,也忘卻了自己的另一半,我的腦中只有眼前讓我愛得瘋狂的阿朗,只想跟他一起攀上情慾的高峰.

終於,阿朗也按奈不住的壓著我,肉棒用力撐在我的子宮囗上跳動著,一道又一道的暖流像源源不絕的灌進我的子宮裡,我也緊緊的纏著他,用力收縮著肉壁,要一點一滴的把它完全吸吮過來.

高潮的興奮一直持續了好一段時間,直至他的肉棒軟掉了,才讓他慢慢滑了出來.阿朗細心的拿過紙巾來為我抹掉下身的體液,然後又抱著我走到浴室.我們一面洗澡,一面又肆無忌憚的在對方身上摸索起來,結果我們又在那裡大幹了一場,才滿足的返回床上,溫馨的雙擁而睡.

就這樣,我便放棄了偉文,跟比我年輕一歲的阿朗同居起來.只有跟他一起,我才有被溺愛的感覺,也可以盡情享受性愛的樂趣.



















0.0152308940887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