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一炮雙響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這時從衛生間走出一位披著粉紅色浴衣的妙齡少女。濃黑的長髮上掛著晶瑩的水珠,雪白透明的紗質浴衣掩不住青春少女婀娜美妙的曲線,少女美麗的胴體若隱若現,玉乳高聳,雪腿纖滑修長,圓潤優美,僅堪盈盈一握的纖纖細腰……

這是一對孿生姐妹,姐姐叫陳雪,妹妹叫陳冰,姐妹倆身材、相貌都很相似,模特般的身材,約有1米68左右。高挑苗條的優美線條,婷婷玉立如月宮仙姬。她們的雪肌玉膚真如冰雪般的雪白晶瑩、粉雕玉琢,羊脂溫玉般柔滑嬌嫩,鮮花一樣的甜美芳香。

那雙黑葡萄似的美眸,像一潭晶瑩的泉水,清徹透明,楚楚動人。鵝蛋形的線條柔美的俏臉,配上鮮紅柔嫩的櫻紅芳唇,芳美嬌俏的瑤鼻,秀美嬌翹的下巴,顯得溫婉嫵媚。在室內柔和的燈光映襯下,姐妹倆像一對從天而降的瑤池仙子,傾國傾城的絕色芳容,真的有羞花閉月、沉魚落雁似的美艷絕色。

在小流氓手槍的威逼下,兩少女嚇得不知該怎麼辦,結果他很順利地就把這對美麗絕色的姐妹花綁了起來。他把妹妹陳冰綁在床下,把姐姐陳雪綁到床上,丟開手槍,直勾勾地欣賞起床上這朵絕色嬌美的鮮花。

只見床上的少女花靨羞紅,酥胸起伏,玉體橫陳,秀眸緊閉。這樣一個傾城絕色的美貌少女在床上這樣含羞無助的斜臥著,怎不讓人色慾大動。小流氓被這嬌花蓓蕾般的絕色美女的高貴氣質壓得大氣不敢亂出。但他色心已起,只見他的手輕輕解開少女陳雪的上衣扣子……

陳雪嬌羞無奈地求道:「不,……別……別這樣!」

可他哪管這些,只見他褪下少女的外衣,絕色美麗的少女露出了她那雪白嬌美的粉肩,一條雪白的乳罩下,高聳的玉乳酥胸起伏不定,玉嫩纖滑的柳腰……

在陳雪的央求聲中,他的手輕撫在那雪白嬌滑、纖細如柳的玉腰上……

觸手的雪肌玉膚,晶瑩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嬌嫩,嬌美如絲帛,柔滑似綢。

他的手就這樣輕輕撫摸著絕色少女嬌美如花瓣一樣的雪肌玉膚,淫想連連。美艷不可方物的絕色少女陳雪又急又羞,芳心嬌羞萬般,她還是一個純情處女呢!

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從末有過異性觸及,這流氓的手一觸到她嬌嫩的冰肌玉骨,立即全身不由自主地一陣顫粟,嬌美如花的絕色麗靨脹得通紅,芳心嬌羞無限……

她不住地求道:「求……求你……,放過我們吧!……」。可是那小流氓哪管這些,他的手不住的游動,漸漸地游向少女陳雪那高聳嬌挺的玉乳乳峰……

陳雪只感到他的手就像一條冰涼的毒蛇在自己玉嫩的肌膚上游動,所過之處都留下了一陣陣冰涼、麻癢,全身嬌軀都湧起一陣輕顫,芳心更是嬌羞萬分。她怕極了,不知道他要幹什麼,當他的手漸漸移向少女神聖而高貴的堅挺玉乳時,她更是羞憤交加。

「求……求你……」在美貌少女嬌羞無奈的哀求聲中,他的手握住了那嬌鋌而豐滿的玉乳……

陳雪那翹挺高聳的處女椒乳在他的一雙手掌下急促起伏著……

這樣親密的接觸令美貌絕色的清純處女陳雪麗靨羞得通紅……

他的手就這樣揉捏著陳雪那一雙嬌鋌而青澀的嫩乳玉峰……

他解開床上那絕色美貌的少女的乳罩…………

一雙雪白晶瑩、嬌嫩柔軟、怒聳飽滿的少女玉乳脫盈而出……

純情處女聖潔白嫩的椒乳是那樣的嬌鋌而柔滑,他的手輕輕握住絕色少女那嬌嫩飽滿的玉峰,只留下乳峰頂端那兩粒艷紅而柔嫩的「花蕾」……

他輕輕撫摸起來……,並用嘴含住了少女玉乳尖上那「花蕾」般稚嫩可愛的乳頭……

「……唔、別……啊…………別、這樣……」

美麗的絕色少女陳雪嬌羞萬般,她哀求著,綁在床下的妹妹陳冰也求道:「求求你,放過我姐姐吧,放過我們吧……!」。

可是,他的手又解開了美貌少女陳雪的褲帶,脫下了少女的短裙……

……少女那美妙的玉腿雪白晶瑩、修長優美,那雪白得近似透明的玉膚上,一條青色的靜脈清晰可見……

少女芳心嬌羞無限,美麗嬌艷的秀美桃腮更加羞紅如火……

他的手撫摸著陳雪的玉腿,可嘴唇還含著少女那嬌美柔嫩的玉乳乳頭……

那雙出水芙蓉般嫣紅可愛的乳頭在他的淫邪挑逗下,令純情少女陳雪感到一陣陣電麻般的輕顫,少女嬌美的胴體感受到了一種從末體驗過但卻又妙不可言的酥軟酸麻……

「唔……」美貌清純的絕色少女那嬌俏的瑤鼻發出一聲短促而羞澀的歎息……

少女粉臉通紅,芳心嬌羞萬分……

他撫摸著陳雪優美玉腿的手漸漸移向少女那神密聖潔的大腿根部,貼著溫熱的玉膚伸進陳雪美麗的玉體上僅剩的內褲裡面……

「唔、別……別……這樣…………」少女又羞又急地哀求道。

他的手在少女的內褲中摸索著、挑逗著……

順著那柔軟無比的微隆的少女陰阜上柔柔的幽幽「芳草」一陣輕壓揉撫……

漸漸地,他的手指「侵襲」到了處女那嬌軟滑嫩的「玉溝」……

「唔…………」,又是一聲火熱而嬌羞的嚶嚀發自少女陳雪美麗可愛的小瑤鼻。

他的手在少女的滑嫩「玉溝」中挑逗著,而且嘴也含住陳雪櫻紅稚嫩的可愛乳頭吮吸……

清純美貌的少女陳雪本是一個美麗絕色、千嬌百媚的純情處女,可是那從末被異性碰觸過的稚嫩乳頭、陰阜玉溝被他這樣淫弄、挑逗,禁不住一波又一波的肉慾狂潮湧上芳心,嬌俏可愛的小瑤鼻不自覺地呻吟婉轉……

「唔、嗯………………」

少女雪白的玉體蠕動起來,美麗眩目的翹楚雪臀隨著他在少女內褲中的手的抽動而微妙地起伏、挺動……

嬌羞萬分的少女芳心被那銷魂蝕骨的肉慾快感逐漸淹沒……

「……唔………………唔、嗯…………你……啊……唔……」

小流氓只覺得這個美貌絕色的處女的玉溝已漸漸濕潤、濡滑……

嘴中那稚嫩嬌軟的處女乳頭也漸漸變硬……

陳雪嬌美清純的小臉脹得通紅火熱,秀眸含羞緊閉,瑤鼻嚶嚶嬌哼……

他立即脫掉全身衣物,隨即脫下少女下體那小得可憐的三角褲……

只見床上的美貌少女一絲不掛,美妙光滑的處女胴體潔白如雪,嫩滑似綢……

他壓向陳雪嬌小柔美的下身,拉開少女的雪白玉腿,只見處女陰阜上芳草如茵,粉紅可愛的柔嫩玉溝邊,一點點乳白晶瑩的少女蜜液滲出了處女陰戶……

他摟住少女的兩條玉腿,把下體向處女的玉溝頂去……

「唔…………」少女芳心嬌羞欲醉,她覺得一條又硬又大、又燙又長的肉棍正插進自己的玉體內……

一絲甜蜜而酸酥的疼痛使她柳眉輕皺,「哎…………」

兩顆晶瑩的珠淚流出少女緊閉的如星麗眸……

清純絕色的美貌處女嬌啼婉轉的呼痛,可他仍然向少女的玉體內頂進著……頂進著……

「啊…………」

隨著美麗處女一聲淒艷嬌婉的呻吟,他刺破了美貌絕色的純情少女陳雪嬌小緊窄的陰道中那象徵著貞潔的柔嫩萬分的處女膜……

粗大的陽具直挺進到陳雪的陰道深處……

小流氓感到自己的肉棍已完全頂進了少女的陰道,佔領了那幽深火熱而緊窄嬌小的處女「花徑」的每一分空間……

美麗絕色、清純可人的少女陳雪下身落紅片片……,美眸珠淚漣漣……

一陣短暫的靜默後,他在美麗處女緊窄嬌小的柔嫩陰道中抽動起來……

他輕輕抽出,又緩緩地頂進去……

「……唔…………唔、嗯………………」

陳雪只有無奈地呻吟嬌喘,羞澀地嬌啼婉轉……

嬌美雪白的少女玉體火熱地蠕動著……,美妙光滑的潔白雪臀隨著他的抽出、頂入而被動地挺送、「迎合」著……

「嗯…………」

他每一次頂入美麗處女那幽深緊窄的陰道,少女嬌俏可愛的小瑤鼻都嬌羞而火熱地呻吟回應著他的頂觸……

他逐漸加快了節奏,快速的抽出,狠狠地頂入……

他在陳雪的陰道內兇猛地頂入、抽出令嬌艷嫵媚的絕色少女陳雪嬌喘呻吟、嚶嚶嬌啼……

「……唔、唔…………唔、嗯…………嗯……哎……唔……」

當他又一次狠狠地深深頂入處女嬌小的陰道時,終於頂到了少女陰道深處那稚嫩嬌羞的「陰蕊花芯」……陰核……

「……唔、唔……啊…………」

美貌絕色的清純處女芳心輕顫,感受到了那玉體最深處從末被人觸及的「聖地」傳來的至極快感,在一陣嬌酥麻癢般的痙攣中,處女那稚嫩嬌軟的羞澀「花芯」含羞輕點,與那頂入陰道最深處的男性陽具的滾燙龜頭緊緊「吻」在一起……

小流氓感到棍頭頂端觸到了一粒柔滑嬌嫩且嬌羞怯怯的「花蒂」……少女的「陰蕊蒂芯」,他知道他頂到了這美麗絕色的少女最高貴聖潔的「花芯陰蕊」……

「……唔…………唔、唔…………嗯…………嗯、唔…………哎…………」

嬌美清純的美麗少女花靨羞紅,芳心嬌羞欲醉,櫻唇嬌啼婉轉……

小流氓就讓肉棍緊緊地頂在少女的陰道中,用龜頭輕頂少女的陰核……

他輕輕一頂……

……「嗯…………」少女陳雪嬌媚呻吟……

他連連輕頂,少女連連嬌喘……

嬌美清麗的少女陳雪本已覺得玉胯陰道中的肉棍已夠大、夠硬的了,可現在少女芳心感到那頂入自己幽深陰道中的火熱肉棍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硬,更加充實、緊脹著滑嫩的陰道,也更加深入幽暗深遽、狹窄嬌小的處女陰道內……

「……唔、唔………………唔、嗯………………」

在他的連連觸頂下,少女「花芯」含羞帶露,陰核輕顫……

「啊…………」

少女嬌羞地輕呼,一股神密寶貴的處女陰精從陰道深處的子宮內嬌射而出……

浸透那陰道中的肉棍,流出陰道,流出玉溝……

流下雪臀玉股,浸濕床單……

少女美麗的胴體一陣痙攣,幽深火熱的陰道內溫滑緊窄的嬌嫩膣壁一陣收縮……

少女芳心嬌羞萬分,欲仙欲死,沉浸在那剎那間的肉慾交歡的高潮快感之中……

小流氓的肉棍被處女的陰精一衝,再加上那緊緊纏繞在他陽具上的粘膜嫩肉一陣火熱地收縮、緊夾,不由得全身一麻,他立即展開一陣快速凶狠的抽插……

然後深深地頂入處女嬌小的陰道內,緊緊頂住少女陳雪的子宮口,向嬌花白雪的美麗少女陳雪那柔美嬌嫩的「花蒂蕊尖」、嬌羞怯怯的子宮口射出了陽精……

美麗的陳雪被他在玉胯陰道中的這一輪頂刺,頂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

「……唔…………啊、啊…………哎…………」

秀美清純的絕色少女花靨羞紅,嬌羞萬般,渾身玉體嬌酥麻軟……

少女美妙光滑的雪臀玉股下落紅片片,淫精穢物斑斑……

小流氓的肉棍緊緊頂在清純少女濡濕的陰道中,射完淫精後,一陣火熱纏綿的蠕動纏捲……

他終於強行姦淫了這位秀麗溫婉、清純可人、美貌絕色的少女陳雪……

溫婉柔順的絕色少女陳冰剛開始時還在祈求小流氓放過她們姐妹倆,可當她聽到一向保守端莊、貞潔如玉的姐姐在床上開始嬌哼連連地回應那小流氓的姦淫強暴時,末經人事的美貌處女陳冰芳心嬌羞無限,粉臉羞紅……

她不知姐姐為什麼會這樣「回應、反抗」那小流氓的姦淫蹂躪……

陳冰又羞又怕,「他會不會再來侵犯我呢?我可還是一個清清白白的處女啊!……但姐姐也是一個守身如玉的處女啊?她為什麼會……?,如果他又來侵犯我,我會不會跟姐姐一樣?……哼,我不會讓他這樣容易的'強渡玉關',我要堅守最後的防線……」

休息了一會兒的小流氓起身離開一絲不掛正嬌哼細喘的少女陳雪的胴體,下床來,抱起陳冰放倒在地毯上。

溫婉柔順的美貌少女陳冰又羞又怕,美眸含羞緊閉……

他解開陳冰的浴衣,脫下少女下體的三角褲……

一具粉雕玉琢般雪白晶瑩、美麗無瑕的少女胴體一絲不掛地裸露出來……

少女陳冰的玉體並不比她姐姐陳雪那天仙般的胴體遜色,比起姐姐陳雪,陳冰這位清純如水的絕色少女更溫柔,更嬌羞……

地毯上裸裎的一絲不掛的美麗女體就像一朵嬌艷芳香的出水芙蓉般清麗難言,就像一枝帶雨犁花般的清純可人……

他赤裸裸地壓向這位秀美嬌羞的少女那一絲不掛的美麗雪白的玉體……

少女芳心嬌羞萬分,麗靨暈紅,她嬌弱地反抗著,「……不……唔、別……別……這樣……!」她也知道這是徒勞。

他一隻手握住少女陳冰的一隻雪白飽滿、嬌挺柔滑的玉乳乳峰,又用舌頭在少女陳冰另一隻玉乳峰頂端那嬌羞可人的嫣紅乳頭上輕輕一擦……

少女芳心一緊,一種從末有過的奇異感覺傳自那櫻紅稚嫩的可愛乳頭……

秀美嬌俏的瑤鼻差點嬌哼出聲,美艷清純的絕色少女芳心嬌羞萬般,粉臉羞得通紅……

她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他的舌頭連連輕擦著少女陳冰那稚嫩嫣紅、嬌羞怯怯的可愛乳頭,並且他的一隻手開始在秀美清純的少女陳冰那一絲不掛的嬌嫩柔滑的玉體上撫摸,同時他下身那又硬又大的陽具緊緊抵住少女赤裸細滑的雪白下身……

少女陳冰芳心又羞又怕,她感到隨著他的手在自己從末有異性觸及的雪肌玉膚上遊走,渾身玉體一陣了麻癢輕顫,同時又感到一根又大又硬的滾燙「肉棍」正緊緊頂在自己那尚末開發的處女地上,磨擦著自己柔柔的陰毛,擠壓著滑嫩嬌軟的處女陰阜……

陳冰只感到嬌羞萬分,芳心亂跳,可是她還是忍住了,沒有呻吟出聲,儘管他還輕擦柔舔著少女那玉潤嫣紅、嬌小玲瓏的可愛乳頭……

他的手在少女嬌美雪白的玉體上輕撫著那潔白有如冰雪、柔滑似絲綢、嬌嫩如花瓣的雪肌玉膚,流連忘返,漸漸移向少女的下身……

經過纖細嬌軟的如織柳腰,游進'芳草茵茵'的三角洲,經過微凸柔軟的處女陰阜,穿過柔滑如絲的少女陰毛……,抵達柔柔緊閉的熱濡濡的少女「花溪」……

他的手指輕輕插進少女柔滑嬌嫩的溫熱玉溝……

輕輕的撫擦著少女玉溝壁上那嬌嫩無比的柔滑的處女陰唇……

他在一個冰清玉潔、美麗清純的處女玉體上這樣淫穢挑逗,令陳冰這個含苞欲放的鮮花一樣的絕色少女芳心嬌酥麻癢,玉靨羞紅……,她只有銀牙輕咬,美眸羞合,艱難地抗拒著那一波又一波銷魂蝕骨的欲仙欲浪的肉慾快感……

陳冰已經明白,一旦失去理智,她必將象姐姐陳雪一樣,在小流氓的強暴姦淫中嬌啼婉轉、欲仙欲死,不明不白地失去青春少女那最聖潔寶貴的處女童貞……

但是少女陳冰雖是一個嬌羞溫順、秀美清純的美麗少女,儘管她銀牙輕咬,不讓自己呻吟嬌喘,可在小流氓極有經驗的淫弄調戲下,在他反反覆復地輕擦少女嫣紅稚嫩、柔滑嬌羞的可愛乳頭,他的手指在在少女光潔雪白的大腿根處的玉胯中進進出出一陣之後,少女美妙誘人的雪白肉體還是不自覺地起了生理反應。

小流氓漸漸感到嘴中含著的處女乳頭越來越挺,越來越硬……

手指所觸的處女玉溝越來越濕滑……

他知道這個千嬌百媚、秀麗清純的絕色處女春心已動。可他覺得奇怪,為什麼胯下這美麗的少女會一聲不吭呢?他抬頭一看,只見美貌少女秀眉輕皺,銀牙暗咬。他心頭一動,「哼,我不相信你會忍得住……!」

他立即把頭埋在少女柔美嬌翹的雪白乳峰上,舌頭輕輕捲住少女硬挺勃起的嬌嫩乳頭,舌尖緊緊抵住少女稚嫩甜美的「花蕾」乳尖,然後柔柔地一擦那嬌嫩敏感無比的乳頭尖尖……

同時伸進少女玉胯中的手指也順著玉壁滑嫩的陰唇滑向處女聖潔緊閉的陰道口……

再又含住少女嬌羞怯怯的乳頭「花蒂」柔柔地一吮……

少女芳心猛跳,玉體輕顫,她只感到那本已被他舔吻得嬌酥萬分的乳頭被他這樣一來,更令少女胴體全身酸癢難忍,同時,玉胯中的「魔手」已更加接近處女那聖潔柔嫩的「花徑」入口,那是一片更為敏感、濕潤的「處女地」……

可她還是沒有出聲呻吟,只是玉體輕顫,芳心狂跳,麗靨羞紅……

他反覆不停地輕擦柔吮著少女那越來越翹挺的椒乳乳尖,手指沿著清純秀美、溫婉柔順的純情少女那濕潤嫩滑的處女的陰道口的陰唇一圈又一圈地轉著、擦著……

漸漸地,少女陳冰那秀美的麗靨越來越火紅,呼吸越來越急促,玉乳酥胸起伏越來越劇烈,一波勝過一波的肉慾情濤衝擊著少女嬌羞柔純的芳心,逐漸淹沒了少女陳冰的理智。

「唔…………」忍不住一聲火熱羞澀的少女呻吟衝出陳冰秀美嬌俏的瑤鼻,處女陳冰的第一聲嬌啼雖然短促、模糊,但小流氓卻如聞仙樂,他加緊挑逗,只覺少女玉胯中越來越滑,到後來更是熱流陣陣……

處女嬌美雪白的聖潔玉體已不自覺地微妙地隨著他手指在她陰唇上的滑動而蠕動回應……

少女秀美清純的絕色嬌靨更是火紅嬌艷,晶瑩玲瓏、秀美嬌俏的瑤鼻漸漸開始嬌啼婉轉、嚶嚶呻吟地回應他的每一次輕舔、擦動……

「……唔、唔…………唔、嗯…………嗯、嗯………………唔…………唔…你……你、唔……你、啊…………唔…………」

溫婉柔順的美貌少女陳冰含羞帶怯的嬌啼嚶嚀,終於沉淪在那洶湧的肉慾快感中……

小流氓抬頭一看少女那嬌羞萬千的美麗嬌靨羞紅一片,雪白嬌翹的椒乳乳峰上那聖潔高傲的嬌嫩乳頭早已硬挺,而且那嫣紅玉潤的櫻紅乳暈已被洶湧的情慾脹得紫紅,他知道時機已到……

他一手摟住少女纖滑嬌軟的細腰,一手摟住陳冰的一條優美修長的雪白玉腿,分開少女那光潔眩目的玉胯,把陰莖向美若天仙的美貌絕色的少女陳冰那火熱幽深、淫滑濕濡的處女「玉關」刺進去……

「哎…………」

少女嬌羞萬分的一聲嚶嚀,她不知自己的花徑什麼時候已變得那樣濕潤淫滑,一條火熱硬大的「肉棍」已順利地插進自己貞潔嫩滑的「玉溝」,頂開微閉的嬌軟柔嫩的陰道口……

滑進那神密幽暗、火熱緊窄的處女陰道內……

……滑向少女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的證明……處女膜……

「唔……啊……唔…………唔、啊…………」

嬌美清秀的美麗少女玉體酸麻,芳心嬌羞萬千,瑤鼻嬌哼連連……

「……唔…………嗯、嗯…………」

他的陰莖在陳冰濡滑緊迫的處女陰道中狠狠地向前一頂……

「啊…………」

陳冰嬌羞無助地一聲驚呼,銀牙暗咬,一絲甜密而酸癢的刺疼湧上芳心,兩顆晶瑩的珠淚湧出美麗的秀眸,一絲不掛的嬌軟雪白的美麗玉體在他胯下微微輕顫……

陳冰明白自己已失去青春少女那冰清玉潔的處女童貞……

他巨大的肉棍深深地進入到少女美麗的胴體內……

一陣短暫的靜止後,就開始在那美麗清純、嬌羞柔順的少女陳冰那幽深濕濡的緊窄陰道中抽出、頂入起來……

陳冰嬌啼婉轉,輕輕地嬌喘著,柔柔地呻吟著……

「……唔…………唔、哎…………」

他每一次頂入,少女嬌俏可愛的瑤鼻都不由自主地嬌羞地嚶嚀一聲,回應他火熱地進入……

「…………唔、嗯…………唔、唔…………嗯……唔………唔…………嗯………唔…唔……嗯……………」

少女柔美雪白的光潔玉體順著他的每一次抽出、頂入而美妙難言地起伏蠕動,彷彿要使他第一次的頂入都能進入到她陰道的最深處,頂到處女的「花芯」……

他溫柔而迅速地從處女貞潔的陰道中抽出「肉棍」,又狠狠地頂入幽深火熱的處女緊窄的陰道內……

一下比一下狠地抽插、衝刺……

「肉棍」和處女那獨有的緊迫火熱的陰道的反覆摩擦令小流氓魂飛天外,也令少女玉體酸軟、酥麻……

絕色美貌、清純可人的美麗少女陳冰芳心嬌羞萬分,麗靨暈紅,櫻唇嬌啼聲聲……

「……唔…………唔、唔……嗯…………唔…………唔、嗯…………唔………………」

美貌少女陳冰被他頂得玉體酥癢,欲仙欲死,嬌啼婉轉地嚶嚶呻吟……

在他連續二百多下的猛頂猛插之下,陳冰「啊…………」的一聲嬌呼,玉體一陣痙攣……

原來他頂入了處女陰道的最深處……

頂到了陳冰陰道最深處那含羞帶怯、稚嫩柔滑的可愛「花蕊」……處女的陰核……

強烈的酸酥刺激使純情美人的子宮無奈地嬌射出一股溫熱粘滑的處女陰精……

「哎…………」

就在這時,他猛地摟緊陳冰纖滑嬌軟的細腰,下身緊緊地抵住少女貞潔細嫩的下體,「肉棍」狠狠地刺入陳冰那嬌小緊窄、濕滑不堪正火熱地收縮、緊夾的處女陰道內……

滾燙渾圓的碩大龜頭緊緊頂著少女陳冰的子宮口……

「肉棍」一陣痙攣般地勃動,把一股又濃又燙的陽精射進少女的子宮深處……

「…………啊…………喔…………」

這股陽精燙得陳冰心神俱醉,玉體嬌酥,真的是欲仙欲死,魂遊巫山……

溫婉柔順、美貌絕色、清麗嫵媚的可愛少女陳冰在他的精心挑逗下,終於被強渡玉關、刺破「花蕊」而姦淫了……

只見少女陳冰光滑雪白、柔美嬌翹的雪臀玉股間淫精穢物斑斑……

優美修長的雪白玉腿根下的地毯上處女的落紅片片……

……清純玉女含羞破瓜,稚嫩『花芯』喜承歡……

秀美清純、嬌羞可人的美貌少女陳冰忍痛迎合,含羞承歡,終於被他帶進了淫亂交媾的銷魂高潮之中……

溫柔可愛的少女陳冰那雪白嬌美的光潔玉體嬌酥地橫躺在地毯上,那小流氓壓在這一絲不掛、柔若無骨、欺霜賽雪的少女胴體上,休息了一會兒,他的嘴還繼續含著溫柔純情、秀美嬌羞的絕色少女陳冰那高聳柔嫩的嬌挺玉乳的乳頭……

體力恢復後,他從陳冰那白雪般的玉體上爬起來,又走到床邊……

嬌美清純、明艷秀麗的少女陳雪那猶如美玉般一絲不掛的潔白玉體還軟臥在寬大的床上,美艷嬌嫩的絕色麗靨還是那樣的羞紅似火,潔白如玉的少女雪乳微微起伏……

柔美清純的絕色妙齡少女由於初次經歷那欲仙欲死、銷魂蝕骨的男女交歡,從一個守身如玉的純潔處女變成一個初經人事的美麗少婦,並且嘗到了男歡女愛的高潮快感,因此柔美雪白的少女胴體還是那樣的嬌酥麻軟,玉女芳心嬌羞不禁……

特別是聽到那小流氓在地毯上姦淫強暴妹妹陳冰時,妹妹陳冰那嬌柔婉轉的呻吟、喘息,以及小流氓在陳冰的陰道中抽插時,他的下體撞擊陳冰的玉胯發出的「怦、怦」聲,玉女芳心更是嬌羞萬分,初沐雨露的聖潔女體又是肉慾如潮……

小流氓只見床上的絕色佳人那雪白的玉體一絲不掛地斜臥著,青春少女那美妙婀娜的優美曲線是那樣的流暢起伏,豐滿翹挺的玉乳高聳,嬌美如花的絕色麗靨羞紅如火,秋水般清純的大眼睛含羞輕合,鮮紅的櫻唇濕潤嬌嫩,性感誘人……,這一切都令他不由得一陣肉慾再次襲來……

沉浸在瑕想中的少女陳雪只覺玉體一緊,一個火熱的異性身體壓了上來……

「唔…………」柔美清純的少女陳雪那嬌俏的瑤鼻一聲嬌羞的鶯啼,嬌軀一軟,又沉入了那洶湧的情慾肉海之中……

小流氓一口含住絕代佳人陳雪嬌嫩的玉乳,舌頭在那嫣紅稚嫩、嬌小玲瓏的少女乳頭上一陣捲、吸、吮、舔……

「……唔、唔………………唔……唔、哎……唔…………哎、哎…………唔……」

少女秀美嬌俏的小瑤鼻一陣火熱的嬌吟輕哼,溫柔可人、美艷清純的少女陳雪只感到柔軟的玉體被緊緊壓住,一根又大又硬、又長又燙的肉棍緊貼在少女敏感的小腹上……

一陣又酸又麻的電波正從少女最敏感的、最嬌嫩的玉乳乳頭的尖尖上偉來……

「……唔、唔…………唔、嗯……唔、唔…………唔……嗯、嗯……唔……」

清純可人、美若天仙的絕代佳人陳雪那鮮紅欲滴的柔美櫻唇時分時合著,正輕哼細喘,嬌啼婉轉……

他的一隻手握住少女飽滿嬌軟的玉乳,另一隻手伸進少女的玉胯中一摸……

「哎…………」

秀麗清純的絕色少女花靨羞紅,芳心嬌羞無限……

原來,少女的桃源聖地中已濡濕一片……

於是,小流氓解開絕色少女陳雪手腳上的繩子,他知道少女已不會反抗他的姦淫求歡……

果然,溫婉柔順、嬌羞可人的少女陳雪此時早已玉體嬌酥,芳心欲醉,一陣半推半就,也就任其淫戲輕薄,由他在自己柔美似玉、雪白如脂的聖潔玉體上狂淫亂摸……

他的手伸進柔美清純、嬌柔可愛的少女陳雪那柔柔的「芳草」中早已濕潤的'玉溪'裡輕輕一挖……

「唔…………」美麗的少女芳心一緊,那本在假意推拒的雪藕般的玉臂在他的背上不由自主地一收,柔軟俏美的雪股微微一抬,美妙玉滑、柔嫩細削的小腿不由地一陣輕顫……

「…………唔……唔…………」

秀麗艷美的絕色花靨羞紅一片,少女芳心又羞又癢,陳雪不由得嬌羞地嬌啼輕哼起來……

他一面含住小美人那漸漸發硬勃起的充血乳頭,一隻手摟住美貌清純的少女那盈盈僅堪一握、纖滑嬌軟的如柳細腰,在少女一絲不掛的雪肌玉膚上淫摸浪撫……

另一隻手卻在秀麗清純、美貌嬌羞的絕代佳人那一雙雪嫩的潔白玉腿中,在溫婉柔順、清麗可人的少女陳雪那聖潔神密、黑黝黝幽深、玉潤火熱的玉胯下體中連連輕挖揉撫……

「……唔…………唔、唔……嗯、嗯……嗯、哎………………」

一絲不掛的絕代佳人連連嬌喘,一聲聲媚艷誘人的嚶嚀,一陣陣嬌羞萬分的輕哼細喘……

無奈地沉溺在肉慾淫海中的美貌清純的少女陳雪嬌啼婉轉,真的是欲仙欲浪……

少女那一絲不掛的柔軟嬌美、雪嫩玉滑的潔白胴體一陣火熱難捺的起伏、蠕動……

清麗絕俗、秀美可人的美嬌娃那一雙柔纖的雪藕玉臂一陣痙攣似的纏捲,緊緊地纏在小流氓赤裸的背上,把他更壓向自己火熱滾燙的雪肌玉膚……

少女一雙如羊蔥白玉般纖美柔軟的可愛小手深深地挖進了小流氓的肩胛……

嬌羞可人的陳雪那細削渾圓、玉嫩纖滑的優美修長的雪腿似乎不知道該放在哪裡,那骨肉勻婷、粉雕玉琢般的柔美玉足在空中劃過一道道美妙的弧線,一會兒曲起,一會兒繃直,一會兒抬高……

「……唔、唔…………唔、嗯…………嗯、唔…………」

嬌羞清純的少女陳雪只有無奈而羞澀地嬌啼婉轉著……

她那翹楚玉滑的雪臀也美妙誘人的波動起伏,回應著那只在她玉胯中「采蕊羞花」的淫手的每一下撥弄、挑逗……

「……唔…………唔、嗯……嗯、嗯…………唔……唔…………」

含羞怯怯的美貌少女陳雪嬌啼嚶嚶……

一陣火熱纏綿的蠕動翻捲,秀美清純、溫婉可人的少女陳雪花靨羞紅,粉頰也脹得緋紅,分不清是由於羞澀還是由於欲焰高熾……

少女鮮紅誘人的櫻唇時分時合,嚶嚶嬌喘,纖美玉滑、柔嫩雪膩的渾圓玉腿高高抬起,含羞帶怯地慢慢盤在了小流氓的臀後,把小流氓的下體緊緊地壓在了自己那火熱溫潤的玉胯中,也把那粗大、硬長的「肉棍」壓在了自己的「花溪」中……

嬌美可人的少女陳雪芳心嬌羞無限,玉體嬌酥無力,芳心只覺那被小流氓含在嘴裡的嬌嫩可愛的乳頭傳來一陣陣電麻般的酸酥……

那泡在「花溪」裡的奪去自己冰清玉潔的處女之身的大肉梆越來越大、硬、燙……

並一彈一頂、一伸一縮地不斷觸碰著嬌嫩淫潤的「玉溝肉壁」……

「……唔、唔…………嗯、嗯…………唔、你……你、唔……唔…………」

嬌美的少女陳雪一聲含羞嬌啼……一陣陣嬌羞呻吟……

小流氓被這嬌美清純、溫柔可人的少女那被淫慾脹得通紅的羞花閉月、沉魚落雁的絕色麗靨和火熱滾燙的雪膚玉肌,發硬嬌挺的可愛頭,溫潤淫滑的「花溪玉溝」以及那纏在背上的雪藕般的柔軟玉臂,盤在股後那火熱蠕動的美妙玉滑的粉腿又勾起了一陣狂熱淫邪的慾火淫念……

小流氓微微抬起那壓在美貌少女陳雪下身玉胯上的下體,同時抬起上身,吻向清純可人的嬌美少女那被淫慾脹得緋紅的絕色嬌靨上那濕濡柔嫩的鮮紅櫻唇……

「唔…………」貌美如花的清純少女一聲火熱羞澀的嬌啼……

但見她半推半就、含羞怯怯地輕啟鮮紅的櫻唇……

小流氓老練地強行頂開陳雪那含羞緊閉的玉齒,舌頭充滿著「侵略性」地纏向清純少女那羞澀而火熱的香舌一陣吮吸、纏捲……

處女的甘露玉津猶如瑤池瓊漿一樣甜美芳香……

清純可人的絕色少女陳雪忘情地熱吻著,享受著少女那香甜的初吻,雖然已被他無情地奪去了寶貴的處女童貞……

嬌羞溫婉、清純可人的少女陳雪麗靨暈紅,芳心嬌羞萬分地和這個強暴姦淫了她聖潔的處女肉體的男人熱吻著……

美麗絕色的少女彷彿知道那又怕又想、又想又羞的淫風欲雨即將到來,只見少女陳雪那玉滑纖削、柔膩渾圓的雪腿玉胯一陣羞澀的遲疑,然後嬌羞怯怯地微微分開,迎接那狂熱的肉體佔有和征服,銷魂的雲雨交媾,欲仙欲死地抽插頂入……

小流氓再不遲疑,他把那粗大、硬燙的「長矛」頂進少女的玉胯「花溪」,然後順著少女濕濡溫潤的「肉溝」向下一壓…………

「……啊………………唔、唔………………

……哎……唔、你……唔…………你、唔……你、嗯…………唔、好……唔……好……脹……

……啊…………唔……「

嬌美清純、溫婉可人的少女陳雪嬌喘連連、嬌啼聲聲,絕色麗靨暈紅萬千,嬌柔芳心羞澀無限……

她楚楚含羞地嬌啼婉轉呻吟著,只覺一條即陌生似熟悉的又大又硬的肉梆火熱而有力地頂進了自己「蓬門初開」的緊窄陰道內……

他已深深地進入陳雪的體內……

小流氓的肉棒已深深地插進陳雪陰道的底部……

淫慾洶湧的清純少女急切地抬起美妙光滑的玉潤雪臀迎接那奪去自己處女貞操,使一個冰清玉潔、守身如玉的清純處女變成一個嬌啼婉轉、含羞承歡的淫媚尤物的硬大肉棒的第二次「採花折蕊」,以便它能更深地進入到自己的體內……

小流氓粗大的陽具深深地頂進陳雪的陰道深處,滾燙渾圓的碩大龜頭頂住少女的子宮頸,大嘴在陳雪的玉頰桃腮、櫻唇麗眸上一陣淫邪地狂吻,上身緊壓住少女雪白滑嫩、一絲不掛的貞潔玉體,緊緊壓住清純可人、溫婉嬌羞的少女那一對嫣紅玉潤的可愛椒乳一陣火熱的磨動、擠擦……

「……唔…………唔、唔……嗯……你、唔……你……都、唔……你都……唔、插……插……進……進來……了……喔、唔…………唔、你……唔、進……進……得太……太、嗯……深、深了……唔、唔…………嗯、好……好……脹啊…………唔…………」

清純可人的美貌少女絕色麗靨羞紅如火,嬌羞萬分嬌啼婉吟、嚶嚀聲聲……

美麗少女陳雪多情的大眼睛楚楚含羞,半掩半閉,嬌美雪白的一絲不掛的滑嫩玉體火熱地蠕動、纏夾……

他緩緩撥出深深頂進陳雪陰道中的粗大陽具,只留一截「棍頭」插在少女的陰道中……

然後又狠狠地、深深地插進陳雪的體內……

他開始第二次姦淫強暴清純美貌的絕色少女陳雪……

當那根又粗又長,曾經佔有秀美嬌羞、清純可人的少女陳雪冰清玉潔的處女之身,曾經頂進處女陰道中幽深的「花徑」吻頂少女嬌嫩的「花蕊」,曾經刺破清純少女嬌嫩的處女膜,浸淫過秀美可人、清麗嬌羞的陳雪那寶貴的處女落紅的巨大陽物開始第二次強行姦淫美貌嬌羞的少女時,絕色麗人陳雪只有含羞嬌啼、呻吟婉轉……

「……唔、唔………………唔、你……唔、輕……唔、輕……點……唔、唔…………你……啊…………唔、你……唔、請……你、唔……輕、唔……一點……唔…………」

陳雪一絲不掛的雪白玉體火熱而嬌羞地挺送迎合……

只見清純可人的秀美少女玉靨含羞、暈生雙頰,細腰緩擺、雪臀輕抬……

小流氓逐漸加快節奏,在陳雪的陰道中迅速而有力地頂進、抽出……,再頂入……

秀美清純的絕色麗人那姣好的玉靨被欲焰燒得通紅,一雙美妙嬌滑的優美玉腿抬起又放下,最後緊緊盤在那正不斷起伏衝刺的小流氓臀後……

美貌絕色的少女嬌靨暈紅著又嬌羞又火熱地抬高柔軟玉滑的雪臀玉股,迎接那一下比一下重地刺入陰道深處的巨大陽具……

「……唔…………唔、你……唔……你、啊…………唔……輕、唔……輕……點…………唔…………」

秀美嬌羞、清純可人的少女陳雪呻吟狂喘、嬌啼婉轉……

她被他刺得欲仙欲死、愛液狂洩……

在他兇猛地進攻下,一股乳白渾稠、晶瑩滑膩的愛液淫津流出少女陳雪火熱緊窄的陰道……

那一股股滑膩粘稠的玉女淫水從美貌少女濡熱淫潤的玉溝中流下,浸濕了少女陰阜上那片柔柔纖捲的陰毛,流過少女雪白的玉股……

浸濕了清純可人的少女下身那一塊潔白的床單,把少女第一次流出的淫液落紅又濕潤了一片……

小流氓的陽具在秀麗絕色、清純可人的美貌少女陳雪的陰道中反反覆復地頂進、撥出……,再頂進……

「……唔、唔…………你、唔…………唔、唔…………你……唔、輕……唔…你……唔…………唔、請……唔、請輕……輕點……唔、輕……唔、嗯…………輕、唔……輕點……唔…………唔、嗯…………」

嬌羞溫柔、清純可人的絕色麗人陳雪被刺得嬌哼狂喘、淫呻艷吟,她麗靨暈紅、芳心含羞地嬌啼婉轉著……

「……唔…………唔、輕……唔、唔……輕……一點、唔…………嗯…………唔、唔…………喔…………」

陳雪被他連續「頂」了二百多下後,突然,他猛地摟住陳雪嬌軟纖滑的細腰,下體陽具狠狠地頂進絕色麗人陳雪的陰道,深深地頂進少女火熱幽深的緊窄「花徑」,滾燙渾圓的碩大龜頭緊緊頂住少女陳雪陰道深處那柔滑嬌嫩、含羞帶怯的「花蕊」……少女陰道最深處的子宮口,向陳雪的子宮深處射出了一股火熱滾燙的陽精……

「啊…………」

少女那嬌美雪白、一絲不掛的玉滑胴體一陣痙攣,緊窄嬌小的陰道膣壁內滑嫩滾燙的粘膜嫩肉火熱地纏捲著那深深刺入她陰道底部的男性陽具一陣美妙難言地死命地緊夾、收縮……

從少女的子宮深處也射出了一股火熱的玉女陰精……

秀美嬌羞、清純可人的絕色少女陳雪終於又被他第二次佔有、征服了聖潔美麗的雪白胴體……

清純可人的少女嬌啼婉轉、含羞承歡,與他梅開二度、再赴巫山……

和姐姐陳雪一樣有著羞花閉月、沉魚落雁的美貌絕色,國色天香、嬌羞溫婉、清純可人的少女陳冰被那小流氓挑起狂熱的肉慾狂潮,強行交歡淫合,奪去寶貴的冰清玉潔的處女貞操,雖然開始在反抗,但由於領略到了男女合體交歡、淫亂交媾那欲仙欲死的銷魂蝕骨的至極快感,渾身玉體芳心都沉浸在那狂熱的肉慾淫海中……

從那男女交歡淫合的高潮巔峰滑落下來後,芳心含羞脈脈,又氣又羞,又羞又怕……

秀麗典雅、清純可人的美貌少女陳冰下體玉胯中淫精穢漬斑斑,落紅愛液片片……

陳冰覺得「蓬門初開」的陰道中還有點破身時的余痛……

少女雪臀下潔白的床單上點點的落紅是那樣地刺目…………

沉浸在交媾高潮的餘韻中的絕色麗人陳冰忽然聽到床上又傳來那令人心驚肉跳、又怕又想、又想又羞的小腹撞擊玉胯的「怦、怦」聲,夾雜著姐姐陳雪一聲聲火熱嬌羞的淫呻艷吟、嬌啼輕喘,還有那曾經在自己雪白柔軟的玉體上迴響的一聲聲粗重急促的喘息……

嬌美秀麗、清純可人的少女陳冰不由得花靨羞紅、暈生雙頰,芳心楚楚含羞……

這些春意蕩然的呻吟、喘息令陳冰不由自主地又回想起剛才那火熱纏綿的一幕……

那一次比一次深的進入……

一次比一次重的衝刺……

破身落紅的一瞬間那疼痛中夾雜著的難以言喻的甜美……

粗大滾燙的男性陽具深深進入她緊窄幽深的陰道底部時,那令人銷魂蝕骨的緊脹、充實……

當然最難忘的還是淫合交歡高潮中渾身玉體的那一陣美妙難言的痙攣……

……一想起這一幕又一幕,千嬌百媚的絕色麗人那嬌柔溫婉的少女芳心又是嬌酥酸麻……

由於被這個小流氓強行姦淫,失去了聖潔的處子童貞,溫柔清純的少女陳冰在一陣陣肉慾情潮的襲擊下不由得玉體嬌酥,芳心迷醉,春思難捺的她不禁桃腮暈紅、麗靨含羞……

隨著姐姐陳雪和小流氓淫合交歡的高潮到來,陳冰嬌羞萬分地覺得自己那本就淫精穢物斑斑、愛液落紅片片的大腿根處又漸漸溫潤、濕濡……

清純可人的陳冰嬌美絕艷的小臉羞得通紅,美麗的大眼睛含羞輕合……
驀地,正嬌羞無限,芳心含羞怯怯的美貌少女陳冰突然感到一隻魔手正插入自己那火熱濕潤,早已淫液橫流、酸癢萬分的大腿根部的「桃源聖地」………

「唔…………」,陳冰柔美鮮嫩的香唇間火熱地一聲嬌啼……

溫婉柔順、清純可人的絕色少女楚楚含羞、玉頰暈紅……,因為她知道肯定是那個小流氓的手又插進了自己的玉腿根中,並沾滿了自己下身中那些令人臉紅耳赤的羞人的的愛液淫物……

美貌絕色、清麗可人的純情少女陳冰那嬌柔的芳心真的是嬌羞萬分,麗靨羞紅如火,美眸含羞緊閉……

原來,小流氓再次姦淫並征服了陳雪後,由於兩位國色天香、絕色傾城的清純秀美、溫婉可人的的美麗少女像兩朵含苞欲放、鮮嫩欲滴的花仙子一樣被自己接連佔有、征服,一種強烈的成就感使體內那一股邪惡的淫慾越來越高燃如熾,他一不做二不休,從陳雪嬌美慵懶的爬起來,走到地毯上橫陳著的一絲不掛、粉雕玉琢般美麗雪白的女體前,伸手到小美人的下身一摸,竟然滿手的愛液淫津……

他高興地解開少女手、腳上的繩索,他從開始姦污陳冰的那次淫合交媾中知道,這美麗清雅的絕色少女比她姐姐還溫柔、嬌羞……,而現在她已失去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正處在淫慾肉海中,當然不會也無力反抗他的再一次肉體的佔有和征服……

他俯身抱起清純可人的少女那一絲不掛、嬌軟雪白的美麗胴體,低頭含住眼前那顫巍巍嬌挺怒聳的玉女椒乳上那一粒玉潤嫣紅、嬌嫩無雙的可愛乳頭……

陳冰花靨暈紅,嬌羞萬般,一直不敢睜開秋水般的大眼睛,只有若小鳥依人般溫柔婉順地靠在小流氓的懷裡,由他像抱一隻溫馴可愛的雪白的小羊羔一樣抱著走向那張寬大的「合歡床」……

美貌少女那一隻飽滿柔軟、玉嫩雪白的椒乳乳峰上的嫣紅可愛的乳頭被他吮吸得玉體嬌酥、芳心突、突亂跳。

小流氓抱著陳冰一絲不掛的雪白玉滑的美麗胴體走到床前,把絕色美人那令人目眩的雪嫩嬌滑、一絲不掛的美麗玉體放到床上。

剛剛經歷了第二次淫風欲雨、姦污強暴的清純可人的美貌少女陳雪一見到自己的妹妹,立時羞得一張粉臉通紅,美眸含羞緊閉,芳心又是羞澀又是無奈……,妹妹陳冰早就已尼羞經了臉,不敢睜開美麗多情的大眼睛……

她們都怎麼也沒想到姐妹倆這樣守身如玉,冰清玉潔的清純少女會被這小流氓強行姦淫強暴,並被挑起了狂熱的肉慾情潮,柳腰緩擺、雪臀輕抬著忍痛承歡、婉轉相就,迎接他的佔有、征服……

小流氓爬上床,曲腿跪坐在陳雪一絲不掛的雪白玉滑的纖纖細腰上,抓起陳雪那雙雪白透明般猶如羊蔥白玉似的纖纖小手拉向自己的下身,並把那因為接連三次淫亂交媾而縮小的肉棒硬塞進陳雪的溫軟的小手中……

正嬌羞無奈中的美貌少女陳雪突然覺得雙手握住了一根又軟又滑的小「肉蟲」,秀麗絕色的如花玉靨暫態羞得火紅……

那似乎是進入自己身體,令自己失去處女童貞,令自己嬌啼婉轉,塞滿自己空虛的陰道的男性陽具……

清純可人的少女想到這裡,不由得粉臉羞紅,一雙潔白如玉的纖纖素手不自覺地撫摸、揉搓著那令人又怕又可愛的「征服者」……,芳心又怕又羞,又羞又想,也忘了是否應該把手縮回來……

小流氓俯下身來,一隻手伸進陳雪的下身,用兩根手指插入嬌羞美貌的少女那還濕潤淫滑的陰道內,在陳雪緊狹嬌小的陰道中抽插起來……

「……唔、唔…………嗯……唔、你……你……唔、你又……唔……啊…………」

清雅美麗、溫婉可人的絕色少女陳雪又嬌啼婉轉、無病呻吟起來……

小流氓的另一隻手握住正嬌羞萬般、不知所措的清純可人的少女陳冰一隻嬌軟滑嫩的雪白椒乳揉搓,而把頭卻埋向陳冰赤裸光潔的下身……,埋進陳冰修長優美、纖削細滑的雪白玉腿間……

他用舌頭在清純可人的少女陳冰那濕潤淫濡的玉溝、嫣紅嬌小的可愛陰道口一陣火熱的捲舔、吮吸……

美貌清純的陳冰被這突來的異樣的刺激弄得芳心迷醉、玉體嬌酥,她麗靨嬌羞暈紅,瑤鼻櫻唇更是嬌啼狂喘連連……

「……唔…………唔、嗯…………唔……嗯……唔、唔…………唔、嗯……」

這一對美若天仙、秀麗溫婉、千嬌百媚、清純可人的絕色美人同時被挑逗得嬌啼婉轉,肉慾洶湧……

寬大潔白的「合歡床」上,這一對清純絕色的美麗尤物此起彼伏地呻吟嬌喘、嚶嚀聲聲……

小流氓被這兩個嬌美的絕色尤物那一絲不掛、片縷無存的雪白玉滑的美麗胴體和那此起彼伏,一個比一個淫媚的聲聲嬌啼刺激得血脈賁張,他加緊淫戲挑逗……

《中間好像缺一段》
胯下那被少女陳雪緊握著撫摸、揉搓的肉棍漸漸變大、變硬……

陳雪只覺他的陰莖越來越大,自己的一雙如玉小手漸漸握捏不住,正不知該怎麼辦。這時,小流氓抽出插進陳雪玉胯陰道中的手,把陳雪的一隻如玉小手拉進自己的大腿根中,讓陳雪撫摸自己的陰囊,然後伸手繞過陳雪姣美雪白、粉嫩挺直的優美玉頸,摟住陳雪玉潤渾圓的香肩,將陳雪因嬌羞和熾熱的慾火脹得通紅的螓首拉向自己的下體,並將下體向前微微一送……

「唔……」秀美嬌羞的陳雪被這強烈的刺激勾引得慾火熊熊,芳心又想又怕,又羞又好奇,半推半就地張開鮮紅可愛的櫻桃小嘴,含住了那越來越大、硬的肉棒……

柔滑玉嫩的小香舌一伸一縮地羞澀地開始舔、吮……

小流氓又抱起一絲不掛的清純少女陳冰雪白玉嫩、柔若無骨的嬌軟胴體,把她玉嫩柔滑的雪臀放到自己右腿上,讓少女美妙光滑的玉背靠在自己支起的左腿上,然後一支手又伸進秀美嬌羞的陳雪那火熱濕潤的大腿根中,插入陳雪滑膩溫潤的陰道抽插起來……

他的另一支手則在清純可人的陳冰玉嫩雪白的美麗胴體上淫摸浪撫……

小流氓低下頭吻住清純少女陳冰那鮮紅嬌嫩、正'唔、唔'嬌喘的火熱香唇,頂開少女那含羞緊閉的潔白玉齒,然後纏住了少女陳冰那羞澀而火熱、嫩滑芳香的小玉舌,一陣吮吸…………

秀麗嬌美、清純可人的少女陳冰半推半就、含羞怯怯地享受著那銷魂蝕骨的少女初吻……

當那只在她姣美雪白、粉雕玉琢般嬌嫩的玉滑胴體上游動的淫手漸漸游向少女的下體,並穿過陳冰那柔纖微捲的陰毛,滑過玉潤飽滿的陰阜,插進少女的「花溪」,插入陳冰火熱玉潤的陰道中抽動起來時,星眸含羞緊閉的少女陳冰'嚶、嚶'嬌喘起來……

一陣男歡女愛,陳冰、陳雪兩個美貌絕色的清純麗人下體玉縫中熱流陣陣,一股股乳白粘稠、晶瑩滑膩的愛液淫水流出這一對絕色尤物的下身……,流濕了一大片潔白的床單……

「……唔…………唔、唔、嗯………………唔…………嗯……唔、唔…………」

溫婉嬌羞的陳雪在嬌喘聲聲……

「……唔…………哎…………唔、唔…………嗯……唔……哎、唔……」

清純可愛的陳冰在嬌啼嚶嚶……

秀美嬌羞的陳雪、清純可人的陳冰這兩個美貌絕色的尤物的雪乳乳峰上的玉乳乳頭都越來越硬,越來越翹挺……

她們的玉乳「蕾尖」都已因情慾高熾而變成醉人的深深的紫紅……

小流氓也覺得那被絕色尤物陳雪的鮮紅小嘴含住的肉棍在少女柔嫩嬌滑的小香舌的吮下,越來越大、脹,他再已控制不住,抽出插進這兩個絕色尤物的陰道中抽動的手指,把嬌羞清純的陳冰扳正,摟住少女雪白玉美的胴體,讓她兩條渾圓玉滑的修長雪腿分開騎在自己的腰上,然後抽出陳雪櫻唇含住的陰莖,狠狠地向清純可人的美麗少女陳冰的下體頂進去……

「唔…………」陳冰羞澀地一聲嬌啼……

他已深深地進入到少女的身體內……

他開始在美麗少女那「蓬門初開」的緊窄陰道內抽插起來……

「……唔…………唔、啊…………你、唔…………你……唔、輕……唔、輕……點…………唔、唔…………嗯…………唔、你……嗯、唔……請、請你……唔、輕……輕……一點……唔、嗯…………唔…………」

陳冰被那火熱硬大的肉棍滿滿蕩蕩地緊塞、充實著狹小嬌窄的柔嫩陰道,一番火熱銷魂的撥出……頂入……刺得少女欲仙欲死、心神俱醉……

清純可人的絕色少女陳冰那一雙雪藕般的柔軟玉臂纏在小流氓的頸上,把自己飽滿嬌軟、玉滑雪嫩的一對「嬌蕾」椒乳緊緊貼壓在小流氓的胸膛上磨動,用玉乳峰尖上那兩粒稚嫩嬌挺、玲瓏可愛的嬌小乳頭摩擦著小流氓……,少女香甜柔美的鮮紅小嘴還和小流氓緊緊地熱吻在一起……

小流氓一隻手插入陳雪的陰道內抽動,一隻手揉捏著陳雪嬌美雪嫩的「玉蕾」椒乳……

「……唔、唔…………唔、嗯……啊…………唔、唔……你、唔……唔……輕、輕…………唔、一點……唔、嗯…………輕、唔……輕……點……唔……唔…嗯……嗯…………唔…」

陳雪也被他糟蹋蹂躪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粉雕玉琢般的嫩滑玉體被他手指的撥出、插入玩弄得挺胸抬臀、起伏波動……

小流氓抽插了三百多次後,終於忍不住,一彎腰,將騎在腿上的清純可人的絕色少女陳冰那一絲不掛的美麗雪白的聖潔玉體緊壓在床單上,將肉棒深深地頂進陳冰的陰道深處……

碩大滾燙的龜頭死死頂住少女陰道最深處那滑軟嬌嫩的子宮口,肉棒一陣跳動,向陳冰的子宮最深處射出一股滾燙的陽精……

「哎…………」陳冰心魂皆酥,含羞嬌啼……

一股玉女陰精也從陳冰那火熱深遽的子宮內射出,漫湧流過少女的陰道,流到少女的玉溝下體中……

清純可人的美貌少女陳冰嬌羞萬般,桃腮暈紅……,櫻唇間嬌啼嚶嚶、呻吟連連……

「……嗯……嗯……哎…………嗯、唔…………喔……」

小流氓同時加快了在秀美嬌羞的絕色少女陳雪陰道中抽動的手指的速度,一陣狠抽猛插,令美麗絕色的少女陳雪那嬌軟滑嫩、雪白如玉的美麗胴體一陣火熱的蠕動、痙攣……

終於,陳雪又洩出了神密寶貴、滑膩粘稠的玉女陰精,第三次嘗到了男女交歡淫合的銷魂高潮……

「……嗯……嗯……嗯、哎…………啊……」

秀美嬌羞、溫婉柔順的陳雪,嬌美秀麗、清純可人的陳冰這兩個沉魚落雁、國色天香的絕色尤物、羞花閉月的絕代美女終於又被小流氓強行姦淫、佔有了那美麗絕倫的聖潔玉體……

兩個秀麗嬌羞、清純可人、楚楚含羞的絕色尤物又被小流氓姦淫強暴得欲仙欲死、嬌啼婉轉……

這對美若天仙、千嬌百媚、溫柔婉順的絕色姐妹花無論肉體和芳心都被這個小流氓徹底征服了……

只見這兩個美貌絕色清純少女的下體間都陰精落紅片片……,愛液淫水斑斑

















0.017583847045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