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科學幻想]俠女擒淫賊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營軍帳之中,宇文君正在設宴迎接無恙歸來的廖宏儔和黃媚,這兩人是周文立夫婦易容假扮的,同席的還有鐵菩陀、風雲雙邪等人。周文立、房秋瑩分坐在宇文君左右,宇文君舉杯道:「恭賀廖兄、柳姑娘得勝歸來,僅以此杯薄酒相敬。」說罷一飲而進。.

周文立起身道:「都統之言愧不敢當,如沒有『玉面公子』裘少堂出現,想已將『九臂神龍』夫婦擒獲。如今在下空手而回,實在慚愧已極!」

宇文君道:「廖兄此言差矣!聽鐵大師言道,那玉面公子武功甚強,『九臂神龍』夫婦更是當世高手,兩位以二敵三仍將周文立打成重傷,實在令宇文佩服之至。」

聶風道:「廖兄莫要自謙,兄弟敬你一杯。素知你海量,今日不醉不歸。可惜李兄不在,否則就更加痛快了。」

周文立道:「李兄尚未回來嗎?」

宇文君道:「李兄去迎請一位前輩,莫要管他,咱們痛飲就是。」

房秋瑩暗自心驚,她素知丈夫一向不善飲酒,這等飲法別露了破綻。正自尋思,忽覺大腿一熱,霍然一驚。低頭看去,卻是宇文君的大手正在摩挲自己的大腿,不禁又羞又怒,正欲憤然起身,忽然想到自己現時身份,不覺一軟,重又跌落座上,粉面已是嬌紅一片。宇文君見了暗自得意:「平日裡這黃媚自視清高,不得近身,看來今日有機可乘,倒要好好把握。」

周文立見妻子欲起又坐,臉色異樣,只道是擔心自己酒量不夠,怕露了形跡。轉念之下暗運純陽內功,將碗中酒一飲而進。眾人叫好,當下舉杯共飲,笑語喧嘩,氣氛倒是熱烈。只有房秋瑩如坐針氈,暗自焦急。宇文君整隻手握著她的玉腿來回摸弄,間或手指搔弄幾下。房秋瑩雖受侵犯,卻不敢叫嚷,只有正襟危坐,當沒事發生。

宇文君手越來越快,更開始向上摸索,手指在房秋瑩大腿內側游動,不時還觸碰她的羞處。房秋瑩身子一震,險些叫出聲來,她從未讓丈夫以外的人觸摸過自己的身體,如今竟讓自己的死敵當著丈夫的面隨意輕薄,心中倍感羞恥。又尋思道:「這黃媚號稱『冷艷魔女』,作風當是豪放,自己如不小心洩了形跡,豈不誤了大事。」想罷心中一橫,飄了宇文君一眼,竟帶有幾分風情,把個宇文君看的心中一蕩,險些失了魂魄。.

他的祿山之爪終於直搗黃龍,隔著褲子不斷揉搓房秋瑩的私處,撩撥掐弄盡情把玩。只把房秋瑩挑動得呼吸急促,臉頸粉紅。房秋瑩深吸口氣,強按心頭騷動,卻感到自己下身漸漸濕潤,分泌越來越多,不覺為自己的反應暗自羞愧。擔心自己把持不住,當眾現眼,也怕潤濕褲子被宇文君察覺恥笑,房秋瑩按住宇文君的手,阻止他的挑逗。擔宇文君的手指又深戳兩下,才收回魔爪移向腰部。.

房秋瑩粉面羞紅,站起身來道:「各位盡興,小妹不勝酒力,早些歇了。」宇文君不免假裝挽留一番。房秋瑩看了丈夫一眼,轉身走出帳外。眾人又暢飲一會,宇文君心裡想著美艷的『冷艷魔女』,那裡來坐得住,起身道:「我還有些公事要忙,各位慢飲!」說罷離席而去。周文立暗自尋思脫身之計,表面上開懷暢飲,暗運內功將酒逼出體外滴在桌下。鐵菩陀等人見他喝的兇猛,不敢對飲,又過一會,周文立身形不穩,口齒模糊,聶風笑道:「廖兄醉了!」與吳青雲一起摻扶周文立走出帳外。.

房秋瑩回到睡帳反覆思慮如何著手,卻無絲毫頭緒,想到今晚情形不由心頭一動:「何不利用黃媚的身份接近宇文君,也許探到波什勒經的下落。」又想到這豈不是拿自己作誘餌,想到剛才被他摸弄私處的事情,不覺面上一紅。正自尋思,有人扣動帳門,房秋瑩以為是周文立,急忙開門,卻見宇文君立在門口,不由一楞:「都統深夜來此……」話未說完,突然想到:「如果黃媚與宇文君早已有染,自己豈非要任他淫辱……」想到這不由感到一陣不妙。

宇文君跨步邁進,回手關上帳門,淫笑著一把將房秋瑩摟在懷裡。房秋瑩一下懵在那裡,不知該做如何反應。宇文君見她沒有掙扎,而且在席間更是任自己摸索,定是對自己有意思,更加俯首吻上房秋瑩雙唇,舌間啟開貝齒探入口內,捉住香舌盡情吸吮逗弄,左手隔衣握住豐乳不停揉搓,右手在房秋瑩圓臀大腿間來回撫摩。

房秋瑩被挑撥得嬌哼細喘,胴體輕顫,心頭陣陣慌亂,奮力推開宇文君定了定神,媚聲道:「都統這般心急好生唐突。」.

宇文君呵呵笑著又從後面擁住房秋瑩道:「美人兒,剛才在酒席之上不是已經唐突過了嗎!連胯間那個妙處都肯讓我摸了,現在卻要假裝正經。」說著話,一手摟緊房秋瑩纖腰,一手竟插入雪劍玉鳳褲帶探摸下去,目標直奔女人羞處。

房秋瑩正在思索解脫之法,突然感覺到宇文君的大手已經插入褲內,探到了自己的胯間,同時一個堅硬灼熱的東西,強硬地頂上自己的臀溝裡,身心狂震的她極力掙扎道:「快些住手!」突覺背心一麻,頓時失去了力量。

宇文君點了房秋瑩穴道,獰笑道:「今日無論如何也要肏了你這假裝正經的騷貨。」飛快地將自己衣裳脫掉,赤身裸體的將毫無反抗之力的雪劍玉鳳抱至榻上,寬衣解帶,扒了個一絲不掛。

雪劍玉鳳那成熟惹火的玉體被赤裸裸地放在床心,心中驚羞欲死,偏偏麻穴啞穴被製,不但無法掙扎,連叫都

宇文君看著房秋瑩那渾身粉嫩嫩的白肉兒,兩支豐滿乳房是肥圓型,而鼓鼓彈漲著,那苗條動人的細腰兒下,而在圓臀粉腿中間生著個玉荷包似的嫩巧陰戶,呈現出粉紅色,修長的玉腿兒稍稍的分開了一絲,腿股間那一撮烏黑冶媚的陰毛,直掩那要命之縫。

宇文君鼻血差點流出來,「好一個騷屄,肏起來一定爽死了」他興奮的分開房秋瑩的媚白無比的玉腿兒,用手撥弄著她那迷人的花瓣,紅腥腥的陰唇向外翻開,露出了鳳穴中間的那淫媚撩人的屄縫兒。

房秋瑩羞恨無比,心中還指望丈夫來救他,也是該這俠女有些淫劫,他丈夫周立文心存顧忌哪敢此時來看她。

面對如此美景,宇文君完全被她那身性感瑩白的肉體所迷惑了,他狠狠的吞了口水,迫不及待壓上她那身豐滿的白肉兒,而狂著房秋瑩迷人的香唇,一手扶陽對穴,雞巴頭子酥養養的頂住這雪劍玉鳳的屄縫兒。房秋瑩驚得張口欲呼,卻哪裡叫得出來,被宇文君對正鳳宮門戶,用力的向前一挺,只聽滋的一聲,肏個盡根到底。.

可憐一個成熟貞潔的美艷女俠,就在這樣陰差陽錯的情況下,被她的死敵淫辱肏弄了。被淫失潔的強烈屈辱感,使一向貞潔自愛的雪劍玉鳳腦中『嗡』的一聲昏了過去。

宇文君擗開雪劍玉鳳房秋瑩兩條肥美的玉腿,看著自己的雞巴被她那黑毛茸茸的美屄夾在裡面,滑膩膩的,黏稠稠的,滋味之美,遠超他想像之外,那屄裡的擠壓力道直透腦門和脊背,舒爽到令他再也無法忍耐,於是扶著她的纖腰雞巴頭子一出一入的,迫不急待的在房秋瑩那個性感美屄裡肏弄起來,看著自己的雞巴不斷沒入房秋瑩那黑毛茸茸的屄縫,又是得意又是過癮,心道為:「媽的,騷娘們,和老子假正經,最後還不是被老子的大雞巴把你給肏了。不過這冷艷魔女真是名不虛傳,屄騷人美,肏起來真是沒的說。」

宇文君如果知道,此時被他壓在胯下狠肏不止的,是比冷艷魔女更賦美名的貞潔女俠雪劍玉鳳房秋瑩,不知更會興奮得意成什麼樣子,他挺腰抽腰的每一下都貫足了力氣,在和她粉臀相撞的啪啪聲響當中,竟將一向貞潔的雪劍玉鳳肏得汁水氾濫,玉胯間濕黏片片,騷穴裡更是火熱淫媚無比。.

宇文君只覺得身下這個美肉人兒,豐腴媚艷,長相隱含騷意,極具成熟女人魅力,他如登仙境般的,一面狂吻著房秋瑩的唇,一面的在她玉體裡狂抽猛插,雞巴頭子來來回回的塞肏著房秋瑩那肉呼呼的美穴,每一次都將雞巴送肏到騷屄的最深處,重重的撞擊著房秋瑩的子宮內壁。強烈的衝擊和一陣陣異樣的滋味,使失節被淫的雪劍玉鳳甦醒過來。

房秋瑩恢復意識後,馬上感覺到一根火熱的肉棒快速進出著自己的下身,張目一看,只見自己兩腿被反壓在胸前,映在眼前的竟是她被肏的實況:一根黝黑巨偉的大棒子透著亮亮的水光,不斷地在她玉胯間那個貞潔美屄中抽出肏入,在啪啪脆響聲中,那屄口紅艷的肉唇被肏得不住凹陷翻出,還不時帶出一層層美妙的汁液,那光景真的是淫褻至極。房秋瑩羞忿欲死,偏是無法掙動,只能眼睜睜看著死敵宇文君盡情淫肏自己。

一時間,『啪…啪…』肉體的撞擊聲,雪劍玉鳳細細的抽泣聲,和她那美屄被肏的『沽滋……沽滋』聲,飄滿了房間。

半個時辰之後,被宇文君淫邪萬般的盡情肏弄後的雪劍玉鳳仰面躺在床中,一玉腿輕輕抬起,似要掩蓋那歡液流洩的微腫的銷魂屄縫兒,淚痕未乾的艷臉上掛著兩片暈紅,那豐盈微喘的乳房上剛剛漲過的乳暈正慢慢地褪去。肌膚蕩漾著雲雨春情之後的酡紅。羞忿的神情並未能掩蓋住眉目間的艷光,任誰也看得出-這美艷貞潔的俠女剛被人肏過了。而那飽嘗她那媚屄滋味的仇敵宇文君躺在身側,心滿意足的看著自己盡情淫辱、享用過的肉體。房秋瑩知道自己已經失潔遭淫,心中悲痛欲絕的她兀自細聲抽泣著。

宇文君還不知道自己剛剛肏了江湖聞名『雪劍玉鳳』,他盯著這還在抽泣著的美人兒,解開的她的穴道,卻仍製著她的功力,笑道:「冷艷魔女如何像個良家婦女般嬌羞,艷名遠播的蕩婦淫娃卻要裝做貞潔烈婦般高不可攀,純心吊人胃口,果然有些手段!呵呵!」房秋瑩並不答話,宇文君一邊上下撫摩著嬌嫩滑膩的肌膚一邊問道:「你是如何遇到廖宏儔的?」房秋瑩心中一動睜眼問道:「怎麼?」宇文君道:「老廖舉止好像異於往常。」.

房秋瑩心中一震,知道他已起了疑心,心想自己被他玩也玩了、屄也肏了,再不可露馬腳害了自己夫妻的性命,開口道:「我遇到他時正在和玉面公子裘少堂交手,老廖失招挨了一掌,他一向自負的緊想是心中耿耿於懷所以不太愛言語。」

宇文君頷首,復又淫笑著拉住房秋瑩的手按在自己下身道:「剛才你在昏迷失去許多情趣,沒有領略你的銷魂之名,現在你好好補償我一番。」房秋瑩壓住心頭的羞怒假裝嬌媚嗔道:.

「你這隻大色狼,強姦了我,還在損人家,我才不理你。」一對迷人的妙目直勾勾的望著宇文君,手中卻撫弄著那根剛剛肏了她貞潔美屄的大雞巴。

宇文君被她看得魂飄蕩的,色色的道:「黃姑娘,只要你不見怪,我願一生一世拜倒在你胯下。」

房秋瑩羞道:「去你的,誰稀罕。」

宇文君聽著她的嗔語,看著她的艷體,對她那一身白肉兒實在是著迷。一張臭嘴又開始頻頻吸吮著她的香頰,而想吻住她的唇,而一雙毛手,也不放鬆的大玩著她胸前一對大號肥美乳房。  

「……嗯……都統,你別這樣嗎,……」雪劍玉鳳無奈的媚吟著。

宇文君卻嘻嘻淫笑道:「……寶貝……大寶貝兒,你長得太美……太媚人,尤其這一對大奶子……大白屁股,還有這個夾得緊緊的肉包子,本都統玩過不少美女,但從未肏過如此可愛的大包子屄穴……」  

宇文君愈說愈不像話,淫聲怪語中,一手抓著房秋瑩的乳房,一手又偏不離她那支肥美騷穴……。房秋瑩內心羞恨得幾乎抓死他,奈何功力全失,唯有干忍著被他玩弄。

宇文君看著她含羞帶嗔的神情心中一癢,分開她的玉腿兒,細細端詳房秋瑩胯間那個屄縫兒,真的是鮮嫩緊小、淫相畢露,由於剛被肏過,那屄縫兒微微向兩邊裂開,裡面充滿了自己剛剛注入的精液,宇文君低低叫道:「好一支妙穴!」心中真是愛到了極點。

「哎…討…討厭……怎…怎麼這樣…」房秋瑩被他弄成四腳朝天的姿式,胯間景色暴露無遺,心中羞憤無比卻不得不裝出風騷的樣子白了他一眼道:「唉!都統好壞!這樣欺負人家!」。

宇文君淫笑道:「誰叫心肝生得這般美艷,剛才只顧猛干,未曾注意你胯間這個美屄,如今細看之下竟這般淫騷誘人。」

房秋瑩臊得艷臉飛紅,羞嗔道:「去你的……,人家那裡淫騷了……」心裡想著自己大名鼎鼎的雪劍玉鳳如今躺在敵人的懷裡婉轉逢迎、任人淫玩,做著和自己丈夫也從不好意思做的苟且動作,還被說得如此下流不堪,真是羞憤交加百感叢生。

宇文君有意羞她,手指在那她那已被肏得兩邊裂開的屄縫中輕輕一挑,手指上沾滿了她剛剛受辱時被肏出的淫水,亮晶晶的移到房秋瑩眼前,淫笑道:「不僅淫騷,浪水還多,心肝騷肉兒,流了這麼多水,還說不騷嗎?」。

「呀……,你……你這下流鬼………」房秋瑩羞得以手遮面,說不出話來。

宇文君哈哈」一陣大笑,盡情欣賞著房秋瑩的羞態,胯下的雞巴又發硬漲大了起來,堅硬如鐵象長矛般頂在她瑩白的玉腹上。

房秋瑩悄悄張開一雙俏目,盯著這根剛剛肏了她貞潔美屄的大雞巴,那大雞巴比起自己丈夫周立文,真是大了好多啊!心裡即是羞恨又隱隱有點喜愛它的威猛,真是說不上是什麼滋味。

而此時淫性又起的宇文君,起身抄起她兩條肥白的玉腿最大限度分開,然後重重壓在她的艷體之上,房秋瑩知他又想奸辱自己,急道:「都統好急色,讓人休息一下嘛……。

淫性又起的宇文君焉能放過她,淫笑道:「大寶貝,你這一身浪肉兒真是美,弄的人心癢癢的…尤其下面這個大包子騷屄,肉呼呼的,肏起來水流不止,簡直爽死個人!」 

房秋瑩被他說得面紅耳赤,恨聲嗔道:「去你的……,你妹子的才是騷屄呢……回家肏你妹子去。」。

宇文君看著她那風騷冶媚的艷態,雞巴都快炸了,邪聲道:「我妹子不好,屄沒你這麼騷。要肏就肏你這種騷屄娘們。」說著飛快地分開房秋瑩那雙豐滿玉腿,房秋瑩紅潮滿面,待要掙扎,卻被他死死按住,沒奈何恨聲嗔道:「你這不說人話死人,放開人家。」

宇文君一邊強按著她,一邊把那膨脹堅硬的雞巴頭子酥酥癢癢地頂住她那個黑毛茸茸的屄縫兒上,淫笑道:「等肏過這個肥嘟嘟的騷屄兒,自然就放了你這騷屄娘們兒。」

宇文君屁股略微抬高調整好體位,用力捧著她不斷扭動的大美屁股,那根粗壯的大雞巴抵著她那濕潤、滑膩的淫美屄縫兒,用力一挺,雞巴頭子抵著淫滑的屄肉就給她塞了進去,房秋瑩被他死死固定住無法抗拒,只能滿面羞慚,再次含恨受辱。而宇文君則在陣陣肉緊奇爽中,再次肏了這假冒的冷艷魔女--雪劍玉鳳房俠女。

被迫再次受辱的『雪劍玉鳳』房秋瑩,『呀……」的一聲媚吟,胯間那個黑毛圍繞的貞潔美屄被肏了個盡根到底,一向淡薄性慾的她從來沒有被肏得這麼深過,以前丈夫周立文肏她時,雞巴只能幹到屄裡一半,此時被宇文君那特大號雞巴塞得一口大氣差一點喘不過來了,等到雞巴緩緩退後時,才啊嗯一聲浪叫起來了。「哦……太……太大了……。」雙腿抬高緊緊纏繞在他的腰間兩隻胳膊緊緊抱住他的脖子身體一陣顫動。

宇文君看著房秋瑩被自己肏得媚臉含春的冶媚相,邪笑道:「騷屄娘們,雞巴不大,能肏得你這般舒服嗎?」房秋瑩被宇文君下流話說得艷臉通紅,自己堂堂的『雪劍玉鳳』竟被他叫成「騷屄娘們」更是羞恨欲死。

宇文君此時抱起她那兩條修長筆直的美腿,開始深深地塞肏她,由於這次清醒著挨肏,所以倍感羞辱。宇文君的大雞巴真不是蓋的,下下肏到子宮口,下下直抵花心。

房秋瑩被肏得玉胯直躲,「……呀……不行……太大了……」但正肏得肉緊的宇文君卻死死地抓著她那肥白的大屁股,她躲到哪兒,大雞巴就根到哪兒,肏得她渾身亂顫,下下著肉地在她那身撩人艷肉兒裡抽弄,未曾遭受如此巨物的房秋瑩,被那粗大無比的雞巴塞得玉體顫抖,雖心中恨得要死,但沒幾下就被肏得臉紅心跳,淫水潺潺了。

宇文君感覺到了她的濕滑,抬起身來觀瞧,只見她嫩白無比的玉胯間,那黑毛下肉呼呼的騷屄兒,緊緊地咬著大雞巴一夾一夾的不斷吞吐收縮,他每肏一下,那水兒一沽一沽的流了出來。

房秋瑩臊得媚臉通紅,羞叫著:「……你這死人……,……不要看……。」

宇文君哈哈一陣大笑,眼著她胯間那淫美景象,嘲弄地道:「剛肏了幾下就騷成這樣,真是個騷屄娘們兒。」

「……去你的……你這下流鬼……。」房秋瑩紅著艷臉,已是羞說不出話來,陰差陽錯被人給肏了也就罷了,還被肏得那麼爽,一向貞潔自愛的她,真是羞慚得無地自容。

宇文君卻扯過枕頭墊高她的頭部,使她能看到自己被肏的樣子,一這加快節奏肏得她渾身亂顫,一邊道:「我的騷屄美人兒,快看你的騷屄是怎麼挨肏的。」

房秋瑩被被他玩得都快羞死了,臊和以手遮面羞叫道:「…你…你這死人,……我不要看……。」嘴上雖這樣說,心中卻是有點想看,她已婚多年,由於貌美的原固,夫妻間更是房事不斷,但丈夫周立文卻從沒肏得她這般欲仙欲死。所以極想看看這下流無比的男人,是如何肏得她那個屄穴酸麻淫癢,快感連連。

好奇心使忘記了羞慚和恥辱,偷偷透過指縫,向那正被劇烈淫肏的部位望去。一看之下頓時移不開媚目,只見自己那黑毛圍繞的屄縫兒裡插著一根龐然巨物,來回地抽個不停。真的太大了,原來宇文君那大雞巴在給她肏進去後,比剛才又足足大了一圈,房秋瑩看得臉紅心跳,他還肏得那樣快、那樣狠。連自己那羞人的媚肉都被帶得翻了出來,要是丈夫也有這樣一根雄偉的淫物那該有多快活,房秋瑩心裡胡思亂想著。

突然,那雙遮羞的玉手被一下子移開,跟著便聽到宇文君笑道:「要你看你不看,卻自己在這偷看,原來你是個悶騷型的蕩貨。」房秋瑩窘得艷臉通紅:「人家才沒工夫偷看你那下流東西。」.

宇文君哈哈大笑:「看了就看了,女人都喜歡看自己挨肏的樣子,幹嘛不承認呢,怎麼樣?本都統的下流東西把你那騷屄肏得如何?」說著大雞巴肏得更快更深更滿,房秋瑩被他肏得渾身亂震,「……呀……」一陣陣酸麻無比的滋味使她說不出話來,兩條玉臂不顧羞恥的纏上宇文君身體媚吟著,那底下的淫水卻流得更多了。

她一雙媚目盯著身上這淫辱了自己的敵人,和正在她那濕滑淫美的騷美肉洞兒裡盡情塞肏、使自己無比快活的粗大雞巴,心裡真不知是愛是恨。

宇文君用力狠肏著身下的美人兒,這大名鼎鼎的雪劍玉鳳,此時被肏得粉臉兒艷紅,媚眼兒含春,渾身上下充滿著一股動人的騷艷,緊緊地抱著他,含羞帶臊的任他肏弄。宇文君看得極是肉緊,心裡暗道這娘們兒肏起來真是過癮,天天肏這樣的娘們兒,那才是神仙過的日子。他那大雞巴更加有力在她美妙的玉體裡做著猛烈的運動,下下到底,記記重炮。

肏得房秋瑩魂都飛了,天哪!原先真不知道,這麼多重的攻勢,原來竟是這麼爽的!每一下似都打進了肉裡頭,房秋瑩只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搗得要從咀裡跳出來似的,美妙處著實難擋,直探她還沒被周立文開發的敏感深處,爽的她一陣曼妙騷吟著:「……呀……太大了……要被你杵死了……」花心連連的顫抖晃悠,淫水不見停歇的朝肉洞外洩流著,此刻的她眉開眼媚、波光盈盈,雪白的冰肌玉膚儘是情慾艷色,比之平日那貞潔無比的俠女樣兒,媚艷何只萬倍。

房秋瑩淫浪的叫嚷聲,以及她那騷媚淫蕩的表情,都刺激得宇文君雙手緊緊的抓住她那兩隻渾圓的小腿,用足了力氣,更加的狠狠的塞肏她,雞巴頭子就像雨點似的擊打在她的花心上,那咬著雞巴的屄縫兒,隨著雞巴的勇猛的肏干,被肏得不停地翻出凹進。

淫水的攪弄聲,房秋瑩的嬌喘聲,浪叫聲,媚哼聲,彙集在了一起,交織成了一曲春之交響樂,好不悅耳動聽,扣人心弦。

宇文君見房秋瑩這般享受,一邊用力肏她一邊道:「浪肉兒,本都統肏得舒服嗎?」

房秋瑩艷臉通紅羞道:「欺侮女人的本事,有什麼了不起。」

宇文君不服氣地道:「媽的,好個騷屄娘們,騷成這樣,嘴還這麼硬。切看本都統本領。」說著,雙手伸到她胸前抓揉著乳房,又白又嫩的美乳被揉搓的千變萬化,下身大力抽送,一連猛力抽插了百餘下,肏的房秋瑩淫水流淌,雙手用力摟住他的腰,屁股不顧羞恥地篩動起來,陰戶開開闔闔湯湯水水汩汩湧出,腿股間一片狼籍。

一向端莊的雪劍玉鳳如何嘗過這般狠肏,直被肏得媚眼如絲,再也顧不得女人的面子,騷聲討饒道:「……好都統……本領高強的親漢子……人家被你那大……大……肏得好舒服……慢點……搗死人了宇文君聽著她的騷叫,大起征服之感,放慢速度道:「媽的,真他媽欠肏,早說不就完了嗎。浪肉兒,你說大什麼肏得你好舒服。」

房秋瑩--這名滿江湖的貞潔女俠,被他這一頓狠肏,肏得意識都有點模糊了,什麼尊嚴都忘了,聞言紅著艷臉媚目白著他:「是你這死人的大雞巴。」

說出這樣羞人的話兒,雪劍玉鳳萬分羞慚,但雪白的玉體卻享受無比的迎合著宇文君的每一次的塞肏,比方才被肏時更是妖冶騷媚。

宇文君卻仍不放過她,邪聲道:「大雞巴肏得你那裡好舒服?」

房秋瑩被問得媚臉通紅:「去你的,你這下流鬼,人家才不說呢!」因那『騷屄二字特別辱及女人,一向端莊的她如何能說出口呢。忽的屄裡一空,宇文君竟把雞巴從她身子裡抽了出來。

房秋瑩正他肏得徘徊在飄飄欲仙的仙境裡,見他忽然罷工,如何受得了,只覺屄內空虛淫癢,急需大雞巴用力肏弄,不由急道:「你這死鬼,拔出來幹什麼?快給人家插進來。」

宇文君笑嘻嘻道:「你說不說,你不說,親漢子可就不肏了。」

房秋瑩--這自詡貞潔的俠女實在被逗得急了,耐不住屄內的空虛淫癢,用手捂著通紅的媚臉地羞叫道:「你這死鬼,這麼整人家,人家說就是了,是你的大大雞巴肏得人家騷屄好舒服,快點給人家……。」這貞潔的俠女此時羞得恨不能有個地縫鑽進去,她從未想到自己會這麼騷蕩的一面,連這樣的下流話都說得出口,難道自己真是個騷貨。

宇文君被她的騷叫弄得心癢癢的,再看她胯間那個淫屄一夾一夾的好像要咬人似的,又像似在向他的大雞巴發出邀請:快來吧,我癢死了,快來肏我吧。

而此時雪劍玉鳳卻癢得用她那雙美腿直勾他,不顧羞恥地道:「都讓你肏了,還看個鬼,快點肏人家,人家要你的大雞巴肏人家,肏人家的騷屄、淫屄、浪屄。」

宇文君被她的騷聲艷語弄得雞巴都快炸了,抓著她那雙玉腳把她扯到床沿,讓她圓圓翹翹的玉臀半懸在床外,房秋瑩這雪劍玉鳳那雙美麗的玉腳被男人舉在肩上,胯間那個騷屄整個挺了出來,就這樣被宇文君深深的肏了進去,那粗壯的淫棍插得她『呀』的一聲騷吟,強烈的充實感使她的四肢緊緊地纏著身上的男人。

宇文君大雞巴『沽滋』一下給她肏到底兒,一邊飛快地肏她,一邊嘴裡還不忘糗她:「浪肉兒,終於露出來本來面目了吧,連這種下流話都說得出口,真是個騷娘們。」

房秋瑩被他糗得艷臉通紅,但隨著宇文君那大雞巴有力的肏入,添滿了她空虛幽穴,便再也顧不上羞恥,一雙艷臂緊摟著死敵宇文君的身體,玉胯搖扭磨溱,口中更是騷媚地道:「大雞巴漢子……快點兒肏我,人家是欠肏的騷屄娘們…………快些用力肏人家的騷屄……屄裡癢死……」那風騷無比的艷態和那滿口的騷吟,那裡還看得出一絲貞潔女俠雪劍玉鳳的影子,如裡她丈夫周立文看到他美艷貞潔的老婆,如此風騷蝕骨的淫蕩樣子,只怕眼珠子都會掉出來。

這回是宇文君受不了了,看著她粉臉上透出的那股子令人發炸的冶媚勁,淫興狂發,挺著大雞巴頭子一邊『沽滋』『沽滋』地狠肏她,一邊道:「好浪肉兒……想不到你肏起來這般有趣……看我肏死你這個騷屄娘們……」他用足了自己的力量,直起直落,狠出狠入,大雞巴幾乎全部肏進了屄洞深處,這樣子一次次肏到底的滋味,直讓房秋瑩美到了心田的深處,一陣陣的浪水直流狂瀉,屄穴火燙燙的濕滋滋的。

房秋瑩被宇文君抽肏得依依唔唔叫嚷聲越來越大了,兩條玉腿緊緊夾著他,半睜著一雙嫵媚的雙眼騷吟著:「大雞巴……大雞巴漢子……我愛死你了……騷屄娘們被你肏得爽死了……騷屄讓你肏漏了……呀……不行了……」皎潔的雪白的身子劇烈的顫抖著,一股股陰精沿著兩人的交合處不斷的狂洩而出。

雪劍玉鳳一雙俏目羞媚地注視著身上這肏得自己欲仙欲死的敵人,這時她才深深的體會到,為什麼大多數的女人部喜歡大雞巴的男人,當大雞巴塞進屄裡,你會感覺從頭到腳每一寸肌膚都被男人充滿了,肏起來那滋味兒之美真是難以言傳。也只有這樣,才使她不到一苗熱茶的時間,就被肏得連洩了四次,洩得身子都輕飄飄的。

宇文君看著房秋瑩洩得七葷八素的騷冶模樣兒,雞巴頭子又酥又麻到了極點,又被她胯間那個洩個不停的媚屄不斷地吸吮舔咬,實在受不了了,急忙飛快地又肏了她十來下,才大吼一聲,雞巴頭子死死的扎入她那身撩人艷肉兒裡,把那憋了半天的老湯進數射進了她那處騷浪屄縫兒

再被盡情淫辱後的雪劍玉鳳,被肏得四肢發軟,洩得連骨頭都癱了一般,赤裸裸地癱在床心,保持著玉腿大開的淫媚姿態,良久良久都無法動彈,只能任騷水混著他的精液,慢慢地從屄縫兒內溢出來。由於被連續灌溉了兩次,她那個屄穴和腿縫到處糊滿了白白的精水

此時面對一個虛脫似的女人,宇文君不由得大起征服之感,伸出舌尖舔吻著房秋瑩的櫻唇,拔出塞在她屄穴內的大雞巴,坐起來凝視著她那再被淫辱的艷體。邪語道:「這麼快就被本都統肏垮了,我還以為你這『冷艷魔女』對這肏屄之事,經驗非常的豐富呢。」

房秋瑩聽得又羞又腦,覺得宇文君不禮貌極了,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已經被他肏兩次了,還騷形艷態地地洩了好幾次身子,還能扳起面孔裝貞女不成!

你一定是玩女人的能手」房秋瑩氣聲說道:「再貞潔的女人落到你手裡也會便成蕩婦。」這話到說的不假,她自己就是。

宇文君卻不停的一手撫摸著她那突挺豐肥的迷人大白臀部。說?「心肝騷肉兒,你剛挨肏時,真是騷得緊啊。」

「去你的!人家給你搞得那麼難堪,什麼尊嚴都沒有了。」房秋瑩被他說得媚臉通紅,死推了他一把。宇文君卻趁此抓住她的玉手,往下一碰。  

房秋瑩的玉手馬上觸到一根火棒似的巨物,她震了一震,粉臉漲得更紅,微抖著聲喘說?「你……你要死了……那有這麼快又……又……」跟著粉臉變色玉手急掩胯間那間那個騷屄,「不行……不能再肏了……人家屄都被你肏腫了………真的不能再肏了。」

宇文君本想來個『梅花三弄』,見她怕成這樣便道:「讓本都統看看能不能再肏了。」

房秋瑩已被宇文君肏怕了,這雪劍玉鳳此時也顧不得羞恥了,羞掩媚臉,給宇文君拉開一對豐滿大腿,那迷人三角地帶黑毛叢生中,那被肏了兩次的騷屄真腫紅著兩邊裂開,著實憐人不已。宇文君搖了搖頭,笑說?「真是肏不得也。」

宇文君看著她那豐滿的大白屁股,眼珠一轉,心裡已有了主意,這次推著她豐滿肉體,使她伏著床,宇文君似乎特別喜歡她那迷人的大美屁股,一面愛不釋手的摸撫著她那光滑性感的大屁股。一面重重的拍了它一下!

房秋瑩被打得「哎」的一聲,心中倍感羞辱:「死人……,打人家屁股幹嘛…

宇文君兩手抱著她那肥白的大屁股,「心肝美肉兒!你這大白屁股又肥又圓,生得真是淫媚誘人。」

房秋瑩撅著屁股任他欣賞股間美景,雖甚覺羞慚,但心想只要他不再肏屄,什麼都認了,她哪裡知道宇文君現在心裡的鬼主意,只見宇文君偷偷地口吐唾液,抹了幾把在雞巴上,而後又在房秋瑩那桃源幽處掏了幾把,那濕滑的騷液連帶著抹到了屁眼兒上,弄得濕濕滑滑的,房秋瑩還未查覺他搞什麼花樣時,忽覺她那個大美屁股被宇文君抓緊了猛的向後一頓,房秋瑩只感屁眼猛一陣脹、一陣裂,「滋」的一聲,一根硬梆梆的巨棒,已怒刺而入。

「哎……」的一聲,哎呀……你……你弄錯地方了呀……那……那是屁眼……哎…」那裡是她丈夫周立文都未曾肏過的處女地,怎生吃得消宇文君那巨型雞巴。  

「哎…哎呀…不,你這死人……要死了你……哪…哪有肏屁眼的……哎……哎呀……痛死我了……快……快抽出來……呀……」  

房秋瑩一邊羞叫一邊掙扎,可是,宇文君好不容易連哄帶騙地給她肏了進去,雞巴頭子被那奇小緊縮的肉屁眼兒夾得緊緊的,使宇文君感到一陣肉緊無比的痛快,於是他死死按住房秋瑩那再光滑性感的大屁股,雞巴頭子一個勁的向裡直肏。  

「哎呀……哎呀……」房秋瑩掙扎不得,只有哎哎苦忍著被宇文君肏了個盡根到底,痛得她冷汗直冒,直如初夜般的苦痛,她忍不住用力扭擺著,但扭動中反使那巨物頂得更緊,插得更深。 

房秋瑩苦著媚臉兒,羞氣道:「你這混蛋。存心搞人家屁眼。」宇文君笑嘻嘻地道:「浪肉兒,真的不是故意的,光顧著欣賞你的大美屁股,一不留神就插上了,不過你這美屁眼兒真是肉緊無比,好浪姐兒,你就忍一忍,本都統肏一會就射了。」說著就抱著她的大白屁股抽弄了起來。

房秋瑩被抽弄得痛癢並交,冷汗直流,此時她如何還不知他是存心肏屁眼的,但故意也好,存心也罷,都已經給他插上了,他如何還會拔出來,到此地步也只能咬著牙苦挨了。可心中卻是羞恨交集,心想自己堂堂的雪劍玉鳳被剛剛這人玩得那麼不堪,什麼臉都丟了,什麼下流話都說了,現在連丈夫也沒碰過的屁眼兒都被他肏了,真不知有何面目在再見丈夫。

大約有半個時辰,她那美屁眼兒被肏鬆了,來來去去的抽插中,也不再漲悶得令人發顫,這回酥麻麻中,倒真別有一番風味,房秋瑩也從尖啼中,漸又成了浪哼哼的。  

宇文君也流著汗水,正在急急來回不停的衝刺著,房秋瑩喘了一口氣,忍不住嗔呼呼出聲說?「你……下流鬼……你……弄得人家怪不是味的,好人……你就饒了浪肉兒吧……」房秋瑩喘呼呼的哼著。  

宇文君正感十足肉緊刺激中,一面又不停手摸著她那迷死人的白肥臀肉兒,一面仍下下著底深肏不止?「好騷肉兒,大屁股肉姐兒,我就要出了……你……你再忍著些。」說著,一陣陣肉緊無比的快感漸漸昇華上來,他不由肏得更急,插得更凶,那物猛烈頂入時,小腹撞拍著那渾圓美臀肉,發出的肉響配合著,肏得房秋瑩一聲聲的「哎唷!」浪喘,真是熱烈淫靡之極。  

如此房秋瑩又苦忍著連挨了幾十下,見他遲遲不出,不由急了,她委實已感心疲力竭了,忍不住又轉回玉首,浪喘喘說?「好……好人……大雞巴祖宗……你…你就快出了……吧……浪肉兒快被你玩壞了…………哎唷……」  

房秋瑩回頭浪哼浪求著,宇文君肏得正痛快,而欲出時,只見她那迷人一點紅的小嘴兒,不由淫性又起,忽將那物抽出了屁眼兒。  

房秋瑩如釋重負以為宇文君已射了,翻過身來,玉手摸了摸以為濕糊糊的後庭,不料那迷人的股溝兒中火辣辣的,卻幹幹的,她呆了呆。只見宇文君低笑著,也低喘著,那物熱呼呼的竟送上她通紅的艷嘴邊…  

「你……」房秋瑩羞得一愣一愣的。  

「好浪肉兒…我快射了……快用你那迷人的艷嘴吸一下,一吸就出來了……」  

「你要死了……你那東西剛肏了人家屁股,還要人家用嘴……」  

「好浪肉兒,肉姐姐,我快出了,如不快點……一冷卻下來,又要肏你幾個時辰了……」  

房秋瑩一聽又要肏幾個時辰,心中不由得慌了,但看著那通紅的大雞巴,心想這根東西算把自己整慘了,要含在嘴裡實在令人羞恥。  

正當她六神無主時,宇文君卻陣陣肉緊中,雞巴頭子一個勁地往她那張嬌臉上直頂直磨,磨得房秋瑩又羞又窘,最後一想連屁眼都被他搞了,她這雪劍玉鳳的臉面早已丟盡了,忍不住心一狠,胡亂抓了一件內衣,給擦了擦那大雞巴,然後媚目緊閉,艷嘴兒大大一張。  宇文君看著她那鮮艷的紅唇,心中一陣魂消,雞巴猛的漲了一漲,更粗更長的,「滋!」的一聲,直插入她那張通紅的艷嘴兒中,一下子幾乎頂穿了咽喉。  

房秋瑩「唔!」的一聲,只覺眼前一暗,宇文君那黑呼呼的陰毛蓋在臉上,一股子淫騷氣味險些使她喘不過氣來,那通紅的艷嘴兒被漲得幾乎裂開,那大雞巴直送至喉頭,頂得她白眼兒連翻,急得她忙玉手雙抓,緊抓住那「頂死人」的怪物。

宇文君則痛快的按緊房秋瑩的玉首,那硬塞入她迷人小嘴中的雞巴頭子,拚命的一陣抽插頂攪,房秋瑩雖用力的抓著他那大雞巴,但也幾乎給頂穿了喉管,悶得她直翻白眼兒。  宇文君那大雞巴在她那艷嘴兒裡連肏了數十下,此刻已酥麻得再也忍不住那一陣陣的軟肉烘夾,「啊,好!好騷肉兒!用力吸……啊……」一陣失魂似的低吼急喘後,他那悶久之物,終於在房秋瑩那鮮紅的艷嘴兒中,沽沽的盡情放射了。  

「啊,唔……唔……」被射得滿滿一口熱液的『雪劍玉鳳』房女俠,又羞又急的擺首抖足,想要吐出口中所有物來。  

奈何,此時正大感美快的宇文君,卻緊緊抱住她的玉首不放,使她動搖不得,而至最後,見這美人兒實在被憋得急了,才「波!」的一聲拔出了大雞巴,那物溜出了她的小口時,已軟縮了。

房秋瑩嘟著美嘴兒,忍住全身酸麻,急起身想下床,卻吐口中之液,不料,宇文君成心搞她,也坐起來,一把拉住她往回一抱,房秋瑩整個動人玉體坐入他懷中,他再伸手騷了她一下。  

只聽「哎唷……」一聲,根著『咕嚕……』幾響。房秋瑩漲紅了一張如花艷臉,愣愣的,把滿口之液全吞到小肚子裡去了。  

好一會,房秋瑩--這羞氣欲絕的雪劍玉鳳直錘著宇文君的胸膛,媚聲不依地道:「……死人……壞都統……你算是把我玩夠本兒了。」宇文君心裡暗覺有趣,表面上又不停的哄慰著她。

這一夜,『雪劍玉鳳』這名滿江湖的女俠在宇文君胯下婉轉逢迎,雖遭受了萬般淫辱,卻也嘗到了已前從未有過的奇異滋味。最後像軟泥一樣攤在床上。而宇文君則連肏了這俠女『三大件兒』,直至次日凌晨才心滿意足地離去。

周文立當夜本想探詢一番,卻發現元軍巡查極嚴不便行動,為免暴露身份只得忍下。第二日與房秋瑩碰面後,見她神情睏倦還關懷地叮囑她注意身體,房秋瑩嘴上推說沒有休息好,心中卻是暗暗羞慚,想起昨夜淫事,甚覺對不起丈夫。周文立素知妻子為人,也不疑有它,可他哪裡知道他這貞潔美艷的老婆不但被人肏了,還被肏了足足一夜,那騷呼呼的美屄被肏了兩次不說,連他都沒嘗過的小嘴兒和屁眼兒都讓人拿雞巴給捅了。

兩人暗暗商議如何著手,最後決定由房秋瑩負責接近後營,周文立利用白天在前營查探。一直到晚上,兩人毫無所獲,只覺近來元軍調遣頻繁,似有所行動

天色漸晚周文立自行回房休息,房秋瑩回到房間卻是萬分難挨,心恐宇文君又來淫辱,但想起他那玩女人的高超手段,和那根肏得自己欲仙欲死的大雞巴,褲裡卻先濕了。

宇文君果然不負她所望,又來光顧了她,而雪劍玉鳳即已失潔,也只有含羞忍恨由他再次肏弄,雪白玉體癱在他胯下憑他那巨物抽插侮弄,雖是屈辱萬般,卻也落得個享受異常。她夫妻暗查了五天,宇文君也是連肏了她五天,有時大白天就把她按到床上肏了。

到後來雪劍玉鳳這俠女竟有點被他那大雞巴肏習慣了,到了第六七日宇文君異常忙碌,沒來肏她,她反倒覺得空虛寂寞無比。



















0.015916109085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