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西幼記(第二部)-3~5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二部 西幼記 第三回 喜夾奶頭小肉粽水中蹂躪戲 樂玩腳丫大鐵棒洞內暴虐奸
  詩曰:
  如花少女愛受虐,暴發老漢急操索;地下小屋縛奸穴,樓上浴室捆玩腳。
  催淫液噴洞內癢,助興藥食棒頭熱;鐵棒堅硬木夾狠,嫩妞癱軟色翁樂。
  書接上回。
  卻說小詩雯,在秦老頭新樓房地下室的小屋內,被秦老頭用紗布當繩,五花大棒綁著按在床沿上姦淫著。  爽美的感覺,使小詩雯魂飛魄散,伴隨著秦老頭大肉棒一下緊接著一下的抽動,從小肉洞洞中傳過來的刺激滋味,令小詩雯從塞著小內褲的小口中,發出一陣又一陣的悶叫。  秦老頭看著身下小女孩的樣子,耳聽著她那「嗯嗯、嗚嗚」的悲鳴,刺激得他是更加的勇猛,大肉棒就像活塞似的,一下緊接著一下的快速縱動著,爽快的感覺是秦老頭渾身上下都透著舒服。
  一口氣抽插了幾百下,秦老頭又變了個姿勢,他雙手緊抓住小女孩的小肩頭,用胸膛反別住小詩雯不斷揮動著的兩隻小腳丫,靠在床幫上,下部向前一下、一下的又頂動起來。  也難怪,別看秦老頭已經五十多歲了,但不老的淫心和多日的寡居,再加上面前赤身裸體、漂亮的捆綁女孩可憐無助的樣子,使他性慾大發,不顧一切的蹂躪著手中的小詩雯,拚命的向著快樂的頂峰奮力的登攀。  又是一百多下過去了。  秦老頭右手牢抓著小詩雯腦後捆綁兩隻小手的紗布結,另一隻手從下面環托住她的大腿,下部一邊繼續縱動著,一邊在屋中前走走、後退退的慢慢的轉起圈來。  異常的體位、異樣的刺激,把小詩雯搞得是神魂顛倒,她早就忘記了時間概念,腦海裡只有慾念、只有興奮。  她的小腦袋後仰著,一陣陣顫慄、抖動著的小身子背朝著秦老頭懸在空中,一邊承受著近乎殘暴的蹂躪,一邊享受著秦老頭大肉棒對自己小肉洞的衝刺、刮動所帶來的快感。  當轉到沙發跟前的時侯,已累得氣喘噓噓的秦老頭,一屁股坐了下去。  他背靠著沙發,雙腳支撐著地面,深吸一口氣後,下部往上一挺,跟著又一縱、一縱的彈動了起來。  四五十下以後,秦老頭慢了下來,他的身子一偏,用手一搬小詩雯的雙腿,「撲」的一聲將大肉棒從小女孩的小肉洞中拔將出來,雙手稍一用勁,就把小詩雯早就軟成一灘泥似的、捆綁得緊繃繃的小身子扔放在沙發上。
  小詩雯一聲悶哼,小身子一哆嗦,緊閉著的大眼就睜將開來。
  她奇怪的看著秦老頭,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從小肉洞洞裡流出來的體液,將腿上、身上弄得到處都是,被大肉棒帶得微翻出來一點的小肉洞壁,紅紅的,久久的吸引著秦老頭的目光。
  秦老頭將小詩雯抱起來,把她軟綿綿的小身子面對面的摟在自己的懷裡,分開她的雙腿,讓她騎坐在自己的腿上,一隻手捏住仍堅硬如鐵的大肉棒,對準小女孩腿根處的洞口,一隻手一按小詩雯的小肩頭,小女孩的小身子不由自主的向下一坐,小肉洞就深深的套到直立著的大肉棒上。
  小女孩的小口中又是一聲哀鳴,小腦袋往秦老頭的肩頭上一拱,小身子一癱,就軟軟的向一邊歪去。
  秦老頭趕緊扶正她的小身子,抱緊後身子一轉向,就把懷中的小詩雯仰面朝天的放躺到沙發上,自己跪在她的兩腿間,伸手一拖小詩雯的雙腿,向上一舉,就將她的兩隻小腳丫一邊一隻架在自己的肩膀上。  秦老頭穩一穩心神,抹一抹頭上的冷汗珠子,向前一低身子,雙手撐在小詩雯的小腦袋兩側,緊盯著小臉蛋通紅、微閉著眼睛的的小女孩的嬌羞模樣,心頭一陣狂跳。  他晃一晃腦袋,身體向前壓下,把小詩雯架在自己雙肩上的兩隻小腳丫壓到了她的小腦袋兩側,趾頭已挨到了沙發面上。  跟著,屁股稍稍往上一抬,又猛的向下一沉,只聽得「撲哧」的一聲,大肉棒異常勇猛的又衝進了小詩雯的小肉洞中。  小詩雯一聲悶叫,小身子又是一抖,小腦袋向上一抬,美麗的大眼睛就睜將開來,一邊呻吟著、一邊緊盯著面前正在姦淫著自己的秦老頭。  她左右搖擺著捆綁得鐵緊的小身子,緊皺著小眉頭,因兩隻小腳丫被壓在自己的小腦袋兩側,故小屁股向上挺起,配合著秦老頭大肉棒對自己小肉洞的蹂躪,體驗著從兩腿間傳過來的爽快感覺。  秦老頭下面的大肉棒勇猛的衝刺著、縱動著,上面的大嘴巴也不閒著,緊緊的封堵住小詩雯塞著小內褲的小嘴巴,在她的小臉蛋上啃咬著、吸吮著。  胳膊肘支撐在小女孩的小身子兩側,兩隻大手,不老實的在小詩雯被紗帶勒得凸起的兩隻小奶頭上,抓撓著、揉搓著,用手指捏住小奶頭上的小櫻桃掃動著、捻動著,手感真是舒服。
  隨著秦老頭手上力量的加重,小詩雯的呼吸急促起來。  疼痛、麻癢的感覺從小奶頭上傳到她已昏昏沉沉的大腦,使小詩雯忍俊不住的發出一聲又一聲的呻吟和哼喲,但發出的聲音都被小口中塞著的東西給堵了回去。
  秦老頭開始發狂了!
  下部一邊拚命的抽動著,撫摸、玩弄小詩雯小奶頭的兩隻大手,不再動作,向前一伸,就緊摟住了小女孩的小肩頭。  秦老頭的身體太重、胳膊太有力了,小女孩的細長的雙腿被緊壓著貼自己的身體上,小屁股隨著秦老頭大肉棒的上下抽動,被帶著懸起老高。  每一次大肉棒衝進去的時候,濺得小洞洞裡的淫水都噴了出來。  小詩雯「嘰嘰、哇哇」的悶叫著,秦老頭「吭哧、吭哧」的衝刺著,溫暖的環境、刺激的體位,使老少兩人不顧一切、配合默契的性交著,時間概念在就不存在了,兩個人的腦海裡,只有慾望、只有興奮。  大肉棒和小肉洞緊密的交合在一起,大龜頭一下一下的刮動著肉洞壁,爽美、刺激的感覺、快樂舒服的滋味,使秦老頭雄風大震,抽插的頻率是越來越快、越來越猛,插入的也是越來越深。  只聽得秦老頭低吼一聲,大肉棒猛的一下子插到盡底,靜止片刻,一股熱流,就像是打開了閥門的高壓水槍,急噴而出,跟著,一股連著一股的濃濃的精液,沖澆進小詩雯的小花心,刺激得小女孩渾身亂抖,悶叫連連,魂兒隨著就脫離軀殼,繞著圈兒向著天空飛去。  十幾分種過去了,小詩雯慢慢的緩過勁來,想動,秦老頭還壓在自己的身上;想叫,小口中還塞著東西,動不了也喊不出。
  看著秦爺爺滿頭的汗水、癱了似的趴在自己小身子上,小詩雯多像給他擦一擦頭上的汗水,但兩隻小手被緊捆在腦後早就沒有了知覺。
  秦爺爺太重了,壓得自己氣都喘不過來,小詩雯只好「嗯嗯、嗚嗚」的叫著,小身子一扭一扭的動著,提醒著彷彿睡著了似的秦爺爺。
  小女孩的扭動,驚醒了尚沉浸在快感之中的秦老頭,他「呼」的長出一口粗氣,晃一晃腦袋,睜開眼來。
  看著身下小詩雯那哀怨的目光,秦老頭的心頭湧出了絲絲歉意。
  他趕緊放開緊摟著的小女孩的小身子,雙手按在沙發上一用勁,沉甸甸的身體就從小詩雯的身上欠了起來。
  「雯雯……」
  秦老頭一邊用手擦著頭上的汗水,一邊輕喚著小女孩:「可把爺爺累死了……」
  壓在身上的大山離去了,小詩雯「嗯」出了一口粗氣,「嗚嗚」的叫喚兩聲,一翻滾慢慢的試著坐了起來。
  只見站在面前的秦老頭,面帶著笑容望著自己。
  兩腿間那剛才雄風萬丈,現在像條死蛇似的東西,軟綿綿的掛在那裡,使小詩雯不由得暗暗好笑,她哼叫著將塞著小內褲的小口伸到秦老頭的面前,用頭拱一拱秦老頭的胳膊。
  秦老頭明白過來,趕緊一伸手,拽出小詩雯嘴裡塞著的東西,扔到沙發上,自己往沙發上一坐,雙手一摟,就把小女孩摟抱在懷裡,問道:「小雯雯,美不美呀……」
  小詩雯嬌笑一聲,紅著小臉回答道:「美死了,爺爺,你美不美呀?」
  秦老頭用指頭點一點小女孩的小鼻子,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說道:「知道了還要問,雯雯,來,快一點讓爺爺給你解開,我們去洗個澡,休息、休息……」
  「不嘛……」
  小詩雯扭一扭小身子,低聲回答道:「人家還沒有綁過癮呢,爺爺,再捆一會行不行呀?」
  秦老頭一聽,倒吃了一驚,心中暗道:「已捆了這麼長時間,捆得那麼緊,她還說沒過癮,真是不可思議。」
  口中回答道:「行、行,怎麼不行呢,雯雯,只要你能受得了,那就再多捆一會兒……」
  說著話,秦老頭抱著小詩雯來到床前,將她放到床上,說道:「雯雯,爺爺想去洗個澡,你怎麼辦?就這樣捆著去洗呀?」
  「捆著洗就捆著洗……」
  小詩雯側躺下來,回答道「爺爺,只是我的手不能動的,只好勞駕你了……」
  秦老頭笑一笑,說道:「沒事的,爺爺給你洗……」
  一彎腰,就去拿小女孩的鞋子:「來,穿上鞋,我們到樓上去洗。」
  小詩雯將雙腿一拳,說道:「不嘛,爺爺,你抱著我去……」
  想一想又道:「爺爺,乾脆你把雯雯的腳也綁上……」
  「什麼?」
  秦老頭驚問道:「你個小壞蛋,捆成這樣還開玩笑……」
  「開什麼玩笑,爺爺,雯雯說的是真的……」
  小女孩認真的說道:「剛才玩時沒捆雯雯的腳,總感到少了點什麼。」
  「那好,雯雯,爺爺可捆了?」
  秦老頭一伸手拉過小詩雯的光腳丫,一邊撫摸著,一邊說道:「看讓你耿爺爺把你慣的……」
  小詩雯「嘻嘻」的嬌笑起來:「你還說你會捆,爺爺,你比耿爺爺差遠了。」
  「是不是呀,雯雯……」
  秦老頭的火被激起來了,他照著小女孩的小屁股上輕擊一掌,說道:「讓你說,爺爺可真的不客氣了。」
  「捆吧,爺爺……」
  小詩雯仰著笑臉,把雙腳一併,伸過來:「最好把雯雯的腳趾也捆上……」
  「好、好,腳趾也捆上!」
  秦老頭不再說話了,他從床上拿起一圈紗布,散開,拉著一頭往小女孩伸在床沿上的小腳腕上一搭,拉著另一頭就飛快的纏繞起來。
  纏了五六圈後,小詩雯說話了:「爺爺,別纏了,應該從中間穿了……」
  「爺爺知道,不用你教……」
  秦老頭拉著紗布,從小詩雯的腿縫裡穿到下面,抽緊,再從兩隻圓潤的小腳後跟中間向上一勒,勒了進去。  再穿再勒,再勒再穿,最後牢固的打上結。
  「動一下讓爺爺看看……」
  秦老頭拉著還剩下好長的紗布,吩咐道。
  小詩雯掙動了兩下,笑著說道:「還行,爺爺,你捆得還挺緊的。」
  「你也知道緊了,小壞蛋,爺爺還沒有捆完吶。」
  秦老頭拉著紗布,向上到腿彎處,手指一勾,順勢纏繞起來。
  一邊纏一邊勒,當剩下不多的時候,方從腿縫中間穿過,拉到上面,緊緊的一勒,打一死結。
  站起身來,秦老頭拍一拍雙手,拿起一卷紗布,想一想又放下,眼光一掃,瞧見地上小詩雯的鞋子,主意來了:「雯雯,爺爺要綁你的腳趾頭了……」
  小詩雯抿著小嘴,笑瞇瞇的不說話,看著秦老頭忙碌。
  秦老頭從地上拿起小詩雯的一隻鞋子,抽下長長的鞋帶,合成雙股,在中間部分挽了一個活套,套到小詩雯的兩隻大腳趾上,一抽抽緊。
  再緊緊的繞了兩圈,又橫著勒了兩道,分開繩頭,從腳趾上的繩扣裡一穿,勒緊打結。
  「爺爺,捆完了嘛?」
  小詩雯一邊晃動著捆綁得緊緊的小腳丫,一邊笑瞇瞇的問著秦老頭。
  「早著吶……」
  秦老頭繃著臉回答道:「爺爺把你捆成個肉粽子再說。」
  一邊說著話,秦老頭又散開一卷紗布,三股合一股,將一頭從小詩雯小腳腕上的布扣裡一穿,綁緊,拉著另一頭,一拖小詩雯的小身子,就將她背朝著自己按趴在床沿上。
  把紗布頭從小詩雯脖子後邊的捆綁小手的扣中穿出來,一隻手向上推動著小女孩捆綁在一起的兩隻小腳丫,拉著布頭的另一隻手用勁的向下狠勒,兩隻手配合著動作,只到小詩雯的小腳丫被布帶牽引著幾乎挨到她的小腦袋後,方不再用力。
  一隻手固定住小詩雯的兩隻小腳不讓它滑下,另一隻手拉著布帶,再從小腳腕中間勒進去,跟著,三纏兩繞,再穿再勒再繞,只到不多的時候,方牢固的打上死結。
  秦老頭太氣急敗壞了。
  剛才小詩雯說他不如耿老頭,使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他要讓小詩雯看一看,自己到底有多麼的厲害,這次不把小女孩收拾得伏伏貼貼他是不會罷手的。
  秦老頭放開小詩雯,將她轉了一個向,使她面朝著自己爬在那裡。
  小詩雯反捆著手腳,成了一個弓型,只有小肚皮接觸著床面,緊閉著雙眼,皺著小眉頭,臉上掛著也不知是痛苦、也不知是享受的複雜表情。
  秦老頭又拿起一圈紗布,散開來,想了一想,又放下。
  轉過身,走到沙發前,拿起小詩雯剛才塞嘴的小三角褲叉,過來,坐到小詩雯的身前。
  「嘴張開……」
  秦老頭一邊將三角褲揉成一團,命令道。
  小詩雯睜開眼睛,看著秦老頭苦笑了一聲,就乖乖的張開小口。
  秦老頭用手捏住小詩雯的尖下頦,順手就將手中的布團塞了進去。
  布團不是太大,秦老頭想一想,又從床上拿過來一團白色的藥棉,撕下一團,順著小詩雯的左邊嘴角往裡邊塞去。
  一點一點的用指頭頂進去後,又撕下一團,往小詩雯的右嘴角又塞了進去。
  只到兩團藥棉塞完,秦老頭才暇意的笑了一下。
  布團和藥棉塞得太緊,將小詩雯的兩腮塞得鼓了起來,前頭部分幾乎都塞到了嗓子眼處,使小女孩感覺到出氣都有點困難。
  「叫兩聲,讓爺爺聽聽……」
  秦老頭拍一拍小詩雯鼓鼓囔囔的臉蛋,說道。
  小詩雯「嗚嗚」的哼叫了兩聲。
  聲音太小了,秦老頭聽在耳裡,喜在心上,他笑一笑,又拿起一圈紗布來。
  「還要捆呀?」
  小詩雯「嗯嗚」了兩聲,小身子微微的扭動了兩下。
  秦老頭不為所動,將散開的紗布蒙到小女孩堵得緊緊的小嘴巴上,一圈一圈的纏繞起來。
  一邊纏一邊勒,只到纏繞了一半的時候,方在小女孩的腦後打上結。
  跟著,將剩餘部分向上一拉,在小詩雯又閉上的眼睛上面纏了起來,纏得是那樣的緊、那樣的密喲,最後,在腦後將紗布頭連接到剛才的布結處,緊緊的結了一個扣。
  秦老頭又從地上拿起小詩雯的另一隻鞋子,抽下鞋帶,合成雙股,一頭從小詩雯捆綁得緊緊的了只大腳趾中間穿過來,另一頭從繩扣中一穿,晃一晃抽緊。
  手指勾起小詩雯腦後蒙勒嘴巴和眼睛的布結,將手中的雙股鞋帶從裡邊一穿,抽出來,在自己的兩根手指上一纏拉緊。
  另一隻手一托小詩雯的尖下頦,向後一用勁,配合著拉著鞋帶的手,慢慢的就將小詩雯已捆勒得變了顏色的兩隻大腳趾,彎曲著拉到了小腦袋後邊。
  小詩雯發出一陣悶聲悶氣的哼叫,小身子就想打擺子似的一下一下的顫慄起來,她的小腦袋後仰著,勾著的兩隻大腳趾幾乎挨到了她的後腦勺。  小女孩的嫩腳趾已成了烏紫色,看來是鞋帶勒得太狠了。  「看你還笑話不笑話爺爺……」
  秦老頭自言自語的說著,一點也沒有放鬆的意思。
  飛快的結好扣,秦老頭站起身來,不去管現在小詩雯的感受,自己先穿上衣服,過來後伸手抓住小詩雯連接手腳的布結,將她反弓著的小身子向上一提,拎了下來。
  小詩雯又「嗚嗚」的悶叫了兩聲,看來是不太好受。
  秦老頭拎著叫不能叫、動不能動、看又看不見的小詩雯肉粽子似的小身子,向門口走去,猛一想,外面的天氣太冷了,可別把小女孩給凍感冒了。
  於是,秦老頭拎著小詩雯又來到床邊,將她放到床上,散開一床被子,將小詩雯嚴絲合縫的裹了起來,只剩下小腦袋露在外邊。
  雙手緊緊的摟抱著裹在被子裡的小女孩,秦老頭從地下室裡上來了。
  沿著樓梯,上到二樓,先把各個屋內的燈光打開,把摟抱著的小女孩放到牆邊的沙發上,不去管她。
  推開浴室的門,擰開熱水、涼水開關,調好溫度,「嘩嘩」的往大浴盆裡放著水。
  再來到外邊,將被子打開,從裡邊拎出死了般的小詩雯,將她提到浴室中,放到大浴盆邊上四五十公分寬的盆沿上趴著。
  自己轉過身拿來毛巾、香皂、洗髮水什麼的,放在小詩雯的身邊。
  看到浴室門後掛著的大浴巾上還夾著兩個木製夾子,秦老頭心內一動,也把它們取了過來。
  水放滿了,秦老頭關上開關,脫光自己的衣服,一偏腿就坐了進去,水「嘩」的一聲漫了出來,將趴在盆沿上的小詩雯的小身子也給弄濕了。
  浴室裡可沒有地下室暖和,小詩雯捆綁得肉粽子似的小身子早就凍得冰涼,但她的口不能說話,身不能動彈,只有靜靜的趴在那裡,等候著秦老頭給她解脫。
  秦老頭將小詩雯抱進了水中,面對面摟在自己的兩腿間,雙手上上下下的撫摸、遊走在捆綁成肉團般的小女孩的光身子上。
  這裡摸摸、那裡捏捏,用牙齒輕輕的咬住小女孩小奶頭上的小櫻桃,琢咬著、吸吮著。  啃咬了一陣,秦老頭拿過木夾子,一個小奶頭一隻就夾了上去。  最後,秦老頭的雙手順著小詩雯的脊背摸到了她提吊在腦後的兩隻小手,摸到了同小手連接在一起的小腳丫子上。  他將小詩雯抱轉個身,使她背衝著自己,張開大嘴就啃上了小女孩被提吊到極限,已烏紫發亮、紫葡萄似的兩隻大腳趾上。
  嘴巴香甜的品嚐著小女孩那嫩嫩的、散發著清香的小腳丫,不老實的雙手一前一後的伸到小詩雯的兩腿間,前邊左手的兩根手指分開小詩雯小肉洞,後邊右手的中指順勢就插了進去。  撫摸著、玩耍著,秦老頭的大肉棒又硬了起來!
  他感到一股黑色的火焰從心頭湧了上來,使自己異常的難受,大肉棒一跳一跳的彈動著,真想找個地方鑽進去衝刺一番。  於是,秦老頭從小女孩的小肉洞裡抽出手指,將她又扭過身來,大肉棒從前邊對著她的兩腿間,頂了幾下也不能進巷。  只因小詩雯渾身上下被捆綁成弓形,小肉洞被兩條大腿緊緊的夾著,腿腕處還被布帶緊縛著,所以想抽小肉洞,不把小詩雯鬆綁估計是搞不成的。
  秦老頭有點急了。
  他手忙腳亂的趕緊鬆開小詩雯腦後的鞋帶,再解開連接著小詩雯小手小腳的布帶子,將小詩雯按跪在水中,上身趴在盆沿上。
  自己站在她的身後,大肉棒對準小詩雯的兩腿間,只聽得「嗖」的一聲,大肉棒就又衝進了小女孩的小肉洞中。  正是:如狼似虎秦翁猛,片刻三番插肉洞;紗布鞋帶縛幼狠,牙啃指掐奶頭青。
  水裡樂玩嫩腳丫,盆沿狂操小肉粽;性藥再助老少欲,今夜無眠到天明。
  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續說。

第二部 西幼記 第四回 水中浸粽啃腳丫樂食葡萄紫 盆內操穴咬奶頭喜嘗櫻桃紅
  詩曰:
  浴室縱慾虐幼猛,盆內戲浸嫩肉粽;鞋帶綁趾棉堵口,性藥塗穴棒操洞;
  布繩牢縛手腳紫,木夾緊咬奶頭疼;數番蹂躪摧殘後,翁疑身在仙界中。
  書接上回。
  卻水秦老頭將五花大棒著的小詩雯頭朝外按趴在浴盆那寬寬的沿上,自己站在她的身後,大肉棒就像活塞似的抽插著小女孩的小肉洞,一口氣又衝刺了一百多下。
  小詩雯的下半身泡在水裡,緊吊在腦後握成小拳頭的兩隻小手,因長時間的捆綁而血液不通,已經變成了紫色,牢牢堵塞著並勒著布帶的小嘴,「嗚嗚咽咽」的悶叫著,小腦袋左右擺動,小身子在秦老頭的掌握下微微的顫慄著,被動的承受著秦老頭大肉棒近乎殘暴的蹂躪。
  抽插了一陣,秦老頭停了下來。
  因剛才在地下室裡剛剛才放了一炮,大肉棒抽插著小肉洞的感覺總感到沒有剛才舒服,得生一個什麼辦法助一助興才好。  於是,秦老頭將大肉棒從小詩雯的小肉洞裡拔了出來,一伸腿從浴盆裡出來,披上衣服,穿上鞋子,來到樓下。
  打開診所的後門,進去從櫃檯裡拿出一個瓶子,從裡邊倒出一粒藥丸,放進自己的嘴中就吞了下去。
  又拿起另一個頭上帶著噴嘴的什麼東西,就笑著興沖沖的又上來了。
  進到浴室裡一看,捆綁成肉團似的小詩雯,還一動不動的趴在那裡,彷彿斷了氣似的。
  秦老頭笑一笑,退下衣服、脫掉鞋子,一偏腿就又坐進了熱熱的溫水中。
  一隻手拍一拍小詩雯翹著的小屁股,用手指撐開她的小洞口,另一隻手拿著帶噴嘴的罐罐,對準小詩雯的大腿根,「撲、撲」的連噴了好幾下。  噴出來的液體可能是有點涼,小詩雯「嗚」的一聲,小身子猛一抖顫,秦老頭趕緊按著她扭動著的小屁股。
  將手中的東西放到一邊,秦老頭仔細的把水水在小詩雯的大腿根塗抹著,並用手指將小肉洞的裡裡外外都塗了個遍。
  工作完成,秦老頭在水中洗一洗手,伸手就將小詩雯捆在水中的兩隻小腳丫抓到手中。  提出水面一看,小女孩的兩隻小金蓮,因布帶的緊縛早就變了顏色,特別是用細鞋帶綁紮著的兩隻大腳趾,烏紫、烏紫的,就像是一對紫色的葡萄似的,甚是引人。
  用兩隻手環握著小詩雯捆綁得緊僅的兩隻小腳脖,秦老頭的腦袋一低,嘴巴一張,就將一隻小腳丫吞進了口中。  小詩雯趴在那裡的小身子一陣抖顫,跟著就軟了下去。  秦老頭吸吮著、啃咬著小詩雯散發著特殊香味的小腳丫,就像是一隻餓急了的猛虎,琢咬、吸吮得「滋滋」有聲。
  他的嘴巴香甜的品嚐著小詩雯的嫩腳丫,一個趾頭、一個趾頭的啃咬著,就連腳趾縫也不放過,用舌頭來來去去的舔了好幾遍。  再換上另一隻吞進口中,如法炮製,小趾頭、小腳心、小腳背……一個地方也不放過,搖頭晃腦的享樂了好長時間,才將手中的小腳丫放將開來。  鬆開小詩雯的小腳脖,秦老頭一拖小詩雯軟綿綿的小身子,將她面對面的摟進懷裡,不老實的雙手就在小女孩的小身子上,上上下下的撫摸起來。
  小詩雯像根軟麵條似的,歪靠在秦老頭的身上。  小身子上捆綁她的布帶,在水中浸濕了以後,一收縮,把她的小身子勒綁得更緊、勒入得更深,把兩隻小奶頭箍得是更加的凸出。
  秦老頭瞇縫著眼睛,雙手一刻也不停的在小女孩的小身子上遊走,最後,停在了小詩雯夾著木夾子的小奶頭上。
  手指一邊揉著、掐著、擰著,一邊體驗著從手上傳過來的感覺。  低下頭去,用嘴含著一隻小奶頭,吸吮了一陣後,用牙齒咬掉奶頭上的木夾子,用舌頭舔動著、啃咬著。  紅紅的小櫻桃,在秦老頭的大嘴裡,啃食著是那樣的舒服、那樣的過癮。  他搖晃著大腦袋,品嚐著、享樂著,隨著吸吮的力量加大,小詩雯的小奶頭整個都被她的大嘴巴吞了進去。  半個小時過去了,只到小女孩的兩隻小乳房上佈滿了牙印,秦老頭才暇意的停了下來。
  小詩雯被動的承受著秦老頭對她小腳丫和小奶頭的蹂躪,渾身上下軟成了一癱泥,要不是秦老頭的雙腿固定住她的小身子,她早就癱進了水中。
  小詩雯的小手、小腳,早就麻木而失去了知覺,小身子彷彿都不是自己的了。
  被秦老頭塗抹了什麼東西的腿根和小肉洞內外,這時候有點發熱、發漲並越來越癢了起來,小肉洞中就像有螞蟻在裡邊爬動著、琢咬著似的,使小詩雯不由的緊夾著兩腿,扭動著、磨擦著,但不解決一點問題。
  「癢、癢……」
  小詩雯「嗚嗚咽咽」的哼叫著,但她聲音都被布團堵回了嗓子眼裡。  她的呼吸也急促了起來,恨不能拿起一個什麼東西,插進自己騷癢難耐的小肉洞裡,磨擦著去一去癢,但兩隻小手被緊吊在腦後,烏紫、烏紫的沒有一點知覺。
  這時候,已過足了手癮、嘴癮的秦老頭,感覺到有一股熱流從兩腿間傳了過來,傳到自己的四肢百骸,大肉棒就想是一隻頂天柱似的挺立了起來。
  他知道,是自己剛才吞下去的藥丸起了作用。
  秦老頭晃一喚腦袋、穩一穩心神,起身跪在水中,將小詩雯的小身子轉了個向,使她背對著自己,一隻手抓住小女孩背上的結固定住她的小身子,另一隻手分開她的小屁股,身體向前一挺,一蹦一跳的大肉棒在水中就衝進了小女孩的小陰道中。
  小詩雯的小腦袋向後一仰,「嗚嗚嗯嗯」的悶叫了幾聲,跟著就沉浸在快感之中。
  秦老頭由慢到快的抽動起來,肚皮擊打著水面,濺起陣陣小水花。  老少兩人在暖暖的、熱熱的水中,進行著讓人魂飄魄散的性交遊戲,是那樣的舒服、那樣的刺激。  秦老頭咬緊牙關,兩隻手固定住小詩雯的小身子,一口氣挺動了一百多下。  小詩雯「嗚嗚、嗯嗯」的悶哼著,扭動著,被動的承受著秦老頭雄風大震的大肉棒對自己小肉洞的蹂躪和摧殘,體驗著痛苦之中那一絲又一絲、一陣又一陣的、讓自己心曠神怡的快活感覺。  大肉棒前端的大龜頭,刮動著小詩雯的小肉洞壁,每一次抽出來的時候,帶動著翻出來少許,紅紅的刺激著秦老頭的視覺。  隨著一下連著一下的快速的抽出和插入,小詩雯的小肉洞壁緊緊的鉗吸住秦老頭的大肉棒,彷彿用粘膠劑粘貼上了似的。  因性藥的刺激,秦老頭現在大肉棒前端的大龜頭,就像是一隻大鴨蛋似的,烏黑發亮、青筋畢露的棒身也彷彿比平時粗壯了許多。  插在小詩雯那窄窄的、嫩嫩的小肉洞中,「撲吃、撲吃」的抽動著,快感一陣接著一陣、一波連著一波的傳到秦老頭的大腦、傳到他的四肢百骸,使秦老頭渾身上下、從裡到外都透著舒服。  隨著秦老頭大肉棒勇猛異常、活塞般快捷的大力插入,小詩雯顫慄得是越來越厲害,捆綁著的小手、小腳還有被細鞋帶緊勒著的嫩腳趾,早就失去了知覺而沒有了痛感,小身子軟綿綿的就想往水中癱去。  秦老頭所向披靡的衝刺著、挺動著,每一下都恨不能將大肉棒全部到塞進小詩雯的身體裡邊似的。  小詩雯的魂兒隨著秦老頭的動作而飛走了,她沒有了思想、沒有了感覺,蒙得緊緊的眼前金星亂冒,小腦袋猛的向後一仰,一聲悶叫,跟著一低頭,小腦袋又沒入了水中。  小詩雯已不知道東南西北了,她微微顫抖著五花大綁著的小身子,堵塞得牢牢的小口中發出連續不斷的悶叫聲。  她的小腦袋左右搖晃著,一會兒向後一揚,又猛的向下一低,露出水面握成小拳頭的微微腫脹的兩隻小手,已經變成了烏紫色。  秦老頭一隻手按壓著背朝著自己,跪在身前的小詩雯的小屁股,另一隻手緊抓著小女孩腦後提吊、捆綁著兩隻小手的布結,隨著大肉棒快速的抽動,手上一使勁,向前一按就將小詩雯的小腦袋按進了水中。  小詩雯的小身子猛的扭動了起來,小腦袋兩側的水面上「咕咕嘟嘟」的冒著水泡,露出水面握成小拳頭的兩隻腫脹、烏紫的小手,猛的一下子伸得開開的抖動著,跟著又緊緊的握了起來。  扭動的力量太大了,秦老頭都有點控制不住了。  他趕緊抓著小詩雯腦後的布結,「呼」的一聲將按在水裡的小腦袋提出水面。  秦老頭一邊大力的抽動著、享受著,一邊「呼」的一聲,將小詩雯的小腦袋又按進了水中。  小詩雯又扭了起來,小身子猛烈的顫抖著,小腦袋用力的向上掙動,想脫離秦老頭的魔掌,但秦老頭的大手太有勁了,她的掙扎是一點也不起作用。  秦老頭不顧一切的衝刺著,按壓著小詩雯小腦袋的大手,猛的一鬆動,小詩雯的小腦袋就露出了水面。  就這樣,秦老頭把小詩雯浸了放、放了浸,在摧殘、蹂躪小詩雯的過程中,掌握著時間、掌握著火侯,既刺激了亢奮的慾望,又得到了最大的滿足。  他不顧一切的向著快樂的頂峰奮力攀登,速度是越來越快、力道是越來越猛、插入是越來越深。  秦老頭咬緊牙關,頭上汗如雨下,大肉棒急風暴雨般的抽插著小詩雯的小肉洞,爽美的快感令他忍不住從緊咬著的牙縫中發出野獸般的嚎叫。  小詩雯有點受不了啦!
  本來就被捆綁得死去活來,看又看不見、叫又叫不出、動又動不了,再加上又被可惡的秦老頭水浸了好幾遍,所受的痛苦真是難以想向,但天生的受虐細胞使小詩雯挺了過來,並從難以忍受的痛苦之中享受到了快樂的滋味。  小詩雯嗚咽著、哼叫著,小身子左右扭晃著,配合著秦老頭的衝刺,體驗著繩捆索綁所帶給自己的痛快感覺,享受著秦老頭雄風大震的大肉棒對自己小肉洞的蹂躪而傳過來的舒服和刺激。  猛的一下子,秦老頭又將小詩雯的小腦袋按進了水裡。  這次可能是水嗆住了小女孩,她掙扎、扭動的力量大了起來,大得秦老頭都有點按壓不住了。  她拚命的彈動著,終於掙脫開了秦老頭的大手,小腦袋「呼」的一聲衝出了水面。  隨著小詩雯的動作,秦老頭插在小肉洞中的大肉棒就被擠了出來。  小詩雯「嗯嗯、嗚嗚」的悲鳴著、悶叫著,用小腦袋向後頂動著秦老頭的胸膛,看意思是想說什麼。  秦老頭拍一拍腦袋,猛的回過神來:「乖乖,我在幹什麼……」
  秦老頭坐在水裡,看著小詩雯捆綁多時、已沒了血色的兩隻小手,心內一動:「雯雯……」
  秦老頭一摟小詩雯的小腦袋,嘴巴伸到她的耳邊問道:「是不是想說話呀……」
  「嗯嗯……」
  小詩雯點著頭。
  秦老頭笑一笑:「受不了吧,小壞蛋……」
  伸手一轉小女孩的小身子,一邊解著小腦袋後邊的結,一邊笑著道:「別動,等爺爺給你鬆鬆綁,可別把你給捆壞了……」
  秦老頭良心發現似的,趕緊給小詩雯解起縛來。  捆得太複雜,解了老半天,才將小詩雯腦袋後面的布結解開。
  一圈一圈的將濕透了的布帶除將下來,先露出了小女孩漂亮的大眼睛。
  小詩雯眨巴著封閉多時、猛一見光線還有點不習慣的大眼睛,小鼻子裡「呼哧、呼哧」的出著粗氣,也不知是汗水、也不知是淚水,順著頭髮、臉頰往下流淌著。  再鬆開小詩雯纏勒著小口的布帶,扣出小嘴巴中塞得深深的布團和藥棉,小詩雯乾嘔著咳嗽了幾聲後,就緊閉著眼睛軟綿綿的歪靠在秦老頭的身上。
  秦老頭手忙腳亂的解除著小詩雯小身子上的布帶子,按部就班的將小女孩腦袋上、身子上、手腳上和大腳趾上的布帶、鞋帶什麼的統統的除了下來。  小身子一被解開,小詩雯的兩隻小手一時還不能活動,仍舊交叉著反背在身後,小身子上、胳膊上,小手小腳上都被勒出好深好深的印痕,讓人矚目驚心。  秦老頭看在眼裡,驚在心上,心中暗道:「我的娘喲,下手太狠了……」
  好長好長的時間過去了,被摟得緊緊的小詩雯才試著慢慢的動了兩下。
  她嘶啞著嗓子,小聲呼喚著秦老頭:「爺爺,好厲害喲,你把雯雯快捆死了……」
  秦老頭趕緊陪著笑臉,安慰著懷中的小女孩:「雯雯,對不起來,爺爺不該這樣對你……」
  「不是的,爺爺……」
  小詩雯回答道:「這是雯雯自願的……」
  一席話說得秦老頭有點汗顏,他的心頭一陣狂跳,趕緊順著小詩雯的話頭說道:「好雯雯,你真是太好了,讓爺爺怎麼報答你呀……」
  小詩雯試著將兩隻小手伸到前邊,左右按摩、揉搓著小胳膊上、小手腕上的印痕,回答道:「爺爺,雯雯不用你報答,雯雯想讓爺爺捆。對了爺爺,我有點累了,不如我們趕緊洗一洗到床上去玩吧……」
  「行、行,雯雯,爺爺聽你的……」
  秦老頭站了起來,爺孫兩人飛快的洗滌乾淨,小詩雯還讓秦老頭抱著方便一番。  最後,再將小女孩渾身上下噴灑上香水,包在被子裡,秦老頭穿上衣服,抱著她又來到了地下室的小屋中。  將小詩雯放到床上,秦老頭散開被捲,露出遍體繩痕的小女孩。  「雯雯……」
  秦老頭坐在床沿上,伸手愛憐的撫摸著小詩雯小身子上的道道繩痕,心疼的說道:「爺爺真不該把你捆得這麼狠……」
  小詩雯暇意的微閉著眼睛,將兩隻小腳丫伸到秦老頭的懷裡,讓他揉搓著,說道:「爺爺,捆的越緊雯雯越高興、越過癮,只是你最後將人家的腦袋按到水裡,快把人家給憋死了……」
  秦老頭仔細的按摸著小腳丫、一個趾頭一個趾頭的揉捏著,說道:「雯雯,把你捆得那樣子,爺爺太興奮了,要不是你掙扎得太厲害,爺爺是停不下來的,你起來摸摸,爺爺的大肉棒還沒有過癮、現在還硬著吶……」
  小詩雯懶洋洋的睜開眼睛,坐了起來,說道:「爺爺,你怎麼不脫衣服?讓雯雯怎麼看……」
  秦老頭放開小女孩的小腳丫,衝著她一笑,一陣手忙腳亂,就淨赤條條的跳上了床。
  「雯雯,你看看爺爺說的是不是真的?」
  小詩雯笑瞇瞇的仔細一瞧,秦爺爺說的一點也不假,就伸過兩隻小手,握住他兩腿間仍堅硬如鐵、烏紫腫脹的大肉棒,熱呼呼的,手感真是舒服。
  秦老頭笑一笑,指點著小詩雯,讓她握著自己大肉棒的小手,上下套動了幾下,爽快的感覺直衝他的大腦,使秦老頭忍不住叫了起來:「舒服、真舒服,雯雯,再用點勁……」
  小詩雯「嘻嘻」一笑,一隻手繼續套動著,另一隻手用手指捏住大龜頭下的冠狀溝處,配合著、揉捏著,刺激得秦老頭使呼吸急促,一伸就緊摟住小詩雯,按壓在身下,張嘴就往她那嬌嫩的小臉蛋上啃了下去。  小詩雯嘻笑著、掙扎著,小腦袋左右亂扭,手推腳蹬的反抗著:「爺爺,不要啊……」
  秦老頭先抓住小詩雯不斷揮動著的兩隻小手,用自己的一隻大手抓住,向上一舉,按壓在小女孩的小腦袋上方。
  另一隻手用胳膊肘夾住小詩雯踢動著的雙腿,自己挺著一躥一跳著的大肉棒,就往小詩雯的兩腿間頂去。  小詩雯笑得是花枝亂顫,看到秦老頭的樣子,知道他又要幹什麼了,就故意逗著他道:「爺爺,是不是又想……又想尻雯雯的小逼呀?」
  聽到從小詩雯嘴裡蹦出來嗲聲嗲氣的「尻」呀、「逼」呀什麼的,秦老頭的心頭一陣亂跳,大肉棒條件反射似的彈跳了兩下。
  「雯雯,你說的對極了,爺爺就是想尻你的小逼,爺爺的大老鼠又想鑽你的小肉洞了……」
  秦老頭喘著粗氣,按住小詩雯就要動手。
  「別、別……」
  小詩雯嬌羞的「吃、吃」的笑著,掙扎著、躲避著:「不要呀、殺人啦、救命呀……」
  知道小女孩是假裝的,逗得秦老頭也「嘻嘻哈哈」的笑將起來。  老少兩人瘋狂了一陣,小詩雯就軟綿綿的被秦老頭騎在身下,大嘴封住小嘴,一動都不能動了。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親吻了好一陣,秦老頭的心頭慾火再也壓抑不住了,於是,兩手一托小詩雯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大肉棒對準小肉穴,屁股往下一沉,只聽得一聲悶響,秦老頭的生殖器--陰莖,就猛的插進了小詩雯的小肉洞中。  小詩雯一聲尖叫,小身子一顫抖,秦老頭就放勁的動作起來。  他咬緊牙關,拼了老命似的衝鋒陷陣,一口氣抽插了幾百餘下還不停歇,把身下的小女孩--何詩雯,尻得是嘰哇亂叫、魂飛魄散,渾身上下軟成了一癱泥似的,癱軟在床中間。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性交在熱火朝天中進行。  一夜間,秦老頭和小詩雯,老少兩人變著花樣,用各種各樣的刺激姿勢,前插後戳、上下翻騰。  雖然沒有繩索助興,但淫藥、淫水的作用使兩個人不知疲倦的瘋狂著,向著變態、刺激的慾望頂峰,奮勇攀登。  正是:浴室剛演奸幼戲,床上再玩尻小逼;嫩肌縛印催淫興,奶頭夾痕助獸慾。
  腳丫挑逗食趾嫩,小手套動打飛機;天明買繩再捆綁,老漢歡樂女孩喜。
  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部 西幼記 第五回 竹筷夾舌四馬捆嬉玩草結蟲 魚線箍奶五花綁笑弄木乃伊
  《念奴嬌--捆論》:
  橫索出動,莽秦翁,施盡人間酷刑。
  飛起玉帶三十丈,捆得幼身寒冷。
  五花大綁,駟馬攢蹄,人變小肉粽。
  千招萬式,誰人敢不吃驚?
  而今再展縛藝,不論早晚,不論天黑明。
  安心每天操寶繩,把幼捆成蠶蟲。
  蒙面塞嘴,前插後戳,暴玩小肉洞。
  太虛幻境,樂享不老人生。
  書接上回。
  卻說秦老頭和小詩雯,一夜瘋狂,從地下室捆綁姦淫、到二樓浴室食趾啃奶、藥噴水浸,幾次騰雲駕霧,數遭暴虐蹂躪,好一出老少混合雙打的性交好戲。  因性藥的作用,雄風萬丈的秦老頭和「嗷、嗷」亂叫著的小詩雯,忘記了時間概念,他們的腦海裡只有慾望的火焰熊熊的燃燒著,他們變著花樣、用各種常人難以理解的姿勢和動作,拚命的玩樂著、享受著,享受著那令人魂飄魄散的刺激爽快的感覺。  就這樣,一直戰鬥到天快亮的時候,數次的高潮使老少兩人精疲力竭,兩個人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最後一次大炮轟鳴過後,終於停了下來秦老頭緊摟著小詩雯,一隻手拉過一雙被子,裹住已接近昏迷、軟成了一灘泥似的小女孩,身子一歪,相擁著昏睡過去。  晨,將近八點鐘的時候,秦老頭醒了過來。
  晃一晃有點沉重的腦袋,秦老頭慢慢的睜眼一瞧,懷中的小女孩小臉蛋紅撲撲的,緊閉著大眼睛,小腳放在自己身上,頭枕著自己的胳膊,鑽在自己的懷裡仍舊「呼呼」的睡得正香。  秦老頭抿嘴一樂,夜裡所發生的事情,一幕幕的又在眼前湧現。  什麼地下室初奸到五花大綁著按在沙發上蹂躪;還有緊縛肉粽、塞嘴蒙眼;衛生間水浸棒戳、夾奶啃趾等等,現在一樣一樣的想起來還是那樣的刺激、那樣的爽美。  特別是小詩雯被緊緊的捆綁成彎弓形狀,昂頭翹尾,緊皺小眉頭,塞得牢牢的小口中發出一陣又一陣「嗚嗚、咽咽」鳴叫的時候,更是特別的讓人興奮。  身下緊按著的小女孩,不能喊叫、不能掙扎,被自己隨心所欲的進行玩弄、進行姦淫的時候,她那楚楚可憐的樣子,更是讓秦老頭回味無窮。  「過癮、真她娘的過癮……」
  秦老頭自言自語的嘟囔了一句,愛憐的用手撫摸著懷中小女孩那熱呼呼、紅撲撲的小臉蛋,暇意、滿足的感覺從心底油然而生,使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他的手溫柔的動作著,順著小詩雯的小肩頭,滑到了她的小胸部,摸到了她那小小的、微凸的兩隻小奶頭上。  用手掌揉搓著、抓撓著、捏動著,秦老頭仔細體驗著從手上傳過來的爽快、刺激感覺,忍不住心中一陣激動,伸過嘴巴「吱」在小詩雯的小臉蛋上親了一口。  小女孩沒有一點反應,仍舊呼吸均勻的沉睡著。
  秦老頭繼續摸索著,用兩根手指捏住小奶頭上的一顆小櫻桃,試著稍稍用了一點力。  小女孩的小身子顫動了一下,她輕皺了一下小眉頭,小嘴中「嗯嗯噥噥」的也不知說了一句什麼,頭一歪又睡著不動了。  秦老頭晃一晃腦袋,笑一笑縮回手來,用胳膊肘支撐著,慢慢的試著將自己的胳膊從小詩雯的脖子下抽了出來,輕手輕腳的鑽出被窩下了床。  站在床邊飛快的將衣服鞋襪穿戴整齊,秦老頭又給小女孩掖一掖被角,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口,回身點上一根香煙,瞇縫著眼睛坐到沙發上,吞雲吐霧起來。  兩根煙抽罷,秦老頭的肚子裡發出一陣「鼓鼓嚕嚕」的叫聲,他感覺到有點餓了,就從沙發上立起身來,走到床前,屁股一扭坐到小詩雯的腦袋前,輕輕的拍一拍她的小臉蛋,呼喚道:「雯雯、雯雯,醒一醒,已經八九點鐘了,快點起來我們去吃飯……」
  小詩雯哼了一聲,眼睛睜開又閉上,張開嘴打了一個哈欠,從被窩裡伸出手來,用兩隻小手背揉著眼睛,問道:「爺爺,人家還想再睡一會兒嘛……」
  秦老頭愛憐的用手撫摸著小詩雯的紅臉蛋,用手指理順著她散亂的頭髮,笑瞇瞇的說道:「光知道睡覺,你知道幾點了,難道你不餓嗎?」
  小詩雯懶洋洋的睜開眼睛,衝著秦老頭嫵媚的一笑,撒著嬌回答道:「爺爺,昨天晚上你把雯雯捆綁得太狠了,現在人家好困好困的,不起來行不行呀……」
  秦老頭用指頭點一點小詩雯的額頭,取笑著她道:「小懶蟲,羞不羞呀?還說爺爺捆你捆狠了,昨晚上看把你美的……」
  小詩雯的小臉蛋更紅了,伸手輕打了秦老頭一下,嬌羞的說道:「都是你個壞爺爺,光知道捆雯雯、玩雯雯,不和你說了……」
  秦老頭「哈哈」大笑起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他一邊笑一邊說道:「不說了,為什麼不說了,你個小雯雯,爺爺就是光想捆你、玩你,怎麼著,不想讓爺爺捆了?」
  小詩雯衝著秦老頭微微的一笑,伸手替他抹著眼角的淚花,小聲的說道:「爺爺,別笑了,雯雯讓你捆、讓你玩,對了爺爺,給我把衣服拿過來,人家想上衛生間……」
  秦老頭不笑了,趕忙將小女孩的衣褲鞋襪拿過來,幫著她穿戴整齊。
  老少兩人拉著手,從地下室的樓梯上來,來到二樓的衛生間裡,分別方便一番。  小詩雯先洗滌完畢,出來坐在大客廳的沙發上,等候著秦老頭。
  不大一會兒,秦老頭也出來了,爺孫兩人坐在一起,商量著今天要做的事情。
  「雯雯……」
  秦老頭摟過小詩雯,笑瞇瞇的說道:「忘記問你了,你們今天上不上學呀?」
  「不知道……」
  小詩雯坐在秦老頭的腿上,回答道:「昨天剛考試完,也不知道今天還上不上課,爺爺,把你的手機給我,讓我打電話問一問……」
  秦老頭掏出手機,遞給小詩雯。
  小詩雯撥完號,放在耳邊,不一會兒,電話通了。
  「亭月,楊亭月,是你嗎?我是何詩雯……」
  小詩雯從秦老頭的腿上下來,口中「嗯嗯」的答著話,一邊點著頭。
  「噢,知道了,謝謝你,再見……」
  合上手機蓋,小詩雯笑嘻嘻的將手機遞給秦老頭,高興的說道:「爺爺,沒事的,剛才我同學說,老師們正在改卷子,三天後再到學校拿成績單,跟著就要放寒假了……」
  「那就好、那就好……」
  秦老頭也高興起來,他將手機放到面前的茶几上,笑瞇瞇的說道:「雯雯,這三天可就屬於我們了,爺爺非好好的玩一玩你不可。」
  小詩雯握著小拳頭,照著秦老頭的肩頭輕擊了兩下,撒著嬌逗著著他道:「不嘛,爺爺,雯雯不讓你玩……」
  秦老頭一邊躲閃著小詩雯的小拳頭,一邊「嘻嘻」的笑著說道:「小壞蛋,真的不讓爺爺玩呀?」
  小詩雯一扭身坐到秦老頭的身邊,將小腦袋拱在他的懷裡,紅著小臉蛋說道:「騙你的,爺爺,看把你嚇的……」
  爺孫兩人「嘻嘻哈哈」的笑將起來。
  嘻笑打鬧了一陣,秦老頭停了下來,他坐直了身子,對著小詩雯說道:「不瘋了,雯雯,我們到街上小吃店裡吃點東西,爺爺去買點繩子……」
  小詩雯也不再笑了,一聽秦老頭說到繩子,就明知故問的逗起他來:「買繩子幹什麼呀,爺爺……」
  「干你個頭……」
  秦老頭抓住小女孩的兩隻胳膊用力一擰,將其反剪到身後,假裝著惡狠狠的說道:「看你還逗不逗爺爺!」
  「救命呀--」小詩雯「咯咯」的嘻笑著、嬌呼著:「綁架啦,警察叔叔救命呀……」
  秦老頭被逗得又笑了起來,他放開小詩雯的胳膊,伸出手指刮一下她的小鼻子,說道:「別鬧了,雯雯,走,吃飯去……」
  小詩雯向後一閃,一邊躲避著,一邊問著秦老頭:「爺爺,我不餓的,我想回家一趟……」
  「又要幹什麼呀,雯雯……」
  秦老頭不明白的問道。
  「爺爺,你不是要去買繩子嗎……」
  小詩雯拉著秦老頭的手說道:「不用買的,耿爺爺送給我好多、好多的繩子,長的短的、粗的細的都有,還有快樂器什麼的,昨晚上雯雯忘記拿來了……」
  「你是說回家拿繩子?」
  秦老頭明白了,他想了一想說道:「行,爺爺聽你的。不過,雯雯,要是你爸爸、媽媽在家裡不讓你出來,可怎麼辦呢?」
  小詩雯想也不想就回答道:「再打個電話,看看我爸爸、媽媽在家不在……」
  從茶几上拿過手機,小詩雯撥通了自己家的電話。
  「嘟、嘟……」聲響了好長時間,也沒有人接。
  「沒人接,爺爺,爸爸、媽媽肯定不在家的……」
  關上手機,小詩雯站起身來,說道:「爺爺,走,我們回去拿繩子吧。」
  秦老頭也站了起來。
  老少兩人下了樓,秦老頭打開大門,將車開了出去,再鎖上門,兩個人鑽進車裡,只聽得轎車一聲輕鳴,向著東邊市區方向急駛而去。
  「爺爺,你的診所今天不開門呀?」
  小詩雯扭過臉來,問著秦老頭。
  「爺爺的樓房不是剛蓋好嗎……」
  秦老頭把著方向盤,在無雪的路面上謹慎的駕駛著:「現在診所改成醫保中心了,正在辦執照,過了年再說吧。」
  「原來是這樣……」
  小詩雯明白了。
  「雯雯,昨天爺爺就是到市裡衛生局找人辦事才遇見你的……」
  秦老頭躲過迎面一輛開過來的中巴車,接著道:「這就是緣分。雯雯,一會兒你回家去拿東西,爺爺乾脆到市裡給你買個手機去,以後我們聯繫著也方便不是……」
  小詩雯一聽秦爺爺要給自己買手機,心中不由得一陣高興:「爺爺,你真好……」
  扭頭在秦老頭的臉上親了一口,又說道:「同學們好多都有手機了,讓爸爸給我買,還把我訓斥了一頓,嚇得我也不敢再提了。」
  「一個手機算得了什麼,雯雯……」
  秦老頭按了一下喇叭,躲過一輛車子後,又接著道:「回頭爺爺給你再辦個金穗卡,在上面給你存幾千元錢,你想怎麼花就怎麼花,花完了爺爺再給你存,爺爺的錢就是你的錢……」
  秦老頭的一番話說完,小詩雯激動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爺爺,你對雯雯真是太好了……」
  像發誓似的,小詩雯一字一頓的對著秦老頭說道:「爺爺,從今往後,雯雯就是你的了。你想對雯雯怎麼樣就怎麼樣,想捆你就捆、想綁你就綁,想捆多長時間你就捆多長時間,不論你怎樣弄雯雯、玩雯雯、雯雯都不喊疼,讓爺爺你玩個美、玩個夠……」
  秦老頭停下車來,伸手摟過小詩雯,在她的小嘴唇上狠狠的親了一口,聲音顫抖著說道:「別說了,雯雯,爺爺受不了啦……」
  晃一晃腦袋,秦老頭按一按心頭的火,平靜了一會兒,方接著道:「雯雯,其實爺爺二年前就喜歡上你了,那時條件不允許,現在不一樣了……」
  小詩雯伸手撫弄著秦老頭的頭髮,輕聲細語的說道:「爺爺,你看,前邊來車了,一會兒繩子拿來後,雯雯讓爺爺好好的綁一回,讓爺爺你好好的過一過癮……」
  閒話不說。
  車在離小詩雯家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小女孩下了車,秦老頭又叮嚀了一番,讓她一會兒吃點飯呀、準備好了給自己打電話呀什麼的,看著她走進院內,方開車離去。  只到中午快十二點鐘的時侯,秦老頭才開車從市裡返回,他將車開到上午送小詩雯回來時她下車的地方,按了兩聲喇叭,又掏出自己的手機,撥通了小詩雯家的電話。
  剛一接通,電話那頭就傳來了小詩雯那熟悉的聲音:「爺爺,是不是你呀……」
  秦老頭四下看了看馬路上三三兩兩的行人,不由得低聲回答道:「雯雯,等急了吧?你怎麼不給爺爺打電話呀?」
  電話裡傳來小詩雯有點不高興的話音:「打什麼打,爺爺,你的手機號碼雯雯不知道,怎麼給你打呀?」
  可不是,秦老頭一拍自己的腦門,怎麼把這個岔給忘了,就不好意思的說道:「怨爺爺,怨爺爺考慮不周……」
  秦老頭忙安慰著小女孩:「好了,雯雯,別生氣了,你快一點下來吧,看看爺爺給你買的手機漂亮不漂亮……」
  話音剛落地,秦老頭就從倒車鏡裡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從樓房的拐角處走出來。
  他急忙扭頭一看,只見耿老頭提著一個菜籃子過來了,他趕緊囑咐著電話那頭的小詩雯:「雯雯,先別慌著下來,你耿爺爺出來了……」
  將車發動著,秦老頭一打方向盤,把車開動了。
  「雯雯,你稍等一會兒再下來吧,別讓老耿看見了。爺爺把車開到前邊,你下來後坐中巴走兩站,爺爺在那裡等你……」
  秦老頭關上手機,把車開了二三里,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停了下來,靜靜的等候著小詩雯。
  十幾分鐘的時間裡,二輛中巴車呼嘯著駛過,但都沒有小女孩的蹤影,只到第三輛過來的時候,在離自己十幾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已等得有點著急的秦老頭,一眼不眨的向後邊看著,只見小詩雯從車門裡下來了後,中巴車一聲轟鳴,呼嘯著從旁邊駛過。
  秦老頭打開車門,鑽出來,笑嘻嘻的呼喚著正向自己走來的小女孩:「雯雯,慢一點,路上滑……」
  小詩雯背著一個帆布包包,小跑著向自己撲來。
  「慢點、慢點……」
  秦老頭也向著小詩雯迎了過去,一把就將小女孩摟抱了起來:「想死爺爺了!」
  小詩雯「吃吃」的嬌笑著,讓秦老頭抱著她鑽進了車裡。
  「爺爺,等急了吧……」
  一邊將背著的帆布包取下來,小詩雯仰著如花的笑臉,問著秦老頭:「快讓我看一看你給我買的手機,爺爺,是什麼牌子的呀?」
  秦老頭從後排座上的一個黑塑料袋子裡掏出一個花花綠綠的硬紙盒,遞給小詩雯,說道:「是一個紅色的、波導牌的,一千多塊錢的……」
  說著話,秦老頭將車打著火,轎車一聲歡叫,開動了。
  小詩雯興高采烈的打開盒子,把手機從裡邊白色泡沫墊子上扣出來,笑瞇瞇的欣賞著:「爺爺,真好看,上號了嗎?」
  「上了,不上號怎麼通話呀……」
  秦老頭一邊駕駛著車子,一邊笑嘻嘻的回答著小詩雯:「只是電不是太足,雯雯,你打一個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小詩雯高興的翻開手機蓋,撥通了自己家的電話號碼,放在耳邊聽著。
  「通了、通了,爺爺,真的通了……」
  看著小女孩興高采烈的樣子,秦老頭也受到了感染,他一邊認真的操縱著方向盤,一邊笑瞇瞇的盯著小詩雯說道:「雯雯,滿意了吧。你說,該怎樣感謝爺爺呀?」
  小詩雯關上手機,抬頭衝著秦老頭嬌媚的一笑,回答道:「怎樣感謝?爺爺,一會兒讓你捆唄……」
  聽到從小詩雯的口中說出來捆字,秦老頭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來:「捆就捆,難道爺爺不敢嗎……」
  頓一頓,秦老頭又問道:「雯雯,繩子拿來了嗎?」
  「拿來了,全部拿來了,爺爺,這不都在包包裡裝著嘛,一會兒讓你捆個夠……」
  小女孩一邊繼續把玩著小巧玲瓏的手機,一邊回答著秦老頭:「爺爺,快一點開,雯雯等不及了……」
  老少兩人一邊說著話,一邊調笑著,不大一會兒,車就駛進了青龍鎮。
  在小洋樓前停下車,秦老頭下來打開大門,把車開進去,再把大門關上。
  兩個人下了車,秦老頭打開後邊的車門,從後排座位上拿出幾個紙箱子、大黑塑料袋什麼的,也不知裡邊裝的是什麼東西。
  秦老頭提起兩個封得嚴嚴實實的紙箱子,小詩雯提著自己的包包,兩個人上到了二樓上。
  小女孩坐到沙發上,繼續玩著小手機,秦老頭來來去去好幾趟才把東西全部搬了上來。
  「雯雯,給,這是爺爺給你辦的金穗卡,上面存了一千快錢……」
  小詩雯不好意思的接過來,裝進自己的口袋裡,看著地上放著的大大小小的箱子、袋子什麼的,不由得奇怪的問道:「爺爺,買這麼多東西,是什麼呀。」
  秦老頭一扭身坐到小女孩的跟前,笑瞇瞇的回答道:「先不給你說,雯雯,來,讓爺爺好好的親一親……」
  一伸手拖過小女孩,讓她面對面的坐在自己的腿上,雙手分別抓住小詩雯的兩隻小手,向她的身後一扭摟緊,低下頭伸過嘴巴就吻上了小女孩的櫻桃小口。
  小詩雯聽話的仰著小腦殼,配合著張開小口,讓秦老頭的舌頭伸進了自己的口腔中。
  兩個人親吻、吸吮了一陣,秦老頭停了下來。
  小詩雯在秦老頭的懷抱裡扭動著小身子,微微喘著粗氣說道:「爺爺,你把雯雯捆一次過過癮吧……」
  「要得……」
  秦老頭放開小女孩:「走,拿著你的包,我們還到地下室裡去玩吧,那裡清靜……」
  說著話,秦老頭站起身來,一隻手拉著小詩雯的小手,一隻手提起茶几上放著的小女孩的帆布包,兩個人一前一後的來到了地下室裡。
  今天的天氣到也晴朗,中午時分,地下室裡暖融融的,一點也感覺不到寒冷。
  秦老頭關嚴樓梯口處的門,將其反鎖,進到小屋後,拉著興高采烈的小詩雯直奔床邊。
  將手中提著的鼓鼓囊囊的帆布包放到大床上,回身摟過身邊站著的小女孩,向著床上一扔,就將「嘻嘻」笑著的小詩雯面朝上按在了床沿上。
  「爺爺,先別慌……」
  小詩雯用手推著壓下來的秦老頭的身體說道:「等雯雯把鞋子脫掉你再玩也不遲呀……」
  秦老頭停止了動作,欠起身來,不好意思抓一抓頭皮,配著笑臉說道:「你看、你看,爺爺太性急了,還是我們雯雯想的周到……」
  一邊說著話,秦老頭蹲下身來,替小女孩解起鞋帶來。
  小詩雯坐在床沿上,笑瞇瞇的看著秦老頭,說道:「爺爺,你準備怎樣捆綁雯雯呀……」
  脫下小女孩的兩隻鞋子,秦老頭立起身來,拍一拍雙手,放在小詩雯的兩隻小肩頭上,緊盯著她那明亮的大眼睛,笑道:「你說讓爺爺怎樣捆呀……」
  小詩雯撲閃、撲閃大眼睛,想了一想說道:「爺爺,乾脆你不用動手,讓雯雯自己來,等我把能捆的地方都捆住,最後你再把我的手綁到後面,讓你看看雯雯的手藝怎麼樣?」
  「什麼,你自己捆……」
  秦老頭搖一搖腦袋,有點不相信似的說道:「你什麼時候也學會捆綁自己了……」
  小詩雯在床沿上一扭身站了起來,帶著自豪的口氣回答道:「爺爺,雯雯早就捆了也不知多少遍了……」
  「好、那好……」
  秦老頭乾脆拉過一把椅子,坐下來抱著兩膀,笑著又道:「爺爺到要看一看,我們小雯雯到底會多少招數,讓爺爺也好好的學一學……」
  「那好,爺爺,你坐著別動……」
  小詩雯一邊說著話,一邊脫起自己的衣服來:「雯雯就從腳上開始綁吧。」
  飛快的把身上脫乾淨,小詩雯僅穿著小小的三角褲叉,拿過床上的帆布袋子,向著床上「嘩」的一聲將裡邊的東東西西倒了出來。
  秦老頭仔細一瞧,樂了:「乖乖,這麼多繩子呀。」
  只見床面上堆滿了各種各樣、粗細不等、長短不一的麻繩、布帶和尼龍繩,還有好幾條肉色的絲襪和白色的布襪子,幾隻花花綠綠的硬紙盒,也不知裡邊裝的是什麼東西。  「雯雯,你從那裡弄這麼多的繩子呀……」
  秦老頭睜著看花了的眼睛,笑瞇瞇的問道:「這麼多的繩子把你捆起來,不把你捆死才怪呢。」
  小詩雯坐了下來,從繩堆裡拿過一盤小手指粗細的麻繩來,一邊散開著一邊回答著秦老頭:「這都是耿爺爺送給我的……」
  將散開的繩索合成雙股,小女孩在中間挽了一個套,往自己並在一起的腳腕上一套,又接著道:「爺爺,你把電暖器再打開吧,別讓雯雯凍感冒了……」
  「對、對……」
  秦老頭趕忙站起身來,把電暖器拎過來,一邊擰著開關一邊謙意的說道:「你看,爺爺怎麼把這樣重要的事都給忘記了……」
  小詩雯衝著秦老頭一笑,就低頭綁起自己的小腳來。
  纏一圈、緊一下,再纏一圈、再緊一下,緊緊的勒了四五道後,小詩雯將繩頭從中間的繩扣裡穿過,拉緊後又從自己的腳腕中間穿到下面。  向前再一拉,又從自己的兩隻圓潤的小腳後跟處勒了進去,再穿再勒,只到橫著緊勒了三道後,方在前面牢固的打上一個死結。
  繩子太長了,還剩下好長好長的一截。
  小詩雯拉著余繩順著兩腿向上,一圈一圈的纏繞著。  繞兩道,橫勒一道;繞兩道再橫勒一道,只到纏繞到自己的膝蓋下面時,方用左手的食指把繩子勾住,另一隻手拉著繩頭在自己的腿腕先用勁的纏繞了起來。  從另一邊將繩頭繞上來,從勾著的繩下穿過,晃一晃抽緊,反方向又從腿腕下再繞到另一邊,再穿再抽緊。  到繩子剩下不多的時候,小詩雯才把繩頭從被繩子緊纏著並在一起的腿縫裡穿過去,用勁一勒,跟著從另一邊穿到上面再一勒。  繩子太緊了,小詩雯的雙腿因血液不通,很快就變了顏色。  繩子橫著一收緊,纏繞在小女孩雙腿上的道道繩索,因受力而陷進了肉裡,一道一道、一節一節的就像是剛出水的嫩蓮藕似的,甚是刺激人的視覺。
  小詩雯抬頭衝著秦老頭嫵媚的一笑,將雙股繩子分開,從膝蓋下緊纏著的繩扣裡穿出來,兩隻小手一起用力,狠勁的一勒,跟著打上結。  秦老頭立在旁邊,環抱著兩膀,一眼不眨的看著小詩雯的自縛動作,不由得暗暗的佩服。
  當小女孩長出一口氣,完成了對自己兩腿的捆綁以後,早就看花了眼、猴急難耐的秦老頭,一扭屁股坐到床沿上,不由分說的就伸過雙手,抓過小詩雯緊捆在一起的兩隻雪白的小腳丫,就揉搓、撫弄起來。  小詩雯的兩手向後一按,支撐穩自己的小身子,小口中嬌喘著:「爺爺,你幹什麼,一會兒就忍不住啦……」
  「爺爺受不了啦……」
  秦老頭把小女孩的小腳丫捧到自己的嘴邊,張開大口就將一隻吞進去,一邊舌舔牙咬著,一邊斷斷續續的回答道:「香、真香,讓爺爺先過過癮再說……」
  小詩雯的玉足被秦老頭弄得癢癢的、麻麻的,使她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來。  她掙動著被秦老頭香甜地舔食著的小腳丫,小口中嬌呼著、求饒著:「爺爺,別……別……,嘻……嘻……癢死了……饒命呀……」
  秦老頭不為所動,雙手牢牢的控制著小詩雯不斷彈動著的小腳丫,將她那十隻嫩嫩的、滑滑的、涼涼的小鳥頭,一隻又一隻的啃咬著,用舌尖繞著圈舔動著、吸吮著,將小女孩的小腳趾、小腳心、小腳背、小足跟……一處也不放過,來來去去的品嚐了好幾遍,只到兩隻小腳丫都沾滿自己的口水,方才罷休。
  小詩雯笑得是花枝亂顫,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秦老頭一放手,她仍「吃吃」的嘻笑了好長時間,才慢慢的緩過勁來:「爺爺,你真壞……」
  縮回腳來,小詩雯通紅著笑臉,伸手打了一下坐在床邊、舔食著自己的厚嘴唇、意猶未盡的秦老頭一下,說道:「雯雯的小腳有什麼好的,怎麼你和耿爺爺一樣,那麼喜歡吃呀……」
  秦老頭滿足的長出一口粗氣,將手放到小詩雯被繩子勒綁得一節節、一段段,就像草節蟲似的雙腿上一邊摸索著,一邊回答著:「雯雯,誰讓你的小腳丫長得這樣美呀。你看,小小的、嫩嫩的、滑滑的,爺爺恨不能把它給煮熟吃了……」
  「什麼?爺爺……」
  小詩雯知道秦老頭說的是假話,但她仍一驚一乍的逗起了秦老頭:「你想殺人呀……」
  「殺你個頭……」
  秦老頭一伸手就把小詩雯仰面朝天的按壓在床上,忍不住一邊笑著、一邊假裝著惡狠狠的叫道:「小壞蛋,看爺爺不收拾你……」
  「別、別,爺爺……」
  小詩雯急忙用手推擋著、嘻笑著:「雯雯和你鬧著玩的……」
  推開秦老頭,小詩雯坐將起來,忍住笑對著他說道:「爺爺,等我捆好了你再開始玩雯雯好嗎?」
  秦老頭不好意思的揉一揉頭皮,就坡下驢的點一點頭,說道:「行,雯雯,爺爺就再忍一會兒……」
  舌頭伸出來舔一舔有點發乾的嘴唇,衝著小女孩焉然一笑,道:「一會兒爺爺非把你捆個半死不可!」
  小詩雯小臉蛋一紅,半是挑逗、半是安慰的對著秦老頭說道:「爺爺,雯雯聽你的,讓你捆、讓你玩、讓你弄,只是爺爺……」
  一邊從床上又拿過一過一盤繩子,想一想又放下:「爺爺,你把我捆個半死倒可以,可別真把雯雯給玩死了……」
  「不會的,雯雯……」
  秦老頭平靜下來,伸手撫摸著小女孩的頭髮,接著道:「爺爺怎麼捨得把你給弄死呀,把你弄死爺爺再想玩捆綁遊戲時可怎麼辦呢,你說是不是呀,小雯雯……」
  小詩雯點一點頭,說道:「爺爺,你把我鞋上的鞋帶抽下來,麻繩綁腳趾太粗了……」
  「要得……」
  秦老頭急忙蹲下身將小詩雯兩隻鞋子上的鞋帶取下來,起身遞過來:「給,綁快一點,別讓爺爺等得太久……」
  小詩雯伸手接過,沖秦老頭嬌羞的一笑,將一根鞋帶挽了一個套,就往自己的兩顆小鳥頭似的大腳趾上套去。
  「慢點,雯雯……」
  秦老頭彷彿想起了一個什麼事情,忙阻止著小詩雯:「爺爺還有比你的鞋帶更細的尼龍線,你用不用呀?」
  小女孩停下手來,問道:「爺爺,什麼尼龍線呀,幹什麼用的……」
  秦老頭捏住小詩雯的兩顆大腳趾,又看一看兩邊的腳趾縫,說道:「雯雯,尼龍線雖然細,但挺結實的,還是爺爺過去在壩上逮魚時織魚網用的……」
  放開小女孩的小腳丫,秦老頭一笑,又道:「把你的小腳趾一個一個的綁起來,一定效果不錯的,你試一試看看怎麼樣?」
  「試試就試試,爺爺,那你還不快一點去拿來……」
  小詩雯嘻笑著推了秦老頭一下:「你還說你家沒有繩子,怎麼現在又出來了。」
  秦老頭忙配著笑臉,回答道:「爺爺就去拿,雯雯,一會兒拿來了讓爺爺綁……」
  「好、好……」
  秦老頭愛憐的摸一摸小詩雯的小腦袋,說道:「雯雯,爺爺再泡兩桶方便麵,我們對付著先吃點,晚上爺爺再好好的慰勞、慰勞你……」
  「好的,爺爺……」
  小詩雯催促道:「你去拿東西,雯雯等著你……」
  片刻,秦老頭也不知從外面什麼地方將魚網、魚線什麼的翻了出來,又從樓上提下來一個大茶瓶,拿著兩雙筷子和兩桶康師傅方便麵,笑瞇瞇的回來了。
  「雯雯,東西拿來了……」
  怎麼沒有聲音?
  秦老頭推門進來一瞧,不由得笑了起來。  只見床上的小詩雯,小口中叼著一團白色的布襪子,緊閉著眼睛趴在床中間,身上、兩隻小胳膊纏繞著一道又一道的繩索,反背在身後。  兩隻小手反抓著自己緊緊捆在一起的小腳丫,小身子成為弓型,一扭一扭的糯動著。  秦老頭用腳反踢上房門,趕緊過來將手中的東東西西的放在床頭的桌子上,伸手就摸向小女孩的小身子:「雯雯,這麼快就把自己捆好了……」
  抓住小詩雯的小手腕一看,秦老頭笑了起來:「看來離了爺爺,你還是不行的……」
  小詩雯睜開眼睛,紅著小臉坐了起來,吐出嘴中含著的襪團,不好意思的小聲道:「爺爺,雯雯不綁了,還是你來吧……」
  秦老頭坐到床沿上,摟過小詩雯的光身子,一邊往下剝著她的小三角褲叉,一邊逗著小女孩道:「那爺爺可要狠狠的捆了,小雯雯……」
  小三角褲叉脫到腿腕處時因繩子的關係而剝不下來,秦老頭就伸過手,一用勁將其中間撕爛,拽下來扔到床上,按住小女孩就要動手。
  「爺爺,你幹啥呀……」
  小詩雯有點生氣的叫道:「怎麼把人家的褲叉給撕爛了。」
  「沒事的,雯雯……」
  秦老頭抓著小女孩的兩隻小手腕一交叉,拉著她剛才自己纏繞到手腕處的繩子,邊捆邊道:「爺爺一會兒給你換新的……」
  說著話,將繩頭從小詩雯的脖子後面的繩套裡穿出來,用勁的向下一拽,另一隻手把已綁在一起的兩隻小手往上一托,跟著就牢牢的把小詩雯提吊著的小手緊緊的捆在她的腦後。  「爺爺,輕一點……」
  小詩雯吃力的扭過頭來,哀求著秦老頭:「雯雯好疼……」
  「疼?疼就對了!」
  秦老頭把五花大綁著的小詩雯扶坐起來,伸手捏住她的小鼻子輕擰一下,說道:「不疼玩著就沒勁了……」
  小詩雯皺著小眉頭,緊咬著小嘴唇,呻吟著道:「爺爺,那你快一點捆吧,一會兒綁麻了就不知道疼了……」
  「好的,爺爺聽你的……」
  秦老頭衝著小女孩笑了一下,伸手托住她的尖下頦,盯著她的眼睛說道:「忍著點,雯雯……」
  小詩雯點一點頭,就不在說話。
  秦老頭不再客氣了,他伸手一拉小詩雯的兩隻小腳丫,讓她的雙腿伸直,欠身拿過剛才放在床頭桌上的細尼龍線,用打火機燒下二尺長的一截來。  在一頭挽一個活套,捏住小詩雯伸在自己面前的兩顆大腳趾套上,稍一用力就將其抽緊。
  跟著,拉著細尼龍線就在小女孩小鳥頭似腳趾上纏繞起來。
  尼龍線太細了,勒得小詩雯的腳趾是疼痛難忍,使小女孩忍不住哼叫起來:「爺爺,哎唷……」
  小詩雯倒吸一口冷氣:「怎麼這麼疼,爺爺,松一點……」
  秦老頭一邊將線頭打著結,一邊回答道:「松一點?雯雯,松一點就不好玩了!忍住,一會兒麻了就不疼了……」
  捆好小詩雯的腳趾,秦老頭直起腰來,看著小女孩那強忍痛苦的樣子,忙伸手拍一拍她的小臉蛋,哄著她道:「雯雯,爺爺還沒有怎麼捆你就受不了啦,叫爺爺還玩不玩?」
  小詩雯睜著哀怨的眼神,看著秦老頭呻吟著回答道:「爺爺,細繩綁著比麻繩什麼的綁著疼多了……」
  深吸一口氣,小女孩又接著道:「乾脆你把雯雯的嘴堵上,就是再疼雯雯也叫不出來了……」
  聽到小詩雯那善解人意的話語,秦老頭不由得心內一陣激動,伸手把她的小腦袋摟過來,在小女孩的小嘴唇上親了一口,說道:「雯雯,把你的嘴堵上不就吃不成東西了,你看,爺爺拿來的方便面……」
  小詩雯又呻吟了一聲,道:「不吃了,爺爺,只要你能玩美,雯雯就是再疼也能忍過來的……」
  「真是爺爺的好孫女……」
  秦老頭看到方便面桶上放著的筷子,不由得心內一動,就說:「雯雯,那爺爺就堵你的嘴了……」
  小詩雯點一點頭。
  秦老頭又親了小詩雯一下,吩咐道:「雯雯,把你的小舌頭伸出來……」
  小詩雯聽話的伸出舌頭來。
  秦老頭拿過兩隻筷子來,合在一起,用細尼龍線把一頭纏繞著綁住。  將筷子分開,秦老頭嘴對嘴的用牙齒咬住小詩雯的小舌頭,跟著,就將手中分得開開的竹筷子夾在了她的舌頭根處。  小詩雯晃一晃腦袋,「嘰嘰嗯嗯」的哼了兩聲。  秦老頭捏住筷子的另一頭,用尼龍線纏上打結。  一鬆手,秦老頭退後兩步,欣賞起來。  只見小詩雯的樣子太引人發笑了。
  筷子的中間部分緊緊的夾在她的舌頭根處,筷子兩端牢牢的固定在小女孩的小口兩邊,使她的小舌頭縮不回去,細細的口水沿著舌尖向下流淌著,吸引著秦老頭的目光。  「雯雯,叫兩聲讓爺爺聽聽!」
  秦老頭走過來,伸出舌頭舔了舔小詩雯的小舌尖,說道。
  小詩雯「嗚嗚嗯嗯」的哼了兩聲,也不知是叫的什麼。
  秦老頭笑一笑,又燒了一截尼龍線,在一頭挽了一個活扣,想也沒想的就套到小詩雯小奶頭上的小櫻桃上,一抽抽緊。
  另一個奶頭也如發炮製,再將兩根線頭向中間拉動,緊綁在一起。  也不顧小詩雯現在的感受,秦老頭從床裡拿過來幾卷繃帶,從小詩雯的小腳丫開始,一圈一圈的向上纏繞起來。  幾卷繃帶用完,再看小詩雯,從頭到腳被紗布纏扎得就像是剛出土的木乃伊似的,橫在秦老頭的面前。  秦老頭又撈過一條麻繩來,綁住小詩雯被紗布纏著的小腳腕。  跟著,拉著繩子向上一用勁,小詩雯的小身子就變成了弓型。
  繩子再從小詩雯的小肩頭勒到另一邊,再從小腳腕處的繩扣裡一穿,三下五去二的就把叫不能叫、動不能動,看不見、聽不見的小詩雯,捆紮得就像是一隻端午節的江米粽子一般。  正是:午時歸來再操繩,地下室裡縛幼童;扎趾箍奶魚線細,勒嘴夾舌竹筷硬。
  布帶緊纏體似繭,麻索牢捆身如粽;數遭蹂躪老漢喜,幾番昏沉女孩懵。
  要知後事如何,下回書中詳談。



















0.0181970596313__us____US__us__pc