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名稱:[不倫戀情]第一次做愛回憶錄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阿智,小馬,大條老愛跟我在經濟學的課堂上屁他們的床上史

阿智丈著180公分的身高,外加對電腦瞭解,可稱的是睡遍繫上無敵手。小馬他的長像是無話說的帥,就連身為男人的我也會羨慕。大條他有個相交很久的女友,要手腳差一點小孩都生好幾個。在這群死檔加樓友的當中就只剩我是處男。

雖然我只有168cm高的也不是很帥,但是女朋友還是有交過但是頂多就只是拉拉小手,可能是我膽子比較小吧!

阿智說上女人很簡單,先哄她開心,然後只要有適當的地點外加氣氛就可以,但是一定記得要保留後路好脫身。

他當然容易啦!長那麼高,手段又好。倒貼他的女人那麼的多。老覺得他跟阿賓差不多,我看就只有他媽他不睡,其他的女人都上。

昨晚阿智又不知道去那搞來個大奶媽,奶子大就算了,她的淫叫聲還真的嚇死人,整晚就聽她叫:

「啊……你插的人家好濕哦……啊……快插死我了!!」

「幹進去一點……喔……對就是那裡……啊……你從後面插我插的我都腿軟了……」

「呃……我快射了!!」

「你快射在我臉上啊!」

「對了!快!啊……你射的好多哦……好好吃哦!!」

聽的我懶叫都硬了,想睡都不行,只有一面聽聲音一面打手槍。害的我睡眠不足,頂著兩個黑眼圈去上怪手的課。

媽的!!要不是怪手課是馬子最多又最正,我就給他直接趴下去睡。

「黃正傑!快起來下課了!!」張開眼睛一看,原來是小潔。

「你昨晚去當小偷啊!看你今天一付沒有睡飽的樣子。」

「還在發呆!!快點!你今天說好要幫我搞定我的電腦作業的。」

小潔是我們繫上的。她是個標準的電腦智障,但是卻念資訊系,每次只要交作業就看她到處找人幫她做作業。

我前任女友是她的室友,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跟她搭起友誼的橋樑,就連現在我跟我前任女友分手了。我跟她還是混的很熟。

「現在去電腦教室?拜託!!你以為現在是什麼時候啊?你搶得到電腦才怪耶!」

這個白癡,都快期末了,現在電腦教室,圖書館都是人她還想去找壁碰。

「那去你那!你不是有電腦嗎?我不管,你今天一定要幫我寫完啦!!」

我還沒有搭腔就被她拖著走,這個沒有胸部的男人婆。

其實小潔長的還滿吸引人的,大大的眼睛,瘦瘦高高的身材,屁股小小的卻又翹又高,腰圍估計只有22寸。唯一的缺點就是沒有胸部,話雖如此,她的腿可是極品,她的腿說有肉又不會像有些女孩的腳看起來像蹄膀。看起來細細的又不會有像鳥子腳的感覺。特別是她的腳踝,跟據阿智的說法:光是握她的腳踝就會讓人勃起。

可是她的個性實在太像男生,尤其跟我們在一起時,還滿口髒話,像個大姐大,要不然就連我們都會死在她的迷你裙下。

「幹!你房間不會去裝一台冷氣嗎?快熱死我了。」

我勒他媽的冷氣。大小姐她一來就大方的坐在我的懶骨頭軟墊上,抓著我那台小電扇吹猛吹,累的我還要打作業,送茶水,遞電視的遙控器,就只差沒有說聲「老佛爺吉祥」。

現在又抱怨起沒有冷氣,拜託!我也只不過是一個窮大學生,冷氣!叫她去死一死比較快。

「對了!你為什麼跟美心說,分手就分手啊?她傷心死了,每天吃飯配眼淚的。」

「拜託一下,我的老佛爺大人,是美心說要分手的啊。」

「你也太白癡了一點吧!女友說要分手你就說好啊,還轉頭就走啊?你到底懂不懂女孩子的心態啊……」

「我在講話,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你媽沒有教你人家在講話時要看人家的眼睛?」

看她越說越氣怕她氣的心臟麻痺,只好回過頭去看著她。哇!不看還好,一看腦袋瓜子馬上缺乏血液。

大小姐她今天穿的是件白色的迷你裙,我也不知道是那種剪裁跟布料,就肯定是那種會飄的那種。

看小潔飄啊飄的裙子,但就是飄的不夠高,都看不到她的內褲。那也沒有關係,光看那雙腿就讓人下體充血,第一次發現光看一雙腿會興奮。好想去摸她的腳踝,握起來可能剛好我手指圈成一圈。

再往上看一點,天啊!她的腰好細,大約我兩支手就可以圈住的大小。本來聽阿智跟小馬說她22寸,還不覺得如何,今天看小潔穿著件緊身的短襯衫才知道。

好想下去舔小潔的大腿,從背後幹她。抓住她的小蠻腰,對著小潔那又高又翹的屁股中間插進去,在把她盤在頭上的長髮放下來。

我一面幹她,一面讓小潔的頭髮飄散,她汗水在她的背部閃著亮光。等我快射時在把她轉過來,將我的懶叫塞入她性感的嘴巴裡……

「黃吉賣,你他媽的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呃!忙著思想強姦小潔就沒有認真的聽小潔說話。

「你到底在想啥東西啊你?還不快點把嘴巴閉起來口水吸進去。」

我要讓你知道我在想啥東西,我不被你劈開當柴燒嗎?

「你這個木頭,我講也是白講,就沒有看過像你那麼笨的。」

才剛想說會被當柴燒,就罵我木頭。

「大姐頭英明啊。你要我寫作業,還要我裝冷氣,又要向我訓話。你這麼辛苦要不要我到杯茶你喝哦?男人真命苦!」

嘴巴是這麼說,但思想還是想強姦她。

「瞧你一付色瞇瞇的樣子,幹什麼!沒有看過女人啊?」

哇操!就連我在想什麼她都知道,這馬子不可以小看哦!

「那有啊!大姐頭冤枉小弟小了!小弟可是純情小處男說,不要污染我純潔的心靈。」

「純潔」!那這是什麼?

小潔話一說完,就把電視轉到鎖碼頻道,還起身向我走過來。

「幹什麼啊!大……呃!」

我話還沒有說完,小潔的手已經摸到那個從小到大只有我媽摸過的地方。

欸!有種處電的感覺傳遍我的全身,在這樣腦部嚴重缺氧的情況,我只有看著小潔。她臉上浮現出一抹邪惡的笑容,沒想到美女就算笑的很邪惡,看起來還是很漂亮的。

oh~man!我才大腦當一下機,小潔就把我家老2由牛仔褲中解放出來。小弟啊小弟!你出來不打緊,幹什麼還向人點頭微笑?這下糗大了。

小潔也不搭腔,頭一低,我可愛的小弟就進了她的嘴裡。

oh~好……爽!

小潔的嘴巴好暖,哦~~還有一條濕濕的小蟲在我的龜頭上蠕動。

「那……裡不行……」我可愛的小蛋蛋已落入小潔的魔掌中。

小潔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畫小圈圈,還一面的鑽動我的馬眼,我馬眼流出的分秘物混著她的口水,牽出一條條的亮線。然後小潔用嘴唇包著兩片舌頭用力的吸我的陰莖,在將整個龜頭吞到嘴巴裡。

她的雙手也沒有閒著,一支手抓著我的老2用力的上下抽動。另一支手握著我的蛋蛋,她的中指還不時的戳向我的肛門。

「啊~~小潔,你吸的我好爽!」激動之餘我抓住小潔的頭髮,讓她的頭跟著我的節奏,上下的擺動。小潔披散下來的頭髮搔著我大腿的兩側,感覺有夠給它刺激,有種快要爆裂的感覺,小弟弟快不行了。不可以!要忍住。

「阿~~小潔!哦~~你的嘴巴好棒。我小弟弟受不了了」

小潔放開握住我陰莖的那支手,把我整跟小弟弟含進嘴巴裡,一面吸我一面用舌頭抵住我的陰莖。

我不行了。

「呃~我射了!我射了!啊」

話才剛說完,我的精液便全噴進小潔的嘴巴裡。我感到小弟弟傳來一陣子的抽搐。

小潔等我精液射完後,還用舌頭把我的龜頭舔一舔,再抽幾張面紙擦拭。我就像個白癡一樣呆呆的任由她擺佈,恍惚當中也不知道幹什麼才好,只有看著小潔笑。

小潔抬起頭來向我笑一笑:「你還真的是處男啊!真想不到。我們還以為你在開玩笑。好了不要擔心,你跟美心的事我來幫你搞定。她還真是誤會你了!」

美心誤會我什麼?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現在腦筋一遍空白。

「好了!現在開始幫我寫作業。」

對著電腦螢幕,我居然有種被強姦的感覺。天啊!這是什麼世界?

我用僅存於大腦的血液努力的把作業打好,交給她。

小潔拍拍我的頭笑著說:「謝謝你了!下次在來找你玩啊!」

沒想到小潔說完轉頭就走,我以為她會跟我親一下吻別的,電視不是都這樣演的嗎?

發生了上次那種事,小潔也沒有對我比較特別,還是跟一般同學一樣偶爾找我打打屁,要我幫她寫寫作業。害的我一顆少男的心不知如何是好,只有找阿智、小馬、大條來商量商量。

「沒想到小潔那麼的厲害。我看你不是她的對手,讓我種馬阿智來對付比較好。」

「你說的是那個大姐頭小潔?我沒有聽錯嗎?」大條一臉難以相信的表情。

「真想不到小潔的眼光那麼的差,居然會看上你。」小馬更是一付要去收驚的樣子。

「喂!你們到底是不是我朋友啊?講這種話很傷人的知不知道?」

難道不起眼的男人就不能被美女看上嗎?他們難到都不知道,美女與野獸的故事?這群孤陋寡聞的笨蛋。

「鈴……」

「電話還不快接!你的小潔打來,要來找我上床……」阿智話還沒有講完就被大條一腳踹倒。

「喂!這裡是警察局,是誰家死人了?」接起電話沒好氣的說。

「正傑,是你嗎?我是美心!我有話跟你說,可以嗎?」

美心?乖乖,這討厭鬼自從上次我不小心在MTV裡對她發出野性的 要後,隔沒幾天她就跑來跟我分手。算了!看在她楚楚可憐跟我哀求的份上。

「可以啊!你在哪裡?我去找你好了。」

「那我在學校附近那家茶匠等你,一個小時時間夠嗎?」

一個小時?她以為她是那位,這個死38。

「好!沒有問題。」

掛下電話一回頭差一點撞上阿智、小馬他們的臉。這兩支好奇寶寶,不管他們正事要緊,先回房梳洗一番。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雄雄發現其實我還滿帥的。只要 子挺一點,嘴唇薄一些,眼睛大一些深一點,我也滿像湯母剋魯斯。好!廢話不多說。就趕緊騎上我那台GP500縮小版GY50找美心去。

到了茶匠,美心已經站在外面等我了。買了兩杯波霸奶茶就定位。

「正傑,你一定氣我上次無故跟你說分手,對不起!」

知道我氣,你奶茶的錢你還讓我出?!

「其實上次我們去看MTV那次,你對我那樣,我想故意氣一氣你就跟你說要分手,我也就只想要你尊重我一點,要你知道我又不是那種隨便的女孩,那想到你問都不問我原因就走了。」

我勒!你要跟我分手我難道要跪著求你不要走?而且說要分手的也是她,現在又跑回來怪我分手時不留她。女生真是麻煩。再說MTV那次也不是我的錯,我想只要是雄性動物都會有那樣的反應啊。

那天是為了慶祝我跟美心在一起3個月「女生真奇怪這也要慶祝」,加上我又剛拿了家教的錢,就帶美心去吃牛排,再帶她去看夜景。結果一不小心看夜景看過頭宿舍關了,就乾脆帶美心去看MTV。

我們那天選的是金凱利的王牌大偵探。帶馬子看MTV就是要抱著看,就算笨蛋也知道,更何況我這麼聰明,當然就抱著美心看片子。

講到美心的臉蛋,那就是我最驕傲的地方。美心有著一副日本美少女般清秀的臉蛋,皮膚白白嫩嫩的看到會讓人想咬一口,配上她小小的酒渦,那就是可愛哦~可愛到了極點喔~。

美心個子小小的只有152cm,但麻雀雖小,五臟具全。她還有一些babyface抱在手理軟綿綿的,加上她皮膚又白又滑,感覺好像抱個小嬰孩,唯一跟抱小朋友不同的地方,就是她多了兩陀肉在胸前。

可別小看那兩陀肉,它們可頂的我心猿意馬,一顆純情少男的心小鹿亂撞。加上美心身上有著,跟我們這些大男人臭汗軟不同的淡淡的香味,不想起反應都難,這時候我突然發覺我的小弟弟特別愛她。

我畢竟還是處男。我媽媽也告訴過我女人很可怕,要小心被騙。我只有努力的向柳下惠看 。

當我正努力的猜測美心的洗髮精是那種牌子時,美心突然抬起頭,兩塊軟軟的東西碰到我的嘴唇。

哇!我的初吻就這樣的給美心奪走,人家還沒有心理準備這麼快,其實接吻也就是說嘴唇對嘴唇沒啥特別。

等等!什麼東東跑到我嘴巴裡面,口香糖嗎?是……舌頭。

喂!喂!美心的舌頭跑到我的嘴巴裡面也就算了,她還不安份,一下子頂開我的牙齒,輕輕的舔我的上鄂。

舔完我上鄂,美心把舌頭一翻,我的舌頭也被她捲起來。她舌尖開始在我嘴巴裡面探索,還像牙醫般,一顆顆的檢查我的牙齒,只是牙醫用的是鑽子,美心用的是她的舌頭。難道她想吃我齒縫間的菜屑嗎?長這麼大,我才知道長舌婦是真的用來講女人的。

好!輸人不輸陣,我也要用舌頭頂回去。頂回去之前要先找個好姿勢,什麼姿勢比較好呢?百忙當中,也沒來的及想,就直接壓倒好了。唉ㄚ!一個不小心,我把一支腳夾在美心的兩腳中間。算了!不管它,繼續。

說真的!我不太瞭解接吻要怎麼接。好!就學美心先把舌頭伸過去。呃~才一伸過去,美心的舌頭馬上把我的舌頭捲住不放,她嘴裡有著柳丁汁的味道軟軟甜甜,忍不住的吸她口水,原來,女人的口水,像果汁一樣好喝。

為了方便吸她的口水,乾脆把她嘴唇全吸進我的嘴巴裡。美心的舌頭更像條小蛇般在我的嘴裡四處游竄,原來接吻的感覺是這麼爽。比我媽媽在我小時候親的還要好太多。

雖然接吻感覺很好,但是確不太容易呼吸。都怪美心那兩顆32E的肉球。為了不想我因接吻而休剋,決定把那兩顆移開。相信我!我只是想移開沒有其他的念頭。

一碰到那兩顆,先是一股電流由雙手通到我兩腿中間那條「接地線」。

我緊張的用力一抓,好像抓到兩球麻薯,好軟搓起來又彈性十足。有沒有人抓過哈密瓜大小的麻薯?抓起來就是那種感覺。

「啊~~正傑!你……呃~~~)

「我弄痛你嗎?要我放手嗎?」嘴巴這樣說,我可捨不得放手。美心不回答的把頭轉過去。她脖子好白,才剛咬下去。

「啊啊~~求……你……啊~~我!」

「傑哥……你……舔……欸~好!我……不可以……啊~」

天啊!!美心不但與無倫次,裙子掀到腰部,她那件小熊的白色小內褲,還可以看到中間一塊黑色的部分,雙腳更緊緊夾者我的大腿。

隔著我這件超薄的西裝褲,明顯的感到美心底下的那個地方軟中帶硬,中間有條小縫,更有幾跟毛穿越,她的內褲,我的西裝褲。直接刺到我的大腿。哎呀呀!!她還不斷上下磨擦。

由於美心雙腳緊夾著我的大腿,我懶叫就陷入她豐滿的大腿裡。美心又不停的扭動她的屁股,感覺好像有人在幫我打手槍。美心美動一次,我的龜頭跟我的內褲就磨擦一下。干!真他媽的……爽!

「傑……好……奇……怪啊!但……好棒……欸喔~~傑~」

「你……那裡……頂……我……好~~」美心的聲音夾帶喘息聲好像日本A片的聲音

「美心……我……不是……故……意頂……你……我忍不住了!……啊~~」

真對不起大家!我洩了。

人家我也不願意這麼快,但是美心的叫聲,加上那件該死的四角內褲。唉!說來真丟臉。

「正傑!正傑!你想好不好嗎?」

「好啊!好啊!」

忙著回憶我的……咳!!初吻。沒聽到美心說什麼,反正女生說什麼我都會說好。就算是美心這討厭的婆娘。

「真的嗎?你不生氣!我好開心說。」

這臭娘們到底在爽些什麼東東?

「美心,我可不可以問一下,你為什麼這麼開心?」

「哎呀~~正傑你好討厭!剛剛不是都說了,還故意問人家。」美心這老女人,都20歲還在裝可愛。

「對不起!美心我剛剛沒聽清楚,你可不可以在說一次?」

「你每次都那麼心不在焉,算了!誰叫我有你這種笨笨的男朋友。」

男朋友?我這種帥帥的男朋友?夭壽哦!難道美心重回我懷抱?

美心以為我是那種男人,要我來我就來、要我走我就走,我可是很有個性的痞子阿正。美心重回我懷抱?

當然是……答應外加開心的不得了。

不過話說回來,人帥就是擋不住。請大家不要太羨慕我……我會驕傲的。

好!話不多說。我要帶我心愛的美心去散步了。

自從跟我可愛的美心舊情復燃後,每天都跟著美心快樂的過王子跟公主的日子。

雖是如此,純潔的我還是保持清白的處男之身。因為小潔警告過我美心原則上是滿保守的,而且還是處女。小潔要我們小孩子不要亂搞。

也對!前兩次的經驗,讓我決定還是看鎖碼台或是情色網路就好。先讓自己鍛煉一下,順便吸取經驗,這叫做「工遇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大條今天一早就精神特佳,因為他心愛的妹妹要來住幾天。別誤會大條搞亂倫,相信我!大條決對不會玩這種變態的事。因為她媽沒生女兒,這個妹妹當然就是大條相交多年的女友。

別看大條一副浪子高達的模樣,大條對感情可是專情到可以進博物館。

「阿正ㄚ!不是我愛臭屁,講到把馬子我就要跳出來了。想當初追我親愛的女友的人,叫3台遊覽車還不夠載,要不是我厲害那有可能把的到。」

靠!女朋友要來一大早就把我從與美心「愛」的夢中拉起來。

「告訴你啦!把馬子簡單,把馬子留在身邊,是很困難的,唉!又要講到我驕傲的地方。要不是我很能「干」,我親愛的女友那會到現在還死心塌地的跟著我。」

別笑死人!阿妹早就告訴我們大條第一次有多糗。

有次阿妹來住我們這,我們把大條灌醉後,問阿妹大條的糗事。

阿妹說:大條的第一次,不是大條向大家講的那麼神勇,而是丟臉到家。

先是大條硬不起來,害的當時還是處女的阿妹以為自己沒有魅力。好不容易在阿妹雙手加心理的輻導下,大條的小弟弟才勉強的站起來。站起來後,大條又找半天找不到洞,最後還要阿妹用手指把洞口弄開,另外一支手扶著大條的小弟弟才得以進入。進去後大條只動了3下。就像笑話中的1、2、3,大條就射精了。

聽的我們大家笑到老二沒力,沒想到中看不中用,就算很大條也沒啥用。大條的綽號就是那次叫開的。

「你啊,就是太害羞,跟美心在一起都4、5個月了,還沒有上她,你太遜了。」

笑死人了!阿妹說大條跟她在一起半年多才敢親她,快兩年才上床。大條還敢笑我。

「偷偷告訴,你女人最敏感的地方,不是大家所想的乳頭或雞巴。根據我豐富的經驗,是脖子,耳朵,背跟髮根。你不知道這些吧?還不快感謝我教你這麼多。」

豐富的性經驗?大條以為他是誰!他的性伴侶除了阿妹以外,就是大條的左右手。騙肖仔!以為大家不知道,大條是妻管嚴研習會的會長嗎?

算了!不鳥他。上課要緊!

到教室還是遲到了5分鐘,還好「叫獸」還沒有來。

「又遲到了!黃吉賣!去偷吃嗎?小心我告訴美心。」

媽的!又是小潔。

「幹什麼!我可是 有貞節牌坊的好男人,那會偷吃。」

話是這麼說,眼睛還是釘住小潔的雙腳。這馬子今天穿超短的低腰短褲,估計這件褲子大約只有25公分,上半身是件無袖的短襯衫。再往上看一點,小潔的胸部。唉�沒啥好講的,還是看她的下半身。

「喂!看什麼!看的眼睛都禿出來。教授來了,還不回去。」

為什麼不能看?你穿的這麼性感不就是讓人看的嗎?

小潔說完話,把頭轉過去看黑闆。小潔的手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放在我大腿上,害的我緊張的東張西望,看有沒有人看到。好險!我們坐在最後一排旁邊也沒有同學。

「唰~~~」

我的拉鏈被小潔的手拉開,小潔的魔爪很快伸入我牛仔褲 ,隔著內褲撫摸我的懶叫。還好最近有努力K過鎖碼台跟色情網,要不然我一定大叫非禮。

上次因為受驚嚇,全處於被動,事後還勞駕阿智,小馬,大條他們幫我收驚。我們還討論,要是再有相同情況要如何應付。但在教室,還有教授在上課,太誇張了吧!!我跟本就硬不起來啊。

小潔連接兩次騷擾我,我還真是虧大了。不行!我得要摸回來才公平。

伸出手,但是要摸那裡呢?大腿好了。

手剛一碰到小潔的大腿,小潔的身體就抽動一下,小潔的大腿起了一粒粒的雞皮疙瘩。

照啊!阿智告訴我,女人high的時候皮膚會起雞皮疙瘩。這樣說起來小潔不就……

哇!哈!哈!

好!既然小潔有反應,那我就繼續,不用給她客氣喇!光用手摸,滿無聊的。乾脆我手指頭在小潔大腿內側畫小圈圈,畫著畫著就畫到小潔短褲的邊緣。

小潔認識我小弟弟滿久了,那我也應該認識一下小潔的小妹妹,禮尚往來一下才對。

話不多說,我手指頭決定來discover女性最神秘的地方。

先把手指移到小潔牛仔短褲的邊緣,再往裡面伸入。咦?怎麼一摸就摸到小潔的陰毛,她陰毛有這麼多嗎?往下移看看。

哇!!不會吧?小潔沒有穿內褲,這……太便宜我了。生平第一次摸到每個人的「故鄉」,感動的快哭了!

現在摸到一小塊軟軟的,好像橘子剝開後其中的一瓣,跟據健康教育課本,這東西應該是大陰唇。

在兩瓣橘子中間怎麼凸了塊小肉?好!捏捏看。

「哼……!」

小潔輕輕的叫一聲,嚇的我就像被人點穴一樣動不了。

還好沒有人發現!繼續,繼續。

輕輕的把那塊肉捏在兩跟手指之間,來回揉搓,再摳一摳亂好摸的。奇怪?怎麼越搓越濕。小潔尿失禁嗎?

「嗯……喔……」

小潔那雙大眼睛睜的好大,還緊緊咬住下嘴唇,一副很痛苦的樣子。這馬子也有今天ㄚ!老是欺負我,看我今天不玩死你。

有個洞在下面,想必這就是所謂的陰道。食指一插入,就覺得好滑、好緊、好溫暖。我的小弟弟現在一定非常的羨慕我的食指,因為它站起來跟我抗議了。

「嗚……嗚……嗯……」

小潔努力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來,但光是她的呼吸聲,就讓我很有成就感。

我的食指在小潔的小雞巴中抽動時,小潔的那塊肉就摩擦我的手掌心。我還故意沒事用力去擦一下那塊肉,小潔的屁股也跟著我的節奏不停的扭動,還動的越來越快,我看小潔這騷貨應該快上高潮。

「當��當��當��當��」

「啊!!��……」

小潔淫叫聲夾在下課鐘聲 。看樣子她是上高潮了,可是我的小弟弟才剛剛站起來。

幹!第一次覺得上課時間太短,要是在長一點就好了。

「呼~~不錯哦!小朋友有進步哦!阿智教你的吧?」

你又知道是阿智教的?我不能跟櫻木花道一樣是個天才嗎?

「小……」正想開口找她去我宿舍「蓋棉被純聊天」。

「等下我還有課,走先啦!bye~~~」

小潔這死婆娘說走就走,那我那好不容易站起來的小弟弟……以後千萬不要讓我有機會遇到你。我現在人生的目標就是:一定要跟小潔「來一發」。

人生目標歸目標,我可憐的小弟該怎麼辦?

算了!還是回宿舍聞小潔留在我手上淫水的味道打手槍吧!

媽的!這幾天為了期中考K書,趕作業。搞的頭昏腦脹外加老二無力。

他媽的死小潔!!自己作業不寫,要我幫她寫就算,還要我幫她補習。

這小潔也很奇怪,幹嘛不去找阿智,小馬他們。我想小潔一開口,他們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尤其是阿智,阿智每天想的就是如何上小潔。

「正傑,要不要休息一下?念一下午的書你不會累嗎?」

還是我美麗可愛的美心最好,還會擔心我累不累。不像那雞巴小潔,一天到晚只會問我:

「你作業幫我寫完沒有?要考的範圍念完沒有?考試我坐你後面,一定要記得給我看。」

真操她媽的低B小香蕉。

「美心啊!其實我不用這麼累的,都是你那好朋友小潔,害的我一個人要做兩人份的作業。小潔她又沒好處給我,還害的我寫作業寫的腰軟背痛。男人真命苦喔!!」

「傑~~你不要這麼說好不好?我們會和好也都要感謝小潔啊。更何況她又是人家的好朋友,你就幫幫她麻!」

我最受不了女人撒嬌,美心一對我撒嬌我就……沒力了。

「傑~~看你那麼累我也好心疼,那我幫你按摩好不好?」

按摩?當然好啦!!不行!這麼快就答應太沒骨氣,先裝繪一下。

「你會嗎?美心」

「當然會啦!你知不知道?小潔可是有牌照的美容師喔。她有教過我。」

「你這不是有嬰兒油嗎?你拿來給我,然後把衣服脫掉去床上躺好。」

照啊!!莫非要來個色情油壓……不是!!是愛心的油壓。

好!趕快脫光,到床上趴好。為了節省篇幅,不用描寫我脫衣服。

美心先抹些嬰兒油在我背上,而後沿著脊椎往上推。嗯!!沒想到美心還按的有模有樣,比上次跟阿智去洗三溫暖時的那位歐巴桑好多了。

奇怪?背上怎麼癢癢的。回頭一看,原來是因為美心坐我大腿上,當她用力的從我的腰部往肩膀推時。美心的頭髮垂下來碰到我的背部。當美心的頭髮劃過我背部,我就會有麻麻的快感。

「呃~~~」

美心呼出的空氣還吹在我背上。暖暖的,吹到我的背上讓我有種被電到的感覺。我現在瞭解,為什麼我摸小潔大腿小潔會起雞皮疙瘩。

不行!不可以想這些有的沒有的。現在可是我最清純的美心在幫我按摩。趕快想微積分……

「正傑,你把褲子脫掉,我幫你按摩腳。」

褲子脫掉??我有沒有聽錯?哇操!!21世紀的女人還真開放。

「美心,我把褲子脫掉好像不太好說。我。。會不好意思耶!人家我長這麼大,也只有讓我媽這一個女人看過我屁股。不好吧?」

其實還有小潔,但我那敢說,好怕成為閹夫案的男主角。

「哈~~~我只要你脫掉牛仔褲,沒有叫你全脫光。不要在那裡耍白癡好不好?」

嚇死我了!還以為我這支童子雞會不保。笑什麼?你們難道不知道童子雞很珍貴?

「那好,我脫你不可以亂來。」

先跟美心聲明一下,要不然怕……

「你不要就算了,狗要呂洞賓。」

「沒有啦!美心你不要生氣好不好?跟你開開玩笑,你看我這不就脫了。內褲我也脫掉好了。」

「黃正傑!你內褲不用脫啦,變態。」

女人真可怕,說翻臉就翻臉。女人心海底針呦。

「唉�呀�呀�呀�呀��」沒想到美心按摩我的腳這麼舒服。

美心的雙手環繞我的小腿,大姆指按著我小腿肚,沿著小腿用力往上推。推到我大腿跟部。「就是懶叫那個地方」再向下滑到我大腿兩側,劃小圈圈的按摩。

也不知道美心是無意還是故意?她的手指三不五時滑進我那件超大號四角內褲 。

「喔~~~」

這次美心的手指碰到我的睪丸,現在就算努力想微積分也沒有用了。

「正傑你怎麼了?我弄痛你了嗎?」美心看到縮成一團的我焦急的問。

「沒……事,你沒有弄痛我。」

「還說沒有!你聲音都在發抖。」

小姐,我聲音會發抖,不見的是痛啊。

「正傑,轉過來,我看有沒有怎麼樣。」

美心一用力把我轉過身,就只見到我小弟弟在內褲裡搭起帳蓬來。我連遮都來不及遮,這下子糗大了。

「正傑你……」

美心先是目瞪口呆,跟著臉一下子就紅起來。

看到美心這種樣子,忍不住抱住她,吻她紅咚咚的小嘴。

「討厭~~~」美心像支小貓一樣的倒在我懷裡,我當然就給它忍不住啦。

美心今天穿件粉紅色的上衣。剛拉開幾顆扣子,就看到美心那雙白嫩嫩的麻薯被包在件粉紅色胸罩。看那兩駝大麻薯被包的很可憐,我應該把它們解放出來。

奇怪?摸半天為什麼找不到扣子?

美心大概也知道我在幹什麼,就抓我的手到她胸口。喔!原來是前扣的。瞭解!瞭解!可是,我還是不知道前扣要怎麼開。

搞半天也不知道按到什麼,美心的奶奶突然跳出來。

就像蠟筆小新講的:兩個奶奶蹦蹦跳。哇!好大,我用手掌包不住。

美心的乳頭小小,尖尖,粉紅粉紅的好漂亮。用舌頭舔舔。

「阿~~~傑……」

聽到美心的叫聲,讓我忍不住將她乳頭整個含進我嘴 ,用力吸她。另一支手抓住美心的奶子用力搓揉,想不到女人的奶子這樣柔軟好搓。

「喔��傑哥!!」

美心一面叫一面用雙腳夾住我的大腿。我將美心的裙子拉開,入眼的是件粉紅色的小內褲。

小內褲邊緣,還有幾跟美心烏黑亮麗的陰毛跑出來。隔著內褲,我手指頭摸到兩瓣軟軟的肉。兩瓣肉中間的小縫上還凸出個珍珠,用指頭一捏。

「啊!!!~~~~~」

美心幾乎尖叫起來。聽美心的叫聲,好真實。比鎖碼台A片的叫聲還動聽。

我受不了啦!

用我雙腳把美心的雙腳撐開,也來不及將美心的內褲脫掉,就直接把她內褲拉開,我的龜頭頂住美心的雞巴磨擦。

美心雞巴流出好多淫水,我的懶叫磨起美心的雞巴來滑滑的好舒服。美心的陰毛不時的紮著我的龜頭,感覺更是刺激,讓我有快射的衝動。

美心的雞巴中間還有個地方凹進去,頂住那裡,我龜頭就像有東西包住。往裡面插入一點,好像有東西擋住我的懶叫,不讓我進去。

用力向上一頂,我整根懶叫就陷半根進去。

「好痛!!」美心大叫一聲,雙手緊緊抓住我的背。

我感覺到美心的指甲陷入我的皮膚 。美心的眼淚流出來,我看的好心疼。就抱著美心不住的吻她。

美心的陰道好緊,我懶叫被美心的陰道夾的好痛。我的懶叫插進去也好一會了,看美心比較不痛,就輕輕的動一下。

「啊~~傑哥~~慢一點!」

「還痛嗎?美心。」

「嗯~比較不痛了!」

「傑哥~~啊~~插小力一點!」

我陰莖在美心的陰道裡緩慢抽動幾下。有種好刺激又熟悉的感覺。

「嗯~啊~~美心。」

跟大家在說一次對不起,我洩了。更慘的是我連抽出來都來不及,還好美心的月經前幾天剛完。

我的第一次只花7分半鍾就結束了,時間這麼短,我是不是早洩?唉!不會吧!21歲就早洩。我看我乾脆去自殺好了。

「傑!人家現在是你的人了,你以後不可以欺負我哦。」美心依偎在我懷裡撒嬌的說。

看美心小鳥依人的樣子,心中的陰霾一掃而空。

現在的我只想大叫:阿母!我出運了,我轉大人了。


















0.014014005661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